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金朝的漢人們要不要留辮子?

yin848 2018-6-1 14:09

歷史上,強制性的剃髮易服其實在金朝也實施過,不過影響比較小不被人所知罷了。

1126年(也就是靖康之變那一年),金朝發布改俗令:

今隨處既歸本朝,宜同風俗,亦仰削去頭髮,短巾、左衽。敢有違犯,即時心懷舊國,當正典刑。

左衽 的意思,是衣襟左掩,多屬於古代北方胡族的衣著習慣,而傳統的漢族,是恰恰相反,衣襟右掩。

這放今天,不過是「豆花是該吃甜還是咸」一樣的生活細節小紛爭。但在古代,這可是非常嚴重的事。

而金朝人的髮型是怎麼樣呢?前頭頂及兩鬢稍加剃剪,將腦後所留頭髮梳成左右兩條辮子, 通過雙肩垂落在背後。
金朝持續了119年,時間也不短,在前期金朝比較堅決的執行強迫治下漢人剃髮的法令,效果也有。

比如北宋滅亡43年後,南宋大臣范成大出使金國,說中原一帶的漢人,在服裝形式上已經完全女真化,舊日宋朝首都開封尤其如此;「很多男子和女真人一樣習慣剃光頭頂,每月剃三四次,或者把腦邊的頭髮包起來,作一個椎髻放在頭上。至於農村百姓則根本不用頭巾,反而都把頭髮散落成結成辮子,反而覺得這很方便。」

當時的北方老百姓,留這種髮型好像也挺開心。



不僅僅是服裝,宋朝士大夫驚恐的發現,僅僅幾十年時間,就連中原漢人的飲食,音樂,服裝形式,都發生了改變,比如女真人的飲食方法包括吃生蔥、生韭菜的習慣也傳帶了中原。



在當時的北京一帶,還流行「放偷節」。金國一般對於盜竊處罰非常嚴厲,但在正月十六那一天,不管是「妻女、寶貨、車馬」為人所竊,都不違法。這種女真族的節慶,都傳到河北來了。


南宋孝宗時期,因北方新移民和東北移民的遷入,胡化了的服飾、語言、歌舞、音樂開始進入臨安。在臨安的官員和百姓當中,出現「服飾亂常,聲音亂雅」的現象,還有一些人熱衷於「插棹篦,吹鷓鴣,撥胡琴,作胡舞」;這些行為,遭到不忘收復中原、以夏變夷的宋孝宗和大臣們的堅決反對,隆興元年朝廷下令嚴厲禁止,並禁止新移民「不改胡服」和諸軍「仿效蕃裝」,要求「所習音樂」不得「雜以胡聲」。

這些禁令其實沒有收到多少效果。僅僅過了五年時間,臣僚們不僅提到臨安十數年的胡化現象依然存在,這種胡化最初只是模仿以供取笑,但模仿久了便成了習慣,甚至上層人物也樂此不疲。

看來,金朝時期,中國北部女真化的現象,要比後代的清朝嚴重得多,哪怕清朝的剃髮易服進行得不那麼堅決,為什麼?

其實看看人口數量就知道了。現代歷史估計,金朝人口在4000萬左右,女真人占比超過了14%以上,最高峰超過500萬人,而清代八旗入關時人口不超過30萬,明朝人口卻超過1億!到清末漢人增長到4億多的時候,滿族人口才增長到800萬。一般認為清朝時滿族的人口比例不超過3%!

3%跟14%造成的文化影響,當然沒法比,而且當時的中國北方,本來就在契丹族的統治下過了200年......



孟子曾說「吾聞用夏變夷者,未聞變於夷者也。」他認為,世界各族中,只有華夏民族去漢化其他民族,而漢族文化被其他民族同化是不可能的。

但從上面的例子看,漢族在同化其他民族的同時,也在被其他民族同化著。

yin848 2018-6-1 14:15

《三朝北盟會編》:武漢英者,武將,頗黠。斡離不愛之,因得髡而左衽,常在左右,謂此南朝第一降人也

《靖康遺錄》:賊【金軍】之來,雖有少鈔掠而不殺害人民。比去,所過皆殘破,其所得漢人並削發,使控馬荷擔,得婦女好者掠去,老醜者殺之。

《大金吊伐錄》:既歸本朝,宜同風俗,亦仰削去頭發,短巾左衽,敢有違犯,即是猶懷舊國,當正典刑,不得錯失。

《乞回鑾疏》:河東、河西不隨順番賊,雖強為剃頭辮發,而自保山寨者,不知幾千萬人

《三朝北盟會編·卷一百二十三》:“金人欲剃南民頂發,人人怨憤日思南歸。”

