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吳俊君的 _____ 詩箋.....隨想.....輕吟淺唱.....交流傳真.....】

free666333 2015-9-17 07:52 PM

【吳俊君的 _____ 詩箋.....隨想.....輕吟淺唱.....交流傳真.....】

發表於 2015-9-9 10:33 AM

[b]笑竹即本人:吳俊君


《秋蝶》由 笑竹 發表於 週日 8月 30, 2015 8:14 pm[/b]

[b][color=#000][size=12pt]罡風呀!一窗「框架」[/size][/color][/b]
[b][color=#000][size=12pt]任笑意漾開來!立秋的[/size][/color][/b]
[b][color=#000][size=12pt]蜻蜓背上[/size][/color][/b]
[b][color=#000][size=12pt]發青光,盲目了長夏的春夢![/size][/color][/b]

[b][color=#000][size=12pt]粉雕玉琢的[/size][/color][/b]
[b][color=#000][size=12pt]丫頭從你的私處[/size][/color][/b]
[b][color=#000][size=12pt]墮地,私生的娃[/size][/color][/b]
[b][color=#000][size=12pt]是你的陽具沒有名字,只有[/size][/color][/b]
[b][color=#000][size=12pt]半翼的胎記,像[/size][/color][/b]
[b][color=#000][size=12pt]風化了的葉子,纖維畢現。[/size][/color][/b]

[b][color=#000][size=12pt]紗燈影下[/size][/color][/b]
[b][color=#000][size=12pt]有說不盡的先前,而[/size][/color][/b]
[b][color=#000][size=12pt]昏花的雙目竟[/size][/color][/b]
[b][color=#000][size=12pt]有大批的顧後,做成了[/size][/color][/b]
[b][color=#000][size=12pt]環球的蝴蝶效應![/size][/color][/b]


[b]吳俊君[/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7 07:56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7 07:53 PM

發表於 2015-9-9 10:36 AM

[b]【吳俊君的 _____ 詩箋.....隨想.......輕吟淺唱........】原創作品及文集   [color=blue]已遭關帖[/color]

【吳俊君的 _____ 詩箋.....隨想.....輕吟淺唱.....交流傳真.....】會員原創及轉載作品交流   [color=blue]另開新帖[/color]

[color=blue]詳情:[/color]一句扔進回收區就了事嗎?投訴版



舊的拙作幾乎全部收錄於華商論壇的帖子裏,由於近月華商的網頁不能在香港打開,想看的朋友應該接觸不到,部分作品多流散於簽名檔下的網址,想看的朋友可到下列網址閱讀。事非得已吧!若華商網頁以後都打不開可以怎辦?到時,等到有那份閑心的話,會慢慢地,一點一點的放進facebook的專頁:



【吳俊君的 _____ 詩箋.....隨想.......輕吟淺唱........】原創作品及文集 香港討論區
  


【吳俊君與陶傑先生之專欄《黃金冒險號》的《交流文集》】會員原創及轉載作品交流 香港討論區


吳俊君的頁深如雨的博客

吳俊君 - 華商論壇

吳俊君| Facebook

吳俊君的_______詩箋  隨想  輕吟淺唱Facebook[/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8 12:14 A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7 09:17 PM

Re: 父恙
[indent]由
[b]吳俊君[/b]
發表於 週五 2月 15, 2013 2:30 am





吳俊君 寫:[b]請教喜菡:[/b]



[b]那象(畫)可以單獨存在於文義之外嗎?[/b]
[/indent]


[b]因為文義不通的詩一樣可以有象(畫),一般叫意象,這種意象也統稱為餘韻嗎?

意象能單獨存在於文義之外嗎?如果可以,詩可以單獨存在於文義之外就無容置疑!那詩還是詩嗎?[/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7 09:24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7 09:27 PM

[b]Re: 只有風聲是沒有寓言的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日 1月 27, 2013 1:28 am



蘇版主你喊我要去闖出名堂才好來喜菡,是不是像你一樣冒用別人的id,利用別人打好的江山來奠定自已的位置喲!蘇家立的名堂本來很厚實,可惜,一到你手裏就成為垃圾之中的垃圾。[/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7 09:28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7 09:30 PM

Re: 有狼出沒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六 1月 26, 2013 1:23 pm



[b]當版主前的詩!?我在沉思。[/b]


Re: 有狼出沒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日 1月 27, 2013 12:45 am



[b]蘇版主:請問,有狼出沒是你寫的嗎?原本的蘇家立是你這位蘇家立麼?[/b]


Re: 有狼出沒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日[size=3]1月 27, 2013 1:14 am [/size]



[b]當版主前的蘇家立,文筆多麼優秀,文質多麼醇厚。[/b]

[b]差別簡直盲的都能看到,呵呵[/b]

[b]喜菡啊喜菡!難道你比盲的都不如?[/b]

[b]如果要捧一個文盲上檯,可必費周章狸貓換太子,如果認為原本的蘇家立的實力是重要的,那麼現在的蘇版主如何讓人接受?請教喜菡了。[/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7 09:37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7 09:40 PM

[b]Re: 自衛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六 1月 26, 2013 1:34 pm



當版主之後的文章?!驚呼!狸貓換太子!my god!內裏大有文章!在推敲[/b]

free666333 2015-9-17 09:52 PM

Re: 飛燕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六 1月 26, 2013 12:57 pm



[b]簡直有驚艷之感,此依是彼依嗎?離奇也!怎麼文質有天壤之別?卿本佳人!呵呵[/b]


Re: 飛燕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日 1月 27, 2013 12:41 am



[b]蘇版主:請問,飛燕是你寫的嗎?原本的蘇家立是你這位蘇家立麼?[/b]


Re: 飛燕
文章由 蘇家立 發表於 週日 1月 27, 2013 11:37 pm



吳俊君 寫:
[b]蘇版主:請問,飛燕是你寫的嗎?原本的蘇家立是你這位蘇家立麼?[/b]


我自己來剖析吧。

這作品是八年前寫的,看似典雅,但實際上只是辭藻的堆砌,詩的韻味在詞語的拉扯中消失殆盡,嚴格來說,這篇連稱為詩的殘渣的價值也沒有。

至少要讓人讀得順暢,但這一篇並沒有做到,而且相當拗口,讓人讀起來非常厭煩,就像是掛著一堆華麗首飾的女子,只會顯得她很虛榮,不會覺得她很高雅。

請問有解答您的疑惑了嗎?
確認三葉草還能不能貼上另一片葉


Re: 飛燕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一 1月 28, 2013 8:27 am



蘇家立 寫:
吳俊君 寫:
[b]蘇版主:請問,飛燕是你寫的嗎?原本的蘇家立是你這位蘇家立麼?[/b]


我自己來剖析吧。

這作品是八年前寫的,看似典雅,但實際上只是辭藻的堆砌,詩的韻味在詞語的拉扯中消失殆盡,嚴格來說,這篇連稱為詩的殘渣的價值也沒有。

至少要讓人讀得順暢,但這一篇並沒有做到,而且相當拗口,讓人讀起來非常厭煩,就像是掛著一堆華麗首飾的女子,只會顯得她很虛榮,不會覺得她很高雅。

請問有解答您的疑惑了嗎?



[b]呵呵!此詩句句都有你強調好重要的意象哇,句句都有情有境目不暇給,只是隱晦了些而已。憑你的見識,讀不通並不意外。詩寫得易明,你說沒意象,寫得有意象了,繁複了,你竟說堆砌、殘渣!蘇版主的確才學過人,與別不同。何謂藝術?何謂垃圾豈是門第之見!不過點石能成金的例子一直是騙局,上當的人一樣絡繹不絕,呵呵[/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7 09:54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7 10:06 PM

Re: 心之獸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四 6月 06, 2013 9:03 am



悠哉 寫:
引自吳俊君 發表於 週四 6月 06, 2013 9:03 am

[indent]悠哉 寫:引自吳俊君

"我相信人人心中那頭獸絕不相同,詩意指向大同不容易,共鳴在開首第一句之後就有強姦意味,這是很壞的一種說法" 。


好與壞是人定義的,詩是給人演繹的,

我想表達的,只是眾生本性中,最原始的"暴力"


我相信人人心中,都有那"暴力"的存在.只是如此而已.

