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其他] 冷颼颼《怪談》古怪傳說《神秘動物學》12.10 (關帖

冷颼颼《怪談》古怪傳說《神秘動物學》12.10 (關帖 E-mail 此主題給朋友

[隱藏]
『神秘動物學 系列』 由本人在多個網站收集資料後合併整作。

Cryptozoology 神秘動物學,是一種專門研究未知或傳聞動物的動物學,為神秘生物學之一支,主要包含兩個領域,其一是經由已經滅絕動物的化石紀錄來尋找殘存的個體。其二是尋找因為缺乏證據,尚未被確認,但是存在於神話、傳說,或未公開的目擊紀錄中的動物。

『怪談 系列』 轉載某網站 網友adgMMq,當中包括恐怖、都市、驚慄、校園等題材。

本人會事先閱讀整篇故事,當故事別具特色、內容豐富、具趣味性的,便會轉帖過來分享給大家。
【注意:本人會事先翻譯繁體後,並修改有關錯誤的表點符號及錯別字。如有不足,請pm/留言。】

『靈異鬼怪區 系列』《靈異ゴースト區》講述有關鬼怪的資料。脫離小說的區域。



#1 目錄 (介紹)                 Hot~♨ 為本人極力推薦
於6/9/10開設
#2 Case 01 《神秘動物學》蒙古死亡蠕蟲 Part One Hot~7/9update
#3 Case ○○ ╭暫時主題╮  私人無聊畫作區 12/10update
#4 Case 02 恐怖怪談之午夜靈車
#5 Case 03 都市怪談之惡夢玩具熊 Part One   Hot~
#6 Case 03 都市怪談之惡夢玩具熊 Part Two   
#7 Case 03 都市怪談之惡夢玩具熊 Part Three
#8 Case 03 都市怪談之惡夢玩具熊 Part Four
#9 Case 03 都市怪談之惡夢玩具熊 Part Five   (故事雖長,但情節極佳。)
於8/9/10開設
#10Case 04  校園裡恐怖的鬼故事
#17Case 05  《靈異ゴースト區》傳說中的陰曹地府的真實地點:酆都鬼城
#18Case 05  《靈異ゴースト區》傳說中的陰曹地府的真實地點:酆都鬼城2
#18Case 05  《靈異ゴースト區》傳說中的陰曹地府的真實地點:酆都鬼城3
於12/9/10開設
#22Case 06  關於水鬼的恐怖故事
於13/9/10開設
#27Case 07  水猴 Part One  Hot~
#28Case 07  水猴 Part Two
於16/9/10開設
#41Case 08  《靈異ゴースト區》撲朔迷離、真假難辨的水鬼之謎
於17/9/10開設

#42Case 09  《知識&懸疑》海底世界的未解之迷
於20/9/10開設
#47Case 10  夜遇女鬼

於21/9/10開設
#48
Case 11  《靈異ゴースト區》地鐵鬧鬼地點大曝光

於26/9/10開設
#53
Case 12  《靈異ゴースト區》地鐵鬧鬼地點大曝光2

#54Case 13  《靈異ゴースト區》中大鬼故
#55Case 14  驚悚怪談之蟑螂的故事 Part One
#56Case 14  驚悚怪談之蟑螂的故事 Part Two  
#57Case 14  驚悚怪談之蟑螂的故事 Part Three
#58Case 14  驚悚怪談之蟑螂的故事 Part Four
========『連結資訊站』===========

鬼故系列-林士站 - 鬼故事 -
(香港討論區 Discuss.com.hk)
(又有故仔睇...)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12986517

【東東四妹盞鬼客棧】壹佰肆拾壹內有惡鬼加分貼遊戲 - 鬼故事 -  
(香港討論區 Discuss.com.hk) (吹完水仲有得玩遊戲...快D去睇睇!!!)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12697148

鬼版意見交流、投訴及舉報區 - 鬼故事 -
(香港討論區 Discuss.com.hk) (投訴有條路,網友無煩惱~~~)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7637650

[ 本帖最後由 -090- 於 2010-10-12 02:51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Spa 遊戲 蟑螂 香港 翻譯 翻譯 地鐵
4

TOP

《神秘動物學》蒙古死亡蠕蟲 一條像蛇般在地上爬行的生物,身體呈紅色、能生長達510英尺、外形就像香腸或像牛隻的腸子,頭尾兩端長有許多尖刺,而且蠕蟲的眼睛、嘴巴並不突出,徵狀矇糊的情況下難以分辨牠的頭部與尾部。』

=====(以下資料錄取自國家地理頻道節目)=====6/9

遊牧部落傳述有種致命蠕蟲住在沙漠深處。

1926年,知名動物學家安德魯斯出版他從部落聽說的故事,他們形容有動作能立即殺死人類,遊牧民族傳說牠具有兩種致命的攻擊模式,吐出能腐蝕獵物皮骨的黃色口水,就像強酸;也能用一股電流殺害獵物(用電隔空獵殺)。一年大部份時間都休眠,據說牠只在夏季離開地洞出來覓食。

在不懼戈壁沙漠嚴酷環境的遊牧民族間,傳說有種蛇行巨獸稱為蒙古死亡蠕蟲,原意為「充滿血醒之腸」。這種紅色或褐色的物種據說可長達25呎長。有些未知生物學家立論死亡蠕蟲其實是蚓蜥科動物;是一種蚓蜥,得名自神話中分泌毒液的雙頭蟒蛇。或許與某些眼睛蛇嘖毒液使獵物昏迷的方式相同。傳說中的蒙古死亡蠕蟲攻擊方式是嘖出強酸般的黃口水,據說這種口水會腐蝕獵物肉體導致死亡,或許像某些蜘蛛;傳說中的死亡蠕蟲是利用這股酸液液化獵物的內臟,好讓牠們更易於吞噬。

蒙古死亡蠕蟲的故事形容牠的巨中超乎自然,但其實有更巨的蠕蟲先例,比傳聞中的死亡蠕蟲的2至5呎還要巨大。澳洲的吉普斯蘭巨型蚯蚓平均會生長至6.5 至10呎長。記錄上最長者為13呎。


傳言蒙古死亡蠕蟲能夠隔空獵殺,使用的電流足以殺死一隻駱駝。電鰻也能發出高達600伏特電流,能電擊的動物中最有名的就是電鰻。這股電擊能重擊、甚至殺害人類,牠們有好幾個能生產電流的器官。

從1955至1996年戈壁沙漠的西側曾是中國主要的核武器測試場之一,大氣測試帶來的放射性物質在沙漠中散播,就在這個以猛烈沙塵出名的地區,或許最近目擊到的蒙古死亡蠕蟲可以合理視為此區大量幅射塵所造成蜥蝪或蚯蚓的變種。


=====(以下資料錄取自Death Worm 2009)=====7/9

噢-儘管我們對這一主題的神秘-在新西蘭裡我和喜劇演員/演員Rhys Darby裡斯 · 達而比開始了神秘動物學為主題的廣播節目,呼籲Cryptid(從希臘“ κρύπτω “(krypto)意思是“隱藏“ )因素。你看,它甚至還有自己喜歡的標誌:


這裡有一個關於巨型蠕蟲的故事,從日本到新西蘭的小老頭說的。

長期以來,在日本各個領域都存在巨大蚯蚓的故事。其中一個熱點在本州島的兵庫縣,有很多歷史記載中的蠕蟲超過1.5米( 5英尺)長。其中一個只1712年,在當時被稱為丹波省(現兵庫縣的一部分) ,當時描述了一個巨大的滑坡發生在一個村莊後,其中2隻巨型蚯蚓被發現於碎片之中。這些蠕蟲衡量一個1.5米(5英尺)的長度,而其他較大的是,在3米(10英尺)長。滑坡發生在另一個相同的一般附近據稱出土一4.5米(15英尺)長的蠕蟲。位於山區的兵庫縣,日期從 1996年時,農民發現蚯蚓1米( 3.3英尺)長, 2厘米( 0.8英寸)厚,而他種植一棵樹農村財產。這是農民第一次遇到的大型蠕蟲。

……

也許是世界最大的已知品種-巨型蚯蚓吉普斯蘭(Megascolides australis)。這是發現於巴斯河河谷南吉普斯蘭在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這些巨大的蠕蟲大小約有3米(10英尺) ,最長的紀錄是測量試樣在4米( 14英尺)長。這些罕見的蚯蚓是如此之大,當他們運動時,你可以聽到潺潺的聲音,令人感到不安。

在鄰近的新西蘭,還有一個大型蠕蟲稱為北奧克蘭蠕蟲(Spencerilla gigantean),其中長度達到1.4米(4.5英尺)。這些蠕蟲有驚人的增加,甚至有人會說爬行,特點在黑暗中發光。有關統計顯示,該蠕蟲發出的光被認為是足夠明亮閱讀。

===== =====


未完…待更新)

[ 本帖最後由 -090- 於 2010-9-7 03:09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Spa 運動 武器 眼睛

