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貼】耶稣原型是抄自希臘神話的奥德修斯和赫克托爾

yupe226 2018-10-18 01:07 AM

【轉貼】耶稣原型是抄自希臘神話的奥德修斯和赫克托爾

[size=4]基督教抄希臘神話,埃及神話,東抄西凑寫成一本騙了信徒二千年的神話書「聖經」
已經被自己神學院的教授鄧尼斯·麥克唐納(Dennis R. MacDonald)踢爆和證實:
耶稣原型是抄自希臘神話的奥德修斯和赫克托爾。

真相大白天下,證明教徒發夢見耶稣只是發夢,被騙了這許多年,原来天堂無望!

【轉貼】
希臘史詩中的耶穌



長期以來,《聖經》專家們一直以為福音書的作者們主要是按照猶太文士Midrash的傳統,將舊約中的素材改編成新約中的故事。 至於為什麼編寫這樣一個簡短的故事卻出現如此之多荒誕不經的內容,他們無法給予滿意的解釋。 令人欣喜的是,最近美國耶魯大學出版社出版了美國克萊蒙神學院教授鄧尼斯·麥克唐納(Dennis R. MacDonald)的兩部著作《荷馬史詩與馬可福音》及其續篇《新約是否模仿荷馬》。
麥克唐納教授在其著作中用全新的視野和極具說服力的分析,終於解開了這個長期困擾世人的謎團。

麥克唐納發現,四福音書中成書最早的<马可福音>與古希臘的《荷馬史詩》之間有著許多驚人的相似之處--它們不僅有許多相似的人物和故事情節,而且對許多細節的描述都有相同的順序。 他列舉了大量事實來證明,<马可福音>完全是在精心重塑《荷馬史詩》中的人物,用於宏揚早期基督教的新觀念。
由於二者的許多相似主要反映在所表達的意義和內在邏輯方面,而不是文字表面上的相似;另外,為了讓普通大眾都能閱讀,馬可(暫且當作<马可福音>的作者)沒有採用玄妙高深的詩體,而是使用通俗易懂的散文體; 加之故事場景從地中海地區換到了巴勒斯坦地區,並且作者還參插、使用了舊約及其他猶太書卷中的素材,以至於幾千年來人們竟沒能發現<马可福音>與《荷馬史詩》之間的這種聯繫。

(一)《荷馬史詩》的巨大影響力
西方文學發源于古希臘,而《荷馬史詩》又在古希臘文學領域享有至高無上的地位,它就像永不枯竭的源頭活水,滋潤和啟迪著西方一代代文人學者。 古希臘許多著名作家,如希波克拉忒斯、埃斯庫羅斯、色諾芬、阿裡斯托芬、柏拉圖和亞里斯多德等都曾引用過《荷馬史詩》的內容。 《荷馬史詩》的極大影響力,一直延伸到羅馬帝國年代甚至更晚時期,比如羅馬偉大詩人維吉爾就是模仿它,用拉丁文創作了許多著名的羅馬神話。 《荷馬》不但是文學作品的楷模,而且是古代人學習希臘文必須使用的教科書,學生們要不斷地練習使用不同的詞彙把《荷馬史詩》改寫成散文,甚至在寫作其他題材的文章時也要模仿《荷馬》。

現已公認,馬可主要是用希臘文創作<马可福音>的,因此他一定像那個時代的其他人一樣,在模仿《荷馬》方面應該有豐富的經驗。

(二)耶穌的原形是奧德修斯和赫克托爾


《荷馬史詩》是由《伊利亞特》和《奧德賽》兩部史詩組成,相傳由希臘盲詩人荷馬創作于西元前8世紀。 《伊利亞特》敘述的是希臘與特洛伊戰爭最後一年的幾個星期裡發生的事。 故事開頭,希臘王阿伽門農與希臘第一勇士阿基琉斯因爭搶一名女戰俘而發生激烈爭執,導致阿基琉斯憤然離開戰場,結果希臘人被特洛伊人打得節節敗退。 後來,阿基琉斯因自己的至友被殺而重返戰場,並將特洛伊的頭號英雄赫克托爾王子殺死。

《奧德賽》是續接《伊利亞特》的劇情。 特洛伊戰爭之後,希臘的另一位英雄,伊塔克的國王奧德修斯率領部隊回家,在途中因為激怒了海王波塞冬而遭遇海難,導致全軍覆沒。 奧德修斯憑藉著自己的機智和勇敢,在漂泊于大海的迷途中逃過了一劫又一劫。 他的妻子珀涅羅珀,雖然不知其生死,但仍然想盡辦法拒絕邪惡的貴族們的求婚,苦苦等待著丈夫的歸來。 奧德修斯在經歷了十年的漂流歷險之後,裝扮成乞丐回到家鄉,終於與妻兒團聚,並殺死了那些企圖篡位的求婚者。

