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不純潔的愛情

MisterHo 2011-11-16 01:27 AM

[font="]看了九把刀的那些年,評語是,歌很好聽,電影笑位足,最后女主角結婚那裡都拍得很好,可是就是沒有什麼共嗚![/font]

[font="]我的中學時期已經不太乖了,我一個星期都會去以前的酒吧[/font]/disco [font="]至少一次,是個蒲精,你們都知道吧,那個地方本是一個龍蛇混雜處﹐沒有像那些年的純樸愛情。[/font]

[font="]我的故事就在這個地方開始。[/font]






"[font="]我剛滿十八歲你就帶我來酒吧,你真係一個好哥哥呢[/font]!"

"[font="]好細佬,有好地方當然要同你分甘同味[/font]"

[font="]就這樣,我的人生就轉變了。[/font]

[font="]我的名字是呀一,我本來是個不太愛吵鬧的人,平日都只在家中看看書,又或者是上上網罷了。[/font]

[font="]我沒有打算公開我的初戀,因為我連細節都忘了,小學時間的東西,我全都忘了。[/font]

[font="]我就讀一家[/font]BAND 1 [font="]的學校,成績中上,什麼都不算突出的學生,加上本身是帶點靜的性格,莫說是女朋友,連朋友都不算多。[/font]

[font="]加上我的年紀又比其他人年長二歲,同學們都叫我作哥哥。[/font]

[font="]中四那一年的暑假,我親生哥哥帶了我到一家[/font]
[font="]酒吧去[/font]"[font="]溝女[/font]"[font="]。[/font]

[font="]真可笑,當時一個大不了我二歲的姐姐到今日居然成了他的老婆,但是我哥的目標不是她![/font]

[font="]到了酒吧,入了箱房,太概[/font]13[font="]、[/font]4[font="]個人已經在了,男女比例都算平均,我的年紀是他們之中差不多最小的。[/font]

[font="]像我哥哥這樣的老手,很快就接近了他目標的附近,談笑風生什麼的,卻忘記了他的弟弟。[/font]

[font="]我靜靜地坐在一個角落,一個人拿著一杯我十八年都未飲過的東西,[/font]CHIVAS[font="],難喝死了[/font]@@

[font="]說老實我不太懂欣賞。[/font]

" [font="]你第一次來酒吧玩吧?[/font]" [font="]一個跟我年紀相約的女孩問。[/font]

"[font="]是[/font]...[font="]是呀。[/font]" [font="]不善交際的我像口吃一樣。[/font]

"[font="]哈哈,看你衣著打扮,又口吃吃的,不像會到酒吧玩的喔。[/font]"

"[font="]對呀,哈哈哈。[/font]"[font="]跟她談了一整晚![/font]

[font="]就這樣,我認識第一個女性朋友[/font]([font="]同學不算啦[/font])

[font="]那天離開之前,我們交換了電話。[/font]

[font="]那天之后,我經常她傾電話,方知原來她也是個新手呢,要不是她姐姐強迫她一塊兒去,我想她都不太喜歡那些地方吧。[/font]

[font="]跟她混熟了,她便約我去看電影,行街食飯去了![/font]


dododo [font="]電話响起,是她的來電,打來的卻不是她。[/font]

"[font="]你是呀一嗎?我是思思的姐姐,我有點說話要跟你說。[/font]"

[font="]我雖然覺得很奇怪,但都冷靜地聽下去。[/font]

" [font="]你不要再接近我的妹妹,你是不適合她的,要是我發現你還在跟她來往的,你自己小心一點![/font]"

[font="]我正想問發生什麼事的時間,電話已被掛了。[/font]

[font="]百思不得其解,我決定趁早上[/font]10 [font="]時等她姐姐都上班了我才打給思思問個明白。[/font]

"[font="]呀一嗎!今早姐姐跟你說的別放在心裡。[/font]"

[font="]她好像已經知道了一般,並解釋說她姐姐是個奇怪的人,不喜歡她跟酒吧上的男孩有來往。[/font]

[font="]我當然深信不疑,過了一個多月,更和思思開始拍拖了。[/font]

[font="]真幸運,很久都沒有拍拖了![/font]
[u][font="]第一節完[/font]


[/u]

[[i] 本帖最後由 MisterHo 於 2011-11-16 01:41 PM 編輯 [/i]]

MisterHo 2011-11-16 01:52 AM

用電話打可能有少許錯字,見諒見諒



[url=http://m.discuss.com.hk][img=100,23]http://i1.hk/d/images/r10/mobile.jpg[/img][/url]

MisterHo 2011-11-17 12:50 AM

第二節:

轉眼已經是10 月﹐開學已經超過一個月了,我和思思正是熱戀期的狀態。

但是某一個星期六,她的電話沒人接了一整天。我即使心急如焚,卻完全沒方向找她。

那天晚上,哥哥都跟我一起到上一次的酒吧。

"快點吧,我終身幸福就靠你了!"其實他不是需要我,只是他見我都十八了還沒有找到女朋友,他是替我擔心。雖然我已經有了女朋友,但就應酬一下哥哥吧!

又到了酒吧,差不多的人,差不多的情景,就像第一次一樣,一樣的坐在一邊喝自己酒,根本就是來陪坐的。

時間已經是晚上二點多了,思思為什麽還沒有回電呢!那時天真的還為她想藉口,什麼到了大陸玩啊,病了啊都為她想得周到,但是,不足三十分鐘我便知自己錯了。

她的身影出現在酒吧的門口,但是感覺上她有很大分別,就是平日都不穿裙子的她,今晚居然穿了一件吊帶背心!
異常擔心加上突如奇來的轉變,令我腦子未及反應過來,腿已經向她走過去。
“思思,你怎麽會在這裡?怎麼你今晚穿成這樣? 我找你許久了!”
“你邊位啊?過主啦!”
“不好玩啦!你這樣會嚇親我呢!”
我正想拉著她的手時,有一大班人圍了過來,當中有男有女,但是就看似沒一個善男信女的…

“啪!”很大力的一把掌摑中了我的臉! 我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看著思思,她便再摑了我一巴。

“ 死廢柴,俾條女摑都死狗咁款,你去食屎啦!我玩你喳,傻仔!”
要說我當時是什麼感覺,我會形容為一片空白,根本來不及反應,我沒有傷心,卻有點害怕,可是眼淚卻一直流住,到底是我蠢還是遲鈍,這個情況作為男人都應該講幾句粗口罵回去,我卻只在哭,卻不知在哭什麼,我是個脆弱的人。
“還看什麼?難道像你似狗屎的人,我會看上眼嗎?我的男朋友到了外國讀書,我才找你打發時間,她都回來了,當然回到她身邊啦!”

