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The Conjuring (詭屋驚凶實錄) - 驅魔鬼屋經典大雜燴

kfc1234567890 2013-8-29 11:42 PM

The Conjuring (詭屋驚凶實錄) - 驅魔鬼屋經典大雜燴

[url=http://onethirdfilm.wordpress.com/2013/08/21/the-conjuring/]向類型片經典致敬 – The Conjuring (詭屋驚凶實錄)[/url]

[img]http://onethirdfilm.files.wordpress.com/2013/08/the-conjuring-2013-movie-title.jpg?w=625&h=332[/img]

九年前的《Saw》(恐懼鬥室) ,震撼並革新了整個恐怖電影工業,
新的片種 “Torture Porn” (虐待高潮片) 橫空出世,
《Saw》成為一年一度萬聖節系列鉅獻,愈拍愈大愈爛,
還有一連串跟風販賣血腥的殘酷折磨電影,
James Wan 溫子仁其實只拍了第一部,但自此離不開此品牌之名;
兩年前的《Insidious》(兒凶) 再一次奠定溫子仁刀仔鋸大樹的實力
成為2011年度最賺錢的電影,將低成本的恐怖片達到最大的經濟效益,
風格亦開始偏向氣氛經營多於外露血漿,
同時嘗試將舊式驚嚇橋段與新式數碼拍攝融合;
直到《The Conjuring》(詭屋驚凶實錄),終於徹底回到舊陣時,
時代背景、景框移動、場面調度,全面回到恐怖片盛行的七八十年代。

猶如將歷代的驅魔與鬼屋電影來一次總結回顧,
不像《The Cabin in the Woods》(屍營旅舍)挪揄典型公式,
反而在該片高調宣判恐怖片傳統已死之後,來一次勇敢的懷舊,
去證明此類作品尚未過時,藝術性以及吸引觀眾的能力都能並存。
1973年的《The Exorcist》(驅魔人)、
1979年的《The Amityville Horror》(鬼哭神嚎)、
1982年的《Poltergeist》(鬼驅人),
三部同類型代表作的經典影子,都在溫子仁的鏡頭下,如鬼魅般若隱若現。

就列個清單細數一下吧,
好像[url=http://onethirdfilm.wordpress.com/2011/05/05/scream-4-%E5%A5%AA%E5%91%BD%E7%8B%82%E5%91%BC4-%E5%BE%8C%E7%8F%BE%E4%BB%A3%E8%A7%A3%E6%A7%8B%E5%86%8D%E8%A7%A3%E6%A7%8B%E7%9A%84%E7%B6%93%E5%85%B8%E9%87%8D%E7%94%9F/]《Scream》(奪命狂呼)[/url]系列般點算屠殺片定律般,
只不過《Scream》中的主角是有意識的去重演/避免特定的情節,
《The Conjuring》(詭屋驚凶實錄) 則是潛意識的,在導演操控下向舊片致敬。
首先,必然要強調真人真事改編,
黑白舊照、泛黃報章、殘影錄像,箇中的穿插增添了實感與年代感,
既然要起用歷史事件,就不如直接將電影的時間線設定在那個孕育恐怖片創意靈感的時候,
正如溫子仁訪問所言,鬼在現代很難嚇人,
有了手機面書,多猛的鬼都無所遁形,甚至可能給人耍個團團轉作話題開玩笑。

不過,在七十年代初,也是現代科技剛開始應用之時,
攝錄機、錄音機等,各樣新型玩意,都在查鬼捉鬼過程中大派用場,
片中只有拍照亮起的一聲咔嚓與閃光,
與近年流行《Paranormal Activity》(午夜靈異錄像) 的實時記錄技術相比,
在掌握快慢的節奏處理上剛好相反,
另一方面,又能顯示舊古董的驚嚇力量,比新潮拍照技巧更凌厲,
完全其新花款不如老把戲的論述。

對比其快速推進的驅魔重頭戲,
前段緩慢的運鏡,更能讓人因未知而恐懼。
有時,從極近的特寫慢慢拉遠到周圍環境的全景掃視,
如整個畫面都是雪花,然後逐漸看到電視機的框架,跟著就環繞屋中轉個一圈看家庭成員的位置;
如從屋內拍到屋外,再拉遠到樹,到湖,
三層的景物並置,每一層的影像都有內涵,埋下揭開故事謎底的伏線。
又有時,從遠到近,細節微妙的變化,
如小女孩拿著音樂盒,愈近捕捉她的表情,背後的環境天色持續變深,暗示迷惑入局的狀態。
一開首作人物時態地方的介紹,一個推軌的鏡頭,鉅細無遺,
若說想起 Robert Altman 的掌鏡也許太誇張,但至少在現今驅魔片中看到,也算開了眼界。
旋轉鏡頭環屋全觀,倒轉鏡頭改變視角,
還有一場收晾衣服的戲,鏡頭跟著隨風飄起的被單,
飄到上空門窗之前,在沒有換焦的定鏡中,窗後屋內現靈體,
以鏡位移動去製造光影效果,那是技藝而非噱頭。

漸進式的情緒鋪墊,一步一步引領觀眾到頂點,才於最後一下衝刺,
老牌技倆,節制、省時、省錢,又最有力度,證實了「橋,真係唔怕舊」。
拍手版捉迷藏,跟從聲音來源追尋蹤跡,
愈接近愈繃緊,然後掌聲一響,就贏得戲院內的尖叫聲回應;
從瘀痕到吐血,一反近代「恐懼鬥室」嘩眾外露之風,未到最後二十分鐘都不見紅;
拖拉後腳,先是床邊力輕,後是大廳地窖肆虐;
先有小狗不進屋,隨之小鳥撞窗死,最後女孩撼衣櫃,從最弱小的受害者開始層遞。

道具的鋪排、聲音的設計、光線的調整,
都是經典作品見慣見熟,全數以認真的態度重現,比惡搞更困難亦更有誠意。
鏡的反射、湖的倒影;
木材聲此起彼落,門聲椅聲樹葉聲;
音樂盒上鍊轉動、琴聲哭聲風鈴聲;
洋娃娃轉臉總是猙獰;
火柴總是微弱、燈總在搖晃,時明時暗、時亮時息。

只不過,溫子仁始終逃不過恐怖片必然的缺陷,
不論主題如何延伸,
如何蘊藏「愛勝過一切」、「親情大過天」、「有上帝,有魔鬼,在乎心中選擇」等正面訊息,
《The Conjuring》(詭屋驚凶實錄),始終離不開愚昧與迷信,
再標榜現實,都只是騙局的華麗包裝。
溫子仁已在恐怖片證明其導技,也許是時候挑戰另一新方向了,
來年的《Fast and Furious 7》(狂野時速7),在林詣彬手上接棒,才是其真考驗。

延伸分享:
[url=http://onethirdfilm.wordpress.com/2013/08/18/genre_tribute/]向類型片經典致敬 (一) – The Wolverine (狼人:武士激戰)[/url]
[url=http://onethirdfilm.wordpress.com/2013/08/18/the-lone-ranger/]向類型片經典致敬 (二) – The Lone Ranger (獨行俠)[/url]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The Conjuring (詭屋驚凶實錄) - 驅魔鬼屋經典大雜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