TOP

暫時主題   私人無聊畫作區   


漫畫  26/9





漫畫  27/9





漫畫  29/9







分享漫畫 共17頁 ... 超劣作~ 請見諒。 - DIY 作品貼圖區 -
(香港討論區 Discuss.com.hk)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13224478

[ 本帖最後由 -090- 於 2010-10-12 02:50 PM 編輯 ]






TOP

恐怖怪談之午夜靈車

我的家在郊區的路邊住,雖是路邊,但由於地方偏僻,也很少有幾輛車經過。所以一有車經過我就會從家裡向外看,我是個愛車的人,呵呵。

一天夜裡,由於晚飯吃的太多,胃有點不好受,不知什麼時候,我被一陣痙攣給弄醒了。倒了一點水,看看表──凌晨2點了。當我喝完水要睡覺的時候,聽見遠處傳來汽車緩緩駛來的聲音,我起床從窗戶向外看:噢!是一輛靈車(真掃興!),車上坐著幾個人讓我產生了興趣,他們都穿著黑色的西裝,臉很白,在月光的映襯下格外突出。

正在我納悶為什麼這麼晚了還送人的時候,車停住了,就在我的窗前,這時車上一個人抬起了頭,向我這裡看來,這時我的眼與他的眼睛對到了一起,黑色的眼眶裡放射出寒冷的綠光。天吶!我趕緊低下頭,這是的我渾身發冷,太可怕了!那是什麼?

我就靠在了牆上,手裡不知什麼時候拿了一隻鞋。這能幹嗎?如果他進來怎麼辦?我就這樣靠著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以後的幾天,我總是一早就睡了,從不在深夜出來。不知不覺有了一個多月了,我還好,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一天,我閒來無事步行就去了一趟城,城裡人很多,擠擠扛扛的。我正在走的時候,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回頭一看,是一位老者,「我不認識你呀?你要幹嗎?」「年輕人,你的眉宇之間有一團黑雲籠罩,數日內必有血光之災!」我不屑:「有沒有搞錯?!你才有血光之災呢!」那位老人說道:「年輕人,別生氣,我雖然不是什麼大師,但我家世代是法師,到我這一代就荒廢了。慚愧慚愧,不過替人消災解難還是可以的。」「你是不是在前些日子裡遇到過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呢?」說到這裡,我的心咯噔一下,難到是…「年輕人,別害怕別害怕。」說著老人從兜裡掏出一個象玻璃球的東西「這是我曾祖父當年坐化時留下的,叫『舍利子』它是我們家的寶貝,雖不能降妖除魔,但可以保一人封凶化吉。消災解難。我就把這個寶貝借給你,只要你能戴它有18天,以後就會相安無事」。「謝謝。」我連忙從老人手裡接過舍利子,不住的道謝:「年輕人,切記切記。我還會回來取的,望妥善保管。」  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個星期,我去一家公司辦事,公司在一座大廈的頂樓。當我辦完公事我進入了電梯,準備回家。

我正為今天能夠順利的幹完工作而高興的時候,我發現在我的對面有一個人很讓人感到彆扭,這時,電梯門突然開了,進來幾個人,在我對面的人抬起了頭。天!就是那個人,那天夜裡見到在靈車上的人…白的嚇人的臉,黑色的眼眶。這時電梯門竟然沒有關。我耳邊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快走!快走!」我不知從哪來的一股力量,我快速的邁到了電梯外面。就在我跨到電梯門外的同時,事情發生了,電梯的鋼索「啪」地斷裂了!接下來的事情可想而知了。

第二天,新聞裡報告了這件事情:「大廈電梯突然墜地,電梯內5人無一倖免,事故原因正在調查之中。」 ……


[ 本帖最後由 -090- 於 2010-9-6 03:30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Spa 調查 眼睛 新聞

TOP

[隱藏]
都市怪談之惡夢玩具熊

這是一個現代化的大都市,人人都為某種原因而拼命工作,早上上班,晚上下班,回家吃飯、洗澡、睡覺,這就是地產經紀陳明這三年來的生活。

今晚他又遲下班了,不知為何,這幾天陳明總是心神不定,有種莫名的驚恐感,在上班工作時總是感覺似乎有雙眼睛在監視他,但他又發現看不到是誰監視他,怎麼會這樣?而且他在在照鏡時還發現自己臉色很蒼白,眼暈又大又黑,一副無神恐怖樣子。當他離開大巴走到自己所居的大廈前,他看了看手中手錶,已是晚上八點半了,他提著公文包走入到大廈裡,大堂裡看更張伯和他相互打了個招呼,然後他就走到電梯走廊裡,電梯大門已打開,裡面空無一人。

「等會兒老婆問起為何這麼遲下班就說塞車。」陳明邊想邊已走入電電梯裡,電梯在冷冰冰白色照明燈下顯得十分陰冷。“撲”一聲,當陳明按下梯內的關門鍵後,電梯大門自動關上,接著,隨著一陣鋼纜拉動的“絲絲”聲,電梯已向上升去。陳明感到了一陣微微的壓力超重感,他撥了撥的自己的頭髮,最近金融風暴對他們這一行的人造成了很大的壞影響。

此時,梯內門上顯示屏正在顯示著“6、7、8、、、、”等數字,電梯正在升上去。「幸虧有電梯,不然爬上二十樓一定很辛苦。」陳明正思際,電梯已來到十三樓,這時,電梯突然減速停下,並發出準備開門“叮”一聲。顯然有人在十三樓等候電梯,這種情況,乘電梯的人常遇到,所以,陳明不以為然,並把自己的身軀向左邊角落移去,以便如果多人進電梯時讓出空間。

“撲”一聲,停下來的電梯自動打開大門,露出了外面的電梯走廊,只見走廊上正站著兩個人,同時,不知為何,陳明感到一股冷森森的空氣,也隨著電梯門打開而緩緩湧進來,他不由感到一陣莫名的寒意,雙眼不由自主向門外望去。奇怪,這二人的打扮令陳明有一種怪異感,這兩個人都穿著整齊無比,一塵不染的西裝,一個黑衣、黑褲、黑禮帽全副黑西裝,而另外一個則白衣、白褲、白禮帽全副白西裝,而且二人都齊齊戴著一副黑墨鏡,一幅紳士派頭。

「先生,請問,你是李四同嗎?」那白西裝的男子發問,不知為何,這男子的聲音十分陰森,又尖又細,令陳明有種莫名的不舒服感。
「不是」陳明有點不解,雖然他在大廈住了八年,不過,這幢大廈這麼多住戶,他怎麼可能都知道姓名「你可以去問問地下大堂看更張伯,他對這大廈住戶比較熟悉。」「謝謝,我會去問的。」白西裝男子說完並沒有進電梯,這時,陳明注意到,這黑白西裝二人的臉十分慘白,白得就好像墳場裡的白骨一樣,令人不寒而栗,加上他們身上散發出冷氣,令陳明竟有種莫名其妙的緊張。

電梯大門“撲”一聲再度自動關上,“叮”一聲,電梯又再繼續向上升去,陳明再度孤單單地在電梯裡,他發覺自己臉上已滲出了一些冰冷的冷汗。電梯很快升到了二十樓,“叮”一聲,電梯停下後自動打開大門,陳明提著公文包,正要出門,這時,他又聽到一個聲音又在他耳邊響起「先生,請問你是否叫李四同。」

陳明一聽不由一下子呆住,這又陰又細的聲音不正是剛才那個神秘白西裝男子的聲音,他定神抬頭一看,不由驚呆住了,映入他眼簾的是正是剛才在十三樓碰到那兩個一黑一白全西裝,戴著墨鏡的神秘男子,二個正木然站在電梯過道裡,整條走廊,也一下子變得無比陰冷。沒理由,這兩人剛才明明在十三樓,怎麼,怎麼一下子又來了二十樓,如果他們走樓梯,就算跑,也不可能快過電梯,而坐電梯呢?可他們剛才明明沒進電梯。 太不可思議了。

「不…不…不是。」陳明發覺自己的聲音也發抖了,後背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意。
「對不…起,我要回家。」陳明說完,匆匆從二人身旁掠過,他緊張地抱著自己的公文包,跌跌撞撞走向自己家。那兩個一黑一白西裝禮帽的男子也沒繼續問下去,而是徑直走入到陳明剛才所搭的電梯裡。陳明在關家門時回頭看了看,那載著一黑一白西裝男子的電梯大門已自動關上。這時,陳明才大大喘了口氣,緊張的心情也隨之放鬆下來,不知為何,陳明本能地感到兩人很不對勁,他們身上都瀰漫著一種冷森森的氣息,身形也好像很飄忽,令人有種可怕的感覺。莫非自己撞邪?一想到這裡,陳明不由又是一陣心寒。

「別胡思亂想。」陳明迅速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頭部「也許這兩人是從另一部電梯上來的。」雖然他記得剛才另一部電梯正顯示在地下大堂。實際這設想不合理。


