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短小說 III 100%原創 非人記(暫名) 第一至十章 ----------

Klinnz 2015-8-4 02:34 PM

短小說 III 100%原創 非人記(暫名) 第一至十章 ----------

TO 板主: 不好意思兩個帖都貼錯板了:smile_13:



作為一個文人,沒有執筆寫字好幾年了。 面對最近的社會變遷,有許多許多想法,卻無發揮機會,也不打算發揮。

直到看到上月一則NASA的新聞,猶如觸電,萬千靈感鑽入腦袋,竟然決心想寫一個故事來,一天就寫了將近九千字。

朋友說以為永遠都看不見熱愛寫作的我。我只希望自己生疏的文筆,能寫得出這個神來之力的靈感,把故事好好的呈現給讀者。

本文正覓出版社合作出版,如各位朋友喜歡敝作,請轉載本頁網址,而非文中內容。第十章後將會有劇情給香討讀者投票選出,選出的劇情將會在出版書上。故事尚未寫完,各路小說界英雄不妨慷慨賜教。

本文含輕18禁內容,如本版標準容不下本文,煩請PM告知。

本文的構想至少作者從未在任何小說、電影中看過。希望您也沒有看過任何類似劇情,讓本文能帶給您一點新鮮感。

謝謝
劉南



[img]http://media.angelfire.lycos.com/preview/6891652/1024x1024-2410991.jpg[/img]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font=Times New Roman][/font]「但是又實在太!好!看!了」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小澄心裡嘀咕,這麼血腥的片子,為什麼不是三級片。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愛看人類片,很可怕!又好看!」翡翠還在說個不停。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陳雅澄和莊翡翠是兩個眉清目秀的女孩,十七歲多,在荃灣一間中學就讀。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澄,你看,我的白馬王子在看我!⋯⋯喂,你快看啦!」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小澄沒好氣,就順她意看了看,說:「莊翡翠小姐,人家沒有看你。」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有啦!你剛好沒有看而已!」翡翠扭一扭說。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翠翠,拜託你了,陳爾威根本是壞男孩一個,他完全就故意釣你的。」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但威威就是很有魅力啊!」翠翠捂著臉道。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嘭!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只見一個足球滾到兩個女生腳下,陳爾威那一群男生就笑了起來,原來新插班生阿呆剛被請「食波餅」。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喂,呆,我腿法太準,真的射中了你,不好意思。」陳爾威難掩嬉笑之情,其他男生根本還在笑。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翠翠一檢起球,跑到陳爾威處,陰聲細氣地說:「威,你的球。」壞男孩阿威則表情[size=12pt][font=Calibri]chok chok[/font][/size]地微笑了一下。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吖~電死我啦!」翡翠心裡小鹿亂撞。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翠翠你有無搞錯,這人在欺凌其他人,你還去陪他賣笑!」小澄慎道。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一向是天之驕子的陳爾威也沒遇過這樣的事,一時間全部人都靜了。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這個⋯⋯沒關係啦,都不痛。」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阿呆,校內插班生,已入學四個月了,人如其名,雖然身材高大,但架著一副粗粗的眼鏡,平時沉默寡言,很呆的樣子,一副標準的校園欺凌受害者。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小澄,《人類戰鬥》下集馬上上畫了,一起去看吧!」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這麼快?不要了!我都不喜歡人類片!是壞男孩不陪你去,你才拉我去的吧!」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不找威威去,難道找阿呆嗎?哈哈!」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剛好,小澄在學校不遠處看到阿呆,想到翡翠上次助紂為虐,心裡有點氣,竟然跑到阿呆前。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這個,你願意今個星期六跟我們一起去看電影嗎?」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阿呆有點靦腆。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是點了點頭。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要麼我拉他去,要麼我就不陪你去。」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翡翠也只好答應,可是翡翠還不忘罵回一句:「死呆瓜!」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小澄這個朋友是幼稚了那麼一點,她也沒有辦法。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在銀幕上,那隻長著觸角的人類又出現了,現場盡是驚叫。本來小澄對人類片沒有很大興趣,但今次帶了阿呆,反而被他吸引了⋯⋯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吸引小澄的是,阿呆仿佛變了一個人,他沒有了那股呆氣,冷冰冰的盯著銀幕,眉心摺了幾下。小澄也說不出這是什麼表情,是憤怒?是冷笑?是不忿?還是悲哀?似乎每種也有一點,又似乎全部都不是。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電影轉眼間到高潮了。主角拿著特製手槍,可發射蒜頭子彈,與那隻人類決一死戰。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小澄還是在偷看阿呆。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阿呆臉上細微的表情,小澄覺得比電影更吸引。但其實只有像小澄這麼細心的女孩,才能看出阿呆的微妙變化。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阿呆是怎麼了?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哎呀!這套人類系列太好看了!可惜製作公司放料說不會再出下集了!」翡翠說。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這麼無聊的戲,不出就不出了。」說話的正是阿呆。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翡翠先是怔了一下,然後才臉露不悅,只有小澄才聽得出他語氣裡的冰冷。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你不喜歡人類,那你來幹嘛?」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我怎會不喜歡人類。」阿呆一字一字地說。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翡翠和小澄都沒有預想過這個答案。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少來了,你是想跟小澄看電影,你才搭隻腳過來的吧!」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阿呆,他這次沒有面露靦腆,仍是語調平平道:「因為人類不是這樣的。」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小澄卻又聽出了他語氣裡的冰冷。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嘖!人類不是跟我們地球人長得差不多嗎?你怎麼知道有什麼不同?」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阿呆正在想答案時,忽然兩個女生眼前天旋地轉,像坐上過山車一樣,身體被搬離去不知何處。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啊!!」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size=12pt][font=Calibri] [/font][/size]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小澄仍感到有點頭暈,勉強睜開眼睛,原來剛有東西撞上來,玻璃、水泥碎散了一地。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得知出意外了,小澄揉揉眼睛,翡翠好好的坐在地上,自己在阿呆的臂膀裡。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小澄腦袋還未轉回來,阿呆用他有力的手臂,扶好了她,自己再彎腰撿自己的眼鏡。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在阿呆戴上那副粗粗厚厚的土氣眼鏡前,小澄好好地看清楚了他的臉。原來在眼鏡下,他的臉龐是那麼英俊。


褸襤© 版權所有
[font=Times New Roman][/font]

[[i] 本帖最後由 Klinnz 於 2015-8-4 03:41 PM 編輯 [/i]]

Klinnz 2015-8-4 02:42 PM

第二章  人類見

意外翌日,在學校遇到了。翡翠眼中對他少了幾分鄙視,小澄當然從來沒有鄙視他,可是卻越來越不解。

小澄正想說早晨,一個皮球又飛了過來,不偏不倚,正中了他的臉。

「陳爾威,我看到你故意欺凌蕭廂了,你過給我過來!」

他笨拙地重新戴上眼鏡,弱弱地說:「⋯⋯老師,我沒事。」

「這怎麼可能!!」小澄心裡喊道。昨晚小澄在床上想了一整晚,也想不通大家昨天如何脫險。一個正常人為何能看到後方的中來車,一下推開身邊的翡翠,再一把抱走了自己呢?

