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書已出] 一場公司飯局,我們的命運從此改寫

KarsonLeung 2017-6-29 05:02 PM

[書已出] 一場公司飯局,我們的命運從此改寫

[原創小說]
一次公司飯局,我們的命運從此改寫
作者:Elevens

本小說已經出版,詳情請看:
[url]https://www.facebook.com/TheFatalDinnerWithCoworkers[/url]

*

(第一章)

「好野喎,比你搞店左個大客!」我大讚樂仔。

樂仔係我地sales team既新力軍,大學畢業後加入公司,做左短短一年,成績已經好標青。

我叫Karson,今晚係我地團隊既Happy Friday飯局,出席既有郭Sir、Felix、我、Michelle、TT同埋樂仔,重有一位組員Jason,因為老婆大左肚,想多d時間陪老婆,所以今晚無黎。

我地飯聚既地方,係旺角瓊華中心牛角燒肉專門店。

「各位大佬過獎啦,」聽到我讚佢,樂仔臉帶微笑,謙虛道。「都係全靠近一年來跟到各位阿哥阿姐學野啫。」

我今年廿八歲,入左行六年,好耐都無見過好似樂仔咁有前途既新人,笑容友善,醒目但又唔會囂張。

上一次我覺得好有前途既新人,係兩年半前加入既Michelle。

「果然好野,今時今日好少後生仔好似你咁謙虛,抵d客冧你既!」Felix都加把口一齊讚樂仔。

Felix既職級同我一樣,都係Assistant Sales Manager,當年我地差唔多時間加入公司,可謂同撈同煲,有單開既日子一齊舉杯慶祝,無單開既日子一齊借酒消愁。

「全靠你教識我待客之道啫Felix哥,小弟重有好多野要向Felix哥同埋咁多位好好學習。」樂仔說。

「好啦好啦,坐低左咁耐,叫左野食先啦,」郭Sir說。「Michelle,拎個menu過黎吖。」

郭Sir係我地團隊既阿head,年紀約莫四十出頭,在行內擁有良好的人脈和豐富的經驗。

Michelle在檯邊拎左兩份餐牌同埋一部用黎落order既iPad出黎,分別遞給郭Sir、Felix和我。

[[i] 本帖最後由 KarsonLeung 於 2018-3-25 02:26 PM 編輯 [/i]]

KarsonLeung 2017-6-29 05:02 PM

「大家都係食肉獸,都係狂叫肉食架啦,」我一邊翻著餐牌一邊說。「叫兩個拼盤,再加d野大家share食……牛舌一碟有五塊,咁叫兩碟囉,反正TT食一塊都唔夠喉架啦。」

「都唔係呀大佬……哈哈,我食一塊夠晒架啦。」坐在我斜對面的TT不尷不尬地說。

TT係一名高大肥仔,身高約六尺一吋,經驗同我差唔多,不過佢sell客既時候臨到close deal會好緊張,因此往往連放到埋口既肥豬肉都食唔到,所以成績一向麻麻地。

「咁叫兩碟牛舌……兩碟Prime安格斯牛,」Felix接口道。「Michelle,你有無咩想食?」

「我無所謂呀,你地中意食咩就叫咩啦。」Michelle說。

「咁吖,」Felix考慮著。「我記得你好似對海鮮敏感,咁不如叫羊肩啦。」

「唔洗就我啦,」Michelle說。「不如叫個海鮮湯比郭Sir同大家飲啦。」

「唔緊要,樣樣叫d啦。」郭Sir笑說。

然後我地決定左食咩,Felix就用iPad落單。

隔左一陣,有位女侍應行過黎,係一位長頭髮做左金色highlight、雙眸戴左一副大眼仔con既妙齡少女。

此刻我並唔知道佢叫咩名,日後我會知道,佢個名叫Yumi。

「大家好,歡迎光臨牛角,不如趁大家用餐之前,我同大家介紹一下檯面上唔同既醬油同餐具係點用吖。」

接著Yumi純熟地為我們逐一解釋,例如邊款醬油配咩食物、夾生肉和熟肉又分別應該用咩工具。

「各位,我地而家做緊promo,只需要比二百蚊就可以做會員,請問各位有無興趣呢?」

Felix同我已經係會員,所以都無出聲。一陣短暫的沉默後,我意識到其他人都無興趣。

始終大家都係sales,我就好聲好氣咁同Yumi講:我同依位靚仔(瞟一眼Felix)都已經係會員,而我諗其他人都無需要架啦,唔該晒~

KarsonLeung 2017-6-29 05:03 PM

Yumi行開左之後,我地就繼續傾喝,比如傾下TT上個月去日本旅行既野,又傾下Michelle安排緊同男朋友結婚既野。

席間有講有笑,忽然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樂仔拿出電話,望著螢幕。

那一刻,大概看到不想看的來電者名字,樂仔皺一皺眉,表情十分為難。

「唔好意思,我要出去聽個電話……」跟住樂仔就行左出去。

我同樂仔只係同事,雖然十分欣賞佢,但彼此之間並無真正交流,所以佢到底有咩煩惱,我一概不知。

「咦,做咩今次d野食好似咁耐都未黎既?」隔左一陣,Felix忽然說。

比佢咁樣講一講,我都覺得好似係,咁啱瞄到遠處有位經理喺度,於是我揮一揮手,叫左佢過黎。

「唔該,我地落左order好耐啦,點解d野食重未到既?」

「哦,我幫你跟一跟吖。」

經理用隻手拉一拉衣領,側頭向繫在衣領既對講機低聲說:

廚房‧廿七號檯‧出貨未。

隔左一陣,聽到對講機既另一端話:

出左啦喎。

「放心啦,應該到架啦。」經理好有信心咁講,果然一講就到,兩位侍應已經將我地叫既食物送左黎。

「哈哈,每次都係一催佢就黎架喎。」

「因為已經等左好耐先會催架嘛,所以催佢嗰陣已經差唔多架啦。」

「嘩,點解佢一係唔黎,一黎就好似黎晒咁既。」

「唔知佢喎……咦,樂仔咁耐重未返既?」

「可能個電話好重要掛。」

「洗唔洗傾咁耐呀,又釣到大客呀唔通?」

「可能係私事呢。」

「哦……咁我地食住等啦。」

咁‧我‧地‧食‧住‧等‧啦——

當晚,樂仔再無出現過,打電話無人聽,whatsapp顯示為離線,無人知佢去左邊度,閉路電視亦都影唔到佢離開瓊華中心。

樂仔消失左。

(第一章完)

KarsonLeung 2017-6-29 05:05 PM

(第二章)

「咦,樂仔今朝無返工既?」

「Happy Friday無端端走左去,打佢電話又唔聽,whatsapp又唔online……」

「樂仔今次搞咩呀,佢不留做野都好有交帶個喎。」

星期一早上,樂仔無返工,佢無請假,打電話無人聽,whatsapp既最後上線時間仍然維持喺上星期五既夜晚。

大家都擔心樂仔既安全,唔知佢會唔會出左咩事。

「你估……會唔會係比南亞人擄左去呢?」Michelle估估下咁話。

「唔會掛,又唔係深水埗……」我就唔係好同意。

「車~旺角咪就喺深水埗隔離囉!」

「嘩,乜你地咁好想像力既,」Felix走左過黎搭訕。「不如再誇d啦,話係比外星人擄走左!話唔定維港上空依家有部UFO飛緊,飛左過去大帽山嗰邊添呀!」

「我地依d唔係叫想像力,係叫推理能力,」Michelle駁番佢嘴。「你嗰d講UFO先至係想像力囉!」

此時郭Sir由房走左出黎,同Felix講:「今日樂仔無返,咁上星期樂仔簽成嗰個大客邊個跟呀?」

「哦~我有follow呀,」Felix說。「依個客咁出名,我都想見下佢,之前我都有買佢既股票,雖然蝕左少少……」

「下,你有買佢隻股架?我淨係幫襯過佢個網站乍。」

「無買佢隻股係好事,我之前買左,現在都未返到家鄉……」

眾人有講有笑,如常進行一天的工作,跟單既跟單,call客既call客。

一陣腳步聲。忽然有幾個人走左入黎,兩男一女。我認得行頭既女人,係General Admin既同事。

「你好,請問郭Sir喺度嗎?」女人說。

Michelle幫手叫左郭Sir出黎,女人繼續說:「依兩位係警察,話有d事想向郭Sir查詢……」

KarsonLeung 2017-6-29 05:06 PM

大家聽到警察二字,都十分驚訝,尤其係郭Sir聽到話要查自己,頓時嚇得有點失色。

但郭Sir畢竟係一個冷靜既人,而且應該係清者自清,所以好快就回復鎮定。

「兩位阿Sir,請問有咩事?」郭Sir問。

「你係咪羅永樂既上司?」

「係。」

「羅永樂既家人報左警,話佢由上星期五晚開始一直無返過屋企,嘗試用電話同手機軟件聯絡都無回覆,至今已經失聯超過四十八小時。」

警察續道。

「我地問過你地公司,知道羅永樂今朝都無返工。而根據我地既資料,佢最後出現嗰陣,好可能就係同同事上星期五晚食飯,請問當晚你有無出席?」

「有呀,我地在座幾位同事都有出席,總共五位。」

「咁我地要向閣下五位問一問話,希望你地合作協助調查,從中搵到有關羅永樂失蹤既線索。」

「咁不如我地入會議室傾好嗎?」

「好。」

我地進入會議室,分別在長方形檯的兩側坐好,而兩位警員則坐在主席位置,向我們問話。

「郭先生,你可唔可講下當晚食飯係點樣,同埋你地最後係?咩情況之下見到羅永樂?」

「上星期五係我地Happy Friday既定期聚會,我地條team有七個人,出席既有六個,分別係我、阿樂仔、Felix、Karson、TT同埋Michelle。」

郭Sir續道。

「我地喺瓊華中心牛角食飯,跟住阿樂仔坐坐下,無端端就話要出去接個電話,於是就出左去,之後就無再返入黎,佢成餐飯都無食到。」

「佢出去嗰陣係幾點?」

「Sorry,我無咩印象。」

「係七點九之前既,」Felix插口道。「我地嗰晚book左六點九食飯,但d食物好耐都未黎,於是嗰一刻我望下隻錶,心諗:『成搭九個字都未到。』嗰陣樂仔已經離開左一段時間。」

「即係六點九至七點九之間?」

「七點至七點……七個字之間,係咁上下。」

「咁佢離開嗰陣有無咩異樣,或者有無提過係邊一個打比佢?」

沉默。

「我希望你地明白,任何細微既事項,都有機會成為我地重要既線索,所以如果你地留意到咩小事,都可以同我地講。」

在樂仔接電話那一刻,我瞥見他皺一皺眉,似乎十分心緒不靈,但我應唔應該向警察講?

