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小僧參考其他人的品酒評論

逍遙老僧 2018-9-24 08:59 AM

小僧參考其他人的品酒評論

光是波爾多5個一級列級酒莊中,波雅克鎮(Pauillac)獨佔3個,就可以感受到當地葡萄園的土壤與眾不同。Château Lynch-Bages就在波雅克近郊叫Bages的地方,家族和地方都躍上了酒莊的名字上。香港翻譯中文名為「靚茨伯」,沾上了早年家傳戶曉粵語片明星的名字,可體會到在大英帝國統治下的香港本土精英對它的喜愛。

其實「靚茨伯」在1855年巴黎世博會波爾多左岸紅酒的評比中,只獲得五級列級酒莊的稱號,但在上世紀1980年代受到英美酒評家追捧,酒價水漲船高,和二級列級酒莊有過之而無不及。

Château Pontet-Canet 是我喜愛的波爾多左岸酒莊裏的表表者,每次上酒莊品嘗,味蕾多有驚喜。近年來80多公頃的葡萄園是波爾多左岸用生態動力(Biodynamic)種植的先鋒,紅酒的質感已經和一級列級酒莊平起平坐矣。近年來都沒有機會喝上「靚茨伯」,尤其是在酒莊自己的Bistrot喝它,對它的期待可想而知。可能是期待太切了吧,或者是剛在Château Pontet-Canet品嘗了讓大家讚嘆不已的新酒,反而甚有名氣的的陳年《靚茨伯》失色了。

SeaWide 2018-9-24 11:32 AM

樓主,想請教吓您口中所謂陳年即係陳幾多年以上?:smile_41:

clk_r200 2018-9-24 07:20 PM

呢支算吾算陳年靚伯伯?[attach]8809033[/attach]

逍遙老僧 2018-10-2 05:56 AM

[quote]原帖由 [i]clk_r200[/i] 於 2018-9-24 07:20 P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87864120&ptid=27735659][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呢支算吾算陳年靚伯伯?8809033 [/quote]
當然當然

逍遙老僧 2018-10-2 05:58 AM

波爾多右岸一大片的葡萄園,最有名莫過於Saint Emilion和相連的紅酒法定產區Pomerol。到了Pomerol看不到村落,只會在小道上碰到散落在葡萄園間的酒莊,遠眺當地地標聖約翰教堂的尖頂。在這有些荒涼的葡萄園小道上,碰見來自神州大地的炎黃子孫不要覺得奇怪,他們一定是特別來找Petrus酒莊的,儘管只能在酒莊的圍牆外拍幾張照片留念。

「有時間你該去拜訪Château L'Eglise-Clinet的莊主Denis Durantou。」做紅酒生意的英國朋友特別的提醒我,既然身在波爾多,可別錯過了拜訪這位Pomerol的釀酒大師。和波爾多左岸動輒七八十公頃財大氣粗的列級酒莊相比,Pomerol的葡萄園總共不到800公頃,眾多的小酒莊林立。Château L'Eglise-Clinet的葡萄園就只有5公頃,如果沒有這位英國朋友向莊主特別約會,相信必定吃閉門羹。

莊主Denis Durantou在1980年代初才繼承了祖先的葡萄園。在那二戰後的艱苦期間,他祖母把葡萄園租給當地的酒莊打理,一家人的生計靠種植其他農作物才得以維持。清理凌亂的農舍,引進不鏽鋼的釀酒設備,他可能沒有想到30年之後的今天,酒莊釀造的紅酒名聲日隆,有些年份的紅酒的評價更超越了它鼎鼎大名的鄰居Petrus。當我再來到這簡陋得令人難以相信的農舍時,Denis Durantou正好在院子裏。其實這兩大間平常無奇的農舍前的院子是停車場,入口處只有一小塊牌子,寫上酒莊的名字,字體糢糊不清無人打理,絲毫沒有做生意的味道。

「昨天我有急事去了波爾多,有機會品嘗到你2015和2017年的紅酒,是我味蕾的福氣。所以今天特別二顧茅廬,要親自見見大師的廬山真面目!」2015年的Château L'Eglise-Clinet,可說是登峰造極。濃郁卻清新,花香含黑松露巧克力的口感,豐富的層次感,韻味悠長。Pomerol的特色,就是新酒的單寧也是這麼的柔滑。

農舍數間,好酒而無車馬喧,不就是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飲酒詩意盎然?

