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貼〕試析香港在辛亥革命中的地位與作用

u157 2010-2-3 01:09

  辛亥革命這一偉大歷史事件是和孫中山的名字分不開的,也和香港這塊特殊的土地分不開。香港在辛亥革命中的作用主要表現在四個方面:是孫中山“棄醫從戎”,逐步形成革命思想的發祥地;是早期民主革命運動的指揮中心和活動基地,興中會和同盟會曾先後在香港建立重要機構;在港籌辦《中國日報》,成為革命黨人從事革命宣傳活動的輿論陣地;也是孫中山策劃反清武裝起義、輸送武器彈藥、籌集起義軍費、聯絡海內外革命志士的後方基地。

                                                                                           ■盧立菊
  

u157 2010-2-3 01:10

  眾所周知,孫中山與香港有著深厚的密切關係,1883年至1892年的香江歲月是孫中山成長路上的一段重要歷程。他在香港受教育,也在此策動革命。在香港他廣結義士好友,在香港他受洗入教,在香港他入讀拔萃書院,其後畢業於皇仁書院,大學畢業於香港西醫學院。香港歷史博物館總館長丁新豹說:“香港是孫中山革命事業的起點,他曾說自己的革命思想是從香港得來。辛亥革命前的多次起義中,香港都是決策、後勤和宣傳基地。”

  孫中山在香港鄰近的香山縣翠亨村接受了啟蒙教育,由於家貧影響了他的正規學校教育。他接受系統的教育始於1878年,那年他隨母親楊氏赴夏威夷到兄長孫眉處,在英國聖公會韋禮士主教所辦的意奧蘭尼書院讀書。

  1883年孫中山重臨香港,繼續接受西方近代教育。11月他進入聖公會主辦的拔萃書室(今日的拔萃書院),同時,他開始隨基督教倫敦傳道會會長區鳳墀研究經史之學。1884年4月,他轉入一所著名的中等學校中央書院(皇仁書院的前身)就讀。

  孫中山在中央書院讀了兩年半之後,他先考慮選擇陸軍或海軍的職業,由於中法戰爭的影響,少數現代學校不歡迎農村青年入讀,福州水師學堂又在戰爭中被破壞了,孫中山便選擇了學醫,喜嘉理博士便介紹他進入廣州博濟醫院就讀。當時,他便認識到中國在政治上的困境,在中法戰爭期間,中國船塢工人拒不修理到達香港的法國輪船,他對中國工人這種愛國精神印象非常深刻。

  什麼原因使孫中山在1886年開始學醫呢?他自己解釋說:“以學堂為鼓吹之地,借醫術為入世之媒”。之後他進入香港雅麗氏醫學院(香港大學醫學院前身)就讀,他結識了鄭士良,鄭士良具有強烈的反清情緒。其後更與多才的陳少白、楊鶴齡和尤列經常討論政治問題,譴責清廷,不時發表革命言論。

  鴉片戰爭後,香港成為英國向中國內地擴張自己勢力的基地,同時又是中國瞭解西方文明的一個視窗。在香港學習期間,孫中山寒暑假都回故鄉香山,他將兩地加以比較,證明了西方近代文明比中國的封建主義進步,他認為不推翻腐敗的清王朝,中國就沒有希望,“我因此于大學畢業後,即決計拋棄其醫人生涯,而從事于醫國事業,由此可知我之革命思想完全得之香港也”。
  

u157 2010-2-3 01:11

  香港是早期民主革命運動的指揮中心和活動基地,孫中山創立的資產階級革命團體興中會和同盟會曾先後在香港建立重要機構。

  1894年11月24日,中國第一個資產階級小團體興中會在檀香山成立。次年2月27日,香港興中會舉行成立大會,《香港興中會章程》規定:“總會設在中國,分會散設各地”,香港興中會被稱為香港興中會總會,總部地址在香港中環士丹唐街l3號,以“乾亨行”為名作掩護,秘密進行革命活動。其誓詞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倘有貳心,神明鑒察”,明確反映出要推翻清朝封建統治,建立資產階級共和國的政治理想和奮鬥目標,說明已具備資產階級革命政黨的雛形。