無法引起共鳴,很遺憾,只能歸咎筆者功力不佳,亦或思想乖僻,


如有冒犯,唯有多見諒.



此詩本質如此.無從修改.引起觀者不快,請見諒.


P.S

之前有首"人形之鳥"亦獲俊君惠評,


自閉症孩子的演繹非常有意思,令我可以從另一種全新的眼光看待自己的詩.


不過其實,並沒有那個孩子.


也許,那孩子是我本人也說不定.

這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不自由.[/indent]


[b]如果筆者想指出人類的本性:暴烈、噁心、無知是本性;那不用質疑,一定是你乖僻所致。人的本性根本無從定義,好與壞只是說法,當然,詩是給人演繹的,但所能演繹的只能涉及主觀意向與審美角度,個人意志無能評斷眾生,我略嫌你的詩情目空一切,大言不慚,撰文有主觀與客觀的區別,詩亦如是,你主客不分,流露出狂亂的性情,予人有精神亢奮之感。[/b]


[b]但就詩而論,你的筆力與演繹法真的不賴,建議你選擇題材從多面發展,專寫人的陰暗面太單一,我看了幾篇已有膩的感覺。[/b]


Re: 心之獸
悠哉發表於 週四 6月 06, 2013 3:06 pm

引自"吳俊君"

[b]錯!你的詩算得上,我看得上眼的了!因為其他詩,我根本看不明的多![/b]


[b]既然閣下對我的評論心懷介蒂,我就別再多言好了![/b]



閣下的建言給我許多寶貴的意見,筆者是非常之感謝.


之前看過閣下一些詩和留言,些許了解您這個人,


先不提詩的部分,

對於評論,您是有才華的,對於自己的詩和他人的詩的評論,頗有精闢之處,



只是,實在太傲.



說老實話,對於您的留言,我初看時,感覺只有:"關你屁事"一想.

但反覆看過之後,頗覺有許多參考之處

也感到您對我的詩,其實是在意的,貶意多,當然也有欣賞.



筆者感到您的用心,所以是真心的感謝您,.

畢竟持筆之人,所求的,不過一共鳴而已.



(不然說老實話,我也不會對您講話如此客氣.)



我也認為閣下是主觀的人,不過我並不討厭你的主觀,因為我也是主觀的人.

不過在您觸怒了我時,我難免反咬一口.


因為我是心裡有獸的人.(笑)



在您的詩"遊蕩"中,有那麼一句.


[b][size=12pt]"幸好,我是一隻蝴蝶。"[/size][/b]


這首詩,我印象非常深刻.尤其是這最後一句.



彷彿見到一隻孤芳自賞,風流翩躚的蝴蝶.



也許也是您的我執吧.



P.S.

此文有許多對您個性的妄判,請多見諒.


Re: 心之獸
吳俊君發表於 週四 6月 06, 2013 3:40 pm


[b]我剛才也在翻看你的作品,乍看像個熟悉的人,或許我投射了錯的反應,就以詩論詩而言,我知我沒過火,但承認太傲了一點,幸得你能消化,自知失禮,祈諒。[/b]
[align=left][b]夫隨其成心而之師____莊子[/b]
[/align]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8 01:01 A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7 10:20 PM

[b]《怯場》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四 6月 27, 2013 9:35 am

[img]http://ww1.sinaimg.cn/bmiddle/7207d7ccgw1e672u2n2d8j20sg0mj49p.jpg[/img]


格格不入在主流的氛圍下
呈現出來的
不叫排斥,叫嚴重地不受歡迎,當中
沒反映出誰最不正常,而質素永遠不值一提!

帖子一般的迴響
永遠在人格𥚃頭着墨,當然
有例外的,喜菡就評過我兩帖詩,着墨
就很正常,哎喲!我究竞發表過幾帖詩?幾帖帖子?

深刻地反省過
過往自己在論壇所參予的態度,從內地的
書香門第,到香港的文學大笪地,同樣
遭受到ip限制,除之而後快當中的殺機
徒添我身為會員的艱難是多麼的讓人產生疑竇!

發表的作品
從來沒人評,有人評的
盡是打壓之辭!

我撫心自問:我的作品除了那
濃厚的抒情色彩,題材應該不至於犯眾憎!

立體的縱觀自已的存在,事實
連我最景仰的鍾偉民也極之厭惡本人,我能夠立足
之地是如何狹窄
自己可想而知,往後
寫什麼,該怎樣持續下去,將會怎樣自討沒趣?誰願向我明言呢![/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7 10:23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7 10:24 PM

Re: 《怯場》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五 6月 28, 2013 11:27 am



悠哉 寫:
在下新來不久,翻過幾篇帖子,
對您的狀況稍有一點了解.

以一個旁觀者的立場,
您當初會成為眾矢之的,並非沒有理由.

但是,我也是理解您的.

我喜歡您這個人,有生以來,
給予我的作品和人格,如此辛辣而直接的批評的,只有俊君而已.
而且,您的勇氣和自尊,和我一位摯友十分相似,所以對您頗有知音之感.

相交已久,看著摯友總是傷痕累累,如今看見俊君也是如此,頗感傷懷.


創作才是身為寫者最重要的事情,
不要急著與世界為敵,最後受傷害的,總是自己.


P.S.
俊君的作品,我每一篇都有看.
最近有些頹喪,要加油喔.



[b]悠哉:

讀罷你的留言,心情甚哽塞,沒想過有人會對我如斯友善。

我知我太不入流,我太落伍,跟不上潮流,惹人反感是莫須有之罪,也是我對文質與文心的堅持,下場太現實,我有點按捺不住。

你的回應使我有訝異之感,我甚至會誤會你其實是夢中人,我是個有病態的人,我很難過,我很感謝你的關注,知道你會看過我的每篇作品,我不知如何反應,你會覺得我的作品有病態嗎?[/b]



Re: 《怯場》
文章由 吳俊君發表於 週一 7月 01, 2013 3:26 am


[indent]悠哉 寫:[size=12pt]引自"吳俊君"[/size][size=12pt][b]你會覺得我的作品有病態嗎?[/b][/size]

------------------------------------------------------------


呃,那要看對"病態"這詞的定義,

以醫學上來說,人人都有病.完全健康正常的心靈,就理論上是不存在的.


以我個人的想法,

俊君的作品只是感情豐富,病態之論,我覺得不至於.

(不過,問我可能不準...在下覺得自己的價值觀有點病態...)


為何舉步艱難,應該是你的一些言論冒犯到他人了,而非作品之罪.


我曾經是被俊君冒犯過的人,但是我知道你是本著一顆炙熱而感情澎湃的心而發言,

可能也如此,你忽略了別人的感受...


P.S.

我看到您的詩下有不少留言都是稱讚啊,雖然可能附有些許批評,

但我想那也都是善意的建議,或許可以坦然的面對之?[/indent]


[b][size=12pt]我的詩沒聞沒問的多,談我的詩的人少之又少,像你的讀者,從沒有遇過!你是唯一的一個,你是一個開倘心扉的人,從你的作品就能窺見,以文說文的心胸不是人人有,我就一直遇不到,認識到你,我視之為珍貴。[/size][/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7 10:29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7 10:39 PM

Re: 《思念》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六 12月 29, 2012 11:55 am



綠豆 寫:
一個情慾的細部分解,最後掉轉槍頭,徒留下回的想像空間。
寫詩的事物意象最好不要描太細。

問好詩友 新年快樂


[b]綠豆


多謝綠豆指導。

我個人對意象對詩意比較喜歡融合,因為我太多時候讀別人的作品都是一頭霧水,所以不大歡喜現代詩的格局和路向。詩最重要的是詩意,而意所指的是應該能讓人明白的內容,隐晦可以的,像我這詩的結尾,或許,有人嫌描得過白了也說不定,呵呵

詩名《思念》所寫的就是因有所思才有起念。我的作品特色是有血有肉的,人性不必也從不過於掩藏。寫詩不必過於意象化,過於意象化寫人寫得像器官,而所謂詩意都變成物理學,沒半點人味。性想像不見得對詩會構成降格的素質,講求的應該是技法。我或許技法欠佳吧!所以請見諒。[/b]


[align=left]Re: 《思念》
文章由 吳俊君發表於 週日 12月 30, 2012 2:48 am[/align]

[align=right] [/align]
[indent]青水洛泉 寫:[indent]吳俊君 寫:
[b][size=12pt]閉上眼睛,想像

就闖進來:我倆

四目交投,我

不由自主

輕撫你臉上每一處的肌膚,指尖
[/size][/b]

[/indent]

這裡使用「不由自主」感覺就很怪了


對應後面下半場的劇情描述

不是應該有類似「按捺不住」的心情嗎?