逍遙老僧 2018-10-8 09:50 AM

波爾多右岸金鐘酒莊Château Angélus莊主Hubert de Boüard似乎把握了孔子所謂的文質彬彬,把釀酒工藝更上一層樓而又在營銷策劃上屢出奇兵,在2012年Saint Emilion列級酒莊評比中Château Angélus終於晉級到甲等一級酒莊的四個酒莊之一。


「我真想聽聽你親口說如何在這三四十年間把金鐘酒莊從芸芸的Saint Emilion紅酒中一步一步的在列級酒莊評比中平步青雲。」這次拜訪莊主 Hubert de Boüard,當然不能錯過機會。雖然說金鐘酒莊有相當悠久的歷史,它之成為現今Saint Emilion最有名氣的四大名莊之一,可說是現莊主一手打造而成。早年在波爾多大學修釀酒學,八十年代末繼承了祖業,就着手改造酒莊釀酒工藝,採用了勃艮第的冷凍發酵法,包括用完整葡萄粒釀酒及勃艮第相當普遍的把小塊葡萄園的果實分開採摘釀酒等。在當時美國評酒家羅拔派克提倡果醬味濃郁和富橡木桶香味的紅酒的推動下,金鐘酒莊釀酒工藝和營銷策略也必然受到深刻影響。

「這些酒是我的家酒,只釀造了幾百瓶,用百分百的品麗珠(Cabernet Franc)釀造的。」對於這些不出酒莊大門的家酒,可真非要嘗嘗不可。當前金鐘酒莊有27公頃可以釀造Château Angélus的葡萄園,梅樂(Merlot)和品麗珠大約各佔一半 。說也奇怪,Saint Emilion法定產區最有名氣的紅酒,都以梅樂為主,配以大百分比的品麗珠。似乎低產量更是釀造好酒的必經成功之路。

除了釀造出精緻的好酒,Hubert de Boüard是用美國式營銷的力行者。華麗的酒莊建築設計風格,通過占土邦影片為已經名列三甲的紅酒作國際性的宣傳,盡顯其別出心思營銷手段。難怪在神州大地一酒風行,盡顯明堂之貴。

Frederico 2018-10-8 11:07 AM

最新報導:

[url]https://www.telegraph.co.uk/news/2018/10/02/one-frances-top-wine-chateaus-embroiled-inquiry-rigged-st-emilion/[/url]

逍遙老僧 2018-11-5 06:22 AM

對於特別愛好勃艮第紅酒的酒鬼來說,對Vosne-Romanée的鍾情是可以理解的。村莊的葡萄園是如此的令人迷戀,每次來到這個聞名遐邇的羅曼尼康提酒莊的深鎖大門前,碰上三五炎黃子孫絕對不是湊巧的現象。這個只有400居民的小村,村中心是它朝東的小教堂,小教堂西側緩緩的山坡就是令Vosne-Romanée名字飄向世界各地的6個葡萄園。村莊裏的Domaine François Lamarche是當地罕有地擁有頂級葡萄園La Grande Rue而且是獨佔園(Monopole)。

La Grande Rue,法語「主街」的意思,只有1.6公頃,位於由羅曼尼康提酒莊所有的羅曼尼康提及La Tâche的兩個頂級獨佔園之間。對於風土有無比重要及魅力的勃艮第,La Grande Rue的光芒似乎把酒莊的名字從人們的眼球中剔除了出去。
這麼熱的天氣喝南羅納河谷的紅酒真是太濃郁強勁了。勃艮第夜丘(Côtes de Nuits)的Vosne-Romanée村酒會輕盈得多,可以換換口味。」說實話,夜丘的頂級園(Grand Cru)或一級園(Premier Cru)也是非常濃郁但口感層次豐富的,村級的紅酒更適合夏天普羅旺斯艷陽下的午餐聚會。「由於Domaine François Lamarche紅酒的質量不很穩定,好幾年沒有碰了。酒莊有名的葡萄園眾多,光是頂級園就有好幾個,其中就包括了Vosne-Romanée村的四大頂級園的獨佔園La Grande Rue。」