《三朝北盟會編·卷一百三十二》:“元帥府禁民漢服及削發,不如法者死。劉陶知代州,執一軍人於市,驗之頂發稍長,大小且不如式,斬之。後賊將韓常知慶源,耿守忠知解梁,見小民有依舊犢鼻者,亦責以漢服斬之。生靈無辜被害不可勝紀。時覆布帛大貴,細民無力易之,坐困於家無敢出焉。”

《大金國志》:“是年六月,行下禁民漢服及削發,不如式者死。時金國所命官劉陶守代州,執一軍人於市,驗之頂發稍長,大小且不如式,斬之。後韓常守慶源,耿守忠知解梁,見小民有衣犢鼻者,亦責以漢服斬之。生民無辜(被害)不可勝紀。時覆布帛大貴,細民無力,坐困於家,莫敢出焉。”

今河東、河北之民,知朝廷不覆顧念,已甘心左衽

命下日,各髡發、左衽赴任

(北宋遺)民亦久習胡俗,態度嗜好與之俱化。男子髡頂,月輒三四髡,不然亦間養余發,作椎髻於頂上,包以羅巾,號曰‘蹋鴟’,可支數月或幾年。村落間多不覆巾,蓬辮如鬼,反以為便。最甚者衣裝之類,其制盡為胡矣

yin848 2018-6-1 14:22

自海陵王完顏亮之後,金朝的民族政策走向緩和。漢人和南人之間界限消失,形成了金朝的漢人官僚集團。同時那個剃發易服的“改俗令”也不再嚴格執行了,最終還是對漢人做出了讓步。
自從女真貴族子弟也要參加科舉考試之後,女真人的漢化就已經不可逆轉了。
到了金朝中後期,女真人習漢語、改漢姓、易漢服已經是大勢所趨。金世宗多次下令限制這種情況,然而,歷史車輪還是碾過去了。

所以到了元朝的時候,在蒙古人眼裏女真人也好、契丹人也好,已經和漢人沒有什麽區別,統統都叫“漢人”就是了。

kenbondwong 2018-6-1 15:45

中國人鍾意自嗨。多次亡國都比喻為成功將外族溶合以麻醉自身為奴的歷史。
記得中學歷史科都有此類問題:中國那一個朝代的疆土最大?答案:元朝。
元朝係蒙古人滅掉華夏民族朝代,故元朝不當是中國人朝代。
又例如四大文明古國,四大發明.... WTF
我等就係如是洗腦的。
人大了,

復活高貝利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復活高貝利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kenbondwong 2018-6-1 18:24

[quote]原帖由 [i]復活高貝利[/i] 於 2018-6-1 17:31 發表 [url=http://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81272454&ptid=27481570][img]http://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基本上金人民族政策抄契丹,所以冇強迫漢人或渤海人女真化的政策,
努兒哈赤非常天才所以先會留髮不留頭,
因此滿凊國祚比金人長得多 [/quote]

奴才文丑們非常願意接受削髮紮辮,而且吮金人屎眼甘之知飴。

復活高貝利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cmyau 2018-6-1 19:55

咁契丹人統冶下的燕雲十六州漢人有冇被“契丹化”?
有冇被逼令改契丹衣冠?

yin848 2018-6-1 20:35

[quote]原帖由 [i]cmyau[/i] 於 2018-6-1 07:55 PM 發表 [url=http://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81279580&ptid=27481570][img]http://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咁契丹人統冶下的燕雲十六州漢人有冇被“契丹化”?
有冇被逼令改契丹衣冠? [/quote]

