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我學習外語的心路歷程

deihk 2016-3-28 06:17 PM

我學習外語的心路歷程

看到本版師兄姐熱列交流他們學習外語心得, 令我感概萬千, 既羨且妒。羨者,如今有各種完善的工具教材; 妒者,師兄姐語言才華橫溢,不費吹灰便能克服文法,讀音的困難,令我深深敬佩。

我的外語學習始於上世紀70年代, 讀完中六, 考不上大學, 找到一分兼職糊口。 一天, 在香港電臺聽到比才(Georges Bizet)的歌劇卡门 (Carmen)的 “L'amour est un oiseau rebelle”, 繞樑三日, 但我完全聽不懂唱什麼。不久,一位老師送了一套黑膠法語教材給我, 回家後便開始 “牙牙學語”。過了一段時間, 感到吃力, 終於跑到一間夜校去上課, 每週1堂, 老師是一位越南人。我也沒有什麼特殊目的, 只想知道歌唱家唱些什麼, 但漸漸感到法語與別不同, 很有特色, 決心把它學好。

要正確地學習一門外語,不外乎多聽、 讀、 講、 寫。那個年代,互聯網及電腦欠奉, 電台節目都是中英文, 法語電影全都配上英文, 聽法語的機會幾乎是零。 每[b]天對着同樣的課文[/b]錄音, 聽完又聽, 實在乏味。但, 怎樣可以多 “聽” 呢 ?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4-18 05:50 PM 編輯 [/i]]

deihk 2016-3-31 11:56 AM

沒有電腦和互聯網的年代, 我們怎樣學習外語?

我想,可以嘗試從法語國家取得一些資源。中學時代, 我學過一點無線電,知道怎樣使用 ”短波無線電收音機 Shortwave Receiver” 收聽國外廣播。原來地球上大部份國家都擁有一到多個無線廣播電台,用不同語言向全世界廣播,使用短波頻率3 – 30 MHZ (兆赫), 將節目發射到特定的目標地區或國家, 目的為:

(1) 為海外僑民服務, 用本國語言提供國內信息,
(2) 用目標地區語言宣揚該國文化, 很多電台提供大量語言教學節目。
當然, 還有其他政治的因素。

Deutsche Welle “德國之聲” 每天都用德、漢、英語向亞洲地區廣播。同樣地, 英國的 BBC, 法國的 ORTF (Office de la Radio et de la Télévision Française), 美國的 VOA (Voice Of America), 中國的 RCI (Radio China International), 北韓的 VOK (Voice of Korea), 梵蒂岡電台 (Radio Veticana), 捷克布拉格電台 ( Radio Praha),  南非廣播電台 (Radio RSA - The Voice of South Africa), 瑞典廣播電台 (Radio Sweden - SR International), 比利時國際廣播電台(RTBF Belgian) 等等都提供大量法語節目。因此我決定:

聽廣播學法語 !

[font=新細明體][/font]
[b][url=http://baike.baidu.com/view/1433624.htm][color=#0000ff][font=SimSun]短波無線電收音機[/font]Shortwave Receiver[/color][/url][/b]
[font=新細明體][/font][font=新細明體][/font]
[b][url=http://www.qsl.net/pa2ohh/97rx.htm][color=#0000ff]DIY [font=SimSun]無線電收音機[/font][/color][/url][/b]
[font=新細明體][/font][font=新細明體][/font]
[b][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YhsQiKKaGI][font=SimSun][color=#0000ff]收聽短波廣播的樂趣[/color][/font][/url][/b]
[font=新細明體][/font]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6-9 08:53 PM 編輯 [/i]]

deihk 2016-4-2 08:05 PM

DX= 遠程接收 DXing = 遠程接收活動 DXer = 遠程接收者

我花了一個月工資,在“泰林無線電行”買了一台日產的短波收音機,在天台裝了一條15米長的天線,正式加入DX大家庭。 每天晚飯後,啟動機器,戴上耳機,開始我的 “法語聆聽課程”。

短波廣播的特點是噪音非常嚴重,要在“嘶哩沙啦” 的雜音中找到目標電台信號也真不容易。有顧及此,節目正式開始前五分鐘, 電台重複發送一些調諧訊號 (interval signal, 或稱 “間隔信號”), 通常以音樂旋律為主, 如有代表性的愛國和民族歌曲等,但只取開頭或結尾部分,通常用鐘、鋼琴或小號演奏,在廣播開始或結束時播放,並伴有播音員說出的電台台名,在切換語種或頻率時亦是如此。調諧訊號的設置目的為:

(1) 幫助聽眾在噪音中找到信號及校準收音機的正確頻率。
(2) 告知其他電台這個頻率正在被使用。
(3) 告知聽眾即將聽到的語種及節目。例如:

ORTF 採用法國童謠 “Nous n’irons plus au bois” ; CRI 用的是 “東方紅” ; 莫斯科廣播電台 (Radio Moscow) 播出 “Песня о Родине” ; 德國之聲播送貝多芬歌劇 Fidelio 中的 “Es sucht der Bruder seine Brüder”; 東德柏林國際電台 Radio Berlin International播放他們的國歌 “Auferstanden aus Ruinen”; 澳大利亞電台 (Radio Australia) 播出 “Waltzing Matilda”; 布拉格電台用 “Kupředu levá”; 梵蒂岡電台用 “Christus Vincit”。

報時信號過後,廣播員用一或多種語言宣讀 “Hier ist die Stimme der Türkei…” 或 ” Ici Paris, Radio France Internationale...”, “ This is the BBC World Service…” 或 “呢度係倫敦英國廣播電台…”,然後報告頻率, 波長,廣播時間,節目內容,天氣, 特別報告等。由於每日都重覆聽着這些句子,很快我便懂得數字, 時間, 國家名稱的說法, 並且嘗試用筆將它記錄下來,這也算是另類的 ”Dictation” 練習吧 !