這款由Domaine François Lamarche在2010年釀造的Vosne-Romanée村酒口感相對薄身,紫羅蘭花香,和勁力十足的普羅旺斯教皇新堡比較,強烈地顯示出女性優雅的氣質。該改變一下對酒莊釀酒師的偏見了吧?

gullible 2018-11-5 10:25 AM

[quote]原帖由 [i]逍遙老僧[/i] 於 2018-11-5 06:22 A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90044310&ptid=27735659][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對於特別愛好勃艮第紅酒的酒鬼來說,對Vosne-Romanée的鍾情是可以理解的。村莊的葡萄園是如此的令人迷戀,每次來到這個聞名遐邇的羅曼尼康提酒莊的深鎖大門前,碰上三五炎黃子孫絕對不是湊巧的現象。這個只有400居民的小村,村中心是它朝東的小教堂,小教堂西側緩緩的山坡就是令Vosne-Romanée名字飄向世界各地的6個葡萄園。村莊裏的Domaine Fran&cced ... [/quote]


La Grande Rue 唔错, 但風格比較沉實低調,唔會第一口就好似 Leroy 酒般咁迷人,但好年份八九百蚊係值嘅。

逍遙老僧 2018-11-19 06:19 AM

就算是初次到波爾多開車逛左岸列級酒莊,毋須問路也會碰上Château Longueville au Baron de Pichon-Longueville充滿浪漫色彩而高雅的古堡。17世紀末Pichon-Longueville男爵通過婚姻繼承了葡萄園,並建成了今天可說是梅多克紅酒產區地標的雄偉雅致古堡。由於平分家產給兒子和女兒,葡萄園一分為二,有了今天香港人簡稱為男爵和女伯爵的兩個酒莊,兩者都於1855年巴黎世博波爾多紅酒評比中獲得二級列級酒莊榮譽。酒標上的酒莊名字實在太長,沒人記得住,連老外也簡稱它為Baron Pichon。

酒莊的紅酒在80年代末由AXA保險集團收購了之後,酒窖經過多年翻新和重組釀酒團隊,才開始慢慢恢復它19世紀時的聲譽。二戰後,葡萄園長時間被忽略,估計這瓶1979年的紅酒已經沒有什麼酒香了。「前段時間在朋友家喝過80年代的Baron Pichon,就已經過期了。」

逍遙老僧 2018-12-31 12:40 PM

個人認為,撇除投資考慮因素(如果投資,我寧願長揸Macallan,包升),其實單一麥芽威士忌外,坊間仍有許多值得欣賞的威士忌,論享受及性價比,還是值得買來跟老友記「些牙」的。

今天,個個都話飲Single Malt,唔通個個都想飲Single Malt咩!雖然潮流興單一麥芽威士忌,而喝調和威士忌(Blended Whisky)就變得好像沒有風格,唔型?對此,我其實暗自叫好,因為許多調和威士忌的價格最近都回落不少。近年買回一些幾十年前出產的威士忌飲,發現許多都是滄海遺珠。像這次要講的Dunhill Old Master調和威士忌(Dunhill Old Master Finest Scotch Whisky),就絕對值得一試!原來時裝品牌也有推出自家威士忌?如果你不知道,證明你的酒齡還算淺矣。Alfred Dunhill是傳統英國頂級男士品牌則係人都知,在此不贅。
其實上世紀七十至八十年代,不少時裝品牌都先後推出過自家威士忌甚至干邑,只不過生產批次都是限量,且又沒有大事宣傳,因而賣完就冇,可謂飲一支少一支。這類被坊間稱為「私有品牌」(Private Brand)的威士忌,一般是時裝品牌委託IDV(International Distillers & Vintners)專門為他們度身訂造,依照時裝品牌的喜好去釀造及生產的威士忌。一如其他時裝品牌大廠委託製酒,品牌不會透露使用哪些酒廠的基酒,一方面是不希望消費者用那些酒廠的平均價格衡量品牌加持後的酒;另一方面也不希望因為那些酒廠本身的風評因素而影響消費者對名牌酒的口感評價。因此,遊戲來了,當大家在呷着這瓶Dunhill Old Master調和威士忌,都要靠估盲試,估吓究竟這瓶威士忌包含哪家酒廠的出品。請放心,由於品牌也要顧及自身形象,選用的酒廠必定有番咁上下斤両,因此採用多種基酒調和,都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濃醇風味。