這個就是小澄冷靜下來後,整理出來的案發經過了。雖然翡翠擦傷了屁股,自己也避得很驚險,車在不到一米外飛過,但已經是很不合常理了。

如今他竟避不開幾乎正面飛來的皮球,而且中球後的反應也太⋯⋯

蕭廂是否在裝阿呆?為什麼?小澄心裡有很多問號。

⋯⋯ ⋯⋯

「各位同學再見,記得由於最近女孩發生意外的情況很多,大家必須要小心,晚上不可出門。」

老師說的是最近新聞說有很多夜歸女孩子遭到殺害,據翡翠說都是死於同一手法,然而她的警察爸爸也沒透露多少,只是對她下達了禁足令。在這個科技發達、治安這麼良好的社會,人人都置有自動報警系統,如今有連環兇殺案,確是令大家人心惶惶。

小澄各翡翠互望了一眼,兩個女孩心裡還是有點害怕。但反正躲在家中也有很多娛樂,兩個人不出門就是。

⋯⋯ ⋯⋯

「⋯⋯阿⋯⋯阿澄呀,我⋯⋯我有事要你幫手呀!」

電話另一旁的聲音顯然很害怕,小澄鎮定問:「翠翠,怎麼了?」

「我呢⋯⋯不小心將自己反鎖在家外了!」

「反鎖?什麼是反鎖?」

「反鎖就是沒有鎖鑰開門呀!」

「人人都用瞳孔辨識機呀?你搞什麼鬼?」

「我家停電了!連後備電源都沒法用了啦!大門被電腦鎖死了!」

「那你幹嘛出門不帶鎖鑰?」

「你神經病呀,你不都說人人都用瞳孔辨識,那要鎖鑰幹嘛?」

「找你爸呀!找我幹什麼?」

「我爸可能因為那連環兇殺案太忙了,電話都沒有接,而且可能今晚不回家了!」

「⋯⋯」

⋯⋯ ⋯⋯

街上好靜,好靜。

「⋯⋯喂,阿澄,你不要這時候跟我說你也沒帶鎖鑰,否則我會嚇昏過去⋯⋯」

「⋯⋯莊翡翠小姐,你不就說了,人人都用瞳孔辨識的嘛⋯⋯」

「⋯⋯陳雅澄小姐,那是你說的好不好⋯⋯ 哎呀,街上好靜呀,我都能聽到自己的回音了。」

「那又沒有這麼誇張吧?」

「你想想⋯⋯那個連環殺手跟人類一樣,喜歡挑女孩子下手,你說⋯⋯」

「等一下,小姐,你不是現在打算講鬼故吧?」

「⋯⋯怎麼嘛,我跟你說啊陳雅澄,我爸為這案煩死了,他是煞有介事那樣子跟我說,說女孩子們都死在同一手法,很是詭異,他又偏偏不肯跟我說是什麼⋯⋯」

「你還好說,都因為不忍心你自己來我家,我才來接你⋯⋯」

突然「喂」的傳來一把男聲,將兩個女孩都嚇了一跳。

「喔別怕!」

原來是兩個商場的男保安。

「快回家去吧姑娘,最近治安都不太好。」

「好的知道了,謝謝。」小澄禮貌地謝過。

翡翠繼續說:「搞不好這連環殺手跟電影一樣,會抓住女孩子的雙腿⋯⋯」

緩步離開時,小澄因為覺得氣氛都被愛講鬼故的翡翠搞得陰森恐怖,她四周看了看,說:「你看,街上還有很多人嘛,根本不用怕。」

翡翠看了看在遠處的保安員,他們身後還有三、四個男生,頓時心也踏實了一點點。

翡翠笑道:「他們好像都是帥哥呢,嘻嘻。」

「嗯⋯⋯」

說時遲,那時快,小澄和翡翠兩人只感覺身體被夾住,雙腳離了地的在走。

「怎麼回事?」小澄和翡翠二人大驚。

只見剛才那四個男生,捂住自己嘴巴,夾起了自己,帶到一條無人的小街。他們力氣之大,兩女完全沒有掙扎的餘地。

嘭的一聲,他們將兩女扔到地上。打眼色叫她們不要作聲,然後用手在喉嚨處比劃了一下。

翡翠的淚水在眼框打轉,全身都嚇得發抖;小澄的腿完全軟掉,不聽使喚。

其中一人,捂住翡翠的口,從她身後就扯爛了她的衣服,把她一下壓住。淚水已經再收不住,都流到那人的右手手背上。翡翠只能「唔、唔」的不知道在說什麼。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小澄不知該怎麼辦。

「喂,你做什麼!」小澄一望,原來是剛才那兩名男保安,一人在喝止他們,一人已經在拿著電話報警。

小澄和翡翠心想:「得救⋯⋯」

「⋯⋯了!」

那兩個保安已經倒在地上,彷彿死了。

一人還壓著翡翠,兩人按著了小澄,一人突然由這裡閃到保安們處,將他們擊殺了。

「怎⋯⋯怎可能? 那邊離這裡至少也有一百五十米呀!」

小澄真的是絕望了。

壓著翡翠背部的那人,已經脫下她的裙子,而自己在脫褲子。

「這是要幹什麼啊?」小澄想。


這時一個黑影閃來,好像打了翡翠一下,翡翠就軟軟的倒在地上了。

那四個行兇者都呆了一下。

「咦?這不是蕭⋯⋯」小澄心想。

蕭廂出現了,他正提起手要往自己的頭打下去!

「不!」

千鈞一髮之間,好像其中一個行兇者將他踢開了⋯⋯小澄目前還是清醒著。

本來壓著翡翠的那人,他緩緩站起來,說:「竟然沒有想到會遇上人類⋯⋯」

小澄仔細看看他,金頭髮,藍眼睛,有很深遂的眼窩,跟自己長得完全不一樣!

「人類?什麼人類?莫非他是指蕭廂嗎?⋯⋯」小澄完全不知道誰是敵是友,突然之間,發生太多事了。至少她想,這些藍眼人更像心目中的人類形象。

「放那兩個女孩離開吧,她們是我的朋友。」蕭廂冷冷地道。

蕭廂要求放人,也包括了翡翠,這證明了蕭廂沒殺死翡翠,而且他絕對是站在自己的一邊。至少,小澄的恐懼減低了那麼一點點。

「你腦子沒問題吧?她都知道你是人類了,你怎麼可能不殺死她?」藍眼人的老大說。

「所以我才想打暈她們,就是你的弟兄在阻礙我。」

什麼?小澄很是驚訝,蕭廂竟然認了自己是人類,原來恐怖電影中的人類是真實存在的。不然眼前的一切又怎麼解釋呢?

