打印

都靈裹屍布之謎/(又名)裹屍布傳奇

都靈裹屍布之謎/(又名)裹屍布傳奇 E-mail 此主題給朋友

[隱藏]
都靈裹屍布之謎
  
最新科學實驗證實,裹屍布可能出自耶穌那個時代———— “都靈裹屍布困擾著科學界,很多科學家試圖解開個中謎團。

  1988年,英國牛津、瑞士蘇黎世和美國亞利桑那州圖森市的3家著名實驗室得出結論,都靈裹屍布不過是中世紀騙人的東西,因為它出現的時間大約介於西元12601390年之間,並非耶穌的裹屍布。

  但是,最近的科學實驗推翻了上述結論。在使用微化學法重新對裹屍布進行了取樣分析後,當代人又有了驚人發現:在1988年的實驗中,三家實驗室的化驗樣品只不過是都靈裹屍布的一塊補丁,而新的鑒定認為,主體部分要比這塊補丁早得多。



  用於證明都靈裹屍布不是耶穌裹屍布的著名實驗結論最近又被推翻。
  1988年,裹屍布的一小部分被剪下做化驗,包括美國亞利桑那大學、英國牛津大學考古學研究所及瑞士蘇黎世聯邦科技學院三個舉世知名實驗室的結果都指出,裹屍布只有約六七百年歷史,屬於中世紀的藝術品,大約出現在西元12601390年間,並非耶穌的裹屍布,誤差不多於100年,顯微鏡下的結果則是1355年。
  然而,有關裹屍布的爭論並沒有因此終結,最近,有科學家指出,上述三家實驗室在採用-14斷定法時出現較大誤差———問題不是出自斷定法本身,而是在於裹屍布,裹屍布上的細菌及真菌———那些有接近百年歷史的細菌及真菌所製造出來的單糖和多糖使斷定法低估了裹屍布的歷史。

  最新研究認為,1988年三大實驗室的化驗樣品只是都靈裹屍布的一塊補丁,當時的科學家渾然不覺。

  似乎是不可能的事發生了,研究人員在1988年從裹屍布取化驗樣品的地方剛好是塊重新織上去的補丁,但這塊補丁製作得非常仔細,使用的紗線染過後,和裹屍布其他部分的紗線幾乎完全一樣,顏色非常接近。美國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化學家雷蒙德·羅傑斯表示。羅傑斯現已退休,他是美國科學家都靈裹屍布研究計畫小組的前成員,這個小組曾於1978年對裹屍布進行過研究。

  此間,有學者分析,研究人員在裹屍布上發現補丁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因為它自1357年首次現身法國以來,多次遭遇火災,但依然保存下來,其中一次火災發生在1532年的一座教堂堙A裹屍布遭到嚴重損壞,修女們對被火燒出來的洞進行了縫補,將裹屍布縫到了一塊亞麻布上,主要是防止它進一步破損。

  研究人員的放射性碳樣本都靈裹屍布主體部分相比具有完全不同的化學特性,主體部分有更久遠的歷史。


  羅傑斯在他的研究中,對在都靈裹屍布找到的放射性碳樣本以及其他地方取下的樣本進行了分析和比較。

都靈裹屍布之謎

神秘之夜 都靈裹屍布之謎 1):http://www.u-file.net/f-jua2303
神秘之夜 都靈裹屍布之謎 2):http://www.u-file.net/f-wwa2500
神秘之夜 都靈裹屍布之謎 3):http://www.u-file.net/f-iru3685



  Continue ......  (2)


[ 本帖最後由 如意輪 於 2009-7-17 11:46 A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Spa 大學 科技 科學 化學
2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隱藏]
作為都靈裹屍布研究計畫的一部分,我在1978年從裹屍布的各個區域收集了32個臍帶樣本,包括從一些補丁和亞麻布上取的樣本,我還找到了用於放射性碳鑒定的可靠樣本。羅傑斯指出,這個放射性碳樣本和裹屍布主要部分上取的樣本相比具有完全不同的化學特性。他解釋說:放射性碳樣本被染料染過,有棉花的成分,而裹屍布的主要部分則是由純亞麻織成。補丁部分之所以被染,可能是為了和年代更早的裹屍布的黑色相匹配。給樣本染色使用的技術最早出現在義大利,也就是出現在1291年馬穆魯克土耳其人攻下十字軍最後一個堡壘的前後。這樣推算,放射性碳樣本存在的時間不會超過1290年,這個時間符合1988年通過碳-14鑒定的結果。但是,這塊布事實上有更久遠的歷史。研究人員鑒定放射性碳樣本使用的是微化學檢測法,這種方法只需要一點點樣本就可以了,質量經常少於1毫克或1毫升。

  微化學檢測實驗最終顯示,在放射性碳樣本和漂白亞麻布塈t有香蘭素,但是,都靈裹屍布堥癡S有這種物質。

  木質素是植物纖維例如亞麻等的一種化學化合物,木質素經過熱分解生成香蘭素。隨著時間的推移,香蘭素在布料堛漣t量會越來越少,最後完全消失。科學家最先是在中世紀的亞麻製品媯o現香蘭素的,但是,更加古老的物品,例如死海卷軸的包裝紙等堥瓣ㄖt有這種物質。撲朔迷離的都靈裹屍布在義大利西北部的城市都靈,從西元16世紀起就有一件鎮市之寶保存在約翰大教堂附屬的小禮拜堂堙A世代承受著基督教虔誠者的頂禮膜拜和歡喜讚歎,被認為是不可思議的奇跡和基督教珍貴的聖物,這就是著名的都靈裹屍布,又稱作耶穌的裹屍布

