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濕魔》之六

藍色幽靈 2019-3-15 02:20 PM

《濕魔》之六

《濕魔》之六

其實嫣然長得很漂亮。大而黑亮的眼睛和高挺的鼻樑都來自爸爸。
他是尖沙咀一家髮廊的老闆。
媽媽很愛他。
她是個富家女,長相一般,不過打扮時尚,又充滿青春活力。喜歡去髮廊弄頭髮,認識了帥哥髮型師,愛上他,嫁給了他,出錢給他在尖沙咀開了一家髮廊。
婚後頭幾年,兩人很恩愛,可是自從嫣然出生以後,一切就變了。
嫣然記得,爸爸很少在家。在家的時候,兩人總是吵架。
晚上,媽媽陪嫣然睡。爸爸則自己睡另一個房間。
有一天,十歲的嫣然偶然聽到媽媽和一個阿姨的談話。
「你們總這樣分開睡是不行的。」
「沒辦法,嫣然的濕疹很嚴重,不看著她,晚上就會亂抓,抓傷了,皮膚會感染發炎,引起併發症。傷口會留下疤痕,一個女孩子,容貌很重要的。」
「但這樣長期下去,感情會變淡的。兩公婆需要身心靈三方面的交流,你這樣長期冷淡他,餓著他,小心他在外面偷食。」
十歲的嫣然不明白,為什麼媽媽一定要和爸爸一起睡?也不懂媽媽為什麼不給爸爸飯吃,要餓著他?她偷偷問過小朋友,才知道原來他們的媽媽都是和爸爸一起睡的,而他們早就自己一個人睡了。
「媽媽,我也要自己睡,像其他小朋友那樣。」
「嫣然,你和其他小朋友不同。你有濕疹,媽媽晚上要看著你,不能讓你把皮膚抓爛抓傷。」
「可是,爸爸會餓的,沒有東西吃,他會發脾氣的。」
媽媽愣了,不明白嫣然在說什麼。
孩子天真無邪的話語,不幸言中了。
爸爸開始夜不歸宿,找藉口跟哪個劇組去外國拍戲。
嫣然發現,媽媽經常拎著爸爸的衣服嗅來嗅去,從上面拈起幾根長長的頭髮,眼裡透著嫉妒、絕望、仇恨。
爸爸一回家,就是審問、辯解、爭執,甚至動手推搡。
爸爸俊俏白皙的臉上,時不時添幾道紅色的傷痕,指甲爪出來的。
後來,他基本上不回家了。
嫣然還記得,小時候一家人去吃飯,爸爸總是幫她剝蝦,餵到她嘴裡,看到她的小臉髒兮兮的,就笑著捏捏她臉蛋,親一口,然後輕輕擦乾淨。爸爸眼睛裡,滿滿的都是愛,都是愛。媽媽也微笑著,剝個蝦仁餵給他。兩人相視一笑,好甜蜜。
「媽媽,我自己睡。你陪爸爸吧。不用擔心,你拿條繩子把我的手綁住,我就不會亂抓了。」小嫣然隱隱感覺到,爸爸媽媽的疏離和自己有關。
可是,無論怎麼捆綁,第二天早晨,嫣然醒來發現,不是自己把繩子掙脫了,就是身體處於極盡扭曲的姿態。身上血呼啦差的一片,抓得稀爛,因為實在太癢了。
漸漸的,媽媽失去了耐性,晚晚都失眠,精神很差。爸爸的冷淡和疏離,更令她心力交瘁。她常常無緣無故大發脾氣,把家裡的東西砸個稀巴爛。
高興起來,又會狂買衣服、首飾和玩具,有些是給嫣然的。
有時,會暗自埋怨嫣然,如果不是為了照顧她,也不會和丈夫鬧得這麼僵。
所以,每次看到嫣然在那裡抓撓,就忍不住呵斥她。過後又後悔,覺得孩子已經很痛苦了,為什麼還要傷害她。事後,會買很多東西來補償她。
有時,又怨恨丈夫不理解她。為了照顧孩子,不能更多陪伴他,她也覺得愧疚。為什麼他不體諒她的難處,還在外面和其他女人鬼混?
媽媽每天沉浸在怨恨、內疚、自責中。這些情緒在腦子裡面攪拌著、喧囂著,咕嘟咕嘟冒著泡,飄著煙,熱氣騰騰,終於沸騰到了頂點,爆發了。她莫名其妙大喊大叫,整夜不睡,不吃東西,嚷嚷頭痛、背痛、頸椎痛,最後昏倒在商場,被救護車送到醫院。
「所有檢查都正常。是精神方面的問題。我轉介你看精神科吧。」醫生說。
在這個世界上,女人的痛苦比男人多。因為男人有精力讓自己的能量得到發揮,他們可以喝酒、應酬、工作、思考、展望未來,而從中得到宣洩和安慰。爸爸就是這樣的。
而媽媽整天呆在家裡,還要照顧一個病童。她無時無刻都要和憂傷形影相伴,無法排遣深深的憂傷和痛苦,唯有任憑自己慢慢滑向黑黑的無盡的深淵,量度這深淵。用希望、淚水、憂傷和絕望,把這深淵漸漸填滿。
從此,媽媽開始服用抗抑鬱藥。總是鬱鬱寡歡的樣子,見到嫣然就嘮叨個沒完。所以嫣然老是躲著她。唯一令媽媽感到安慰的是,嫣然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香港大學的護理系。

未完待續。。。。。。
本故事純屬虛構,版權歸藍色幽靈所有,抄襲必究,歡迎轉貼分享,敬請註明出處。


[align=center]
[font=Microsoft JhengHei][/font][/align]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濕魔》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