到這裡,有人會奇怪的問,為什麼是”她”不是”他”,因為思思的男朋友,是個TB…
我怒了,真是異常的憤怒!我居然輸給一個男不男女不女的,我手上只有一個酒樽,為了發洩,我潛意識下把酒樽向思思和她”男”友的頭打下去。我敢保證,圍住我的十多人,沒有一個反應過來,但最後,在距離思思的頭不足一厘米,我停下來了,為什麼要停下來!對,就是不忍心打她。
“夠膽還拖?打佢”
接下來近一分鐘的暴打,連在房子裡在風流快活的哥哥似乎都發覺了我被人打,在房裡衝了出來,他一拳一腳的把在圍摳我的人都弄開了,但不知道誰帶來的人,在酒吧裡快要掩沒了我們二人。
“嘭!”一聲巨響出現在后巷,我和哥哥都被掉了出去垃圾堆裡。


“呼呼…呼呼,呀一你就麽了?有那裡受傷了嗎?發生什麼事?” 臉上帶有些微血跡的哥哥,喘著氣地關心我,而我,當然被他更傷,神經上的痛楚,都不及心中那種痛,好像下一秒心跳就要停了!
我那一晚什麼都沒有說,亦沒有交代什麼,只是哥哥不停在旁的開解,縱使都不知道我發生了什麽事。我就坐在垃圾堆動也不動,哥哥只在另一邊陪著我,由追問到開解,由開解,到沈默。

都坐了整個小時,酒吧的後門再次開啓,出來的,是我未來大嫂。
“都擔心死我了,你們發生什麼事了?”雖然她跟我們只是普通朋友,但是卻為了我們而擔心,恭喜了哥哥,你找到了一個好老婆。

“我也不知弟弟發生什麼事了,對了,你家裡有嗎,可以收留我們一晚嗎?”
“沒有,我的大哥剛好去了日本工幹,你們先上來吧。”
替我們倆抹抹血跡,她就帶了我們到她的家裡。
第二節完

[[i] 本帖最後由 MisterHo 於 2011-11-21 11:09 PM 編輯 [/i]]

MisterHo 2011-11-17 12:54 AM

為什麼一時用口語一時用書面語!

因為有些太粗俗但我又好想表逹出她的粗暴和殘忍,所以她和我的對話會用了一點口語。

在這裡想謝謝我哥哥,無論我做得對或錯,你都會保護我這個弟弟,心照了!

MisterHo 2011-11-18 12:56 AM

第三節:
第二天的中午,大嫂睡醒了,我就一點,就一點兒睡意都沒有。
由事情發生后的十小時,我都一直呆住了。
我心裡不停扭曲,不停痛苦的思考,思考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我樣子醜?我大蠢?我是個啊呆?
開始想歪了,我有錢?(那時父母都在做生意,倒是挺富有的)
我為自己想了一百個理由,一百個她玩弄我的理由,一百個我會輸給不男不女的理由,就沒想到這根本不是我的錯!
想到這裡,我開始找到了一條舒服的思想路線,一條成魔的思想路線!
一放了鬆了自己,不知不覺,我帶住疲累的身心去睡著了。

“你會不會後侮當初為什麼是她傷害你而不是你傷害她?” 一個帶著白色面具的人問我。
“再讓你選擇一次你會不會寧你負天下人?”
“若然我告訴你你辛苦的源頭是心軟善良,你會否跟我一樣成為一頭惡魔?”

整個夢境裡,我清楚地記得只有這三句話。但不知道怎麽了,一覺醒來后,我居然舒懷了很多,也許是我”想通”了。
連他們倆都覺得我好得太快了,但是見到我沒有什麼異樣,他們就沒追問下去了。

光陰似箭,三個月過去了。
今年的農曆新年,我的家人全都到了日本旅行二個星期,而我,因為要溫習功課所以沒有一塊兒去。
數月前所發生的事對那時的我來說,就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我並沒有因此變得默不作聲,反而同學們都注意到我的轉變是比起以前變得很多說話,而且是很幽默那種。
隨著自己的改變,我身邊朋友亦比以前多了。朋友愈多,自然女性綠都相對增強了。
“呀一,我…有點喜歡你。”
“ 呀一,你喜歡我嗎?”
任何男生遇到可愛的女生跟自己表白,無論如何都會有點開心對吧?事實上沒有!
第一次女生跟自己表白,我顯得很平淡,雖然我不喜歡她,卻和她在一起了。
過了整整一個星期,我便和她分手了,女方那時在我面前哭了起來,哭了十多分鐘都不能自控的,然而我做了一個不可思議動作,她就止住眼淚了。
“咔嚓!”
那女生一副不能相信的樣子看著拿住數位相機的我,我沒有理會她,就拿著相機跑回家了。
回到家裡,一盞燈都沒有開,只有暗淡電腦屏幕的光,我一個人看著剛剛拍那女生的哭照,我潛意識驅使下,我笑了!
看到那個女孩為我哭成淚人,我居然感到無比的快樂!最后那種心情舒坦都不得了。”
這,是個開端。

大概一年后的某個星期末,我和呀力到了當時還在的disco去尋歡作樂。
呀力是我在酒吧結交的朋友,大家”志同道合,臭味相投”便成了朋友。
經過上次我獨自看哭照的事件后,我仿佛上癮了!
不再是愛看哭照了,模式已經轉變成終日以把妹為樂。
“一哥,今日有看中了誰嗎?”
“來了都未夠十分鐘,你不要告訴我你已經找到了﹗你真飢不擇食!”
“不是啦,看看那邊,看到了那個戴帽的女孩嗎!她似乎是我夢寐以求的混血兒!”
“那你還在等什麼?要跟我分豬肉嗎!?我不介意!”

口賤的我和呀力不斷的找吃的,最終視線又回到了混血兒那枱人,因為女多男少,我和呀力與他二個朋友過去撘嗲了。
Disco 地方沒有什麼沒可能,都不夠十五分鐘,我們都由陌生變混熟了。
混血兒原來不是混血兒,她叫做Milk,好像比我大一歲,還有她的另外三個朋友,分別是呀so 呀mo 還有小雲。還有一個因為不太說話,連名字都不知道。男的介紹了自己,我立即就忘記他的名字了。
不知為什麼,那晚一大早就有人來查牌。也好,反正我又不是未成年,又可以趁機會看看今晚的食物是不是好吃。
然而,燈一開,我便看到一個我難以置信的人…


第三節完

[[i] 本帖最後由 MisterHo 於 2011-11-21 11:17 PM 編輯 [/i]]

MisterHo 2011-11-18 01:11 AM

大家是否比較愛看純真的感情?



[url=http://m.discuss.com.hk][img=100,23]http://i1.hk/d/images/r10/mobile.jpg[/img][/url]

MisterHo 2011-11-19 12:43 AM

第四節:
我認得她是思思的其中一個朋友,好像叫什麼小南來的,她和思思好像是住在同一大廈,以前跟思思在一起的時候都碰過了好幾次,想不到在這裡會遇上她!

很老實,那時我的心就只有無盡的歡喜,我身體告訢我,我不能放過這個機會向她身邊的朋友報仇。
而整件事最重要的,小南和呀Milk是朋友呢!
“喂,力哥仔,今晚混血兒你的,旁邊那個個子矮矮的我有興趣!”
呀力只有以淫笑回答。
查牌查得太久,大部份人都沒了興趣,所以我個最終要轉場。

“你是叫小南嗎?我是否在XX見過你呢。”
“是啊,我叫小南呢!你怎會知道的!我好像沒有見過你。”
“不要緊吧,反正我想告訴的不是這些。”
“你想告訴我什麼?”
“想告訴你,你今天很可愛!”
小南面紅紅的,看來這些對話有點功效。
隨時間過去,我跟小南的距離不斷的接近了,現在談天說地我們,差不多已經脫離了隊伍。
最后的地方是呀Milk的家。她的家是和另外二位朋友一起租的,地方很大,完全容得了我們十多人。
“我們這麽多人,不如來玩過遊戲吧!”
“玩什麼!不刺激的不玩!”眾人回應著。
“由現在開始每一個人分一張樸克牌,其中有四張會有二對相同數字,現在我們有二張床,四個枕頭二張被,誰抽到了相同牌的就要跟對方睡三晚!不準賴皮,就算男男都要願賭服輸!”
狡詐的呀力早就算好了,我們只有三個男的,一起睡的機會很微,加上他懂魔術這一環,簡真就似是直想跟誰就跟誰,毫無規則可言,直是個無聊的遊戲; 但我喜歡!