  難道是《聖經》上所說的細麻布
據聖經新約上記載:耶穌在十字架上被釘死後,門徒逃的逃、散的散,剩下一干婦女在那堳s哀哭泣,屍體無人收殮。幸好有一個人名叫約瑟,是個義士,為人善良公義……這人去見彼拉多,求耶穌的身體。就取下來用細麻布裹好,安放在石頭鑿成的墳墓堙C不久,耶穌從死中復活,墓穴洞開,人已經不見了蹤影,他的門徒彼得聽聞此事,連忙跑到墳墓前,低頭往堿搳A見細麻布獨在一處,就回去了,心塈ぅ_所成的事。西元1355年這件所謂的曠世聖物浮出水面
對於這塊細麻布的下落,《聖經》經文沒有再作交待,直到1355年,法國小城Lirey突然被朝聖者的雜遝腳步和喧囂所充滿,人們爭先恐後地意欲一睹一件曠世聖物———“耶穌的裹屍布。這正是它一千多年以來第一次有史可稽的浮出水面。

  都靈裹屍布4.2米,寬1米,為亞麻質地,稍微隔開一定距離,就可以清晰地在上面看到一個人的正面與背面的影像(兩個頭碰頭的人形,如圖)

  影像身高1.8米,長髮垂肩,雙手交叉放置於腹部,在頭部、手部、肋部與腳部有清晰的紅色血漬狀色塊,正與聖經上所記載的耶穌釘死時的狀態相同。

  兵丁用荊棘編作冠冕,戴在他頭上……” “於是兵丁……來到耶穌那堙A見他已經死了……惟有一個兵拿槍紮他的肋旁,隨即有血和水流出來。碳放射年代鑒定認為這塊布是偽造的經過梵蒂岡教庭的批准,三家獨立的科研機構:英國牛津大學、美國亞利桑那大學和瑞士聯邦技術研究所分別對裹屍布採樣進行了碳放射年代鑒定,各自得出的結果完全一致:這塊布不是耶穌時代的織物,而是中世紀約1260~1390年之間的產品,正與前文所述裹屍布的第一次現世的時間相吻合。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既然布是到中世紀才做出來的東西,當然就絕無可能包裹過耶穌的聖體,上面的形象也肯定不會是西元29年就已經升天的耶穌基督。綜觀化學成分和年代鑒定這兩大證據,以及其他旁證、否證,籠罩著都靈裹屍布的謎團和陰影至此已經基本驅散,當時科學家認為,這確實是不折不扣的中世紀贗品。



實用相關搜尋: Spa 大學 科學 化學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耶穌裹屍布,又稱“都靈裹屍布”,是非常有名天主教聖物。關於其真偽,幾百年來一直爭論不休。以下這篇文章,有助大家瞭解耶穌裹屍布的來龍去脈:

悠 久 的 歷 史

耶穌裹屍布是由於被認為是那塊曾經包裹耶穌屍體的布而得名,並因為留下了“耶穌”的軀體與臉的印痕而聞名於世。根文獻記載,耶穌裹屍布首次出現的時間是1357年(注:一說1355年),這塊亞麻布現身於法國Lirey的一個教堂。信徒認為這塊布就是那塊“帶有圖案的布”——早期的教會歷史學家優西比烏(Eusebius)曾提到過這塊布,說這塊布在西元30年落入以得撒(Edessa)教王Abgar五世之手。人們由此推斷,這塊布應該在西元944年被帶到君士坦丁堡,並在1204年,第四次十字軍東征期間失蹤。




第一次展出

文字記錄中,裹屍布首先是由一個名為Geoffrey de Charny的法國騎士所有,他後來死於1356年的普瓦捷戰役(Battle of Poitiers)。然後幾經易手,在1453年落入義大利皇室薩沃家族(House of Savoy)手中。被放置在法國尚貝里(Chambery)的時候,於1532年在一場火災中受損。到了1538年,被移到義大利北部的都靈,那時候裹屍布經常在大街上巡遊展覽(這也是都靈裹屍布名字的來由)。以下這個雕刻在銅上的畫面,記錄的就是1578年首次公開展出裹屍布時的情景。




第一張照片

1898年,一個名為Secondo Pia的律師拍下了首張為世人所知的裹屍布的照片:




裹屍布上的臉

從Secondo Pia拍攝的底片上可以隱約看到一個被釘在十字架上處死的人的軀體及面部痕跡,科學家開始對這塊14英尺長的亞麻布產生了興趣。




首次電視露面

在1973年,裹屍布第一次在電視上,由教宗保羅六世講解介紹。此外,同在1973年,裹屍布由一個專家委員會進行秘密調查,取得了布料和表面塵埃的樣本。該調查結果刊登於3年之後,指出了布料上存在以色列和土耳其特有的花粉。這表明這塊布曾經出現在這兩個國家。




首次詳細檢驗

在1978年,人們對裹屍布進行了為期五天的詳細檢驗,包括對裹屍布進行了攝影燈照明、低功率X光、窄波段紫外光照射;數十條膠帶壓在裹屍布上並移除(注:以粘取表面物質,見下圖);布的一邊被拆開縫線,並插入一個裝置以檢驗布的內層;底邊同樣被拆開並檢驗。



更多研究

參與了1978年那次檢驗的攝影師Barrie Schwortz向Discovery News(《探索》新聞)透露:“我們用X射線、紫外線、光譜成像及拍照研究裹屍布的每一寸細節,但任然不能解開我們的疑問:“到底這些圖案是怎樣產生的?”





“耶穌裹屍布是中世紀的產物”

1988年,一塊從裹屍布上取下的樣本被送去三個研究室(注:英國牛津大學、美國亞利桑那大學和瑞士聯邦技術研究所)進行碳放射年代鑒定,並於1989年在Journal Nature (注:國外著名的科研雜誌)上公佈了結果。鑒定表明:“耶穌裹屍布是中世紀的產物”。其中一個名為Edward Hall 的研究員告訴Journal Nature的記者:“有人買來亞麻布,塗上圖案後再鞭打(注:意即使布看上去更殘舊)”。




火 災

1997,放置裹屍布的都靈Guarini 教堂發生一場火災。一個名叫Mario Trematore的消防員用一把大鐵錘敲開了裝著裹屍布的箱子。然後裹屍布被臨時存放在樞機主教Saldarini 的住所。裹屍布完全沒有受到火災的影響。




增強效果後的裹屍布圖像

2002年,在梵蒂岡的同意下,由一個名為Mechtild Fleury-Lemberg的紡織品專家的牽頭,對裹屍布進行了一次矚目而大膽的修復工作。他們移除了裹屍布上的30片補丁(注意:參考了其他資料,可能的情況是:裹屍布曾在在1532年經歷一場火災,有一些地方被烤焦,然後在1534年由修女在幾個小洞上縫上補丁)。然後拍攝到隱藏在裹屍布背後的照片,再經過電腦處理,得到了下面這張電腦增強圖像,人面的輪廓更加清晰明顯了。



一張新臉?