他入到客廳,他老婆正和七歲兒子B仔在吃東西。

「你是不是死了,這麼晚才回來,今晚沒飯吃,你要吃自己去弄!」他老婆正在和兒子在吃麥當勞。

「我塞車所以遲了。」

「哈哈哈,用這種話騙女人我在電視上看得多了,學人說塞車,沒點新意,是不是送靚女同事回家所以遲了,有沒有送到床上啊?哼!」他那又高又瘦的老婆惡狠狠地盯著陳明。

「你是不是有病!」陳明沒好氣地扔下公文包於沙發上。


B仔一見公文包立即衝上去打開來玩。「B仔,不要玩,這些是爸爸的文件。」

可惜已太遲了,B仔已打開了公文包,“碰”一聲,一件毛茸茸的物品從公文包裡彈出來,飛落到地上,天啊,原來是一個大約近半米高的可愛玩具熊,它全身長滿柔軟棕色的絨毛,十分漂亮,那兩雙玻璃珠製成的眼睛也栩栩如生。

「爸爸,是不是送給我的。」B 仔一邊說,一邊已抱起玩具熊。

「奇怪,它怎麼會在我的公文包裡。」陳明看著這玩具熊想,不由一陣茫然,他不由回想起了今早的情景。原來今早上班時,陳明回到自己工作桌上,突然發現桌上莫名其妙地有一個毛茸茸的玩具熊放在上面,他開始以為是周圍同事送給他的,於是舉起玩具熊,大聲問四周的同事是誰送給他的。但是,四周的同事都否認,其中,更有一個同事走過來,看了看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玩具熊說「阿明,這玩具熊來歷不明,古古怪怪,我覺得很不吉利,不如扔掉它吧。」

「好。」陳明一向對什麼布娃娃、玩具之類東西毫無興趣,於是便順勢把它扔進附近的垃圾桶裡。可現在,怎麼會回到公文包裡,他記得自己明明地扔掉了這玩具熊的,莫非,是同事的惡作劇,從桶裡檢起,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塞進他的公文包裡。正在思考之際,B 仔抱著玩具熊,一邊撫摸著它「爸爸,我喜歡和玩具熊玩,送給我好嗎?」

「本來就送給你的,本來想給你一個驚喜,可惜你現在已自己發現了,這玩具熊是爸爸在街上挑了很久才買的。」也不知為何,陳明竟然自動說謊。「原來是買玩具給兒子,你也用不著說塞車所以遲回來。」陳明的老婆這才放下心來。

「我想給B仔一個意外驚喜嘛,現在算了。」陳明順勢來個將錯就錯,順水推舟,反正,竟然這玩具熊自動出現在自己公文包裡,而B仔又喜歡,老婆又放心,何樂而不為?

「太好了,我要和玩具熊玩打仗。」B仔邊說邊抱著玩具熊衝回自己臥室。陳明嘆了口氣,回房休息了,他回到自己房時,電視裡正在放著一組新聞簡報「今天下午六點左右,有人在將軍澳以南的豐飛大廈一堆放玩具倉庫單位裡發現一具死去三天的屍體,據有關人員透露,死者是身中多刀被人劈死於倉庫裡,直到今天才被人發現,未經證實的消息,死者是失踪多日的新68K大佬李四同,外號飛狼,因近來與一湖南大圈幫為爭奪檔口保護費而多次有衝突,估計死因有可疑,將軍澳重案組已接手調查,詳情有待警方進一步證實。」


[ 本帖最後由 -090- 於 2010-9-6 03:53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Spa 調查 電視 頭髮 靚女 空間 眼睛 新聞

TOP

「豐飛大廈,不就是自己上班地方附近。」由於今天他下午外出工作,所以並不知道附近大廈發生此事。
「李四同。」這死者的名字好熟悉啊,突然,陳明感到莫名其妙的恐怖,李四同,不就是剛才自己在電梯裡碰到那兩個黑白西裝男子要找的人的名字。


天啊,怎麼他們要找的人是個死人,陳明感到一陣頭皮發麻。那兩個神秘人,一會兒在十三樓,一會兒在二十樓,太怪了,莫非,莫非自己真的撞邪了,碰到了陰間來的髒東西。

「別亂想。」陳明連忙擰了下自己臉皮,讓自己清醒回到現實中來。
他繼續看電視,電視放著放著,突然,隨著“沙沙”一陣剌耳的電流聲,電視裡放著新聞圖像變成一片雪花,陳明連忙伸手過去,調了幾個台,都是一片雪花沒圖像,於是,他轉為調頻,可調來調去仍是一片雪花,奇怪,電視節目怎麼一下子全沒了。


「該不是電視機壞了吧。」陳明小聲自言道,要知道,這電視才買了不足三個月。
於是,他又翻開電視機後面,看看連接信號線,一切完好,於是,他又拍了拍機蓋,但電視裡仍然一片雪花。他連忙走到客廳,問正在廳內看雜誌的老婆「老婆,我們房裡的電視怎麼沒圖像。」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超人。」他老婆沒好氣地回答。她順手捉起沙發上遙控器,對著客廳的投影大電視一按開關「看看客廳的有沒有圖像。」沙沙沙,奇怪,連客廳裡的投影大電視也變成一片雪花。他老婆連忙打了個電話問鄰居的三嬸,可領居的電視卻正常播映。

「奇怪,該不是兩部電視一齊壞了吧。」陳明不由沮喪。

「爸爸,爸爸……」突然B 仔房間里傳來了B仔的叫聲。

「幹什麼,這麼大聲,吵死人啊!」陳明道。妻子沒好氣地拋下遙控器,衝進B仔的房間,「什麼事?B仔!」

「媽媽,剛才玩具熊在唱歌,在唱歌……」房間里傳來了B仔的聲音。

“啪”一聲,陳明的妻子摑了B仔一個耳光「敢在媽媽面前說謊,玩具熊怎麼會唱歌。」

「嗚嗚嗚,媽媽,是真的,剛才它在唱歌,它還說,今晚要帶我走,嗚嗚嗚」B仔邊哭邊指著身旁一動也不動坐在一搖動木馬上的玩具熊道。這時陳明也進來了。

「不准哭,不然打屁股,沒早餐吃。」陳明妻子在大叫。

「你發什麼神經,B 仔只不過是個小孩。」陳明連忙阻攔。

「這麼小就說謊,長大了可不得了。」他妻子說完,悻悻離開。

「爸爸,我沒說謊。」B 仔收起哭聲道。

「爸爸相信。」陳明拿起那木馬上玩弄熊,這毛茸茸的布製玩具熊十分柔軟,裡面顯然有很多棉花,陳明突然望瞭望玩具熊那雙眼睛,不知為何,這玻璃珠雙眼閃爍出琥珀色突然令陳明感到一陣暈眩。他不由自主閉上雙眼,搖了搖頭,定神再看看玩具熊玻璃雙眼,這時,一切又如平常了,他也不再暈眩了。

「爸爸,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明白。」陳明彎下身,撫摸B仔的頭「下一次,玩具熊再唱歌再嚇你時,你就這樣。」陳明把玩具熊放在搖擺木馬上,然後一巴掌拍過去,把玩具熊從木馬上拍落到地上「給它一巴掌,B仔,打它個落花流水。」望著被爸爸一巴掌摑倒在地玩具熊,B仔不由咧嘴笑了起來,「我知道了,爸爸,給它一巴掌,打它個落花流水。」

「好了,今晚早點睡覺!」陳明拍了拍兒子頭部,然後回房拿衣服去洗澡。他邊走邊想「小孩子就是這樣,想像力豐富,經常幻想很多東西出來,玩具熊怎麼會唱歌了?」

當半個小時後,陳明洗完澡出來後,B仔的房間裡又傳來了B仔的哭泣聲和他媽媽的叫罵聲。
「快脫褲子,罰打屁股三十下,看你以後還敢不敢說謊!」

「嗚嗚嗚,媽媽,我沒說大話……」

陳明連忙衝進去,只見房內B仔正雙手掩臉在哭,而他妻子正拿著雞毛掃在罵。

「你幹什麼,B仔還是個小孩。」陳明上前推開妻子。

「哼,這臭小子太會說謊了,說什麼玩具會咬人,太過份了,小小年紀就這麼會編謊,長大了我怕被他賣了都不知是怎麼回事!」

陳妻邊說邊已一腳將她所指了玩具熊踢飛到牆邊。

「爸爸,龍仔沒說謊,嗚嗚…」
「出了什麼事?告訴爸爸。」
「嗚嗚」B仔邊哭邊抬起頭“剛才,玩具熊趁你們不在時又在唱歌,我給了它一巴掌,把它打飛落地,嗚嗚嗚,誰知它從地上爬起來,衝過來咬了我一口,還吐了很多鮮血來噴我,地上全是血……嗚嗚。」