“好啊好刺的遊戲!只睡不做任何事好像太浪費了,倒不如…,二人必定要相擁而睡才算!”呀Mo簡真是我肚裡的蟲子,真心感謝你!

“力哥,把牌洗好啊!” 我跟他打了個眼色!
聰明的呀力當然知道我的意圖,洗牌時做了些手腳。到每個都有牌了,每人都保持了神秘感不把牌揭曉,有人便說先把牌留下,喝飽酒才揭曉。
“力哥你有否洗好牌呢!”我拉他到一個俏俏問。
“一哥要求的,小的自必傾力演出。”
“嗯,不枉我多年來的苦心培養,正所謂養兵千日,用在一朝。”
“去死吧!以我這種人材,到那裡都會成功!但是話說你怎會對她有興趣,她明明是她們之中最醜的!”
我細細聲把我的意圖告訴他,他才恍然大悟,其后更想加點附加規則來增加遊戲的趣味,但是有人已經不耐煩想知道會不會出現一床二鳥,眾人都一想起二個男的,真的是瘋了,好像想見證大自然奧妙的好奇。但是呀Milk 看著牌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的牌, 好像有什麼意圖的,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不祥的預感。
“好了大家都等得好心急,誰人手上拿7 和8 的現在站起來。很不幸,我就是其中一人!”話畢,我和呀力,還有呀Milk 和小南站了起來。看到當中有二個男的,坐在地上的都齊心叫一床二鳥!這裡好像不是動物園吧!
信心十足的呀力揭開了自己的紅心7,問她們誰拿了黑桃7 。豈料,拿出黑桃7 的人,是小南!怎麼不是呀Milk?我和呀力四目交投,不可置信的看著對方,但是在地上來參觀的遊客又怎會不讓動物表演呢?那個不知道什麼名字的男遊客毫不猶豫的把我和呀Milk推入了她的房間,然後則在門外歡呼吶喊助威,好想要看動物交配似的無恥之徒一樣!

我忍不住怒氣把房門大力關上,都沒有心情去關心呀力的感受了!當然,外人看來,我的行徑好像是等待不及一般。
說老實我不是緊張,而家悔恨錯失了一個良好的機會,看著木製的房門呆了三秒,才回頭一看呀Milk。
一回頭,我反而被嚇倒了!她什麼都沒有做,坐在床上,就只是脫了衣服!加上細細聲的說了一句說話!
“你要玩弄,就拿我來玩,不準傷害她。”

第四節完

[[i] 本帖最後由 MisterHo 於 2011-11-21 11:15 PM 編輯 [/i]]

MisterHo 2011-11-20 01:01 AM

第五節:
“你要玩弄,就拿我來玩,不準傷害她。”
搞什麼啊!我對你沒興趣的!我要的是呀南啊!
“怎麼了,沒膽量嗎?” 說完她穿回脫去的衣服,冷眼的看著我。
“你怎麽會知道我的意圖?”我大膽假切她已經知道了我的事。
“你們二個人說秘密說得太大聲,怎麽可以不知道﹗?”
“那你想怎樣?”
“你不準傷害她!”
其實說到底,今晚我都沒有想做些什麼,只是想跟呀南製造一個浪漫的氣氛,令她慢慢地喜歡上我,因為傷害她的人遠不及傷害她的心嚴重。
“那你認為呀力會比我好人嗎?”我笑淫淫的看著她。
“我想他根本不會跟呀南做什麼的,全個disco都知他的品味要求很高!又有錢,根本不會看上呀南。況且,你們要傷害的,應該是傷她的心對吧!”

可惡,怎麼都看穿了我!我有那麽容易觸摸嗎!
媽的!我當時真的非常憤怒,可惡的女人,我不會放過你的!但現在不能讓壞我大事,先忍一下!
“那麽,親愛的奶小姐,你現在到底想怎樣呢?
“你一會兒拿二支酒進來,記得等她們都睡了才出去。”
我全摸不著頭腦她有什麽打算,只好見步行步。現在是一個兩難的局面,我不知道她想怎樣,但又不想放過這個機會去報仇,不知呀力有沒有對呀南怎麽了。
正所謂孤男寡女獨處一室,女子實有損失。可是現在我卻被吃的死死的!真的顏面無存。
“ 他們好像都睡了,你等我一下!”
我到了雪櫃拿了二樽啤酒,經過呀力他們房間時把耳朵貼在門上希望聽不到一些我不想聽到的聲音,幸好還是寂靜無聲,不然我真的要教訓一下那多事的婆娘了!
“酒來了,你想做什麼?”
“ 鬥快喝,衰了的講自己秘密給對方聽!”
“好!一、二….”
好勝加上剛剛的憤怒,我叫自己千萬不要輸…什麽,我已經輸了?我還有半支未喝!
“輸了,但都要清光!喝!喝完才告訴我你的事。哈哈哈!”
為什麼我覺得她早有預謀…
“好了,喝光了,你想知道什麼?”
“你為什麼要傷害呀南?”忽然她認真起來。
“我和她是真心相愛的。”
”那我立即告訴她…”
“難道你就不怕我現在推倒你嗎?我要這樣做易如反掌的!”
“剛剛我都脫了,你不過來我還以為你是膽怯呢!要來早說嘛!我都知自己魅力迫人!”
“好了夠了,我敗了…”她好像一早看穿我的弱點了,哪怕我會亂來!原來我一早已經被設計了,自己還以為自己的計劃定會成功,誰不知殺出一個程咬金,這一次真的令人沮喪!
敗了的我願賭服輸,就對她說自己的經歷。當然說到什麽看女孩哭會自己大笑的我會屏閉不說,雖然我對她沒興趣,但都不想給個壞印象一位美麗的女孩…而且,我還想終有一日我會雙倍奉還!….說著說著我都睡著了,可能是喝太多了,睡倒了地上。

醒來時已經是下午的三點正了,我一開眼就見到呀milk 就睡在我傍邊,她雖然壞了我大事,但怎說都算是一個漂亮的女生,很多男生夢寐以求看到的畫面,現在我都看到了,亦都第一次覺得原來這個畫可以是一種享受,縱使我內心討厭她,真是矛盾!難怪呀力會看上她。
“欣賞了這麽久,是否後侮昨晚沒有對我怎樣了!?”
我怕得立即閉上眼晴,但都糗了,還是算了,我認我看得很享受。
“真不明白你這樣漂亮的女生,怎會多管我的閒事,你都沒有人追嗎?快快找個人一起然後快快樂樂過日子好了,怎麽要理我和她之間的事。”
“我只不想你傷害我的好朋友罷了!”
“害怕又帶她到DISCO ?”
她不作聲,我看著她,她看著我,我們足足沈默了十分鐘。我好像觸到她什麼傷心的地方,她居然沒有反駁我。我知道,她和呀南就不是一般好友的關係!