遼獲“燕雲十六州”後,為管理大量的漢民,遼太宗制定了“以國制治契丹,以漢制待漢人”的統治辦法,在遼朝的中央統治機構中分別設置了北面官和南面官兩套系統。北面官主要是管理契丹和其他遊牧民族的事務,南面官主要是管理漢人、渤海人的事務。
北面官的最高機構是北樞密院,以其牙帳居大內帳殿之北,故名北院。
南面官的最高機構是南樞密院,以其牙帳居大內之南,故名南院。
北、南兩院雖然並列,實際上,主要的權力機構是北樞密院。
北面官制與南面官制的區別,主要在於北面部落以下和南面州、縣以下官屬的不同。至於南北兩班朝官,稱號固然有異,其職掌則多相同。
遼的南面官制大抵沿襲唐制,後來又兼采宋制而略有變通。中央亦有三省、六部、台、寺、院、監、諸衛、東宮之官。只是中書省初名政事省,中書令為政事令,中書舍人為政事舍人。
此外,特設漢人行宮都部署院及十二宮南面行宮都部署司,是漢人參加契丹本部組織的機構。地方官也仿唐宋之制,設節度、觀察、防禦、團練、統軍、招討等使,以及刺史、縣令等官。因為是雜采幾朝的制度,所以官號不免有些紊亂。
南面官不全是漢人,契丹人做南面官的也不少,並且也穿戴漢人衣冠。
遼國選派契丹大臣分任南京留守和西京留守,對當地的漢官起監督作用。南京留守通常由皇弟或皇叔充任,鎮撫幽燕二州,雖以“備宋”為名,實亦寓有預防漢官不測之意。可見,南北兩套官制是通過一定環節聯結起來,統一到中央。
此外,遼還酌情採用了渤海的舊制。例如,渤海設中台省,遼也設中台省;渤海分建五京,遼也分建五京。
對於遼的這一套雙軌制的或二元化的統治機構,遼寧社會科學院遼金史研究室主任鄭毅認為,這與遼所處的自然環境有關,隨著遼統治的領土越來越大,遼政權徹底漢化,接著走拓跋北魏的道路已成為不可能。遼統治者不得不更加重視對草原遊牧民族的控制和管理。這樣,在遼內部,草原地區和農耕地區大體保持平衡。這一重要的治國政策,是保證遼朝200多年統治的重要原因。
這樣,在遼內部就形成了中央高度集權與地方“因俗而治”共存的“一元兩制”的政治體制,不但實現了遼皇帝集權政治的現實需要,又順應了遼境內各族人民的傳統習俗和政治要求,改變了以往北方遊牧民族進入中原後,不是迅速漢化,就是因為無法適應農耕文化而被迫退出的窘境。
在中國歷史上,遼的統治者首次實現了中原農耕地區與草原遊牧地區的高度融合。
追求進步 文化上“學唐比宋”
遼代前期,契丹統治者對漢文化的態度,是利用多於接受,即為了有效地統治漢民而不得不宣揚儒學。
《舊五代史·契丹傳》中所載“阿保機善漢語”,但卻對人說:“我解漢語,歷口不敢言,懼部人效我,令兵士怯弱故也。 ”在這一態度影響下,遼代境內儒學的傳播和教育的發展,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僅局限於燕雲漢民居住地區,不過這種情況到遼代中期就有了極大改變。
華東師範大學古籍研究所研究員顧宏義告訴記者,遼聖宗於983年即位,隨即通過整治官吏,改革劣政,寬賦減稅,穩定了政局,基本消除了遼世宗、穆宗和景宗時期契丹貴族篡位叛亂不絕的局面。同時,在境內進行封建化改革,使其更為註重對漢文化的吸收。
1004年底,遼、宋間訂立了“澶淵之盟”,結束了遼、宋之間數十年的戰爭,使遼代社會經濟大為發展,加快了遼代封建化的進程。
在和平環境中,隨著遼、宋雙方外交使節往來和民間交往的增加,遼代朝野逐漸形成一種“學唐比宋 (學習唐朝、比美宋朝)”的風氣。學唐的目的在於比宋、超宋,為達此目的,就必須全面、深入地了解和學習中原文化思想等,如遼聖宗曾“詔漢兒公事皆須體問南朝法度行事,不得造次舉止”,以促進契丹社會向更高階段發展。其結果是契丹社會在進行封建化的同時,全面接受漢文化,並在契丹社會上形成尚文崇儒的一代風尚。
遼在統和年間,頒行《五經》,興建學校,開設貢舉,選舉官吏。由此進入儒學廣為傳播、學校教育制度全面建立的發展時期。遼國在南京之外,上京、中京、東京和西京也都設立了國子學,設博士、助教等教職,成為諸道之最高學府,各地州縣也大多設有學校。
遼採用以儒學思想為內容的科舉考試來選舉官吏的方法,“初每年放進士,但名額不過二三人”。 “澶淵之盟”後,雙方使節來往增多,遼為避免在外交活動中鄙陋無文,擴大了科舉範圍,使進士及第人數激增,至每年數十人,多者達百餘人。
遼聖宗以後,尤其到遼道宗、天祚帝時,遼廷中的漢人重要官僚,如南樞密院、中書省的長官及其屬員,大都為進士出身。
始於遼聖宗的 “學唐比宋”,大大促進了契丹各民族的融合,縮小了北方邊遠地區與中原地區的文化差距。
契丹人逐漸以中華正統自居,遼聖宗曾作《傳國寶》詩雲:“一時制美寶,千載助興王。中原既失鹿,此寶歸北方。 ”遼道宗更認為“吾修文物,彬彬不異中華”。
為了統治,遼實行了“一元兩制”,被稱為最早的“一國兩制”;為了穩定,遼的法律因俗而治,各地使用不同法律。