上面這張裹屍布背後的照片引起了人們對裹屍布的新的研究。2004年,義大利帕多瓦大學的Giulio Fanti和Roberto Maggiolo宣稱在裹屍布的背面找到了另一張模糊的臉。他們將結果發表在《Journal of Optics A: Pure and Applied Optics》一文。





裹屍布上的線

下圖是由G. Riggi di Numana 裹屍布上萃取的線。這條線是在1988年那次碳放射年代鑒定所提取樣本的所在區域的附近取得的。2005,研究員 M. Sue Benford 和 Joseph Marino 提出1998那次鑒定所用的線是取自裹屍布上的補丁而非裹屍布本身。在一份同行評議論文中,化學家Raymond Rogers認同了這個觀點:“1988年用來測試的樣本是在縫補的區域提取的,鑒定結果所得的年份不正確。”



身體重現

下圖中,最左邊的圖片是經過電腦重現的身體輪廓。最右邊是重現的三維圖像。人們用各種各樣的電腦模擬手段去重現裹屍布的身體印痕。但是沒有人能解析這些印痕是怎樣形成的。



現代的高科技手段

在2008年,人們首次使用高清拍攝技術對裹屍布進行拍攝,生成了高達128億圖元的圖像。來自HAL9000(一家專注於藝術品拍攝的公司)的技術員,將1600張圖片拼接起來(每張圖片的拍攝區域相當於信用卡大小),得到一張巨大的照片(相當於1300張1000萬圖元相機拍下的照片)。“就好像通過顯微鏡看裹屍布一樣”,HALL9000技術總監Mauro Gavinelli告訴Discovery News:“我們在照片上能看到布上的線、構成這些線的纖維、以及裹屍布所的損毀情況。”





教堂與裹屍布

1998年5月24日,都靈大教堂,教宗約翰保羅二世祈禱在裹屍布前祈禱(下圖)。在過去的一個世紀,裹屍布只公開展示過5次。在羅馬天主教會,裹屍布是一個最崇敬的物件。在2000年的最後一次公開展示中,超過300萬人看到了裹屍布。下一次展示的時間,可能要到2025年,相信屆時會有更多人去看它。天主教對於裹屍布的真偽,並沒有作出任何官方言論。教宗約翰保羅二世在1998年參觀舍利子的時候說:“這與信仰無關,教會無權做出判定。關於這塊布的問題,應該讓科學家找出合適的答案”。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都靈耶穌裹屍布是人類史上最仔細研究的件物件,相傳耶蘇被第十三個門徒出賣,於是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但三日後耶穌便復活,而一塊有耶穌的輪廓的三尺乘十四尺的裹屍布,就被認為是耶穌存在的其中一大證明!



正面影像


都靈耶穌裹屍布


那塊裹屍布上有清楚的耶穌面部輪廓,不過只是沒有耳朵和肩膀在內的側面輪廓,裹屍布還有耶穌的身軀、面頰、手臂和手指,但這些部份卻比一般正常的長!並且左手前臂較右手長.裹屍布的影像只是表面的顏色改變,沒有滲入布中,因此那布的背面是沒有耶穌影像的!裹屍布在1356年才開始有詳細關於歷史文獻記載,但耶穌是死於公元36年,又為何千多年後才會有人提出的呢???


曾專家分析過裹屍布的光譜,而且還可以証明裹屍布是有血液的存在.此外,裹屍布也曾進行過DNA檢驗,在DNA報告指出裹屍布的DNA經有一定程度的破壞,但也發現一些染色體發現血液估計屬於AB型,並且裹屍布也經過多測試,測試包括有膽汁測試、紅血球測試、X-光測試及血蛋白測試等十二種,都認為裹屍布是有血液的存在!但卻有科學家認為測試存有疑點,他們提出陰性結果的法醫報告作理據,並提出測試顯示裹屍布的物質折射率比真正血液為低!



實用相關搜尋: Spa 手臂 科學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隱藏]
        


▲裹屍布花粉                                 ▲費爾                  


於1969年,位學者費爾用一個特別的方法採集裹屍布上的物品,結果發現57種花粉,當中有13種來自歐洲,44種來自土耳其、巴勒斯坦等非歐洲地區,其中32種是由昆蟲傳播.費爾的發現被其他科學家認為實在太......厲害了,因為他所發現的57種花粉的來源地與曾經收藏過裹屍布的地點完全吻合!而其他科學家用他們的方法採集,只能發現小量的花粉!原來是因為裹屍布的花粉是藏於纖維中,但其他科學家的方法只能找到小量花粉。在費爾的其中二十多個樣本中,大部份的花粉都是來自同一個樣本,那麼又是否是外來污染!