陳明看了看地上及B仔的衣服身上,一點血跡也沒有,哪有什麼血啊!
「嗚嗚嗚,剛才真的有很多血,你們一進來,血就不見了,嗚嗚,不過,爸爸,你看看。」B仔舉起自己那又白又嫩的手背,天啊,那右手雪白小手臂上,果然有兩個小小的血洞口,周圍還有一些血跡「它真的咬了我一口,我怕,爸爸,嗚嗚。」


「胡說,這傷口一定是你頑皮玩時弄傷的,臭小子,這麼狡猾!」陳明的妻子邊說邊要打B仔。
「走開!你敢打他。」陳明也發火了。

「哼,有其仔必有其父,兩個都不正常。」陳妻說完轉身離開了。
陳明走到被扔到牆邊的玩具熊,檢起來看了看,映入他眼簾是冷陰柔軟的棕色玩具熊,象斷線木偶一樣垂在他手上,哪像是會咬人的東西,不知為何,陳明不由自主又看了看玩具熊臉上琥珀色玻璃眼珠,他內心突然莫名其妙地急跳了幾下,有那麼一剎,他似乎覺得那兩個玻璃眼珠在看著他,那玩具熊似乎正惡狠狠地盯著他,不過只是一剎,當陳明定一定下神來再看時,玩具熊又回到正常感覺中。

這只不過是個死物,陳明這時再望瞭望玩具熊雙玻璃眼,此時卻毫無生氣,死氣沉沉。
「這一定是B 仔的幻覺,那傷口可能是B仔無意中自己弄傷的。」

陳明邊想邊笑著對B仔說「B仔,不要怕,既然玩具熊這麼壞,爸爸把它扔掉,怎麼樣?」
「好,爸爸,把這個壞蛋扔掉。」B仔收起了哭聲「但如果它晚上再回來找我,怎麼辦?」

「放心,如果它晚上敢回來,爸爸就把它消滅掉,好不好。」

「爸爸,你要打保證。」B 仔一臉嚴肅是說,並伸出右手手指要爸爸和他勾手指「它回來,爸爸就把它消滅。」

「爸爸保證。」陳明強忍內心狂笑裝出一臉嚴肅地和B仔勾手指,然後,拿著手中玩具熊向門外走去,他邊走邊想「小孩就是充滿奇想,以為玩具有生命,反正這玩具熊是白來的,扔掉無所謂。」

陳明走到門外走廊上,隨手把玩具熊扔到左邊走火道樓梯口旁桶近地上,反正每早都有人來打掃衛生,隨後,陳明回房關上家門。那毛茸茸的玩具熊靜悄悄地躺在走火通道口上,一動不動,它那一眨不眨玻璃眼睛死氣沉沉地註視著它頭上方的走廊照明燈。

這時,整條走廊都沐浴在一片陰暗橙色燈光下,空蕩盪,四周的幾個住戶都關上了大門。突然,“撲”一聲,空無一人走廊照明燈莫名其妙地自動熄滅了,一下子整條走廊陷入一片黑暗中。然後不夠五秒,“叮”一聲,走廊上那橙色照明燈又自動亮回,不過,在那走火通道樓梯口上,剛才那隻玩具熊已經不見了,那裡已空無一物,變成空蕩蕩的地面。

的的搭搭。已經是深夜兩點了,B仔在他自己那佈置得像童話世界房子裡睡得正香。

突然,“呼”一陣又陰又冷的陰風一下子把B仔吹醒了,B仔不由自主睜開雙眼,不知為何,他的內心“撲通、撲通”地猛跳,他突然本能地感覺到,在黑暗中,有某個東西正在註視著他。“呼”又是一陣微微陰風,吹得B 仔不由後背一陣發寒,他順勢向風吹來方向一看,奇怪,風是從房子北面唯一窗口外吹進來,此時,窗口正打開著,奇怪,B仔明明記得,爸爸在他臨睡前已關掉了窗口,怎麼窗口竟不知什麼時候自動打開。

「B仔,B仔……」突然,黑暗房子裡隱隱約約傳來一陣若有若無陰森呼喚聲,一下子聽得B仔全身頭髮、汗毛連根豎起,呼吸加快,他連忙轉頭向發出聲音黑暗角落望去,天啊,聲音是從空無一人搖擺木馬上發出來,而此時木馬,竟然不可思議地自動搖擺起來,好像有人騎在上面似的,但木馬上B仔卻一個人影也看不到。

B仔猛是用手摀住雙眼,他害怕了,他不由自主地尖叫「爸爸,爸爸……」

不過,同時「月光光,照地堂,年十五,團團轉。」B仔房門竟自動打開,一陣陰森小孩歌聲,從客廳里傳來,B仔不聽猶自可,一聽不由嚇得魂飛魄散,這不正是那可怕的玩具熊的歌聲,天啊,它回來了。
同時,客廳裡閃起一團怪異亮亮綠光,綠光中,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在呼喚「B仔、B仔,過來,過來……」

聽著這又尖又陰呼喚聲,B仔雙眼神突然一下子變得呆滯了,他放下掩眼雙手,不再尖叫,他好像被那聲音催眠了,不由自主是向前平舉雙手,像個夢遊症患者一樣向客廳裡綠光走去……

的的搭搭,鬧鍾正在走著。


[ 本帖最後由 -090- 於 2010-9-6 04:16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Spa 電話 電視 手臂 頭髮 衣服 眼睛

TOP

在另一邊臥室裡,不知為何,陳明睡得併不太好,他在床上不斷地翻天覆地,不時發出一些小聲的呻吟,因為他正在發著一場可怕的惡夢。在夢裡,陳明發現自己來到了一片可怕的黑暗樹林裡,他聽見B仔在叫「救命,爸爸,救命,爸爸……」

陳明瘋狂地向B仔慘厲叫聲方向跑去,天啊,他看見前方白霧可怕樹林中,一隻綠頭髮的長白衣女鬼正抱著B仔在跑,B仔全身都血淋淋,正在那長滿長尖牙的女鬼懷中掙扎著,掙扎著……

「不,不。」陳明尖叫著,那女鬼突然變成一隻可怕黑色怪物用巨口叨著B仔一下子飛上天空中,飛入白霧中消失不見了,只留下B仔長長的一聲慘叫在遠方傳來並遠去……

「不,不。」陳明怪叫一聲,猛是從惡夢中驚醒過來,他大口大口地喘氣,全身都是冷汗。
「當、當、當。」深夜裡,客廳傳來了掛牆鐘響聲,陳明起身,看了看床櫃上的小鬧鐘,時間已走到半夜三點鐘。不知為何?剛才那個惡夢很逼真,令陳明感到自己情緒仍未平復下來,醒後他的眼皮老是跳個不停,總是莫名其妙地心慌,B仔會有事嗎?不知為何,他突然莫名其妙地想到。


「沙……沙……沙……沙……」
突然陳明注意到,似乎有一陣微弱聲音時起時伏地從客廳傳來。
奇怪,客廳裡怎麼會有這種聲音。
沙……沙……沙……


不知為何,這聲音雖然很小並時有時無,但在黑暗的寂靜深夜裡顯得十分怪異、陰森。陳明不由自主起身,推開幾乎全關的臥室門,走入到客廳裡定神一看,奇怪,他見到客廳裡那個投影大電視竟然亮著,巨大的熒屏下映著是一大片一大片雪花,沙沙沙正是從電視下音箱傳來的。可陳明記得很清楚,自己在入睡前已關掉了電視機,連電源插頭也撥了,可現在,怎麼這大電視又自動開著了,圖像仍是一片雪花。

會不會是B仔開的,陳明正思際,突然他感到客廳裡似乎有個東西在註視他,他本能地轉頭一看,天啊,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雙眼,他看見對著電視綠色沙發上,正坐著今晚被他扔出門外的玩具熊,此刻,它正一動不動地坐在沙發上,注視著電視機方向,好像正在聚精會神地看電視。不可能,陳明感到前所未有的驚奇,自己明明是把這玩具熊扔出門外,怎麼,怎麼現在它竟突然出現在屋裡!

