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美好新世界】2047

文字囚徒 2018-7-30 08:03 PM

【美好新世界】2047

001 

油麻地某電器舖門外正播放著六點半新聞報導…

『今晨油麻地廟街發生血腥衝突,食環處職員疑因追捕無牌小販時,該名小販失足跌出馬路被途經巴士輾斃,有人不滿食環處職員行動導至慘劇發生,同時遷怒於當時行車疑似超速之巴士車長,於是圍堵涉案人士,食環處職員及巴士車長逃到附近超市暫避,超市職員落閘引起市民強烈不滿,指罵官商勾結,並在社交媒體發起罷買行動,引發大批市民集結區內各超市分店,部份滋事者更向超市投擲硬物及汽油彈,引發街頭暴動持續,至今造成多人傷亡…』

『埃克森能源警告,如工人繼續罷工,將輸入合法外勞取代本地工人,工會表示憤怒,武裝封鎖總公司限制職員出入,脅持包括駐港管理層及三百職員。警方已派出千名防暴警察及特別行動組到現場增援,涉事工會正與警方對峙…』

『電力公司指,油麻地最近出現電力異常消耗情況,原因仍在調查中,警方現正通輯一名頭載黑色鴨舌帽、中等身裁、年約三十五至四十歲的男子,懷疑與案件有關…』

油麻地登打士街…

大批防暴警察正於砵蘭街與登打士街交界驅趕暴徒,一名在逃疑犯恰巧將一對路過的母女撞倒。

女孩:「媽媽…你痛唔痛呀?」女孩母親正懷有身孕。

撞倒他們的男子道:「太太…你冇事呀嘛…」

女孩母:「哎…我個肚好痛…可唔可以幫我叫救傷車…」

男子道:「你喺度等下…有差佬黎緊,佢會幫你叫白車!」說罷這人便閃身入後面橫巷,逃之夭夭。

幾名便衣探員追到,將母女二人揪起,喝道:「頭先嗰個人同你地講乜野?係咪識得佢?佢燒左兩間超市,有兩個職員入左 ICU,分分鐘會告佢謀殺,你唔好包庇佢呀,唔係你自己都周身蟻!講!佢去左邊?!」

女人撫著肚忍痛道:「阿 sir…我地唔識佢…你放左我個女先…細路女點識咁多…哎…」

這名蠻不講理的警員名叫劉惠威,人稱洛威那:「唔識?唔識都咁好傾?識既仲唔上埋床?伙記,塔佢地返去慢慢問,問到佢講為止!」

女孩大哭道:「媽…嗚…」

「啪!」洛威那打了她一巴掌:「喊咩喊?收聲!最Q憎細路喊!」

女孩哭道:「嗚…乜警察唔係保護市民既咩…嗚…」

女孩母急道:「思婷…收聲!」向洛威那求情:「阿 Sir 佢唔係咁意思…」

洛威那老羞成怒,推開其母一腿將女孩踢倒地上,罵道:「保護市民丫嗱!嗱,咁咪保護市民囉!寸阿叔?」其他警員見狀非但沒有加以制止,竟加入圍毆小女孩的行列。

思婷母親立即伏在女兒上,警員的拳腳,全都招呼在這個懷有身孕的女人身上。不多久,女人下身慢慢開始滲出血水…

思婷撫著臉哭道:「唔好打…我媽媽流緊血…嗚…」

洛威那罵道:「唔好打?岩岩先至開波依家你叫我點停呀!伸多兩腳先唔好講咁多!」

洛威那腿還未伸出去,卻被一人拉著:「威哥,大肚婆同細路女黎姐…唔好打啦…」洛威那向那人望去,只見是一名交通警員。

他叫古超仁。

待續

文字囚徒 2018-7-31 08:36 AM

002

洛威那喝道:「超人?你老幾呀?阿叔做野駛你教?縮開!躪返去揸你既電單車!」

他沒有縮開手,反而捉得更緊:「威哥…我點敢教你做野…但係真係唔好再打啦,再打會攪出人命架!你要打既話…你打我啦!」

洛威那一腳端在超人身上:「駛同你擇日子!你估你真係超人!」

古超仁痛得抱著肚子卷曲倒地,喊道:「嘩你黎真…威哥…自己人…」

洛威那:「成日落左更著埋晒 d 美國國旗周街行以為自己係美國隊長?我話你知呢度係香港特別行政區,中國既地方!你唔認中國國旗我地都仲有支區旗!著埋晒 d 番鬼佬野係咪想反中亂港呀?」

超仁:「Fashion 黎姐威哥,你唔滿意下次我著葡萄牙英國愛爾蘭或者意大利都得架!不過我見你平時手機睇嗰 d 都係洋妞以為你好西化添…況且祖國支旗唔玩得架,平日都已經話我著乜野都唔好睇,如果著祖國支旗上身隨時會被人話我侮辱國家尊嚴到時仲大劑!你知唔知我依家連國歌都唔敢唱,走音事小辱國事大呀…威哥威哥…自己人黎有事慢慢講…」

洛威那:「丫你條契弟…平時叫你食飯你又唔食有錢你又唔袋雞你又唔叫咁清高?依家先黎同我講自己人?」說罷又是一腳。

超仁擋得雙手發痳:「哎!威哥你真係誤會晒嘞!有時未必一定要一齊叫過雞先可以做朋友既,大家嗜好唔同,我份人比較文靜 d,只係要條腰擺下擺下既活動唔多岩我姐。你千祈唔好誤會我唔係話帶有色眼鏡睇 d 姐姐,我覺得佢地一唔係偷二唔係搶,都只係自食其力,其實都好值得人尊敬。之不過…或者係細佬我有潔僻…但係都冇理由用消毒火酒噴均人地全身先至做架你話係咪?況且威哥你地…你地唔係叫雞,係食霸王雞,咁…我又於心何忍?其實呢…有好多好有益身心既活動我地可以一齊參與。例如行山咁丫,麥理浩徑你行過未?不過如果行西貢嗰邊就要小心 d ,因為嗰邊以前有個警長失蹤左搵極搵唔返,警察部仲有佢失蹤當日打電話返黎既記錄,你都咪話唔邪…如果你真係有興趣,下次我 plan 好條路線同埋你地一齊行下你話好唔好呀威哥?」

洛威那:「你依家係咪串阿叔叫雞唔健康?話你知就係健康先至叫雞!係呀!我係食霸王雞呀!吹呀?想幫人出頭?去警察投訴科投訴我食野唔比錢丫笨!條女自願架懵丙!」

超仁:「威哥你千祈唔好唔會,咩出頭姐…我都係有嗰句講嗰句,唔岩聽既話咪當我冇講過…不過霸王雞呢味野…我都係勸威哥你唔好再食嘞,人地都係搵食姐…我靜靜雞話你知,聽d 伙記講真係有人去投訴科投訴你呀…」