新聞報告, 時事評論及文化節目由於字彙較廣, 相對理解就比較困難。幸好由於相同的內容會在英語及漢語節目重複播送,聽幾次後再加以比較也就大體上明白了。其時東歐諸國仍實行共産制度,新聞內容往往乏善可陳,語彙亦不算太艱深。有時我用錄音機將它錄下, 以備日後重溫。大概一年後,漸漸明白整體內容, 但距離能究 “默寫” 出來還很遠很遠 !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4-8 11:46 AM 編輯 [/i]]

deihk 2016-4-3 04:02 PM

幾個我常聽的電台

[b][size=10pt][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VXhmay01NUsyRWc/view?usp=sharing][size=3][color=#0000ff]Voice of Turkey  (土耳其之聲)[/color][/size][/url][/size][/b]

[b][size=10pt][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YllkX0RkZW5malk/view?usp=sharing][size=3][color=#0000ff]Radio Berlin International  (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柏林國際電台)[/color][/size][/url][/size][/b]

[b][u][color=#0070c0][size=10pt][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ZVZnZU1mWTdCN0k/view?usp=sharing][size=3][color=#0000ff]BBC[/color][/size][/url][/size][/color][/u] [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ZVZnZU1mWTdCN0k/view?usp=sharing][color=#0000ff]([/color][color=#0000ff]英國廣播公司電台[/color][color=#0000ff])[/color][size=10pt][/size][/url][size=10pt][/size][/b][size=10pt]

[b][size=10pt][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d2VHd1RQbGc0ZFk/view?usp=sharing][size=3][color=#0000ff]Radio Swiss International  (瑞士國際電台)[/color][/size][/url][/size][/b]

[b][size=10pt][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UmMwd2xOU3pyOEU/view?usp=sharing][size=3][color=#0000ff]Radio Moscow  (莫斯科廣播電台)[/color][/size][/url][/size][/b]

[b][color=#0000ff][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NFJXc1pic3FlWnc/view?usp=sharing][size=3][color=#0000ff]Radio Netherland  ([/color][/size][/url][/color][/b][/size][b][size=10pt][/size][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NFJXc1pic3FlWnc/view?usp=sharing][size=10pt][/size][color=#0000ff][size=3]荷蘭廣播電台)[/size][size=10pt][size=10pt][/size][/size][size=10pt][/size][/color][/url][/b]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6-9 08:54 PM 編輯 [/i]]

deihk 2016-4-5 08:54 AM

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

[size=3][size=3][font=Times New Roman][font=新細明體][font=新細明體][/font]
上世紀[font=Calibri]50[/font] –[font=Calibri] 90[/font] 年代間,以美國及英國為首的傳統西方列強[font=Calibri],[/font] 與以蘇聯[font=Calibri] USSR[/font]為首的共產國家長期政治對抗。二戰結束後,原先結盟對抗納粹德國的美蘇兩國成為世界上僅有的超級大國,但持有不同的經濟和政治體制。[/font][/font]資本主義陣營: 美國為首(代表:Voice of America)及其他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員國( 德, 英, 法, 義, 荷, 西, 葡, 加拿大等國);

社會主義陣營: 蘇聯為首(代表:Radio Moscow)及其他華沙公約組織成員國 (波蘭, 捷克, 羅馬尼亞, 匈牙利, 保加利亞, 阿爾巴尼亞,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等等)。

冷戰年代, 兩個陣營的政府都在大大加強國際廣播。BBC, VOA, Deutsche Welle等的世界廣播服務更是西方輸出文化的橋頭堡。他們在各地廣設中轉發射站, 播送大量政治, 社會, 文化節目, 試圖向對方陣營宣傳自己的價值觀, 令對方嚮往自己的文化和生活。一般來說, 社會主義電台節目帶有強烈的意識形態色彩, 主持人語氣冰冷, 屢打官腔,廢話連篇。因此, 扭開收音機不到兩分鐘,就算聽不懂說什麼,由調諧訊號的風格也可猜它屬那個陣營。


幾個華沙公約組織成員國電台的德語節目:

[b][size=10pt][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T25HUHo3YkZVdGs/view?usp=sharing][size=3][color=#0000ff]Polskie Radio (華沙電台), 波蘭華沙[/color][/size][/url][/size][/b]

[b][size=10pt][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bXk0TnZRelJLeFk/view?usp=sharing][size=3][color=#0000ff]Radio Sofia  (索非亞電台), 保加利亞索非亞[/color][/size][/url][/size][/b]

[b][font=SimSun][size=10pt][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dW5rMWtwVjJiWHc/view?usp=sharing][font=Tahoma][size=3][color=#0000ff]Radio Romania International  (羅馬尼亞國際電台),  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color][/size][/font][/url][/size][/font][/b][/size][/size]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6-9 08:56 PM 編輯 [/i]]

shum2003 2016-4-5 06:58 PM

樓主真係有心人 有時學外語動機不外乎一首歌的其中一句詞 真心佩服你



[url=http://www.discuss.com.hk/android][img=100,23]http://i.discuss.com.hk/d/images/r10/androidD.jpg[/img][/url]

deihk 2016-4-6 12:05 AM

覆 SHUM2003

言重了!
只願與各前輩分享點點心得,
互勉之!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4-8 11:59 AM 編輯 [/i]]

