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哲學討論之我思故我在

leroyhk 2006-3-12 01:59

多謝joencc 的問題, 你的問題很好, 讓我費了許多神

希望我的答案能解答你部份疑問 :)


首先, 一般人失戀了, 有親人死了, 人們都說心很病

但痛的不真的是心臟, 所以, 我們說的心當然不是指物理性存在的心臟

如果外在一切都有可能是假的, 那麼有多少個心存在於同一物理性身體內都不影響"我思故我在"

我們都知道, 正常的人不會一下子以為自已是A, 又以為自已是B

但其實每個人都會像多重人格者一樣, 有著許多自己並不知道的一面

只是多重人格者將這些隱藏的面目都外顯化形象化

而一般人則可能將之潛藏起來

希臘先哲說要認識你自已, 就是這個意思

心本來是唯一的, 完整的

多重人格者分裂出的人格都來自同一顆心, 只是在心中散落了

於是在同一顆心裡, 多重人格者的真我被蒙蔽了, 迷失了

但通過催眠, 多重人格者的這些"我"會互相"認識"彼此"存在"

最終由真我將他們重新組合, 並加以控制

可見, 心是唯一的, 但心也是不穩定的, 難以認識的

能否認識真我的存在

只有看當事人對自已的"心"有多了解了

但心還是只有一個



至於一個人失憶, 同樣地, 他還是他

如果他知道現在的他是真的, 那麼以前的他當然可以是真亦可以是假

在他而言, 他失去記憶, 並不知道以前的自已存在過

他根本不能去想像失憶前的自已

對於失了憶的他, 失憶前的他是不存在的

但要記得, 這是因為心被蒙蔽了, 令他不能重拾真我

所以他當然不知道失憶前的自已的真偽

以至他會懷疑現在的我的存在

但如此一來, " 我思故我在" 引証了現在的他是存在的

以前的他存不存在便不再重要了, 因為他此刻確實存在

如果要以第三者的角度看這麼一個人

從他們的角度看, 外在的一切都可以是假的

故此連現在這個失了憶的人都可能是假的

更不必講失憶前的這個人了

最為真實的只有這個我, 而我始終就是我

joencc 2006-3-12 18:49

[quote]原帖由 [i]leroyhk[/i] 於 2006-3-12 01:59 AM 發表
多謝joencc 的問題, 你的問題很好, 讓我費了許多神

希望我的答案能解答你部份疑問 :)


首先, 一般人失戀了, 有親人死了, 人們都說心很病

但痛的不真的是心臟, 所以, 我們說的心當然不是指物理性存在的心 ... [/quote]

對於你的回答,我又再有一點意見了。(能與人討論這類題目,且能一來一往,很是難得:))

對於「心」的解釋,我想我們不必有共同的解釋。這只是用字遣詞的問題。如果過份將注意力放在其之上,很容易會失去方向。總之,我們知道所指的是什麼就可以了。

我想,如果一定要說「心」是唯一的,唯一所可能指的解釋是:「一個思想個體,由於對世界的主觀經驗,因為時間是直線而單向,因而是唯一的」

即是說,假如我有2個人格a、b,而a在表相時我喝了一次咖啡。因為記憶是以蛋白質形式燒錄在腦葉之中,因此,b在表相時可能會從腦葉中讀取到喝咖啡的經驗,以為是b而不是a喝了咖啡。換言之,是因為記憶裝置的共有,而指「心」是唯一。

假如a和b不能獲得另一性格的記憶,以為自己不在表相時是在睡覺呢?基本上,就如你、我一樣,無論記憶、思考方式都是獨立的,最少是「自以為獨立」的。跟你、我的不同,能控制的肉身是共有的。那麼,在「我思故我在」之下,a和b是一個還是兩個?