yin848 2018-6-1 20:40

金朝女真的核心是完顏部,完顏部的發型特點是腦後三四辮,和清代差不多,金軍1126年滅宋之後,對不同地區的漢人採取了不同的措施。

首先,軍隊、官員和女真貴族的漢奴,初期都是要蕹發左衽的,郭藥師投降後,手下漢軍就開始蕹發,蕹發也是北宋官員投降時的常用程序。

然後,採取以漢治漢的策略,黃河以南的土地劃歸偽楚偽齊,在這裏按照北宋的舊制度進行管理,所以暫時沒有實行剃發。

而黃河故道以北屬於金朝直接管理,對這裏,女真人實行“蕹發左衽”的政策,也就是留辮子、改右衽為左衽,該政策引起廣泛的抵抗,但還是被堅持推廣。

金熙宗皇統元年,金朝廢除偽齊政權,直接管理河南陜西,於是把剃發令帶到了這裏,迅速引起了新的反抗浪潮,包括張中彥等金朝重量級漢臣都明確不執行,加上這時完顏宗弼在前線的軍事行動連連失利,所以剃發一直沒有強力貫徹。此外,金熙宗喜歡模仿漢制,所以官服和巾帽模仿唐代,但是保留了左衽傳統。女真初期沒有冠制,這一時期也開始戴冠。

海陵王即位之後,於天德二年發布命令,河南漢民可以自由選擇發型,不再堅持剃發,但是河北的蕹發令始終沒有取消。

金世宗時代開始,頭發工作的重心由要求漢人蕹發轉向防止女真人束發,大定二十七年,金世宗下令,“禁女直人不得改稱漢姓、學南人衣裝,犯者抵罪。”盡管如此,女真束發之風逐漸蔓延。這一時期,規定了百官正式著裝是漢服,朝拜用漢禮,金朝官服與南宋沒什麽區別。

盡管如此,蕹發左衽還是有很大的效果的,宋朝樓鑰出使金朝,記載“男子髡頂,月輒三四髡,不然亦間養余發,作椎髻於頂上,包以羅巾,號曰‘蹋鴟’”,這是對河南地區的記載,可見即使沒有強制措施,剃發的人也非常多。

此外,官員可能大都蕹發,金章宗時期禮儀之爭時,有人提到過“今諸人衽、發皆從本朝之制”,可見很可能大部分官員都像女真人蕹發。但是此時金朝服制是要戴冠的,可穿墣頭,可以戴巾,皇帝亦如此

金章宗泰和六年,宣布女真漢族自由通婚,蕹發制度遭到進一步沖擊,金朝南渡時期,有很多詩文說明這一時期很多官員也是束發的。

復活高貝利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yin848 2018-6-10 15:33

1621年(明天啟元年、金天命六年),後金兵攻破遼陽,明朝就停止對北京房山縣金代諸陵的享祀。天啟二年,又盡毀金代諸陵,斷絕水脈,剝案山之皮以壞風水。三年,又在金陵廢墟上建關帝廟以鎮壓之。這雖是出於魏忠賢的命令,但從中可以看出漢人對金和女真舊怨之深,深怕其後裔再統一中國。下圖北京房山金陵遺址。
對這件事太宗皇太極曾一再解釋,如致祖大壽書中即曾說“我兵至北京,諄諄致書,欲圖和好。爾國君臣惟以宋朝故事為鑑,亦無一言復我。爾明主非宋之苗裔,朕亦非金之子孫,彼一時也,此一時也。”

王俊傑3 2018-6-11 00:51

清朝的「女真」和金朝的「女真」,完全不是同一種人/文化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金朝的漢人們要不要留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