逍遙老僧 2019-1-14 11:11 AM

到波爾多左岸逛酒莊,絕大多數人開車就向西北方向的梅多克(Medoc)地區走,因為1855列級酒莊除了一級酒莊Château Haut Brion外,全部都包括在那裏了。在波爾多城沿嘉龍河(Garonne River) 向東南上游的左岸,有一片長50公里闊10公里的小丘地帶,滿佈了在100萬年前冰河時期由比利牛斯山(Les Pyrenees)冲洗下來的礫石,絕對是種植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的好地方,卻鮮為人知。這區域就叫Graves,法文礫石的意思。
「你朋友想來波爾多,似乎對這些Pessac-Leognan法定小產區的紅酒沒有多大興趣。」聽英國酒商西蒙這麼說,倒不是滋味。做生意嘛,買知名度高的品牌不是很正常嗎?其實這Graves大區的紅酒質量絕對媲美梅多克的列級酒莊,但從價格來說,就便宜多了。「你可以嘗嘗這款2015年的Le Petit Haut Lafitte。」
說實話,我對於波爾多酒莊的副牌酒沒有什麼好印象。一般來說性價比差,買家多是嫌正牌酒價格貴,副牌酒總算有酒莊的名氣,到底是不是好酒就不在考慮之列了。這也說明了為何左岸一級列級酒莊如拉菲的副牌酒,在國內稱為「小拉菲」的價格飛上了天,也只能說是炎黃文化太愛面子,完全忘記了孔老二講的文質彬彬,而質量就無所謂了。

這款2015年的Le Petit Haut Lafitte是Graves地區Pessac-Leognan列級酒莊Château Smith Haut Lafitte的副牌酒。這家酒莊在九十年代初由法國奧運滑雪金牌得主Daniel Cathiard買下,經過了多年的更新莊園設備,改變了從前用殺蟲劑去草藥的種植方法,可說是百分百用了運動嚴格訓練的方式,請了波爾多有名的釀酒高手Stephane Derenoncourt做顧問,甚至橡木桶也是在酒莊內製造,一條龍控制質量。近年來紅酒質量提升迅速,價格一早就水漲船高了。
「這款酒的性價比難得的高。黑果味濃郁,口感清新,單寧已經很柔滑,相信有比較高的赤霞珠配釀,在一般的副牌酒比較少見。」酒的名字直接翻譯就叫「小拉菲」,可沾了一級列級酒莊拉菲的光了,可是價格還不到拉菲副牌酒的五分之一呀!

sumsamxo 2019-1-15 09:36 AM

謝,分享。

SeaWide 2019-1-16 01:05 PM

講到性價比高,智利酒皇可比美五大正莊:smile_34:

逍遙老僧 2019-1-28 06:22 AM

Saint-Émilion種植葡萄的優越土壤和它已有的響亮名氣,為創新的釀酒嘗試製造了條件。上世紀90年代出現的所謂「車房酒」,經羅拔派克追捧而走紅,價格飛上了天。「車房酒」以酒體非常飽滿、果漿香味和橡木桶味十分濃厚、豐滿口感見稱,可說是針對羅拔派克度身訂做的紅酒。

Château Gracia莊主Michel Gracia原來是水泥匠,為當地許多有名的酒莊幹活,在眾多世界級酒莊莊主的影響下,上世紀90年代繼承了一公頃多的葡萄園,在車房酒鼻祖之稱的Jean-Luc Thevenin幫助下,也在Saint-Émilion鎮中心的兩間古老空房子裏釀起紅酒來,可真是名副其實的「車房酒」。他送來的兩瓶Château Gracia是2009年的,是波爾多難得的大年,這年份還沒有品嘗過。