至於「失憶」的問題,我覺得你所說的「我思故我在」解釋了「現在的我」。無論哪一個「現在」,能懷疑的就是真的。不過,沒有包含「現在」對「過去」,或「現在」對「未來」的真偽作判斷。可能「我思故我在」是一條「現在式」的判斷,因為「記憶可能是假的,感覺可以是假的,只有懷疑是真的」。

hcchcc 2006-3-13 23:26

我認為假如有a,b 兩個'性格',不是有兩個'精神',
兩個'性格'能夠共有記憶,兩個'精神不可能夠共有記憶...

joencc 2006-3-14 01:10

[quote]原帖由 [i]hcchcc[/i] 於 2006-3-13 11:26 PM 發表
我認為假如有a,b 兩個'性格',不是有兩個'精神',
兩個'性格'能夠共有記憶,兩個'精神不可能夠共有記憶... [/quote]

那麼,你又怎樣可以斷定你是一個性格還是一個精神呢?
不要忘記,記憶可以是假的,你所感受到的一切也可以是假的。

因此,笛卡兒才斷定:懷疑是真實的。

當然,要相信如此一個差不多全無立腳點的論調是很困難的,而且其中包括了對自我的否定,對一切的不信任。可想而知,笛卡兒獨力想出,並相信這論調時,真是痛苦得令人瘋狂。

luiv_v 2006-3-14 10:42

[我思]和[我在]
是同一時間存在的.
因為[我在]才知[我思]
當[我思]就證明[我在]
因此我們用[我思故我在]or[我在故我思]都沒有太大的問題

hcchcc 2006-3-14 21:55

[quote]原帖由 [i]joencc[/i] 於 2006-3-14 01:10 AM 發表


那麼,你又怎樣可以斷定你是一個性格還是一個精神呢?
不要忘記,記憶可以是假的,你所感受到的一切也可以是假的。

因此,笛卡兒才斷定:懷疑是真實的 ... [/quote]
I think 性格 is mean what do you feel about something,
精神 is mean your mind
for example 性格:a feel that is scary but b feel                      that is excitant
精神:both of a and b thinking with one mind
i agree 懷疑是真實的and我思故我在
but the 大前提is the feel is from the mind
and the mind can't懷疑
if we 懷疑the mind, nothing can be true...

ss15 2006-3-15 12:10

我想問笛卡兒的"我在"是不是指"我存在"?

joyorpain 2006-3-15 12:25

[quote]原帖由 [i]ss15[/i] 於 2006-3-15 12:10 PM 發表
我想問笛卡兒的"我在"是不是指"我存在"? [/quote]

我認為笛卡兒混淆了 “我存在” 和 “我意識到我存在” 兩個情況。

沒有正面答你的問題,對不起!:L

ss15 2006-3-15 14:40

我睇左你篇文章
[url]http://www2.hkedcity.net/sch_files/a/tpy/tpy-syl/public_html/essay9.htm[/url]

tosankongso 2006-3-15 17:58

總之你在想:我在不在呢?
你就會發現:我在!

mihk 2006-3-15 18:32

[quote]原帖由 [i]ARHEI[/i] 於 2006-3-10 11:58 AM 發表

這是笛卡兒推出"我思故我在"的簡略情形

1,我怎樣知道我坐在爐子旁?
[我們的感官有時是騙人的,所以必須假設任何事物都有表面性。 ]
2,有可能魔鬼在捉弄我。
[我們無法確實是否在夢中..。]
3,唯一不容置疑的是:我在思想,即使是在想我在做夢、我被捉弄、我沒有身體…[無論我在想甚麼, 想本身是確鑿的 ]。
只有懷疑本身絕不可懷疑 ,因為懷疑是思想,有思想就必須有思想者或即思想主體、心靈、精神,也即 [ 我] 的存在。
所以,[千真萬確! 我思故我在 ! ] [/quote]

我也看過呀。即是說,我們所感受到的,看到的,聞到的。都可能能不是真實的,而事實上,什麼是真實的呢。這本來就只是我們的感官吧了。正如一個思覺失調的人,他可以”真實”的聽到一把聲音。又如”有你終生美麗”這套電影,男主角真的感受到一個其他人看不過見的角色。真真假假,便很難區分。但這裡,有一樣東西是肯定的,就是當中的思考過程,思考的內容及結論都是無關重要的,最重要是。你思考了,這思考的過程是存在的。即如好像MARTIX的人類一樣,原來全都是睡在一個個的囊裡面,即所經歷的都不是真實的,唯有其思考這過程,不是思考的內容,是真正的。即所謂之我思故我在。

[[i] 本帖最後由 mihk 於 2006-3-15 06:33 PM 編輯 [/i]]

無話可誘 2006-3-15 18:52

笛卡兒提出的偉大哲學根本"我思故我在"
從這裡有一定前後之分!有我思,才有在!不能同時共存!因為我思想,思考,有思維,所以
證明了我的確存在於這個表象世界!