藍眼老大聳聳肩:「那也沒辦法,你想怎麼辦?」

蕭廂見藍眼人有賣人情的意思,一步一步走到小澄面前,說:「當然將她們交給我啊。」說罷就要伸手搶小澄。

「睬你都傻!」一陣拳腳交加,雖然兩個藍眼人將蕭廂打退了,但蕭廂一點傷也沒有。

藍眼老大看在眼裡,只見蕭廂將二人的攻擊全部閃開、擋下,一時也摸不清蕭廂的底細。

「⋯⋯你們⋯⋯是歐洲幸存者後代?你們姓什麼?」蕭廂問。

「我們有別歐洲上的歐洲幸存者,敝姓說了你也不知道。My name is Robertson.」藍眼老大說。

「Robertson, I don't want to fight human, please just let them go.」

小澄聽到蕭廂在嘰哩咕嚕的說什麼,他竟然說起人類語來。原來人類也有自己的語言,現在小澄也更加肯定蕭廂是一隻人類了。

「But she made us. We have to fix that.」羅拔臣道。

「她絕對,絕對不會說出去的,我用亞洲幸存者的名譽跟你保證。」蕭廂道。

羅拔臣哼了一聲,別過身後說:「guys, we are going now.」三隻藍眼人類雖不願,卻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

在不遠處已聽到警車聲,蕭廂替翡翠穿好衣服,回頭看著受盡屈辱、滿臉不解的小澄,他的心也跟著痛了。警察已快到,蕭廂要走了,他溫柔地看看小澄,做了一個「噓」的手勢,就絕塵而去⋯⋯


褸襤© 版權所有

Klinnz 2015-8-4 02:49 PM

第三章    歐洲人的咖啡

翡翠請了五天病假,小澄依舊上學。小澄的思緒很亂,沒法替警方重組案情,警察也沒催她錄口供,但事實上,小澄也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連問,也不知怎樣問。


全文如下:
[url]http://media.angelfire.lycos.com/6891652/2410994.pdf[/url]

Klinnz 2015-8-4 02:50 PM

第四章 馬迪遜幸存者

翡翠已經回到學校上課,兩個女孩也都錄過口供了。小澄選擇刻意淡化了看到人類的事,只是將事情講成被四個男子襲擊了。

翡翠受過這麼大刺激,作為朋友更應陪她多一點。只是小澄習慣了那段默默跟在蕭廂身後,一起放學的日子。不再有蕭廂在旁,小澄竟然覺得難受起來,兩人每次擦身而過,均會對望一眼,好像盡在不言中。

⋯⋯ ⋯⋯

「嗄嗄⋯⋯嗄嗄嗄嗄⋯⋯」

「唔⋯⋯嗚嗚嗚⋯⋯」

蕭廂跟蹤到他們了。他們沉寂多時,剛剛第一次出來作案。

那被羅拔臣騎著的女孩,已經沒有哭,氣若浮絲,她快不行了。

羅拔臣正想加快速度,他就發現了剛來到的蕭廂。這時候女孩雙眼一翻,完了。

羅拔臣放下軟軟的女孩,她咚的一聲撞到地上,羅拔臣邊踢她邊道:「媽的,我還未射,這娘的就死了。」

羅拔臣看著蕭廂,道:「喂,上次見過面的那個亞洲朋友,我這裡剛好捉多左一條囡,我送給你吧!要不要?」羅拔臣手下的三隻人類,還綁著另一個無助的女孩。

蕭廂沉默不語。

「喂,呢件不會又是你的friend吧?你可不能次次這樣,太矛了!」邊說,其中兩隻人類就開始對另一個女孩施暴了。

「我叫蕭廂,亞洲華裔幸存者蕭家人,幸會幸會。」蕭廂用字雖然客氣,卻是盯著羅拔臣,毫無交朋結友的感覺。

「你好你好。」羅拔臣穿起褲子,說「I am Robert Maiderson.」

「馬迪遜?歐洲幸存者三族不就是Copper、Scott和Arensberg嗎?」

人類幸存者經過這一千一百年來,已經建立起很熟悉的全球網絡,雖然蕭廂沒有去過每十年一次的全球幸存者聚會,但自小跟爸媽讀書時,已背熟全球各族的名字,對於一個陌生的幸存者家族,蕭廂不由得生起戒心來。

羅拔臣笑了笑,沒有答他,但問:「在香港,有多少幸存者?」

「就我。你們來到香港,有什麼目的?」

另一隻沒有在侵害女孩的人類,咧嘴笑了笑:「無他啊,搞幾條囡,殺幾個452B這樣子囉!」

蕭廂冷冷不語。

那隻人類走上前去,想要跟蕭廂握手:「我都忘了介紹自己,我叫Hunter.」

Hunter 作勢想握的手,突然一下擒住了蕭廂的衣領,一下把他舉到半空,要來一個倒頭樁!

被偷襲了!

蕭廂用手蹬地,避免頭被撞傷,顧此失彼,被倒轉的身體中門大開,Hunter 沒有放過,衝上前往蕭廂肚子踢了一腳。

蕭廂被踢飛兩米,忍著痛來了一個鯉魚翻身,衝上前還擊。

Hunter伸手要打,四手相交,Hunter完全被牽制,雙手被蕭廂按死,臉在一秒間吃了蕭廂五拳,本來蕭廂有點怒氣,但佔上風後就留了力,這五拳沒有全力打下去。

「⋯⋯」

打架的人靜了。

「朋友,對不起,跟你切磋一下,好功夫。」Hunter打趣道。

「啊⋯⋯啊⋯⋯!」

那邊的女孩剛好斷氣了。

「Carter, Victor, let's go.」

羅拔臣等人要走,雖然蕭廂明知自己無可能一次過打贏四個人,但不知那來的勇氣,一下攔住了他們:「慢著!你還未告訴我你們的目的!」

羅拔臣盯著蕭廂,冷笑一聲,伸手拍他的臉幾下,道:「當然要報仇啦!傻仔!」



褸襤© 版權所有

Klinnz 2015-8-4 02:50 PM

第五章 第三代住客

「嘟嘟嘟嘟⋯⋯您好,歡迎收睇香港電視新452台,我喺小嘉。」

「最新奧福的富人排行榜,香港的李成加又再重新成為地球富人榜第一位⋯⋯」

「同一時間,李成加的長光集團宣布,與母星首富蓋池的星航集團合作,將會研究如何收集宇宙中珈瑪射線爆炸之能量,轉化為可供二星使用能源⋯⋯」

「返嚟本港消息,警方透露,昨晚又有兩名26歲及30歲女子,以個半月前同一手法殺害。警方至今未透露死者死因,但呼籲大家注意安全。昨天還有其他三宗謀殺案,暫時未知五個案件是否有關⋯⋯」


新聞又再報道有女性被同一手法殺害,這次還有一些不分男女老幼的隨機殺人,整個香港都誠惶誠恐,街上的行人也冷清了。有的學校取消課後活動,學校以視像上課;有的提早放學,讓學生大白天就能回家。

蕭廂,小澄的學校就是提早放學的那類。

翡翠爸爸經過上次後,有點自責,他替翡翠請長假,還晚上請了一個私人保鏢。真是由貨艙升級作五星級頭等艙。

抑或是莊警官知道那些女死者有死得多恐怖,所以不敢掉以輕心呢?