第五節完

[[i] 本帖最後由 MisterHo 於 2011-11-21 11:17 PM 編輯 [/i]]

carmenhychow 2011-11-20 05:53 PM

good

MisterHo 2011-11-21 12:00 AM

第六節:
第二天醒來的時后,呀milk 的朋友依然睡在地上和沙發上,可能天都有點點冷關係,各人都依偎對方一起睡,那昨天的遊戲不是白費嗎?隨便都可以抱著人睡。只是呀力的房間已經開了,卻根本沒有人在,然而屋裡都找到到他們兩的身影。
我到了廚房,煮了二碗麵給自己和呀milk,奸計不得逞,忘了自己差不多十二個小時都沒有吃過東西了,那便順道煮給她了,算是多謝她昨晚聽了我講自己的心事。
原來跟人說自己的心事,心情會舒暢好多。還有,多謝她把我搬到床上,不然就在地上睡了。
嗅到食物香味,地上的無恥之徒慢慢都醒了,包括昨日推我入房那個男的。真的奇怪,都認識了一天,我還是不記得他的名字呢。
過了半小時,他們煮好了”早餐”那就大家坐在一起談笑風生一下。
原本昨日的事,大家都幾乎忘記了,不知哪個人口多多問了一句,”昨晚你們有發生什麼嗎?”加上招牌淫笑,真的無恥。
這都不是問題,問題是呀milk她的答案,” 昨晚他很不溫柔呢…”然后有點躲在我背后…
聽到他的朋友們險些向我們噴湯!我就是冒冷汗而已,因為她向我打眼色,好像要告訴我不要亂動。
我就是個固執的傢伙,一早抽身離開就不用在這裡被人取笑了啦。但我想做得出的必定要做到!
“叮噹” 呀力二個人都回來了,令我震驚是他居然牽住了呀南的手!天啊…..心裡怒吼x100!
呀力的眼光好像有點兒避開我,我都要冷靜一下,先要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都晚上了,大家各自回家,在離開之前跟呀milk 交換了電話。到了巴士站,我拉走了呀力,跟呀南說了聲再見就走了。
我”邀請”了呀力到大X樂吃個晚飯,我用堅定的眼神看著呀力,他目光只看著那個油膩的五寶飯,死命的大口大口吃著。
“親愛的力哥,你真是好兄弟,我跟你說我想要那個女孩,你就先給我吃掉才幫我追到她嗎?真的很感謝你的苦肉計呢!”
“呀一你先聽我說…”
“我一直的等你說!”我開始變得不太冷靜,這是因為昨晚大好機會被呀milk破壞了,然后還被她吃得死死的,難得看到了她漂亮的睡相心裡才平伏下來,現在又再度爆發起來了!
“你先冷靜吧,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我沒有跟她在一起呢,她要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她想做一場戲給一個人看,所以她才要製造一個二人一起失蹤的假像,她要告訴大家我和她現在是一對,而且她最想告訴的那個人你更意想不到。”
“誰啊?你們牽著手回來不就是想令人知難而退,是那個推我入房的娘娘腔嗎?”
“不…你根本不會想得到…是呀milk”
什麽?是她!為何會這麽複雜?她二個才是一對嗎?
說到這裡,雖然不知道為什麽呀力會幫她去演戲,也不知她和呀milk 是否les,只知道我復仇的心還比以前旺盛,這是因為思思那件事帶給我的副效果,她令我十分討厭tom boy 或近似的物體,那程度是在街上遇到會有衝動去打她們一般!好啦,總之我還有機會好了!
我幻想著未來如何復仇想得太入神,呀力叫我我都聽不到。
“喂,醒來啦!呆什麼呆!”
“怎了?”
“我都是估計,並不知道她和呀南是不是一對,她又沒說什麽,所以先按兵不動好了。”
回到家,想起父母又去談生意了,家裡根本沒有人打理,快要鋪上些塵埃了。順帶一提,那時我哥哥已經和未來大嫂在一起了,不知道為什麼他會變得勤奮上進起來,都幾乎沒有再到disco 酒吧留連了。那時他就是跟她拍拖去才整天不在家。
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回想起昨日呀milk 的確在提及呀南的事時有點難言,難道是她們二人都是les 的嗎?為何我有點不想呀milk 是喜歡女的?可能是我看到她睡著了那副甜美的模樣,說起來她昨晚還有在我面前脫衣呢,雖然很快就穿回了,但是都看不少好東西…….幻想中……..
該死,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后!我應該先弄清楚她們的關係,然后計劃怎麼才能夠成功復仇啊!
終於,我都是忍不住打電話給呀milk 了。

第六節完

MisterHo 2011-11-21 12:00 AM

thanks ^^喜歡就好

若林源三 2011-11-21 01:31 PM

#2 的 一樣的坐在一邊"唱"自己酒,根本就是來陪坐的。

不錯...加油...:smile_o12:

MisterHo 2011-11-21 05:24 PM

哈哈唔該你提我,我今晚會改番隻字!
Tks^^



[url=http://m.discuss.com.hk][img=100,23]http://i1.hk/d/images/r10/mobile.jpg[/img][/url]

MisterHo 2011-11-22 01:23 AM

第七節:
“喂,是呀milk 嗎?”
“對呀,怎麽了?”她帶著沙啞的聲音回答我。
“ 你有事嗎,為什麼你的聲意會那麽沙啞?”
“…你,現在有空來找我嗎?我不想自己一個,我的室友都出去玩了。”
“對了你明日不用上班嗎,那麽夜還要出來…”
“算了,不出就罷…”
“不不不,我現在過來,等我三十分鐘。”
雖然我去她的家只要三十分鐘,不算太遠,但是問題是現在時間已經是晚上九時了,明天上學又會被人罸企了。
明明心裡不願去找她,最終卻出來了。
到了她家附近的公園找她,她頭髮濕濕的,看來是剛洗澡了,這味道就是昨晚在床上嗅到,很芬香的味道。可是我更發現她的眼晴紅紅,看來是哭過。
“你…有沒有事?怎麼哭到雙眼通紅?你是想念我嗎?我不是你杯茶來…..的..?”
話未完,她已經抱住了我,我一個不留神已經落入她的懷裡。我聽到一些很微弱的啜泣聲,反而變得有點不敢輕舉忘動了。
她在我的衣服上哭了足足十分鐘,才冷靜過來。

“謝謝你被我哭了這麽久。”
“不用謝,你是怎麽了,才沒見數小時,你就哭成這個樣子,你昨晚那種朝氣到了哪裡?”
“是因為呀南…”
“嗯嗯,洗耳恭聽!”
“其實我跟地是孤兒﹐在她十歲那一年,她被一對年老的夫婦收養了,她的父母就像是親父母一樣好。但好景不常,她的父母都因為年紀太大了,所以都離開了她。這是我和她二年前偶然遇到才知道的,其后,我還知道她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知道什麼了?”
“她是les 的,就因為他被你這些自覺得自己很不幸因而去傷害別人的人傷害過,至今根本沒有好過來。很對不起,我不是有心要教訓你的,只是沒想到跟她情同姐妹,為什麼就不跟我坦白?…”

雖然呀milk心裡很難過,但都把事實都弄清楚,果然是個聰明的女孩,只是聽到她親口說她的經歷,心裡不受控制的想過自己其實並不是那麽不幸吧,相比呀南,甚至是呀milk,我都顯得十分渺小,因為論慘的程度,我可能只算是根蔥,那我這一年多來的生意是怎麽了?我是走歪了我的路嗎?此一刻親耳聽到有人跟自己說你的仇人是LES  的,但我卻沒有衝動想去傷害她。

“喂,叫你出來不是給你冥想的!”過了幾分鐘,她都冷靜了。
“對對對!不如你先坐在這裡等我,我去買些東西!”