nihilist 2006-3-17 00:40

物從心顯,心依物生。
我思故我在,我在故我思;故無二分,亦無異至。

ss15 2006-3-17 11:22

[quote]原帖由 [i]joyorpain[/i] 於 2006-3-15 12:25 PM 發表


我認為笛卡兒混淆了 “我存在” 和 “我意識到我存在” 兩個情況。

沒有正面答你的問題,對不起!:L [/quote]

我發覺佢不是混淆, 佢最後都想將心的存在引證到物的存在....

joencc 2006-3-17 22:50

[quote]原帖由 [i]nihilist[/i] 於 2006-3-17 12:40 AM 發表
物從心顯,心依物生。
我思故我在,我在故我思;故無二分,亦無異至。 [/quote]

「我思故我在」就正正不是「故無二分,亦無異至」。
因為你所感受到的、記憶到的、看的、聽的、嗅到的、觸摸到的、嚐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假設現實是真的,可是你對一切的認知受制於2項事物:
1 時間
2 神經訊息
因為視點的限制,因為訊號的可靠性,故此你的認知不一定是真的,甚至你對自己的一切認知,其實與對其他事物的認知一樣,都不一定是真的。

假如鬼魂是存在的話,鬼魂不在(至少不存在現世且沒有物質腦)卻能思。那麼能思是不是一定在?如果你存在的時間其實只有一刻,而腦袋的解讀是一百年,那麼在那一刻之外,你又是否存在?(雖然這問題這是犯了「三分鐘宇宙」的謬論)

「我思故我在」的世界,是不需要真實的存在的。它只能證明你在思的一刻是在的。

nihilist 2006-3-18 18:55

joencc 兄

承蒙指教!

[quote]「我思故我在」就正正不是「故無二分,亦無異至」。
因為你所感受到的、記憶到的、看的、聽的、嗅到的、觸摸到的、嚐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假設現實是真的,可是你對一切的認知受制於2項事物:
1 時間
2 神經訊息
因為視點的限制,因為訊號的可靠性,故此你的認知不一定是真的,甚至你對自己的一切認知,其實與對其他事物的認知一樣,都不一定是真的。[/quote]

拙見認為[我思故我在」直指[我]此本體上,是一種形而上的存在;非以物理上的[我]作先驗條件。
引兄所言,所有的哲學思想,豈非皆似被[外境]所困,受制於[二分法]及[科學主義]思維。

[quote]假如鬼魂是存在的話,鬼魂不在(至少不存在現世且沒有物質腦)卻能思。那麼能思是不是一定在?如果你存在的時間其實只有一刻,而腦袋的解讀是一百年,那麼在那一刻之外,你又是否存在?(雖然這問題這是犯了「三分鐘宇宙」的謬論)

「我思故我在」的世界,是不需要真實的存在的。它只能證明你在思的一刻是在的。[/quote]

兄之論據,如以[經驗主義]作經,[物理世界]為緯,否定了哲學裡形而上的觀念,將萬物約化成物質的存在。
試引柏拉圖、蘇格拉底、孔孟、莊子、耶蘇及佛佗等思想作例;他們所思的,均跨越時間洪流,意旨於形而上的觀念,亦以此奉行於物理世界中。
今天,我們依然受著先哲教晦,他們雖則肉身腐朽,精神卻可不滅。
這不就是[物藉心顯,心依物生;故無二分,亦無異至]的循環例證嗎?
況且,「我思故我在]中的[我],非以文字上的普遍解釋為根基,而是以精神、靈魂作[我]的特殊演繹,因其與外界發生關係,方可成立。

以上論述,皆為小弟班門弄斧之言;若有冒犯之處,還望見諒。
此外,更盼各方友好嚴詞指正,以補不足。就此謝過!

31676462 2006-3-18 21:44

思只是名
不是實的
如要思 則要思
只思而後思
才有故


這是我的思  只在班門弄斧



我想識個益友
更想識個良朋

icq:307-325-271

msn:yourgoodfriend123@msn.com

tangram80 2006-3-18 21:52

[quote]原帖由 [i]nihilist[/i] 於 2006-3-17 12:40 AM 發表
物從心顯,心依物生。
我思故我在,我在故我思;故無二分,亦無異至。 [/quote]

Nihilist 兄

十分同意你的見解:

物從心顯 = 我在故我思
心依物生 = 我思故我在

心物相互依存, 說得好!