他走到投影大電視前,關掉了正映著一片雪花的電視,同時心想,會不會是B仔半夜出去把玩具熊撿回來呢?這電視是不是他的惡作劇? B仔可是很頑皮的。

關完電視後,他轉回頭想拾起沙發上玩具熊,當他回頭一看,不看猶自可,一看不由令他感到頭皮一陣發麻,後背一陣冰凍,天啊,沙發上的玩具熊不見了,沙發上現在空蕩盪,空無一物。但是剛才,他明明是看見玩具熊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怎麼只是關電視那麼一下,再轉回頭,這玩具熊就消失得無影無踪。

陳明連忙打開客廳的大燈,來到沙發前,他心想,會不會是掉到旁邊地上,在燈光下,他仔細地查看了沙發四周地上及後面,甚至還推開了沙發查其底,可哪有一點玩具熊的痕跡,陳明一下子不由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如果它晚上回來找我,怎麼辦?」陳明的腦海裡突然響起了B仔今晚對他說的那句話,B仔會有危險嗎?這個可怕的念頭同時在他腦海裡升起。陳明不由幾個箭步衝到自己兒子臥室門前,他用力地扭門,奇怪,門好像鎖上了,他怎麼扭也扭不開。

「B仔,B仔。」陳明邊叫邊扭,但B仔房裡回答他的是一片可怕的寂靜。

陳明不由更慌了,他不顧一切用力猛地一撞,“澎”一聲,他已強行撞開房門,打開屋燈一看,天啊,只見貼滿卡通牆紙B仔房裡,床上只有一張半拋落地的被單,而B仔,則不見了,整個房間空蕩盪一個人影也沒有,屋內的木馬、玩具一片狼藉,散發出一股不祥怪氣。

「B仔!」陳明邊叫邊發現自己的聲音也發抖了,他拉開地上床單,沒人,拉開床底,沒人,拉開小衣櫃,沒人,翻遍了整個房子…沒人。

「不,不。」處於驚駭中陳明連連尖叫,象發了瘋一樣在B仔房間瘋狂翻弄「B仔,B仔。」聲音也在邊翻邊叫中困恐懼而變了形。

「什麼事?」被陳明可怖尖叫聲吵醒的老婆披頭散發在B仔房間門口問。

「B仔不見了。」陳明尖聲叫道,聲音像要哭一樣,「啊」陳妻怪叫一聲,竟昏倒過去……

第二天上午,灣仔警局內。

「警官,你一定要幫我啊,我只有B仔這麼一個兒子,你們一定要幫我找回來!」在報案室內,陳明的妻子正邊哭邊說。而陳明,則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頭髮散亂,雙眼一片茫然「我找遍了全屋,全大廈,都找不到B仔,B仔一定是給那玩具熊騙走了……」

「夠了,夠了。」那記錄的警官不耐煩了,他用一種不高興的語氣對陳妻說「你老公是不是有病啊!他說這個玩具熊故事已經說了幾十次了,現在又在重複,陳太,我認為你應該帶你丈夫去看看心理醫生,看看是不是傷心過度導致神經不正常。」

「不,不,警官,我說的都是真的,昨晚我還看見給我扔出門外的玩具熊居然在沙發上看電視,轉眼它就不見了,B仔也不見了,玩具熊日久成精了,真的……」陳明顯得語無論次了。

「別說了,傻瓜。」陳明妻子狠狠給了丈夫一個耳光「我已夠煩了。」她轉回頭「警官,你一定要找到我兒子,不然我天天來找你的!」

「放心吧,我們會盡力的。」這警官苦笑說。

晚上

沮喪萬分的陳明和老婆在吃飯時相對無言,看著桌上B仔最喜歡吃的紅燒牛肉,可B仔卻菜在人不在,陳明沒心情吃了,胡亂吞了一口飯便不吃了。他由昨晚三點發現B仔失踪後翻遍了全家,整幢大廈直至現在還未找到B仔和那個神秘的玩具熊,他有一種直覺,是那玩具熊帶走了B仔,如果他在今晚還找不到B仔,他將永遠也找不回自己的兒子。而他妻子也開始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焦急神情。

他已向公司請了幾天假,還沒到九點,他就神情呆滯地上床睡覺了。不知不覺,又到了夜深人靜的深夜……迷迷糊糊中,陳明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黑暗的地方,四周一片荒涼,瀰漫著一片妖異的白煙,地上四處佈滿骯髒、發臭的溝水。

「爸爸,爸爸,嗚嗚嗚」黑暗中,從白霧裡隱隱約約傳來了B仔的哭聲。
「B仔!」一聽到兒子的哭聲,陳明象發了瘋一樣,瘋狂大叫,並向著隱約發出哭聲濃霧深處跑去。
「B仔,B仔!爸爸在這、爸爸在這……」陳明瘋狂在邊叫邊跑,很快,天啊,他發現自己竟跑入到一片黑暗巨大的墳場中,只見前方、左方、右方都是重重疊疊,萬山遍野向上蔓延的密密麻麻墳碑,它們成千上萬地黑夜中顯得鬼氣森森,陰風陣陣,令人不寒而栗。

「嗚嗚嗚」瘋狂在墳碑山牆中狂跑的陳明發現在前方盡頭墳墓山山下,B仔正一個人站在正中墳前,雙手掩臉哭泣著……

「B仔,爸爸來了。」陳明衝上前去,天啊,他發現B仔全身都是血淋淋,陳明連忙蹲下身,一抱抱住自己的兒子,誰知“刷”一聲,B仔竟在他雙手抱住的剎那間如幻影般消失了,同時,消失後B仔竟不可思議地變成了一座白色墓碑,碑上貼著B仔的照片,及刻著四個血紅大字“B仔之墓”

「不,不。」陳明瘋狂在搖著B仔那堅硬的墳碑尖叫「B仔、B仔,快出來……」
「哈哈哈」突然陳明聽到身後響起一陣令人心寒的嚇人笑聲。

陳明轉身一看,不由嚇了一跳,天啊,幾十個可怕白衣的白骨骷髏精一齊從半空中,地上四面八方霧中向他撲來,它們全都發著恐怖的嗥叫伸著鋒利的白骨手爪,一齊撲向陳明,陳明「啊」地發現最後一聲慘叫……

隨著這聲尖叫,陳明猛地從鞏怖的惡夢中驚醒過來,太可怕的惡夢,天啊,他發覺自己全身都是冷汗,心臟「撲通、撲通……」地向喉嚨猛頂,太可怕了……

「哈哈哈……」突然,還未等陳明清醒過來,臥室裡竟響起一陣如夢中可怕笑聲「是不是很可怕的惡夢啊!哈哈哈……」

天啊,這陣笑聲就和夢中那群白骨精笑聲一樣,當場嚇得陳明整個人從床上彈起,並不由自主順聲一看,天啊,這笑聲是從離他只有一米距離床椅上發出的,而椅上正坐著昨晚被他扔掉的玩具熊,此刻,它竟雙眼閃著紅光猙獰地盯著陳明。

陳明怪叫一聲,本能地捉起床頭櫃上的一個鬧鐘,猛地向玩具熊扔去,“撲”一聲,鬧鐘不偏不倚,正正打中玩具熊頭上方,“烘”一聲,幾乎同時,玩具熊竟不可思議地化作一團濃濃的白煙升起,白煙散後,座椅上只剩下扔得倒轉過來的鬧鐘,而那玩具熊,則消失得無影無踪。


[ 本帖最後由 -090- 於 2010-9-6 04:59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Spa 醫生 電視 頭髮

TOP

「妖…妖怪……」陳明驚慌萬分地一邊大叫,一邊猛推身邊的妻子,可奇怪的是,無論他怎麼推,他妻子好像被魔法催眠了一樣,怎樣叫推也喚不醒。同時,臥室房門竟突然自動打開,「嗚嗚嗚」一陣陣淒涼的小孩哭聲隱隱約約從客廳里傳來,陳明一聽,天啊,是B仔的哭泣聲。

失魂落魄的陳明一聽到兒子的哭聲,立時象瘋了一樣,一邊大叫「B仔」一邊跳下床向客廳衝去。他衝到客廳定神一看,天啊! B仔的哭聲竟是從那自動亮開著投影大電視傳來的,同時,電視裡竟放映著一個不可思議的畫面,只見B仔像一只迷路的小貓一樣孤零零站在一片白霧黑暗荒原中,雙手掩臉邊哭邊叫「嗚嗚嗚,爸爸,爸爸……」

怎麼會這樣?陳明感到一陣頭皮發麻,B仔怎麼會在電視畫面上,而且,看上去B仔好像到了一個很可怕的地方,自己也不知自己在哪裡。

「B仔,B仔,爸爸在這…………」陳明對著電視上B仔大叫,但B仔似乎聽不到,仍然孤零零一個人在「嗚嗚」哭泣。

「月光光,照地堂,年十五,團團轉……嘻嘻嘻」突然,一陣陰森可怕的小孩歌聲從B仔房間里傳來,這陣歌聲當場聽得陳明全身雞皮盡起,他不由自主向B仔房間望去。只見B仔房間房門自動打開,房內閃起了陰暗冷冰的怪異綠光,一輛無人駕駛的兒童單車,竟自動在陰森綠光下從房間裡駛出來,並自動行走到客廳的空地上,單車上的兩個腳踏不停地自動上下舞動,看上去就好像有一個看不見的人在騎單車似的,讓人不由自主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這單車是B仔五歲時玩樂的兒童單車,已經棄置在床底兩年多了,怎麼居然會自動行駛?
「嘻嘻嘻……」單車隨著一陣陣陰森的笑聲竟不停地在客廳空地上轉了兩次圓圈後對著陳明方向自動停下。

夜中的鬼火一樣,閃爍出可怕的紅光。
「你…你究竟是……什麼東西。」陳明強忍心中的恐怖,用發抖的聲音問。他內心已感到。 B仔的失踪一定是這只玩具熊作崇的。他本來一向不太相信鬼神之說,但這兩天及眼下發生的事太玄、太恐怖了。

