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道教科學思想的遠源-巫文化 山海經

如意輪 2009-9-3 12:09 AM

道教科學思想的遠源-巫文化 山海經

[font=新細明體][size=3]道教文化資料庫:山海經[/size][/font]
[align=center][font=新細明體][size=3]III. 科學思想篇[/size][/font][/align]
[align=center][font=新細明體][size=3]第十章 道教科學思想的起源[/size][/font][/align]
[align=center][font=新細明體][size=3]第一節 道教科學思想的遠源-巫文化[/size][/font][/align]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二 《山海經》中表現的科學探索和科學思想[/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  《山海經》是中國古代的一部名著,對它的性質,素來說法不一。《漢書。藝文志》將其歸入數術類、形法家。其說承自劉向、劉秀(歆)父子之說,認為“形法者,大舉九州之勢以立城廓室舍,形人及六畜骨法之度數,器物之形容,以求其聲氣貴錢吉凶”。*1此後,歷代學者或主張《山海經》應入地理類,或認為只是語怪之書,或認為係小說之最古者。對於它的成書年,也是眾說紛紜,有以為是大禹治水時代伯益所著,也有認為是因《楚辭》而造。近代以來,說法仍然不一。除沿舊說者以外,徐顯之又認為它是一部氏族志。*2魯迅《中國小說史略》曾討論到《山海經》,認為:“《山海經》今傳本十八卷,記海內外山川神祇異物及祭祀所宜,以為禹益作者固非,而謂因《楚辭》而造亦未是。所載祠神之物多用糈,與巫術合,蓋古之巫書也,然秦漢間人亦有增益。”*3我們認為魯迅的看法比較接近實際。《山海經》是一部巫書。它記述各山川異物,涉及廣泛,但每敘完一山,都要告訴讀者其神如何,祭如何,足見其認識處於萬物有靈階段,而書的中心乃是怎麼樣塵付這萬物有靈的神靈,非常典型地表現出巫師所掌握的職責。它應是一部由巫師長期積累的知識結集,也是提供給巫師閱讀、使用的實用性書籍。它傳達著古代巫師所掌管的諸多知識,具有巫文化百科全書的性質。其中也包含著豐富的科學認識。正如著名歷史地理學家譚其驤先生所說的那樣,長期以來,學術界存在著對《山海經》科學價的忽視。*4《山海經》中某些科學成份,會覺得它們頗有異曲同工之妙。這種相似性,是道教科學思想與巫文化深刻淵源的表現。[/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  《山海經》的一個重要特點,是對山嶽和海洋的崇拜。在《山海經》作者看來,山嶽、海洋是神靈居住之處,也是各種奇形怪狀的事物生存的環境。因此他們儘可能周詳地記載了山與山之間的道理遠近和物產。可以看得出,他們重視實地勘察,也重視對傳聞知識的記述和利用。這種傾向直接被後世的道教徒所繼承。漢代出現的《五嶽真形圖》比起《山海經》更加概括,而且在地圖學上有重要的貢獻,但其間仍有一脈貫通之處。《山海經》的探索精神和冒險精神正為後世方士和道士所接續。同時,《山海經》中神人、怪物和不死之藥、通神秘術的貯藏地,正是山嶽和海洋,尤其直接地是在山嶽。崑崙則是其中心。這對道教洞天思想的形成無疑是一個直接的啟示。洞天思想使得道教主要地是從地上的某一充滿神奇的區域尋找解脫的途徑、手段,而不是如許多宗教一樣從天堂或西方極樂世界那常人不可及的空間去尋求解脫,這樣使得道教徒實際上能夠參與到現實世界的科學實踐,儘管其目的是想找到一條擺脫現實世界的束縛,進入超現實世界的途徑。[/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  《山海經》的地理知識是與他們對未知世界的玄想混雜在一起的,這種玄想的成份也許壓抑了其中科學成份的生長。不過,在玄想的夾縫裡,其認識的正確成份,仍然值得重視。譚其驤先生在撰寫《中國自然地理。歷史地理篇》時談水系變遷,利用《山海經》中的資料,勾勒了古代黃河下游的若干面貌。他認為:“實際上《山海經》中《山經》部份包含著很豐富的有關黃河下遊河道的具體資料。”