洛威那:「你估我唔知呀?投訴嗰個咪你條 PK 囉!嗰日我睇住你鬼鬼鼠鼠喺投訴科走返出黎仲扮野!」

超仁大驚:「吓?咁都比你睇到?明明計岩你M到放假先至…威哥你真係神通廣大!」

洛威那:「你阿媽就 M 到!橫掂今日阿叔我興緻到,就郁埋你條契弟!伙記,上!」

洛威一聲令下,四名黑警二話不說便向超人招呼過去。

古超仁只得用手護著大叫:「喂… 唔好打頭…自己人…」

洛威那越打越狠:「我依家就係教你點做自己人,郁佢老母!」

超仁雖然被幾個『自己人』圍毆,但想到自己老母不在現場,他們怎樣也郁不到,而且眼前小女孩的老母亦因此得以暫時脫離困境,被圍毆下竟然還笑出聲來。

黑警黑柴:「威哥…條友痴左線,仲喺度笑喎!」

洛威那罵道:「咁即係你地揸流灘啦!出力同我打啦仆街!」說罷竟然掏出警棍,看來超人今次不死也得重傷。

另一黑警沙皮拉著洛威那衣角:「威哥威哥…」

洛威那:「乜野呀又?」

沙皮:「嗰邊呀…」

洛威那回頭一看,只見一女子正拿著手機對準自己在拍攝。

待續

文字囚徒 2018-8-1 08:37 AM

003


「啊… 大獲!快D收埋晒D棍!」


那正在拍攝的女子道:「威哥,好耐冇見喎!」


沈凝,電視台主播兼首席記者,以反貪腐聞名。洛威那是著名黑警,二人素有嫌隙。


洛威那:「係呀沈主播…哈!」


沈凝:「繼續丫,做乜停晒手?打得幾勁呀,仲好睇過復仇者聯盟!」


洛威那:「你… 你睇到晒?」


沈凝舉起手上的電話道,向洛威那單眼道:「係錄低晒!由你毆打嗰對母女開始,原汁原味不經刪剪,即時上埋雲端,想殺人滅口都黎唔切。」


洛威那還在死撐道:「今均你真係誤會晒嘞沈主播。」


沈凝:「誤會?咁駛唔駛我播番比你睇?你想喺新聞到播,抑或喺法庭播?」


洛威那:「咁又唔駛…唏都話左係誤會,咁容易睇得出呢個世界就冇誤會啦你話係咪!」


沈凝:「咁你見唔見佢比你地打到流晒血?大肚婆黎喎!」


洛威那:「見…都話係誤會黎咯!我地點會打大肚婆?有人性架嘛我地!睇過~揩親下姐…」


沈凝:「咁都叫揩親下?好,就當係誤會,咁依家人地流緊血係咪應該去醫院先呢?咦?唔係喎,返差館錄口供先好喎…」


洛威那愕然:「沈主播…你…你真係咁覺得?」


沈凝:「緊係啦…萬一佢流血流死左咁咪咩都問唔到?一條人命算得係 d 乜威哥你話係咪?」


洛威那:「吓…」


沈凝:「咦…sorry 攪錯左!係一屍兩命至岩!唏,冇所謂啦…威哥對 d 小市民,不嬲都死兩個當一雙!咁都好,今晚十五,特別新聞報導總算冇咁悶!我諗到嘞!題目係…五黑警懷疑因姦八歲女童不遂,圍毆懷孕母女二人,義警救人慘被同僚虐殺棄屍荒野…」


洛威那:「咁…咁分明砌我地生豬肉姐…」


沈凝:「新聞報導不嬲都係咁架啦,睇D作D,唔係點有娛樂性?

係囉,記者查得真仲駛你 d 警察?」


洛威那:「唔係呢沈主播…你話虐殺同僚都話丫,因姦八歲女童不遂喎… 我都有個女架嘛…返去點解釋呢你話…比個衰婆知道我仲有排煩…」


沈凝:「唔想比阿嫂知駛唔駛我教埋你點做?」


洛威那急道:「喂呀邊個,仲唔幫我叫架白車過黎?快呀!唔係啦同佢講車埋個醫生過黎穩陣 d ,要妙手仁心嗰隻,一定要保佢母子平安!知道冇?」


沙皮:「威哥…如果係女咁點呀?」


洛威那:「咁就唯你事問!碌葛咁冇厘醒目!」轉頭向沈凝道:「係呢沈主播…咁安排你應該滿意啦可?」


沈凝點頭:「唔,如果個個都好似威哥你咁重視市民既生命,香港就太平過太平山嘞!」


洛威那:「應該既應該既…呢 d 係我地做差人應該盡既本份黎…蝦咁唔知…條片可唔可以…」


沈凝:「你放心,條片放喺我度好安全,冇事冇幹我都唔會無啦啦襟出黎睇,睇過都要洗眼啦你話係咪?!威哥你咁聰明,明我意思啦可?」


洛威那:「明明明…就放響你度先啦下,沙皮黑柴,我地走!」洛威那最後只有悻悻然離去。


沈凝踢踢仍倒在地上裝死的超仁:「義警,死得未?仲行唔行得郁?」

文字囚徒 2018-8-1 08:37 AM

[quote]原帖由 [i]文字囚徒[/i] 於 2018-8-1 08:37 A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84770183&ptid=27611884][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003


「啊… 大獲!快D收埋晒D棍!」


那正在拍攝的女子道:「威哥,好耐冇見喎!」


沈凝,電視台主播兼首席記者,以反貪腐聞名。洛威那是著名黑警,二人素有嫌隙。


洛威那:「係呀沈主播…哈!」


沈凝:「繼續丫,做乜停晒手?打得幾勁呀,仲好睇過復仇者聯盟!」


洛威那:「你… 你睇到晒?」


沈凝舉起手上的電話道,向洛威那單眼道:「係錄低晒!由你毆打嗰對母女開始,原汁原味不經刪 ... [/quote]


超仁:「未死得…咪踢啦…比女人『攬』過有排衰架!」

沈凝:「男人老狗乜你咁迷信架?廿一世紀架啦你估古代呀!況且你咁既料…我睇你當咁耐差都應該未好過啦!幾個咁既黑警就攪到成身血,點學人維持正義呀你!」

超仁:「唓…碎料啦!唔通我好揪得又要話過你知咩?你咪話我話,第日我做左特首,第一件事就係整頓警隊既歪風,肅貪倡廉!」

沈凝:「得得得,我知嘞,特首丫嘛!喂如果特首你冇乜野,咁麻煩你送呢兩母女去醫院嘞!」

超仁:「你咁既樣即係唔信我?政綱我都已經寫埋,你幾號電話我 send 過黎比你睇!」

沈凝:「邊有話唔信?男人老狗你咪咁『all gor』得唔得?送定唔送呀?」

超仁:「送~我自己都要去睇醫生,順路姐!喂不過講真你可唔可以比 d 意見?蝦你估駛唔駛中英對照丫嗱?話時話你讀得書多可唔可以幫我翻譯埋咁呢…喂…沈主播!沈主播…」

沈凝向女孩問:「睇唔睇到頭先邊個撞親你媽媽?」

思婷指著掛在街上政黨『抗爭前線』橫額中的楊慕奇:「嗰個人個樣好似呢個哥哥…」

待續

文字囚徒 2018-8-2 09:30 AM

[quote]原帖由 [i]文字囚徒[/i] 於 2018-8-1 08:37 A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84770205&ptid=27611884][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超仁:「未死得…咪踢啦…比女人『攬』過有排衰架!」