我的答案是NO,因為這點根本無內容,不成線索,又或者可能只係我睇錯左。

「你地咁多位當中,邊位同羅永樂最close架?」

大家都無回應警察既問題。我地同樂仔份屬同事,但平日交談流於表面,雖然相處融洽,但其實無咩深交。

「樂仔加入左我地公司只有一年左右,我地份屬同事,但其實都未有咩深交,至少我自問無。」我帶頭回答警察的問題。

「咁其他人呢?」

眾人均搖搖頭。「我地都係一樣啦。」Felix說。

「咁你地有無嘗試聯絡羅永樂?」

「有,星期五嗰晚,同埋今朝都有。」郭Sir說。「Michelle,係咪你嘗試聯絡阿樂仔架?」

「係呀,」Michelle說。「我星期五晚打過比佢兩三次,今朝亦都打過比佢兩次,全部都無人聽,試過飛左去電話留言。」

「我星期五晚都打過一次,」Felix說。「另外,我地team人自己有一個Whatsapp群組,我地曾經在群組嘗試搵過樂仔,但佢無回覆。」

「你地係咪都係打佢既手提電話9773XXXX?」

「係呀。」Felix和Michelle異口齊聲地說。

「咁點解你地無再搵佢?」

「無話點解嗰喎……」Felix說。「搵唔到就係搵唔到架啦,又或者可能佢有緊要野做,咁你都無理由keep住打比人嗰喎。」

「咁其他人呢,有無繼續嘗試聯絡羅先生?」

眾人搖頭。

警察又問郭Sir有無其他方法可以聯絡羅永樂,郭Sir說不知道。

「依位先生有無野講?」

「無呀,阿Sir,我同羅永樂唔係好熟架乍。」TT耍晒手擰晒頭咁話。

「Okay,如果羅永樂有搵你地,或者你地諗到任何野,係可能幫助到我地搵番羅永樂既話,希望你地主動同警方聯絡。」

(第二章完)

KarsonLeung 2017-6-29 05:07 PM

(第三章)

今日星期五,就係咁,樂仔已經足足消失左一個禮拜。

由於時間拖耐左,但依然搵唔到樂仔,警察方面都開始緊張,發出尋人啟示,報章及網上媒體亦有相關報導。

而成件事最撲朔迷離既地方,係無論牛角餐廳定係瓊華中心既閉路電視,竟然都影唔到樂仔有離開過。

閉路電視既最後影象,係樂仔行入牛角外面既洗手間,之後就無再出過黎。

而洗手間,當然,出入口只有一個,係無第二條路可以行番出黎既。

我以前睇過一本小說,書名叫《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內容大概係講有人憑空消失,雖然結局與時空交錯無關,但多少令我聯想到,莫非樂仔係穿越時空隧道,去左另一個時間/空間?

隨便到討論區瀏覽,都會發現好多關於穿越時空既posts,例如外國有主婦只係出左去買餸,返到黎屋企,發現丈夫老死左,而原本重係小朋友既阿仔,已經長大成人,問阿媽:依廿年黎,你去左邊度呀?

我對世上萬事萬物,都抱持開放既態度,願意接受不同既可能性,例如世上真係有未來人,又或者我地個世界根本係Matrix,我地全部人都係比The Architect擺佈緊。

但如果廁所真係有一條時空隧道,咁會係點架呢,唔通係喺個屎坑入面……忽然諗起伊藤潤二既漫畫《呻吟的排水管》,愈諗愈恐怖……

或者簡單d諗,可能係部閉路電視malfunction啫~

之但係,依家閉路電視係有影象,但影唔到個人喎……

況且,依家樂仔真係失蹤左成個禮拜,連佢屋企人同警方都搵佢唔到。

樂仔,你究竟去左邊?