  1905年8月20日,中國資產階級革命政黨中國同盟會在日本東京成立,孫中山被推選為總理,其宗旨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同盟會總部設在東京。這年9月初旬,馮自由抵達香港,即與李自重、陳少白、鄭貫公等籌備組. 織同盟會香港分會。l0月間,孫中山偕黎仲實、謝良牧、胡毅生、鄧慕韓等乘法國郵船赴越南西貢,船過香港時,馮自由與陳少白、李白重、鄭貫公、李柏(紀堂)、容開(星橋)、黃世仲、陳樹人等登輪謁見孫中山,由孫中山親自主持同盟會宣誓儀式,陳少白等人一一舉手加盟。在《中國日報》社四樓召開成立大會,雖是舊興中會會員,仍填寫誓約,陳少白為同盟會香港分會會長,鄭貫公為庶務,馮自由為書記,這是同盟會在日本以外建立的第一個分會組. 織,這一年繼續入會的還有李樹芬、李白平、鄧蔭南等。1908年,分會改組,以馮自由為會長,1909年3月,香港分會遷到德輔道中先施公司對門。1909年l0月,在香港黃泥湧道成立同盟會南方支部,以胡漢民為支部長。以後,香港分會僅負責港澳方面事務,南方支部則管轄著西南各省的工作。

u157 2010-2-3 01:12

  孫中山曾說,辛亥革命運動之所以能夠取得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有賴於革命報刊對革命宗旨和革命思想的傳播,香港曾作為資產階級革命運動的宣傳基地,功不可沒。自乙未廣州之役失敗後,孫中山流亡日本。他深知創設宣傳機關的重要性,於1899年秋派陳少白到香港籌辦黨報。陳少白到香港後,通過老友何啟、區風墀瞭解到,禁止孫中山五年之內入境仍未期滿,而他則不受拘束,於是租定中環士丹利街24號為報館發行所,取“中國者中國人之中國”之義,定名為《中國日報》,所有印刷機器、鉛字都由孫中山在日本橫濱購買。

  《中國日報》剛出版時,由陳少白自任總編輯,起初不敢公然高唱革命反清論調,半年後該報言論措辭開始激烈,引起中外人士的廣泛注意。1901年春,報社遷移到永樂街,孫中山介紹鄭貫公任《中國日報》記者,鄭貫公由日本歸來,不斷介紹歐美自由平等,天賦人權等學說,觀點新穎,極受社會歡迎。

  《中國日報》是興中會的機關報,被譽為“中國革命提倡者之元祖”,除了日刊外,還辦了一個旬刊,稱為《中國旬報》,有《鼓吹錄》一欄,對於當時黑暗政治極嬉笑怒駡之能事,由楊肖歐、黃魯逸主持。該報第l9期發表了章炳麟《清嚴拒滿蒙人人國會狀》和《解辮發論》的反滿文章,在當時社會上引起極大反響。

  1903年,《中國日報》與改良派的廣州《嶺海報》展開論戰。因1902年12月,洪全福、李紀堂、梁慕光、謝纘泰等策劃于除夕日在廣州舉義,由於計畫洩露不幸失敗,《嶺海報》主筆胡衍鶚竟大肆攻擊革命黨,“痛詆革命排滿為大逆不道”。《中國日報》奮起還擊,陳詩仲、黃世仲著文嚴厲反駁,《中國日報》因擁護革命與他報論戰,此為第一次。

  1904年康有為派徐勤在香港創辦《商報》,大力鼓吹扶滿保皇主義,《中國日報》繼續展開論戰,這次論戰擴大了革命派的思想影響,“粵垣志士紛紛投稿為《中國日報》聲援,而革命書報在粵銷場為之大增”。1905年,馮自由在《中國日報》發表長達2萬字的《民生主義與中國政治革命之前途》的文章,駁斥改良派所謂的“中國不必實行‘社會革命’的謬論”,此“為我國言論界暢論民生主義之嚆矢”,直到1910年兩派的論戰還沒有結束。