「我是法力無邊的上帝,哈哈哈……」玩具熊發出一陣可怕的笑聲後道「你是不是想要B仔啊,哈哈哈」
「你把我兒子弄到哪裡?B仔怎麼會在電視裡。」陳明終於壓下了內心的驚恐厲聲問道。

「哈哈哈,B仔在電視空間裡,是我帶他進去的,沒有人可進入到電視空間的世界裡,哈哈哈,如果你想要回B仔,就得替我幹事,哈哈哈,不然。」那猙獰的玩具熊停了一下,然後用一種惡魔語氣道「B仔會死得很慘、很慘,哈哈哈……」

「如果B仔有事,我一定會跟你拼了,你快把B仔還給我。」陳明憤怒地反問,他一向最不喜歡受威脅。
「哈哈哈」那單車上的玩具熊發出一陣令人頭暈的可怕笑聲,然後惡狠狠道「就憑你。」它一說完,伸出一隻玩具手,對著陳明一指「呼」一聲,一股無形力量,竟把陳明整個人拋上空中,直撞向身後的牆壁。

“澎”一聲,陳明整個人已飛撞到牆上,發出一聲相撞響聲,陳明慘叫一聲,順勢從牆上滑落到地上,全身劇痛無比,同時,不由自主「哇」地一聲從口中吐出一團鮮血,顯已受傷,他呻吟著從地上跪起,太可怕了,他萬萬想不到,這玩具熊竟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哈哈哈」玩具熊又發出一陣可怕的笑聲,它身後的廚房也閃亮起妖異的綠光,在綠光中,廚房裡的菜刀、肉刀、水果刀、叉、筷子等竟自動行走起來,並飛到半空中,從廚房飛到客廳裡玩具熊頭上方,並不可思議地以它頭上方為中心打起圓圈轉動起來。象跳舞一樣。

「去」那可怕的玩具熊突然用手一指,那一大圈刀、叉、筷子好像瞬間接到命令一樣,惡狠狠地向著半跪在地上的陳明射來。陳明不由自主發出一聲怪叫,飛身向前趴下,幾把刀、叉,從他頭上不到一寸地方掠過,“澎”一聲,那些刀叉筷子排成一字形深深地插入到陳明身後的白牆壁中。

好險!如果不是陳明手急眼快趴下,非變成靶子不可。
「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哈哈哈,你沒有選擇,哈哈哈……」那單車上的玩具熊發出一陣地獄惡魔的獰笑聲,它那玻璃球雙眼紅光閃得更亮更可怕。

「你究竟想要我幹什麼?我只想要回B仔……」驚恐害怕的陳明邊哭邊說,剛才可怕的一切已令他差不多崩潰了。


此時,在大廈地下大堂裡,看更張伯正不知不覺伏在台上睡眠,迷迷糊糊在夢中,他好像看見有兩個身穿一黑一白西裝的人不可思議地穿過鎖著的大鐵門,走進大堂裡,並向張伯走來。不知為何,當這二人走過來時,張伯感到他們身上泊泊散發出一股如雪藏庫般的冷氣湧來,而且,二人身影變得十分模糊,無法看清他們的臉部。其中一形像模糊的白西裝人問道「請問,陳明住在二十樓的哪個房間?」

「C座,2015」張伯回答,他發現越想看清這兩人的臉部,這兩人面部反而變得越模糊。

「謝謝。」然後,突然一下子兩個人不見了。

「啊」一聲,張伯也一下子從夢中驚醒過來,他發覺自己剛才原來伏在台上睡著了,奇怪,剛才那夢怎麼這麼逼真。
他向大門望去,大廈鐵門早已關上,除了本廈住戶,外來人員一定要叫醒他才開到門。

「夢,只是個夢。」張伯望著鎖著鐵門和空蕩蕩的大堂,又不知不覺中伏台睡覺了。可惜他沒走到電梯走廊裡看看,不然,他會發現,牆上的顯示屏正顯示著一部電梯正在向二十樓升去。

「我要你幹的事很簡單,我要你去殺十個人,而且要在一個月內完成。」那玩具熊一邊說,一邊用手對著B仔房間一指,「呼」一聲,立時一陣陰風把一張白紙從B仔房間卷出來,飛到客廳裡,那白紙旋轉著飛過半空,自動飛到陳明雙手中。陳明雙手接住,定神一看,天啊,白紙上正寫著十個人的姓名、性別、年齡、工作單位、住址,還有它們的身份證複印件,這十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叫我殺人,這是犯法的,我不干!」陳明道。
「哈哈哈,要是你不干,那麼。」那猙獰的玩具熊指著電視裡的B仔「我就要殺了B仔,讓你永遠見不到你的兒子,哈哈哈。」


它一說完,電視裡迷路在一片黑暗荒原中的B仔身邊四周地上,突然「烘、烘、烘」分別燃起幾道可怕的火牆,一下子把B仔團團圍住,並緩緩向中心的B仔蔓延去。
「救命,爸爸,救命,爸爸……」被火焰高溫及漸迫近火牆烤得劇痛無比的B仔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慘叫聲,只有這樣繼續下去,B仔很快會被火焰吞沒。

「快停下,快停下。」陳明瘋狂地大叫「千萬別傷害B仔。」他一邊叫,一邊沮喪地坐到地上「我答應你,幫你殺那十個人,只求你不要傷害B仔。」
「烘」一聲,電視裡圍著B仔的火焰一下子自動熄滅了。
「哈哈哈,這才是正確的選擇。」那雙眼閃著紅光的玩具熊獰笑道「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反正你一個月內一定要殺掉紙上這十個人,你每殺完一個人後,都要把他的心臟挖出來帶回家給我吃,等我吃夠了這十個心臟後,你自可帶回B仔,我也會離開,這不是很好嘛!哈哈哈……」
就在此時,突然,屋門外傳來一陣陰森森的號鼓聲,「李四同、李四同……」同時,一陣又尖又細的呼喚聲同時響起,這陣呼喚聲十分飄忽,彷彿來自四面八方似的。


那單車上的玩具熊一聽到這呼喚聲,立時臉色大變,惡狠狠自言道「他們怎麼找到這裡來。」一說完,這玩具熊竟「刷」地一聲化成一道耀眼白光長線,還未等陳明反應過來,那白光已閃電般飛鑽入電視熒屏裡,「沙沙沙」一陣電流聲過後,電視畫面隨後也由B仔在黑暗荒原中哭泣變成一片雪花,B仔的圖像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踪。

「不」陳明對著「沙沙」變成一片雪花的電視大叫「B仔、B仔。」他叫得十分瘋狂,好不容易才看見B仔,可現在又消失了。屋外大門門隙閃起一些光芒,大門自動打開,一片濃濃發著奇異白光的白煙,從門外湧入客廳裡,兩個身穿一黑一白全西裝,面色蒼白,頭戴禮帽面戴墨鏡的男子在白煙中緩緩一動不動在地上滑入房內,同時發出一陣呼喚「李四同,李四同,速速跟我回地府。」

這兩人正是陳明昨晚在電梯所碰到神秘人,不過此時陳明已明白,這二人不是常人,他用發抖聲音問「你們是什麼人?」

那黑西裝男子道「我們是陰間來的鬼差,我們來這裡是帶走漏的鬼魂回陰曹地府,我感覺到,它已逃到這裡。」

那白西裝的男人來到變成一片雪花電視前,用鼻子嗅了嗅,然後指著電視說「老弟,它在電視裡,它逃到電視裡去了,我嗅到它的氣息,很臭很邪惡!」

這時,陳明明白了,這兩人莫非就是傳說中在人死時帶人去陰間的勾魂鬼差。「鬼差大哥,有一個不知如何出現在我公文包裡的玩具熊捉住了我的兒子逃到電視裡去了,你們要幫幫我。」陳明哭喪著臉道。

「原來它躲到玩具上去了,怪不得昨天我們碰到你時嗅到它的氣息卻看不見它,原來它躲到你的公文包裡。 」黑西裝男子麵無表情地說。


「幸虧我說今天再來看一看,不然,等這妖孽再害多幾個人時,我們就大罪了。」那白西裝男子道。
「白大哥,救人要緊,我們快點進電視裡去捉那個妖孽,不然遲了,又讓它跑了。」那黑西裝男子一說完,立即和那白西裝男子一齊握住手,同時口中念念有詞。立時,「刷」一聲,整個客廳閃起一團怪異的綠光,同時,四周家具竟然如地震一樣微微震動起來,刷再一聲剌耳巨嘯,那一片雪花的投影大電視突然亮起一團耀眼白光,並迅速向外擴散並向客廳內這三個射來,一下子,整個客廳已陷入一片耀眼白光中,兩名鬼差和陳明,都不由自主閉上雙眼,淹沒在其中。