該死的新界西,為什麼一間便利店都沒有!走了十多分鐘,我才見到一個很大”7” 字。

我進去買了二大瓶啤酒回去,要跟她飲過夠。
“鬥快喝!輸了的聽勝了的命令做一件事!”
今次我聰明了!我在回來時喝了一大口對我來說今次應該可以一雪前恥!
結果沒有意外是她輸了。

“可惡,怎麼我會輸的!說吧,想我做些什麼?”
“上次是意該你的,今次是用了丁點力吧!”
“說吧,你想我做什麼呀?”她就是有點不滿意。
“我想你,吃了這一排朱古力!”這就是我的目的,雖然她昨天壞我好事,但見她這麽可憐,我都不願再去攪什麼了,剛剛這一刻算是做回了一個人的我,心裡只想她開心一點。
“傻瓜,你不是要做隻魔鬼嗎?怎麼忽然變了個好人?”
“魔鬼間中也要休息呀!別癈話了,吃吧!”
她看著手上的一排朱古力,想了想,始終都吃了幾口,然後開心的笑了一下,真美…就想雨後的陽光一樣的美。
“夜了,你就回家去吧!不然你的家人會擔心。”
“嗯,我送你上去吧!”
“好啦。”

那一晚過后,我已經沒有再想向呀南去復仇,原因是她已經夠慘了,不用我去做麽天也替我收了她。我知道我的想法是接近神經病病人的思考方式了。
不過另一個原因是,呀力出賣我了,他早幾日前和呀南在一起了。不知道他用什麼方法可以把呀南從不可能變做可能,總之是,他最后成功把一個LES 的人變成不LES 了,我也失去了一個報仇的動力。
由那時起,我開始失去了以前那一種復仇的心,我變得懶得去結識她們然後去傷害,可能玩了一年多,仇恨也開始淡化了。反而,我跟呀MILK 由那一刻變得開始親密,雖然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但是有很多行為已經超越了朋友。但是就因為我和她都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去愛一個人,所以明明機會很多,甚至已經拿捏著機會但大家都沒有再繼續向前走。我的傷未好,她沒心去理會愛情。
我一心都想著慢慢來,因為我跟她是一個相似的人,我和她的關係應該可以慢慢發展的。
可惜,魔鬼又怎會輕易放棄背叛衪的人呢?

第七節完

[[i] 本帖最後由 MisterHo 於 2011-11-22 01:34 AM 編輯 [/i]]

bbxbxb 2011-11-22 10:37 PM

祝你幸福

MisterHo 2011-11-23 12:15 AM

第八節:
在接著一個秋天的晚上,八月十五中秋時分不算太炎熱。我跟呀MILK、呀力和呀南一行四人到了黃金海岸賞月慶中秋佳節。還記得那天晚上熱鬧得很,人群擠得水洩不通。
“yeah,中秋節快樂!”
“ 中秋節快樂!”
我們自備了月餅,一起在海邊賞月。經過了半年左右的調整,我的心情確是比以前好多了,居功厥偉的當然是呀Milk 吧,自那一晚在她家留下的事開始,我就跟她成為了好友,無論是我心情不好還是她工作不順利的,都會找對方陪自己,當然,酒吧、disco依然是一塊兒去。總之,我大部分心機都放在她身上,完全沒有時閒想復仇的事。
記得認識她數月后的某一天,她喝得醉醉的來找我,說什麼工作得很累,很想有個人依靠啊什麼的,理所當然是吧,一個女孩子,讀完了中五便要出來工作過活,那時未夠十八歲的她,經多了幾許難關才得到今天比較安定的生活。
話說她是在一間大型時裝店裡工作,經過了四年,最終成了比較高職位的銷售主任,算是能自給自足了,還有空閒錢去買酒喝。
回到她來我家附近找我的那天,我把她拉到公園裡把酒,雖然我穿著校服好像不太好,但是她有事,我比什麼人都著緊,當然可能我覺得只是朋友的著緊而已。我和她談了很多東西,多數都由她的背景開始說起,然后就說自己工作的苦處。
原來她公司裡有很多人都不滿意她,就大概是這樣吧,利害的人總是招人說話,惟有自己想法子去忍吧!
我們由下午五時左右,坐到十點多才離開。她實在喝得太多了,站都站不穩,幸好我反應得及把她扶著,否則難免有點受傷了。就在我扶著她的一刻,我跟她的眼之間不足三厘米,很美啊!喝了酒之后她面帶霏紅,像一個大紅番茄一樣,恨不得叫人咬一口。也許是氣氛影響,她慢慢地閉上雙眼,隻唇慢慢接近我,然後失去理智的我們互相擁吻起來。她好像要把所有的怨屈氣都由嘴唇上發洩出來,我當然是適當地配合她好了。很柔軟的嘴唇!
她冷靜過來后,卻開始變得怪怪的。怎麼怪呢?就似是心裡比來公園之前更要顯得心事重重。在送她去坐小巴的路途上,她一聲都不响,比起以早二天她還在繃繃跳,她現在好像是啞了一樣。那一刻我忽然有點兒害怕,害怕失了她這個好朋友,雖然吻過她有點兒開心,但若果因為一個吻而失去她的話,我情願沒有吻過。
“對不起,剛剛,我不應該親你的。”我嘗試把氣氛緩和。
“不是,是我不應該…” 說完這一句她臉上顯得更紅。
氣氛倒卻是變得很曖昧,所以我還是決定不作聲讓她靜一下。

“到了,已經很夜啦,快點回去洗澡睡覺吧。”她笑了一笑,說了聲再見就離開了。
那一晚之后,她由回復掉從前的活潑,好像不該發生的事沒有發生過,真到現在,她身處在吵鬧的海上躺著。

回到中秋節那一天,呀力和呀南都去了洗手間,只有我跟呀milk 在一起。雖然那一個吻沒有帶來什麼後遺,但是她好像又回到了作為朋友的那一個起點,仿似完全沒有進過一步。
算了吧,總好過失去這個朋友,就當那晚她是喝醉就好。
“嗯…今晚的月光很圓很漂亮呢!”
“傻瓜,中秋的月光當然圓啦,難道聖誕會比較圓嗎?”
“你一定要這樣跟我說話嗎?我都是說說話讓大家氣氛沒有這麼悶罷了。”我有點不滿。
“那你就不要說話啦,我比較喜歡和你一起靜靜的感覺。”
躺臥在沙上的她好像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立即彈了起身,連忙解釋剛少沒經大腦的一番話。我裡暗自高興了一下。
剛好呀力回來,大家都收起剛才的話題。
“ 你們兩個去公廁做了什麼呀,都過半小時才回來。”
“是才半小時才對!”呀milk 加入戰團一起團攻呀力,大家嘻笑起來。
呀力那個玩世不恭的富貴青年,居然會為呀南這個女孩面紅,真的是世界變了。
說起呀南,她還是有點避開我,這都是呀力的功勞,他把我大部份的壞事都一一告知呀南,就連我當初計劃怎麼玩弄她到體無完膚也一五一十地如實告知,呀力真是我的好朋友啊!
幸好其後有呀milk為我說好說話,她才沒有像剛知道的那時候這麼害怕我。
“到我去洗手間了,呀milk你去不去?”
“又好。”
終於知道為什麼呀力要半小時才回來了,那個公廁濟了一條長隊出來,我想女廁門外有三至四十人在等候。
男的當然暢通無阻,所以我去完後都在廁所附近等呀milk。
看著排隊的人龍,我見到一個我好像認識的人,一個令我會令我心內翻騰的人,她是思思的親姐姐-思欣。
她好像也見到我一樣,然後從人龍朝我的方向走過來。她的第一句說話就是 ”你好嗎?很對不起!”
第八節完

[[i] 本帖最後由 MisterHo 於 2011-11-24 07:21 PM 編輯 [/i]]

MisterHo 2011-11-23 12:16 AM

真的謝謝你,其實事情都過左好耐啦,我已經重新出發去了^^

MisterHo 2011-11-24 02:11 AM

第九節:
“很對不起!”我好肯定我並沒有認錯人,思思和她姐姐長得很相像,只是她們的身形不相同。
一幕幕原本已經消失的記憶一片一片地重組出來,往日被思思傷心的畫面,如今一一記起!
“你向我說對不起?意義何在?”
“想當日若果我再透露多一點點的話,你可能已經對她存有戒心,不致現在這樣。但我其實是怕思思聽到,我才用較凶的語氣想把你嚇走。”
“我怎麼了,我生活得好好!”我在掩飾我在那年多兩年來的生活。
“不用裝了,你的醜事一早在disco 被傳開了…你因為這個原因變得很恨女人是吧!”