deihk 2016-4-6 06:12 AM

Radio Australia

[b][color=black][color=darkred]Interval Signal of  [font=新細明體][color=#000000][/color][/font][b][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VVpnLWFrZ1BMR0E/view?usp=sharing][color=#0000ff]Radio Australia[/color][/url][/b][font=新細明體][color=#000000][/color][/font][/color][/color][/b]
[font=新細明體][/font]
我很喜歡收聽 Radio Australia。中學時有一位澳洲籍英語教師,講述許多有關澳洲的趣事。澳洲電台信號強勁,任何時刻都能收到, 音響效果特佳,調諧訊號 ”Waltzing Matilda (叢林流浪)” 更是街知巷聞的歌謠,伴上笑翠鳥 Kookaburra 的啼聲, 令人對這片土地十分神往。
請欣賞:[font=新細明體]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wvazMc5EfE][font=Tahoma][size=3][color=#0000ff][b]Waltzing Matilda[/b][/color][/size][/font][/url][/font][color=#0000ff]
[font=新細明體][color=#000000][/color][/font][/color]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6-12 12:18 PM 編輯 [/i]]

deihk 2016-4-8 12:30 AM

與電台互動 – QSL

“QSL”在無線電通信用的簡語中表示 “我已收到你們的資訊”

QSL卡是國際上各種無線電台製作用以確認收信的證明卡。業餘無線電收聽愛好者 (DXer) 在努力地搜索收聽各種無線電信號,記錄電台的呼號、頻段、通信模式等,寫成收聽報告 (Reception Report) 發給電台。按照國際慣例,電台必須及時給無線電愛好者寄回該台的QSL卡,以確認其收聽報告。收集各種無線電台的QSL卡,如同集郵一樣,吸引著眾多的DXer,盡可能得到最多的不同國家、不同地區寄來的卡片作為自己不懈努力的證明。

Reception Report 及QSL咭可以英, 法文填寫,記錄資料項目有:

(1) 通訊日期與時間 (以一國際標準時間UTC記載)。 即以24小時方式表示本地時間再減去 8 , 例如: 香港時間1300 = UTC 0500;  (2) 通訊相方、或收聽者自己所收聽到通訊相方的電台呼號;  (3) 通訊或聆聽使用的頻率 (例如: xxx MHZ); (4) 訊號報告 (例如:  RSxx, RSTxxx,...);  (5) 通訊模式 (例如: FM, SSB, CW,...)。

電台為了暸解覆蓋率, 節目質素及聽眾評價, 非常重視與聽眾互動。只要給電台寄上一個收聽報告, 經過核對, 便會回寄一張QSL卡給你。以後也會定期寄上一些書籍, 雜誌, 錄音帶, 黑膠唱片和小禮品。如果你正跟隨他們學習語言, 會毫不吝啬地寄大量教材給你, 到今我仍保留多套Deutsche Welle 及 RBI的德語課程。

一般東歐電台特別熱情, 好像要請你做他們遠東的”代言人”。 布拉格電台更大方, 知道我是無線電發燒友, 寄給我一大堆技術雜誌, 英, 德, 法都有。通過閱讀, 我漸漸地看懂非英語的技術文獻, 這些知識對日後到海外遊學起了重大作用。

此外, 有些電台還設置『聽眾信箱』,解答聽眾五花八門的問題。

每次收到電台寄來的郵件, 看到信封上不再稱呼我為 Mr XXX 而是 Herrn XXX 或Monsieur XXX, 樂了一會。 呵呵, 終於有人當我是 ”自己友” 了 !

一些電台在保護個人隱私的前提下, 為聽眾提供了一個平台,讓在不同國家的 DXer建立聯系,互通信件,成為筆友。我也透過這方法認識一些異國朋友, 同性異性都有, 其中日後更有互訪, 並衍生了一段情緣, 這是後話。

[b][font=SimSun][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cjFzeVlYTGlHd2c/view?usp=sharing][color=#0000ff]我的QSL:[/color][/url][/font][/b]
[b][font=SimSun][/font][/b]
[b][font=SimSun][url=http://www.industrialmindworks.com/inwit/links/shortwavereceptionreport.html][color=#0000ff]收聽報告(Reception Report)[/color][/url][/font][/b]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6-9 09:06 PM 編輯 [/i]]

annws_hui 2016-4-9 01:24 AM

其實可以到法國文化協一躺
可以借到書,cd同dvd
職員全都懂法語
又可以試吓講
有時仲可以參加埋workshop
更加了解佢嘅文化
或者每年舉辦嘅法國藝術節
會有一連串嘅活動



[url=http://www.discuss.com.hk/iphone][img=100,23]http://i.discuss.com.hk/d/images/r10/iphoneD.jpg[/img][/url]

deihk 2016-4-9 09:13 AM

覆 annws_hui

感謝寶貴的意見
當日未有 CD 及 DVD
稍後再同大家分享在法協的學習經驗

deihk 2016-4-11 12:02 PM

瑞典廣播電台 - BOSF & JT i fjärran östern

通過瑞典電台的 DX Club, 我認識了2位住在斯德哥爾摩(Stockholm)的年輕 DXer, BOSF 和JT,都是俱樂部成員。 我們開始交換書信。除瑞典語外, 他們操德語 (第一外語) 及英語 (第二外語)。 某年夏天, 瑞典電台派他們到亞洲, 訪問若干遠東同業, 他們要求在香港和我見面。我有點忐忑不安, 怎樣溝通 ? 瑞典語, 我不懂, 德語, 我剛起步, 能説十來句, 而英語. 你懂的! 雖說 SCHOOL CERT 考了個 C, 但真正要和學校英語老師以外的外國人對話, 難矣!