到底上次那隻藍眼人類⋯⋯騎在翡翠身上,想要做什麼?是否人類殺人的方法?

小澄想不通。

翡翠沒有上學了,小澄又再跟在蕭廂的身後。彷彿這是多麼的自然。

小澄就這樣跟在他身後,看著他的背影,雖沒有交流,但看著他,就感到安心。

走著走著,他們走到一個人煙什少的公園,公園有條石梯,一邊往一座人造塔。

雖然蕭廂不曾走過這條路,但小澄也沒有覺得危險,跟著走上去。塔頂有一條橋,通往一處人造山林,這裡可以眺望荃灣海濱的景色,很是漂亮。

小澄跟到上來,見到蕭廂已經坐下來,她也很自然的坐到他身旁。

「雅澄。」

「⋯⋯最近我有很多事情想不通。」

這下小澄就傻了,她以為自己已經是世上有最多事情想不通的人了,而且還是因為眼前這個人。

但是既然蕭廂也有煩惱,也就不好問他,反正自己也不知道問什麼。

「⋯⋯不過知道你陳雅澄有比我更更更更多想不通的事情,我就不覺得是最慘的一個,立即沒有那麼抑鬱了,哈哈。」

蕭廂竟然以自己的體貼戲弄自己,她不由得錘了蕭廂的胸膛一下,嬌罵道:「你這個死阿呆!」

瞬間,兩人都停住了。

這些親密的小動作,證實了他們兩都喜歡對方。

她的手還停在他的胸膛上,卻沒有感覺很尷尬,多少次小澄看著蕭廂背影時,心裡渴望想要再跟他接近多一點?

小澄在那些路上,心裡已綵排很多次了。

他,伸手把她的手從胸膛拿開,卻沒有再放開過。

跟自己喜歡的人牽手是多麼的神奇,好像彼此通了一點電。

「雅澄你知道嗎,書上的照片看這遍海濱,水色都是綠綠沉沉的,膠樽、煙頭,什麼垃圾都有。不像現在澄澈乾淨,藍藍的一遍,好漂亮。」

「煙頭是什麼?」

「以前人類愛服用的一種慢性毒品。」

「⋯⋯你說人類倒的垃圾多到污染了海水嗎?不會吧⋯⋯有這麼多人類存在嗎?」

「不是說現在。是在一千一百年前。」

「一千一百年前⋯⋯那現在呢?都去那裡了?」

「⋯⋯」

「⋯⋯我是亞洲的幸存者蕭家後代,也是你們口中的人類,雖然我們也知道自己是人類,但人類從來不會自稱人類,總覺得有點奇怪。」

「⋯⋯幸存者?一千一百年前發生了什麼事?地球在一千一百年前有歷史紀錄的嗎?我們地球人不是地球的第一代住客嗎?」

「你這句說話錯誤百出,我都不知道如何改正。」

小澄扯了蕭廂的衣袖一下:「那你就好好跟我講嘛!」

以前,蕭廂聽到人們講述什麼錯誤歷史,不是冷笑就是苦笑。他卻從來未試過像今天一樣,心情愉快。

「首先地球第一代住客是一種叫恐龍的大型爬蟲類,然後人類在地球住了⋯⋯我想有六千年了吧!你們來地球才一千一百年,人類根本不承認你們是地球人好不好!」

「那人類為什麼⋯⋯」

「被你們開普勒452B人殺光了。」蕭廂說。

兩人望著荃灣海濱的景色,沉默了許久。

褸襤© 版權所有

Klinnz 2015-8-4 02:51 PM

第六章 跟人戀愛


沉默。

她靜靜的將頭靠在仔肩上。

仍是沉默著。

如果地球人(開普勒452B人)將人類殺光,那眼前這人類會恨自己嗎?

「不會」小澄沒有花了很多時間想出這答案,於是就將頭靠過去。

蕭廂完全感受到小澄毫無保留的信任,心裡很是感動。

雖然蕭廂知道自己不可以跟開普勒452B人在一起⋯⋯但此刻愛意綿綿,什麼煩惱、掙扎都被拋到九宵雲外。

「嘟嘟」

一下鈴聲劃破了寧靜。

蕭廂雖不想理會,但想到這是重要事,於是還是放出了投影電話。

「Robertson:

好呀,反正我未玩夠。」

蕭廂深呼吸一下,繼續摟著她。

小澄也看到了這短信,好奇心想要她問,卻又依舊不知道怎問。

兩人互望一下。

其實每次蕭廂都知道小澄有什麼想問,只是自己不想去答她。

蕭廂說:「你是不是想看?」

小澄眼汪汪地看著他,想點頭又不知道應不應該點頭。

蕭廂心態改變了,也落落大方,直接讓小澄看了。

小澄往上看,除了「未玩夠」是現代地球文字外,都是她不會的人類文字。過去那幾條短信,都是跟一個署名叫「Robertson」的人發的。

「那⋯⋯這個人是⋯⋯?」

「羅拔臣。」

「⋯⋯上次欺負你們的那個藍眼人首領。」

小澄聽後似乎有點驚訝。

「那他說未玩夠,是什麼意思?」

蕭廂的臉容又浮現了一絲苦惱,瞬間又回復了平常的臉龐。「我也不知道。」

「⋯⋯我就是想知道,才跟他聯絡的。」蕭廂說。

兩人又沉默看海許久。

小澄彷彿明白了許多事,但還是有許多事不明白。她看到的每一個人類,都是身體強壯,身手敏捷的動物,一拳就可以打死一個地球人。那到底自己的祖先是怎樣將人類幾乎滅絕了呢?

看著海,小澄這一刻覺得好幸福,也不想問敏感的問題了。

「⋯⋯其實我打算離開香港,回老家一會⋯⋯」

蕭廂停了一下,繼續說:「⋯⋯本來我沒有打算跟你說的。」

小澄也不知道如何反應。

小澄問:「那你不在,他們會殺更多的人嗎?」

「都一樣。」

羅拔臣他們人多,根本不怕蕭廂。可況過去一千年來,也未曾發生過有人類為了開普勒452B人而互相殘殺的事。有人類殺了開普勒452B人,因歷史仇恨,其他人類都只會當看不見。

可是歐洲的人類,故意跑到亞洲來搞事,而且是連續性的。蕭廂隱約知道他們不單殺人,還另有目的,這就讓蕭廂有點擔心了。

蕭廂跟家裡說過這事,家裡答應替他查,爸媽吩咐他留在香港,好掌握最新情況。可是兩星期下來毫無進展,蕭廂就想回家兩天再從長計議。

為了羅拔臣不會對小澄下手,蕭廂跟羅拔臣傳起短信來,打了一下心理戰。

那是否就代表蕭廂能放下心來,離開小澄兩天?