“你說了嗎三八?妹妹是你的,你教她出來玩弄感情就很對嗎?你真是無恥!人是你帶出來玩的,有人中招你才出來補救,有用嗎?你兩姐妹都不是好人!”
聽到情緒還是波動的我如此一番話,思欣都沒有再說太多了。”很對不起,你保重,…思思今晩都在黃金海岸!”
聽到最后一句話的我那時心如鹿撞,一個人呆住的坐在公廁外。”她在這裡” 這四個大字,足以令我手足無措,那一刻我只聽到自己的呼吸,感覺不到自己的心跳,整個世界的速度像變得很慢,我的思緒卻是轉變得很快。

十分鐘后,呀milk出來我都沒有什麼反應,當然聰明的她會察覺到我的不妥。

“你怎麼了,好像六神無主似的?”
“我踫了她姐姐…”
我把事情全告訴了她,她只能當我忠實的聽眾,卻不懂得如何去安慰我,而我就開始愈踏愈深,好像開始又回到了從前著魔了那段時間。
有人可能會問,我是不是還很愛思思,我的答案是我不喜歡她。可能年少時對成敗得失看重了,加上我固執的性格,才會有今日的局面,加上我那時只是一個純品的中學生,她根本就是又小天使突然變成了一隻惡魔一樣,她就變了我的恐懼。

“事情都過去了,怎麼還不放低?”
“女孩了根本沒一個好人!只懂得玩弄,我不應該想著去相信她們,更不應想著放過她們!”說到這我的情緒經已變得失控,呀milk 好不容易才把我拉回了呀力二人的地方。
呀力知道我的事,所以他死命抱著呀南不放,好像怕我這頭魔鬼會復發。
“怎麽了!怕我會像以前一樣嗎?絕不會啦,你們是朋友。”有少許理智的我還懂得誰是朋友誰不是。
“那賞月吧,賞月吧。”
壞事總是特別多,差不多想回家睡覺的時候,有幾個人走過來了,他們來時是想叫呀南。來者正是令我心碎的主角,思思。
呀南用很怪異的眼光來看著我,我死命的盯著思思,心中的仇恨又因為見到她又再次重燃。
我曾經自己一個人發過毒誓我要騙盡世上所有女性,但中途多了呀milk 對我監管,所以我這個魔鬼的沈寂了一時,現在看到思思的樣子,我倒還是放不下,反而心中那種強烈,比以往還更加嚴重!

“又是你這個狗屎,怎麼你會在這裡,影響巿容!”
“臭三八,你想這裡是你家嗎?狗口長不出像牙!”呀milk 嘗試幫我擋住她。
一輪罵戰后,思思開始動手,她掌摑了呀milk 一巴,但呀milk 卻不敢還手,因為思思又帶了幾個金毛的飛仔圍著我們。
“靚女你好漂亮,不如等我們陪一下你吧!”那個飛仔意圖想非禮呀Milk,呀milk 想避開但卻被其中一個飛仔捉住了。

忽然,“澎!” 一個爆玻璃樽的聲音令附近的人都靜了,因為有飛仔被我用酒樽打中了。他立即頭破血流,說句什麼山水有相逢的就急腳走掉了,還記得他那時好像在哭。
我還擊是因為看到呀milk被人打我人救她,加上那是的情緒本來就不是平穩。
我走到呀milk 面前,輕輕的親了她紅腫了的臉一下,然后拉著她和呀力立即逃離現場,就暫時到呀milk 的家避一避,因為我怕他們會再來攪事,所以大家都贊成先到呀milk 的家。

第九節完

[[i] 本帖最後由 MisterHo 於 2011-11-24 07:53 PM 編輯 [/i]]

Avicii 2011-11-24 01:35 P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若林源三 2011-11-24 04:36 PM

#8 經過了半多左右的調整

什麼是半多 ???

#9 你說了嗎三八?妹妹是你的,你教她出來玩弄感情就很對嗎?你真是無恥!人是你帶出來玩的,有人中招你才出來補救,有用嗎?你兩"姐弟"沒有一個好人

為什麼變了個男人來

MisterHo 2011-11-24 06:54 PM

哈哈,真的謝謝你,我會番去改番:)

MisterHo 2011-11-24 09:18 PM

第十節:

過了一個驚險的中秋節,我並沒有覺得刺激,反而是感到安靜,就似上一次給思思傷害的那一次,原來過了差不多二年,自己都未能釋懷。
時間已經是凌晨三時了,周圍沒有一粒聲音,很寧靜很寧靜,我一個人躺在沙發上,拿著我很久沒有飲過的chivas,一口一口的品嘗著,有人說過,一個人喝的不是酒,是寂寞。我說我現在其實是在品嘗我的悲傷。
本來已開始痊癒的傷口,現在卻一寸一寸的裂開,那感覺是什麼?那是心痛。

“過來一起喝吧!”一如所料,呀milk 擔心我所以不能入睡,她站在自己的房門口,偷偷的看著在沙發上的我,但卻不敢過來。
“來吧…不要吵醒ada 和呀金。” Ada和呀金是呀milk的同屋,ada更是她的同事,往後會有另一段故事是和ada有關的。

她到雪櫃拿了一支啤酒,坐在我的旁邊一聲都不响。我就看著天花板發呆,就這樣過了三十分鐘。
忽然,她開口了。” 你喝chivas ,我喝啤酒,鬥快,輸了聽勝了的那人話做一件事。”
真公平…
今日的我已經比以往更能喝了,但我知道呀milk這樣做是有意圖的,所以我故意輸給她。
“真失敗,又輸了給你!”
“不要再裝了,你是故意讓我的。但是輸了就聽勝的人說。”她還是很了解我。
“老實說,我怕你又變回以前的你,你都不知你對呀南的眼神,由當初的凶狠變成了現在的歡容,證明你對仇恨已經不再重視了,是嗎?”
“你知道我的背景,無論是什麽困難,我都要一個兒解決,所以習成了一個處不驚的特質,第一次知道你的意圖,我其實是很害怕你,但是我要保護好朋友,我不能夠給你知道我怕,所以我在我的房間裡的舉動都是想嚇一嚇你。豈料你卻這麽膽怯,被一個赤身的女孩嚇怕,你認為有可能嗎?當然不可能。所以我覺得你是一個好人!”
“你跟我說這些幹什麼?”
“我希望我的朋友是一個好人…”
“好人又怎樣?就不是給人玩弄嗎?自那天起,我就決心不做個好人,我不要給別人傷害自己!我爸爸媽媽不理會我,我哥哥都要拍拖,我不自己保護自己,誰人來保護我?”我變得橫蠻!