從斯德哥爾摩出發, 他們經芬蘭赫爾辛基 (Helsinki),列寧格勒(Leningrad)到莫斯科, 然後取道西伯利亞鐵路到蒙古首都烏蘭巴托 ( Ulan Bator), 最後經北京扺達香港。途中訪問了數大電台。在香港,他們參觀香港電台及香港商業電台, 最後還會去台北拜訪 “正義之聲廣播電台”。

會面情況倒沒有想像中那麽糟糕。 多年來, 感謝香港的填鴨式教育, 積聚在我腦海中的英文字彙, 句子, 詞庫剎那間爆發出來。雖不能說可 “暢所欲言”, 但基本上能 “滔滔不絕”。 奇怪, 他們的英語倒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勁揪”,一時之間, 對自己信心大增, 反過來拋點德語書包, 當然是班門弄斧, 唯有謙虛受教。

相處三日, 上午飲早茶, 下午逛虎豹別墅, 晚上行廟街, 無所不談。由於大家年纪相若, 志趣相投, 真有點相見恨晚。
我悟出一個道理, 學習語言除”聽”外還要”講”, 要多講, 日講夜講, 乜都講。 我現在密密耕秐地”聽”, 看似沒有收獲, 實際上路是對的, 但不足夠, 必須實踐, 到某個階段, 到國外去, 不單為鍛鍊 “聽”和 “講”, 而是每天都活在當地文化之中, 這才是完美的學習, 我腦子開始浮現遊學的念頭。

從台北囘來, 我們還共聚一天。 萬里能相見其實是缘份, 依依不捨地送他們到碼頭。 乘船到海參威轉飛機回莫斯科, 再沿水陸路回國。而若干年後, 我也踏上西伯利亞鐵路, 直奔歐陸, 目的地卻是: 捷克布拉格 !

[font=SimSun]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2_xPT0v91U][color=#0000ff][b]瑞典電台[/b][b] Interval Signal[/b][/color][/url]

[/font]
[b][font=SimSun][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TlJ2ZzFGRW16VWM/view?usp=sharing][color=#0000ff]BOSH和 JT 在香港: [/color][/url][/font][/b]

報道登於該台月刊, 文内有關本人照片及名字就畧去, 請諒。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6-9 09:11 PM 編輯 [/i]]

deihk 2016-4-15 03:12 PM

法語課程點滴

在尖沙咀加連威老道一間語言夜校報名後, 便正式開始我的法語課程。教師是越南人, 來自西貢(現胡志明市),懂得一點英語及廣東話。上課時, 每人派了一份筆記。其時影印機尚未流行, 老師將課文用他自己從西貢帶來法文打字機打在 Stencil Paper (油印蠟紙)上, 然後貼在油印機的圓鼓, 一張一張用手搞滾動的印出來。 我是插班生, 字母早就教過了, 沒有教拼音。 老師念一句 Je suis chinois, 我們便跟著念同一句, 但他好像忘記告訴女同學要念 Je suis chinoise!  開始時感覺倒相當有趣, 因為與從前在校學英語不大一樣。我也不覺得困難, 許多句子在黑膠唱片已經學過。

英治時代, 香港法文教育絕不普及, 大概英人認為“大不列顛” 就代表 “歐洲” 或一切。 法文科只在英童學校例如英皇XX五世學校, 今日的X基ESF和一些本地“貴族”書院如“聖XX, 瑪XX中學”有開辦。其他學校甚至龍頭如“國王書院, 王后書院”都不在課程之列。市面也就找不到什麼參考書了。 我手頭工具書僅有從海運大廈”辰X書店”購買的 Teach Yourself French 和一本小辭典。偶爾在旺角奶路臣街舊書檔覓得一兩本由英童學校流出的舊課本, 如獲至寶。

然而,學習倒是挺愉快, 無他, 此刻由我主場, 沒有考試壓力。當然, 還有其他原因, 第日先話你知!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4-15 03:14 PM 編輯 [/i]]

deihk 2016-4-17 08:58 AM

我的女神

如上所述, 七八十年代的亞洲, 以中國,越南及北韓為首的共產主義國家努力加強國際廣播, 輸出革命資訊, 尤其是北京電台, 發射功率直迫莫斯科電台和 VOA, 聲音傳遍五大洲, 一般香港家庭收音機都可以收到普通話及粤語節目。 我卻多聽他們的外語廣播, 為什麼呢?

歐洲國家的電台播音員, 大多為講母語的本國人仕, 說話節奏明快, 新聞用字深奧, 頗難理解。因此我多聽英, 漢及語言教學。亞洲區電台如北京,河內,平壤等, 播音員為清一色亞洲人, 且多為女性。 由於歐語並非他們的母語, 因此畧带口音, [font=新細明體][/font]但説話速度稍為缓慢[font=新細明體]。 她們[/font]均來自高級外語大學, 受過嚴格發音訓練, 字正腔圓。 其中某電台一位女播音員,嗓子清亮悠揚, 說話不徐不疾, 每晚聽她報告新聞, 一樂也 ! 廣播內容儘管匱乏,不外乎: “革命, 無產階級, 打倒X老虎…”, 聽得多也習慣了。偶爾從電台刊物看到她的照片,雖非沉魚落雁之容, 但外貌端正, 滿臉秀氣,清新可人,簡直是我心中的女神 ! 將照片放大,置於桌頭,聆聽之餘, 開始胡思亂想, 看她像含情脈脈, 想日後若有緣找到如斯伴侣, 助我改善發音, 则此生無憾矣!

