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GUNDAM X TIFFA 前傳 我不要當沒有臣民的女王

maxyau1234 2019-2-25 01:23 AM

GUNDAM X TIFFA 前傳 我不要當沒有臣民的女王




這是日前才想到的極短編故事,作為世紀末式的GUNDAM(高達/鋼彈)核冬天結束時,女主角TIFFA(狄花/蒂法)Adill幼時生活和如何進研究所的事。也想寫世紀末的人的生活了。

-----------------------------------------------------------

在第七次宇宙戰爭後的第十三年(AFTER WAR 13),Adill夫婦藉著獨女TIFFA的協力,經營他們的MS和陸上氣墊船保全維護公司,使用他們的MS打敗了很多同樣使用MS的土匪,還有些想重建地球舊民族國家制度的人們也在注意Adill家族了。

「有些人說太空都沒人了,可是我還見到太空船起降了。」TIFFA,一個十三歲的性感小女孩,她看來比一般同齡人更壯更高大。

一個壯年美女:「你相信別人說的還是親眼所見的嗎?」

「其實地球聯邦軍戰敗了,但宇宙革命軍為什麼不來接管地球,媽咪。」

「因為他們沒有興趣或能力照顧殘落的地球上的我們。」一個壯年帥哥。

「爹地,我們當他們的亡國奴的資格都沒有了,其他沒有丟下的太空居民點都投降了。」

地球居民大部分不是直接被居民點砸死,就是因為飢荒而餓死或者在爭奪食物和清水中,現在地球人口才穩定回復增長中 ,可是人吃人仍時有所聞的。雖說最常見是吃本來死了的人,但到底寒冷陰暗的氣候難以天然方式耕種,少數水耕農場和合成食物工廠,也僅集中在少數地區中使用。

但突然見到天亮了,雖核冬天也有日夜分,可是即使白天也是灰陰一遍的。

「那光是什麼-----太------太陽嗎?」

父母都看呆了:「很久沒有見到太陽了。」「TIFFA,女兒你終於捱到見到天亮。」

接著Alternative Company的 董事長Von Alternative和總技術主任 Rike Anto來了委託Adill公司了:「最近的MS飛車黨似乎想重建舊國家了,可是大家都在希望地球回歸統一的,我們公司請你們保全公司加盟。」

「酬勞呢?現金都沒有無了,你們給我們什麼?」他們是北美的大企業的董事長和總經理,給重建中出了不少力的。

「那個合成食物工廠最實際了。」「就這樣了。」

不久Von和 Rike很好奇到底Adill沒有其他駕駛MS的員工,那麼多機體都是無人機嗎?經常只見Adill家的女兒在一個特制的控制室內同時操作數台機體,員工見到TIFFA的神氣都很尊敬甚至害怕,她也富於自信和神氣,活像個小小的女王一般。

「其實一般人可以控制G-BIT嗎?」

「G-BIT可以不用PSYCOMU,但每次控制一台就是了。」

所以他們都心知肚明她是NEW TYPE了。

「要怎樣使她為我們效命?我也知道Adill夫婦戰時也是效忠地球的太空居民的MS駕駛員,但不是NEW TYPE也不算王牌,兩人加起來也不過打敗過四台的。」

「這麼錢就是了,但我們想要的是更多,便是如何訓練生手的新人類了,何況她是戰後第一個在地球出世,還未上過太空就覺醒的新人類,需要像她的人還以她為基準就可以找到很多類似的人,便可以開那些閒置的BIT-MS,難道又要改裝成有人機嗎,可誰開這些薄皮的平價產器實戰。」

G-BIT可算是最好用的MS部隊了,因為一般比有人的量產機更平,又不用擔心駕駛員的性命和默契,只要有一位NEW TYPE熟習了使用FLASH SYSTEM(閃影系統),便可以準確地控制至少數台的無人機BIT-MS,通常在艦上或基地遙控,有時會用一或數台專用的有人指揮機GUNDAM現場控制的。

但如果換了早期的設備,機體便不能像閃影系統般零活,像普通的BIT或古早的零式系統等都是遜一籌的。

「以前的那些軍中人都在,我還不計投降了的人。」

「他們都逃了否則就是害怕再用MS或G-BIT了。」


所以就問Adill夫婦:「你們有沒有想過女兒成為新世界帝國的女王?」

「女俠就算了什麼女王?都沒有人服從我們,我們每次打殺了山賊,他們就只是感謝送食物和物資算了,何況我們不是每次都救到人的,我們也不敢隨便問他們分得很多的。」

「其實她只是未見過戰前世界的繁榮才這麼霸道的!以前的世界人山人海,現在不只是死了大半也不敢集中在一起,這樣的世界不值得自己統治。正如宇宙革命軍也不屑來地球接管一樣。」

