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律師短評> HKSAR v 朱峻瑋(CHU TSUN WAI) HCMA 454/2016 [石書銘大律師, ,周浩翹大律師,余兆明律師行]

大律師小秘書 2018-6-8 14:23

聆訊時語言的選擇

15.  由申請人被檢控,原審和上訴的聆訊都是以中文進行。雙方從沒有爭議,亦沒有任何示意某一方打算改變語言選擇。 申請人在本申請證明書的聆訊時單方面在事前沒有許可下,把申請動議的陳詞轉為英文。申請人一方事前並沒有知會控方,亦沒有通知法庭,更遑論申請許可。

16.  申請人一方在上訴聆訊時亦是由石大律師聯同周大律師代表。有關證明書申請聆訊排期於2018年2月28日。

17.  石大律師在當日聆訊開首時直接以英文陳詞,亦沒有任何意圖申請許可,以改變語言選擇。本席不批准把語言改為英語。在本席的指示下,有關的聆訊繼續以中文聆訊。

18.  在本席查問下,石大律師引用第5章《法定語文條例》第 5(4) 條,指在司法程序中「法律代表可兼用兩種法定語文或採用其中一種」,因此石大律師「理直氣壯」地說他有權不需要法庭批准或許可,亦不需要事前知會法庭及答辯人,便可以逕自在本證明書申請聆訊使用英文陳述。

19.  本席對此類陳詞感到匪夷所思。本席認為前述第5章條例的第5條是一項務實而有彈性的措施。這使兩種法定語言能在法庭的容許、監督和管理下進行案件聆訊。這亦解釋第5條第 (1) 款說:「法官……可在於他席前進行的程序中……任何部分中兼用兩種法定語文或採用其中一種,視乎他認為何者適當而定」,而法官的決定是最終決定 (第5條第 (2) 款) 。如果石大律師這似是而非,以偏概全的說法成立的話,理論上一名法律代表可以在毋須批准下在一名外籍法官席前採用中文陳述。本席認為這會是令人費解的做法,而本席亦未有聽聞。石大律師的說法其實只可適用於通曉兩種法定語文的法官。明顯地這純然是方便申請人一方,因為他們的立場似乎是橫豎這上訴聆訊都會由終審法院處理,何不直接以英文進行?

20.  本席認為這種說法和做法是對早前相關聆訊時採用語文的一致性的衝擊,亦是對原審時、對上訴時的法官的不尊重行為。本席並不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在另一宗申請證明書的案件 [6],代表申請人一方的大律師亦是在沒有事先得到許可,亦沒有事前知會法庭下,直接以英文撰寫陳詞,而在聆訊當日亦直接以英語作出口頭陳詞。他們的說法是這宗案件最終會到終審法院,何不以英文聆訊。[b]本席認為這些偏離原先所採用的語言,而且並不尊重早前法庭所採用的語言的做法,實在是申請一方一種「理所當然」「自我方便」的做法。本席認為這實在需要糾正和加以批評,而在適當的情況下,法庭可考慮「虛耗訟費」的法律責任[7][/b]。

21.  就本案而言,本席認為本申請聆訊理應以中文進行,這亦免卻本席需要自行翻譯有關方面的陳詞這額外工作。在此,申請人一方不應以一己之便,而妄顧法庭和答辯人的取態和立場,自行決定語言的選擇。

[6] 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徐樹誠 HCMA 641/2015 (2016年5月31日) ,案件最後上訴至終審法院:(2017) 20 HKCFAR 333[7] 第492章《刑事案件訟費條例》第 18條


[url=http://legalref.judiciary.hk/lrs/common/ju/ju_frame.jsp?DIS=115586&currpage=T]http://legalref.judiciary.hk/lrs/common/ju/ju_frame.jsp?DIS=115586&currpage=T[/url]



石書銘大律師, Randy Shek, Denis Chang's Chambers
周浩翹大律師,Chow Ho Kiu, Kenneth C.L. Chan's Chambers
余兆明律師行, Eric Yu & Co.

[[i] 本帖最後由 大律師小秘書 於 2018-6-8 02:24 PM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律師短評> HKSAR v 朱峻瑋(CHU TSUN WAI) HCMA 454/2016 [石書銘大律師, ,周浩翹大律師,余兆明律師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