[font=新細明體][/font]
[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Ykw4UV9Pa1JPNzg/view?usp=sharing][color=#0000ff][b]Radio The Voice Of Vietnam - [/b][b][font=SimSun][size=10pt]越南之聲[/size][/font][/b][b] ([/b][b][font=SimSun][size=10pt]越南河內[/size][/font][/b][b])[/b][/color][/url]
[b][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X0M4cmwtWlN0MlE/view?usp=sharing][color=#0000ff]Radio Pyongyang - [font=SimSun]平壤廣播電台[/font] ([font=SimSun]北韓平壤[/font])[/color][/url][/b]
[font=新細明體][/font]
[b][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Y3J3UXRmQk82Z1U/view?usp=sharing][color=#0000ff]Radio Peking -[font=SimSun]北京廣播電台[/font]([font=SimSun]中國北京[/font]) -1[/color][/url][/b]
[b][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WXZDcVVfYzMtdmM/view?usp=sharing][color=#0000ff]Radio Peking -[font=SimSun]北京廣播電台[/font]([font=SimSun]中國北京[/font])[/color][/url] -2[/b]
[font=新細明體][/font]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6-9 09:14 PM 編輯 [/i]]

deihk 2016-4-19 08:28 AM

晨昏顛倒

讀者可能會問: 歐語節目不是對凖歐洲大陸發射, 何以我在香港又能收到呢?

亞洲電台向歐洲廣播時, 天線必須對凖歐洲。但由于短波信號傳播主要靠電離層和海面反射與折射, 有些諧波會跑到香港來。電台鼓勵聽眾撰寫接收報告, 就是想了解電波的分佈概况。

節目發射通常安排在接收地時間晚上, 因為一般日間傳播效果不是很好。 而且, 日間聽眾需要上班或上課。例如, 布拉格電台向亞洲發射的英語廣播是香港時間下午五時, 晚上十時重播。

德國: 歐洲中部時間(UTC+1)
香港: 香港標準時間(UTC+8)  (香港 與 德國時差 7 小時)

如果在香港時間晚上 8.00 PM 收到 DEUTSCHE WELLE 的華語廣播, 該節目必須在德國時間下午1.00  PM 播出, 同樣, 在德國晚上 8.00  PM 聽到北京電台的德語廣播, 香港時間是凌晨 3 AM。

收聽美、加、南美洲或太平洋島電台, 亦通過此法計算。因此, 一份世界各地時間對照表是案頭必備工具。
也就是說, 我的女神聲音在香港凌晨時間 3 AM 出現。於是校準閙鐘, 摸黑起牀, 躡手躡腳地, 老媽子見我行為怪旦, 不明所以, 頻問: “阿仔, 你做間諜呀?”

deihk 2016-4-21 05:49 PM

法國電影 - 1

70年代香港開始流行法國電影, 其時尚未有 “睇法國電影 = 中産階級” 的傳説。

法蘭西一向以情色(Erotique), 注意: 不是色情(Pornographique)電影著名, 幾乎毎套電影都有若干 “大膽” 鏡頭, 深受本地 ”喜愛欣賞女性胴體” 的男仕, 俗稱 ”XX佬” 歡迎。

一日, 途經佐敦道快樂戲院, 正上映法國電影 “滿X春色”, 由Roger Vadim (羅渣華汀) 導演,  Jane Fonda (珍芳達) 及 Michel Piccoli主演。 但見人頭湧湧, 於是跟隨一眾 ”XX佬中産” 排隊購票入場。戲描述一名巴黎大學生與其年青繼母戀情。 看畢, 沒有太大驚喜, 情節頗浪漫但不感人, 亦非 “冇嘢睇”。 全劇英語對白, 偶然出現幾個法文字, 有點失望 。而且與芳芳寶珠X賢X楓的愛情電影大異其趣。但因在巴黎拍攝, 得以神遊花都。

回家査看, 原來電影原名 La Curée, 改編自19世紀法國批判現實主義小說作家左拉 (Émile Zola) 同名小說。 因而認識同期作家莫泊桑 (Guy de Maupassant), 福樓拜 (Gustave Flaubert), 及大家熟悉,  Notre-Dame de Paris (港:鐘樓駝俠,台:鐘樓怪人 ),  Les Misérables ( 孤星淚/悲慘世界 ) 的作者雨果 (Victor Hugo)。 自此, 一扇新的閱讀門為我打開 !

多年前在中環法文書店尚租得該片法語對白錄影帶, 。現今DVD 肯定可以在法國 FNAC 或網上購買。讀者可Y-TUBE輸入 “La Curee” 搜索, 有多段節錄可供欣賞。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4-26 05:17 PM 編輯 [/i]]

deihk 2016-4-24 09:04 PM

Radio Prague – 布拉格電台

東歐電台中, 我獨鍾情於捷克斯洛伐克 (Czechoslovakia) 首都的布拉格電台 (Radio Prague)。買收音機當天, 正值颱風襲港, 晚上雷電交加, 天線搖搖欲墮。我心想, 糟糕,電波還會來嗎? 開箱後, 插上電源, 駁上天線, 調正頻率, 飄來一段角號樂音, 咦, 那不是布拉格嗎? 不禁鬆一口氣,慶幸投資沒有失誤。

布拉格電台調諧訊號 “Kupředu levá”, 充滿濃厚的共產氣息, 神祕而醒神。一直已來,我仰慕西史讀過的波希米亞 (Bohemia) 文化和奧匈帝國 (Austro-Hungarian Empire) 歷史,而德語作家卡夫卡( Franz Kafka) 及音樂家德伏紮克(Antonín Dvořák) 更是我心儀的大師,現有機會和他們神交,能不感榮幸嗎?同樣地,不久前發生的 “布拉格之春” 是國際政壇上一等大事,鐵幕國家一般新聞嚴密封鎖,而我有機會接觸第一手報導, 能不興奮嗎?