我擔心樂仔既安危,但我有我既生活,而即使無左樂仔,我地條team亦完全可以正常運作,所以樂仔既消失,實際上,對我地影響有限。

當其時我係咁諗,之後我才發覺,事件遠比我想像中嚴重,所以我當時既想法,實在係太天真。

KarsonLeung 2017-6-29 05:07 PM

今日我地team人一齊食完午飯,如常回到office,有人選擇把握少少時間午睡片刻,而我就走左入pantry,睇下有咩野食,準備黃昏之前可以頂下肚。

忽然有人走左入黎,我眼尾瞄到對方既身影。

「咦,你又入黎搵野食嘅,Michelle,頭先食唔飽咩?」

Michelle有點猶豫地望著我,無回答我既問題。

「點呀,係咪有咩事?」

「Karson,發生左d野,我想問下你既意見……」

「講啦~」

「今朝早……」Michelle欲言又止。「郭Sir佢……佢摸我呀……」

「下!」我大為驚訝。「咩話!郭Sir摸你?」

Michelle點點頭。

「佢點摸你呀?」

今朝我入郭Sir房,擺低d文件,轉身諗住走嗰陣,佢叫停左我。

佢話:Michelle,你過黎吖。

我不疑有詐,就繞過張檯,行埋佢度。

過到去,佢上下咁打量我,印象中都未試過,然後佢無端端話:「Michelle,有無興趣一齊去泰國玩呀?」

我話:「Okay呀,泰國應該多野玩,幾個人一齊玩應該好正。」

跟住佢就話:「唔係幾個人,」佢笑笑口咁話:「係我同你啫。」

「下……」此刻我已心知不妙,我睇到佢既目光好淫邪,於是我立即打退堂鼓。

「郭生,無咩野我都係出番去先啦。」

就喺我去開門嗰陣,我feel到後面有人一手摸落我pat pat度……我下意識叫左出黎,同時即刻擰轉身,我見到佢喺我前面,似笑非笑個樣充滿慾望……

嗰一刻我好驚,即刻雙手交差抱在胸口前面。

「嗱,你唔好同人講呀,」佢用威脅既口吻話。「你唔同人講既話,我可以加你人工,我請埋你去旅行都得。」

我真係好驚,而且我覺得佢個樣好淫賤好樣衰,簡直令我作嘔,我完全唔想望到佢……

我慢慢向後退,直到我個身觸碰到個門柄,我個人就突然醒一醒,於是唔理三七廿一,立即開門出左間房。

出左房,我重未平伏到……Felix見我花容失色,問我咩事,但我好亂,我就話:唔知呀……之後我就衝左去toilet,整理一下自己既情緒……

KarsonLeung 2017-6-29 05:08 PM

「竟然發生d咁既事……」我又驚又怒地說。

「我好驚呀……Karson,你覺得我應該點做?」

「但郭Sir……佢不留都唔係咁……」我說到這裡嗄然止住,因為我唔想Michelle覺得我唔信任佢。

「你有無講比其他人知?」我轉而問Michelle。

「未呀……你係第一個。」

「不如咁啦……」我說。「其實都係第一次有d咁既事喺我身邊發生……現在無證無據,都做唔到d咩……」

「我都唔知呀……我唔想無左份工,我好中意喺依度做野……我就黎結婚啦,我同honey重要買樓架。」

「我諗,或者現階段可以保守d,但一定要好好防範……」

「點防範呀?」

「盡量減少入佢房囉,同埋避免有二人獨處既機會。」

「咁如果佢叫我入佢房呢?」

「扮病……戴口罩,要扮下咳,入佢房既話唔好關門,即入即出,話有病唔想傳染比佢。」

我說到這裡,內心暗忖:咁樣唔係長遠之策,唔通日日扮病咩……

我唯有提議:「或者你可以上網search下,睇下類似既情況,其他人會點處理……又或者去婦團個網站,睇下有無教人點做……」

「但最緊要保持鎮定。」我對Michelle承諾。「如果真係證實左有事發生,我唔會話是非不分咁去護駕,我會support你。」

(第三章完)

Garcia_Garcia 2017-7-1 09:43 AM

期待

幾時有update?

Thanks!

hcchow 2017-7-1 11:48 PM

好懸疑,正:smile_o12:

Rivulet_hk 2017-7-3 10:34 PM

[quote]原帖由 [i]Garcia_Garcia[/i] 於 2017-7-1 09:43 AM 發表 [url=http://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63809690&ptid=26756947][img]http://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期待

幾時有update?

Thanks! [/quote]

×2

好期待,故事好貼地!

KarsonLeung 2017-7-12 12:16 PM

Sorry,我以為無人睇,所以無再上黎

現在立即繼續出文

KarsonLeung 2017-7-12 12:17 PM

(第四章:罪)

郭Sir竟然性騷擾Michelle?

我並唔係話Michelle缺乏吸引男人既魅力,而係我已經跟左郭Sir好多年,十分清楚佢既為人:佢有老婆仔女,待人接物向來都幾君子,唔會話下下中意佔人便宜。

定係……其實我跟本從來唔清楚郭Sir?

每個人都有佢既陰暗面,分別只係你識唔識得點樣去隱藏。以郭Sir既道行,要騙過我,其實唔難。

反正每個人日撚日都係戴住假面具返工。郭Sir係,Michelle都係,而我當然亦不例外。

又或者,其實係Michelle講大話呃我?

Michelle點解淨係搵我一個?佢無解釋。佢大可以搵Felix……再講,佢話當場有大叫一聲,咁唔通無人聽到架咩?

但如果佢係呃我既話,動機係咩?想搞單野出黎拉我落水?整瓜我對佢有咩好處?

Michelle經驗未夠,就算我走左,最多請個新既Assistant Sales Manager番黎,應該都唔會比到機會Michelle上位。

KarsonLeung 2017-7-12 12:17 PM

那天晚上,我在家左思右想,同時用部notebook上網搜尋資料,睇下可唔可以幫到Michelle。

「上網搵咩呀?」一把女聲傳來。穿著吊帶睡衣的Amy從後縷住我的脖子,個胸壓左落我個背脊度。

講真,同多數港女一樣,Amy唔算大波,但屬於我中意既類型:腿長而身裁平均、中意打扮又唔會太濃妝、任性但不失醒目、中意買野但又儲到錢、西面得黎依然可愛——

試問咁樣既女友,可以去邊度搵?