麥克唐納分析指出,馬可主要是模仿英雄奧德修斯的故事而創作了耶穌的故事,並讓耶穌顯得更富有同情心、更強大、更高貴而且經受更大的苦難。

下面請看二者之間的相似之處: 耶穌是神的兒子,奧德修斯是希臘主神宙斯的兒子,而且他們都是王又都是木匠。 奧德修斯和他的兒子要恢復對伊塔克王國的統治,而耶和華和耶穌是要恢復神在猶太王國的榮耀。
奧德修斯的兒子和耶穌(耶和華的兒子)都是從像鳥一樣的神靈那裡獲得了傳承和權柄,接著就去面對敵人(求婚者和撒但)的挑戰。
奧德修斯和耶穌的活動都遍及山區、荒野、村莊,特別是大海。
二者的隨從都表現得貪婪、膽小、不忠和愚鈍(以便襯托出主人的勇敢、自我節制和智慧),而且最後都沒有經得住考驗而背棄了主人;跟隨奧德修斯的是一批水手,跟隨耶穌的是一幫漁夫。

他們不但要面對想謀殺自己的僭取者(《奧》中的求婚者及<马可>中的猶太長老和大祭司),還要面對超自然的敵人(《奧》中的女魔瑟西和<马可>中的撒但及汙鬼)。

二者在完成使命前都要求知情者不要透露其真實身份(奧德修斯扮成乞丐回鄉不想暴露其國王身份,耶穌是神的兒子下凡不想暴露其基督身份)。


麥克唐納還發現,<马可福音>對耶穌的受難的記敘又是參考了《伊利亞特》中特洛伊王子、超級英雄赫克托爾的故事。 比如,他們都死得很慘烈,死時都大聲叫喊,都有三婦人在遠處為其受難而傷心,死後都有人贖屍(赫克托爾是由其父親贖屍,耶穌則是由一個與他父親同名的人贖屍),二者的身份都被嘲笑(赫克托爾在特洛伊亨有神一樣的地位被阿基琉斯嘲笑, 而耶穌因自稱神的兒子及基督也被猶太人和羅馬士兵戲弄和嘲笑)。
對耶穌死與復活的敘述,馬可又參考了超級英雄阿基琉斯的故事。 比如,他們都知道而且經常論及自己將死的命運。 阿基琉斯接受命運的安排為自己換來「永久的榮譽」,而耶穌接受命運的安排是為了其他人的「永生」;《荷馬》宣傳的是「人必死」及「不能復活」的悲壯命運,而<马可>宣傳的則是「人死而復活」的福音。


一兩處相似會讓人感覺是偶然,四五處相似會讓人稱奇,而連連不斷的相似就讓人無法否認模仿的事實。
(三)其他人物的比較


耶穌的十二門徒不但在整體上非常像奧德修斯的部下,而且其中的具體人物也有非常相似的。 比如,彼得就很像奧德修斯的副手歐律洛克斯:他們都是其他隨員的代言人,都不信其主人對自己將要遭遇危難的預言,都被其主人責駡受了魔鬼的影響,最後又都在自己的主人遭受危難時因膽怯而食言。

叛徒猶大又很像奧德修斯的僕人墨蘭提奧斯:兩人都因貪財而出賣自己的主人;墨蘭提奧斯提供武器給奧德修斯的敵人(求婚者),猶大則引領士兵拿著刀棒抓捕耶穌;求婚者們需要墨蘭提奧斯的説明來識別奧德修斯,猶太長老們則借助猶大確認耶穌 ;墨蘭提奧斯的意思是「黑色的人」,而猶大這個名字則顯然是影射「猶太人」。

十二門徒中有兩兄弟雅各和約翰,西庇太的兒子,他們的外號叫「雷子」(可3:17),他們曾請求耶穌在他的榮耀裡賜給他們坐在其左右(可10:35-37),他們很像《奧德賽》中的狄奧斯庫羅伊兄弟倆,宙斯的兒子, 而宙斯正是司掌雷電的神,他的兩個兒子在古代繪畫中通常是坐在其左右。 麥克唐納還列舉了許多類似的人物,在此就不一一介紹了。

從客觀和歷史的角度來考查,<马可福音>中充滿了咄咄怪事及自相矛盾的敘述。 比如,巴勒斯坦絕大部分是陸地,然而耶穌及其門徒卻有那麼多海上活動;作者竟然知道耶穌獨處時說話的內容(可14:35-39);
耶穌已用各種方式表示自己很快就會被出賣而且極其悲傷地長久禱告,並一再要求門徒們要保持儆醒, 然而門徒們卻一個個倒在客西馬尼園子裡睡大覺;歷史學家公認彼拉多對待猶太人非常殘忍無情,他卻破例答應釋放猶太人的重犯;耶穌死後,突然冒出一個抹大拉的馬利亞以及一個亞利馬太的約瑟, 而這個約瑟既大膽又輕易地從彼拉多處贖得了耶穌的屍體,等等。

然而根據麥克唐納的分析,以上這些現象都可在《荷馬史詩》中找到答案。
參考文獻:
MacDonald, Dennis R. The Homeric Epics and the Gospel of Mark.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0. ---. Does the New Testament Imitate Homer?: Four Cases from the Acts of the Apostles.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3.[/size]

[[i] 本帖最後由 yupe226 於 2018-10-18 01:24 AM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貼】耶稣原型是抄自希臘神話的奥德修斯和赫克托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