沈凝:「男人老狗乜你咁迷信架?廿一世紀架啦你估古代呀!況且你咁既料…我睇你當咁耐差都應該未好過啦!幾個咁既黑警就攪到成身血,點學人維持正義呀你!」

超仁:「唓…碎料啦!唔通我好揪得又要話過你知咩?你咪話我話,第日我做左特首,第一件事就係整頓警隊既歪風,肅貪倡廉!」

沈凝:「得得得,我知嘞,特首丫嘛!喂如果特首你冇乜野,咁麻煩你送呢兩母 ... [/quote]


004

沈凝:「嗯…」原來她來的時候,亦差點也被他撞到…

十五分鐘前…

沈凝剛巧被楊慕奇撞個正著。

沈凝:「哇噻~你條茂利行路帶唔帶眼!信唔信我春袋都…咦?你…」

眼前這個相貌俊朗的男子,便是『抗爭前線』楊慕奇。

楊慕奇:「春袋…?你…係電視台主播沈凝?」

沈凝:「你…」

楊慕奇:「楊慕奇!」

她一向對反建制的人心存好感,尤其像楊慕奇這種天生具有領導魅力的知識份子更是崇拜有加。加上他年青英俊,實在是她心目中白馬王子。

沈凝:「發生咩事?」

楊慕奇:「我被差佬追緊…」

沈凝:「原來係咁…」

楊慕奇:「你可唔可以幫我?」

沈凝:「點幫?講!」

楊慕奇:「幫我攔住 d 差佬!」

沈凝:「咁咪即係阻差辦工?」

楊慕奇:「點解你唔諗佢地謀害忠良?」

沈凝笑道:「我都唔識你,點知你係忠定奸?」

在這緊張時刻,這楊慕奇仍然能夠談笑風生,神態自若:「如果我被佢地捉到,你就真係冇機會去慢慢了解我。」

兩人相視一笑。

沈凝:「好,我幫你,你走。」

楊慕奇:「仲有,頭先我撞親個大肚婆,幫我睇睇佢需唔需要幫忙!」

楊慕奇向她微笑道別,沈凝則在發了好一陣子呆。

~前事完~

她將名片遞給女孩,道:「媽媽有冇事都好,打電話比姐姐!」思婷點頭。

超仁與母女二人登上救護車,向沈凝問道:「沈主播,條片你會點處理?」

沈凝:「咩片?」

超仁:「咪頭先條片…啊!唔通你…」

沈凝笑道:「唔係咁點會咁快有救傷車黎?」

超仁:「啊…原來你呃佢既!唔怪得我老母都話女人講野信唔過啦!原來係真既!」

沈凝:「唔好呃呃聲,對住 d 咁既黑警唔用 d 非常手段點救人?唔通好似你咁『你打我啦你打我啦』咁呀?我就真係做唔出嘞!」

超仁:「蝦你…不過你得罪洛威那以後小心 d ,佢一定唔會就咁算數,條友雖然神高神大,但出左名小器!」

沈凝:「你同我定,佢未夠班!」

超仁豎起大姆指道:「不過你唔駛擔心,我會喺黑暗中保護你!」

古超仁與思婷母女在救護車響號中離去。

沈凝自言自語:「保護我?自身都難保仲點保護人?只不過係個雜差仲學人話做特首,呢個傻佬…」

這就是人稱新聞女判官沈凝。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呀小姐…」

沈凝經過廟街中一條擺滿相士檔口的橫街,一名檔口裡的算命先生向她招手。

「咩話?桃花?」桃花對沈凝來說,是一敏感名詞,她一世愛強,偏偏就桃花極弱。

「咩咩桃花話師傅?」

算命先生伸出一隻手掌,五指張開。

沈凝:「唔講?頭先你唔係話咩桃花既咩?喂師傅你唔好玩啦,明明聽到你話咩桃花格!係咪話我有桃花呀?」

算命先生:「係五舊!五舊水呀!幾年未加過價啦我,計埋通帳唔收你一千都應該八百…」

「啐,師傅你囉囉疏疏講咩姐?我又冇話嫌你貴!一千咪一千,錢呀嗱!」沈凝在手袋淘出一張千元大鈔放在枱上。

算命先生拋出紙鎮壓住銀紙,指指身旁的易拉架,道:「緊係唔貴啦!你睇下我係邊個先啦妹~」易拉架上寫著對聯:「麥記捉鬼顯神通,阿媽唔認個老公;行到半路屎忽痕,家宅姻緣問紫雲!」

沈凝:「你係…紫雲大師?」

待續

文字囚徒 2018-8-3 09:24 AM

005

大師:「冇錯就係我!幾年前麥記單野我已經喺油尖旺響晒朵,加埋潮湧記單野呢 d 工作經驗你响第二豎真係好難搵到第二個睇相佬有!係咪嚇親你呢竟然喺呢度會遇到我!嘿。」

沈凝:「冇喎,我淨係想知你無啦啦同我講乜野桃花姐,主題丫唔該。」

大師:「好!爽快!廢話唔多講嘞!總之五舊水同你逢兇化吉,一千蚊幫你扭轉乾坤!你坐得落黎今次嫁唔出既話我跟你姓都得嘞!」

沈凝兩眼放光:「真既師傅?我男朋友都未有喎我…」

大師:「唔好心急住,起水都要勒住!比你時晨八字過我先。」

沈凝:「師傅,呢 d 野點會日日帶住喺身得格?冇係咪冇得睇呀?係就回水先嘞哎…」她伸手欲取回鈔票。

大師將鈔票移開,道:「點會冇得睇?!有道行架嘛我地呢 d 你估初哥呀!冇時晨八字齋睇樣加埋睇掌都仲靈呀話你知!呢 d 就叫全相嘞!不過就再貴 d d … 見同你咁有緣加多一千算嘞!」

沈凝:「吓?加多一千?硬係覺得水份好高吓喎師傅…」

大師:「啐,靚女識你咁耐我幾時有呃過你先?你認為你既姻緣只值區區兩千銀?你係咁 cheap 我都真係冇你辦法!你拎返 d 錢過隔離街買兩條假賓州過埋下半世啦咁!」

沈凝猶豫了一會,便從手袋再掏出一張千元大鈔,道:「好,我信你!」

大師:「你今年幾歲?」

沈凝輕聲道:「就快三十…」

大師:「嗱嗱嗱,睇相既野同睇醫生差不多架咋,望聞問切,你亂 up 到時斷錯症唔好話我唔準呀!比你再講多次,幾歲?」

沈凝垂頭道:「35,過埋生日36。」

大師:「嘩…成三張幾野都仲未拍拖!」

沈凝:「超…咩 jet?好出奇咩?有拖拍就唔駛坐喺度聽你鳩 up 啦師傅你話係咪先?」

大師:「我一睇你個樣就知你虛報年齡啦仲咩 jet…拎隻掌黎睇過啦講大話!」

沈凝伸出手掌:「師傅…點呀點呀?」

大師:「咪咁心急住…唔…掌紋顯示,你生命中既男人…的確就快出現嘞!可能已經出現左添嘞!」

沈凝:「真既?」

大師:「嘩…仲唔止一個添…」

沈凝:「真既?大師你唔好點我喎…」

大師道:「點你?你當我紫雲大師係咩人?話你知呢幾個男人同你有三世姻緣,幾經波折,終於可以喺今世結緣,可喜可賀!」

沈凝:「吓…一女侍三夫…我驚我頂唔住喎師傅…嘻!」

大師:「你慳 d 啦!魚與熊掌命,揀一個咋!」

沈凝:「一個都好丫… 仲有得揀… kakakaka… 大師你知唔知我 dry 左好耐架啦!」

大師:「唔怕得罪講句,你女生男相,牙尖咀利,眼角生喺頭頂,又點會有男人咁唔好彩鍾意你?唔駛同你算都知你定必嚴重缺乏異姓緣,我估就連你讀書嗰陣都冇男同學肯坐你隔離,係咪?」