“我們如果把《北山經》中注入河水下游的支流一條一條摸清楚,加以排比,再以《漢書。地理志》、《水經》和《水經注》時代的河北水道予以印證,就可以相當具體把這條見於記載的古代黃河故道在地圖上顯示出來。”他依此完成了這樣一幅古河道圖。*5這充分說明,《山海經》的作者也就是古代的巫,具有相當完備的實際知識。而且可以肯定,巫與史都曾從事實際的地理探測。[/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  《山海經》中,最高的山是崑崙山,稱為帝之下都。《西山經》云:[/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  西南四百里,曰崑崙之丘,是實惟帝之下都。神陸吾司之,其神狀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時。有獸焉,其狀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螻,是食人。有鳥焉,其狀如蜂,大如鴛鴦,名曰飲原,蠹鳥獸則死,蠹木則枯。有鳥焉,其名曰鶉鳥,是司帝之百服。有木焉,其狀如棠,黃華赤實,其味如李而無核,名曰沙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有草焉,名曰賓草,其狀如葵,其味如散蔥,食之已勞。河水出焉,而南流東注於無達。赤水出焉,而東南流注於汜天之水。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於丑塗之水。黑水出焉,而流注於大杅。是多怪鳥獸。[/size][/font][font=新細明體][size=11pt][/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  在其他各經如《海內西經》、《大荒西經》也都提到崑崙山,或說它是帝之下都,在西北,上高萬仞,而神之所在,或稱它的下方有弱水之淵環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輒燃,是西王母所處,此萬物盡有。不管如何,崑崙的記述中,夾雜了大量的神話,但也有一些實際的知識,比如說河水等諸水皆源於上,有著豐富的物產,其中有些具有治病的實效。此一崑崙,後來被道教所吸收,不僅是作為仙都看待,同時也被用作指稱人頭腦中的泥丸宮所在。如《老子想爾注》便稱道即太上老君,常治崑崙。道教有一種人體與宇宙同構的思想,將崑崙置於頭腦之中,說明它採納了《山海經》對於宇內地形的描繪。[/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  《山海經》對於地理探索的熱心,以及對於山嶽、海洋具備神奇物產的嚮往,後來被戰國時方仙道所繼承,並通過他們進入道教。東漢時流傳在方士、道士中的《五嶽真形圖》是對五嶽及青城山等名山的地形、神靈的記載,其中具有科學價的是它們用最初的等高線晝法繪成 的地形圖。五嶽真形圖當然比《山海經》的科學性大大增強,但從中可以看到後者的影子。至於戰國方士對海國神山的嚮往,可能與當時航海術的發展、對海的知識增多有關,但從淵源上,仍可在《山海經》中尋找其源頭。[/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  《山海經》的一個重要思想,是對醫藥的重視和對長生不老的嚮往。[/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  《山海經》有關醫藥的部份,曾有多位學者作過分析,比較系統的是呂子方。他在《讀山海經雜記》中將涉及醫藥的120餘種物產及其形狀、療效輯出,列成表格。他指出:“上列藥物分為動、植、礦物三種。而動物中有鳥、有獸、有魚、有龜、有鱉;植物則有草本、木本。這些藥物的形狀及產地描述比較詳細,其所治的病則有:痔、衕、腫、痛疽、黃疽、癭、疣、刀傷、火傷。有興奮劑,也有補品。能治人的病,也能馬。還有毒藥,包括毒魚、毒鼠的藥等等,相當完備。我認為這是我國最古的《本草》,值得重視。”*6[/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  《山海經》中記載著一些動物的出現與氣候、疾病等現象之間的聯繫,一般多視作神話和迷信。