  1907年春夏間,同盟會員劉思複準備赴廣東,在策劃炸清提督李准之前,所用炸藥及鐵彈均在香港製造,地點便是《中國日報》社四樓,那兒成了水銀炸藥的制煉所,因此“中國報之社長室不獨為革命軍之樞紐,亦且為革命軍之兵工廠矣”。

  1908年11月,光緒帝病死,宣統繼位,攝政王載灃重用滿族宗室,厲行排漢政策。《中國日報》向讀者開展征聯活動,上聯為朱執信撰的“未離乳臭先排漢”,向海內外公開徵聯,統計所收對聯在十萬以上。最後評出劉一偉的“將到毛長又剪清”,鄧澤如的“橫掃膻腥獨立旗”及“一洗辮汙大革新”為冠、亞、殿軍,僅錄取二百名。這次征聯活動取得了很好的反滿宣傳效果,使香港成為革命黨人號召和鼓吹革命的宣傳基地。可以說,《中國日報》為革命的成功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值得一提的是,以前我國各地中文報紙排印都用直行長行,全版一行到底,惟獨《中國日報》獨樹一幟,排版時第一次改為橫行,仿效日本報紙的形式作橫行短行,不僅使眼神大為舒適,也加快了閱讀速度。起初遭到人們的非議,但“《中國日報》毅然不屈”,不久香港、廣州、上海各報陸續改用橫行。“香港《中國日報》不獨為言論革命之元祖,即對於印版形式,亦首先實行革命者矣” 。
  

u157 2010-2-3 01:13

  由於有利的地理條件和特殊的政治環境,孫中山領導的革命黨人便以香港為基地,發動過多次推翻清朝封建專制統治的武裝起義。從1895年第一次廣州起義到1911年黃花崗起義,這期間以香港為主要策動基地的起義共有六次,分別是乙未廣州之役、庚子惠州之役、潮州黃岡之役、惠州七女湖之役、廣州新軍之役和廣州“三•二九”之役。

  另外,興中會會員謝纘泰策劃的洪全福廣州之役也是以香港為基地籌備的,“香港同盟會實為清季西南各省革命軍之大本營”,把香港作為聯絡地點、退守基地和中轉站的革命黨人與日俱增。

  香港興中會成立後,孫中山便準備在廣州發動起義,在香港設立“乾亨行”,以做生意為掩護,實乃起義的總機關。在廣州又設農學會機關,著手起義準備,起義主力香港特遣隊的骨幹是在香港招募的,孫中山則奔波于廣州、香港之間,經過半年的辛苦努力,籌備就緒,但由於運輸槍械不慎,在海關被收穫手槍六百餘杆,起義失敗,陸皓東英勇就義,成為有史以來為共和革命而犧牲的第一人,孫中山則幸得王煜初牧師的幫助逃回香港。

  1900年惠州三洲田起義前,楊衢雲、鄭士良等在香港佈置起義事項,孫中山乘“煙狄斯”號停泊香港之機,在附近一小舟上召開軍事會議,議定起義步驟。革命黨人在經歷了四次大捷後,由於運送槍械計畫受挫,革命軍只好解散,解體後的革命黨人如鄭士良、黃福、黃耀廷等人先後抵達香港,然後流亡海外。1903年洪全福起義也是在香港秘密策劃,1907年5月潮州黃岡起義、6月惠州七女湖起義等,也都由同盟會香港分會策劃。1907年冬,黃克強計畫在欽州發難,彈藥便是由馮自由在香港秘密購買。

  1910年廣州新軍起義和辛亥黃花崗起義,則以香港文咸東街金利源藥材行作為軍械貯藏所。特別是黃花崗起義,早在1910年11月,孫中山在南洋檳榔嶼召開骨幹會議,決定在廣州再發動一次大規模起義。吸取以往失敗的教訓,這次準備較充分,12月便發函至滬、鄂、湘、皖、閩、贛、蘇、浙,各地同志先聚集香港,並派多名會員分赴各地採購運輸槍械彈藥到香港備用。1911年春,各省及海外人士被邀到香港達數百人,便組. 織革命軍統籌部為總樞紐,設於跑馬地35號,黃興為部長,又在香港中環道擺花街設實行部,專門從事製造彈藥以供衝鋒之用,還在香港、廣東設多處招待所以供革命黨人居住。雖然這次起義最終失敗了,但“港人於黃花崗一役後,對於政治問題大感興趣,入會宣誓者異常踴躍,因之中國報之銷場亦大為增加”。可見,革命思潮已深人人心。馮自由曾把香港辛亥革命史分成三個階段:

  一是興中會時期(1895年11月~1905年8月),“興中會於乙未九月廣州之役及庚子閏八月惠州之役,均以此地為軍事之出發點。……故在一部革命史上,香港地位之重要,實占全部之第一頁”。

  二是同盟會分會時期(1905年冬~1909年冬),“所有擴張粵桂閩三省黨務及經營兩粵軍務,如丁未正月潮州府城之役,四月潮州黃岡之役,同月惠州七女湖之役,五月劉思複在廣州炸李准之役,九月惠州汕尾接械之役,皆由同盟分會發動之”。

  三是南方支部時期(1909年冬~1911年秋),“所有香港以外之黨務,及經營軍務,如庚戌正月廣州新軍反正之役,辛亥三月廣州黃花崗之役,閏六月林冠慈、陳敬岳轟炸李准之役,九月周之貞、李沛基轟炸鳳山之役,同月廣州光復之役,皆由南方支部發動之”。可以說,香港是辛亥革命時期歷次武裝起義的策源地和大本營。

  香港不僅是起義槍械的轉運站,而且也是革命經費籌集和轉匯之地。香港一些愛國商人不惜傾家蕩產以支持革命黨人發動武裝起義。乙未廣州之役時,興中會會員黃詠商(其父親是與容閎同期赴美讀書的四人之一),售其蘇杭街洋樓一所,得款八千元,充作軍費;由楊衢雲介紹人興中會的日昌銀號東主餘育之,也捐助軍餉萬數千元,密約楊衢雲等至紅毛墳場交款,即使革命同志中也鮮為人知。;庚子惠州之役,所耗軍費“除總理直接支付及撥給李紀堂(香港愛國商人)二萬元令司度之外,餘額多由紀堂解囊捐助”;1907年潮州黃岡之役和惠州七女湖之役,主要經費也是由香港華人籌集的;l910年廣州新軍之役,原定由孫中山籌集二萬元之款,僅從紐約、波士頓、芝加哥匯交馮自由八千元,遠遠不夠,香港同盟會員李海雲當時任香港文咸街遠同源匯兌業商店經理,獲悉起事急需款,便慷慨解囊,毅然將店內存款二萬餘元全部獻納革命黨,使起義能夠按原計劃進行。馮自由《革命逸史》錄存丁戊二年的革命收支帳目,經他收入的捐款有8692.17元,支出49234.69元。

  再如《中國日報》,在同盟會成立之前“所需經費則多取給于當地富商李紀堂”,使得《中國日報》能夠推銷海內外,“因之革命思潮侵侵乎有一日千里之勢”。自1903年夏秋,《中國日報》已合併于文裕堂文具有限公司,後文裕堂因營業虧損,宣告破產,陳少白束手無策,馮自由向港商外舅李煜堂求救,於事前以五千元向文裕堂購取《中國日報》,使該報免於被拍賣。到1906年8月,《中國日報》由馮自由接辦,前後所集資本僅得商股九千餘元,當時有同盟會新會員林直勉,由莫紀彭介紹入黨,是富家之子,認購《中國日報》新股三千元,使該報得以度過難關。

  可見,無論是策劃武裝起義,輸送武器彈藥,籌集起義軍費,聯絡海內外革命志士,都離不開香港。香港在辛亥革命中的突出貢獻是顯而易見的。
  

u157 2010-2-3 01:14

  孫中山和革命黨人選擇香港作為革命的策源地和大本營,原因是:

  第一,香港現代化的社會、西方教育、言論比較自由的氛圍,使孫中山深受西方資產階級文明和基督教思想的薰陶。他充分利用這個環境,刻苦學習,廣泛交友,沒有在香港求學七年的閱歷,孫中山不可能在大學畢業後從“醫人”走上“醫國”的革命道路,香港因此成為孫中山革命思想的重要發祥地之一。