沈凝:「大師你都唔駛咁嘥我姐吓嘩,積返 d 口德好喎…」

大師:「接受唔到現實唔肯聽真話係你既致命傷!不過冇有駛怕,你今年紅鸞星動,粗俗 d 講姣婆遇著姿粉客,冇得輸!」

沈凝羞道:「大師…咁…唔知我夫君佢會係點樣既一個人呢?」

大師:「你呢 d 港女,正所謂冇自知之明不特止仲想揀個靚仔有型又有錢既…你揀人人揀你呀囡!」

沈凝:「喂大師你講夠未呀?人身攻擊呀?哎算嘞咁你攞返兩千銀黎嘞唔該…」

大師將拖鞋放在錢上,道:「不過你放心!幸運既係,呢幾個男人都係萬中選一既極品,如果仲係喺封建皇朝,呢幾條友唔係皇帝都係係貝勒爺既級數,襯得起你有餘!」

沈凝:「皇帝…貝勒爺?咁我點知邊個先至係佢呀?」

大師:「呢 d 宿世姻緣,佢會自己撞埋黎架嘞!撞親你你咪鬧走人就得架啦!」

撞埋黎?這不禁令她想起剛才的楊慕奇。這人也不錯呀,不畏強權的革命先鋒,若然成功他不就是新政府的總理是甚麼?豈不是正如大師所說的…

帝王之命?

待續

文字囚徒 2018-8-7 08:29 AM

006


沈凝:「喺呢大師,其實我黎呢頭,係想調查一下關於油麻地偷電既事…」


大師:「嘿咁呢樣你就真係問岩人!我就係住油麻地!」


沈凝:「咁大師你有冇發覺最近附近有冇 d 咩電力供應異常既情況出現?」


大師:「緊係有啦!就我住嗰棟大廈之嘛,晚晚做親晚課既時候都冇電,我要開長明燈架嘛,攪到要點返蠟燭,呢個年代你話仲邊有人用蠟燭架?投訴電力公司佢話冇電到唔關佢事喎!咁都夠膽死講你話離唔離譜?」


沈凝:「通常係幾點出現?」


大師:「十二點囉,好準時架佢,準過你姨媽到!」


沈凝:「會維持幾耐?」


大師:「短既就十零分鐘,長既有時成個鐘架。」


沈凝:「咁大師你係住邊棟大廈?」


大師:「常安樓。」


沈凝:「常安樓?砵蘭街?」


大師:「係丫冇錯。」


沈凝:「大師,今晚我可唔可以上黎你度睇睇?」


紫雲:「十二點喎…正所謂男女授授不親…」


沈凝:「十二點姐有何不可呀又!午夜場都係岩岩先至開始,你咪咁老土啦大師!」


紫雲:「蝦你…不過你上黎都好,我仲可以醒多條開左光既紫水晶頸鏈比你,旺桃花,可以加強你既運勢,都只係五舊。」


沈凝:「又五舊?」


紫雲:「得啦得啦,三舊比你嘞!成本價!」


沈凝:「啐!返頭客起碼都打番個折丫嘛!再唔係我喺電視台幫你攪個運程節目,到時紅過麥玲玲呀你!」


紫雲:「真既?得得得…免費!送比你!」


沈凝:「咁先至係丫嘛…好,咁我依家過去睇下嗰邊工潮攪成點先!」


紫雲:「贈多你一句,一陣記得唔好企咁近窗邊!」


沈凝:「窗邊?總之今晚見啦大師!」


埃克森能源總部…


今次發起工運領袖韓連山,在總部大堂內與門外防暴警察對峙,叫道:「我地工人既要求好簡單,第一,參予罷工既工人事後唔會被追究;第二,對嗰班因為吸入有害氣體死左或者病左既工人給予合理應得既賠償同適當治療;最後係為所有工人添置安全裝備,避免同類事件再發生。如果總公司唔答應我地呢幾個要求,莫講話撤出香港,佢地唔駛旨意可以返到屋企!依家有幾十個同事因為咁而死,粉碎左幾十個家庭既幸福,呢次點都要佢地對工人有所交代。」


待續

文字囚徒 2018-8-9 09:15 AM

007


油尖旺分區總警司王磊:「韓連山,政府既耐性有限,如果你仲唔釋放手上面既人質,警方唔排除會有進一步既行動。你幫工人發聲爭取權益,應該都唔想攪到有人命傷亡先至收手,係咪?」


韓連山:「我地依家有十幾個工人因為資方冇做好安全措施而導致死亡,咁樣算唔算有人命傷亡?資方竟然仲可以視若無睹,仲威脅我地話會請外勞?我地依家只係想清晰表達出我地既憤怒同不滿,要求佢地正視工人既安全,作出合理賠償。依家出面仲有數以萬計既工人從事緊同樣既工作,少唔過你地 d 警察,保障職業安全只係一個好基本既訴求,政府自己都吹左幾十年,乜一去到牽涉龐大利益既時候你地既立場就會改變?」


王磊:「喺警方立場黎講,你地破壞公共秩序,脅持人質,擾亂商業機構正常運作,破壞香港信譽同形象,咁就係錯。如果因為咁,攪到外資撤資,工人一樣冇工開冇飯食,唔通咁樣你又認為係岩?」


韓連山:「有錢賺又唔駛死,死左人又唔駛坐監既生意點會冇人做?」


王磊:「但係你地郁 d 就講罷工,咁樣你認為唔會影響投資意欲?」


韓連山:「只要佢地重視工業安全,善待工人,根本冇人願意罷工,工人求既都只係一份人工。」


王磊:「公司賺到錢,自然會改善工人待遇。」


韓連山:「你知唔知佢地依家每年賺幾多錢?唔通成百億既利潤仲唔足夠改善工人待遇?咁要幾多至夠?一千億?抑或一萬億?」


王磊:「公司財政有財務去計,唔係你同我兩個外行人喺度吹兩句就計得掂。就算唔講成本,股東要求有合理回報都係一件正常不過既事黎,冇錢賺邊個願意投資?呢個就係香港人一向奉行,而且行之有效既資本主義制度。」