上世紀80年代初, 我曾到布拉格一遊,與 DXer fans共聚。其時俄語, 德語流行, 我希望能參觀電台, 惜當時國家屬共產, 並不歡迎外國人。我沒學俄語, 但經多年努力, 一般德語己可見人。問路訂房叫飯固然可以, 今天天氣也就哈哈哈, 談談無線電更無難度, 但涉及文學, 歷史, 地理, 天! 有口難言! 至於進步過程的心路, 當另文與讀者共享。

香港人對捷克並不陌生, 愛飲啤酒的朋友常在瓶子 (例如: 生X啤) 看到 PILSENER, PILSEN 或 PILS等字樣, 原來布拉格與德國之間有名城比爾森(Pilsen),是目前世上逾三分二 Lager 類別啤酒的原產地。上世紀香港也有捷克產汽車出售, 牌子名 Skoda, 港非正式譯名為 “事X但”, 解釋給DXer fans聽, 個個捧腹大笑。最近, 隨著中國主席翟近平的訪問,該國可能成為 “一帶一路” 歐洲成員。

捷克斯洛伐克 (Czechoslovakia) 國已進了博物館, 1993年分拆成為捷克共和國 (Czech Republic), 首都布拉格,仍保留Radio Prague。另一國家為斯洛伐克共和國 (Slovakia), 首都 Bratislava。年前我又參加香港康X旅行社東歐團,途經二國,舊地重遊, 惜一切都已成明日黃花。嘗試與年輕一代用德語聊天, 茫然, 都喜歡講英語, 此亦大勢所趨!
Radio Prague 於2011年終止短波廣播,目前網絡電台 [url=http://www.radio.cz/fr]http://www.radio.cz/fr[/url]  只提供俄,法,英,德,捷,西語服務。

[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UlhqeGRhcHN4MWc/view?usp=sharing][color=#0000ff][b][font=SimSun][size=10pt]布拉格電台 (Radio Praha )[/size][/font][/b][/color][/url]

[b][font=SimSun][size=10pt][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ejHtv62w6k][color=#0000ff][font=新細明體,serif]請欣賞[/font]Kupředu levá (前進, 向左)[font=Calibri,sans-serif][size=12pt],[/size][/font]是不是很有共產氣息呢 ?[/color][/url][/size][/font][/b]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4-26 05:14 PM 編輯 [/i]]

deihk 2016-4-28 05:09 AM

我的日爾曼情懷

行文至此, 猛然想起似乎有點離題, 版面標題不是說 ”法語 - 心路歷程” 嗎? 怎麼忽然又跑個德語出來? 呵呵 ! 請聽我解釋。我確實同期修習德語, 而且起步略早,心境歷程亦有異。 為免”悶親” 修習法語的讀者, 請允許我在他版另闢”德語 - 我的日爾曼情懐”專題,繼續野人獻曝。

念中學時, 選修英國文學, 教師是一位蘇格蘭大媽, 外型和戴卓爾夫人有點相似。丰姿綽約, 高貴大方, 一口牛津音, 惜性格傲慢, 難以相處。一天, 因忘記她要求我背誦的莎翁句子, 對我責難, 心中有氣。 奈何我正暗戀同班一位女孩, 不敢割席, 但對莎翁興趣大減。

其時, 中文課必讀詩人歌德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大作 “少年維特的煩惱 (Die Leiden des jungen Werther)”。由於女孩對我若即若離, 頗為苦惱, 對書中所說 ”哪個少男不多情, 哪個少女不懷春 (Jeder Jüngling sehnt sich, so zu lieben, Jedes Mädchen, so geliebt zu sein)” 深有共鳴。 看來歌德比莎士比亞更瞭解我的煩惱, 於是開始打聽作者的生平。詩人是18世紀一位大文豪, 德國人。 德語與英語雖同屬日爾曼語系, 但文法, 字彙迴然不同。  

會考過後, 一天去圖書館遛達, 想找點有關德國的資料。 嘩, 不得了! 原來我熟悉的名字: 貝多芬 (L.v. Beethoven), 巴赫 (J.S.Bach), 莫札特 (W.A.Mozart), 愛因斯坦 (A. Einstein), 馬克思(Karl Marx), 希特拉 (A. Hitler)… 都是他的老鄉, 這個民族絕對值得深入去瞭解 ! 可惜正忙於考大學, 也就不了了之。

出來做事後, 有點時間, 開始讀他的詩劇 “浮士德 (Faust)” 中譯本, 讀得津津有味, 愛不釋手。 我想, 一定有些東西譯者沒有或未能完全傳達給我, 於是盟起看看原著的念頭。

由於我酷愛西洋古典音樂, 尤其是歌劇。 發現原來該詩劇己由法蘭西作曲家古諾 (Charles Gounod) 及貝遼士(Hector Berlioz) 改編為歌劇, 全以法文演唱, 無奈被迫同時修習法文, 以窺全豹。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5-1 12:04 AM 編輯 [/i]]

deihk 2016-5-1 11:20 AM

歌德 (1749-1832) 生於德國法蘭克福 (Frankfurt am Main),是一名偉大的作家, 戲劇家、詩人、自然科學家、文藝理論家和政治人物,也是世界文學領域最出類拔萃的光輝人物之一。不少學習德語的朋友, 當然包括我在内, 也曾是他的”學院” 學生。1765 年, 詩人進入萊比錫大學(Universität Leipzig)攻讀法律。

數年後, 詩人遠赴萊茵河畔S-城升學。期間認識少女布裡茵(Friederike Brion), 產生了一次短暫卻熱烈的愛情, 為她寫下一首詩 “野玫瑰 (Heidenröslein)”。後來奧地利作曲家舒伯特 (Franz Schubert) 將它譜成曲, 常獲選為音樂課的練習曲, 學聲樂的朋友一定認識, 你也會在臺灣電影 ”海角七號” 聽過它吧!