但是可以肯定其中有著某種物候學和傳染學的點滴知識。例如,《南次二經》說:“有獸焉,其狀如禺而四耳,其名長右,其音如吟,見則郡縣大水。”禺是什麼,現在已不易弄清,但它應是不太常見的動物。經中說它出現郡縣便會發洪水,或許是一種經驗的記述。現在知道某些生物的活動與該年度、季節的氣象狀況和趨勢有密切關係,人們知道海龜卵地總在當年海潮的高度以下,海龜怎能做到這一點,對今人仍是謎。古人則會根據經驗,依某些動物的活動情況推測洪澇災害出現的可能。此類知識與神話聯繫在一起,但剝去其雜質,裡面仍然有著合理的成份。[/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  關於不死的觀念,是道教信仰中最基本的觀念,也是道教徒從事科學探索的最重要動力。它的起源,一般都追溯到神仙家和方仙道。事實上《山海經》中已有不死之藥的記載。《大荒南經》稱:“有不死之國,阿姓,甘木是食。”《南外南經》則有不死之民的記載。這裡的不死,似乎是天生的種類,沒有表明是否與服藥有關。但《海內西經》明確談到不死之藥:[/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0pt]  開明東有巫彭、巫抵、巫陽、巫履、巫凡、巫相,夾竊窳之屍,皆操不死之藥以距之。竊窳者,蛇面人身,貳負臣所殺也。[/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font=新細明體][size=11pt]這一故事中的竊窳,似是一個怪物,可能與他所在部落的圖騰有關。其中提到的以不死之藥為距屍氣,距即拒,也就是抵禦、消除,那一不死之藥的功能在於讓他的屍氣消除,大約是想讓他起死回生。這使我們聯想到方士和通過方士們傳給道教的兩個重要觀念。一是不死之藥本身。方仙道的主要活動是尋找這不死之藥,只是他們沒想的有藥之處在海上三神山。另一個是所謂屍解,即托形化去,但經太陰煉形後又可重生。屍氣既可用藥距之,則死而重生的概念似乎也已呼之欲出,屍解之說與《山海經》的聯繫便如有伏線可尋。所以我很懷疑所謂不死之民、不死之藥的源頭與巫有關,戰國時的方士不過是以一個側面強化了巫文化中的這一類觀念。對《山海經》中不死之藥思想的來源,近現代有學者認為是戰國神仙方士的思想雜入的。但是,《山海經》每一篇的時代考證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至於究竟是先有齊威、宣時代方士們的活動在前,還是《山海經》中不死觀念作了他們活動的前導,還有待於再加考證,目前還無法作出截然的結論。[/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1《漢書。藝文志》,中華書局點校本,第1775頁。[/size][/font][font=新細明體][size=11pt][/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2說見其《山海經探源》,武漢出版社,1991年。[/size][/font][font=新細明體][size=11pt][/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3魯迅,中國小說史略,人民文學出版社,1973年,第9頁。[/size][/font][font=新細明體][size=11pt][/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4、*5參看譚其驤,山經河水下游及其支流考,《中華文史論叢》第七輯(複刊號),1978年。[/size][/font][font=新細明體][size=11pt][/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1pt]*6中國科學技術史論文集(下冊),四川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80頁。[/size][/font][font=新細明體][size=11pt][/size][/font]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size][/font]