韓連山:「咩制度都可以好有效,依家問題唔係同你討論行咩制度,而係有人發大財有人被剝削緊有人死左都冇人理!」


王磊:「世界上唔存在完美既制度!有時係需要接受現實。」


韓連山:「岩岩你先至話行之有效,依家你又話冇完美要接受現實,王 sir 你究竟明唔明我地爭取緊既係乜野?呢個唔係天災,係人禍!」


王磊:「我希望可以同你理性討論,你唔好妖魔化公司既管理層,咁對件事冇幫助。」


韓連山:「有貪得無厭既人,比有節制既魔鬼更加可怕!」


王磊:「我知你都係為工人著想,你放返班公司職員先,我答應會喺法庭幫你地求情,希望個官會輕判。韓連山,大事化小,息事寧人!」


韓連山:「坐幾年監都算叫做留得返條命,如果因為工業安全出問題而冇命,都仲要息事寧人?王 sir 我胸襟狹窄,唔出聲會忍得好辛苦。」


王磊:「咁你即係堅持唔會放人?」


韓連山:「只要資方作出承諾,改善工業安全,對死左既工人家屬作出合理賠償,負擔工人一切醫療開支,我地立即放人。」

待續

文字囚徒 2018-8-13 08:51 AM

008


王磊:「負擔所有醫療開支?連保險公司都唔承保既項目,你點可以叫資方承擔?」


韓連山:「呢個就係重點!保險都唔保,工人要拎條命出黎賺嗰雞碎咁多,最後係公司年年賺大錢,你話咁樣邏輯上有冇問題?」


王磊:「工人簽約既時候已經知道會係咁,既然係咁點解你地又接受呢個offer?以我所知,招聘既時候資方都有列出工作既風險,你地唔接受既,咪唔好接個 job,點可以輸打贏要?況且佢地都係自僱,就算要買保險都要自己買!」


韓連山:「我地知道有風險,但前提係資方冇提供任何安全裝備比工人,你咁講係咪開工時既裝備都要自費?咁你做差人支槍同避彈衣駛唔駛自己比錢買?」


王磊:「唔好混淆視聽!」


韓連山:「我地只係講道理。」


王磊:「既然係咁,咁你後果自負!」


王磊返回指揮中心,油尖旺四大警長之一周繼忠獻計道:「王 sir,我地有幾條針喺入面,可以試下叫佢地喺入面制造衝突,我地咪可以乘機衝入去控制場面…」


王磊:「具體 d 講。」


周繼忠:「即係話…只要資方嗰邊有人死,件事攪大左,我地再出手控制場面,市民就唔會單方面同情d工人比人剝削,而會覺得佢地係滋事分子…」


王磊瞪著他:「只要有人死?」


周繼忠:「係呀王 sir!死左人件事就好辦得多架嘞!」


王磊:「咁不如你去死,好唔好?」


周繼忠:「吓…我?」


王磊:「咁既說話你都講得出,唔係你死邊個去死?唔係你不如我啦好冇?嗱你拎支槍出黎,一槍喺我太陽穴打落去,跟手屈佢地謀殺警司,咁你咪可以帶隊去控制場面囉,到時仲唔升職加薪?周警長係咪咁呀?你點做警察架?要死人黎做籍口控制場面?仲要屈無姑既人?韓連山呢種人呢個世界已經買少見少,丫唔知點解好似你 d 咁既人渣就越黎越多?仲學人做警察?真係嘥左你,應該比個總警司你做!躪返出去!你呢d 說話唔好再比我聽到!」


周繼忠冷汗直冒:「Yes sir!」


離開指揮中心後,周繼忠躲進一暗角,撥出電話:「喂,阿忠呀,係呀,醒條好橋比佢仲比條仆街省到一面屁!得唔得?緊係得架啦,呢條橋我地緊係用過,萬試萬靈!挑!工會邊個知係我地做手腳呀?幾萬會員十毎八個燥底既點都有啦你話係咪先?係…好好好,咁我一於去馬,攪掂左到時拉埋條仆街落馬!到時侯爺記得睇住細佬我!你等我好消息!」


掛線後周繼忠自言自語道:「嘿!呢次仲唔到我揸旗?王磊你條仆街同我含撚都冇資格呀!話我人渣?嘿嘿嘿!」

待續

文字囚徒 2018-8-15 07:40 AM

009


醫院…


古超仁看見思婷拿著沈凝的名片,站在護士身旁欲言又止。


古超仁:「妹妹,做咩呆晒咁呀?」


思婷:「我想打電話比姐姐,話比佢知媽咪冇事。」


古超仁:「哦…咦妹妹你用我電話打咪得囉!嗱!」古超仁向思婷遞出他的國產紅米。


思婷:「唔該哥哥。」


思婷便撥打給沈凝:「喂,姐姐?哥哥送左我同媽咪黎醫院,媽咪冇事,細佬都冇事。係呀,我用哥哥電話打比你架。吓… 哦… 知道,拜拜姐姐。」


古超仁:「你又吓又哦咁,姐姐講咩呀?」


思婷將電話遞給古超仁:「姐姐話一陣收線之後記得洗番佢個電話號碼喎。」


古超仁:「點解呀?」


思婷:「佢話哥哥好煩膠喎。」


古超仁:「吓…」


思婷:「哥哥,煩膠點解呀?」


古超仁:「吓…煩膠即係…」


一名男護走近,道:「妹妹,煩膠係膠既一種,不過係冇用既膠,即係冇膠用,連回收都廢事嗰隻黎。」


護士雪兒:「妹妹,你媽媽做完檢查啦,我同你過去搵佢,唔好喺度聽埋 d 唔三唔四既野!教壞晒!」


哥羅方立即裝作正經:「古超仁,我講過幾多次你黎得我地醫院就要規規矩矩,講埋晒 d 唔三唔四野你信唔信我同你絶膠丫嗱?」


雪兒瞟了他一眼,道:「妹妹,黎啦!」


思婷:「好呀!」說罷便蹦蹦跳跳的跟著雪兒離去,哥羅方只有眼瞪瞪的望著雪兒離開。


古超仁:「喂,哥羅方,望夠未呀!走左啦!過黎做咩呀你?唔使做呀?」


哥羅方:「乜你覺得我做野對提升醫院既效率有幫助咩?」


古超仁:「咁又係…」


哥羅方:「你咁係咩意思?我唔係唔想做,只係對俗世事唔感興趣姐。」


古超仁:「要食飯就要做俗世事架啦大哥!」


哥羅方:「你認為我唔做野會冇飯食咩?」


古超仁:「呀,差 d 唔記得你老豆係船王方世傑,副身家多到打跛腳食十世都食唔晒。」


哥羅方:「嗱嗱嗱…有人妒忌人有錢嘞!憎人富貴厭人窮就係你呢種人!吃吃吃吃…」


古超仁:「慳 d 啦你!有錢又點?咪一樣比個老豆迫你出黎做野!」


哥羅方:「困得住我個人,你估困得住我靈魂?我呢 d 叫醉翁之意不在酒,死蠢!」

文字囚徒 2018-8-15 07:41 AM

古超仁:「係係係,我呢 d 係俗人,煩膠,死蠢,你呢 d 係高人,硬膠,活春,ok? 人讀醫你讀醫,人地讀完就做醫生,你讀完就走去做護士…」


哥羅方:「喂,家陣你係咪覺得護士比唔上醫生?定係你想眨低做護士既男人?你估做醫生好好呀?有鼻水開鼻水藥有咳開咳藥,咁同機械人有乜分別?你知唔知男丁格爾有幾偉大?男丁呀!即係話護士唔一定係女人囉!」


