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沒學會暖自己的心之前,不要進入婚姻。沒學會暖別人的心之前,不要說我愛你 (轉) 1

cabane 2013-10-7 01:20 PM

沒學會暖自己的心之前,不要進入婚姻。沒學會暖別人的心之前,不要說我愛你 (轉) 1

作者簡介 :  黃士鈞 博士 又名哈克
心動台灣120發起人,有16年專業諮商訓練資歷,彰師大諮商輔導博士、美國馬里蘭大學生涯諮商碩士。1969年生於台灣台中。哈克喜愛觸發思考與直覺的合作,讓意識與潛意識一起激發內在資源,創造出生命故事的新可能。

(部份內容轉載)

[color=Blue]1 他,是我要的人嗎?—盆栽與大樹[/color]

年輕的孩子經常問我:
「哈克,怎麼樣才能知道他就是我要的伴侶啊?」
「我們剛認識時很甜蜜,為什麼一段時間後就開始不舒服、不快樂了呢?」
「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換一個女朋友,好累喔!故事都要重說一遍⋯⋯」

是啊!年輕的歲月,真的是會這樣不斷地問、不斷地試,接著失望、分手,然後又動心、期待。於是,一次一次地經歷了自己真正的情愛經驗之後,慢慢有了懂自己的可能。

有次我帶領一場高中高職老師的生涯研習,休息時,一位年輕的輔導老師朝我直直走來,眼睛發亮、氣勢萬千地問我:「哈克,你不是說要把我的故事寫進書裡嗎?」

第一個剎那,我心裡想的是:「你是誰?我認識你嗎?」
電光石火地晃神之後,第二個跳出來的念頭是:「小玲!八年前我寫博士論文時,訪談的故事『小盆栽與大樹』的主角小玲!是長大以後的小玲耶!唉攸威呀!」

無視於我的震撼,女老師繼續追問:「哈克,你八年前寫來徵求我同意讓訪談內容出書的email,現在都還存在我的電腦裡,你什麼時候要出書啊?」當時正處在第一本書《做自己,還是做罐頭?》最後校稿階段的我,趕緊拿起手邊列印出來的稿子,翻到帶著走的小花園那一段,說:「這裡,這裡,你看!雖然短短的,可是有喔。而且,第二本書,我要好好的寫你那精采的盆栽與大樹喔!」

小玲老師聽了微微笑,微笑的心似乎說著:「哇!等好久了,真的要看見我的故事被寫出來了。」生命有時候很奇妙,辛苦的年輕歲月,如果被好好的說,好好的記錄下來,好好的懂,好好的傳遞,辛苦就不只是辛苦了。


[color=Blue]兩個人需求的拉扯[/color]

時間倒轉八年,那時小玲還是個青澀的大學女生。她發現自己在關係裡頭總是順著男友、找不到原來的自己,覺得好痛苦;而且因為男友突然提出分手,小玲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於是到學生輔導中心找諮商師談。小玲在關係裡的困境,是許多年輕生命會遇到的兩個人需求的拉扯。就像是第一次晤談時,小玲描述那平凡又真實的兩難場景:「我常常會去看他練球,有一次我有事要先走,當我跟他說時,他的臉色馬上整個沉下來⋯⋯然後我就沒講話,留了下來。」

情愛關係一過了浪漫親密期,排山倒海而來的挑戰之一,就是束縛與牽絆。因為身體靠近了,心裡親近了,於是歸屬感有了,也真的有機會被關愛、被疼惜了。同時,當關愛、歸屬、疼惜都發生的時候,愛的氛圍裡,有個幾乎一定會發生的副作用—就是感到束縛—原本大大的自由,瞬間也變得小小的。

第二次晤談,小玲跟諮商師說,男友提出分手後還來找過她。小玲還說道,之前即使她與女性朋友喝下午茶,男友也會生氣,這讓小玲在關係中感到束縛。這時諮商師與小玲之間有一段精采的對話:

諮商師:「如果可以用一個東西來代表的話,你覺得那個男生是什麼?」
小玲:「我直覺他是一個小盆栽,陰暗角落的小盆栽。」
諮商師:「他以前就是這個樣子嗎?或者他曾經是別的東西?」

小玲:「一開始認識他的時候,我覺得他是一棵大樹;沒想到愈來愈認識他之後,發現他是一個小盆栽,而且是被籬笆圍住的小盆栽⋯⋯需要我的照顧。後來,發現我比較喜歡大樹,不想要小盆栽,但又發覺自己走不了,被綁住了⋯⋯每次一想到大樹跟小盆栽,我其實知道:『嗯,我還是想要大樹。』」

這個盆栽與大樹的隱喻,實在是太精采了!

浪漫期的美好,讓眼光有了失真的美好投射,於是滿心歡喜覺得自己遇見了一棵大樹。浪漫期一過,強烈地想獨占伴侶的需求悄悄攻佔了年輕的心,於是在迷霧之後,需要細心被照料、澆水的小盆栽清晰地在眼前出現。只要曾經年輕的人,回想一下當年的自己,誰不是需要被細心呵護的小盆栽呢!這真的是再真實不過的樣子了!

[color=Blue]
我想要一棵可以依靠的大樹[/color]

諮商晤談的中期,小玲決定寫封信來告訴男友自己的期待,但不知道該怎麼寫,諮商師建議小玲把「盆栽與大樹」的故事寫下來,以表達自己的感覺。小玲鼓起勇氣寫下了這封信給男友:

說個故事,你覺得自己像什麼呢?

一個女孩看到一棵大樹,一棵有動物和人群圍繞的大樹。站在樹下,女孩覺得很快樂、很幸福,可以和朋友在樹蔭下聊天。女孩想成為大樹的園丁,照顧他、陪著他,而她成功了,她成為大樹的園丁。
她看到在大樹開朗、溫柔的背後,其實是一株躲在陰暗角落、被竹籬笆圍著的小盆栽。小盆栽向女孩渴求著水和陽光,一個只能給它、只屬於它的水和陽光。小盆栽將女孩綁在身邊,不准女孩離開,不讓女孩到別的地方去。

一開始,女孩能理解大樹轉變成小盆栽的原因,也理解盆栽多麼需要她;漸漸地女孩不能去拜訪別棵樹了,女孩想要離開;但是,看到需要陽光和水的盆栽,卻又好心疼、好捨不得。她多麼希望盆栽可以長大,可以去掉周圍的籬笆,變成一棵讓女孩可以依靠的大樹;大樹下有花園,可以讓別人進來喝喝茶、聊聊天,讓女孩可以放心做自己,甚至拜訪別人家的花園,她是多麼希望!

小玲描述著自己寫信的心路歷程:「我將盆栽跟大樹的故事寫給他,那時我跟諮商師說,他會不會看不懂啊?諮商師說沒關係,試試看。我寫給他之後,沒想到他看得懂,而且他也寫了另外一個故事給我。他問我有沒有想過,大樹也是從小盆栽開始的;小盆栽也很努力想要掙脫盆栽的局限,只是掙扎的時候需要力量與勇氣;他相信自己會變成一棵大樹,只是不知道何時能達成。」

收到男友這樣活生生又直接的回應,小玲的反應是:「好神奇喔!他竟然看得懂!我沒想過大樹也是從小盆栽長大變成的。但我想若要等他長大,似乎需要很長的時間。」

[[i] 本帖最後由 cabane 於 2013-10-7 01:26 PM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沒學會暖自己的心之前,不要進入婚姻。沒學會暖別人的心之前,不要說我愛你 (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