[quote] "故無二分,亦無異至" [/quote]

的確一切法任運法爾而生, 究竟那有內外之別? (我思 = 我在 = 我)

[[i] 本帖最後由 tangram80 於 2006-3-18 10:12 PM 編輯 [/i]]

tangram80 2006-3-18 22:06

的確, 兩位的說法有明顯區別:

[quote] 假如鬼魂是存在的話,鬼魂不在(至少不存在現世且沒有物質腦)卻能思。那麼能思是不是一定在?如果你存在的時間其實只有一刻,而腦袋的解讀是一百年,那麼在那一刻之外,你又是否存在?(雖然這問題這是犯了「三分鐘宇宙」的謬論)

「我思故我在」的世界,是不需要真實的存在的。它只能證明你在思的一刻是在的。[/quote]

這雖然指出客觀事物的虛幻, 但結論是說形而下, 有形相的我 (即使是虛幻).

[quote] 試引柏拉圖、蘇格拉底、孔孟、莊子、耶蘇及佛佗等思想作例;他們所思的,均跨越時間洪流,意旨於形而上的觀念,亦以此奉行於物理世界中。
今天,我們依然受著先哲教晦,他們雖則肉身腐朽,精神卻可不滅。
這不就是[物藉心顯,心依物生;故無二分,亦無異至]的循環例證嗎?
況且,「我思故我在]中的[我],非以文字上的普遍解釋為根基,而是以精神、靈魂作[我]的特殊演繹,因其與外界發生關係,方可成立。[/quote]

這個很清楚是說形而上的我 - 一個沒有形相, 以業力來表現的'我'.

我沒有讀過"Descartes"的著作, 但我比較傾向相信他所指的是後者.

CELL11 2006-3-19 00:07

草木沒有思,但在!沒有香味的香蕉,都是香蕉!沒有手腳的人都是人.因此,沒有思想的人都是人.

nihilist 2006-3-19 00:14

知我者…  tangram80 兄也!

joencc 2006-3-19 02:01

[quote]原帖由 [i]nihilist[/i] 於 2006-3-18 06:55 PM 發表
……拙見認為[我思故我在」直指[我]此本體上,是一種形而上的存在;非以物理上的[我]作先驗條件。
引兄所言,所有的哲學思想,豈非皆似被[外境]所困,受制於[二分法]及[科學主義]思維。
……

兄之論據,如以[經驗主義]作經,[物理世界]為緯,否定了哲學裡形而上的觀念,將萬物約化成物質的存在。
試引柏拉圖、蘇格拉底、孔孟、莊子、耶蘇及佛佗等思想作例;他們所思的,均跨越時間洪流,意旨於形而上的觀念,亦以此奉行於物理世界中。
今天,我們依然受著先哲教晦,他們雖則肉身腐朽,精神卻可不滅。
這不就是[物藉心顯,心依物生;故無二分,亦無異至]的循環例證嗎?
況且,「我思故我在]中的[我],非以文字上的普遍解釋為根基,而是以精神、靈魂作[我]的特殊演繹,因其與外界發生關係,方可成立。[/quote]

網上論壇之妙處,在於暢所欲言,縱有爭辯,亦易流於學問相長之中,兄台不必禮數過多,就事論事,已經足夠。

首先,我先言明,我非哲學學生,亦未曾正式仔細讀過先哲的學說。我堅信學問會進步,必須放下固執成見,想過了問過了,再以經歷引證。令自己舒適的,就是好的。

對於形而上的觀念,我一向並不證同。在處身的不完美現實世界之上,還有一個完美的形而上世界?那麼,在形而上完美的我,和現實中不完美的我,是兩個我還是同一個我?我怎樣可以同時完美又不完美?

柏拉圖、蘇格拉底、孔孟、莊子、耶蘇及佛佗等思想,我認識有限。不過,古希臘哲人們地水火風的世界觀,已經在時間洪流化為笑話;孔孟的儒家學說,自漢起成為統治者的洗腦手段;耶穌的話神化扭曲;唯有佛教的空寂,莊子的大幻,論據較合我脾胃。你所舉的例子,本質並不相同,無法比較;如你所指為前人的經驗可以流存後世,那麼柏拉圖、蘇格拉底、孔孟、莊子、耶蘇及佛佗等思想,跟你祖父母的說話一樣,沒有大分別。

何況,能於時間洪流留下來的,不一定是對的。從古希臘時代開始,地球都是平的,希臘是宇宙的中心,直到四百年前才變成圓的;從春秋開始,男尊女卑,直到幾十年前男女平等;至於宇宙是創造的,又有魔鬼會引誘你犯罪之類的,我們不是有原罪嗎?既然已經‘永死之刑了,沒有更重的刑罰了吧,還需要有魔鬼嗎?