如意輪 2009-9-3 12:28 PM

[img]http://i134.photobucket.com/albums/q81/Taoism_photo/eeda9b8c.jpg[/img]  [img]http://i134.photobucket.com/albums/q81/Taoism_photo/e29e2d31.jpg[/img]

《山海經》是中國先秦古籍。一般認為主要記述的是古代神話、地理、動物、植物、礦物、巫術、宗教、古史、醫藥、民俗、民族等方面的內容。《山海經》原來是有圖的,叫《山海圖經》,魏晉以後已失傳。《山海經》記載了許多詭異的怪獸以及光怪陸離的神話故事,長期被認為是一部荒誕不經的書。
有些學者則認為《山海經》不單是神話,而且是遠古地理,包括了一些海外的山川鳥獸,“通過此書可以看出人類社會由原始蒙昧向高級階段漸次前進的發展總過程”。
《山海經》一書的作者和成書時間都還未確定。過去認為為大禹、伯益所作。現代中國學者一般認為《山海經》成書非一時,作者亦非一人,時間大約是從戰國初年到漢代初年楚,巴蜀,山東及齊地方的人所作,到西漢校書時才合編在一起。其中許多可能來自口頭傳說。
《山海經》現在最早的版本是經西漢劉向、劉歆父子校刊而成。晉朝郭璞曾為《山海經》作注,考證注釋者還有明朝王崇慶的《山海經釋義》、楊慎的《山海經補註》、吳任臣的《山海經廣注》、清朝吳承志的《山海經地理今釋》、畢沅的《山海經新校正》和郝懿行《山海經箋疏》,民國以後以袁珂的《山海經校注》最流行,研究《山海經》者必讀袁書。
《山海經》全書十八卷,其中“山經”五卷,“海經”八卷,“大荒經”四卷,“海內經”一卷,共約31000字。記載了100多個邦國,550山,300水道以及邦國山水的地理、風土物產等訊息。《山海經》中對於動物的記載,據統計有277種之多,有虎、豹、狕、熊、羆、狼、犬、兔、豬、馬、猴、猿、猩、犀、牛、彘、鹿、麂、類、豚、禺、羚、羊、象、螻、猥、訾、駝、獺、狐、糜、麈等,還有猼訑、畢方、帝江、何羅雨、鳥焉、狌狌。郭璞認為狌狌就是猩猩。其中《山經》所載的大部分是歷代巫師、方士和祠官的踏勘記錄,經長期傳寫編纂,多少會有所誇飾,但仍具有較高的參考價值。在〈山經〉中保存大量祭祀神衹的祭禮,原本都與《周禮》所載紀錄對照研究,現在才發現可與新出土的戰國簡帛《包山楚簡》、《望山楚簡》及《新蔡楚簡》中的祭禱紀錄對比研究。
古代中國神話的基本來源就是《山海經》,其中最著名的包括:夸父追日、女媧補天、后羿射九日、黃帝大戰蚩尤、共工怒觸不周山從而引發大洪水、鯀偷息壤治水成功、天帝取回息壤殺死鯀以及最後大禹治水成功的故事。
除此之外,《山海經》還以流水帳方式記載了一些奇怪的事件,例如據說吃了狌狌的肉,有健步的作用,對這些事件至今仍然存在較大的爭論。該書按照地區不按時間把這些事物一一記錄。所記事物大部分由南開始,然後向西,再向北,最後到達大陸(九州)中部。九州四圍被東海、西海、南海、北海所包圍。這種南西北東的順序與後代從東開始,東南西北的順序習慣不同,據研究與古代帝王座北朝南以及天南地北的空間觀念有關。
古代中國也一直把《山海經》作歷史看待,《隋書•經籍志》裏《山海經》列史部地理類,馬端臨的《文獻通考》將《山海經》置於《經籍考•史考》中地理書之首,是中國各代史家的必備參考書,由於該書成書年代久遠,連司馬遷寫《史記》時也認為:“至《禹本紀》,《山海經》所有怪物,餘不敢言也。”

如意輪 2009-9-3 12:30 PM

[img]http://i134.photobucket.com/albums/q81/Taoism_photo/270e9115.jpg[/img]

留個版面;

[b][u]簡表:[/u][/b]
1. 夸父追日
2. 女媧

[[i] 本帖最後由 如意輪 於 2009-9-3 12:39 PM 編輯 [/i]]

如意輪 2009-9-3 12:30 PM

〔夸父追日〕

[img]http://i134.photobucket.com/albums/q81/Taoism_photo/A.jpg[/img]

[b]〔夸父追日〕
[/b]夸父,中國神話中的人物,《山海經》中記載的巨人,立志追趕太陽,終未及,半道渴死,是太陽崇拜的神話故事。《山海經·大荒北經》:「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載天。有人珥兩黃蛇,把兩黃蛇,名曰夸父。後士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於禺谷。將飲河而不足也,將走大澤,未至,死於此。」《山海經·海外北經》:「夸父與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飲,飲於河、渭。河、渭不足,北飲大澤。未至,道渴而死。棄其杖,化為鄧林。」後有成語「夸父追日」。《山海經·西山經》說:「有獸焉,其狀如禺而文臂,豹虎(尾)而獸投,名曰舉父。」這裡的舉父就是夸父。一說夸父即帝榆罔,大約與黃帝同時,是末代炎帝。炎帝氏族傳到帝榆罔時,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以九黎族最兇悍,而帝榆罔弗能征。榆罔,猶如禺王,即猴王。

