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明清之際文人筆下的哥薩克人

yin848 2018-6-9 02:26

明末清初之時,總有些江南文人因為各種原因,觸怒清朝統治。這些人或是因為從事南明抗清活動,或是因為官場手搓,被發配。對於這些出身江南的人士,把他們發配到寧古塔的苦寒之地,不失為一個好的懲罰措施。

這些文人少被發配過程中,少不了寫一些筆記,記錄關外的風俗地理。東北北部在清初的主要居民還是以女真人為主,基本維持明末的原始狀態,漢化程度極低,自然也不會寫什麼書介紹自己的習俗文化,我們對明末及清初時期滿洲人的文化狀況了解主要是來自這批流放漢人的筆記。當然,他們少不了提到邊境的那些或是劫掠,或是做生意哥薩克人。他們凶悍的做派,奇異的服裝,給這些江南認識留下頗深刻的印象。

江蘇人吳振臣的父親在順治初年,因為科舉舞弊被發配寧古塔,其人也父親出關。那時邊境上劫掠的哥薩克人多了起來。 “到黑龍江、黑斤諸處搶貂皮,其鋒甚銳”。對於這些亡命漢子,吳江這麼描述“人皆深眼高鼻,綠睛紅發,其猛如虎,善放鳥槍”。這些人不僅長相詭異,而且勇猛。

另外還說到這些傢伙“有名西瓜炮者,其形如西瓜,量敵營之遠近,雖數里外,必到敵營始裂,遇者必死”。遇到如此對手的結果是“滿洲人皆畏之。”

張縉彥是崇禎時期的兵部尚書,清兵入關之時,趁亂從李自成的魔掌中逃出,很快又在弘光朝廷官復原職,並且總督河北、山西、河南軍務。弘光朝廷覆滅之時,張縉彥又投降清朝,混到了工部侍郎。後來因為文字獄入罪,發配寧古塔,直至老死。

這位前明重臣到東北的時候,哥薩克人鬧得厲害。張在筆記裡說這種“邏車人”,“碧眼黃發,善用火槍”,更虎的是“酣戰不用衣甲”,不過他們在西伯利亞對付那些原始民族,似乎也用不著鎧甲。這些人剽掠邊境的夷人,夷人雖然恨,但“不敢與抗”。

在清兵繳獲的哥薩克人戰利品中,發現了哆囉絨畫像、鳥槍、羅經、指南針之類的東西,清初的人已經清初這些是西洋歐羅巴的東西,所以認為他們是從西洋搞來的。

安徽人方式濟因為父親被《南山集》案牽連,也隨父發配寧古塔,但那個時候《尼布楚條約》已經簽訂,邊境上的狀況要好很多了,清俄雙方的交往從過去的交戰變為貿易互市。方式濟提到這些來互市的俄羅斯武裝商隊大致六七十人到一百人,由一指揮官統領,交易的時候先在黑龍江對岸紮營,指揮官住在一個氈帳中,氈帳前插上兩個旗幟。

這些人“衣冠皆織氈為之,禿袖方領、冠高尺許,頂方而約其下”。這種打扮仍然是東歐式的,似乎沒有收到彼得大帝西化改革的影響。這些俄羅斯人用牛馬、玻璃、馬刀換區布匹、煙草、生薑、胡椒、糖之類的生活日用品。

儘管處在和平時期,但邊境的戒備仍然很森嚴,中俄雙方都提防著對方,怕那邊萬一哪根筋打錯了,打將過來。方式濟在描述了清朝在邊境佈置的城池、水路兵丁之後,也提到了俄羅斯邊境的城堡。

“俄羅斯居有城屋,以板為瓦,廊廡隆起疊層,望之如西洋畫”。這種哥薩克式樣的木頭城堡在當時的西伯利亞應該是不少的。

[[i] 本帖最後由 yin848 於 2018-6-9 02:35 AM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明清之際文人筆下的哥薩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