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转载」耶稣教正在培育文革時代紅衞兵:拳頭

鋒利超人 2019-3-4 03:02 AM

「转载」耶稣教正在培育文革時代紅衞兵:拳頭

[size=4]呢度的信徒个个高举「耶稣愛你」的旗帜黎为耶稣教上粉,
话耶稣係老师?话耶稣係道德典范?话耶稣会教好坏人?
耶稣教上门,街边拉客都是笑面迎人,不过背後的真面目究竟係乜野?
千其咪信表面而曚查查墮入邪教啰!
嗱,教徒踩天后廟,長洲十字军,等等都睇到呢个教並不能教出乜野善人善类,
如果话入教等于入一间学校学府,学習做人道理,学道德,学理性,学善良,耶稣教係完全唔合格,而且係负评以下。
一间学府教出d叻人,好人,精英当然係呢间学府好野!
如果一间学府教出d恶人,精神有问题,殘暴的人,用十字军来虾虾霸霸,呢间学府你敢唔敢比你地d仔女去学習同比佢洗腦呢?
耶稣邪教得把口自吹自擂係冇用既,只要睇下佢d 教徒係乜野質素咪一清二楚啰!
「转载」
基督教正在培育文革時代紅衞兵:拳頭祈禱日

有人說「香港基督教被河蟹了」,這不夠恐怖!
有人說「香港基督教被統戰了」,這不夠恐怖!
最恐怖的,是香港基督教正在培育文革時代紅衞兵![/size]
[size=4]
我參加了剛過去的5月23日大球場擧辦全球祈禱日,其實那是:拳頭祈禱日。大會訓練了一班沒有理性獨立思考、只有扭曲宗教狂熱的教徒,成為文革時代紅衞兵!他們被大會洗腦,對於未有使用暴力,只是和平方式表達異見之和平祈禱人士施以多番騷擾、襲擊、恐嚇。有什麼比藉宗教催眠一班聽教聽話的信眾,去打壓異己、消滅不同聲音更好洗好用?
入場時,我看見文革時代紅衞兵式教徒,野蠻地要求沒收與會者手上的另類禱文單張,「可以保管住,離場時取回嗎?」紅衞兵式教徒怒目呼喊一句:「搞事嗎?沒收!」入場後,文革時代紅衞兵式教徒把異見和平祈禱人士,以十個圍一個的數目包圍他們,跟着他們去廁所,偷看他們打手機短訊、貼身嚴密監視他們。當他們站起來拿着十字架默禱時,文革時代紅衞兵式教徒暴力地撕破那寫着「天安門母親」的十字架,又推倒他們,用手叉他們的頸,我當時只想到大陸公安。驅逐和平祈禱人士離場時、文革時代紅衞兵式教徒態度極差,更嘗試強搶和毀壞他們帶來表達信息的用品。其中有一人用尼龍繩掛了一個十字架在頸上,紅衞兵式教徒竟然在後方強搶拉他的十字架,勒了他條頸數秒,更可怕是這班所謂教徒好像完全聽不到「不要用暴力」、「不要打人」、「我窒息了」等說話,只一面目露兇光,口裡發出野獸一樣的嗚嗚聲,不斷推撞已被包圍的異見和平祈禱人士,又一面強搶和毀壞他們的物品。
我看見幾個紅衞兵式野蠻教徒搶去撕爛一個趙連海面具,那可憐的異見人士高叫:「耶穌愛維權、弱勢。」在旁起碼有五六個文革時代紅衞兵式教徒迅即將他狠狠地推到牆邊,一邊憤怒地說「耶穌愛你呀」,一邊暴力地壓他的胸口。看來那被壓在地的人完全呼吸不到,口水和眼淚都流下來,全身在不自然地抽搐起來。這會搞出人命嗎?他們卻一直沒有停手,直到把那人壓得四肢無力,倒在地上才罷休,真的好恐怖。我看見連記者也被他們推撞、阻止拍照,在一片混亂中那班文革時代紅衞兵式教徒的表情好像要食人一般,而更詭異與陰森的就是他們著了魔地不停狂叫:「耶穌愛你、耶穌愛你。」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聽到「耶穌愛你」會感到恐懼。
我還見到有記者被這些文革時代紅衞兵式教徒抓傷,又見到記者在場外嘗試就事件進行採訪與拍攝,但被紅衞兵用手阻擋鏡頭,指場外位置亦屬大會管轄範圍。記者採訪期間,亦受紅衞兵式教徒干擾:全場被三五名工作人員尾隨,當記者問該處是否自由活動區,對方得戚回答:「你們可在場外自由活動,我們也可以自由走路!」又有紅衞兵式教徒探頭觀看記者相機顯示的圖片,記者感到詫異,對方得戚地說:「你影相我地唔望得呀?」這種企圖讓外間無法知道真相,「消音」手法非常可怕,完全不符合香港社會的價值觀,這裡是香港,不是新疆。我更擔心的是,這次大會成功阻止行動者拍攝任何片段,日後會否也在其他大型活動中作出相同部署來對付異見人士的不同聲音?當天很多記者被阻止拍攝,被推、被暴力驅逐,這些文革時代紅衞兵式教徒使用暴力時都說:「耶穌愛你,請你離開!」當年林彬就是死於這種文革式瘋狂之下,想不到在21世紀的今天,一個講和平講愛的宗教,竟然也會培育出一班文革時代紅衞兵式教徒出來,是什麼教會教導出這群反智、非理性的野人流氓呢?我百思不解,卻非常心寒。[/size]
[size=4][/size]
[url=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07173]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07173[/url]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转载」耶稣教正在培育文革時代紅衞兵: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