 

 [/indent]

[b]『不由自主』緣於心情處於在真是你嗎的不真實當中,呵呵[/b]

[b]而按捺不住的描述在詩結的時候應表露無遺。[/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7 10:43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7 10:45 PM

[b]《思念》[/b]
[b]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六 12月 29, 2012 9:29 am[/b]

[img]http://att.bbs.hsw.cn/day_090303/20090303_307078d4ebe1867338d9KYyAVW2QYhFv.jpg?5[/img]



[b][size=12pt]不敢想像,在
可觸摸你的
情況和範圍下,會有
怎麼樣的舉措:我
閉上眼睛,想像
就闖進來:我倆
四目交投,我
不由自主
輕撫你臉上每一處的肌膚,指尖
在你的輪廓上,像
盲人般
摸索著識別你的
印記,從
眉心
滑向嘴唇,鼻尖
忍不著
湊到你的鼻尖
輕輕哆嗦,臉頰
輕拂
耳鬢廝磨的
婆娑,四唇相合,像
躡手
探進燙人的
溫泉,輕觸
若前生,亂吻,像
穿越
時空的篬雲,舌尖
在訴說著前塵,深喉
抵不住你的打滾,你
要鑽探
我柔腸的底蘊,叩門的
敲急了,桃源
一陣痙攣
就准備好了迎賓的
門,召君你
掉轉槍頭
遊花園。[/size][/b]



[img]http://att.bbs.hsw.cn/day_090303/20090303_f1ff74b3caed48afcbe4erMeupVmdGvj.jpg?3[/img]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7 11:21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7 10:58 PM

[b]《明天》
文章由 吳俊君發表於 週一 12月 31, 2012 6:07 am[/b]

[img=470,314]https://scontent.xx.fbcdn.net/hphotos-xaf1/v/t1.0-9/s851x315/1003795_390723454396115_417374920_n.jpg?oh=2108161dffb1a3119848b441c0cb49cd&oe=5666E97D[/img]


[b][size=12pt]定格在
譎波雲詭的時空,剪影有
[/size][/b][b][size=12pt]氣勢磅礡的沉思,千里迢迢就在
脚下,萬里行雲就在身邊,明天![/size][/b]
[b][size=12pt]「無論如何,明天又是另外一天了。」赫思嘉在
《飄》的名句。彷彿
進入了戲,思覺接通了
思嘉的信念:土地是我們的根,只要有土地在
就有明天。我看見
國土飛揚,看見
山河流轉,生命在動盪,但一切
都很美,因為我看見了明天。

[/size]
[/b][b][size=12pt]《朝花夕拾》
[/size][/b]
[b][size=12pt]
[img]http://ww4.sinaimg.cn/bmiddle/7207d7ccjw1dh5qfb7dz1j.jpg[/img]


[/size][/b][b][size=12pt]站在世界任何的
一方,某個角落
總有美景良辰,有人
孤獨地拾擷了一些造物者的痕跡,有人將
歡欣的笑臉
交托給青春和友誼,留下一輯
你我似曾相識的金玉良言,裡面有
每個人心底相信的奇跡[/size][/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8 01:20 A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7 11:07 PM

[b]《何去何從!》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四 1月 17, 2013 3:34 am

[img]http://ww2.sinaimg.cn/bmiddle/7207d7ccgw1dwqlru4htuj.jpg[/img]


『風骨』在梢頭
滴着清秋的露水。『文化』
如若隱的馬影在靜立。隱與現之間
只是同一個『時空』,遠與近之間
只是同一幅『畫面』,中國的
人呀!文化遠了!風骨丟了!畫上觀的
子民呀!你願意何去何從![/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7 11:13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7 11:23 PM

[b]《閑話詩》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日 1月 20, 2013 1:18 am[/b]



[b]文字語言是死的,運用的人是生的,表達溝通交流如此而矣!注意詩人這個詞:詩離不開人,切割出來研究是荒謬的。譬如:食物與厨藝分開來探討:得出的結論,往往是什麼蛋白質和碳水化合物,厨師不會向食客解答何謂食物意味空間,食客只管味道好了。 [/b]
[b]我認為表達力與理解力匹配上自然有共鳴,搭不上的是自身的學識和學養太獨特之故!嘻! [/b]
[b]觀感是不能一概而論的,好的詩應像顆鑽石,充滿折射,詩呀詩,其實你着實是什麼意思哇!咁你就正白癡了。 [/b]
[b]讓我探討一下何謂詩: [/b]
[b]神馳物外、神遊太虛、神思,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物也,空:物外也。借物起興言則當有別於明心見性,故之凡人也,俗稱詩人也!
詩作能以情入文者較為上品,為文造情者等而下之,此乃劉勰之高見,我舉腳贊同。 [/b]
[b]閱覽詩者該處於何位呢?首先將詩作看待成一組思想如何?賞析過程其實在反映自己的實力嗎?是觀照自己的心念麼?捉詩作的用神是情趣,在乎結果就很有玩味與商榷了,這個是文人老犯的毛病,通常是評論家的所為。 [/b]
[b]倪匡寫過一部科幻小說,好像叫《天人》,內容大致上說天外來了一位飛仙,實質上是一組外星來的思想,接收到這組思想的人,據說眼前人會根據他內心最美好最動人的形象化身成實體與他朝夕相見。 [/b]
[b]我覺得這個故事很能反映夫隨其成心而師之的『成心』更能隱喻出莊子沒說出口的謬誤;是非原來來自理解的差異。 [/b]
[b]好詩用來欣賞好了,會欣賞的人不用看得抬高自己身份才好;劣詩當然不值一哂![/b]







[align=right][b][size=12pt]![/size][/b][/align]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7 11:41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7 11:49 PM

[b]Re: 《喜菡你好》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六 1月 05, 2013 5:54 am[/b]



蘇家立 寫:
您可再斟酌詞句。

句子破碎,宛如失去生命的散文。

感謝您對喜菡文學網的支持。



[b]不明所意,請明示。謝謝。

你的意思是不是《喜菡你好》用詩的格式,不只不是詩,連起碼的散文也不是?呵呵

我這詩寫三地的論壇會有所不同嗎?而且寄予厚望,怎麼句子就破碎了!詩是啥?恐怕你的概念比我更模糊。

或許將詩寫成未填色的畫册,把詩寫成要猜謎,然後,要連點畫圖的連結遊戲的詩就是現代新詩最新的概念。很抱歉這種詩的概念只適合提供幼稚園與小學程度的人來應用。我學不來。

Re: 《喜菡你好》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三 1月 23, 2013 3:56 pm



〈錦瑟〉是李商隱詩中極具代表性的一首。
錦瑟無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
望帝春心託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
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
只是當時已惘然。

寫詩寫出情境是重要的,如果有人將錦瑟的情境換成意象,還能是一首什麼詩?李商隱是用情景塑造出意象來的,所以〈錦瑟〉這首詩的原意,在歷史上還眾說紛紜。

現今流行的所謂新詩,寫作講求意象就恰似未學行先學走的嬰孩,本末倒置。這種新詩我敢說只是一堆充滿提示的句子,看詩的人沒寫作能力根本續不上絃,更遑論詩意。所謂新詩比猜謎的文章結構更糟糕。

劣作通天飛講的是市場佔有率,風行了就有領導地位,但是當寫詩同讀詩的人都在估估下,詩人這個名詞應該退消了吧!一首詩像盲人摸象般,摸到啥算是啥,還胆敢自稱文學,的確很笑話的。


Re: 《喜菡你好》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四 1月 24, 2013 1:55 am



蘇家立版主:

你的指控與篾視在你的回帖中表現得淋漓盡致,雖然你選擇删了。

滿篇指控只說明你心胸狹隘,我何曾蔑視過你們尊貴的版主身份而自高自大了?只是版主你的回帖不倫不類,含糊不清,又不以事論事,不以文說文,而且抨擊起我的人格來了!呵呵!