我和Amy同居接近兩年,大家都滿意咁樣既生活,唔需要急住結婚,亦無計劃要生兒育女。

非常慶幸,我地雙方都無長輩壓力,可以兩口子搬出黎住,享受自由自在既二人世界。

「真係講你都唔信,」我說。「妳記唔記得邊個郭Sir?」

「記得呀,你阿head呀嘛。」

「你信唔信佢會性騷擾女下屬?」

「下,無話信唔信嗰喎。」她說。「做咩呀,佢比人告性騷擾咩?」

「唔係,但我地有一位女同事話比佢摸,依家單野重未浮上面。」

「你好似得一位女同事乍嘛。」

「係呀,Michelle囉。」

「咁佢摸Michelle邊度呀?」

「依度囉。」說著我頭也不回反手去拍Amy個pat pat。她輕輕地「呀」一聲。

「BB,你頭先唔係好專心搵緊資料架咩……」她說著稍為直起身,雙手搭在我的肩上,對波由我既背脊移到我的頸上。

「係呀,」我說。「不過妳做依行,應該都有好多性騷擾啦。」

「下,」她直起身,對波移到我的耳際上方。「BB,你又提……」

「咁其實除左報比上司聽,係咪無其他野可以做架?」

她好像不太想回答,但她還是說:「咪講過囉,除非好嚴重,如果唔係公司唔會搞,所以都係自己小心d。」

KarsonLeung 2017-7-12 12:18 PM

Amy之前同我提過性騷擾既事,佢話有d客好仆街,會借d咦hi埋黎。

雖然係好廢,不過現實就係咁,唯有避得就避,避唔到就可能只得硬食,始終出黎打份工,可以點?

雖然我未試過比人性騷擾,但「西客」我見得多,所以返工真係要醒目d,最重要係識得保護自己。

第二日,我諗住將搵到既少少資料分享比Michelle,點知佢竟然無返。

同樂仔一樣,佢無請假,打電話亦無人聽。

受樂仔失蹤既陰霾籠罩,我地都十分擔心Michelle既安危,唔知佢會唔會好似樂仔咁……出左事。

不過此刻都做唔到d咩,由於失聯尚未超過四十八小時,就算報警,警察都應該唔會受理。

就咁過左一日,我收工從office離開,突然收到Michelle既電話。

「Michelle?」我說。「咩事呀?你去左邊呀?」

「Karson……我……」她一邊低聲嗚咽一邊說。我知道發生左事。唔通係郭Sir去左搞Michelle?

「Michelle,你冷靜d,話比我聽發生咩事,我應承過,我會support你!」

「我……」Michelle嗚咽著說。「我諗……我應該知道樂仔去左邊啦。」

下?樂仔?唔係郭Sir咩?

「樂仔?」我真心聽到一舊雲。「唔係郭Sir搞你咩?」

「Karson……我地做錯左……樂仔佢……」

「Karson……我同你……我地有罪……」

突然話機另一端傳來一把男聲,但聲音很混亂,聽不清楚說些什麼。

只聽到Michelle話:唔好呀!唔好呀!然後一下沉重的「咚」一聲,手機應該跌在地上,繼而傳來了Michelle的尖叫聲。

(第四章完)

KarsonLeung 2017-7-12 12:19 PM

(第五章:傳說中的大客)

Michelle死左。死因係後腦被硬物重擊。

兇器係一個15KG啞鈴。兇案現場,係Michelle男朋友屋企。

還押中既疑兇,係同Michelle計劃緊結婚既男朋友。

據知被捕一刻,佢仍然好激動,不斷高聲大罵:「八婆!比綠帽我戴!」

作為與Michelle最後通電的人,我被警察傳召問話。由於我部電話裝有錄音apps,我就將當日既對話,原原本本咁播比警察聽。

「梁家俊先生,請問你同死者係咩關係?」

「同事。」我簡單回答。

「請問死者當日點解打比你?」

「你咪聽左段錄音囉……」我有點不耐煩。「Michelle好似發現左d野,想同我講,應該係咁掛……」

我忽然察覺到警員以一種古怪的眼光望著我,那種目光充滿侃意,同時對方的嘴角微微上揚,似笑非笑……

莫非……佢懷疑我就係「比綠帽疑兇戴」既人,懷疑我係Michelle既情夫?

我想同個差佬講,雖然我都唔知Michelle話我地有「罪」到底係咩意思,但肯定唔係指姦情,因為根本無咁既事!

但我心念一動:Michelle既男朋友當場斷正,已經落網。而我作為最後與Michelle聯絡既人,只係循例問話。

咁其實個差佬點諗我,根本無咩所謂,反而如果我講多左,可能會重煩。

落完口供,我仍然有點耿耿於懷。如果Michelle真係有第三者既話,會唔會係郭Sir?

無理由,Michelle話佢對郭Sir好反感,況且佢嗰日講完,第二日就已經派綠帽兼且比男朋友捉到,有無咁快呀?

KarsonLeung 2017-7-12 12:19 PM

又唔通個第三者係樂仔?

Michelle打比我嗰陣,話知道樂仔去左邊度,係咪即係樂仔搵過佢黎?

假設樂仔唔係失蹤,而係著左草,依家打電話返黎,淨係搵Michelle一個,咁佢地兩個既關係可能非比尋常……

但Michelle話「我地有罪」,到底係咩意思?

罪係一個好嚴重既term,唔會係指一般犯錯,要係犯左法,又或者涉及道德和宗教層面,先至會講有罪。

如果我犯左法,差佬自然會做野,所以應該唔關事……而我本身無宗教信仰,亦唔覺得Michelle係一位狂熱教徒,會以自己既宗教價值觀,粗暴咁去審判其他人……

咁剩低既可能性,就只有道德層面……唔通Michelle有妄想症,以為我同佢有私情?……但如果係咁既話,成單野又關樂仔咩事?

短短十日,我地條team失去左兩個人,一位失蹤,一位被殺,所以成個office既氣氛變得好沉重,根本做唔到野。

到底我地條team係咪中左魔咒?如果係既話,下一個中招既人……會唔會係自己?