▲費爾的特別方法


在碳的分子當中,有一種質量數為十四的同位素碳,碳-14斷定法就是利用碳-14放射牲的特質來計算物件的年份。半衰期是失去一半放射牲同位元素所需的時間,碳的半衰期為5730年,碳-14斷定法首先把碳份子氧化,利用檢定餘下碳-14的重量,便可知被檢定物件的年份。

1988年,裹屍布的一小部分被包括美國亞利桑那大學、英國牛津大學考古學研究所及瑞士蘇黎世聯邦科技學院三個舉世知名實驗室剪下作化驗,化驗結果都指出裹屍布歷史約六、七百年歷史,是1325年中世紀的藝術品,誤差不多於一百年,而顯微鏡下的結果則是1355年。

但有科學家指出碳-14斷定法有很大的誤差,因為裹屍布接近百年歷史的細菌及真菌所製造出來的單糖和多糖使斷定法低估了裹屍布的歷史。



科學家觀斯尼索夫博士做了一個實驗顯示高溫能改變碳的結構,過往就曾有一個公元前1770年的木乃伊,因被高溫影響過,結果碳-14斷定法檢驗得的年份比實際小一千年,該木乃伊現存於曼徹斯特博物館內,裹屍布則差點兒在1532年Chambery大火中燒毀。






實用相關搜尋: Spa 大學 科技 科學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各種能仿制出裹屍布的方法:



1. 有人認為裹屍布是有人用紅赭石畫出來的,不過在裹屍布並沒有發現有任何畫筆的筆跡,而且裹屍布也沒有出現一般中世紀藝術品因卷曲致出現裂痕的情況,也從來沒有人發現草圖的痕跡.此外裹屍布的耶穌圖像在化學劑及水份的影響下,還全無溶化!有科學家指出用粉狀形式塗抹上亞麻布上,一段時間後再清洗,會留下稻草黃的顏色,還與裹屍布的耶穌圖像的顏色相似!



2.有人指出一個原始攝影技術能做到類似裹屍布的效果,那攝影技術需要一間黑房,一顆石英及含有阿摩尼亞的尿液及銀離子的溶液.首先,把亞麻布浸入硝酸銀(0.5%)或硫化銀(0.57%)中,然後掛於一間陽光不能進入的房間內,透過一個小孔,以石英作凸鏡使由吊起的屍體或雕像反射的光線聚焦到亞麻布上,利用紫外光(頻率由195240nm)把硝酸銀或硫化銀還原至紫啡色(此過程最小需要四),為了把影像放大至一個成人的大小,屍體或銅像距離光圈和影像距離光圈要接近四米,而凸鏡的直徑則要十五厘米,厚度需要六微米,然後用含有阿摩尼亞(5%)的尿液浸洗,以移除大部份的銀,並使亞麻布上的纖維素改變排列,便能形成稻草黃的顏色。



3.又有人指出裹屍布的耶穌圖像是由直接的身體接觸做成,如果把一個被紅赭石染色的屍體或一個被加熱過的雕像被包裹,會做成類似都靈裹屍布的現象!但這樣做會使用來包裹的布做成嚴重扭曲和變闊,而且也不能解釋立體及單面影像的問題!維朗則提出當一個人在壓力下死亡,身體多會被含有尿素的汗液覆蓋,尿素發酵成二氧化氨,使預先被蘆葦等草藥處理過的亞麻布氧化,這假設雖然能夠解釋為何能產生清晰底片,但仍有不少未能解決的疑問!

都靈耶穌裹屍布經過多年來研究還是一個迷!就連裹屍布上的圖象究境是不是耶穌,也還有很多懷疑(包括CRoc)!對於裹屍布的疑問,只好等待人們有最新的發現!




實用相關搜尋: Spa 科學 化學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2004416





最近,科學家通過利用最新數字成像處理技朮對都靈裹尸布照片進行分析處理,最終在都靈裹尸布背面又得到一張男人臉孔的影像。事實上,該發現使得都靈裹尸布之謎更加復雜了。都靈裹尸布是人類史上備受科學家關注的謎團。相傳耶穌被第十三個門徒出賣,結果釘死在十字架上,死后三日復活過來,剩下曾經包裹他尸體的裹尸布。這塊裹尸布一直被基督徒視為神物,當作是耶穌復活的証據,然而科學家一直懷疑是中世紀的贗品,并不是真正的耶穌裹尸布。




在此之前,科學家已經對都靈裹尸布正面進行了多次研究,并在裹尸布正面發現了一個由布面上污漬凸顯出的人體輪廓影像。但几個世紀以來,裹尸布背面一直藏匿在一塊荷蘭布底下不得面世。1532年,存放都靈裹尸布的教堂里發生了一次火災,裝著裹尸布的盒子上鑲的銀被燒熔滴在裹尸布的几個角上,燒出了几個小窟窿,部分布料也被熏黑了。人們用水扑滅了火,可也使裹尸布上留下了明顯的污跡。1934年,修女縫制了這塊荷蘭布以保護這塊裹尸布。在2002年的一次修復工程中,這塊14英尺長的裹尸布才被分離出來,其背面得以被進行仔細的觀察研究。用肉眼觀察,除了發現裹尸布是由一種特殊編織法編織成的以外,在裹尸布背面几乎看不出其他什么東西。負責該項修復工作的瑞士紡織專家表示,該裹尸布上的編織法是公元1世紀以前常見的技藝。當時,裹尸布的背面被詳細地拍攝下來,并被發表在一本由一名教會高級官員Mons. Giuseppe Ghiberti出版的書上。在裹尸布修復完成后,另一塊牢固的布料重新將裹尸布背面覆蓋住了。

該研究項目帶頭人、意大利帕多瓦大學吉由里-凡提教授說,當我看到書上的那幅照片時,我感覺裹尸布背面有一個微弱的影像。我覺得可能是因為用肉眼所以看不出來。研究學者綜合利用傅立葉轉換”(Fourier transform)、放大和模板匹配”(Template Matching)等技朮對書中的照片進行圖像增強處理,最終發現了一張男人面孔的影像。新發現的影像經過三維立體處理,在形狀、尺寸和位置方面與原先在裹尸布正面發現的一個遭受刑罰的長胡子男人的影像相吻合。凡提說,雖然影像非常微弱,但像鼻子、眼睛、頭發和胡須這些特征卻是相當的明顯。但這影像與我們早先發現的臉孔影像存在著細微的差別。比如說,背面臉孔影像顯示兩個鼻孔一樣清楚,而在正面臉孔影像中,右鼻孔較不明顯。然而圖像增強程序并沒有像裹尸布正面那樣把整個軀體的圖像顯露出來。如果的確存在,那可能是被數字圖像自身的誤差所干擾影響了。我們已經發現了一個可能是手的影像。在裹尸布兩面發現同一張面孔,這被認為是贗品的顯著特征:在一塊布料上印上圖像,涂料滲透過布料到達背面成像。凡提說,但這塊裹尸布不可能是贗品。裹尸布兩面的人面影像都是很膚淺的,只是存在于亞麻布的最外層纖維上。如果是滲透形成,那么布料從正面到背面整層纖維都應該有顏料,事實上這塊裹尸布中層纖維沒有顏料。偽造的裹尸布要做到這些特征,顯然相當困難。