真誠不是你這種樣子的,我自問對文字很誠敬,所以我遣詞用字都十分尊重文字的規律,不會將文字編成一堆令人慘不忍睹的意象,你呢?

尤可笑的是你竟然以版主受辱為題叫我學好立身處世,請問版主有何江湖地位,或許你的作品很多人認同,我不聽你的意見,所以你就視為大不敬!要人尊敬是要出於風範與內涵,不是身份能讓你想當然的。喜菡是一個交流平臺,我來發表,旨在交流,有需要取悅誰嗎?版主們不喜歡我,代表啥?公器私用的例子見得太多?一個版主不檢點比一個會員不識時務,孰輕孰重?我的文章貼出來總有人會看,能看,至於版主們刻意的不聞不問,我不介意。

Re: 《喜菡你好》
文章由 吳俊君 發表於 週四 1月 24, 2013 3:23 pm



來了喜菡不足一月,無端刮起了一陣頗不快意的排斥之氣。起因緣於此帖,解鈴還須繫鈴人。

首先說一下我對喜菡詩版的認知:詩版得一個詩字,詩者應該無分新詩、舊詩、散文詩,所以詩版不應也不能將所有作品單一從主流新詩的角度來審視,也不應以新詩的概念強加於任何作者身上。

我一向寫散文詩,而散文詩的認知並不廣泛,不懂不要緊,我已點出散文詩的概說,至於我寫得符不符合散文詩的要求,大家可以斟酌與包容,但前題是我希望我寫的作品必須要受到尊重。

喜菡的版主無禮在先,我以事論事流露出對新詩的不屑也有不敬,所以我應該對喜菡文學論壇致歉。[/b]



[b]《散文詩》[/b]

[b]拼音:[/b][size=12pt][b]Sǎnwén shī

[/b][/size][b]英文:[/b][size=12pt][b]Prose


[/b][/size][b]散文詩,是一種兼有詩與散文特點的現代抒情文學體裁。它融合了詩的表現性和散文描寫性的某些特點。[/b]


[b]基本定義[/b]


[b]  散文詩,是一種兼有詩與散文特點的現代抒情文學體裁。它融合了詩的表現性和散文描寫性的某些特點。[/b]

[b]  在本質上,它屬於詩﹐有詩的情緒和幻想﹐給讀者美和想象。[/b]

[b]  在内容上,保留了有詩意的散文性細節。[/b]

[b]  在形式上,它有散文的外觀﹐不像詩歌那樣分行和押韻﹐但不乏内在的音韻美和節奏感。[/b]

[color=blue][b]散文詩一般表現作者基於社會和人生背景的小感觸﹐注意描寫客觀生活觸發下思想情感的波動和片斷。這些特點﹐決定了它題材上的豐富性﹐也決定了它的形式短小靈活。[/b]
[/color]

[b]散文詩[/b]

[b]發展歷史[/b]


[size=12pt][b]  [color=blue]散文詩是一種現代文體﹐是適應現當代社會人們敏感多思﹑複雜縝密等心理特征而發展起來的。[/color]雖然中國[/b][/size][size=12pt][b]1000[/b][/size][size=12pt][b]多年前就有類似散文詩的作品﹐歐洲在[/b][/size][size=12pt][b]16﹑17[/b][/size][size=12pt][b]世紀不少作家就寫過很有詩意的散文﹐但作爲一種獨立的文學樣式流行起來是在[/b][/size][size=12pt][b]19[/b][/size][size=12pt][b]世紀中葉以後。第一個正式用“小散文詩”這個名詞﹐和有意采用這種體裁的是法國詩人波特萊爾。他認爲散文詩“足以適應靈魂的抒情性的動盪﹐夢幻的波動和意識的驚跳”。在中國新文學中﹐散文詩是一個引進的文學品種。[/b][/size][size=12pt][b]1915[/b][/size][size=12pt][b]年
[/b][/size][size=12pt][b]2[/b][/size][size=12pt][b]卷
[/b][/size][size=12pt][b]7[/b][/size][size=12pt][b]期的《中華小說界》刊登的用文言翻譯的屠格涅夫的四章散文詩[/b][/size][size=12pt][b]([/b][/size][size=12pt][b]當時列入“小說”欄﹐譯者劉半農[/b][/size][size=12pt][b])﹐[/b][/size][size=12pt][b]是外國散文詩在中國的最早譯介。[/b][/size][size=12pt][b]1918[/b][/size][size=12pt][b]年[/b][/size][size=12pt][b]4[/b][/size][size=12pt][b]卷
[/b][/size][size=12pt][b]5[/b][/size][size=12pt][b]期的《新青年》雜志﹐發表了劉半農翻譯的印度作品《我行雪中》的譯文﹐文末所附的說明指出它是一篇結構精密的散文詩。“散文詩”這一名稱從此開始在中國報刊上出現。對於這一文體的性質和特點﹐《文學旬刊》在[/b][/size][size=12pt][b]1922[/b][/size][size=12pt][b]年曾有過理論探討﹐西諦[/b][/size][size=12pt][b]([/b][/size][size=12pt][b]鄭振鐸[/b][/size][size=12pt][b])﹑[/b][/size][size=12pt][b]滕固﹑王平陵等人都發表了意見。[/b][/size]


[b]基本特點[/b]


[b]散文詩的特點[/b]

[b]  散文詩是詩和文的滲透、交叉產生的新文體散文詩是散文與詩“嫁接”出來的品種,這是沒有疑問的。[color=blue]散文詩具有詩與散文的“兩棲”特征,散文詩既吸收詩表現主觀心靈和情緒的功能,也吸收了散文自由、隨便抒懷狀物的功能,並使兩者渾然一體,形成了自己的獨特性。可以說不熟悉詩與散文這兩種文體,就很難創作散文詩。[/color]但是散文詩究竟是一種新的文體,還是如有人說的:散文詩是“散文的詩”和“詩的散文”?關鍵要看散文詩是否具有獨特的藝術特征,或者說散文詩區别於詩和抒情散文的藝術特征是什麼。[/b]

[b]  [color=blue]散文詩是抒寫心靈或主觀情緒的文體散文詩有其獨特的審視人生方式,即運用比較自由的形式抒寫心靈或情緒及其波動。從總體上看來,散文詩是抒寫心靈或主觀情緒的文體。[/color][/b]

[b]  波德萊爾是散文詩的最初創造者之一。他說過:“當我們人類野心滋長的時候,[color=blue]誰沒有夢想到那散文詩的神祕,--聲律和諧,而沒有節奏,那立意的精辟辭章的跌宕,足以應付那心靈的情緒、思想的起伏和知覺的變幻。”。[/color]他還說:散文詩這種形式,“足以適應靈魂的抒情性的動盪、夢幻的波動和意識的驚跳。”動盪、波動、驚跳,這說出了散文詩的主要藝術特征。[/b]


[b]散文詩[/b]

[b]散文詩與詩、與散文的不同之處[/b]

[b]  散文詩與詩、與散文(尤其是抒情散文)的區别。比如結構、語體、節奏等方面的不同。[/b]

[size=12pt][b]  ([/b][/size][size=12pt][b]1[/b][/size][size=12pt][b])[color=blue]散文詩與抒情詩的區别抒情詩由於要講究句式的整齊或大體整齊和音樂韻律,因此,即便是自由體的抒情詩,在表現心靈或情緒時也不能不受到較多限制。正是爲了突破限制,更舒卷自如地寫出心靈的真實狀態,於是才有散文詩這一文體的誕生。[/color][/b][/size]

[b][color=blue]  散文詩與詩歌的不同之處在於散文詩經常運用描述和議論的表現手段。[/color][/b]