「  帝榆罔者,名誇父,帝衰子也。帝衰崩,誇父立,是為帝榆罔。帝榆罔之時,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帝榆罔弗能征。北狄黃帝,聞神農亂,以應龍為將,師熊、羆、貅、貙、虎為前驅,雕、鶡、鷹、鳶為旗幟,克補遂氏。帝榆罔以刑天為先鋒,渡黃河,與黃帝爭於阪泉,黃帝斷刑天首,三戰,然後敗榆罔。榆罔葬刑天首於常羊之山,而後南走黃河不能去,欲北走大澤,再遇黃帝,崩。其後,姜氏三卋不仕,避禍也。  」

夸父是古代神話傳說中的巨人,是幽冥之神后土的後代,住在北方荒野的成都載天山上。他雙耳掛兩條黃蛇、手拿兩條黃蛇,去追趕太陽。當他到達太陽將要落入的禺谷之際,覺得口乾舌燥,便去喝黃河和渭河的水,河水被他喝幹後,口渴仍沒有止住。他想去喝北方大澤的水,還沒有走到,就渴死了。夸父臨死,拋掉手裏的杖,這杖頓時變成了一片鮮果纍纍的桃林,為後來追求光明的人解除口渴。

[b][size=4]夸父追日[/size][/b]的神話,曲折地反映了遠古時代人們向大自然競勝的精神。《山海經》記載這個神話時說他「不量力」,晉代陶潛在《讀山海經》詩中卻稱讚說「夸父誕宏志,乃與日競走」。
夸父神話故事主要見於《山海經•海外北經》和《大荒北經》。《列子•湯問》在手杖化桃林的細節上稍有不同,說夸父「棄其杖,屍膏肉所浸,生鄧林」。關於鄧林,據清人畢沅考證,鄧、桃音近,鄧林即《山海經•中次六經》所說「夸父之山,……北有……桃林」的桃林。

此夸父之山,郝懿行說一名秦山,與太華相連,在今河南靈寶市。後代以「夸父」名山的還有一些地方,其中也多有與夸父追日相聯繫的傳說。

[img]http://i134.photobucket.com/albums/q81/Taoism_photo/10e61fff.jpg[/img]