當三個再度睜開雙眼時,天啊,陳明發現自己和鬼差已來到一片怪異的黑暗荒原路上,四周全是起伏不平,光禿禿的山丘黑影,一棵樹也看不見,而且黑暗中還瀰漫著妖異的白霧。

「這是什麼地方,鬼差大人?」陳明問。

「這就是玩具熊劫持你兒子的地方,即你家電視機空間,天下萬物皆有靈性,這電視裡有一個靈性空間,只不過你們凡人之眼一般都看不見。 」

「那玩具熊究竟是個什麼精怪?」
「只不過是個惡鬼附在上面。」那黑西裝的人邊說邊向前走,「就是三天前在豐飛大廈被人斬死黑社會大佬李四同的鬼魂,那天下午,我們奉地府指令到倉庫帶李四同的鬼魂落地府受審,誰知當我們把李四同靈魂帶至黃泉路口的地藏罪業鏡前映其生前惡業時,鏡靈發現,李四同的靈魂只來了一部分,另一部分逃走了。」

「什麼,靈魂也有一部分?」陳明不解。
「難道你沒聽說過人是有三魂七魄的,魂主善念,魄主惡念,是人善惡雙重性格之來源,那鏡靈發現,李四同魂魄只來了三魂,而七魄則顯然逃跑了,這可能是他死前驚恐過度道致魂魄分離,於是,我們立即趕回陽間尋找它的七魄,因為此人惡業極重,其魄必然凶狠邪惡無比,必會在陽間作崇害人,昨天我們和你相碰時就是在找它,據現在情形估計,這兇魄可能是附在了李四同死亡時那個玩具倉庫內一隻玩具熊內,可惜昨天我們不知道它藏在你的公文包裡,不然,也不會搞到現在這個地步。」

陳明邊聽邊發現,這黑白二西裝的鬼差走起路來一飄一飄,就好像是一個十分輕盈的汽球在地上推進一樣,十分怪異。

很快,前方白霧中隱隱出現了一座巨大黑暗山影,原來三個已來到一座大山山底下,而在他們面前山底,竟出現了三條向上蔓延的山路。


「我們每人走一條路。」那黑西裝鬼差道。
「那如果我碰上那玩具熊怎麼辦?」陳明問道。
「碰」一聲,只見那白西裝鬼差從手中拋出一枚銅錢,旋轉著飛過空中,飛落到陳明手中。

「這是打鬼銅錢,如果你一碰到那妖孽,就用這銅錢打它,必定可令它受傷,而且這銅錢出擊時還會發出靈音,把我們喚來,時間不多了,我們快點分頭找吧!」三人說完,立時分三路向佈滿白霧大山山上爬去。

在白霧中,陳明一個人沿著不停向上蔓延彎彎曲曲山路一邊爬一邊叫「B仔、B仔…!」
也不知爬了多久,可能有十幾分鐘吧,突然前方白霧中隱隱約約傳來一陣B仔的哭聲「嗚嗚嗚,爸爸,嗚嗚嗚…」

陳明一聽見是B仔的哭聲,當場欣喜若狂,瘋狂大叫「爸爸在這,爸爸在這!」他衝過一片片黑暗的白霧,前面山腰中出現了一塊平伏空地,B仔正一個人在空地上哭。陳明衝上去,跪下抱住自己的兒子,大聲道「B仔,不用怕,爸爸在這,爸爸在這…」



[ 本帖最後由 -090- 於 2010-9-6 05:13 PM 編輯 ]






TOP

「嗚嗚嗚」被爸爸抱在懷中的B仔邊哭邊道「爸爸,爸爸,我怕……」
「別怕,別怕,我們就回家。」陳明發現自己的聲音變得十分激動,他抬起頭,看了看B仔的臉,突然他本能地感覺到,B仔的眼神不對勁,B仔雙眼怎麼這麼凶狠,而且,那兩隻眼睛,怎麼這麼像玻璃珠。可惜陳明已發現得太遲,「哈哈哈」只見B仔突然發出一陣陰森森的獰笑,雙眼閃起一團紅光「你上當了,傻瓜,哈哈哈」隨著這陣陰森笑聲, B仔也一下子變成了那隻可怕的玩具熊。
「你居然敢帶鬼差來找我,去死吧,傻瓜,哈哈哈」那玩具熊一巴掌摑得陳明怪叫一聲,向後飛滾去。

被那可怕玩具熊爪摑出五條血痕有臉上的陳明爬起身,驚魂未定一看,天啊,只見那玩具熊不知什麼時候手上多了把亮晶晶的菜刀,它提著鋒利的菜刀,惡狠狠地慢慢走上前來「我一定要殺了你,哈哈哈。」慌亂中陳明連忙從胸衣裡掏出鬼差給他防身的銅錢,還未等那走上前玩具熊反應過來,陳明已猛地對著玩具熊一扔扔去。

「嘭」一聲,猛扔過去銅錢不偏不倚,正正擊中玩具熊頭部,「哎」玩具熊發出一陣淒厲妖異慘叫聲,全身當場自動燃燒炸開,「嘭」一聲,燒著玩具熊被銅錢法力炸開兩半,向兩邊倒下,變成兩堆冒著綠煙的焦黑殘骸。

陳明望著這炸開兩堆焦黑殘骸,正想離開,只見那些從殘骸冒出的綠煙竟慢慢聚攏在一起,不夠幾秒,一個全身綠色的怪物在綠煙中現出形來。

天啊,這是一個全身長滿可怕的磷甲,面部一半是腐爛,一半是人臉的可怕惡鬼,它那猙獰綠色臉部變得十分醜陋噁心,天!李四同的七魄終於現出原形了。

「你居然毀了我附體的玩具,我跟你沒完,你一定要死。」那可怕綠色惡鬼對著驚恐的陳明一指。
「呼烘」一聲,一種無形巨大力量把陳明整個人提升到半空中,陳明雙手、雙腳瘋狂掙扎著,但仍無濟於事。

陳明不但感到被這可怕力量升上空中,而且還感到脖子被一隻看不見的巨手掐住,呼吸變得越來越困難,他雙手不停地瘋狂想撥開那掐住他脖子的巨手,但越是這樣,那隱形巨手力量反而掐得越大,陳明臉色很快變紫,掙扎雙手雙腳也慢下來,口吐白沫,竟識開始迷糊,陳明以為這次死定了。

嗬…嗬…嗬,他甚至聽到那一動不動惡狠狠盯著他的綠色惡鬼發出的沉重呼吸聲。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突然,「烘」一聲,那綠色惡鬼身後白霧中飛鑽出一條長長火焰蛇柱,直向那惡鬼的後背射去。「澎」一聲,那惡鬼閃避不及,當場被火焰柱擊中後背,「哎」那惡鬼發出一聲慘叫,變成一個燃燒著火人迅速向南退去。


同時,那令陳明窒息的隱形巨手也自動消失,陳明也「澎」一聲從半空中落回到地上。

「嗬嗬嗬」從鬼門關逃回來的陳明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空氣,同時,向射出火焰柱方向一看。原來不知什麼時候,那黑西裝鬼差已趕到,那火焰柱正是從這鬼差口中吐出來的。那變成火人的惡鬼,「嗖」一聲,化成一道綠光,一下子飛入南面濃霧中不見了。「哪裡逃,李四同。」那黑西裝鬼差上說完,口中飛噴出一條巨大的紅色長舌,直向剛才那綠光遁走的南面濃霧中卷去……

「哎」南面濃霧遠方傳來一陣惡鬼淒厲怪叫聲,那黑西裝鬼差口中吐出長舌迅速由南面濃霧中收回,天啊,陳明這時看到一個可怕的情景,只見那收回長舌前端正捲著一個全身冒著白煙,在瘋狂掙扎的綠色惡鬼,正是那附在玩具熊上惡鬼,顯然它被鬼差長舌收住了。

哎、哎、哎。那被長舌卷住的惡鬼被拋到地上,這時,它那赤裸綠色全身已被一副鐵鍊牢牢鎖住雙手雙腳,只能發瘋般在地上翻滾號叫。東面半空中也傳來一陣小孩哭聲,只見那白色鬼差,抱著B仔,冉冉從半空飛下來「我在東面山洞發現了B仔。」

陳明高興地衝過去,接過了白西裝鬼差手中的B仔,父子二人,抱頭又哭又笑起來。
「陳明,我們要走了,讓我們送你們回去吧。」黑衣鬼差道。
「鬼差大人,鬼差大人,求你們不要帶我下地獄」那被捆住的惡鬼叫道「地獄很可怕的,要上刀山,下油鍋,一天萬生萬死,我不要我不要,我寧願元神盡滅!」