[size=12pt][b]  與詩相比,散文詩沒有詩的韻腳、節奏、音節、行數、排列,即沒有詩歌的外形式的羈絆。散文詩的形式至少有如下幾種:散文的形式,散文與詩交錯排列的形式,即整段“散”的文字與單句[/b][/size][size=12pt][b]([/b][/size][size=12pt][b]詩句[/b][/size][size=12pt][b])[/b][/size][size=12pt][b]的交錯。這是抒情詩不可能有的自由自在的形式。[/b][/size]

[size=12pt][b]  ([/b][/size][size=12pt][b]2[/b][/size][size=12pt][b])[color=blue]散文詩和抒情散文同是抒情文體,但散文詩獨特的藝術特征是它的“動盪、波動、驚跳”。[/color][/b][/size]

[b]  承認散文詩是抒寫心靈或情緒及其波動的文體,這與抒情散文的界限也就不難區分了。抒情散文總是離不開紀實,更不用說那些以記叙真人真事爲主的叙事散文了。[color=blue]而散文詩幾乎沒有原原本本地記錄真實人物和真實事件的。[/color]即使我們稱爲紀實的散文詩,究其實也是抒寫的内心對現實生活的印象,不過這印象很少“變形”——很少對現實生活作想象式的反映罷了。[/b]

[b]  在結構上,有人說,詩是以“線”抒寫生活,散文是以“面”反映生活,[color=blue]散文詩是以“點”摺射生活。散文大都有時空長度,都有線索;散文詩無需線索,篇幅較短,常常是作者情感燃燒的那一點輻射開來,而内在情緒則形成環環相扣的情感沖擊波,沖動讀者的心弦,進入詩的境界。[/color][/b]


[b]散文詩[/b]


[b] [color=blue] 在語體上,散文詩的語言是抒情性的想象的語言,[/color]散文的語言是叙事性的現實的語言。[color=blue]散文詩的語言具有散文語言無法比擬的彈性美、豐富性和不確定性,情感含量和美感含量都比較大。[/color]散文爲文,語言要求簡潔灑脱,更多一些娓娓而談,寫清作者情之所系的來龍去脈,抒情也更細膩,句與句之間、段與段之間銜接較緊密。[color=blue]散文詩爲詩,語言要求濃縮、跳躍,一般是跳躍式地聯結意象,句與句之間,尤其是段與段之間,往往是似斷實連的關係,這就留下較多的可供讀者想象的空白美。[/color][/b]

[b]  因此,散文詩既不是散文的詩,也不是詩的散文,它是具有完整性、特殊性、獨立性的文體形式。[/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8 12:06 A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8 11:07 AM

[b][color=blue]此帖曾在15-9-2015晚上七點左右發表在舊帖[/color][color=#000000]【吳俊君的 _____ 詩箋.....隨想.....輕吟淺唱.....交流傳真.....】[/color][/b][b][color=blue]上,之後舊帖被論壇通知貼有連結為由收歸帖子回收區![/color][color=black]此文意思上與彼文大致上相同,皆因是重寫的,彼文因未及留稿已化為烏有![/color][/b]


[b][color=black]15-9-2015[/color][/b]
[b]今天,我在想啊!想啊的喲!為什麼會有嘢長期的攪住我,唔俾我飲到屋企的水?!那會否是一場別開生面的賭局?我的贏輸會否有人像買期子那樣,買升定跌?會否像賭馬咁,買我贏的會大熱賠率低?買我輸的會爆大冷?!如果是這樣!我好多謝買我贏的客仔,而買我輸的那些人裏頭,不問而知有這場做馬的幕後黑手同主腦,他就是一直在靠害我的人。

今天只想說句老話:小賭怡情,大賭亂性!

由於有上述想法,飲水方面,我決定宣佈投降,因為屋企的水真的給弄得我不能喝了!在投降之前的黃昏裏,一種在垂死之前的悲嗚及一種算得上是尊嚴上與智慧上的甦醒悠然而生!我用屋企的冷開水沖了一杯即溶咖啡,這杯咖啡我運用非常理弄出來,我的心在笑,笑自己的應變能力多麼的取巧和仔細(攪我的水那人沒時間來得及應變和佈署嘛!)而心裏和口裏就暗駡一句:我要你輸到冚家剷!臭屄!

這杯咖啡真的很難喝!但我飲得極之痛快!

今天我領略到一種對何謂事實的某種深層上的所謂意義和真相!這種所謂意義與真相就是世上某些人已經不再在乎事實,他們只在乎贏輸!世上的確有人如此!但這種人,必然是靠做馬、出術、出千慣於設局食大茶飯的小眾;需知一般賭徒參衆都對做馬、出術、出千、設局這種行徑極其反感與憤恨的。我就當有大量人給招攬了參與這場賭博,而他們都只在乎贏輸,不問過程當中的事非黑白!這種深層上的所謂真相與意義,如果可稱為共業!而這種共業,他們竟又可妄想利用來跟文化大革命的那種共業相提並論,甚至於與之媲美的話!我覺得呢壇嘢,做得真係好認真。[/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8 10:52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8 06:34 PM

叨絮由 亞歷山大
發表於 週四 3月 12, 2015 3:31 am

【叨絮】


午夜,窗外鳥啼在這下著雨的夜。


有時我偏愛清醒著入眠,而被夜啼聲叫醒,像是醒來又再度醒來的夢之循環。


這時刻最是能好好思量在日常生活中的獲得與失去,


不是為方便於計算,


[color=blue]而是美好時光下的得失,無論好壞,都只能使自己更接近那份純粹。[/color]




這樣,就不需再避開他人無理的注目。


這樣,就不需再在意世界無謂的杯葛。




雨聲,總是用著他人難以想像方式,闡述生活裡無解的寓言。


[color=blue]生命中妳不明白的,無須明白的故事,其實都是隨機偶發的實話。[/color]


一但清楚了,那被下了藥的毒蘋果,就已吞入腹中,


妳再也無法用夢幻的方式,來解釋為何妳是在塔上自憐自哀卻衣食無缺的公主,


而不是吃著剩飯,卻感激自己能在遮風避雨的儲藏室安穩入眠的小女僕。


然而,這是妳無須再尋找的玻璃鞋。


然而,這是妳賴以為生的南瓜馬車。




夜啼再次喚起,這個時間其實不存在那尾端有著一絲艷綠的鳥。

[color=blue]但你知道的,這是一種意念的具顯化,全世界都沒人知道藍色的鳥是什麼品種,[/color]

[color=blue] 但在人生最需要幫助的時刻,那隻鳥就名為「幸運」。[/color]


而在醒來又再度醒來的夢之循環中,


那尾端有著一絲艷綠的鳥,則被稱呼為「渴望」。


[b]不要小覷這詩的文筆像牙牙學語,裏頭的玄機非常淺白,語意也非常放肆,籃色那幾句飽含住作者贏硬的心態,極度有持無恐,看起來一㸃心虛也沒,而且充滿氣度,這詩對所謂事實完全地掌握了並符合所謂事實的三大先決條件的了,呵呵![/b]


[b]吳某認為:所謂事實,先決條件必須有三!第一.贏硬的,所以有持無恐的;然後才有第二.不心虛的;之後有氣度的:所謂唔怕你講、唔怕你唱,甚至唔怕你寫!