我坐喺自己個位度,此時有人輕輕吹住口哨經過,我抬頭一望,原來係郭Sir。

「Karson,今日Felix請假,咁下奏同個客既appointment你去啦喎。」

「Okay,我記得呀。」

「重有,我下個星期去泰國玩,依度你同Felix頂住啦喎。」

「完全無問題,郭Sir你玩得開心d啦!」

之後郭Sir又繼續吹住口哨,步履輕盈咁行左入自己房。

我不禁心想:團隊最近無左兩個人,點解郭Sir咁冷血,好似完全無感覺咁既?

我一向認識既郭Sir,係充滿熱誠和幹勁,而且十分照顧下屬。

但最近郭Sir好似完全變左另一個人咁,好似樣樣野都唔關佢事……

依家有人死左,佢重好似好happy咁!

KarsonLeung 2017-7-12 12:20 PM

我按照schedule下午來到中環見個大客,這位大客之前係由樂仔搵返黎,之後由Felix接手,今日就由我去見。

由於這位大客在社會上頗有知名度,因此唔方便在此公開他的名字,我姑且稱佢為「W商人」。

我來到W商人的辦公室,與他握手,並解釋因為Felix無返,唔好意思,今日既appointment由我來負責。

我以往經常在報章雜誌看到W商人的照片,今日得見真人,覺得佢比傳聞中更友善,待人無咩架子。

我地好快就入正題,傾返project既野。我發覺W商人既轉數好高,好彩我準備充足,對於佢提出的問題,我都能夠一一解答。

「好野,答得幾好吖,」W商人表示讚賞。「份proposal我好滿意,你地可以跟返program去做,我地會喺phase two嗰陣派人黎support你。」

「多謝你呀W先生,我地一定會盡力去做,保證令你滿意。」

我說著從自己的西裝口袋拿出一支鋼筆,連同文件遞給W商人。

「W先生,唔該你喺文件上面簽個名,咁我地就可以展開phase one,進度方面保證會on schedule既。」

W商人簽左名,我今日既任務完成。但係佢遞返支筆比我嗰陣,神色一變,好似諗到d野咁。

「Karson,你地之前係咪有位比較後生既同事,好似叫……阿Lok下話?」

「係呀。」

「點解佢無黎既?」

「佢……佢無做啦。」

「哦~之前Felix話佢有事……」他說。「咁佢依家無做啦下話?」

「係呀。」我說。

W商人好像有點猶豫,但佢好快就決定講落去:「上次我見阿Lok,嗰日又係要簽份文件,咁佢又係遞左支筆比我,咁我簽完名之後,支筆佢唔記得拎返。」

「哦~無問題吖,W先生,如果我見到阿Lok,我會同佢講架啦。」

「唔係,」他認真說。「你聽我講,支筆我重keep住左喺度,你可以睇下先。」說著在下方的抽屜找了一會,拿出那支筆遞給我。

「你覺得依支筆有無咩特別呀?」他問。

KarsonLeung 2017-7-12 12:20 PM

我看來看去,依支都只係一支普通既鋼筆,不過係比較墜手左少少。

「Sorry,我唔係好熟鋼筆既牌子同款式,所以答唔到你既問題……」

「唔係,」他再次斬釘截鐵地說。「你覺唔覺得,依支筆好重?」

「覺呀。」我點頭說。

「我當時都唔為意,但因為阿Lok漏左喺度,所以我再睇番既時候,發覺,我好似從來都未用過咁重既筆。」

W商人續道。

「唔好意思,我份人向來有一股強烈既好奇心,所以我拆開左支筆,睇下入面有d咩,點解可以令到支筆咁重。結果,我有驚人發現。」

他說著將鋼筆從中間擰開,我大吃一驚,鋼筆內部既結構非常複雜,只有精密既儀器先會有咁複雜既結構。

「你可以睇到,依度有個好細既掣,」他說著將手指放準在掣上。「只要用左依個掣,依支筆既用途就會完全唔同左。」

他輕輕用力,啪動左個掣,然後將支筆擰返好,再用筆頂的尖端對準牆壁,手指在筆身上輕輕一擦,只聽得「咻」一聲,有什麼從筆頂直射到牆壁上。

我當場呆左。我係咪睇緊《占士邦零零七》既電影?

「正如你所見,依支唔係一支普通既筆。」W商人說。「只要開動左個掣,佢就可以成為一支槍。」

「點解……點解會有支咁既野架?」

「我唔知,」他說。「不過一件咁精密、以高超科技製造而成既隱藏式工具,我諗,應該只有特務先會用到。」

我心中一震:特務?