“你是個壞人嗎?你根本不是,只是被一個什麼爛女人傷害過你才變成這樣!你不要再想她吧!”
“就算沒有她,我都會這樣保護自己,我是一頭魔鬼!”
“你就是要說自己是個壞人對嗎!那好,你把我強姦了我就信你是一個壞人!”
“你覺得我不敢嗎!!!”我失去理智,用身子壓著她,她死命反抗我的魔爪,可是力量跟我有一段差距,最終連反抗都沒有力了。

就在我脫去她的衣服那時,她跟我說了一句話,至今我還記得好清楚。
“你要繼續假裝堅強到什麼時候!若果你今日真的上了我,我們一世都不再是朋友!”不是言語的力量令我難忘,而是一個女孩子,為了自己用地的身體作為賭注,目的只為了我能不再固執起來,我被她深深的感動了…
呀MILK說這一番說話的時候,眼裡還泛著淚光,但她看著我的眼神仍然是十分堅定的,就像第一次在她房間時看到的那個她一樣。眼神令我動容。
我停下了身子,笑了一笑,幫她穿回了衣服,留下她一個人原封不動的坐在沙發上,我自己一個人坐的士回家去了。
這,就是我最難忘的中秋節。
第十節完


[b][u]感動,往往是二個人走在一起的原素,你為我所做的一切,我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忘記,我認我心中是喜歡你的,假如沒有那件事的發生,你會是我最后一個女人嗎? [/u][/b]

我和呀milk 在那一晚后的SMS:
M= Milk
一=我

M:昨晚我的語氣是不是很差?
一:點會呀,係我對你唔住,仲差D…
M: 傻瓜,我相信你不會對朋友做出這樣的事的^_^
一:你覺得我再繼續落去你會冇事咩?你一早俾我食左啦!你平時都係咁幫朋友嗎?
M: 只有你才是我的好朋友^_^
一:我又唔係你條仔﹐你口花無用架喎!

[[i] 本帖最後由 MisterHo 於 2011-11-24 09:27 PM 編輯 [/i]]

MisterHo 2011-11-25 12:30 AM

明天休息一天:)

若林源三 2011-11-25 02:51 PM

加油~~~~~~~~~~~~~~~

MisterHo 2011-11-25 07:21 PM

好想對你說,靠近我
就讓我倒入你的懷;
是否對你說,相信我
等待你看到未來

通常人就是這樣,愈想得到就反而愈困難重重。




這一篇是我今日忽然想起呀milk所以打出來抒發的一小章:$
Miss you so much...

elisamumu 2011-11-25 09:04 PM

好期待呀

若林源三 2011-11-26 11:54 AM

這些關係才令人難忘........

MisterHo 2011-11-27 02:26 AM

第十一節:
朋友,可以是夥伴,可以是”兄妹”,可以情同手足,也可以情如知己。
但是就沒有一項功能是情同戀人。
上一次在海灘后所發生的事件,的確令我感覺深刻,但是我跟呀milk 的關係只維持在”好朋友”之間,沒有人走出一步,亦沒有退步,因為我跟她經常都在一起。就像站在崖邊但後面又危機四伏一樣,你不能向前走,但是亦沒有后退的路,不上不下的。縱使我們可能都喜歡大家。

我有訪問過Ada-她的同屋,原來每次ada去問她對我有沒有感覺時,呀milk 都死口不答,這個答案令我有點沮喪。但我私底下認識她的過去,她根本不想拍拖,因為她講過拍拖的壞處。
我喜歡她嗎?我問過我自己無數次,結論是…沒有結論。
我有常常想見她,但是過電的感覺卻沒,她仿似是家人一樣,跟我很接近。
她有心事,想哭時,我會有股衝動想把她抱住,用我身體的溫暖告訴她,她不是一個人的!但另一方面又希望她會找到一個真的可以幫到她,且成熟的男人。

還有,經過三個月的調整,我對思思的事件已經差不多全好了,有點東西你成熟一點就可以放低了。


平安夜的早幾天,我看到一樣挺不快的東西,而且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話說那一天,我約她看電影,一早到了她的商店門口外等她,我大概早到了十分鐘左右,看著她送一個男人到門口,奇了,女性時裝店應該是女顧客吧!為什麼會有一個男人走出來呢?
“可能是幫朋友拿回要改的衣服呢!”我心裡嘗試自我解釋。
想著想著,她已經換掉了衣服然后走出來了,但是,她手上拿著一樣東西,是一紮花。
女孩手上的花,意義可以有很多,生日?不是。朋友送?不是。送錯?沒可能!

有男孩追求她?看來是吧!

“哇,你怎了,怎麼手上拿著鮮花?”
“別人送的!”
“哦,原來是這樣!有人追嗎?”
“當然啦,本小姐長得那樣漂亮,難度沒人追嗎?我不會告訴你是誰的!”我有感覺錯嗎?她這一副是幸福的樣子啊!難道她喜歡那個人?天啊!!!但好像又不關的事吧。
“我有告訴你我想知道嗎?自作多情。”我發誓我是口快快說出口的!
“那你不想知就算!”女人翻臉就想翻船一樣,不但快,而家會很大件事!

說完這段對話,我跟她有意思的對話幾乎完全沒有!我們看的那一套電影是一套外國的愛情小品,影院內大多是情侶,唯獨是我跟她就表現得十分突兀,因為我跟她完會全沒有任何交流,就像是不認識一樣。

而且我們習慣了二個人飲一杯汽水,因為太多我跟她都喝不完,可是今天一反常態,她自己買了一瓶綠茶,我就拿著大杯的汽水一個喝光了。
電影看完了,離場的女性眼裡都有點兒淚光,包括了呀milk。我就忍不住要問她:” 你怎麽哭了?”
“不干你的事,你不是沒興趣關心我的事嗎?”
“我哪有呀?對呢!剛剛的電影好看嗎?”
“我都忘了,只是覺得今天的檸檬茶不太好味道。電影嗎?還可以吧!”
檸檬茶?那支根本就是道X綠茶!她幹嗎發呆??
“因為你那支真的是綠茶啊,聰明仔!還有啊,你真的搞笑,不知電影是什麽情節,你哭什麽來的?”
“關你什麼事!”她又開始翻船了….
接下來送他上小巴,因為都十二點多了,我想送她到家門口,可是小巴只有一個位,原本我都想拉著她,叫她等下一班車,可是她已經上了車…而且走了,再見都趕不及說。
我呆著看小巴慢慢駛走,都不知她發什麼神經,好地地出來看電影,居然給我發了脾氣來!連再見都不說便走了。
等了大概五分鐘左右,第二輛小巴到了,我就上車,因為想到她家的樓下看看,始終一個漂亮女孩太夜回家不太好吧!
經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的車程,我到了她家的附近,那時街裡真的很靜,一個人影都沒有了,我一個人走這段路都會本能上覺得害怕,雖然是一條不足五分鐘的路。
走到了她家下面都轉角,我發現了她剛才手中的花掉了在地上,我立即繃緊了神經,想趕快到她家的門口看看有什麽事,誰不知都未到那裡,在一個小公園已經聽到有一把尖叫聲,由於街上都靜得很,我很易就知道了方位。
我飛奔到公園,看到一個類似乞丐的男人用身體壓住了呀milk !
“仆街!呀Milk!”我真的自己跟自己說了一句粗口,然後跑過去一腳把那個男人踢開,那男人好像精神有問題的,看到我就表現很害的落荒而逃!看不想跛著的他都跑得挺快!
我立即看一看呀Milk,一看,差點又說多一句粗口,怎麼不是呀Milk?
“謝謝….幸好有你…” 躺在地上的是一個應該比我大多了的女人,用半咸半淡的廣東話說了聲謝謝,我就扶起她,並問她要否我送她或報警什麼的,她說不用,再說了聲多謝就走了。

