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Arts & Culture】 北京刻瓷 | 陳永昌

pspguy1234 2017-3-3 02:00 PM

【Arts & Culture】 北京刻瓷 | 陳永昌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Umxs1alrJQ[/url]


今年73歲的陳永昌是北京刻瓷技藝的第三代傳承人。1957年,16歲的陳永昌進入北京工藝美術研究所學徒,師從自己的父親陳智光。一直到2000年退休,陳永昌一直從事刻瓷工作。退休後,陳永昌放不下這門家傳的手藝,依然沒停止創作。只是從「飯碗」變成了愛好,並且絕不出售,也從不主動宣傳。

「刻一件留一件,我不願意賣。」陳永昌態度很堅決。千龍網記者問他,現在很多手藝人都願意推廣銷售自己的作品,您為什麼不?

「有可能是歲數關係,七十多了,不適應弄這個(宣傳)。再說了,這刻瓷跟別的不一樣,它得靜,刻壞一筆都不行。一搞宣傳,鬧鬧哄哄的,做不了活。」陳永昌解釋道。「這錢吶,你掙多掙少都是過。歲數大了,我也沒那麼大精力。」
陳永昌身上有着老輩兒傳統手藝人的氣質,謙虛、內斂、有度,打心眼兒里愛惜這門手藝。「可能我太跟不上時代了,落伍了。」他笑着自嘲道。
陳永昌製作刻瓷的全部工具,主要就是不同型號的鏨子、刻刀、木槌。這把黃楊木的小槌從上世紀60年代用到現在,淺色凹進去的坑是幾十年敲擊形成的。
一鏨一刻:簡單手法練到極致成絕活兒
刻瓷源於雕玉,最早是用雕玉的工具「砣子」,在瓷器上砣出字形。刻瓷興盛於清朝,光緒年間,皇宮裏辦了個工藝學堂,相當於現在的工藝美院,裏面設有刻瓷科,從南方請來了刻瓷大師華約三,帶20多個徒弟。

後來由於社會動盪,這些人中只有兩個北京人留下了,一個是朱友麟,一個就是陳永昌的父親陳智光。

兩位老前輩將刻瓷工藝進行了改革。當時,南方是用刻瓷刀「刻」,北方慣用鏨子「鏨」,二老將南北工藝結合,有鏨有刻,形成了「北京刻瓷」這一門派。
解放後,國家授予二人「老藝人」名號,並安排在剛剛成立的北京工藝美術研究所。那是1957年,陳智光68歲,開始教16歲的陳永昌學刻瓷。「最開始什麼也沒幹,就刻線條,刻一個月,什麼時候刻直了什麼時候算。」從此,陳永昌再也沒有和「刻瓷」這門手藝分開過。
北京刻瓷的手法之一「鏨」,使用鏨子和木槌,形成深淺不一的國畫皴染效果。早先是用小鐵錘,上世紀60年代初陳永昌改良為木槌,既省力又減少了敲擊時對手腕的傷害。
北京刻瓷的手法之一「刻」,陳永昌手上這把小刻刀,是上世紀50年代從父親手中接過來的。
北京刻瓷的技術說起來簡單,就是鏨、刻兩種,先在瓷器上用毛筆畫出圖案,再用鏨子、刻刀,輔以小木槌,去掉圖案部分的釉面,露出瓷胎,再上色。

用小錘子均勻敲擊鏨子,使其在釉面上推移,形成國畫深淺不一的皴染效果,這叫鏨;刻就是直接用刻刀。景德鎮的骨瓷細膩薄滑,手輕了不着痕跡,重了易傷瓷胎,刻壞一刀,這件瓷器基本就報廢了。

人物作品「鍾馗驅邪」、「寶釵撲蝶」。
左:陳永昌獨創內刻鼻煙壺,刻的是徐悲鴻的馬。右:在景德鎮最薄的胎瓶上刻畫,瓷瓶厚度僅1毫米,玲瓏剔透。
談招徒:最難的不是技術 是坐得住
陳永昌有倆徒弟,跟他學了四五年,現在發展得挺不錯。「他們都40來歲了,原來就干過這個。有基礎就好學,你一教他明白。」
「現在比我強,比我幹得好。搞手工藝讓客戶認你很不容易,他們跑出自己的路子了。」提起倆徒弟,陳永昌覺得挺欣慰。
8月中旬西城區組織非遺傳承人公開招徒,作為區級非遺項目傳承人,陳永昌也在政府的勸說下參加了這次活動。千龍網記者問他招徒有什麼條件,陳永昌片刻沒猶豫地說:「就一個,坐得住。這是慢工出細活,十天半個月出不來效果。」
2009年的一次展覽,一位工藝美院的大三學生找到陳永昌,說畢業後想跟他學,陳永昌挺高興,說行啊,畢業你來吧。一年以後那學生沒來,往後也再無消息。

聽說這次有不少工美專業的大學生報名,陳永昌說:「這些大學生、大專生畢了業干點什麼,總能有個看得見的收益。可跑到我這兒,學個一年半載出不來東西,你說他能坐得住麼?況且,做出的東西要賣不出去呢?」陳永昌對年輕人傳承手工藝有着不小的擔憂。

「看吧,走着看。最難的就是他得坐得住。坐得住就行。」陳永昌反覆強調着。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Arts & Culture】 北京刻瓷 | 陳永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