另一版本為 Heinrich Werner作曲, 較為通俗。

受詩人精神的感染, 我日後赴歐洲遊學, 竟然跑到詩人當日在S-城的學府。在他畢業二百多年後, 我來到當日他上課的課室。獨自靜坐冥思, 幻想與詩人對話。年代雖不同, 心靈卻相通。至於S-城在何地何方, 這裡就賣個關子, 保留一點私隱, 聰明的讀者想知到的話, 在他的自傳應可找到。

[align=left][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UFhJQW9mMnpYejQ/view?usp=sharing][color=#0000ff][b][font=SimSun]我和[/font][/b][b][font=SimSun]歌德[/font][/b][b][font=SimSun]有個約會[/font][/b][/color][/url][/align]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9-1-28 10:41 PM 編輯 [/i]]

kiki_litt 2016-5-5 01:07 PM

除了上述使用多媒體或網上資源之外,非常推薦你可以去參加一些有法國人的聚會~像是法國人開的店之類的,可以有很大的收穫!我都是這樣學習的!

deihk 2016-5-5 09:18 PM

覆 kiki_litt

感謝你寶貴的建議,
何妨將您的學習經驗與讀者分享!

deihk 2016-5-7 09:34 PM

[size=5][b]投奔 AF[/b] [size=2]([font=Times New Roman][/font]我在法協的日子)[/size]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size][/font][/size]
跟隨越南老師學了一期法語, 感到沒有什麼突破。 我供職機構在尖沙嘴, 鄰近有一所“AF協會”, 是本港唯一正規教授法語的學校。也記不清楚是什麼學制, 反正離不開初、中 、高班。 我報了初班, 每週 2 x 1.5 小時, 希望可以準確的學會發音。 教科書記得好像是 À  Paris, 藍色封面, 有 Tour Eiffel 圖像。亦忘記老師是誰, 反正都是 Native speaker。很明顯, 與 ”詩人學院” 相比, 拉丁民族處事的確沒有日耳曼民族那麽嚴謹, 但從另一角度來看, 上課氣氛相當輕鬆, 對於一些工餘拖著疲倦身體來進修的人們, 不無好處。

那時, 我在一間學店的上午校當 “人之患”, 每天有半日對着一班馬騮。既稱得上“學店”, 當然不能對老師有太大期望。每堂教完後Assign 一些 Classwork 給馬騮做, 我便拿出我的書本温習。 馬騮見我喃喃自語, 唔知阿Sir 搞邊科。放學後又沒有作業要改,  因此毎週上两堂 AF, 两堂 ”詩人學院”, 晚上 DXing, 日子過得相當愜意。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8-2-23 10:40 PM 編輯 [/i]]

deihk 2016-5-11 08:12 AM

Laboratoire de Langues - 語言實驗室

[font=Tahoma]七月份, 由於馬騮們都放暑假, 我多報讀一科 “語言實驗室班”, 由 AF 九龍分校校長 Monsieur L. 親自教授。課程主打會話, 不追求海量單字或複雜文法, 但求熟練每日生活對白, 全在 Language Laboratory上課。 毎人坐在一格卡座, 內置盤式磁帶錄音機, 配上 pizza 咁大餅錄音帶。 錄音帶上有兩條音軌, 其一錄上課文, 學員頭戴耳機, 聆聽一句或一段, 然後對着麥克風重讀, 記錄於另一軌, 而老師坐在台上卡座, 也戴上耳機及麥克風,  監聽着毎位學員作業, 遙控學生的答錄。 當發現學員犯錯誤,便插咀入來改正,實行師生對話。之後同學又可以迴帶, 聽聽自己發音與課文標準發音的對比。

另一功能我發覺相當有用: 模擬學員和某人對話, 某人提出的問題記錄於第一音軌, 學員聽後必須限時回答並將答案錄於另一音軌, 完成後再迴帶, 聽整個對白, 若不滿意可重複動作。

當然無法與今天電腦化的 “對比型語言實驗室 (Audio-Active Comparative LL)” 比較, 當天來説己非常先進。
90 年代國内流行的 Language Repeater (語言複讀機), 不正是將這些功能迷你化嗎?

如今讀者在 Play 商店 download 的 Apps, 簡直將語言學習玩到出神入化![/font]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5-11 08:18 AM 編輯 [/i]]