(編譯/夢飛) 編輯: 陳群 來源: 新浪科技



實用相關搜尋: Spa 大學 科技 眼睛 科學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聖遺物箱



  義大利北部都靈大教堂(Duomo di San Giovanni)附屬的一座禮拜堂堥悕^著一塊裹屍布,千百萬基督教信徒們都認為這塊布曾用來包裹釘死在十字架上的那穌屍體的。在這塊長四點五米、寬一米的布上,不知道怎麼留下了一個 身體有多處創傷的死者影像,極像耶穌基督的面容。經過科學家的檢驗,證明這塊裹屍布的確是那穌基督時代在巴勒斯坦某個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裹屍布,但是不是就是耶穌的,就很難確定了。

  經科學家測定,裹屍布左右部分別留下了一位身高約一點六米的男人正面、背面的影像。影像顯示他的肋骨受傷,手腕處有被巨釘釘穿的傷痕,還留有血跡。頭部前額有血跡和多個被刺傷的小洞。當然,最惹人爭議的問題是何以裹屍布上會留下這麼清晰的影像。同樣使人困惑的是,1357年裹屍布在法國小鎮媯雂蓿}展出之前,沒有任何記載。當時,這塊布屬於一個名叫德查爾尼的法國家族,他們從未解釋過是怎樣得到這塊布的。據說,該家族是曾經參加過十字軍東征奪取那路撒冷聖城的聖殿騎士之一的後人,可能是東征時從那堮釵^來的。1453年,德查爾尼家族將這塊引起爭論的裹屍布遺贈給薩夫瓦家族,最初保存在善貝堙A1532年的火災曾使它稍受損害。1578年,薩夫瓦大公國遷都都靈,特地在都靈大教堂範圍內建了座禮拜堂,存放裹屍布至今,受到很多人的頂禮膜拜,但天主教教廷一直不予正式承認。圖中所示的聖遺物箱(Relicquary)是個長方體狀的鐵盒,外面另有一個玻璃盒將它罩住,平時還蓋著一層布,只有在科學研究和公開展出(上世紀只展出過5)時才撤掉。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羅馬教皇宣佈將于2010年公開展出耶穌裹屍布


2008年06月03日 15:07   來源:環球網   蔣黎黎 實習生 賈二鳳


羅馬教皇本篤十六世宣佈,都靈裹屍布將於2010年公開展出。眾多基督徒都認為這就是耶穌埋葬時裹屍布


據美國媒體2日報導,這件裹屍布最近一次展出是在2000年都靈大教堂為慶祝新千年到來而展出的。這次展出吸引了逾百萬遊客前來參觀。



據悉,此裹屍布保存在都靈的天主教大教堂中。一些信徒堅信這件裹屍布上留有耶穌的印記,稱耶穌離開十字架後將印跡留在了這件衣物上。此壽衣為亞麻製品,約4米長,3米寬。


教皇是在接見7000名朝聖者時宣佈這一消息的。 1988年,相關人員通過碳測試推斷出這件裹屍布源於中世紀時期,羅馬教廷1983年宣佈了對此物的所有權。




實用相關搜尋: Spa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隱藏]

耶穌在裹屍布上痕跡 (加工版)


面對這塊裹屍布,虔誠的教徒們眼中常常噙著淚水,口中重複著感恩的祈禱,因為他們篤信,這些都是“神跡”。他們想像著在鋪華石處,耶穌被譏諷,受鞭笞,被打得皮開肉綻,血肉模糊,卻謝絕了好心的耶路撒冷婦人遞上的能讓人失去知覺和免除痛苦的酒,神志清醒地忍受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煎熬,任由血跡溢滿手掌和腳面,只是平靜地等待著死亡。對虔誠的教徒們而言,這塊在2000年前用於包裹耶穌遺體的裹屍布,是偉大的救世主替人類承擔一切痛苦、折磨和懲罰的記錄和證明。

他們就照猶太人殯葬的規矩,把耶穌的身體用細麻布加上香料裹好了


《約翰福音》第19章第40節

1978年的一天,三百多萬人從世界各地湧向義大利西北部的小城都靈,往日安寧、平和的小城似乎暫態亂了節奏。但是紛遝雜亂的腳步和隨之而來的喧鬧卻絲毫掩蓋不了籠罩在整座城市上空的肅穆。人群聚攏在都靈大教堂前,虔誠等待著,翹首祈盼著……

這樣的場面在都靈50年就會經歷一次。對很多人而言,都靈有著巨大的吸引力。而吸引力的來源就是供奉在都靈大教堂堛漱@塊麻布。這塊麻布約4米長,1米寬,上面有無數汙跡和焦痕。可就是這塊麻布,成為千百萬基督教信徒心目中不可褻瀆的聖物,也成了都靈的鎮城之寶。因為虔誠的基督教徒們篤信,這塊布曾用來包裹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的屍體。

早在1578年,耶穌的裹屍布在禮炮齊鳴聲中隆重到達都靈,被作為宗教聖物小心保存。每過50年,裹屍布會在教堂的主持下向信徒們展示一次,接受基督教虔誠者的膜拜和讚歎。於是,從西元16世紀起,都靈小城也成為了無數基督教徒心中的聖地。


裹屍布傳奇

透過裹屍布上隱約的印跡和斑駁的血漬,依稀可見一個男人正面和背面的影像。影像上的男人身高1.8米,蓄著長胡,長髮垂肩,雙手交叉放置於腹部。影像顯示他的肋骨受傷,手腕處有被巨釘釘穿的傷痕,還留有血跡。頭部前額有血跡和多個被刺傷的小洞,像是被荊棘所傷。全身有一百多處鞭打傷痕。