蕭廂為了這個問題也考慮了很久。

「⋯⋯我也去。」小澄說。

⋯⋯ ⋯⋯
在維多利亞港碼頭,海風在替被日頭曬得滾燙的大地降溫。

這兩天,蕭廂和小澄不單放學後在一起,上課也在一起了。而且不再是小澄亦步亦趨的跟著,小澄每天都能站在蕭廂旁邊,感覺好幸福。

蕭廂初嘗戀愛滋味,什麼禁忌家規都放在一旁,每天帶女朋友去拍拖,看著她很快樂的樣子,蕭廂也很滿足。

小澄買來了雪糕,蕭廂問:「咦,你怎麼就買自己的一份啊?」

「我們一起吃啊。」她說。

小澄瞪了他一眼,還在他的手臂捏了一把:「真是阿呆一個。」

吹著海風,小澄在欣賞著自己男朋友的臉龐。蕭廂雖然英俊,有時候不解溫柔,不過很疼自己,至少不用擔心他是一個花心漢。

小澄在想,雖然只交往了幾天,但如果他不是人類,她能與他過平凡日子,該有多好。

誰不知蕭廂看著美麗的小澄,也想著同樣的事情。可是一想便心痛,頭別過一旁,也沒有再奢望明天了。

「這海很漂亮啊。」蕭廂說。

「嗯。」

就把眼前這一刻記住,也許就很夠了。


褸襤© 版權所有

Klinnz 2015-8-4 02:52 PM

第七章  不想回憶,未敢忘記

等到星期六早上,蕭廂就帶上小澄回家去了。

雖然蕭家可能會打死蕭廂,但如果被家法伺候幾下,確保了小澄的安危,那也是值得的。

香港到深圳很快。十八分鐘就到了穿過深圳市中心,到了羊台山。

路上蕭廂還說,現在的深圳、上海是亞洲的經濟大城市,可是在人類統治的時代,中環才是亞洲第一金融中心。

小澄還有點點不相信中環一個這麼「爛熔熔」的地方,以前卻是亞洲第一。還有中環現在有許多紅燈區,是深圳人消遣的後花園,這點小澄倒不知道。

還有,原來以前兩個城市中間有個「關卡」,意思就是須有特別身分識別的人,才可以互訪兩地。

車程雖快,路程卻遠。在羊台山不單止上人造石梯路,還要走過迂迴曲折、未經開發的山路,手腳經常擦到草叢,好不難受。

小澄腳慢,走了約一小時多一點。蕭廂才才把她帶到透明磁軌的一端,剛好有一磁球車駛到。

「喂阿哥,好耐無見啦!咦?真係帶左個靚女喎,呢次你仲唔大劑?」

磁球車上走下一個嬉皮笑臉的少年,看起來有十一、二歲吧,還有著小孩的味道。小澄完全不懂他講什麼。

「你好!」這句話小澄聽懂了,她也用當代地球語跟他打了招呼。

「我弟,蕭回,只是一個愛電玩的屁孩,不用管他。」蕭廂介紹說。

「什麼只愛電玩?我功課也不差的啊。」

「你弟也到地⋯⋯我們的學校上課嗎?」

「沒有啊姐姐,我們都是在家讀家庭課程,由爸媽或其他長輩授課啊。」阿回搶答了。

這就應該是蕭廂這麼清楚人類歷史的原因吧!

「我們讀書可辛苦了,又要讀正常人的課,又要讀開普勒452B的課,就是比你們還要多讀一倍啊!」

正常人⋯⋯應該是指小澄現在在地球上生活的人種吧?但阿回又說開什麼B,那正常人就肯定是人類吧?

在人類的口中,他們自己才是正常人,像小澄現在在地球上生活的大多數人則被稱為「開普勒452B人」,聽得小澄頭有點眩,這個對自己的稱呼還真是完全、完全沒有聽過。

「就是年紀差不多了,就會被送到452B人的社會,體驗一下你們的生活囉。」

磁浮車在山林中飛馳,不時擦過旁邊草叢,發出「嚓嚓」聲。

「⋯⋯那,有多少人像你哥那樣,來我們這邊生活的?」

「唔⋯⋯大表哥啦、二表哥啦、美南堂姐、麗南堂姐、阿平堂哥啦、蕭敬騰啦、蕭若元啦、蕭亞軒啦、蕭友⋯⋯」

「臥糟!!不能跟你這個開普勒452B人透露這麼多事啊,我爸知道會給打死的!哎反正就十來個人吧。」

小澄來了一個蕭廂的招牌式苦笑。

蕭廂也沒有說話。

磁球車駛了約四十分鐘就停下來了。他們將磁球車藏在預先掘好的人工停車處,把地板再蓋上,看起來不著痕跡。他們兩兄弟還不忘將透明磁軌系統關掉。

車停了,眼看四周仍是一片叢林,不像人類這種高智慧生物的棲息處啊。

原來還得再走十分鐘山路。

蕭廂往前一指,前方有一個山洞,肉眼不易察覺。

穿過了一個山洞,盡頭別有洞天,竟然在一個大懸崖之下。說不清崖頂有多高。面前有一座大屋,大屋頂上的崖邊,剛好凸著長長的怪石,剛才蓋住了屋子。估計崖上如果有人說算拿望遠鏡往下看,也不會看到這大屋。