「一公頃也就是釀造2000來瓶酒,好濃縮呀。用的是百分百的新橡木桶,卻感覺不到橡木桶的味道。」

逍遙老僧 2019-3-11 06:21 AM

一提起波爾多紅酒,首先想起的必然是在十九世紀中葉,當拿破崙三世通過和平政變,把法國在1848年2月革命中建立的第二共和國改變為第二帝國,不久大興土木粉飾太平,1855年在巴黎舉行世博會,評選波爾多列級酒莊。十九世紀是歐洲民族主義思潮洶湧的年代,革命浪潮席捲歐陸,也是資本主義在工業革命推動下迅速崛起的時代。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就在1848年法國2月革命同月出爐,影響了遠在東方的中國至今。而波爾多紅酒如果標上「1855年列級酒莊」的字眼,便賦予了高貴的血統,立即身價暴漲。

在1855年芸芸60多家列級酒莊中,只有5家被列為一級,3家落在波爾多城西北四五十公里紀龍江(Gironde River)左岸江濱的梅多克(Médoc)地區小鎮波雅克(Pauillac)。它給人的猜想是,波雅克地區產出的紅酒必定有其獨特的魅力。
梅多克莊園種植的葡萄品種以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梅樂(Merlot)為主。波雅克地區堆滿礫石的圓丘去流效率好,是特別適合赤霞珠生長的土壤。當地葡萄園種植赤霞珠的比例一般都很高,超過四分之三,其餘是梅樂再加些少其他品種如品麗珠(Cabernet Franc)。

波爾多酒商望族Borie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才買下了Château Grand-Puy-Lacoste,當時葡萄園經歷了二次大戰的艱難日子,已經荒蕪一片。法語Grand Puy是大圓丘的意思,葡萄園正是赤霞珠喜歡的土壤。1855年巴黎世博會評比時葡萄園由Lacoste家族所持有,獲評為五級列級酒莊,也是這家族建築了城堡,酒莊依然循原來的名字,沒有改變。好像其他左岸列級酒莊,這個有55公頃葡萄園酒莊的釀酒設備已經全部翻新,雖然由家族持有,卻是企業式的管理,釀酒工藝由波爾多有名的釀酒師Eric Boissenot指導。

去年底在母親家小住,剛好喜愛紅酒的外甥到訪,就隨便拿了瓶2008年的Château Grand-Puy-Lacoste,一起去飲茶吃點心。鼻聞果香依然濃郁,赤霞珠獨有的黑加侖子氣味。口感單寧已經溶化潤滑卻不減雄勁,有香料口感。是款經典的Pauillac。

世事之無常,十九世紀的歐洲是一個寫照。1789年法國大革命革了法蘭西波旁王朝的命,但第一共和國只堅持了幾個年頭。等到1848年第二共和國的建立,當年的革命英雄一早已經消失在歷史塵埃中矣。想不到的是第二共和國還沒有喘過一口氣,拿破崙三世又已經在1852年登基,何其諷刺。時代在進步,但發皇帝夢的人又何其多,而每天為生活奔波的人哪有這麼多的閒暇為共和國請命。今天歐美傳統政治精英的多邊主義在迅速消失,在4G的通訊時代,股市更是說變就變。

逍遙老僧 2019-4-1 06:20 AM

傍晚從進高地博納丘(Hautes Côtes de Beaune)的Saint Romain村趕路,急駛向勃艮第出產世界上最出名干白的村莊之一的Meursault,希望有奇蹟讓我湊巧碰到Arnaud Ente。Arnaud Ente釀造的干白的好評時有所聞,但從來沒有機會買到一瓶。

這個只有500人口的Meursault,算是勃艮第釀酒重鎮博納以南、產出聞名世界勃艮第干白最大的村莊了。可能令人有點不解的是,Meursault雖然有許多一級園,卻沒有一個頂級園(Grand Cru)。博丘(Côte de Beaune)的兩個頂級葡萄園區,一個在博納鎮西北的山坡Corton,另一個在Meursault村南的Montrachet。Arnaud Ente只有4公頃的葡萄園,零散分佈在村附近,不屬於什麼了不起的風土(Climats),最大的一塊是Meursault村級葡萄園,不到兩公頃,根據霞多麗(Chardonnay)葡萄藤的年齡,他釀造3款不同的干白。

