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輸了也要認真 《字裡人間》

言寺 2013-9-8 10:25 PM

輸了也要認真 《字裡人間》

輸了也要認真 《字裡人間》

[img]http://images.takungpao.com/2013/0829/20130829023120129.jpg[/img]


這是一部淡如白開水的電影,同為「攞獎片」類型的《禮儀師》與《字裡人間》相比,登時變得劇情起伏過大。

事先聲明本片沒高潮位,全片幾乎是主角在辦公室或家中查書,查書,然後再查書......

主角的開場白,就是解釋定義何謂「右」。

我當天在戲院的定義是,玩手機那位是「右」,打鼻鼾的那個是「左」。
大家可想而知,不少人頂不順這套白開水戲,入了場中了伏。

承然可拍得更生動。如松本說《大渡海》的革命性時,可加插一些配合畫面,如愛情描述可再立體點,如女新丁的時髦和「字典」部的老舊可對峙多些。

但它就是摒棄這些火花,簡單切入。清淡得不能再清。

我初時也邊睡邊看,但這個細水長流的字典部,卻越看越投入。

不是片子把字的魔力顯得多高,而是如同片名,由字而生的人味。



在這個訊息萬變的年代,現代人是否還有耐性,正正經經地攤開一本辭典細心查閱﹖
要查閱一些新詞彙,有WIKI,電子辭典,口耳相傳...........就是懶得去想到書本辭典。


但在日本某間出版社一角,有一個男人,天天對著書本,享受於沐浴在書海中。

同事笑他怪人,他仍沉浸當中。

忽然一日被挖角到「字典」部,一般同事如小田切讓都嫌棄此處悶蛋,人人欲棄之,但這男人倒沒所謂。

被總編輯松本的渡海偉論所打動,就立志要完成《大渡海》辭典由零開始的編制。盡管不知要花多少光陰。

當時大部份人也知悉,電子辭典興起,接著會是電腦........

但男人相信,在世界上,在他看不到的角落,存在一些需要實體辭典的人,或是未來人那一天忽然想起,仍要依據實體辭典作考究。

就這樣,這份使命感,使他留在字典部足足十五年之久,與同事們攜手孕育出《大渡海》。



這份工,人人當草,只有他當寶。

男人本住對編輯辭典的起勁,足以把他矇蔽,不知嘲弄,不知回報,不知歲月過去。

別人見他此生也困在狹窄辦公室,當是輸了。他仍認真地埋頭苦幹。

看到字典部的每個人,既感到孤寡保守,又感到肅然起敬。


上面提到片中由字而生的人味,在《大渡海》面世前一刻,小小辦公室裡,連日來通宵達旦的人們,終於鬆一口氣,一起鼓掌,互相慰勞。那一刻真的太有人味!



我想,即使他們輸了,即使辭典敵不過時勢而消失,他們也無怨無悔。

這部電影能為冷門行業推一大步嗎﹖不得而知。

但起碼我們認識到於不同角落,總有一班人,曾有一段日子,是很認真,憧憬未來地去完成一件事。



電影中說,詞彙是有生命的,有演變,有生死。

行業也一樣,出版社要面臨電子書的龐然危機,許多人覺得實體書早晚會沒落。

我更覺得不是沒落,是行業在演變。

人的眼球不會隨科技而進步,看久了電子屏幕,你仍然會累。人到大年紀,你仍會老花。

而且世上就是有人喜歡書香,手感,邊看實體書邊靜思。

所以,出版行業不是沒落,是轉型。實體及電子書平衡出版,就可延長行業壽命。

始終,要在新時代中保留傳統文化,或許需要轉些少彎。

就如專家說莎劇對白口音最接近古典口音,有誰百分百保證,經過世代相傳真會相差無幾呢?



提外話我更想消費式的宣傳印刷品沒落。就是那些街邊派傳單,無人接,派單人士就全盤掉進垃圾桶,極之浪費紙張。

[i]PS:希望在首輪電影區見到<字>的專區啦![/i]

[[i] 本帖最後由 言寺 於 2013-9-8 04:46 AM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輸了也要認真 《字裡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