裹屍布傳奇

傳說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後,他的門徒約瑟買通了衙役,取回了他的身體,然後用乾淨的細麻布裹好,放在新掘的墳墓堙A又用磐石封住了墓穴口。3天後,當信徒們去弔唁的時候卻發現,墓穴口的大石被移開,耶穌的屍體不見了,只剩下包裹屍體的麻布。

耶穌的信徒們堅信,耶穌復活了。這正如後來的《聖經》所言。這個日子後來成為基督教的重要節日——復活節。據說,耶穌後來還3次向信徒現身。復活節對基督教徒而言,意義是非常重大的。耶穌復活意味著“戰勝死亡”,從此“死”對於信徒已經不再可怕。因為他們死後,靈魂都能得到基督的拯救升入“天堂”,獲得“永恆”的生命。如果沒有這樣的復活,死亡又怎會給人帶來平和呢?

這就是《聖經》中關於耶穌裹屍布來歷的神奇故事,但它只是為謎一般的裹屍布開了一個頭。民間還流傳著許多故事。在這些故事堙A裹屍布都以巨大的神力,幫助它的信徒擺脫痛苦,獲得救贖。

據說,1955年英國一名遭受著骨髓炎病魔折磨的10歲小女孩Josephine,在別人的幫助下,到達了都靈,並被特許用雙手觸摸裹屍布。事隔不久,她果真漸漸能夠如常人般行走了。

但令世人驚奇的裹屍布留下的謎題絕不僅於此。在耶穌復活的故事以後,經書上就再也沒有提到有關裹屍布的字眼。只在《偽福音書》中略有一些記載,說它珍藏在耶路撒冷。而史書對它下落的記載也零星得近乎吝嗇。一直到13世紀初,一個叫克勞堛瑤s年史家寫了一本書,其中記載了他本人於1203年在君士坦丁堡看見過一塊據說是耶穌的裹屍布的長形亞麻布。這幾乎是一千多年來有關裹屍布第一次有跡可查的記載。



聖殿騎士的信仰

為什麼在13世紀前居然沒有任何關於它存在的歷史記錄,就好像是這樣的聖物從來沒有在人世出現過?在耶穌蒙難後的一千多年中,這塊裹屍布究竟藏在了什麼地方?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懷疑。同時不斷有人質問,這真的是來自古巴勒斯坦的耶穌遺物嗎,還是只是一個中世紀的偽造者精心炮製的贗品?

甚至有人斷言,它是贗品無疑,因為這塊麻布上有著太多太明顯的疑點。懷疑者說,既然屍體是平放在墓穴中的,人像的頭髮就應該是平平散開的而非現在所見的垂直向下;陳年血跡應該呈黑色,而非現在這樣紅得好像是有人刻意弄上去的;如果這真的是包裹屍體的屍布,為什麼上面的印跡卻連一點點因為包裹造成的皺褶扭曲都看不到?為什麼布上“耶穌”的輪廓與中世紀法國哥特式繪畫中的耶穌形象出奇地吻合,都是身體偏長偏瘦,鼻子比一般人長,手臂長度也不符合正常比例,甚至還留著在當時的以色列被堅決禁止的長髮?


十字軍第四次東征改變了君士坦丁堡的命運。1203年,君士坦丁堡陷入了絕境,進攻者闖入王宮,君士坦丁堡被洗劫一空,整座城市被夷為平地, 只剩下一道城牆。而那塊神奇的布也悄無聲息地失蹤了。

在十字軍凱旋所帶的戰利品中,是否包括印有基督影像的神聖之布呢?我們似乎可以從有關聖十字軍殿騎士團的傳說中獲得一些線索。

聖殿騎士團是十字軍中最具有傳奇色彩的組織之一。由於這個騎士團曾經獲得了大量財富,引起了國王以及主教們的嫉妒和不滿。於是謠言四起,聖殿騎士團被指責曾經舉行過神像崇拜和秘密儀式。

聖殿騎士團所有成員都否認了神像崇拜的指控。但在嚴刑拷問下,一名成員說:“我們崇拜一個人頭像,沒有金銀裝飾,但有一臉大鬍子,類似聖殿武士。”另一個人供認:“這個頭像有4只腳,兩隻在前,兩隻在後。”這些含糊的供詞指的是曼迪蘭嗎?人們不得而知。


雖經受了百般折磨,聖殿騎士也不願洩漏他們信仰的真正對象。最後的聖殿騎士——雅克•德•莫雷和傑佛•德•查尼因此被燒死,其中騎士傑佛•德•查尼是有關裹屍布的歷史記載中提及的第一個歷史人物。

就在兩位聖殿騎士被燒死後二三十年,裹屍布又在媟蟡X現了,並且由一位同樣叫傑佛•德•查尼的法國騎士擁有。雖然不能完全確定他們兩人之間一定有親緣關係,但兩個相同的名字使人們不得不做這樣的猜測。有一點人們十分肯定:住在媟蝒熙o個傑佛•德•查尼並不是來自偏遠村莊的默默無聞的騎士。通過婚姻,他同國王和一些公爵建立了關係。他備受尊重,還寫過關于騎士精神的著作。在對英法戰爭中,只有他被授予同法國國旗合葬的榮譽。傑佛•德•查尼不可能是個偽造者或騙子,他手中的裹屍布應該也不是贗品。那現在的裹屍布與先前有歷史記載的愛德薩之布以及曼迪蘭之間,到底有怎樣的關係呢?




