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大嶼山何「罪」之有 ?

suede25 2013-6-9 10:25 PM

大嶼山何「罪」之有 ?

[size=21px][size=13px]
[align=left][size=21px][size=13px][size=3][color=black][/color][/size][/size][/size][/align]
[size=3][color=black][url=http://blog.yahoo.com/_YAXRVOZODJRIY5DPYXJEIJUCGM/articles/1250844/index]http://blog.yahoo.com/_YAXRVOZODJRIY5DPYXJEIJUCGM/articles/1250844/index[/url] [/color][/size]
[size=3][color=black]
余遷入愉景灣半年,Bowmore 12 、Glenlivet 15、Glenfiddich 18,金樽淘空。子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奕者乎?為之,猶賢乎已。」此篇以謝罪。


當代香江,有學者依宋真宗年間《廣韻》,以千年古音統今日廣府話,是為愚笨,蛀書蟲也。
粵語承唐音宋韻,依《廣韻》作參考,無可厚非,惟只讀韻書,不顧習俗,乃學而不思。
《廣韻》沿《切韻》、《唐韻》,當收唐詩音韻;讀杜牧名句

遠上寒山石徑斜
白雲深處有人家
停車坐愛楓林晚
霜葉紅於二月花


斜、家、花用韻,屬下平聲九麻,以今日粵音讀之,家 (ka) 及花 (fa)
押韻,與斜(chea) 卻不通韻腳,斜今粵音與《廣韻》之斜,
實不同音。然只顧習俗,不考韻書,亦不可取。

聞維基百科開首: 大嶼山,粵語本讀「大罪山」,為避諱,香港粵語借音讀作「大娛山」,此乃謬誤。民間又一說「嶼」字有兩讀,
正讀為「罪」,俗音為「娛」,余以為穿鑿附會,不可信。


查文獻,找到饒宗頤教授的《港九前代考古雜錄》,始有頭緒。「大嶼山」之名,始於清朝道光年間。道光十四年,兩廣總督盧坤於奏摺曰: 「英吉利人: 其省城內不及澳門一帶,大嶼山砲臺等處,務須密汛弁兵,加意巡邏。」袁永綸《靖海氛記》記述: 「提督孫全謀舟師與賊戰於赤瀝角 (今赤鱲角)、大嶼山,又敗……」。道光之前,嘉慶三水人范端昂的《粵中見聞》謂: 「新安有人在大魚山海濱獲一海女。今大魚山與南亭、竹沒、老萬山常有之。」大魚山,沿大嵛山舊稱,曾編修《廣東通志》的學者阮元為兩廣總督時 (於一八一七年,嘉慶丁丑年,即嘉慶廿二年,教授原文為道光丁丑年,余以為手民之誤) 曾作詩文曰: 「即乘水師提督之兵船,過零丁洋,看大嵛山,望老萬山,回澳門……」時至今日香港,本地人以舊名「大嵛山」、「大魚山」稱呼大嶼山,係歷史因由,並非避諱讀作「大娛山」。


至於民間的「嶼」字「罪」、「娛」兩讀說,余以為乃北方官話(今日普通話的前身) 與粵語溝通失誤之故。「嶼」的廣府話只有「罪」一音,先考韻書,「嶼」於《廣韻》屬上聲八語,徐呂切,與「罪」、「序」同音。再察習俗,島「嶼」一詞,今讀「島罪」,未聞有人讀「島娛」,何以獨「大嶼山」受「罪」? 將「大嵛山」、「大魚山」寫作「大嶼山」,幾乎肯定出於北方佬手筆。「嶼」的普通話讀 (yǔ)
,與「魚」(yú) 及 嵛 (yú) 極接近。當年北方人聽本地人讀「娛」,知其音不知其名「大嵛山」、「大魚山」,逐以北方話的「嶼」代之。情况有如今日廣府人的「埋單」,埋有「收結、結算」之意,另有用法叫「埋數」;可惜北方佬一知半解,買的係貨品、食物,單據(invoice)
乃憑證,何來變「買單」?

[/color][/size]
[/size][/size]

[[i] 本帖最後由 suede25 於 2013-6-9 10:29 PM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大嶼山何「罪」之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