「善惡到處終有報,陽間不報陰間報,這由不得你。」押著這青色惡鬼的白西裝鬼差說。
「對了,鬼差大哥,它為什麼要我殺十個人,還要挖出他們的心臟供牠吃?」陳明問。
「因為這李四同的七魄只有魄力,缺少三魂靈力,只能附體於死物上,而且還因法力有限而能在陽間存在九九八十一天,所以,它找了你,因為你是陰年陰月陰日出世的人,身上陰氣太重,它才可隨意在你面前施展法力,它要你殺的人,全是陽年陽月陽日出世的人,它根本無法接近,所以利用你去殺那十個人,因為心臟有靈力,只要牠吃了十個心臟,它就可隨意附在任何人身上,並不怕陽光,甚至可以藉屍還魂,到時,我們再找它就更難了。 」那黑西裝鬼差指著白西裝鬼差說「幸虧白大哥要我今晚再來你家看一次,不然,你聽了這兇魄指使殺了人,到時麻煩就大了。 」

「老弟,時間不多了,我們還是走吧。」那白西裝鬼差道。
「對」那黑西裝鬼差一說完,走到白西裝鬼差身旁,連同押著的綠色李四同兇魄,呼一聲,一齊飛上半空中,然後化作一陣陰風捲入霧中不知所踪。

「等等……」陳明抱著B仔不由大叫「你們還沒告訴我怎麼回到陽間。」他邊叫邊向陰風方向跑去,誰知還沒跑幾步,陳明突然腳下一空,地面突然陷下去變成黑暗的深淵,反應不及的陳明和B仔當即向深淵墜下去。

「啊」陳明和B仔不由自主閉上雙眼,發出最後一聲慘叫,「嘭」一聲,二個已跌到一塊冷冰冰硬地上。
陳明和B仔不由自主睜開雙眼一看,天啊,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雙眼,原來映入他們眼簾正是熟悉的自家客廳,這一跌竟然把他們從電視空間跌回到現實中來。

「烘」一聲,那變成一片雪花的投影大電視也不可思議地自動燃燒起來……
「沒事了」陳明吻了吻兒子的頭部。感覺剛才經歷如夢如幻。
「怎麼回事?」陳妻從臥室裡出來,她顯然被電視機自燃氣味弄醒了。
「B仔。」她一見到陳明懷中兒子,當場狂叫著衝上去擁抱,B仔也大叫「媽媽、媽媽!」母子二人,抱頭痛哭。

陳明也立即衝出門外,沖向走廊中,那裡正懸掛著性能良好的泡沫滅火筒,現在,他正最需要這個來滅電視機的火……

三個月後,陳明在去黃大仙廟時和一位對中國民間鬼神學說十分熟悉的陳居士說起這次奇歷。

「那兩位勾魂使者,一黑一白西裝?」陳居士問。

「是啊,想不到鬼差這麼現代化,我還以為是牛頭馬面做鬼差。」陳明說。

「哈哈哈,老兄,據我國民間傳說,帶人去地府的除了牛頭馬面鬼卒,還有黑白無常,你碰到的一黑一白鬼差,可能就是傳說中黑白無常勾魂使者。」

「對。」陳明也恍然大悟「它們捉李四同的兇魄時還會吐出長舌,這和民間傳說會吐長舌的黑白無常不是一樣嗎?」

「哈哈哈……」 二人一齊大笑。





[ 本帖最後由 -090- 於 2010-9-6 05:26 P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Spa 電視 空間 眼睛 空氣

TOP

[隱藏]
校園裡恐怖的鬼故事  8/9

這是一個絕對真實的故事,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它的確發生過。嘶…吸口氣往下看吧。

話說四川一座大學,位與城市郊外,平時就流傳著不少令人奇怪的不可思議的故事。有一個女生寢室,住著7個女生,平日里相安無事,但是有一晚,——住在下舖的一個女生(我們暫且叫她小萍吧)怎麼也睡不著。這一晚又出奇的安靜,靜得連自己的心跳都能聽到。室友們都睡了,只有小萍在床上翻來覆去,睜大個眼。她看了下表,2點了,「哦,快睡吧,明天還要上課呢。」她喃喃地對自己說著。她仰著臉,突然,她發現床上掛的蚊帳在慢慢往下沉。住過宿舍上下舖的朋友都知道,掛在床上那紋帳從上鋪吊下來的樣子,她有點奇怪,開始還以為是風,但漸漸的發現像有個東西從蚊帳上面印下來,小萍仔細看看,是一個人臉的樣子從蚊帳上浮顯出來,慢慢清晰起來,就像一個石膏的人臉,而且是個男人的臉,還在對她笑。小萍渾身發冷,一躍而起,大叫一聲,全寢室的人都醒了,大家紛紛訊問什麼事,小萍瑟瑟發抖,指著床,「有鬼,有鬼。」全寢室的女生嚇了一跳,但左看右看,什麼也沒發現,「你在做夢吧?」「別開玩笑啊! 」大家都還是有點害怕。 「可能。」小萍也搞不清咋回事。 「算了,睡吧,你一定做噩夢了。」就這樣,大家又回到床上,這一晚,相安無事。


但是,從此以後,這個石膏一樣的男人臉,就纏上了小萍,每晚都出現,這個寢室的人也再沒睡好覺。不可能每天都做同一個夢吧?大家決定向學校反映這事,但有誰相信呢,但教務處的一個主任,想了想,告訴小萍和她的室友:「你們今晚回去睡,我帶幾個保衛人員守在寢室外,一旦有事,你們就叫我們。」

夜晚來臨,小萍和室友們早早上了床。教務主任和五、六個保安,十幾個自告奮勇的男學生守在門外。 「這麼多人,那鬼還會出來嗎?」不知誰嘀咕著。

2點,小萍死死地盯著上面的蚊帳,那石膏一樣的男人臉會出來嗎?
一切都安安靜靜的,慢慢地,蚊帳往下沉,又來啦!

那個白色的男人臉一樣的出現,一樣的盯著小萍笑,今天還笑地特別明顯。

「來啦!……」小萍大叫一聲,剎那間,門外的人一湧而入,「哪裡?哪裡?」……


「他沒走,他沒走,在那兒,還在笑。」奇怪的是,只有小萍能看到,其它人卻看不到。

「在哪兒啊?」大家都搞不清楚,在房間里左顧右盼。

「在窗戶那兒,……在那兒……到門口了,他要出去,……」大家隨著小萍的手指方向,什麼也看不見。

「他的意思可能是要我跟他走。」小萍指著門口。

「那就跟著他。」教務主任說。

於是,一大幫人擁簇著小萍出了寢室。小萍跟著那張臉,大家跟著小萍。

不一會兒,走出校門,來到校外的一個爛水塘邊。

那張臉對著小萍笑笑,一躍而入。

「他跳進去了,跳進去了,不見了。」小萍叫著。

「馬上叫人抽乾水塘。」教務主任吩咐。

第二天,有關部門前來抽乾了水塘,猜猜發現了什麼?一具男屍。 原來,幾個星期前,這所大學失踪了一個男生,學校、公安人員四處尋找無果,想不到淹死在這裡。 後來,證實了男屍正是那個失踪學生,他是失足掉入爛水塘的。 人們把這男生生前照片給小萍看,小萍認出那張白色的臉正是此人。 也許是這男生屍骨未寒想有人發現吧,但他為什麼找上小萍就不得而知了。

各位,這可是那所學校的眾所周知的事,有不下幾十人看到全過程,怎麼解釋呢,不然這世界真有鬼?


[ 本帖最後由 -090- 於 2010-9-8 12:38 AM 編輯 ]



實用相關搜尋: Spa 大學 學生

TOP

好睇



實用相關搜尋: Spa

----榮譽會員

TOP

copy 當分享 ?


實用相關搜尋: Spa

TOP

引用:
原帖由 無限 於 2010-9-7 10:43 AM 發表
好睇
嗯...放心,我會把最好的故事轉過來分享比大家睇。
你想睇什麼咩題材既鬼故事? 我可幫你找找,但我睇完唔覺好睇既,我唔會過黎。
引用:
原帖由 timothy898989 於 2010-9-7 02:39 PM 發表
copy 當分享 ?  
ok,唔喜歡分享的,我可轉 「轉帖」啦、「其他」啦 亦可。
我唔介意這小碎事,因為只要按個制而已。

當然,我好多謝呢位讀者既意見。







TOP

引用:
原帖由 -090- 於 2010-9-7 03:22 PM 發表


嗯...放心,我會把最好的故事轉過來分享比大家睇。
你想睇什麼咩題材既鬼故事? 我可幫你找找,但我睇完唔覺好睇既,我唔會過黎。



ok,唔喜歡分享的,我可轉 「轉帖」啦、「其他」啦 亦可。
我唔介意這 ...
呢類型既故事我都岩



實用相關搜尋: Spa

----榮譽會員

TOP

[隱藏]
引用:
原帖由 無限 於 2010-9-7 03:25 PM 發表

呢類型既故事我都岩
好的...
今晚應該會發一篇校園鬼故,正在找尋合適、具特色的鬼故。



實用相關搜尋: Spa

TOP

伸延閱讀
 62 12345
 提示:支持鍵盤翻頁 ←左 右→ 發新話題發佈投票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香港討論區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 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香港討論區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 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 。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Copyright©2003- Discuss.com.hk Limited. All Right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1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