我立即鬆了一口氣坐在公園的椅子上,其實剛才我真的很害怕,可是我又不可以不救她,就算她不是呀Milk 我都會救,可是如果真的是呀milk 的話,我會更加盡全力保護她。

就在那時,一個塾悉的身影走過來,她是呀Milk!她臉上奸險的笑容,真的是令我心寒!她應該知道我做了什麼,但她豈不是會覺得我很關心和緊張她?不行!
“謝謝你喔!”她用甜美的聲線,跟我說了聲多謝!
“我聽到你叫我的名字,你是在緊張我嗎?”
“ 不要誤會吧,我這個做大俠的,不論是啊豬啊狗我都會用力拯救她們的。”我伸出了勝利的手勢。
但是她的臉由甜美笑容變成了魔鬼一樣,拿著我勝利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大口!
痛痛痛痛痛!她是狼狗嗎!口都那麽大力!
她又不辭而別的跑了上自己的家!
就這樣,我跟她第一次莫名其妙的吵架就發生了。

第十一節完

[[i] 本帖最後由 MisterHo 於 2011-11-27 02:35 AM 編輯 [/i]]

MisterHo 2011-11-27 11:15 AM

對,可能就是這樣才更深刻

這陣子寫她的時候,我真的很想她慠

MisterHo 2011-11-28 01:03 AM

第十二節:
吵架就是這樣輕易,自上次在公園吵架,今天已經是過了三十多天,我沒有連絡她已經有三十多天之久了。
剛過去的聖誕節,我跟我讀書的朋友一起過,雖然熱鬧,但我卻高興不起來,因為她不在。順帶一提,我中學的同學其實都不太愛玩,只是出來應節罷了。
到現在,都快新年了,為什麽她還沒有找我?
我不是沒有嘗試打電話給她,在那天之后的第十天,我試過打給她,但電話卻接不通,所以我那一天決定到她的家找她。我拿著買了幾天的小禮物-一條手鍊,開開心心的到她的家樓下等她放工回來,可是見到的畫面,居然是一個穿整齊西裝的男人駕著一輛車送她回家,而呀milk的手上拿著了,和上次一樣的紅玫瑰花…誰都知她發生什麼事了。
“怎麼了,朋友有別的人追求是好事嘛!就麽會失望呢?應該祝福她的!”我自我安慰著。

就這樣到現在已經是第三十多天了,我都不太想找她,我怕我阻礙她吧…
但是不找她,不代表不能找她的朋友啊!我打了給ada。
“Hello, Ada,我是呀一啊!”
“呀一?等一下,我把電話傳給呀milk….”
“ 不要,請不要,我打電話來是找你的!”
“找我!?”
“我知我很唐突,但我可以約你到酒吧喝個悶酒嗎?食飯都可以!”
“嗯,好吧,是否要保持秘密呢?”
“對!在酒吧那裡等,再見”
Ada 不但是呀milk 的同屋,也是她的同事,又是她的老朋友,年紀和她差不多。
“這裡,請坐吧!”
“你不用這麽客氣啦,你找我定是有事吧!”
“對啊,其實是關於呀Milk的。”
“你定是想問她是否在拍拖嗎?我其實都不知道,但每一天她都有一個男人,我想是廿九、三十歲左右,駕車送她回來,我想十居其九都是了。”
果然聰明!
她答的是和我想像中的答案一樣,我估中了!但沒有奬品。
“怎了?你在緊張她嗎?”
“才不是啦,我只是想關心一下她,因為我們吵架,所以都沒有連絡對方快四十天了!”
“原來是這樣…”
我把實情告訴了Ada,她不但充當一個公正的人,說我們大家都有錯的例牌說話,另一方面,她都覺得呀Milk今次真的很小器,因為平日呀Milk都不會這樣的…
自此之后,我再沒有打算去打呀Milk,因為她都拍拖了,我也不想煩著她吧!畢竟我覺得我自己只是個只懂得頹廢,又要她去安慰我的人,現在朋友開心就夠了。
其后的某一晚,我一個人在酒吧喝著自己的悶酒,真有趣,我自第一晚到酒吧,喝了杯Chivas 之后,都過了二年有多了,我才發覺,我根本最喜歡喝的就是Chivas,雖然間中都會點其他酒,但是到最后總是叫了一杯Chivas 加冰,可能這杯酒意味著我自己的過去吧,我是在喝著自己的歷練。
“一哥,不好意思啊,遲到了!”
“你這個老淫蟲這麽遲呀!我差點就把到妹了!”
“那你又怎會自己一個人啊?”
“還不是等你才出手啊!”呀力和呀南分手了,因為呀力本來就是一個愛自由的人,太久的束縛,只會是加速一隻’淫魔’的成長的催化劑,就似呀力一樣,好像十年沒玩似的,一星期約我幾晚到酒吧…現在已經少到disco 了,因為我不太喜歡吵鬧,以前就是因為想吵鬧一下才到disco,可是現在只想喝酒。
有呀力在,把妹的進度的確很快,因為他已經成功認識到幾個大概十八二十的女孩。
“十五”
“十、十,喝吧!”他們無聊的玩十五二十中。
“你叫什麼名字?”
“呀一,你呢?”
“呀寶啊,你好呀,很高興認識你。”
呀寶跟我說她其實不愛猜枚,剛好我又不想玩,就乾脆和她坐在另一枱談天。
“你的樣子不似是香港人呢!”
“對啊,我是混血兒。”又是混血兒,的確我有想起過呀milk,雖然她堅持自己不是…就這樣,我開始跟呀寶混熟,因為我覺得呀Milk跟呀寶有點像。
離開了酒吧,我和呀力就分開玩了,因為我不想阻礙他啊!他要補回長時間沒有吃女的空虛,作為朋友的只希望他一個人可以和三個女的…
我就自告奮勇送呀寶回家,因為都不是太遠,都在九龍區。
“你想上我的家坐嗎?”她忽然問我,我有點覺得不好意思。

“方便嗎?”
“可以啦,家人都還在德國那邊,只有我和弟弟一起住。”她所謂的弟弟,其實是胞弟。
上到了她的家,我參觀了她的房子,好大啊!
但始終敵不過酒精的力量,一個失平衡就坐在沙發上了。
“茶來了!”
“真不好意思,原本想送你回家,豈料自己要你照顧。”
“沒關係啦,反正我一個人好寂寞呢!就當是陪我一下吧!”
那一晚,我們先看電影,再喝酒,今次我們二個都醉了,醉到了在她床上…接下來發生什麼事,相信都不用多說了。
“早晨啊…我昨晚定是太醉了,對不起!”
“沒有關係啦…我不是都醉了嗎?”
我穿回衣服,整理一下五官,準備離開的時候,呀寶說了二句話。
“原來你都是和其他男的一樣,” o趙完鬆!”
“不…不是,我怕我阻到你嘛,那若果你賞面,一起吃個早餐好嗎?”
“好啊”
吃過早餐后,就和她說再見了,離去前還交換了電話號碼,說下一次再一起喝酒。
她就是呀寶-我的前度女朋友。

第十二節完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不純潔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