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人人有台“粉碎機” by 果殼網主編

m970055 2012-7-5 07:35 PM

人人有台“粉碎機” by 果殼網主編

人人有台“粉碎機” 果殼網主編

“謠”,用《爾雅》中的解釋就是“徒歌”,隨口唱唱的,所以古人常常謠諺並稱。
後來,這種“口頭文學”被用來製作預言,也就是所謂的讖謠。
再後來,謠又長出了各種枝蔓,收進各種上下左右前後古今的離奇故事。
隨口唱唱的,變成隨口說說的。
謠諺成了謠言。
科技領域是謠言的重災區。
這並不難理解,正如阿瑟‧克拉克所說,任何足夠先進的科技,都和魔法難辨差異。
既然是巫魔一路,自然也就有了被叉上火刑架的資格,使人避之唯恐不及。
然而,科技這玩意在日常生活中又不是想避就能避得了的。
無論願不願意,它已經而且會繼續改變我們的生活——只不過,科學話語的專業性、奇怪的創作衝動、復古思潮的影響、由不信任引發的陰謀論以及逐利的商業動機隨時都可能給我們平淡無奇的科學生活使一個絆兒。
從這個意義上說,做科學傳播就是不停地與那些科學謠言做鬥爭:食物相剋、養生產業、食品安全、外星文化……
其時,正當果殼網草創。
以喚起大眾對科技的興趣為主旨,以科技已經且必將繼續改變每個人生活為信念,我們建立了“謠言粉碎機”這個主題站,以期能以最直接的方式,介入公眾最渴求、最希望得到解釋的內容。
多年以來,中文互聯網世界的信息洪流一直都脫不了“泥沙俱下”的評價。
如何在這個局面下生產優質的、足以讓讀者信賴的內容,自然就成了果殼網及謠言粉碎機主題站工作的核心。
此前,在面對專業領域的疑惑時,大眾媒介習慣於通過對專家的採訪來梳理、解答專業問題。
這個做法快捷、直接,對大眾媒體來說或許是恰當的。
不過,專家的答復很有可能會受到研究領域、答復準備等條件的限制,大眾媒體在信源選擇、內容剪裁方面也很有可能出現誤差,所以,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往往會出現疏漏,造成烏龍報道、瑕疵報道。
“專家變成磚家”的結果,與此類報道關係密切。
謠言粉碎機走的是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我們並不謀求資深業內專家來為公眾解說專業知識。
我們更傾向於與相關專業的學生,青年教師及技術、研究人員合作,一方面提供更為快捷、詳細的知識,另一方面也協助青年科學作者們提高與一般公眾溝通的技巧。
更重要的是,謠言粉碎機通過對既有文獻的查證與解說來分析流言。
這使得我們所製作的絕大部分內容,以科學共同體的集體認知作為基礎。
我們力求每一個數據、每一個重要的觀點都來之有源,建立在科學界具有一定普遍性的共識之上。
這個做法會儘可能避免因為個人的認識、判斷或者疏漏而導致的事實偏差。
如前所述,泛科技謠言的來源,大概有5種情況:科學話語的專業性、奇怪的創作衝動、復古思潮的影響、由不信任引發的陰謀論以及逐利的商業動機。
●科技話語的專業性使大眾媒介和一般讀者很難確切把握其中的微妙之處,再加上大眾媒體在製造新聞興奮點的時候,又常因為種種原因,有意無意地歪曲、掩蓋、模糊一部分事實,造成誤會。
同時,由於媒體在新聞技巧上的疏漏,比如使用不當信源,對內容給予不當解讀甚至誤報,也會成為泛科技謠言的源頭。
●奇怪的創作衝動,說的是一種名為“釣魚”的行為。
造作者故意撰寫包含偽術語、偽理論,但又符合一些人內在期許的文章,誘使後者轉載、援引,起到嘲弄的效果。
著名的《高鐵:悄悄打開的潘多拉盒子》一文即是“釣魚”的典範,在溫州動車事故之後,它甚至被誤引入公開報道。
一些典型的搞笑新聞,比如《洋蔥新聞》、《世界新聞週刊》的內容,也曾經被媒體、網友誤作真實信息引用。
此外,一些科技媒體的愚人節報道,《新科學家》就曾遭遇此種情況。
●復古思潮的影響表現為,人們更傾向於信任傳統的觀念與方法,而排斥新的或者自己不熟悉、沒有聽說過的方法。
特別是當傳統的觀念和方法對實際生活的並不產生惡性影響,或者成本很低時,人們尤其傾向於保守態度——各種“食物禁忌”即屬此列。
●由不信任引發的陰謀論,最典型的案例是各種災難傳聞以及與外星人、UFO有關的流言。
在此類話題面前,很多人將官方、半官方機構視為“信息隱藏者”,將科學報道者視為其同謀。
在自然災害之後,陰謀論橫行的情況通常都會加劇。
●逐利的商業動機造就泛科技謠言的案例,最著名的是發生在上世紀80年代的一個案例。
當時有謠言稱,美國一家著名日化公司的圓形老人頭像商標是魔鬼的標識。
這個謠言給該公司造成了嚴重的負面影響。
事後的調查發現,謠言的源頭來自另一家公司的產品銷售商——相關的訴訟一直到2007年才終於塵埃落定。
泛科技謠言的成因如此多樣,所涉及的專業知識也面廣量大,乍一看或許確實會讓人產生目迷五色的無力感。
不過,其實利用一些恰當的資源、方法,對相關信息進行簡單檢索、分辨,一樣可以對流言的真偽略有心得,雖不中亦不遠。
我們曾經如此描述“謠言粉碎機”的工作流程:果殼網的工作人員不厭其煩地將分析流言的全過程儘可能完備地記錄下來,甚至讓急於了解“最終結論”的讀者看起來覺得有些冗長,在文章的篇末,我們也總是儘可能開列上相關的“參考文獻”。
這麼做的原因只有一個——為不了解探索過程的讀者提供一種線索,使之逐漸熟悉自行探索的工具和方法,最終實現“人人有台謠言粉碎機”的願景。
道路看起來很漫長,但幸好它就在腳下。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人人有台“粉碎機” by 果殼網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