想起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就是香港的曾灶財事件!你看英治時代的這件事,英方處理得多美!我由得你講,由得你寫,你要一生當瘋子,我成全你嘛![/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24 02:29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9 12:42 PM

[table][tr][td=1,1,100][img]http://www.stone1997.com/frog/public/images/books/22.jpg[/img]
[/td][td]《蝴蝶不哭泣》               (突破,1991)
  這是我的抒情詩自選集。
  在噪音和灰塵的城巿,有一天,我很想看蝴蝶,於是,我到一家有標本供人借閱的圖書館去。蝴蝶在透明封套裡不會令我想到美麗和短暫;蝴蝶不會微笑,也不會哭泣;牠只是一個名詞,像詩。




[b][size=3]這本詩集是我在1998年從青山醫院出院後,在家樓下的流動圖書車裏接觸到的,當時我已被醫生診斷為精神分裂症![/size][/b][/td][/tr][/table]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9 02:33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9 12:53 PM

鍾偉民

劇中人

「……而骨董店,從此,就結束了。」
這結合與離異雖寫到盡頭,句號之後
卻留下半頁刺眼的空白,我只得
踏雪出門,尋一方愜心的昌化石,好在劇本
難填的虛空處,鈐下印

選那玻璃櫉中僵硬的戰馬?
馬背上染有太鮮的硃砂!
購下那離水的雙鯉?又套了典故
那麼,就挑一對栩栩的流螢吧
這同一塊石頭割出的兩星螢火
翅上熟稔的血痕,竟越看越深
我便驀然想起,那原是
我筆下人物,訂盟的信記

幕起之時,血熱了;石,軟了;劇中女子
撫琴窗畔,幽幽的,兩點流螢落在弦上
一條窄窄的吊橋,便有
兩個提着青燈的行旅,漸行漸近
在宮、商、角、徵聲中相遇,閃熠
然後,因一片誤彈的羽聲;也許
一片錯響的雨聲;弦斷了,路絕了,燈暗了
一曲未了,銅鏡上,就只映出那雙
僵化成石的小飛蟲;淒然地,女子在鏡面寫下
一個「翕」字,用暖暖的胭脂……

而幕落之後,骨董店的銅鏡中
卻浮出高樓叢生的鬧市!
「唉!最後,你們的生卒之年
都是要刻到石上的。」說着
琢石的已把我名中
「翼」字,鏨在螢腹
如彎月鏤破簷角
而那如飛的刀鑿,竟在餘下一枚印石上
鐫下你——我刻骨的劇中人——的名字……
這是人世的哀愁?這是紙上的哀愁?
我一瞥店前作勢狂奔的石獅,捎了流螢印鑑
就跨步市廛,縱笑聲中
雪,紛然給風捲起
發票上,只淡淡的,印着篆體的警語:
『合』『羽』為名,卻偏逢離『異』……

25-7-1988

三生

一、塔下問蛆

有多少場烟雨
才有這一場烟雨?
多少次偶遇
才有這一次偶遇?
是我不該向你借傘?
是你不該為我移船?
我倆是故事裏的人物?
抑或有了我倆,才有故事?
這一切的敗筆,都因
你的怯懦?我的愚癡?
倘若再有一個版本,是否
就有不同的結局?
是否連篇的錯謬,就會勾銷?
所有的「下回分解」
都會改為「且看明年花季」?

皺皺的書頁,無風
竟翻成湖上漪瀾,百世不斷的
欸乃聲裏,我甚至
仍分不清
自己是變成女子的白蛇?
還是化為白蛇的女子?
是我給古塔鎮着?
還是為了愛情,我負起
這七層雷峰?
蠹魚,早齧碎
我們千年前的誓言
但萬劫後的盟約呢?
你已還我一幕婚禮
卻仍欠我一段來生;來生
你將乘馬?你將騎驢?
抑或,你如舊搭渡?
千掌楓葉已拉出千掌碧血,難道
卻都拉不住你的車輿?
難道啊,人世間最深刻的言語
果真是深刻在墓石上的言語?

我問土中蛆蟲,哪一日
我才能把榮辱和擔負還給天地?
像千年前我含笑
將那雨露泫泫的紫竹傘,還給你

二、傳奇

當所有的碑塔都已傾頹,這城市
高樓堆起萬朵燈花,在落日之後
繞城的刺網外,是一暈
圍困眾生的紅潮;紅潮
到處,水族不存
一切的欲求,所有的心事
都只能寫在紙上,疊成鳥兒
當千萬隻雪白的紙鳥兒
在破曉的天空裏
燃燒,當我們在這樣的天空下重遇
竟還是那樣的似曾相識
還是那樣的乍悲乍喜
還是重複着千年前的誓言
叮嚀着百世後的舊約;只是
在這個比一切傳奇
都要離奇的世代,盲丐
穿過時光的霉暗通道,背着破碎的
月琴;而一個乞討
所謂共鳴的詩人
又怎好告訴你三世之前,在清季
我被充軍遠戍
馬前中矢,含鬱而終,都只為
城樓舞雪,我恍惚想到
風過紡輪,棉絮亂起
你笑撥頰畔柔絲

紡輪軋軋,一轉是一次輪迴
縱使前生,我是湖上金鯉
追尋過千年前彼此泛舟的水紋
但此際,我命定了守我的高樓
你卻屬於水湄
角色迥異,劇本不同
又如何在同一座城裏
演一幕今生?

棉絮已斷,纜索已解
當鋼鐵的巨輪,載你遠去
千年的等待,難道只為了等待
一次緣盡,一次仳離?難道
這年代,真是一個
屬於翅膀和水生根的年代?難道
能漂的都漂走,能飛的都遠逝?
只有思念和忘懷?
只有無奈和無奈?
盲丐的空甌已滿盛昨宵冷雨
在甌中汪洋的嶙峋邊岸,人羣
苦候着飯粒的大船
或者,愛情只是舊小說裏對偶的
回目,韻調縱然和諧
卻畢竟過了時,而且
總在開始時才相連相合
然後,生活的篇章冗長散亂,又如
盲丐永夜的喃哦
汽笛哀鳴伴奏,我黯然
回到樓上,臨眺洶湧紅潮
滿天雪白的紙鳥兒,在破曉的天空裏
燃成灰燼,欲求和癡想
飄落如一場黑色的大雪
雪裏,有一頁我們的傳奇,平凡如
千萬個離離合合的傳奇

三、絕情書

我靜靜躺在那翠綠的草榻
生命的羽翼已然豐盛
在一頭鴿子的引領下,悠悠飛向
北方的一片茫茫,那是我
不曾到過,或者早已忘卻的原野
冰堆雪蓋,蘆花
在風的迴廊裏盤算着漂泊的距離
而所有的故事和愛戀,在那裏
萌始,也在那裏萎落,等待着
另一次匆匆的花期

夢中,南方的他在翠綠的草榻上
死去,我便悲傷地出門,帶着
一把鑰匙,一把能跟他
跟那夢境溝通的鑰匙
走進一片荒寒之地,那是
留不下腳印的世界,蘆花
在風的迴廊裏盤算着漂泊的距離
而當月亮,凍成裙邊青青的玉玦
我終於又一次在乾涸的河床上,尋到
那紅紅的信箱;鎖着一切
承諾與誑語的銅鎖,卻已冰結
也許,明早日出,雪融
所有的困鎖就能消解
但是,鴿翎的白帆正鼓風駛過河床
載着我無波無瀾的今生
我又怎忍心讓那書簡,讓那
乾涸中濺起的星星水沬
捱凍脆裂,終夜幽囚
幽囚在這石槨一樣的箱子?
留下我,獨自枕着
那世世被謳歌和詛咒的月光?
……
當我用盡掌心的温熱
把銅鎖暖開,僵硬的手
卻只摸索着惆悵與空洞
最後——莫非這真的已是最後
我探手入信箱幽冥的深處
卻拈出一隻……
剛剛破繭的蝴蝶

另一次匆匆的花期
縱使會來,縱使蘆花還在輪迴漂泊
我卻無意再轉生為人
深情是我擔不起的重擔
情話只是偶然兌現的謊言
在再沒有船的河岸
你對我早就無所欠負,而我已將
生生的鬱結,幻成色采,綴成文字
還給天地,還給你

8-1989



10-6-1990

桃花瓶

展品一九九零號:明成化窯
釉裏紅桃花葫蘆瓶,曾破裂——
成化窯,一個湮遠,火紅的誕生之地
誕生前,瓷坯本是高原上一塊土
或滋養過青稞,墊過霜雪
是因天性柔韌,碰上巧匠苦心揉塑?
還是被即興捏成妊娠之形,一腔清澀
徒為世人世世載負?
都罷了!窯外,靖難過後,奪門,土木:多少
宦官,黨爭,爭相為禍!多少
哀愁離合,埋沒塵埃!
而回望,窯內,火舌何其毒!
花顏被舔,卻堅不凋零
是自嘲?是揶揄造化?