屋前有一個射箭場,練箭的幾個人紛紛放下了弓,看到蕭廂和小澄都很驚訝,小澄未看過這種武器,也很是好奇。

邊點頭打招呼,邊穿過射箭場。迎門的正是蕭廂母親,看上去不到五十歲,感覺很友善。

蕭母遠處看到小澄,怔了一下,但還是保持著微笑。

「媽。」

「⋯⋯衰仔,你唔聽話,今次你死硬。」

除了「媽」一字跟當代地球語差不多發音,意思也一樣外,蕭母說什麼,小澄也聽不懂。

「伯母您好!我是雅澄。」小澄主動打了聲招呼。

這時候一個男人怒氣沖沖跑到門口,看了小澄一眼,就將蕭廂扯入屋內,蕭廂也沒反抗,就好像吸塵機般被吸走了。

太快了,小澄沒看清楚。

「你睇你做咗乜榜樣出嚟?」人雖走了,還是聽到男人用人類語低吼著。

蕭母還是保持微笑:「沒事,山長水遠來到,進去喝杯茶吧。」這次用的是當代地球語。

「伯母,謝謝,打擾了。」小澄畢恭畢敬的,明知自己祖先將人家滅族了,小澄不敢表現粗魯,還好她本來就是一個斯文的人。

客廳中各項擺設都很新奇。小澄看到大廳掛了幾幅文字,不知道寫什麼,看上去好像跟蕭廂和羅拔臣的短信又有點不同。

蕭母喝了口茶,小澄才跟著喝。

「沒事,你不用緊張、不用拘謹,我們不會對你怎麼樣。」蕭母說。

「⋯⋯伯母,我⋯⋯」又犯同一個毛病了,總想問點什麼,卻又不知道怎樣開口。

「你都知道我們家什麼呢?」

「粥粉麵飯原來不是歐洲人發明的。是亞洲人類的發明,蕭廂在上山時跟我說了。」

蕭母打個哈哈,想著這個丫頭也是頗有趣的。

「也對,不過清楚點說,粥粉麵飯是中國人發明的。以前亞洲有好幾個國家,中國是其中一個。」

「國家?什麼是國家?」開普勒452B人種族單一,沒有國家概念,都是同血統、同語言的種族,故他們不知道國家是什麼。

蕭母很細心地解釋了什麼是國家,小澄聽得入了神。

「人類的社會這麼複雜的嗎?」

「對。國與國之間各懷鬼胎,只顧比拼國力,沒有誰真心想為地球做什麼事。有時候,我覺得你們比我們更愛地球了。」

說著,蕭母拿起了中國毛筆,即席揮毫,寫了「愛」和「恨」二字。

「這是「愛」和「恨」。」

「愛的人類語是不是念「love」?」小澄記得蕭廂教自己講「I love human」。

蕭母笑道:「不對。那是英語,我們的語言這念愛⋯⋯」

原來不同國家的人類還會操不同的語言。

「⋯⋯而這是恨。」

蕭母又畫了一個太極圖,說中國人的哲理相信陽中有陰、陰中有陽。愛恨有時候也如此。

小澄心想,那人類對地球人的態度是否這樣?蕭廂對自己的感情是否也是那樣呢?

「伯母,我覺得你們都好厲害。一千多年過去,還知道以前的歷史,保留了自己的語言,還學了其他人類的語言。」

「前人拼死留下了許多書籍,有些則口耳相傳。我們還保留了一個圖書館呢,至於學習英語,就是方便和其他國家的幸存者溝通啊。」

「多嗎?」這個多,是指幸存者數目。

「不多。但地球被佔領初期,幸存人類不屑學你們的語言,人人都教授子孫英語,成為了傳統,一直至今。」

講到「地球被佔領初期」,活了差不多十八年,一直以地球人自居的小澄,顯得有點尷尬。

「⋯⋯這就是有些人說所謂的「不想回憶,未敢忘記」吧。」

小澄自己心裡也念了這八個字一次。

褸襤© 版權所有

Klinnz 2015-8-4 02:53 PM

第八章  物種


「來,帶你去參觀一下,順便欣賞一下阿廂怎樣被修理。」

跟著蕭母穿過幾條走廊,來到了一間玻璃房。玻璃房望出去是一個像是籠子的擂台,擂台上有團人形,動作很快,小澄看不清楚,蕭廂好像也在人影裡。

人影幾次停手,對峙,這樣小澄就看清楚了,是蕭廂,一打一。

每次交手時,兩個人又花作一團影花,小澄都沒有看清楚。

「打得怎樣?」

小澄呆呆的答不出話來。

「阿廂功夫很好,可是爸爸將難度調得很高,就要懲罰他一下。」

「懲罰?」

「⋯⋯because of you.」

小澄不知道該給什麼反應,蕭母這一刻也不打算解釋。

拳腳往來,蕭母不時喝采。回頭看小澄一眼,說:「女孩子一般都不喜歡打拳吧?可是幸存者們為了準備跟敵人戰鬥,男女都必須習武呢。」

「你不會武術,故看不出阿廂打得不錯吧?」

小澄說:「動作太快了,我一點也⋯⋯」

「喔對啊!真對不起,我完全忘記了。Siwi, slow motion screen.」隨著蕭母以人類語聲控,一個屏幕浮出,畫面正是擂台上的打鬥。

「Slow it down 5 times.」

「小澄,忘了告訴你,你們的身體反應比我們慢幾倍呢。」

「幾倍?那差很遠啊!」

「如果沒有經過特別的肌肉訓練、武術訓練的話,以前的人會比你們快1.8倍至2.5倍。人類已經代代接受武術訓練很久了,身體動作最少比你們快3.5倍以上。優秀的人可以到4.7倍,這是極限了。不過李小龍可以爆5倍吧!」

小澄恍然大悟,心裡希望這個叫李小龍的人類,他不會向現在的地球人報仇就好。

這時候,蕭廂已被壓在地上,雙手沒有還擊餘地,被對手不斷擊打。

嘴角開始流血了。

屏幕上,還慢播著他們之前的打鬥片段。

⋯⋯ ⋯⋯



晚飯時,蕭母在講以前人類的歷史,本來蕭父默不作聲,偶爾蕭母想不起什麼,蕭父才插口。你一言我一語,整個氣氛也慢慢變得好起來了。

現在的地球人一般不知道人類存在的歷史,人類一直也在社區中隱藏著,人類踏入社會前,均接受過類似間諜般的訓練,對於自己身分很是小心,不會輕易透露蛛絲馬跡。

就蕭廂來說,要不他的間諜訓練很失敗,要不就是小澄太過冰雪聰明。

還是小澄跟蕭廂根本是一對,她的受造,就是為了要看穿蕭廂的心呢?

總之,平時像影子一樣的人類,苟且活在被篡改的歷史下,有了一個教育開普勒452B人(現代地球人)的機會了。

問題是,歷史是如何被篡改的呢?

那肯定是小澄自己的祖先了。

蕭家好幾次講到某一個點,就欲言又止,再說說其他事。人類對小澄還是有點戒心。

到底一個科技、文化如此輝煌的一個文明(其實是多個,人類統治的地球上還出現過不少國家,各自創造出獨有的文明),為何今天落得如斯田地?

小澄在餐桌上雖彬彬有禮,聽得入神,不時臉露對人類文明的讚嘆欣賞,可是她心裡還有許多事不明白。

機械僕人把飯菜收拾好後,蕭廂也沒有陪小澄,被弟弟拉去玩了。

因為剩下小澄一個,所以蕭母就把她帶到花園走走,小澄當然十分樂意。

由於他們的房子在野外,雖然有花園的設計範圍,但基本上花園以外的地方,也是蕭家的花園。

兩個女人靜靜地在星空下走了一陣子,蕭母才做首先開口的人。

「⋯⋯其實你人聰明漂亮,又端莊嫻淑,真是一個不錯的女孩子。」

「小澄,我自己也怕會有點喜歡你。但是畢竟我們是人類,是不會跟你們交心的。」

小澄聽到也很是傷心,既然蕭母認同自己,那就更不明白為什麼還是因為自己的身分遭到歧視。

這是還是因為歷史仇恨嗎?小澄感到太無辜了!

「姨姨,對於一千一百年前的事,我不太清楚,但是我⋯⋯」

「行了,不用。以前的事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小澄也沒想到蕭母如此說,那是她自己猜錯了嗎?