「如果你有留意到,依支筆槍既發射口係喺筆頂。照我估計,使用者通常係遞支筆比人既時候,趁對方唔為意,開槍偷襲對方既。」

「咁樣……」我稍為定神,立即諗到,一定要同依樣野劃清界線:「我唔知依樣野係咩黎,sorry,我同我地公司,同依樣野完全無關。」

「唔洗講sorry~」沒想到,W商人竟然撥一撥手,輕鬆地說。「依家又無發生咩事。照我睇,依支筆唔係用黎襲擊我,因為如果係既話,我應該已經瀨左野。」

「咁樣,W先生……」我說。「我都唔知點解樂仔會有支咁既野……如果你覺得有需要既話,請你選擇報警,保障番你既人生安全。」

「唔洗報警~」W商人又再撥一撥手,笑笑口地說。「我都講左啦,依家又無發生咩事。」

他想了一想,問:「Karson,其實你知唔知阿Lok係一個咩人黎架?」

「我唔知呀……阿Lok係我地既新人,做左一年左右,最近消失左……」

KarsonLeung 2017-7-12 12:22 PM

「消失左?」他說。「比你地公司炒左呀?」

「唔係,佢係真係消失左……」於是我用iPhone上網找到相關報導,展示比W商人睇,並向他講述閉路電視影唔到樂仔離開。

「嘩,乜整單咁既野呀……」

「我地都唔知點解阿Lok會消失,」我說。「單野已經發生左接近兩個禮拜,而我地隊team運作正常,完全無受影響。」

「我知~」W商人說。「咁你覺得點解佢會消失左吖?」

「我真係唔知……」我想了一想,試著說。「但既然佢有件咁既裝置,咁可能……佢真係一個特務掛……」

我的視線向下移,沒有直望對方的眼睛,而且講得愈來愈細聲……

無計,因為我對自己講既野都無信心,唔通樂仔真係一個特務咩?依家拍緊戲呀?

雖然我無望W商人,但我feel到佢一直都望住我。

然後我聽到佢發出「摺」一聲,跟住佢話:「幫我拎返牆上面支野過黎吖。」

我依言照做,行到埋牆,先發覺原來支筆槍發射出黎既「子彈」,其實係一支針。

「放心拔出黎啦,無毒架,」他說。「應該無毒架。」

我有點不安,但既然個客話無毒,咁我無理由拎張紙巾出黎包住佢。

於是我在針尾著力,拔左支針出黎,遞給W商人。

「唔洗咁驚喎Karson,你諗下啦,就算支針有毒,正常都係喺個頭度,唔會預成支針入晒落肌膚裡面既。」

我心想有理,而今次好明顯唔係W商人第一次「試射」,既然佢試過,即係大概知道支針係咩料。

KarsonLeung 2017-7-12 12:23 PM

「係吖。」他點頭說。

「咁請問上面有咩毒?」

「麻醉藥囉。」

Oh I see,原來係麻醉藥。

「照我睇,依件事可能好嚴重……W先生,我真係建議你報警……」

「照咩你睇啫,我都話唔洗報警囉。」他說。「你話照你睇……咁你覺得有需要,你可以報警架,你咪報警囉~」

對方講到咁,即係根本唔想我報警,但原因係咩?我真係唔係好明。

W商人好似睇穿我諗d咩,忽視雙手拍在檯上,傾前身,瞪大對眼咁話:「乜你唔覺得成單野好得意架咩?」

下?……

「喂,咁啦,我地今日就傾住咁多先。依支筆,雖然唔係我既,但亦都唔方便交比你,既來之則安之,就擺住喺我度先啦,」

W商人最後說。

「如果你見到阿Lok,記得千其唔好同佢講支筆既野。重有,你以後見到佢,可能你需要小心d。」

(第五章完)

KarsonLeung 2017-7-12 12:24 PM

補返第一至三章既目錄

第一章:離奇消失
第二章:警察問話
第三章:性騷擾

KarsonLeung 2017-7-12 12:25 PM

另外,我轉左筆名,依家我個筆名係Elevens

ginomarlenwong 2017-7-12 06:27 PM

真係幾有懸疑故事既感覺

Rivulet_hk 2017-7-13 01:47 AM

[quote]原帖由 [i]KarsonLeung[/i] 於 2017-7-12 12:16 PM 發表 [url=http://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64390090&ptid=26756947][img]http://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Sorry,我以為無人睇,所以無再上黎

現在立即繼續出文 [/quote]


有睇呀!請繼續!:loveliness:

KarsonLeung 2017-7-14 07:54 PM

(第六章:暫時放開懷抱)

My name is Bond,
身穿英國晚禮服的樂仔展示出充滿魅力的微笑,好有型咁介紹自己:
James Bond.

我唯一有印象睇過既《零零七》電影,係二零一二年由丹尼爾‧克雷格主演既《Skyfall》。

但即使係丹尼爾‧克雷格所擁有既裝備,都只不過係手槍同埋微型無線電通訊器,然而樂仔表面上平平無奇,原來一直都帶住一支高科技筆型麻醉槍……

唔通大學Fresh Grad只係樂仔既表面身份,真正既樂仔,其實係中國政府派駐香港既特務?

無幾耐之前,我哋成team人重係好開心咁享受Happy Friday,點知過左都無一個月,又有人消失、又罪、又有人死、又特務……

到底我係咪活在一個Matrix裏面,咁啱個程式short左,搞到我近期既生活受到咁大既衝擊?

