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黃貴權的影像世界 - 我的60–70年代香港」展覽 9/1 - 1/2/2015

dandyobbo 2014-12-25 09:11 AM

「黃貴權的影像世界 - 我的60–70年代香港」展覽 9/1 - 1/2/2015

[size=3][/size]
[size=3]2015年1月9日 ‑ 2月1日  上午10時 ‑ 下午10時 [/size]
[size=3][/size]
[size=3]時代廣場 廳堂博物館 Living Room Museum - 銅鑼灣勿地臣街1號 [/size]
[size=3][/size]
[size=3]免費[/size][size=3][/size]
[size=3][/size]
時代廣場很榮幸能邀請得著名攝影師黃貴權醫生為我們的Living Room Museum作揭幕展, 舉行「黃貴權的影像世界— 我的60 – 70年代香港」展覽留存美好回憶。黃醫生1966年隨攝影大師鄧雪峰學習攝影, 70年代參加國際沙龍之黑白及彩色畫意組, 9次名列世界十傑, 由60年代至今獲獎無數,積極推動攝影藝術, 為表揚其於攝影界的突出貢獻, 2010年獲香港特區政府頒授銅紫荊星章(BBS), 至今對攝影藝術熱情不減, 每年均創作出不少精彩作品。

藉著此次展覽大家可以跟隨藝術家的步伐重溫當年社會瀰漫著一片和諧歡樂的光景, 工展會、 公共屋邨、 街頭商業廣告等等題材的作品透露著社會向前邁進的期盼, 透過藝術家細膩的觸覺攝獵一閃即逝的動態, 追憶當年寧靜的漁村和農田,感受人們勤奮工作以及小孩愉快地玩樂, 通過鏡頭捕捉的一刻, 讓觀眾直接感受到藝術家對香港、對生活、 對生命的熱愛。

此次展覽共展出50幅黃醫生的在60年代至70年代之間作品,分為6大主題:(1)漁村憶夢,(2)屋邨記影,(3)勞動讚曲,(4)落日抒懷,(5)街頭寫照,(6)宗教民俗,帶領觀眾漫遊於六、七十年代香港的美好時光。

香港記憶

時光荏苒,歲月靜好,往事依稀,韶華空明。

香港於我,是生於斯,長於斯的隨遇而安。是悲於斯,樂於斯的無怨無悔。每當我在翻閱這些黑白攝影作品時,總不免勾起對昔日香港生活的濃濃回憶,那是對許多故人、故事、故景的見證...... 這些作品記錄了香港滄桑巨變中的一瞬,亦承載著我此生一段重要的歷程。並不是想用攝影去雕塑一個時代,也沒有刻意去追光弄影,初衷僅僅為了捕捉那些常被人們忽視的細節,我走進生活,才發現社會深處的微妙變化,都折射在這方寸之地。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香港並不富庶,大多數市民的生活還是困苦。在屋邨,街頭巷尾,簡陋的遊樂設施,鞦韆、滑梯、搖搖板、球場.......

能見到的空間,都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亦是香港生活的記憶,亦成了如今整整那一代香港人無法磨滅的記憶。彼時,港人心上開著的是朵朵勇敢的花,看那些孩子們是那樣的天真無邪,活力煥發,儘管回到家中依舊是一室陋居,一口粗茶淡飯。也正是當年的這些孩子們,迎著困難亦成為如今香港的精英和棟樑。

當年,我背著相機徜徉於那些屋邨、街頭、田野、海邊、工地之間,有意無意的記錄了光影斑駁下的種種,所有的作品來自情感,來自思想,來自本真的心靈,飄浮著樸實的懷念。再回首時,也許是懷舊的情緒不時撩繞心頭,感覺到許多重要的歷史瞬間,在當下的「文明」顛覆之下,無聲消落,再也找不回來。想想,歷史的車輪總要碾過,卻還是難免引出些蒼茫感。 香港記憶,揮之不去,而當回憶漸漸散去,團聚在它周圍的人們,又該何去何從,留下這些作品,追尋舊影,更多的是一種對現世的啟發和珍惜。