莊主在電話中總是拒絕訪客,唯有冒昧登門闖關,但不巧總是和莊主無緣。但這次終於在三顧茅廬後碰到莊主,而且一見如故,看來是我對釀酒工藝有一定實踐經驗,大家有共同語言吧!酒窖釀酒部分燈光明亮,放的是不鏽鋼的釀酒大缸,裏面也有不同大小的橡木桶,包括當今在勃艮第酒莊已經不大常見的600公升叫做Demi-muid的橡木桶。聽Arnaud Ente說,釀酒用的新橡木桶只佔不到百分之二十,那麼羅拔‧派克喜歡的橡木味對干白的影響就差不多銷聲匿跡了。

非常幸運,來了一個從不鏽鋼缸直接取樣的橫向品嘗。除了這三款Meursault村級的干白外,還包括了普通的地區勃艮第和一級園。印象最深的莫過於從最普通的地區勃艮第到一級園,Arnaud Ente釀酒工藝的風格十分明顯,超越了風土。這款Clos des Ambres明亮淡黃色,完美的平衡與酸度,絲綢般的礦物質口感張力恰到好處,白色槐花香味。相信頂級園也難媲美,怪不得六七百歐元也一瓶難求。

逍遙老僧 2019-4-8 06:02 AM

產出世界最有名氣干紅的勃艮第夜丘(La Cote de Nuits),有5個村莊有頂級葡萄園(Grand Cru)。其中最具名氣的當然是一瓶難求的羅曼尼康提,但我自己總是對它北面的香波莫思妮(Chambolle-Musigny) 村的紅酒情有獨鍾。香波莫思妮村走路兜個圈也就是十分鐘,是個人口稀少只有400人的小村莊,其法定產區只有150公頃的葡萄園,相當於波爾多左岸兩個列級酒莊的規模。香波莫思妮有兩個頂級葡萄園,總共大約20公頃,但奇怪的是一級園Les Amoureuses的名氣卻凌駕其上,更為人所稱道。

法語Les Amoureuses是情侶的意思。既然稱葡萄園為《愛侶園》,浪漫的法國風情不難讓循規蹈矩的炎黃子孫想入非非。其實是指這塊只有5公頃的《愛侶園》的泥土黏性特別高,黏在葡萄農鞋上就好像情侶一樣如膠如漆,不能不嘆連法國粗魯的農夫的浪漫亦與眾不同矣。Domaine Robert Groffier是《愛侶園》最大地主,獨佔差不多2公頃土地。年輕的莊主Nicolas Groffier為我準備了酒莊2017年紅酒的橫向品嘗,難得的是更見到差不多已經銷聲匿迹的Passetoutgrain普通紅酒外,當然是多款香波莫思妮一級園和它頂級園《修女園Bonnes-Mares》了。但品嘗的高潮卻是這款風姿千萬的Les Amoureuses。

「用的是家傳的勃艮第傳統釀酒工藝,盡量的發揮出風土的原貌風格。」莊主Nicolas是莊園的第四代傳人,他父親Robert Groffier時代才開始自己裝瓶買酒,今天酒莊成為勃艮第夜丘的名列前茅的酒莊,他十年來的努力功不可沒。「這款2017年的《愛侶園》果然是令人『愛不釋口』,礦物質的口感,非常優雅,柔和細膩得來層次豐富。」 是呀!香波莫思妮的村酒本來就氣質高貴,是勃艮第夜丘最女性化的紅酒,Les Amoureuses把它的女性推向極致,煥發出成熟女人引男人心思思的韻味。

當我感謝Nicolas Groffier花了這麼多時間細說每款酒的風土,我才驚醒酒莊釀造的大多紅酒都是香波莫思妮的法定產區,酒莊的酒窖卻在它自己沒有葡萄園的隔壁村Moret-Saint-Denis。

逍遙老僧 2019-4-10 08:34 PM

正的清酒

Junmai
Ginjo
Daiginjo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小僧參考其他人的品酒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