我決定暫時放開懷抱,今日同Amy一齊出去散下心。

我地喺朗豪坊UA睇完戲之後周圍搵野食,Amy話想食牛角,我心諗:唔係掛……

「不如食千両啦。」

「你唔係中意食牛角咩,你之前話做左會員吖嘛。」

「總之今期唔係好想食……」

「咁去食牛涮鍋囉,」Amy說。「我記得你話過Kabu Pass會員有折咋。」

「不如近近地食Beerliner啦。」

「我無所謂呀。」她說。

KarsonLeung 2017-7-14 07:54 PM

我哋喺Beerliner食飯,叫左例牌既德國豬手、雜腸拼盤同埋pizza。

「BB,咁你依家隊team有無問題呀?」

「無啦,其實最緊要Felix同我啫,再加個Jason或者TT就可以頂得住。」

「Jason唔係話諗住走咩?」

「條友前排想考政府工,但依家都無晒聲氣啦,我估考唔到掛,」我一邊切腸一邊說。「嘩,咁你都記得Jason想走既?」

「下,我記得呀。」

「黎緊郭Sir又話要去泰國旅行,其實佢依家都唔會點理野,好多野都扔晒畀我地做。」

「BB,不如我哋都搵時間去泰國玩下囉。」

「好呀,你想去泰國邊度吖?」

「你話事啦。」

「布吉好唔好?都係去hea番幾日啫。」

「好吖BB,我就係想去布吉啦。」

「但最快都要下個月先,」我說。「因為唔可以要Felix一個咩起晒d野,我要同佢夾一夾時間。」

KarsonLeung 2017-7-14 07:55 PM

我哋食完飯行左出朗豪坊。我同Amy第一次kiss既地方,就係喺朗豪坊門口對出既雕塑附近。

雖然成條街都係人,但我哋有時行過,都會停低kiss下,可能我地就係中意喺人潮之中kiss既感覺。

(震動)

「唔好理佢啦!」

「可能係W商人。」

我同Amy在街上接吻到咁上下,突破收到來電,一睇,原來係一個不明來歷既電話號碼。

「屌!邊撚個呀?」我罵了一句,然後接下接聽鍵。

「喂?」對方說。「你好,請問係咪梁先生呀?」

「係呀,咩事呀?」

「梁先生,你好呀,我係瓊華中心牛角既經理呀。」

下?我心中打了個突。

「你哋上個月咪黎過我哋度食野既,咁嗰日,係出左d事……你哋其中一位,喺當晚失左蹤。」

對方續道。

「其實關於依單野,我有d事想搵你講下,或者你方唔方便,可以搵個時間上黎我哋餐廳傾兩句?」

(第六章完)

KarsonLeung 2017-7-14 07:55 PM

(第七章:牛角會議)

「你好,我叫Simon,係瓊華中心牛角既經理。」眼前一位高高瘦瘦、說話帶磁性的中年男子說。「喺我身邊依位叫Yumi,係我地餐廳既waitress。」

坐在他身旁的妙齡少女面帶微笑,以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

我們坐在瓊華中心牛角的一組靠窗座位。因為現在係落場時間,整間餐廳只有我地幾個,室內熄左起碼一半既燈,靜得有少少恐怖。

「唔知你有無印象,」Simon說。「當日你蒞臨牛角,主要就係我地兩個serve你地嗰檯既。」

「我記得,好似係我問你d野食到未架嘛?」

「係,」他說。「至於當日,發生左d不幸既事,首先我作為經理,要代表牛角同你講聲對唔住,本餐廳對於此次事件,感到十分之遺憾。」

公式地表示歉意後,Simon續道。

「因為我地有少少資料,而我check返個訂檯紀錄,搵到你個電話,所以就約左你出黎傾一傾。」

「好吖,請問係咩資料呢?」

「首先講明,以下我將要講既野,可能會引起閣下不安,所以希望你有個心理準備先。」

「Okay無問題,你講啦。」

KarsonLeung 2017-7-14 07:56 PM

Simon吞了吞口水,開始說:

「你可能都知道,我地牛角餐廳係有一間總公司,叫做株式會社,簡稱Kabu。包括本餐廳,同埋近年流行既牛涮鍋,都係由Kabu從日本引入香港。」

「Kabu係香港公司,但其實頂上老細係一個日本人,叫山本先生。」

「日本當地既牛角同埋牛涮鍋,重有好多其他食肆,都係由山本先生直接控制既母公司經營,我姑且稱依間母公司做Kabu Japan。」

「Kabu Japan係日本飲食界首屈一指既大企業,規模龐大,擁有自己既禽畜農場、中央屠房同埋食物加工場。」

「或者你都聽過,日本既屠房會喺屠宰之前,播放柔和既古典音樂,令準備接受『行刑』既禽畜放鬆精神,Kabu Japan既屠房亦有採取依種做法。」

我聽到這裡,愈來愈覺得奇怪,因為樂仔失蹤既事,似乎同Simon講緊既野無咩關係。

但我知道Simon只係啱啱開始講,可能重未帶出重點,所以我決定唔出聲,繼續耐心聽落去。

Simon續道:「Kabu Japan一直喺日本經營得非常好,有望躍升為飲食界既超級龍頭公司。」

「可惜,正當山本先生既事業如日方中之際,Kabu Japan爆出左一單醜聞。」

「約莫兩年前,有日本研究機構對Kabu Japan既牛肉進行化驗,結果相當負面,」

「研究人員發現,牛肉既內部已經開始腐爛,但由於經過獨特既加工處理,外表睇落同正常無異,甚至連食落既口感,都同新鮮牛肉差唔多。」

「我好似記得睇過類似既報導,」我努力回想。「嗰陣報紙有賣過,facebook都好似有人share過,但我唔知原來係同牛角有關。」

「係,當時香港媒體係有報導過,」Simon續道。

「但其實媒體所報導既野,根本就唔係事實既真相。」

「Kabu Japan運用左佢地龐大既影響力,隱藏左嗰次研究既真正化驗結果,所謂肉質腐爛,只不過係用黎應付社會輿論,」

「嗰次研究真正發現到既野,比起肉質腐爛,係遠遠嚴重得多,所以Kabu Japan寧願發佈肉質腐爛既消息,都絕對唔可以比真相曝光。」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書已出] 一場公司飯局,我們的命運從此改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