底片上的“底片”




19世紀末,科學理性思想已經戰勝了神秘主義。1898年,都靈大主教終於同意第一批科學家直接對耶穌裹屍布進行考察。為了存檔,首先要對其進行拍照。當攝像師賽根多•皮亞在暗室堥R底片時,一個奇怪的現象出現了:他從照片底片的負像中看到了更為逼真的“耶穌”形象。他注意到,感光板上清晰地顯示出一幅頭部的正片,而不是通常底片的那種黑白顛倒的圖像。這就意味著裹屍布上的圖像本身是底片圖像,即是說,裹屍布上的圖像是根據一張照相底片繪製的。在攝影術發明前,誰能繪製出一個照相底版來呢?這一發現使懷疑裹屍布真實性的聲音明顯低沉了許多,越來越多的科學家開始傾向于證明它的真實性。



實用相關搜尋: Spa 手臂 頭髮 發明 對象 科學 拍照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碳-14年代測定的挑戰

1986年,在科學工作者與宗教界人士長達10年的接觸和協商後,終於達成協議,科學家被允許用改進了的碳-14年代測量法對“裹屍布”進行分析。 取樣在極其秘密的情況下進行,並由國際上3個著名的碳-14實驗室分別進行測定。 每個實驗室都得到4個樣品,其中只有1個樣品是從“裹屍布”上剪裁下來的,其餘3個樣品為不同時代的對照樣品,分別裝在編好號的金屬盒中,但只有都靈大教堂的大主教和英國大不列顛博物館的考古權威才知道這4個樣品中哪一個是從裹屍布上剪裁下來的。

結果,3個實驗室的科學家們得出了相當一致的結論:這塊“裹屍布”與耶穌毫無關係。 因為它的年代在西元1260∼1380年的可能性為95%,不早於西元1200年的可能性為100%,也就是說,這塊“裹屍布”出現於耶穌遇難的千年之後。

1988年10月13日,紅衣主教在都靈大教堂舉行記者招待會,宣佈存放在都靈大教堂的所謂的“裹屍布”為中古時期的贗品。

這無異於在說:無論裹屍布具有怎樣的神奇,它總是一個贗品——儘管是極為藝術的贗品。 這個結論雖然給長達幾個世紀裹屍布的真偽之爭一個確定的答案,但是顯然不是一個令所有人都滿意的答案。 持不同觀點的科學家們仍然用不同的證據和方法為他們所堅持的信念辯護。

生物學家的氣化理論

生物學家曾用各種顏料和水彩試圖複製出裹屍布上的圖像,但都沒有成功。 經過長期的研究,他們發現,古代塗在屍體上的蘆薈劑香料如果和死者在死亡前流出的汗混合在一起,會放出氨氣,在裹屍布上形成棕色。 經過研究還發現,在屍體各個不同部位放出的氨氣的數量和質量的比例是不等的,因此在裹屍布上所留下的痕跡也相應地呈現多種多樣。

畫家的佐證

畫家伊茲貝爾•皮澤克一直從事裹屍布的研究。 與眾不同的是,他從繪畫本身分析裹屍布的神奇之處。 在他看來,如果真如碳-14測定結果所言,這塊布是中世紀的贗品,那麼這必然是偉大的傑作。 他認為,縱觀整個藝術史,沒有人畫過沒有輪廓線的畫,因為即使畫家想盡量避免畫出輪廓線,或者有這樣的繪畫技巧,所用的繪畫材料本身也會留下輪廓。 所以在人類的繪畫中,沒有輪廓線的畫是不存在的。 但是,裹屍布中的影像就沒有輪廓線。

花粉的奧秘

20世紀70年代,瑞士科學家馬克斯•弗雷從裹屍布上發現了48個花粉的實樣,其中有相當數量的花粉是來自現在生長在法國和義大利的植物,這證明瞭當時的情況正如我們所瞭解的——裹屍布曾暴露在法國和義大利的空氣中。 另外7種花粉來自死海沿岸,而剩下的花粉,包括亞麻棘花粉,在伊斯坦布爾和土耳其東南部以及巴勒斯坦都能找到。 這就是說,在裹屍布的早期旅程中,有一段位於聖地耶路撒冷附近。 這個發現彌補了研究裹屍布初期歷史的一片空白。

1999年夏天,以色列科學家又從裹屍布中發現了只能在耶路撒冷附近才能找到的植物花粉。 這種植物花粉的殘渣顯示,裹屍布的年代要早於8世紀。

紡織學家的論據

紡織學專家G•羅斯教授分析了兩小塊裹屍布上的小碎片和一些亞麻線,從紡織學的角度進行研究,他發現這塊裹屍布有著遠古時期聖地的特徵。 首先,在古代的中東地區以亞麻布作為屍衣、屍布是很平常的事。 其次,這塊裹屍布的料子裡含有少量的中東棉紗。 再次,羅斯發現這塊裹屍布的編織法是人字形斜紋式的,這種編織法和平紋織法一樣,是古代中東地區的編織法。 從裹屍布上取得的亞麻線是由古代中東地區的手工技術紡出的,而在當時,歐洲已用輪式紡車紡線了。 最後羅斯還證實,這些線在編織之前進行過漂白,這又是一項出現於古代中東地區的技藝。

對碳-14測定結果的質疑

雖然三大實驗室的科學家對碳-14測定結果的準確性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但人們仍然不斷在追問:這些結果有沒有可能是因為未知的因素造成的呢? 比如,16世紀的大火破壞了這塊裹屍布的純度,或者它的材料發生了炭化,從而影響了測定結果呢?

對碳-14年代測定結果的質疑自有其道理,因為這一測定法並不是絕對可靠的。 英國曼徹斯特博物館曾運用此方法對木乃伊進行測定,結果令人咋舌:紗布裹著的木乃伊骨頭竟然比紗布早1000年。

一名俄國科學家懷疑,亞麻的某種特性影響了都靈裹屍布的碳-14測定結果。 亞麻布造出以後,其有機材料會發生某種變化,使其年代測試結果比實際年代要推後許多。 如果裹屍布受到過火的灼燒會產生同樣的結果,因為火能明顯影響到亞麻的有機物含量,會提高其中碳,尤其是放射性碳,即碳-13的同位素的含量,這無疑會對年代測算結果產生極大的影響。 因為這種年代測定是以碳-14和碳-13的含量為依據的。

不久,美國得克薩斯大學的一批研究者聲稱在一片裹屍布取樣上發現有嚴重的細菌與真菌污染,而這種微生物污染恰恰會影響和歪曲碳放射測試的結果。

直到今天,關於裹屍布的爭論依然在繼續。 孰是孰非,誰也不能簡單地給出一個答案。 似乎任何一方都沒有絕對的證據說服對手。 但毋庸置疑的是,耶穌的裹屍布依然是備受其信徒們頂禮膜拜的聖物,而一旦它被證明是贗品,也沒有人否認這個中世紀天才的完美騙局。 究竟是誰會有這樣的技巧和才智,花費如此的周折,和宗教、信徒、甚至與幾千年來的科學家開了這樣的玩笑。 他的目的又何在呢?