  第二,香港歷來是中國各種派別都非常關注的地方,是各種政治力量都想利用的區域。孫中山和革命黨人更加注意香港這一領域,他們把希望寄託在海外的支援上,以香港為基地,使它在多次武裝起義中成為人員、武器、資金的集中地,同時又是每次起義失敗後革命黨人的避難場所。如1910年廣州新軍反正,因缺乏彈藥而失敗,起義的七個領導人被抓後,供認自己是革命黨人,均遭清政府殺害,“此外逃匿香港數百人”;另外,南方支部在黃花崗起義後,“失敗同志紛紛抵港。所支出撫助遣散各費為數至巨。”

  第三,香港是一個自由港,只要中國革命不危及香港的英國國民以及他們的私有財產,英國政府就不予干涉,只要辛亥革命不影響香港的穩定與安全,港英當局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以孫中山為首的革命黨人以香港和海外為立腳點,進行反清宣傳,同時又利用港英當局與清政府的矛盾,營救革命黨人。如潮州黃岡起義失敗後,“既成與各將領均由海道逃往香港,……粵督周馥探悉既成在港,遂照會香港警署,指既成為大盜,請求引渡歸案。”港吏於是逮捕余既成入獄,經過孫中山周旋,並親自至書港督卜力證明余既成是革命黨將領,最後“由高等裁判所判決無罪釋放”,這也正是香港得天獨厚的環境所決定的。

  第四,香港是一個英國人統治下的中國人社會,大部分人口是從中國大陸移民到香港的,他們對中國內地發生的事極為關心。辛亥革命時期,他們認為自己也是中國人,因此,多數香港華人都同情和支持辛亥革命,他們希望革命能夠成功,期望早日推翻腐敗無能的清王朝,渴望祖國繁榮富強,盼望有朝一日從英國殖民主義手中收回香港,使他們儘早擺脫英國人對香港的殖民統治。

  總之,香港以其獨特的地位和作用,在近代中國民主革命時期,特別是辛亥革命時期扮演了無與倫比的重要角色,既是孫中山革命思想的萌發地,又是革命黨人從事革命宣傳活動的輿論陣地,也是孫中山策劃反清武裝起義的基地。可以說,香港在辛亥革命中留下了輝煌的篇章。

u157 2010-2-3 01:21

何止辛亥革命,香港在近現代中國的發展一直發揮其重大作用,從改革開放港人的貢獻可見一班,還望港人能夠放下地域和政治的歧見,為中國的發展再作新高峰

westonchurchill 2010-2-4 21:54

其實香港提供了很多給大陸呀,韓戰又是

周虫 2010-2-6 10:03

唔好提, 好x煩



----

[[i] 本帖最後由 周蟲 於 2010-2-8 01:05 AM 編輯 [/i]]

hsc3405 2010-2-19 20:28

[quote]原帖由 [i]u157[/i] 於 2010-2-3 01:21 AM 發表 [url=http://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239438641&ptid=11471571][img]http://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何止辛亥革命,香港在近現代中國的發展一直發揮其重大作用,從改革開放港人的貢獻可見一班,還望港人能夠放下地域和政治的歧見,為中國的發展再作新高峰 [/quote]
現在中國人對香港有一點歧見是說回歸後,如果沒有祖國,你們香港人都唔知點算!

坦克玩弄者 2010-3-1 17:57

[quote]原帖由 [i]westonchurchill[/i] 於 2010-2-4 09:54 PM 發表 [url=http://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239627629&ptid=11471571][img]http://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其實香港提供了很多給大陸呀,韓戰又是。[/quote]
也成就了霍家

龍潭老鼠 2020-10-19 02:29

[quote]原帖由 [i]u157[/i] 於 2010-2-3 01:21 A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239438641&ptid=11471571][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何止辛亥革命,香港在近現代中國的發展一直發揮其重大作用,從改革開放港人的貢獻可見一班,還望港人能夠放下地域和政治的歧見,為中國的發展再作新高峰 ... [/quote]
推倒滿清後,近百年,中國人仍然不能抬頭。
現在中國真正崛起,又被諸國圍堵,像當年八國聯軍。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貼〕試析香港在辛亥革命中的地位與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