「⋯⋯那⋯⋯那為什麼?」

蕭母瞇起眼睛,看著她:「你好像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這三個字,已經成為了小澄認識蕭廂以來的寫照。無論她知道了多少一般地球人不知道的事,小澄又馬上想到許多問題,心裡盡是不解。

蕭母想開口幾次,都欲言又止。

「這跟過去都無關了。我們是不同的物種,你自己留意一下吧。」思前想後,蕭母終於吐出一句話。

兩人繼續在星空下散步,小澄卻沒有專心在看美麗的星空。

褸襤© 版權所有

Klinnz 2015-8-4 02:54 PM

第九章  電動少年


回到蕭宅,蕭宅外表像一間大屋,進去後才知道裡面的面積像一座堡壘。

「咦,他們還在打電動。」蕭母邊說,邊拉小澄到一間房,房內是一個小小的觀看台。

觀看台下是一片叢林,應該是虛擬化的。蕭廂就手持弓箭,小心翼翼的向前走。

這次蕭母記得開慢鏡給小澄看了。

「唦-!」一團人影出現了,很快的向蕭廂撲去。

蕭廂沒有閃避,轉身、抽箭、拉弓、放弦,整個動作在慢鏡看也是十分乾淨利落。

那個人側身想避,但還是不夠快,本來飛向胸膛的那支箭,扎進了肩膀。

那人中了箭,動作一慢,小澄看清楚了,身穿橙衣的,是剛才跟蕭廂打擂台的人。才剛剛看得清楚,嗖嗖聲再飛來三支箭,那橙衣人就像被射死了。

小澄先前走過射箭場,看到箭頭深深扎進箭靶,威力可大可小,難道人類都是銅皮鐵骨?

只見在實況場景中,橙衣人竟然消失不見。

那他應該就是未死了。

只見蕭廂又再拉弓放箭,不到兩秒就連發三矢,但太快了,看不清。

小澄再看慢鏡屏幕,只見橙衣人剛好出現,圍著蕭廂跑圈。這橙衣人跑得太快了,慢鏡看也像有時速八十公里快。八十公里沒可能,應該是穿上了磁浮助跑器之類吧。

蕭廂就在圓周中心打轉,拉著弓戒備。

橙衣人衝向蕭廂了!還是以同樣的高速,蛇型前進!

蕭廂頭兩箭落空了,最後一箭被橙衣人一下撥開,眼看橙衣人快到蕭廂處,他只剩下少少身位的時間,多射一支箭。

嗖!

橙衣人頭一扭,避開了!他的手馬上要握住蕭廂的頭了。

蕭廂最後一刻,抽出匕首刺向他的手!

「咇咇-!」

這時,蕭廂跟弟弟阿回已經在屏幕放出計分榜,藍方(蕭廂)整體命中率46.9%,要害擊中率27.1%;紅方(蕭回)擊中率68.3%,最高速度92km。

只見虛擬叢林畫林已關閉,橙衣人也被收到一個玻璃箱內。

原來那個橙衣人是機械人!小澄完全沒有看過機械人戰鬥,因為可以擁有戰鬥程式和戰鬥能力的機械人,都是警察部門,或一些持牌的保安公司,故她剛才沒有想到橙衣人是機械人。至於蕭家違法持有戰鬥機械人,那就完全不是重點了。

這就是蕭回口中的「玩電動」因為他就是橙衣人的操控者,蕭廂則是貨真價實地「做運動」,但只是拉弓射箭,橙衣人都沒有真的打他。至於晚飯前的打擂台,是電腦自動操控,而且難度被蕭父調得很高。

阿回算是贏了,一副眉飛色舞的樣子。

⋯⋯ ⋯⋯

蕭宅的飯廳,沒有人在,蕭廂跟蕭父躲在圖書館,蕭母也走了,蕭回正想離去,小澄一把拉住了他。

走廊只有蕭回和小澄兩人。

「⋯⋯對不起,弟弟,你再跟我聊聊天好不好。」

最近發生太多事了,什至壓得小澄有種窒息感。蕭母是長輩,總有不可逾越的感覺,蕭父就更加不用說了,自己喜歡的蕭廂,也不好問,找年紀比自己小的人下手,起碼自己心裡也感到不處於弱勢。

「幹嘛?我們不能跟452B透露任何人類的事的。」說著就轉身要走。

「弟弟,你爸媽也不在晚飯時跟我說了許多話嘛,他們不會生氣的!」

阿回雖仍在走,但沒有走到房間,而是走到小客廳裡去。小澄看他放軟立場,心裡歡呼了一聲。

小客廳掛了一幅飛鏢靶,蕭回隨手拿起一枚飛鏢,問:「陳雅澄你想聊什麼啦?」話畢,就丟了過去。

噗的一聲打中了靶,離牛眼(紅心)只有10cm左右。

阿回都對小澄直呼其名,小澄還想叫他弟弟打一下親切牌,怎料他這個十一歲的孩子(其實是少年),氣勢也是很強,小澄一下子又犯老毛病,不知道問什麼。

小澄能讓蕭廂父母、蕭廂看穿,但怎可以給這小鬼頭看穿她心裡沒底呢?眼看面前的飛鏢,為了掩飾一下自己,她就拿起飛鏢……

噗的一聲,竟中了牛眼!

「喔!不錯不錯!」阿回又擲一鏢,還是沒中牛眼。

到小澄,她右手持鏢,專心地瞄準,噗的一聲,又中牛眼。

這之阿回就真的對她飛鏢技藝拜服了!

小澄沒玩過飛鏢,純粹是天份!第一次有拿出什麼技能來扳到人類,小澄笑靨如花,很是高興。

「你們要練飛鏢跟練武術一樣嗎?」

「隨便學過吧,這也算是暗器的一種。普通自衛也不夠用,練來幹嘛呢?」

「箭術呢?」

「我哥強項,我可不喜歡。人類有比弓箭強萬倍、億倍的武器了,練弓箭幹什麼?」

「那你喜歡的是什麼呀弟弟?」

「中國武術吧。中國武術還可以,最近在學擒拿手,就是封死敵人的肌鍵關節,用以制敵。」

「中國擒拿手對人類有用吧?那對我們功效都一樣嗎?」

「都一樣啊,你們的關節構造跟我們一樣,不過你們身體纖維多很多,身體彈性好一點,但都面對擒拿手,還是一樣動不了的。」

「那你不如在我身上試試呀。」小澄贏了飛鏢,不知那來的自信,大概就恃著自己年長吧?

蕭回這小孩竟擺出了蕭廂式冷笑,哼了一聲:「不好吧,萬一將你臂膀活活扯下,你可變殘癈了。」

雖然見解過人類的厲害,但被小孩恫嚇,小澄還是有點不服:「你說給你弄骨折了我倒信,你說你把我整條胳膀扯下,你在誇張吧?」

「人類平均比452B人重至少20kg,身體密度比452B人高,所以比你們力大、反應快。不過身體構造還是大部分相同吧。」

小澄還是不太信蕭回夠力將她手臂骨肉分離的扯斷,不過這已不是重點了。打蛇隨棍上,小澄問:「那我們身體構造還有什麼不一樣的嗎?」

「⋯⋯」阿回靜了一秒。

「452B人姐姐,剛才本少爺有心給你套話,你才套得出來,本少爺不想給你套,你如何聰明也套不到半個有用的字。我可以告訴你的,大概只有這麼多了。」

阿回這番說話也不知道是否虛張聲勢,但千真萬確的是,突然間,今天早上他那股傻氣完全消失不見。

「⋯⋯反正你不能跟我哥在一起,我不是成年人我也知道。」阿回又再補充一句。

小澄還真感到絕望。

蕭回好像也覺得講得過份了,向小澄報了一個不好意思的微笑,就離開了。

小澄在陌生的客房,躺在床上,想著蕭母和蕭回的話,總覺得自己離真相很近,卻又摸不到它。

褸襤© 版權所有

Klinnz 2015-8-4 02:55 PM

第十章  存在的人

早上,在餐桌上看到蕭廂,臉上還是青一塊紫一塊的。

蕭廂帶她回家後一整天,也沒有跟小澄有過獨處的時間,想必他的女朋友在人類家中,肯定遇上了許多她難以理解的事情。

兩人在飯桌上互看一眼,盡在不言中。

早餐過後,蕭廂又躲到圖書館裡去。

蕭廂跟蕭父躲在圖書館,就是為了香港的連環謀殺案,看看能否找出什麼線索來。 老實說,小澄對這個人類圖書館有很大的興趣,如果可以,她絕對可以在這裡不眠不休地讀人類的書籍 (小澄一時也沒有想到自己不會人類文字)。