古超仁:「南丁格爾好似係東南西北個南…唔係男人嗰個男…」


哥羅方:「啐…男丁又好出前一丁都好,總之我係鍾意做男護唔鍾意做醫生你理得我姐?依家有個有醫生資格既男護喺醫院度做你係咪有咩意見先?」


古超仁:「喂大哥,我都冇講 d 乜,係你自己又男丁又一丁一句句片埋黎之喎…」


哥羅方:「哎唔好講埋晒 d 廢話住… 你記唔記得你同我講過,你細個見過嗰個怪人?」

待續

文字囚徒 2018-8-17 08:36 AM

010

古超仁:「點會唔記得!細個嗰時講出黎個個都話我痴線,我老母仲捉左我去 check 智商,當時係得你一個信我!我點會唔記得?」

哥羅方:「呢 d 咪係男人既浪漫,唔駛講野!」

古超仁:「喂…你縮開隻手先…咪摸身摸勢…」

哥羅方:「嘿…身材仲係咁好… 」

古超仁:「妖你死開啦…你係咪發現左 d 咩?」

哥羅方:「你仲記唔記得當時係點樣?」

古超仁:「嗯…我仲記得…當時係秋涼,見到佢既時候係黃昏過後開始入黑,個天仲泛住微紅既紫藍色,真係好浪漫…」

哥羅方:「喂喂喂…唔駛形容得咁文雅呀嘩?我知你冇乜點讀過書架,唔駛喺度拋書包!」

古超仁:「又係你叫我講…」

哥羅方:「喂嗰陣我都冇問你,其實咁夜你一個細路去邊呀?」

古超仁:「我?我咪…妖咁耐之前既野點記得!多數都係去雀仔街睇雀仔架啦咁都好問!」

哥羅方:「得得得!睇雀仔丫嘛?跟住點?」

古超仁:「嗰陣天未黑晒,仲見到 d 樹葉飄緊落黎…點知忽然間,d 樹葉唔再飄,而係停留左喺半空咁,郁都唔郁,就連空氣都好似凝固左一樣,抖氣都有困難。大概幾秒之後,一切又好似回復正常咁,樹葉又開始飄向地面,而喺我前面,就忽然出現左一個男人…」

哥羅方:「個男人係點?」

古超仁:「條友大概五六十歲,d 衫怪怪雞雞咁,總之就 bad taste 啦!雙目無神,痴痴呆呆咁,手震腳震又流口水,唔講仲以為佢有阿茲海默症。」

哥羅方:「你都識得話人 bad taste … 仲有呢?」

古超仁:「佢向住我走埋黎,我當時唔知點好,咪 on 99咁企左響豎唔識反應。過左冇耐,佢忽然變得好似好正常咁,做 d 動作雖然誇張但係乾脆利落,講野又有文有路,總之就好似第二個人一樣。」

哥羅方拍抬道:「Exactly!就係咁嘞就係咁嘞!」

古超仁:「佢講野講得好快,唔知趕乜咁,都聽唔明佢講乜,淨係聽得清楚呢兩句:『唔好去油麻地戲院,去果欄入面搵飯島愛…』」

哥羅方:「飯島愛?飯島愛的確係你嗰個年代既…咦喂?佢做乜叫你唔好去油麻地戲院?你去油麻地戲院做乜?」

古超仁:「唏…我邊有去姐…你知唔知好彩冇去咋,嗰晚咁岩油麻地戲院火蠋,燒死左幾個人呀陰公!」

哥羅方:「咁橋?你好同我老老實實講呀!細細個唔做得一個人去睇咸片架!」

古超仁:「你傻咩…我都唔睇呢 d 野…」

哥羅方:「你唔睇?係都要我踢爆你你先安樂!記唔記得你有次打飛機打得太多攪到暈左入醫院呀你唔睇?d 眼神仲閃閃縮縮咁,你條友仔一定有警滾!講!飯島愛同你有咩關係?」

古超仁:「咩姐…佢叫我去果欄,蝦真係比我搵到幾本飯島愛寫真!你都咪話唔邪!」

哥羅方:「你搵到呢 d 好野乜未聽你提起過既?丫你條友見利忘義自私自利平時扮晒正經,你個油麻地戲院色慾大淫魔!」

古超仁:「咩姐…有好野都比我老母丟晒啦!我自己揭都未揭過!」

哥羅方:「我信你至奇!講返正經先,一陣至審你!條友講完之後跟住點?」

古超仁:「跟住冇幾遠有班著到好似銀河保衞隊咁款既人向住我地跑過黎,我仲以為電視台拍緊野,但周圍又唔見有攝影機喎。睇黎班友係黎捉佢,點估到條友喺咁緊張既關頭之下忽然又變番痴痴呆呆咁。跟住…我就見到飄落黎既樹葉,竟然由下向上升返上去!中間又係有幾秒抖唔到氣!喺我抬起個頭望住 d 樹葉嗰陣,條友就唔見左嘞,就連班銀河保衛隊都全部唔見晒!就係因為 d 樹葉到依家我老母仲係話我痴鳩線!」

待續

文字囚徒 2018-8-20 09:19 AM

011


哥羅方:「超人我同你講,醫院依家就有一個咁既病人,又係一時呆滯一時清醒咁既!佢出現既時候,聽在場既人形容,就曾經出現左幾秒鐘抖唔到氣既情形!當時佢地一講,我就覺得講緊既同你遇到既係一模一樣。所以我直覺覺得…佢同你見過嗰個人係有關連!」