當銅紅料翻飛如霞,用釉澆注的桃樹下
雙燕迴翔,轉瞬與不朽枝葉,穿越各朝寒暑
及供於人世殿堂,蛾黃、奼紫、葱心綠
卵幕杯,流霞盞,皆失色
更因那點點鮮紅,四方求之,千金爭市

但瓶上燕子,神合,招人妒;貌離,惹人悲
最惘然:永不離棄,也永不能再親近
勾起半生愁鬱,瓷瓶遭擲地,破碎
樹折,燕離,釉如月白,映着飛散桃花……
桃花瓣雖片片如刃,然而
孽未償清,劫未歷盡,尚有夙緣未了
注定逢上有心人,將碎片片片
和淚拼湊,耗盡一生心血粘連——

又百年後,博物館聚光燈下,桃花瓶
顏色無損,傷痕宛然
不能載花,卻也不用因花而存在
它獨特,唯一,本身就是目的
不再矜貴,卻更貼近平凡人生
當觀賞者在瓶子前老去,生命佈滿
跟瓶子相似的傷痕;記憶繪着
與瓶子彷彿的圖像,也許將明白
桃花瓶的啟示:
殘缺和美並存
在精心的修補中,交融着安慰和遺憾

28-7-1990

後記:雖然難免有睹物思人的事,卻從不會因物起興,做起詠物詩來。後來才明白到:詠物,其實詠的還是人,還是人生;有幸逢上值得詠歎的人事,但終難覓一物相比擬,於是,因情造物,揉塑了這一尊桃花瓶,也誌記一點我對愛和美的看法。




[b]這幾首詩同整本《蝴蝶不哭泣》[/b] [b]詩集中其他的詩的性質很不同,令人一見難忘!其他的詩我都唔知佢噏乜春。看這書的期間,記得蘋果的名采,有作者正在推介三生這首詩![/b]

[b]你說我與這幾首詩的相遇是巧合嗎?是命運嗎?我今天說:我上當了![/b]





發表於 2015-10-4 04:53 PM

[b][color=blue]陶傑三十幾年前的新詩:《兵車行》及《勇士》[/color][/b]

[b]陶傑 (當年筆名叫曹捷) 兵車行

樹下,把歷史冷冷地攤開
人間一盤貧瘠的星圖
在石案上,相對的空間中
所謂炮是個瓶蓋,石子為兵
吳釣無淬乾涸的楚河
老將鎮北天,少帥坐南斗
駕轆轆的長車永踏不破
冥冥間一網緃橫的世事
世事都付,風雲一桿煙斗
向桌上輕輕,叩一叩
咚,咚咚,播最早的戰鼓
象不涉水,公無渡河

定乾坤一隻手指,中原指定
換位移形,十萬雄師虎視漢界
沉然對,坐水煙向在彼岸
噗吱吱吐一縷淡藍的思路
酣然入定,那老香
有長煙霍霍昇起
從一尊嶙嶙峋峋
蠟黃蠟黃的烽火台
啊啊,那時候還年少
蔭下,火熱的青春然一紙棋盤
晌午焚到黃昏,燒死戰神
也把黑髮燒成了灰
奕者無言,觀者不語
舉手不回,如昔之種種不可追
人去後,夜也,深深
殘局留給今晚的星斗如風
這局棋也該完了吧,聽人散後
垂敗的鐵騎士最後的連環馬
囂然狂嘶馳騁無止的長街
生命的大戈壁上什麼也看不見
唯滾滾的黑輪長輾起
濁濁一路塵埃的尾聲






勇士─────獻給柏楊先生
剛勁如山巔的松柏長青
一桿董狐的史筆握在你手中
當夜色墨茫如流汁,潑蓋在大地
萬戶千家的微燈都噤熄,啊臺北
樓厦千簇,廣寂幽幽一座原始林
夜梟和蝙蝠的藍睛在燐怖
踏著篇地枯枝黃葉,一個青年
夜行迷了路,悵惶的臉孔仰起
尋找失落在霓虹的迷網外的北斗七星──
一枝煊赫的火把握在你手中

一朿勇敢的熊焰,舉起
明銳的筆尖捲吐通紅的火舌
智慧之炬,真理之火
自夜色外的光宇中盜來
不懼天帝的暴怒與咆哮
卻悲中華的心房長晦,人間久陰
不畏攫肝啄心,睜目的兀鷹
盤旋頭上如一片烏雲
鐵锈的沉鍊砉砉委地
任那雙全能的巨手
把笨重的文字,一磚磚
一塊塊,堆砌成萬劫的煉獄吧
聽倉頡和鬼神在深處哀嚎
世代的文人寒士在劫火裡啜泣
聽,更深處,獄吏的厲叱
止不住,隱隱傳來,如一口古鐘敲響
太史公仰天豪邁的笑聲.........

一枝鋒利的金矛握在你手裡
勇士,當你戴上紛彩的披肩
寂寞地孤立在鬥牛的圓場
睥睨八荒時,你變成
唯一測方定位的日晷,瘦瘦,長長
當夕曛把你英雄的身影投在沙地上
圍堵成山,環坐的觀眾
起伏成海,喧天的采聲
傲視一匹越欄衝出的凶蠻
重量乘以速度,傳統乘以歷史
半噸黑頑的腐朽挺角向你撲來
屏氣,凝息,聚平生的力量
把長矛深深地刺進去! 塵埃裡
你被垂死的狂牛猛然撞倒
便揚手疾拋起手上的紅巾
歡呼的聲浪中,把一片丹心
拋成永愛,永遠飄蕩在世紀的風雨裡[/b]


[color=blue][b]這帖帖子裏的所有詩,有一共同點:都是寫給「人」看的。[color=#000000]絕對冇都[/color][color=#000000]唔知佢噏乜卵嘢的現代新詩風![/color][/b][/color]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10-4 05:39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19 02:43 PM

寄豆

發表日期: 星期五, 2015-09-18 發表於 新詩, 新詩作品 閱讀次數 23
0.0/10 rating 0 votes
夢白日


你曾對我說
「紅豆是香甜的」
我不以為然
我未曾栽出紅豆

然而今天
我用雲層作土壤
距離作肥料
又以筆墨照養
萌芽出紅豆

匆匆忙忙亂亂之間
我用
滿溢的紅豆
零碎的窗景
陌生的呼吸
填入信封,寄出。

而凌亂了呼吸的你
打開後找不到
窗景,只有
苦澀的紅豆

那天,你寄回我
一幀淚水


Tags: 夢白日


[b]覺得自己冇乜嘢叻,除了作出應景的反應!呵呵![/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19 02:49 P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21 12:44 AM

[b]發表於 2015-9-9 10:41 AM [/b]

[b]《我思故我在》由 笑竹 發表於 週二 9月 01, 2015 12:35 pm



精神上的兩畝地是很個體的,不似某些公開論壇,實質原來是集體的統營!集體不集體,只要看那些參眾的文風、文路與思維方式,樣版不樣版,內容就說明一切!不敢說,這種定型、定格因為普遍,所以沒做馬成份;其實要支配文化風氣,營造文化氛圍,沒半點難度,只要養一大班閒人,不斷化名為參眾,即俗稱馬甲,在論壇上,來來去去的不停扮演參衆,生產出大量的垃圾創作,那麼表象就會成為文化論壇這種埸所的主流,然後物以類聚.......能夠被同化的人可以留低,未能同化的,當然會想方設法讓你消失!因此,如果你要在這些論壇保有你精神上很個體的兩畝地,嚴重的罪名可能會是:你與天下為敵!至於你要不要留低,為什麼要留低?我只能說:「我思故我在。」





請各大論壇不必把《我思故我在》對號入座[/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21 12:45 A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21 12:46 AM

[b]發表於 2015-9-9 10:46 AM                             [/b]

[b]《笑着的迎向你臉龐》由 笑竹 發表於 週三 9月 02, 2015 7:49 pm



封閉窒息人的
某年代產物,跟昨夜的
渡輪沉沒!那放鴿的
廣場,誰舖蓋了
佈滿尖刺的鐵網?在
鐵網底,誰撒下
種子,讓種子
在囹圄中生長?囹圄底
有扼殺不盡的温柔,撲殺的
藥開始進行虐待式的
加害,我說:「該死唔會病!」笑着的
迎向你臉龐。[/b]

free666333 2015-9-21 12:53 AM

[b]發表於 2015-9-9 10:49 AM [/b]