小澄在圖書館門外徘徊,明知蕭廂做的是要事,不想打擾,可是小澄卻很想進去。 內心交戰了整整十分鐘,小澄還是開門進去了。門一開,眼前是一排又一排的書架。不見蕭廂的人。

「嘟⋯⋯嘟⋯⋯嘟⋯⋯」 警報聲突然大作,令本來已心虛的小澄嚇了一跳。

聲音停止了。 只見蕭廂跑到:「真的是你啊,別怕,我已關了警報器了。」

一個自家圖書館還裝警報器,令小澄又怕又感興趣。

「你還是快走吧,我爸知道你跑進來了。」

「你爸是怎麼知道的?」

「因為警報器響了啊。喔,那是開普勒452B人掃描警報器來的。」說著,就帶了小澄出去。

沿路她看到釘在牆上的一些陳年剪報,剪報照片上能看到母星和地球⋯⋯

小澄就被推出去了。在門前,蕭廂眼神有點歉疚,於是輕輕的把她抱入懷中,說聲再見。

門關上了。

小澄也沒有想到居然成功了。在一個專對現代地球人設防的圖書館,居然在那電光火石之間,成功讓她偷走了點什麼,小澄摸摸懷裡的東西,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她很是高興。

回到房間內,小澄把贓物拿出來研究研究。贓物是幾個長方形的黑色盒子,盒子上有些人類文字,也有張照片。照片是兩個男性,和一個女性。其中一個男性,他臉特別的蒼白,但反正三人的樣子也不像現代地球人。

小澄把盒子打開,一隻圓形的碟子飛了出來,碟子的中間還有一個小圓洞。 「這⋯⋯是什麼東西?」


...... ......

留了兩天一夜,是時候離開了。

蕭家人也沒有對小澄說什麼客氣話,例如什麼「下次歡迎隨時再來。」雖然沒有說「希望你們兩人趕快分手,以後不用再見。」但蕭家人沒有想過小澄還會再來第二次,卻是十分老實,溢於言表。

臨離開前,還用反偷拍器在小澄身上掃了一下,以防她拍下了人類的活動。小澄心慌了一下,還好他們沒有搜身,不然那些賊贓就得物歸原主了。

對客人無禮完了,蕭家人就微笑起來送客,親切地跟小澄道別,這家人還真會軟硬兼施。

….... ......

在回程上,小澄終於有了跟蕭廂獨處的時間。

「查到什麼了嗎?」小澄問。

蕭廂苦惱地搖了搖頭。呆了半秒,自己道:「沒有很多的頭緒。歐洲那邊的人這些日子查考所得的也不多,爸爸決定自己飛到歐洲跟他們商量。過去一千多年來,根本都沒有馬迪遜家的記錄,這是沒有可能的。人類作為地球的幸存者,建立互助網絡苟存勢力,怎可能有一族人拒絕露面,一千一百年後還能繼後香火呢?......彷彿他們自己也是外星人,剛來到地球一樣!」

如果有一族人類長期沒有跟其他人類接觸,一千一百年後還能夠有子孫後代,那就只有兩個可能性了。

「人類可以亂倫嗎?」

「不可以。」蕭廂沒想解釋那麼多,如果一家人自己亂倫一千年,還能長一個子孫像羅拔臣那德性,直接說不可以就算了。

「人類可以跟......我們誕下後代嗎?」

「......」

蕭廂張開口,卻一時失語。但很快故作無事,用平淡的語氣說:「不可以。」

小澄別過頭去,蕭廂在隨便講些人類歷史文明,想轉開話題。小澄的腦袋也在轉,是在蕭家那兩天的回憶中打轉,突然她就明白了。

人類跟當代地球人不可以有下一代!不可以!這就是蕭母和蕭回幾次對自己欲言又止的原因,還說什麼「物種不同」、「不可以在一起」不就是這個意思嗎?如果跟身旁這個男人在一起,就喪失了做母親的機會,那值得嗎?小澄正值熱戀中,那也管不得了將來的事,蕭廂當然比自己更清楚了。既然眼前這男人願意跟他在一起,那也就值了。

「......所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衝突就一直持續了......」

不過就是不能有孩子而已呀,小澄在想。兩個人在一起也未必要養個小孩,何況小澄不過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更加不會覺得這是什麼重要的事了。那為什麼蕭家人就是好像拿這當一回事呢?一定是因身為幸存的人類,覺得若不能繁衍後代,地球上就真的很快沒有人類的存在了。

「......因為這樣,這以巴兩國的問題,到了你們侵佔地球前也沒有解決過......」

「哦。」小姑娘的樣子時偷笑、時苦惱,不知道她腦子轉得有多快,現在在想什麼東西。

蕭廂卻是有口難言。

小澄把頭靠到蕭廂懷裡,雖然甜蜜幸福,但兩人腦中盡是想不同的東西。

蕭廂隨手拉起屏幕,過去兩天在香港又有兩宗隨機謀殺案,蕭廂又再變得眉頭深鎖起來。

「你會去阻止他們嗎?」小澄問。

「剛在地球淪陷時,很少人類會去報復開普勒452B人,幸存的人類都忙著躲起來。在地球淪陷一百多年後,人類才慢慢回到社會,尋找其他人類,過程很艱苦,沒有人類願意隨便殺戮,去惹你們注意。等到全球幸存者會組織起來了,人類也大勢已去,沒有能力重奪地球。偶爾殺了開普勒452B人,一般人也只會當成是破不了的普通謀殺案。」

大概意思就是一般人類不會跑出來殺人,偶爾做了也不會張揚,人類也不會互相阻止人類去殺當代地球人,應該是有些人類後代還懷著滅種的歷史之恨,所以對死了幾個仇人不太關心,但蕭廂沒有把話說得這麼白。

「羅拔臣他們殺人是故意的嗎?」小澄問。

「絕對是。」蕭廂說。

「那為什麼要故意殺這麼多人?」

「這些變態,我那知道?可能就要人知道......」突然蕭廂把話停住,臉也青了一截。

「......可能就要人知道有人類的存在啊!」


褸襤© 版權所有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短小說 III 100%原創 非人記(暫名) 第一至十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