病理學家的證明

英國著名病理學家詹姆斯•卡梅隆研究了裹屍布上的無數傷痕,仔細地對其加以區分。 他發現布上人物額頭上的傷痕有的是由荊棘做的王冠造成的;從裹屍布背面看,人物身前的血痕是分層的,並顯示先上下移動,然後平行移動,再上下移動的軌跡。 這應該是流血時手臂運動留下的印跡。 一個人在被帶到十字架上釘死之前,他必須被雙臂綁在木枷上往前走。 如果突然被推倒,他應該以左膝蓋和左前額著地。 從裹屍布的照片上的確可以發現左膝蓋的擦傷和左前額的擦傷。 甚至連背上擦傷、發炎的棱角都有顯示。 如果這塊布是贗品,中世紀的偽造者能考慮到這樣繁雜的細節嗎?

長期以來的傳說顯示,受難的耶穌是被釘穿了手掌。 中世紀的宗教圖畫也是這樣顯示的。 但事實上,如果一個人被釘在十字架上,身體重量的大部分是由伸展開的兩臂承擔的,而釘在手心的釘子是無法承受人體的重量的;只有將釘子釘在手腕上,十字架上的人才不致掉下來。 最近的考古研究表明,這種羅馬刑罰確實是用釘子釘穿手腕。 而裹屍布上的傷痕恰恰顯示的是耶穌被釘住了手腕,而非手心。 釘子刺穿手腕後,正中神經會受到破壞,從而導致他的拇指收縮。 這樣的細節在裹屍布上也沒有漏過。

釘穿手腕這種酷刑在中世紀前一千多年就已經廢止了。 為什麼同時期的畫家對此知曉甚少,只能按照傳統的宗教畫繪製耶穌受難的場面,而這位“偽造者”卻能瞭解得如此分毫不差?

還有一個證據給裹屍布的放射性試驗一記重擊。 在一份來自布達佩斯的中世紀手稿的畫面中,耶穌躺在布上,雙臂交叉。 兩隻手的大拇指都是朝內的。 整個中世紀,只有這樣的一幅圖畫,描繪了大拇指蜷縮在手心裡這樣的細節。 而這個細節同裹屍布上所反映的一致,且多次出現。 這位畫家甚至還描繪了一塊布,布上能清楚地看到小洞,大小和位置都與都靈裹屍布上的早期燒痕出奇的一致。 這份手稿雖然看似以裹屍佈為參照,年代卻在西元1200年以前,顯然與科學測定的結果很不相符。



實用相關搜尋: Spa 大學 運動 手臂 科學 金屬 空氣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有關釘十字架的方法:













據研究:








布上的顯示:釘在手腕較為合乎現實






實用相關搜尋: Spa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1988年,裹屍布的一小部分被剪下做化驗,包括美國亞利桑那大學、英國牛津大學考古學研究所及瑞士蘇黎世聯邦科技學院三個舉世知名實驗室的結果都指出,裹屍布只有約六七百年歷史,屬於中世紀的藝術品,大約出現在西元12601390年間,並非耶穌的裹屍布,誤差不多於100年,顯微鏡下的結果則是1355年。








經過查找相關的記錄片;和當時的文獻,可以嘗試提出一些另類意見,讓大家思考一下:

(1)碳-14斷定法化驗結果不是絶無錯誤;布片曾經遭火燒,影響化驗結果

(2)所化驗的布塊是多次修補時夾雜的布料 ; 從裹屍布取化驗樣品的地方剛好是塊重新織上去的補丁,但這塊補丁製作得非常仔細,使用的紗線染過後,和裹屍布其他部分的紗線幾乎完全一樣,顏色非常接近。 微化學檢測實驗最終顯示,在放射性碳樣本和漂白亞麻布塈t有香蘭素,但是,都靈裹屍布堥癡S有這種物質。




曾經是當年攝影師,回應:






化驗結果是1260~1390年的作品,把一些可信的研究成果都一併否定並且推翻。只留 1個結論,棄其他99個。

化驗的布片是後來的補丁 這來看看當年的研究資料:

1978年10月的大型化驗: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都靈裹屍布之謎 與 耶穌陰謀論說 有非常之多:

你提出的懷疑也是有其合理之處。它是圖畫?是拓印?是古代擬似照相機作品?

正如神秘之夜提供一個傳說:

這是出於達文西之手

  

這說法當然有很多證據反駁!不過,假設也好有趣!
======================================
專家組做過一個 VP-8View 測試,在節目中提到〔它〕是立體人形,布與身體距離成正比。這個參考又需要再大胆的其他假設,來證實它的成因!




實用相關搜尋: Spa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隱藏]
還有未解的疑問:


  










[ 本帖最後由 如意輪 於 28-1-2009 20:46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Spa
巴利文,《小品》( Cullarvagga ) V.33.l︰ ... 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
佛世尊呵責他們說︰“你們這些傻瓜,怎麼竟敢說︰‘請允許我們用梵文表達佛語。’傻瓜呀!這樣既不能誘導不信佛的人信佛,也不能使信佛的人增強信仰,而只能助長不信佛的人,使已經信了的人改變信念。” http://www.plm.org.hk/e_book/jxl/55_68.htm

TOP

伸延閱讀
 17 12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香港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 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香港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 。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2003- Discuss.com.hk Limited.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1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