古超仁:「你講真既?」


哥羅方:「係呀!興唔興奮先?」


古超仁:「快 d 帶我去見佢!」


哥羅方:「緊係!不過你要有心理準備…呢條友同你見過嗰個好唔同…」


古超仁:「點唔同法?」


哥羅方:「佢好似有 d 燥底。」


古超仁:「咁人地被你地捉返黎,發下脾氣都係人之常情姐,呢 d 我當差咁耐見得多。」


哥羅方:「佢黎呢度之前…隊冧左你兩個伙記!咁係咪人之常情?」


古超仁:「吓…」


精神科獨立病房…


古超仁:「精神科?」


哥羅方:「條友仔係燥狂底,唔縛到佢好似沉默的羔羊咁萬一佢發起癲上黎點算?我護士黎咋你估護衞呀?要搏都係出面 d 醫生出黎搏啦我幾錢人工呀?」


古超仁:「啐…邊個問你幾錢人工姐?照你咁講應該搵特首出黎搏啦!邊間房呀?」


哥羅方:「呢 d 窮兇極惡緊係尾房架啦,唔通頭等房咩!」


古超仁:「係呢…無啦啦點解會捉佢返黎既?」


哥羅方:「有人話見到嗰兩個伙記埋去逗佢,點知都未開聲講野條友就發難,失驚無神就郁手揼佢兩個,結果咪咁囉!」


古超仁:「吓…齋手冇武器?一個打兩個都打得死人?佢咁勁咁邊個制服到佢呀?」


哥羅方:「後尾話有隻約瑟爹利行過,佢踎喺度同隻狗玩,玩到你 d 伙記黎到搵槍指住佢個頭都唔知喎!」


古超仁:「吓…約瑟爹利?」


哥羅方:「殊…到嘞!」


二人從一扇小窗看進去,只見一身形魁梧男子被縛在床上,神情呆滯。


古超仁:「嘩…咁 Q 大隻…我都未必攪得佢掂…唔怪得嗰兩個伙記…唉!」


哥羅方:「入去睇下!」


古超仁:「吓?入去?」


哥羅方:「緊係入去!咁好機會緊係入去問下佢係咪外星人啦!唔駛驚喎,我頭先同佢啪左兩針,大笨象都起唔到身呀!嘿嘿!」


古超仁:「好,咁我地入去!」


二人悄悄走進房間,將門關上。只見那人仍然呆呆地躺在床上,雙目只緊緊地瞪著天花板,對二人出現置若罔聞。


古超仁:「冇反應喎…」


哥羅方:「等我黎…先生!先生!啪啪!望呢邊!」那人俆徐轉頭,望著哥羅方二人。


哥羅方笑道:「嗱有反應呀嗱!」古超仁豎起大拇指。


哥羅方:「先生,你叫咩名呀?」那人沒有回應。


哥羅方:「你係邊度人?」那人仍充耳不聞。


哥羅方:「咁你點解會黎左呢度知啦掛!」


古超仁舉起手指指道:「你咪以為你乜都唔講就當冇事發生,你殺左兩個人,冇咁容易甩到身!」


古超仁的手在他眼前晃動,只見那人雙目精光暴射,掙脫了床上的綑綁,捉著古超仁的手,叫道:「你返黎做乜?」

待續

文字囚徒 2018-8-22 08:28 AM

012


古超仁發力掙脫,手臂上已印有五條清晰可見的淤痕。


古超仁:「嘩…殊殊殊…喂你又話大笨象都唔醒既?」那人仍發狂地向他們攻擊,二人左閃右避,情況兇險。


哥羅方:「我點知姐…咁…佢唔係大笨象黎丫嘛!你睇佢 d 肌肉…成個未來戰士咁款!」


古超仁:「未來戰士?液態金屬人?」


哥羅方:「你阿媽就液態,走啦契弟走得麼呀!」


兩人奪門而出,從走廊盡頭瘋狂向著電梯大堂跑去,古超仁大叫:「伙記伙記,後面有隻未來戰士追緊過黎!」


伙記阿全:「超人你癲夠未?咩未來戰士呀?」


二人回頭一看,走廊上果然並未有任何人追趕過來。回到房間,只見窗戶打開,剛才那人看來已經從窗戶逃走。


哥羅方探頭出外,道:「嘩…成五層樓高…咁都走得倒?喂超人,你 d 朋友復仇者聯盟黎呀?咁高跳落去都唔死既?喂話時話你有冇爭人錢呀?乜佢見到你好似債主見到債仔咁款?一係你攪過人地個妹!講?有冇 d 咁既事?」


古超仁:「我都唔識佢點攪佢個妹!」


哥羅方:「唔識既都攪,仲衰!」


古超仁:「我都費事彩你!」


哥羅方:「蝦,咁你話呢條友到底係咩人黎呢可?喂!喂!超人…」古超仁想著當年出現的男子,跟這人到底有何關聯。


埃克森能源總部…


沈凝正向警員口水全出示證件:「我係記者,係黎採訪工潮。」


口水全:「小姐唔好意思,我地唔可以比你入去,依家入面好危險。」


沈凝:「有幾危險?家陣工運姐又唔係暴動!你知唔知我採訪唔到仲危險呀?分分鐘工都冇埋,到時係咪你養我?」


口水全:「我理得你記者又好,香港小姐又好,第時邊個養你我唔知,總之依家封鎖左既範圍就係唔比入,你有冇飯開都係咁話架嘞!」


沈凝:「丫~你…你知唔知你咁做係妨礙緊我正常既採訪權同扼殺左公民既知情權?」


口水全:「你唔好拋我!總之阿頭叫我封就封,叫我鎖就鎖,你唔駛喺度嘥口水!」


沈凝:「好!咁叫阿頭黎見我!」


王磊剛好經過,道:「邊個要見我?」


沈凝:「係我。我係電視台記者沈凝,想黎採訪今次工潮,你伙記話入面好危險,唔比我入去。」


王磊舉起手打斷沈凝,問口水全:「邊個話入面好危險?」


口水全:「係…係周 sir 講既…佢話乜人都唔好放入去,一陣有大鑊野喎…」


王磊:「你係話周繼忠?」


口水全:「係呀王 sir …」


王磊:「Shit! 」


一邊解除身上武裝,一邊道:「口水全,幫我睇住!」


沈凝:「你想點?」


王磊:「你係唔係想入去?係就跟住黎!」


王磊越過警方防線,高舉雙手向工人走去,叫道:「韓連山呢?」


工人華叔:「佢上左六十樓話想同寫字樓班人傾下…你黎做咩?」


王磊:「六十樓?讓開,我要見佢!」


工人阿福:「喂你咪亂黎喎,我點可以比你上去!你當我傻架!」


王磊:「你睇我身上面乜都冇,上到去都做唔到 d 乜,我上去剩係想同佢傾下…」


工人志強:「仲有咩好傾?要講既頭先山哥都講晒,你仲叫佢後果自負。」


王磊:「讓開!我依家係要救人,遲左黎唔切!」


正當王磊與幾個工人爭執,對講機傳來六十樓的呼叫聲:「華叔華叔…你地快 d 上黎,上面阿包班人唔知發咩神經,喺度煽動 d 工人,仲打傷埋山哥…」


對講機傳出一遍吵鬧之聲,接著是玻璃爆破的聲音,一陣死寂過後,緊接而來的是揭斯底里的尖叫。


「哇…」


「嘭!」


一聲隆然巨響,在地面的人都被這突如期來的聲音所震攝,霎時間鴉雀無聲。望向大堂對出的街道,只見有人將一部警車壓個稀巴爛,屍體就明明白白的倒卧在車頂上,死者兩眼圓瞪,似乎仍未能相信,自己忽然從天而降的事實…


待續

文字囚徒 2018-8-24 08:26 AM

013


這裡是 ICC,位處佐敦的環球貿易廣場。每天晚上,大廈兩面外牆都會搖身一變,成為世界最大的螢幕,上演燈光音樂動畫。


四週豪宅聳立,商場名店會萃,更是高鐵香港段的起點。住在這裡的人,非富則貴,大部份都是內地來港置業的富商,大家都埋怨住宅都被他們搶貴了。有誰會想到,在這尊貴之地,竟然會有人願意捨棄生命,穿過寫字樓玻璃從高樓墮下,更壓毀警方執勤而來的警車。


王磊與沈凝兩人互瞟了一眼,不約而同突破早已散渙的工人防線,就連剛剛在攔阻他們的華叔,亦趕緊坐電梯到上面看看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


他們一同登上埃克森能源位於環球貿易廣場六十樓的總部。電梯門打開,只見韓連山手臂被玻璃碎片割傷了,慘扶著破碎的窗戶旁邊,身旁跪著一個驚惶失措的青年,雙膝都插滿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而在兩人身前,圍著一道厚厚的人牆,似乎是有意阻隔四周工人的視線。


