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Folk Art 民藝】 劉賓 Liu Bin | 曹氏風箏 Cao's Kite

pspguy1234 2016-12-4 10:37 AM

【Folk Art 民藝】 劉賓 Liu Bin | 曹氏風箏 Cao's Kite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aJoCLX3XeA[/url]


你是否放過風箏?你是否還記得那久遠的放風箏時的畫面。春日裡,一望無垠的田野上,我與小伙伴們一起追逐著那幸福的時光。我印像裡的風箏,它飛舞在我童年的天空。紅色的風箏,它熱情奔放,像一團火焰。在它的天空下,我可以盡情的仰望著它奔跑,仰望著它喊叫。後來,在長大的歲月中,風箏卻不知不覺從我的手中斷線而去,再也尋不到蹤影。直到一年前,入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項目時,曹氏風箏,赫然在列,這樣一個在我們看來不起眼的小玩意兒,其背後卻擁有著一副波瀾壯闊的畫面。
  “曹氏風箏工藝”是一門綜合藝術,它融民間文化、南北扎制技術的精華於一體,形成了獨特的風格。其制做流程為:扎、糊、繪、放,工藝具有獨到之處。其保存了21首扎制口訣歌訣很有特點。它的43種技法中保留下來的20種制作工藝,做工細膩、用料考究、繪制精美、放飛富有情趣,其中擬人化的“扎燕”凸顯了北京特色。
  然而,這些東西都是書面上的,現在的曹氏風箏,又是有著怎樣的現狀呢?帶著疑問,我們走訪了位於地安門的三石齋曹氏風箏坊。店主劉賓,師從曹氏風箏第二代傳人孔令民先生。不大的店面裡擺滿了七七八八花花綠綠的小玩意兒。其中,風箏當然是店裡的主旋律。雄壯巨大的龍頭風箏、栩栩如生的綠蜻蜓風箏、小巧玲瓏的燕子風箏,或高亢或輕吟,無一不在訴說著這間小店的與眾不同。
  “現如今玩兒風箏的人不少,可鮮有懂風箏之人。”劉師傅無意之中的一句感慨仍然在我耳邊縈繞。懂風箏的人少了,那麼類似曹氏風箏這種具有藝術性及歷史性的文化遺產該何去何從呢?一個沒有觀眾的舞台,如何表演,將來又會有誰來從事表演,帷幕的落下,似乎是早已注定的結局。
  風箏坊並沒有其他雇員,店裡裡裡外外前前後後都是劉師傅一人打理,對此他也表示無奈,店裡的收入實在無法再負擔一個人的工錢。按劉師傅的話來講,他現在就是自己為自己掙工資。店裡的風箏也著實不便宜,大部分都是百元起價,很多人在得知價格後就開始表示質疑與不理解,甚至輕蔑,但是當你真正了解風箏的誕生過程後,你或許就會理解了。一個普通的風箏從最開始的設計、選材料、制作、繪畫、修改、完善再到後來的完成需要五至六天的時間,因為太過講究而走向輝煌,卻也因為太過講究而面臨困境。這段時間手工藝人所付出的成本與心血用百元衡量絕不為過。而一些人表現的不尊重,恰恰就是他不懂風箏造成的。
  可是,怎樣讓如此高的價錢降下來,使得曹氏風箏能夠走進平常百姓家的生活。北京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往往是來源於民間,但是發展至今,卻大都脫離了民間。通過分工合作並不能提高曹氏風箏的產量,因為藝術家們相對獨立的對風箏藝術性的理解與人際的交流及心態使然,我們更不能使得曹氏風箏如流水線般批量的生產,機械化的產品是缺少情感的。濰坊風箏,也是一類風箏發展路線的代表,大量、廉價而又具有“中國特色”的風箏批量出產,是這座城市在尋求自身發展時所建立的品牌,走出山東,走出中國,面向世界,但是在給自身經濟帶來發展的同時,卻制約了真正有講究風箏的發展,甚至是帶來了負面影響,因為基於品質決定的標簽,不僅僅影響的是濰坊風箏,更是中國風箏。