我們受到先哲的教誨,不是他們的精神跟我們說話,是因為有文字的記錄。要感謝的話,其實不是感謝說話的人,是感謝在混亂戰爭的歷史中,記錄的、保存的人。你能感應到那些人的精神嗎?連名字也不知道吧!

先哲們肉身腐朽,精神煙滅,唯有記錄保存下來。何況,記錄中的內容,究竟有多少真假,你也不能分辨。

「我思故我在」的「我」,就是「我」,是精神的。至於肉身的「我」,只是你相信是真的。

當然,我不認為我的感官欺騙我,我的記憶混亂過,我相信我從感官得到的資訊是真實的。可是,並沒有方法證明是真的,因為精神的我是由物理性的構造、能量擬成的。當然,如果物理性的一切都是假的話,是精神的錯覺,至少感受是實在的。

唯有天真的全心的相信「一切都是真」一途而已。

[[i] 本帖最後由 joencc 於 2006-3-19 02:04 AM 編輯 [/i]]

daircs2005 2006-6-2 00:22

請大家繼續討論........

夢者 2006-6-2 12:52

小弟不材,我覺得「笛生」,這句話,只是希望從眾多個可疑的事上,給自己一個無可懷疑的立足點,"I Think" 係最終不可懷疑的因為我真的 "Think" 而且很明顯,這個 "Think" 在自己內部,而且不能被其他因素所改變,unless 我願意改變 "Think"

joencc 2006-6-2 16:36

[quote]原帖由 [i]夢者[/i] 於 2006-6-2 12:52 PM 發表
小弟不材,我覺得「笛生」,這句話,只是希望從眾多個可疑的事上,給自己一個無可懷疑的立足點,"I Think" 係最終不可懷疑的因為我真的 "Think" 而且很明顯,這個 "Think" 在自己內 ... [/quote]

笛卡兒的想法其實比你說的更悲慘。個故事好似同上帝的幻想、魔鬼的玩笑有關,要搵個詳細睇完的講返先得。

總之係,笛卞兒認為一切都可以是虛妄的,包括對世上任何東西的認知,甚至對自己的存在,自己的記憶、想法、認同與反對等等,也可是只是思想的幻影。響佢面臨認知世界崩潰的時候,他發現「懷疑」這一個動作不可能是虛擬的。例如我的午餐吃得很飽,但是吃午餐的記憶可能是假的,飽的感覺也可以是假的,但我懷疑我是不是吃飽,這一個懷疑的動作不是記憶可以影響的,也不是官感可以引發的。於是笛卡兒找到一個立足點,證明自己存在。

「 think 」也必須有記憶、學識的支持,而「 doubt 」就不需要任何東西的支持。所以說,「Cogito ergo sum」譯為「 I think therefore I am 」比「I doubt proved that I am 」來得含糊。

siusks 2006-6-3 02:40

[quote]原帖由 [i]joencc[/i] 於 2006-6-2 04:36 PM 發表


笛卡兒的想法其實比你說的更悲慘。個故事好似同上帝的幻想、魔鬼的玩笑有關,要搵個詳細睇完的講返先得。

總之係,笛卞兒認為一切都可以是虛妄的,包括對世上任何東西的認知,甚至對自己的存在,自己的記憶 ... [/quote]
笛卡兒 (點解倉頡冇關聯字ga.....)的諗法係....如果你比魔鬼欺騙,真的可能是假....and vice versa la.....咁到最後你有乜係可以certain的呢.....就係.....when you are thinking, you must exist.....if you are not exist, you even cannot be deceived by the devil.......
我唔識句Cogito ergo sum應該翻譯成d乜喇....
但係doubt係think的一種....我覺得doubt同think都要經驗......而笛卡兒的說法係諗就存在.....唔係懷疑,某程度上我覺得doubt需要的比一般的think要更加多經驗.....at least, one had to be deceived and known one has been deceived.....one starts to doubt.......but "think" in general is more fundamental....one can think with less experience
doubt, o係笛卡兒的角度....係一個最基本的需要......