韓連山轉頭望向王磊,一臉有口難言的樣子。


另外兩部電梯門打開,大隊警員衝進場內控制場面,帶頭的正是警長張繼忠,他大叫道:「所有人唔好郁,郁親既就多條襲警罪,知唔知?」


王磊:「阿張,冇我命令你上黎做乜野?」


張繼忠笑道:「王 sir 真係唔好意思頭先搵唔到你,原來你都上左黎呢度。由於情況緊急,我同大 sir 請示左,大 sir 叫我負責帶隊攪,仲叫王 sir 你返去寫份 report 比佢,話佢知你去撚左邊喎,嘿!」


王磊:「…」


張繼忠轉頭望向韓連山道:「韓連山,依家唔係事必要你講,不過你講乜都冇撚用架啦!洗定個囉柚坐監罷啦!嘿!」


韓連山被帶上手扣,經過沈凝時,沈凝冷冷道:「殺人兇手!」


韓連山:「我冇殺過人!」


韓連山被推進電梯,目光緊緊瞪著沈凝。


王磊:「點解你會話佢殺人?我同你一齊搭電梯上黎,乜都睇唔到,況且韓連山絶對唔會係呢種人…」


沈凝:「知人口面不知心,有 d 野你 d 警察就係睇唔到,呢個世界先會咁多寃案!阿 sir 你擔心人不如擔心下你自己,我由喺大堂見你到搭電梯上黎前後都唔夠三分鐘,你個馬仔已經越級請示上頭仲帶埋隊上黎,睇黎係一早已經安排好要做你,執生啦王 sir!」


王磊:「…」

待續

文字囚徒 2018-8-28 09:12 AM

014


審犯室…


張繼忠:「我再問你一次,係咪你推嗰個人落街?」


韓連山:「我答幾多次答案都係一樣,我係想拉住佢,唔係推佢。」


張繼忠:「咁佢無啦啦點會爆玻璃跌落街?」


韓連山:「當時情況混亂…我答你唔到。」


張繼忠:「你緊係答唔到啦!因為明明就係你推佢落去!你即管唔認,出面已經有工人證明人係你推落去,你吟詩都吟唔甩!」


韓連山:「係邊個話我推佢落街?」


張繼忠奸笑道:「咪當時跪喺你隔離,跪到成腳玻璃嗰個後生仔包志強!嘿!」


韓連山:「係佢…?」


拘留倉內…


韓連山正在沉思,忽然有另一人被關進來。那人破口大罵:「食屎狗!你困得住我個人,困唔住我靈魂!」


警員屎忽張:「你慳 d 啦!就黎屎都冇得你食!困唔住你靈魂一陣肚餓咪自己飄出去買燒夜囉,咪撚叫我添呀冚家產!」


被拉回來與韓連山同倉的正是楊慕奇:「為拘留人士提供人道膳食係你班食屎狗既責任,我急屎急尿都要你服侍我駛乜同你客氣!」


屎忽張:「丫~咁臭串就睇下一陣我比乜你食!」


楊慕奇:「你夠膽玩野我實同你玩到尾呀 PC 仔!你估依家六七十年代呀仲可以任得你亂咁黎!」


屎忽張氣怱怱走後,韓連山道:「後生仔,咁燥做乜野?咁咪棧連食都冇啖好食?我頭先仲同佢講好左有巨無霸餐同加大可樂,睇黎都凍過水嘞!」


楊慕奇:「阿叔你唔知咁多,呢類食屎狗你越係唔出聲佢就越係張牙舞爪,越係擺屎入個口!我都係為佢好!哈哈哈哈哈…」


韓連山大笑道:「哈哈哈哈…好好好,你鐘意點講就點講。」


楊慕奇:「你覺得我講得唔岩?」


韓連山:「唔係唔係,我覺得好岩,講得好好,係我老嘞,呢 d 說話講唔出口姐。而且我覺得…冇必要喺自己危險既時候去觸動敵人既神經,咁唔代表你有種。」楊慕奇不禁細細咀嚼韓連山的說話。


韓連山:「係呢…做乜比人拉入黎?」


楊慕奇笑道:「冇…岩岩燒左兩間超市,走嗰陣掛住頭先撞親嗰個大肚婆,想返轉頭睇下佢走唔切咪比人捉左。」


韓連山欣賞點頭道:「嗯,殺人放火…兄弟你幾乎乜都做齊囉喎!」


楊慕奇:「大叔你講乜野!我邊有殺人?咦大叔…你好面羡…」


韓連山面向楊慕奇,燈光打在他那經過歲月留痕的臉龐,道:「韓連山。」


楊慕奇大喜,道:「啊,原來係你!」


韓連山:「有咩咁驚訝?我好似冇爭你錢喎…」


楊慕奇:「你知唔知出面流傳住一句說話:古時孔孟,今日沈韓!」

待續

文字囚徒 2018-8-31 09:04 AM

015


韓連山:「咪咁誇張,我只係一個工人,為兩餐攪到依家比人拉埋,點可以同孔孟相比?況且你講既沈韓,都未必係我姐。」


楊慕奇:「我知道你本身係教授,你走去做工人當然係有你既理由!」


韓連山:「實情係我教書教唔掂,d 學生又個個好似你咁走堂唔聽書,去晒攪街頭抗爭,我份人又托塔都唔識轉膊,又唔得老細歡心,連教席都冇埋,又冇一技之長,最後咪被個損友坤左去做埋呢 d 粗重野,有苦自己知呀等你仲以為我咁清高。咦?你高登起底組?」


楊慕奇:「你同d商家佬攪對抗既野喺網上面係咁易都 search 到,你唔駛扮野。」


韓連山:「好野就冇人知,衰野緊係傳千里…」


楊慕奇忽然向韓連山跪下,道:「老師,你可唔可以收我做你學生?」


輳連山:「你起身先至講啦…家陣我地兩個分分鐘就黎監都有得坐,仲點收生?況且我又唔係補習天皇,考 DSE 都冇貼士比你!」


楊慕奇:「你認為我係讀書求高分嗰種人?」


韓連山:「我知你係一個好有理想既年青人,仲係有書都唔讀嗰隻黎!」


楊慕奇:「你識得我?」


韓連山:「你唔係燒超市就燒街市,攪到我買野幾咁唔方便!你老豆係超級富豪楊光,作風務實低調。而你就鍾意高調愛攪事,攪到政府氹氹轉,有牛津法學院唔讀出黎攪政黨抗爭前線既楊慕奇。」


楊慕奇:「嘩…睇黎你先至係高登起底組!」


韓連山扶起他,道:「冇返咁上下點同你 d 後生溝通,起身先講。」


楊慕奇:「咁你即係答應?」


韓連山:「我地兩個萍水相蓬,唔好講拜師呢 d 老土野。不如趁住被扣留呢 48 小時,一齊討論下依家既社會局勢,傾下除左燒超市之外,仲會唔會有其他更加好既選擇,你認為點?」


楊慕奇大笑:「哈哈,係都要插我一野先至安樂!出返去你要請飲野!」


韓連山苦笑:「出得返去既話,請埋你食飯又點話!」


楊慕奇:「你…究竟點解會被人拉入黎?」


韓連山平靜道:「佢地話我殺左人。」


楊慕奇:「…」

待續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美好新世界】2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