  政府對於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腳步並未懈怠,國家每年都會投出大量金錢來資助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生存。建立生產基地,解決了一部分勞動力就業問題的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技藝的存留,但是僅僅擁有作為基礎的存留是不夠的,我們更需要的是延續,投入的不應僅是金錢,同時也需要精神層面上的支持。基地在發展的過程中也出現了問題,雇佣的人員大多為四五十歲退休人員,在美術木工等方面並不具有基礎。而這部分群體直接面向的是國家的收購,並不需要面向市場,國家在驗收時,並不設有門檻,這種長期與市場脫節的狀態,也使得基地缺少了競爭與危機感,導致積極性的流失,沒有創新與變革,阻礙了其發展,最終只會導致技藝的日漸萎靡。
  同樣,國家能夠保護的僅僅是少數,更多的技藝個體則需要面向市場尋求自我發展,這也是煥發非物質文化遺產市場活力所在。目前三石齋風箏坊90%左右的收入來自企業的訂購,如制作與企業相關的禮品與紀念品,10%左右來自外國游客,只有1-2%左右來自國內個人購買。技藝的發展需要更多的創新來推動,在北京地區從事風箏制作的藝人裡,有的人匠心獨具,甚至傾其畢生精力。墨鬥李老師對於風箏構造的造詣堪稱京城一怪,冷志祥老師為制作關於敦煌主題的風箏,在敦煌停留一個多月研究其繪畫特點與造型,風箏技藝的發展與傳承需要這樣偉大的民間藝術家們。
  同樣,除了自身的創新,有效的銷售渠道也是必不可少的環節,把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特色旅游的一部分,並提供體驗式服務,讓人們在學習技藝的過程中感受樂趣,品味文化。把一個個游客,都當作活態傳播者,使得非物質文化遺產更多的走進尋常百姓的生活。而校園更應該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現的平台,尤其是在中小學校園中,進入美術課的教科書,在勞動技能課上親手實踐制作。從小培養青少年對於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感知與感情。如此一代代的培養、一代代的傳教,最終會提升整個社會對於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認可度。有了觀眾,還怎會缺少表演的藝術家。
  關於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開發與傳承的問題,2013年4月17日《光明日報》的幾篇文章開闊了我們本次調研課題的視野。首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宋西平坦言,“過去,成都漆器作品以銷售高端藝術品市場為主,所以一般老百姓對成都漆器知之甚少,十分有限的市場需求不能吸引更多的人來投入漆器生產,一旦整個生產、銷售的鏈條斷裂了,成都漆器也就徹底滅絕了。”和成都漆器面臨寰巢煌氖牽鷦從謁未墓鬮骶芍菪邇潁捎詿渴止ぶ譜饜邇蛑鸞ゼ跎伲爬弦帳躋歡缺裊儐AH緗瘢芍菪邇蠆得磕昕紗400多萬元,極大地帶動了當地農民致富。近年來,通過國家旅游發展資金補助、地方財政投入和群眾自籌等渠道共籌集3000多萬元投入項目扶植。通過申報“廣西繡球之鄉”、“中國繡球之鄉”,村民自覺參與形成了“舊州繡球一條街”,有力促進了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和旅游聯動發展。
  在我們離開曹氏風箏作坊的時候,太陽在西天上像個燃盡的火球,正在發出慘淡的光芒。然而在這期間,店中卻鮮有客人。我們也走訪了附近的一處非物質文化遺產店面,但是由於一些所謂的保密協議,使得我們無法進行采訪,這樣的壟斷,在某一層面上雖然合理,但卻也限制了其自身的發展。
  曹氏風箏的現狀不僅反映出其自身的困窘,更是眾多非物質文化遺產當前面臨的一個問題,我們在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方面的道路仍然漫長而曲折。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Folk Art 民藝】 劉賓 Liu Bin | 曹氏風箏 Cao's K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