deihk 2016-5-14 11:17 AM

另一套我最喜歡的電影是由法國金牌笑匠路易•德菲內斯 (港名: 路易•迪芬尼 Louis de Funès) 主演的 La Grande Vadrouille (港: 橫衝直撞出重圍 / Don't look now! We're being shot at ! 中國: 虎口脫險  德:  Die große Sause)。
在這套電影, 你們將聽到 :
[color=darkred]英國人講法語,德語
法國人講英語,德語
德國人講英語,法語[/color]
二戰期間,英國一架飛機在執行轟炸任務中,在巴黎被德軍擊中,三名英國士兵被迫跳傘逃生。他們約好在土耳其浴室見面,並用這次行動的代號 “鴛鴦茶 Tea For Two” 作為接頭暗號。
他們分別降落在法國巴黎德軍佔領區的不同地點。大鬍子中隊長雷金納德 (Terry Thomas飾) 被動物園管理員所救。而另外兩名士兵,也分別在油漆匠奧古斯德 (Bourvil 飾)和樂隊指揮斯塔尼斯拉斯(Louis de Funès 飾)的幫助下掩藏好了。
德軍展開了全城的搜索,油漆匠、指揮和中隊長還是在浴室順利的會面,幾經輾轉,英國士兵終於接上了頭。幾個原本並不認識的人,就這樣結成了生死同盟,與敵人展開了鬥智鬥勇的逃亡生死遊戲。同時,由於涉及英、法、德三種民族, 三種語言, 三種mentality, 也鬧出了不少溫情笑話。他們用微薄的力量對抗嚴酷德軍,險相迭生,滑稽搞笑,為了逃出虎口,共同戰鬥。
劇中可見, 德軍搜查巴黎歌劇院 (Opéra de Paris) 時, 正上演 La Damnation de Faust / Fausts Verdammnis,  德國軍官愛好音樂, 而Dr. Faust 又是德國名人, 因此德軍網開一面, 欣賞完歌劇才行軍令。法德雖因戰爭成世仇, 彼此尊重對方文化。此外, 逃亡路線由巴黎到 Bourgogne (勃根地) , 是法國紅酒 (le vin rouge), 芥末 (la moutarde), 蝸牛(les escargots) 之鄉, 觀眾又可欣賞如詩如畫的法國田園風光!
[b]結論:[/b]
       1.  唔好太介意你學的是否標準 King’s English 或 Hochdeutsch, 最緊要是走難時, 你能講甩身!
       2.  [font=SimSun]Themen I,Seite 43, Lektion 4[/font]。
請欣賞:     [url=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Xx76YpMu7RT1NUZWRRUGhVaUU/view][color=#0000ff][b]La Grande Vadrouille [/b][b][font=SimSun][size=10pt]法語對白[/size][/font][/b][b], [/b][b][font=SimSun][size=10pt]中文字幕[/size][/font][/b][/color][/url]
[font=新細明體][/font]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8-5-12 05:48 PM 編輯 [/i]]

deihk 2016-5-21 07:26 AM

Michel

年紀稍長而在九龍 AF 上過堂的讀者, 一定認識 Michel。他仼九龍 AF 掌門人數十年。 Michel 平易近人, 笑容可掬。 他好像是越南華僑, 當日初到 AF 報到, 見他能操流利法語與職員溝通, 欽佩萬分。我們雖屬點頭之交, 實際上他是我的Mentor, 亦師亦友。 每次有法語表格或文件要處理, 必找他幫忙。日後歐洲遊學期間, 每次回港, 必到 AF 找他敘舊, 他亦很關心我的學習進度。

上次見他是2010年左右, 當日到佐敦 AF 接小兒放學, 打招呼並介紹小兒給他認識。 一年後他已離仼, 據說已經退休了! 讀者若有認識他的, 請代傳達我的問候。

nguyenngochung 2016-5-21 10:00 PM

努力係有進步嘅



[url=http://www.discuss.com.hk/iphone][img=100,23]http://i.discuss.com.hk/d/images/r10/iphoneD.jpg[/img][/url]

asee4122v 2016-5-28 12:14 AM

*** 該帖被屏蔽 ***

deihk 2016-5-28 12:28 PM

苦悶的日子

瑞典DXer朋友走後, 有點悶悶不樂。我們那年代的後生仔, 生活單調乏味。 沒有電腦, 沒有Gameboy, 當然也沒有手機, 更沒有 Whatsapp。 一般生活節奏是: 返學放學, 返工放工, 看電視, 聽音樂, 睇電影, 打麻雀, 週末去郊遊/游水, 上教堂, 返夜校進修, 學習之後還是學習。沒有蘭桂坊, 也沒有唱 K 這玩意, 更沒有返大陸玩呢支歌仔。有幸識到女仔便可拍拍拖。至於結交異性的渠道, 一般是通過朋友介紹, 或是教堂的教友, 或者是同事, 間中也可以通過Week-End舞會認識, 但沒有 “溝” 這種意識。那時的社會開始流行结交筆友, 本地的, 外國的 (主要是亞洲)。我也交了幾個柬埔寨, 越南, 馬來西亞的筆友, 當然女仔佔多, 異性相吸嘛。一般用英文寫信, 開始是完全純粹交友, 也有漸漸地發展男女感情。

作為詩人筆下 “多情少男” 的我, 對異性自然產生無限幻想。耐何 “無線電技術” 屬粗重工藝, 例如上天台修理天線, 要 “擒高擒低” ,又要識楂 “辣雞”, 因此主要玩家都是 “麻甩佬”。 DXer界陽盛陰衰, 偶爾有其他國家的DXer 到香港, 很多都是大叔輩, 除了談無線電外, 言不及“義”, 對語言學習沒有什麼幫補。當然, 也增加不少地理, 歷史及政治知識。 我想, 如果來香港見面的 DXer 是女仔, 那多好啊 !

[[i] 本帖最後由 deihk 於 2016-5-28 01:36 PM 編輯 [/i]]

maulee2008 2016-5-30 12:58 PM

樓主, 我有個朋友都是因為喜歡聽歌劇, 所以學德文, 想問柏林是否日日都有歌劇聽? 是否經常有華格納聽? :loveliness:

deihk 2016-5-30 07:04 PM

覆 Maulee2008

[font=新細明體][/font][b][url=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25750550&page=2#pid442131227][color=#0000ff][font=SimSun]覆 [/font]Maulee2008[/color][/url][/b]
[font=新細明體][/font]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我學習外語的心路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