[b]Re: 《秋蝶》由 笑竹 發表於 週三 9月 02, 2015 5:16 pm



八十年代,令人聽之煩厭的時代曲巳經淡出!舊曲小調退位讓賢!仙杜拉的啼笑姻緣,許冠傑的鐵塔淩雲,齊豫的橄欖樹;台灣的瓊瑤、嚴沁、古龍、三毛;香港的金庸、倪匡;填詞的黃霑到後來死去的黃家駒;歌壇的四大天王默默隱退;張國榮、梅豔芳、羅文相繼離世;兩大報章:成報、明報無疾而終;金庸去了劍橋進修!一個生氣盎然,百花齊放的時代在九七之後.........曳然而止!各大報章的副刊:那些描寫生活與精神面貌的小品文慢慢消失!我說:這是個休止符,曲還未作完![/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21 12:55 A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21 12:56 AM

[b]發表於 2015-9-9 10:52 AM                             [/b]

[b]Re: 《廢屄》由 笑竹 發表於 週六 9月 05, 2015 12:04 am

你唯一的寄望就是要讓我出錯嗎?你相信我岀了錯你就能翻身?有時某某的信念的確能讓人發笑!像相信時間會給予你有無限次的試練,這種冗長的堅持,請問會否嚴重地滋擾到我的生活?而你對我的所作所為難道擁有特權?我無所謂做對更無所謂做錯,我又不是神呀佛呀這種東西,我只是凡人一個,我心中全無包袱,我心智健全,我身心健康,像隻裝滿香濃咖啡的杯子,我悠然自得!若你偏要潑我冷水說:水有毒,那你改飲鮮搾果汁會不會好些兒。

[color=blue]聲明:我沒有貢佛的生果,我喜愛吃牛肉,最討厭28、40、12、19這幾個數字。[/color][/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21 09:15 A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21 12:58 AM

發表於 2015-9-9 10:55 AM

Re: 《廢屄》由 笑竹 發表於 週二 9月 08, 2015 1:25 pm



Re: 每种具体曾经空心过
由 笑竹 發表於 週二 9月 08, 2015 1:21 pm






白霜霜 寫:每种具体曾经空心过

有人问屄是什么
大概是有人坏了
我就打开他
不管他脏不脏
偶尔红云
偶尔白雪
这种天的脸瞎害臊
比如秋天
我待在陌生的城市
去当一颗卵子
有人要走了我
在路途
我看见有人赶蝉
有人话唠
思想还自以为飞
说得好像自己没有器官
甚至不用生殖
用嘴就够莲花
众生里你不是佛陀
陷入自己的阴影中
还想水鬼
不懂思想只是一道门
道听途说
说得仙女散花
不过是吠声
还想立牌仿
叫得这么好听
再来几声

废废废废废废

[b]一個有自知之明的作者會很委婉,例如委婉地訴說俾狗咬,呵呵!簽名檔舊有的什麼灰啊!什麼雪喲跟這詩的詩前的屄,詩後的廢一樣散發出作者獨特的氣味,眼高手低的人請勿再褻瀆神聖又莊嚴的神人眼中的那顆卵子,说得好像自己没有器官的人,真該做菩薩喲![/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21 01:01 A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21 01:01 AM

發表於 2015-9-9 02:07 PM                             

Re: 九月的笑话由 笑竹 發表於 週三 9月 09, 2015 2:07 pm


白霜霜 寫:九月的笑话 - 因为被恶心所以温馨PS

大概被操得太过分                                               温馨PS(笑死人连个屁都生不出来一直废废废)
垃圾又在咳嗽了吧
听见远方的声音让我迟疑
这大概与放逐一条老母狗有关
不断在乞食目光和精神食物
她的激动是朵菊花                                                温馨PS(笑起来也是)
因为我不曾给予她
伪装的祈祷或者施舍                                             温馨PS(理你尛用?)
有时失眠者拖着黑暗回到清晨
就会诉说虚伪和想要的繁华
在旧事倾诉她的一生                                             温馨PS(你無聊的一生有什么好哭的?)
爪牙和她的空中阁楼
要再虚构一窝小崽子吗                                          温馨PS(没有公狗瞎眼)
你也真容易满足
上帝太过偷懒
用废料制造废物                                                   温馨PS(废物当然写给废物啦)
一觉醒来这个世界多么温馨
粗糙的辉煌赞叹廉价的胜利                                     温馨PS(因为你真的太脏了)
势利眼长出攀附的藤蔓
还记得墙吗我问还记得名利墙吗                               温馨PS(狗运好没被告成)
这堵记忆太过遥远
所以才会被婊子忘记已经利用
拿来做皮影戏
戏名婊子爱做鬼打墙追着尾巴刁                               温馨PS(低智所以反智?)
我记住这些石头被弄脏的样子
仿佛过去的爱渐渐荒芜
就会拥有杂草的错觉
想交尾却被遗弃
没人理会露珠
或你用什么方式哭                                                 温馨PS(病了就要吃藥阿持续畸形幻想还是饿了阿?)
以为与生俱来的不同
还有持续叫吧至但少像人                                        温馨PS(说人话很难吗?说人话很难吗?)
你不懂从你来之后
就没写过一首诗
写得都是脏话和笑话                                              温馨PS(庄严你妈的大婶靠边站寫尛干你屁事)



[b][color=blue]我也有個笑話:【[/color]吳俊君的 _____ 詩箋.....隨想.......輕吟淺唱........】原創作品及文集 香港討論區 [color=blue] 已遭關帖[/color][/b]

[b]【吳俊君的 _____ 詩箋.....隨想.....輕吟淺唱.....交流傳真.....】會員原創及轉載作品交流 香港討論區  [color=blue]另開新帖[/color][/b]
[b][color=blue]詳情:[/color][color=black]一句扔進回收區就了事嗎?投訴版[/color][/b]

[color=blue][b]我在我的笑話裏倒沒說過啥什麼的髒話與什麼下流語,呵呵![/b][/color]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21 01:05 A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21 01:07 AM

[b]發表於[/b] [b]2015-9-10 11:28 AM [/b]

[b]昨晚發覺在喜菡論壇笑竹的帳戶被登出,之後不能再登入!由於要接觸管理員必須登入才可接觸到的,我唯有重新註册,註册了心澄帳戶,今早即登入喜菡,即致私人訊息給喜菡,詢問笑竹帳戶被登出,之後不能再登入之事,怎知,十來分鐘吧!心澄的帳戶又被登出,又告不能登入!唉!這種死因不明的事情,的確是投訴無門的喲![/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21 01:09 A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21 01:10 AM

[b]發表於[/b] 2015-9-10 12:42 PM


[b]以上消息一發出後,隨即喜菡論壇网頁出現以下敬告![/b]

[b]已經聯絡[/b][b] 討論區管理員,信中,向喜菡查詢永久地封鎖[b]的[/b]事宜,到目前為止未有回覆。[/b]


系統訊息

您被這個討論區[b]永久地[/b]封鎖。

請與 [email=forum@pon99.net][color=#0066cc]討論區管理員[/color][/email] 聯絡,以獲得更多[b]的[/b]資訊。

[i]您[b]的[/b] IP 位址已經被封鎖。[/i]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21 01:29 AM 編輯 [/i]]

free666333 2015-9-21 01:13 AM

[b]發表於[/b] 2015-9-10 03:05 PM                             

[b]再聯絡討論區管理員[/b][b],信的內容如下:[/b]

管理員:我是吳俊君、笑竹、心澄。請問我的ip怎麼會被封鎖?我犯了什麽版規要罰永久性封鎖?請回覆有關疑問,謝謝。

[b]被封鎖的心情怎麼說呢!那些論壇某些帖子總像神仙放屁(不同凡響)嘛!被封鎖了即是被禁足喲!想起句名言金句:華人與狗,不得內進。
[/b]

[[i] 本帖最後由 free666333 於 2015-9-21 01:30 AM 編輯 [/i]]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吳俊君的 _____ 詩箋.....隨想.....輕吟淺唱.....交流傳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