過去的記憶,有時是經歷的象徵,老不一定等於舊,只是代表不一樣的價值。
在今天的時代廣場,回眸時代的印記,我們祈盼,未來的記憶還是屬於香港。

louieyue 2015-1-3 07:46 PM

:P :handshake :victory:

dandyobbo 2015-1-12 12:13 AM

[b][font=Tahoma][size=3][color=#4169e1]黃貴權展50幅黑白相 再現六、七十年代香港生活 - 大公報[/color][/size][/font][/b]
[b][font=Tahoma][size=3][color=#4169e1][/color][/size][/font][/b]
[font=Tahoma][size=3]「黃貴權的影像世界──我的60-70年代香港」展覽,精選了五十幅本港著名攝影師黃貴權攝於上世紀六十及七十年代的作品,由即日起至下月一日於時代廣場「廳堂博物館」(Living Room Museum)展出。是次展覽同時是「廳堂博物館」的揭幕展覽,昨日,黃貴權聯同「廳堂博物館」設計比賽冠軍王俊傑和王守賢,為是次展覽及「廳堂博物館」的開幕禮任主禮嘉賓。[/size][/font]
[font=Tahoma][size=3][/size][/font]
[font=Tahoma][size=3]展覽分六大主題[/size][/font]
[font=Tahoma][size=3][/size][/font]
[font=Tahoma][size=3]是次展覽分為六大主題:漁村憶夢、屋邨記影、勞動讚曲、落日抒懷、街頭寫照和宗教民俗,展出的作品均為黑白照片,黃貴權表示,這批照片攝於一九六六至一九七五年,拍的全都是當時香港人生活狀況的紀實之作。「著名攝影師陳復禮說過,攝影作品要畫意紀實並重,我受到他的影響,也認為最好的紀實在畫意當中,而人的活動場景很重要,所以我的作品都以拍人的活動為主。」他說。[/size][/font]
[font=Tahoma][size=3][/size][/font]
[font=Tahoma][size=3]本身是醫生的黃貴權續說: 「我在工餘時間背着相機四圍去拍攝,沒有特定的主題和目標,也不一定要捕捉什麼特別的鏡頭,我影相的宗旨是六個字,就是『隨心,隨意,隨緣』,但我很重視按快門的一剎那,一定要時機準確。」[/size][/font]
[font=Tahoma][size=3][/size][/font]
[font=Tahoma][size=3]黃貴權以他一九七○年的作品《走上斜坡》解釋「按快門要時機準確」的重要性: 「照片中三個小童一起走上斜坡,我按快門的那一刻,正好影到了他們一起走動的姿態,他們的六條腿都全被攝入鏡中,中間那個小童更有點凌空的感覺,而且也紀錄了他們的嬉戲時歡樂的表情。」[/size][/font]
[font=Tahoma][size=3][/size][/font]
[font=Tahoma][size=3]黃貴權表示,這批照片亦紀錄了上世紀六十及七十年代香港人的生活態度: 「當時香港不是很富裕,物資也很缺乏,但人民、尤其是小朋友都過得很開心,整個社會都很和諧,令人好懷念。」[/size][/font]
[font=Tahoma][size=3][/size][/font]
[font=Tahoma][size=3]對於照片中的一些消失了的景物,黃貴權也不無滄海桑田之嘆: 「以前的沙田、馬鞍山是鄉村,流浮山是蠔田,風光優美,如詩如畫,但現在環境變遷,農婦日出而作、蠔民交收蠔獲的情景已不復見,現時香港已少有這樣的風景了。」[/size][/font]
[font=Tahoma][size=3][/size][/font]
[font=Tahoma][size=3]「廳堂博物館」揭幕[/size][/font]
[font=Tahoma][size=3][/size][/font]
[font=Tahoma][size=3]是次展覽作為銅鑼灣時代廣場「廳堂博物館」的揭幕展,可讓繁忙的香港人在都市的心臟地帶駐足一下,重溫當年社會和諧歡樂的光景。而「廳堂博物館」的概念,就是要融合「廳堂」和「博物館」,提供一個在城市當中的空間,呈獻世界各地的文化藝術。[/size][/font]
[font=Tahoma][size=3][/size][/font]
[font=Tahoma][size=3]時代廣場於去年五月誠邀香港中文大學建築系參與一個名為「廳堂博物館」計劃,並以比賽形式進行,設有冠亞季三個獎項。冠軍設計將被建成實物,化身為時代廣場的「廳堂博物館」,最後由中大建築系碩士二年級學生王俊傑及王守賢的作品奪冠。王俊傑及王守賢表示,以「Sometimes」為作品標題,把「廳堂博物館」定義成一個能打破常規,激發無限可能的地方。它能提供不同類型、層次及深度的活動,給大家參與其中,令大家能在這個都市「廳堂」中吸收不同的文化藝術養分,擴展眼界。[/size][/font]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黃貴權的影像世界 - 我的60–70年代香港」展覽 9/1 - 1/2/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