如意輪 2009-9-3 12:35 PM

[size=3][b][img]http://i134.photobucket.com/albums/q81/Taoism_photo/25f489f5.jpg[/img][/b][/size]
[size=3][/size]
[size=3][b]女媧[/b]: 又稱為女媧娘娘,鳳姓,生於成紀,一說她的名字為風裡希(或為鳳裡犧)。中華民族人始之初的三皇之一,她是傳說中人類始祖,人類為她和其兄伏羲的後代。傳說曰「鍊石補天,捏土造人,立極造物,別男女,通婚姻,造笙簧」。神話中說伏羲和女媧是兄妹,同時也是夫妻。在中國的圖騰上更有女媧和伏羲交合的圖像。
[/size]
[size=3][/size]
[size=3][img]http://i134.photobucket.com/albums/q81/Taoism_photo/B-1.jpg[/img]
[b]女媧造人
[/b]
根據傳說,女媧是人首蛇身的女神,某一天她經過黃河河畔,想起盤古開天闢地,創造了山川湖海、飛禽走獸,改變原本一遍寂靜的世界。但是,女媧總覺得 這世界還是缺了點甚麼,但又一時想不起是些甚麼。當她低頭沉思,看到黃河河水裡自己的倒影時,頓時恍然大悟。原來世界上還缺少了像自己這樣的「人」。於 是,女媧就參照自己的外貌用黃河的泥土捏制了泥人,再施加法力,泥人便變成了人類。
[/size]
[size=3][/size]
[size=3][img]http://i134.photobucket.com/albums/q81/Taoism_photo/A-1.jpg[/img]   [img=156,315]http://i134.photobucket.com/albums/q81/Taoism_photo/6060f1ff.gif[/img]
[b]女媧高禖
[/b]女媧造了男人和女人,並使他們結合,於是有了婚姻,故又為媒神。[/size]
[size=3][/size]
[size=3][b]女媧製樂
[/b]女媧還創造了瑟、笙簧、塤等中國傳統樂器。
[/size]
[size=3][b]女媧補天[/b]
根據《史記•補三皇本紀》記載,水神共工造反,與火神祝融交戰。共工被祝融打敗了,他氣得用頭去撞西方的世界支柱不周山,導致天塌陷,天河之水注入人間。女媧不忍人類受災,於是煉出五色石補好天空,折神鱉之足撐四極,平洪水殺猛獸,人類始得以安居。[/size]
[size=3]
其他古籍記載有差別。《淮南子•天文訓》記為共工與顓頊之戰;《淮南子•原道》記為共工與高辛之戰;《雕玉集•壯力》記為共工與神農之戰;《路史•太吳紀》記為共工與女媧之戰。
女媧補天是一個很著名的傳說。《紅樓夢》的第一回即引用這個傳說,女媧為了補天,煉了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石頭,用了三萬六千五百塊,但剩下了一塊未用。有人認為,不周山暗喻房柱,其實補天就是蓋房子,女媧補天的故事,其實是講女媧這個人很聰明,會煉石蓋屋。
[b]後事[/b]
根據《山海經》,女媧在肉身死後,她的腸化作了十個神人,到了西方的大荒廣粟之野守護去了。
女媧同時是中國古代的一個複姓,中國古代有個著名的部落女首領也叫女媧,就是伏曦的妹妹。埋葬在今中原河南省西華縣的是伏曦的妹妹。
女媧神話具有雙系性。 第一系就是作為創世女神的女媧,這個跟女媧是詞源有關,女媧的媧字,在遠古時代本意就是女神的意思。女媧是巫神教的主神。
第二系是古代英靈女媧,就是伏曦的妹妹,需要指出的是,遠古時期叫女媧的女人並不是只有一個,只不過有個比較有名。就如后羿,古代也有兩個比較有名的,一個是帝堯時代的人,一個是夏朝的其中一代天子。雙系女媧神不是同一個神,有如下證據。
1.        詞源,媧字作為象形字,本身就是女神的意思,這個字在第二系女媧出生前就存在,並且其形象是人首,蛇身。
2.        時代,女媧作為巫神教主神,從古代就是如此,而第二系女媧的時代,巫神教已經是盛行時期了,一個教派的主神不可能是在其存在的好幾百年後出生的。
3.        女媧作為複姓在現代還存在,並且族系能追索到古代,這個證據說明,遠古時期,古人拿主神的神名為自己的孩子取名是很正常的。
4.        雙系女神形成的可能性,第一系:女媧作為創始神其地位是無須質疑的,因為媧字本身就是女神,換句話說,遠古時代的人創造了一個象形字來描述他們心目中的主神,換句話說,女媧這兩個字,在遠古來說,就是現在的漢字女神的意思。女神是不是女神,這種疑問本身沒意義。第二系:女媧作為英靈神的地位也是完全符合邏輯的,即使是那位叫女媧的女孩,伏曦的妹妹出生的年代對古代來說,也是傳說時代了,類似時代的黃帝,炎帝都被神化了,伏曦也被神化了,多神化一位沒啥好奇怪的。
有人認為,其寓意是說女媧肉身死後被人吞食,原始部落的人感覺吃下自己祖先或族中受尊敬的人會有安全感。另據傳說,女媧死後埋葬在今中原河南省西華縣。故西華縣又名媧城。
傳說女媧靈魂後來升天,由神獸白螭和騰蛇保護著去了天宮,成為天神。

[b]信仰崇拜[/b]
女媧為高禖神,即婚姻子嗣之神。《禮記•月令》: 冬至之日,以大牢祠於高禖。
道教有女神驪山老姥,有人認為乃女媧化身。在中國南部的苗族等民族尊其為大神,並建有廟宇供奉。

[b]封神演義[/b]
女媧 《封神演義》中女媧因為紂王的不敬,下令妲己等三妖迷魅紂王,加速商朝的毀滅。法寶為招妖幡。

[img]http://i134.photobucket.com/albums/q81/Taoism_photo/8763c6c1.jpg[/img][/size]
[size=3]
[/size]
[size=3]此圖收集于新疆吐魯番。伏羲、女媧分別呈男女形象側身相對,各揚舉一手,伏羲執矩,女媧執規,另一手各抱對方腰部,下半身作蛇形交繞。畫面上部繪日,日中有三足鳥,下部繪月,中有兔、桂樹、蟾蜍。畫內大小不一的圓點代表星。伏羲﹑女媧為中華古神話裡人類的始祖。傳說伏羲﹑女媧兄妹交媾而有人類。此畫線描沉鬱舒緩,色彩單純和諧。日月星的佈置,既有空間的高遠空曠之感,又顯示了伏羲 [/size]
[size=3]女媧作為人類始祖的崇高意味。此畫出自新疆哈拉和卓古冢中,為唐初遺物。