joencc 2006-6-3 10:06

[quote]原帖由 [i]siusks[/i] 於 2006-6-3 02:40 AM 發表

笛卡兒 (點解倉頡冇關聯字ga.....)的諗法係....如果你比魔鬼欺騙,真的可能是假....and vice versa la.....咁到最後你有乜係可以certain的呢.....就係.....when you are thinking, you must exist.....if you ar ... [/quote]

Cogito ergo sum 咪係笛卡兒句我思故我在原本個拉丁文版囉~

我認為,懷疑唔需要經驗,認知就要。即係舉個例,有人帶你去一條柱度,同你講,你坐上去就可以飛……你會好懷疑呢條柱點解可以飛?你對條柱無認知,未見過,唔知佢原來係一支火箭。

而且對笛卡兒的「思」來說,內容並唔重要,因為內容都可以係虛構的,證明「我在」係「思」哩一個行為。

咁「think」其實係正面野,由認知堆疊建築上去,但係「doubt」係反面野,有無認知都可以懷疑一餐,只要感官按收到就得。

咁當然,有懷疑,做足破而後立就要加上認知啦~

[[i] 本帖最後由 joencc 於 2006-6-3 10:08 AM 編輯 [/i]]

siusks 2006-6-5 21:54

[quote]原帖由 [i]joencc[/i] 於 2006-6-3 10:06 AM 發表


Cogito ergo sum 咪係笛卡兒句我思故我在原本個拉丁文版囉~

我認為,懷疑唔需要經驗,認知就要。即係舉個例,有人帶你去一條柱度,同你講,你坐上去就可以飛……你會好懷疑呢條柱點解可以飛?你對條柱無認 ... [/quote]
應該咁講,我唔識拉丁文,我唔知I think therefore I am係唔係一個proper的translation,anyway,我對think&doubt的認知同你唔係,用返你個柱的例子,但今次唔係火箭,而真真正正係一條柱,你必須要看過柱子,如果沒有這個經驗,你doubt唔doubt都係一樣,因為你的認知唔會覺得條柱識飛係可疑的,只係你見到大多的柱都係唔識飛,你才會懷疑,但如果你同一個冇見過柱的人講,坐上呢支野可以飛,佢可能會信都唔定。飛唔飛都已經係一個識知,柱又係另一個識知,所以呢個例子唔係太好。
不如講返懷疑的本質,懷疑本身就係排除錯誤的過程,要懷疑必先要有對"對與錯"的認知,呢個"對與錯"可以係對"agree with observation & disagree with observation",或者邏輯,但係,必先要有"對及錯"的認知,我們才可以懷疑,沒有錯和錯的識知,對或錯也是沒有分別的,好似matrix咁,好多人唔懷疑個世界係假,只因為佢地冇呢個體驗到真....我唔係太認同"懷疑"係反面的,不過要睇下你個反面的定義。

noeyesee1 2006-6-7 02:29

I think therefore I am, so
I donot think there I am not ???
I am not so I donot think???
Contradiction??
I can even "donot think" provided that I am not??

"I think therefore I am" , this words, or this one sentence context, are you suggesting a statement or a proposition?
Or are you suggesting a proof of oneself's existence?
Or a merely a one sentence phase to illustrate "One can think"???

Provided I donot think, am I really not I am or exist?

If he thinks therefore he is?
If noone thinks therefore noone is?
then who bear this message?
Contradiction.
-----------------------------------------------------------------
I suggest the statement itself is trivial.

If I failed to proof that I am, am I not? and if so, who has just substituted "I" my place to proof that I am? Is that you? But then is "You" has proof that "I am" , does this suggest "You think therefore I am"?

As Ludwig pointed out, our language is not a well formed tool in terms of analyticality and rationality.

s037816 2006-6-8 22:14

it seems that the truth of "I think" is presupposing the truth of "I exist", since it dosen't make sense to say there is a "thought", but nothing capable of thinking exist. So it seems trivial to say "I think, therefore I exist"

but it may not be so, may be just like some realists said, the existence of a thought is independent of the existence of any other thing. It sounds queer but it is possible, so althought it is hard to deny the true of this statement, but it is not a logical truth.
頁: 1 2 [3] 4 5
查看完整版本: 哲學討論之我思故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