Rike:「我們不如讓你們短暫上太空玩?」

「不怕我們投靠宇宙革命軍嗎?」

Von:「我說的只是低軌道的彈道飛行。」

次日在運輸母機上發射了載著Adill家的太空飛機發射,於二萬公尺高從亞音速加到音速五倍一百公里高。

「地球很美,這麼綠的草和白雲。」TIFFA。

「其實以前更美的,年青時地球是一片藍的水球。」

「在戰爭結束後數年就只是灰濛濛一片的。」

他們沒見到地球整個球體僅見過其曲面,但對於父母來說是勾起十多年前的事了。

降落後Von:「怎樣,當女王好嗎?TIFFA。」「什麼女王怎樣呀?」看來她父母沒有說的,或者當開玩笑的,可他們還付了乘搭火箭的費用。

「這家人太過理性了,看來他們也在防著我們的,老板,我們要徵戒他們了。」Rike。

「就用飛車黨的MS吧。」

三日後Adill夫婦失蹤,當日TIFFA收到飛車黨的勒索信了。

Rike也檢查過Adill的機器果然是有PSYCOMU,但還不是FLASH SYSTEM(閃影系統)而是戰前的老式NT專用機的零件組合成,可是安裝了兼容的設備。到底都是一些在戰場檢獲的殘件,或開小差的新人類駕駛員賣給他們的散件。

這時Von 和Rike帶著TIFFA和她的六台 MS都乘Alternative 陸上船來了,還有四台由新來的僱傭兵開著的MS,最重要的是Von 和Rike叫手下一起給Adill公司的BIT-MS改裝了FLASH SYSTEM。

陸上船到了土匪指定的地方:「都沒有人的。」TIFFA。

她感到不妙了:「船長轉彎!」

從地底有數台 MS冒出來,還撲上船來發出隆然巨響了,而遠處還有另數台,在四周各有數台一共有二十台左右的。

「嘩,這班人要欺侮本小姐嗎?」TIFFA心道:「但我死了誰給他們贖金。」

「你們不要錢嗎?這里都是金條`食物`海水化淡器。」Rike。

「放下我們要的東西,然後我們會放人的。」

十台MS包括五台處無人狀態的搬下貨櫃,當然TIFFA開著Adill公司的指揮機,而她父母的機體也切換了無人模式。

遠處一台MS放下兩個人跑來,當然是那兩人了。TIFFA的指揮機抱著兩人時,突然又再被炮聲包圍了。

「謂,你們反口的。」TIFFA憤怒了,她的臉發光了而那五台無人機突然開火,炮彈橫飛中那二十台敵機集中攻擊TIFFA的指揮機,好像無視母艦和偏傭兵們。

三人塞在駕駛艙中很逼的:「五台無人機回來救我。」

其中兩台跳到指揮機的前後作盾守衛,另三台都同時集中攻擊各一組的敵人,敵人雖多但一盤散沙的,很快便喪失士氣逃散了。

匪首和副匪卻開著帶有強力火箭筒的射來,兩台當盾的機體都殘破倒下了。

「你們沒有裝備可以一下爆超合金的機體的武器算是失算了。」

一般的保全公司MS只有機槍,不會有很多光束武器或火箭筒的。

「是嗎?」

倒下的Adill機體的手突然動了,一槍打爆了匪首的攝影機,而另三台也趕回來了。

匪首切換副攝影機時TIFFA機續射中他的其他攝影機,可是土匪的黨徒又再度集結了,TIFFA明白了:「王對王之戰了。」

因為距離縮得很短即使在米粒環境中,只需要雷達或打開駕駛艙仍然可以找到敵人所在的。

敵首領的光束槍射來給TIFFA閃過了,他便下令:「集中攻擊駕駛艙了。」

沒有系安全帶和氣袋護身的的Adill夫婦,都給炮火的爆炸所撞擊得全身是傷了,加上連日的拷問和折磨都傷上加傷。

TIFFA:「倒下的抱著兩個或以上的敵人自爆。」

果然它們都再度站起來抓著土匪機們便爆炸了。

「這是無人機才做到的,還要是熟手的NEW TYPE經過FLASH SYSTEM控制才這樣精準,如果是簡單的無人控制很易被要敵人逃掉。」

Von 和Rike驚嘆於她的判斷力和控制能力。

土匪們都怕了,這次真的要逃而其他三架無人機則繼續驅散他們,圖使機體損壞而逼使駕駛員棄機。

可副首領的光束槍再射來,TIFFA踢起一陣塵土遮掩,跑去用電熱刀刺穿了副首機,

他荒忙棄機逃生而機體本爆炸前,被TIFFA拋向敵首領機,他接著拋向後方爆炸時,TIFFA機跑到他前面,亂拳打中駕駛艙。

「我投降了,其實是------」突然機體冒火,TIFFA後退但敵機爆炸,TIFFA的父母當了盾減輕了衝擊波。

事後再打開艙鬥時同樣全身是傷的副首跑來跪下:「是Alternative僱傭我們的。」

TIFFA拉出父母出來也感應對方不是說謊的,而這時來的Von 和Rike也被感應到他們在說謊。

「我不要當沒有臣民的女王。」

Von 便一槍擊斃副首了,事後Adill的父母不治了,TIFFA的公司被逼解散和被研究所收養和監視。她封閉了自己直接遇上卡洛。
[img]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902/f05e13f8204aeed1d3dbabdee9407077.JPG[/img]
----------------------------------------------------------------
後話 機體沒有名稱的??

G小說的機體反正不用賣模型,但我認為當時的都是拾些殘破,或者逃止駕駛員賣的,應當都是拼湊出來的機體,所以不列型號了。

這個蘿莉版TIFFA比原著動畫版的霸氣,但我想是這樣的人才禁得住研究所監那兩年的。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GUNDAM X TIFFA 前傳 我不要當沒有臣民的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