[size=2][color=gray]鳴謝網站「[/color][/size][url=http://www.greatchinese.com/][size=2][color=gray]中華人[/color][/size][/url][size=2][color=gray]」、「[/color][/size][url=http://www.taoism.org.hk/][size=2][color=gray]道教文化資料庫[/color][/size][/url][/size][size=2][color=gray]」概允轉載部份神話資料[/color][/size]

[b]留意這雙蛇圖案跟現代DNA 圖普的相似性,還有他們手中所拿的工具.[/b]

[[i] 本帖最後由 如意輪 於 2009-9-3 12:38 PM 編輯 [/i]]

如意輪 2009-9-8 12:43 PM

[font=新細明體][size=12pt]西王母[/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pt][img]http://i134.photobucket.com/albums/q81/Taoism_photo/1-2.jpg[/img][/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pt]傳說中的女神。原是掌管災疫和刑罰的怪神,後於流傳過程中逐漸女性化與觼[/size][/font][size=12pt]M[/size][font=新細明體][size=12pt]化,而成為年老慈祥的女神。相傳王母住在崑崙山的瑤池,園裡種有蟠桃,食之可長生不老。亦稱為金母、瑤池金母、西王母。根據古書《山海經》的描寫:「西王母其狀如人,豹尾虎齒,善嘯,蓬髮戴勝,是司天之厲及五殘。」(意思好像是說:西王母的外形『像人』,長著一條像豹子那樣的尾巴,一口老虎那樣的牙齒,很會用高頻率的聲音吼叫。滿頭亂髮,還戴著一頂方形帽子。是上天派來負責傳布病毒和各種災難的神)。可見外形很恐怖,而且是位散發災疫的煞神!他住在「崑崙之丘」的絕頂之上,有三隻叫做『青鳥』的巨型猛禽,每天替他叼來食物和日用品。但是在《穆天子傳》裡,西王母的言行卻又像是一位溫文儒雅的統治者。當周穆王乘坐由造父駕馭的八駿周遊天下,西巡到了崑崙山區,他拿出白圭玄壁等玉器去拜見西王母。第二天,穆王在瑤池宴請西王母,兩人都清唱了一些詩句相互祝福。《漢武帝內傳》謂其為容貌絕世的女神,並賜漢武帝三千年結一次果的蟠桃。道教在每年的三月初三定為王母娘娘的誕辰,並於此日盛會,俗稱蟠桃盛會。[/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pt]中國一些學者、專家研究認為,神話色彩濃厚的西王母(王母娘娘)在歷史上確有其人。新華社引述研究崑侖文化的學者李曉偉說﹕「事實上,被無數神話光環籠罩的西王母並非天仙,而是青海湖以西遊牧部落的女酋長。」[/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pt]一些學者、專家多年的研究和實地考察發現,距今[/size][/font][size=12pt]3000[/size][font=新細明體][size=12pt]至[/size][/font][size=12pt]5000[/size][font=新細明體][size=12pt]多年前,曾經有過一個牧業國度[/size][/font][size=12pt]──[/size][font=新細明體][size=12pt]西王母國。其疆域包括今天青藏高原崑侖、祁連兩大山脈相夾的廣闊地帶,青海湖環湖草原、柴達木盆地是其最為富庶的中心區域。據考證,西王母古國當時的「國都」就在青海湖西畔的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縣一帶。[/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12pt]青海師範大學地理系張忠孝教授在其署名文章中指出﹕「值得說明的是,西王母既是一個古老部落國家的稱號,又是古國女王的尊號,代代相傳。」現存古籍證明,兩晉到明清乃至民國,青海草原地區、崑侖山南北有大量的女王部落存在,蘇毗部落是最有名的一個。[/size][/font][size=12pt]

[IMG]http://i134.photobucket.com/albums/q81/Taoism_photo/f4910aed.jpg[/IMG]
[/size]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道教科學思想的遠源-巫文化 山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