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濕魔》之十

藍色幽靈 2019-3-22 04:17 PM

《濕魔》之十

《濕魔》之十

突然覺得自己好孤單,心緒不寧拿起手機。她在面書上和一個叫獨孤俠的男孩聊天。他告訴嫣然,家裡很窮,上大學的學費和生活費都要自己掙,最近家裡的頂梁柱父親又得了病,整個家庭現在都要靠他撐著。沒錢交學費,準備退學了,他在理工大學讀建築。他灰心喪氣,嚷著要燒炭。
嫣然想不到,這個世界上,還有比自己更慘的人。頓時同病相憐起來,嫣然告訴他,自己有病,男朋友走了,家人也嫌棄她,但沒告訴他什麼病。
兩人越聊越傾心,獨孤俠突然說,「我們見面吧。」
嫣然愣了,從未想過要和一個網友見面。
「我很醜,怕嚇壞你呢。」
「我也不好看,又窮得要命。」
「還是不要見面吧,這樣挺好的。我喜歡這種心心相印的感覺。」
「可是,我覺得自己好像愛上你了。」
「見到我,你就不會這樣說了,我真的很醜。」
聽到獨孤俠這樣說,嫣然既高興又難過。不過見一面也沒什麼,讓他徹底死心也好。
週日晚上,兩人在小屋公園附近見了面。都是驚喜交加的。
特別是獨孤俠,沒想到嫣然那麼美麗,簡直就是夢中情人。
獨孤俠雖然比不上皓然俊朗,也算儀表端正,只是過於瘦削了。
可能是兩人都太孤單,太寂寞,都面臨太多的生活難題。兩顆心,不由自主地越靠越近;兩個孤獨的人,依偎在一起相互取暖。
獨孤俠的舉止、神態、眼神和說話的腔調都透出一种哀傷。這種哀傷,像蒙在臉上的面纱,使他具有一种特别能討女孩子喜歡的表情。嫣然因此而更加憐惜他。
她温柔亲切的目光時不時落在他臉上,迫使他拋開憂傷,幻想同她一起奔向她樂意同他一起遨遊的未來。
嫣然用剩下的錢幫獨孤俠交了學費,其餘的給他做生活費。能夠幫助他,讓她覺得很開心。那種快樂,就像一個窮苦的小孩突然撿到個破爛的小玩意兒,把它當成了寶貝捨不得放手。
這個男孩隱忍的困境使她忘記了黑夜,忘記了人心險惡。此刻,她的良心、仗義精神和幸福感在為她壯膽。
每當面對母親時,也不再那麼恐懼和自責。眼光裡閃爍著勇敢的火星,這是她從愛情中汲取的力量。愛情的光輝照得她精神煥發,仿佛太陽射進森林給黃葉染上了金色的光芒。
她想著,自己可以先出去工作,供獨孤俠讀完書,然後兩個人一起慢慢儲錢,買樓結婚。這樣媽媽知道了,也不會責怪她擅自退學了。
想到這些,嫣然的心定了下來。可能因為情緒好轉,身上的濕疹發作得沒那麼厲害了,臉上都完全消退了。
從此,女孩那因失戀失學而痛苦不堪的心靈滋長了幾朵幽香的玫瑰花。
女孩的同情和溫馨具有一種磁力般的影響,當獨孤俠發覺自己成了嫣然關注的對象,就無法從感情的影響中抽離了,只感到她那關切的情意朝著他滾滾而來,簡直把他淹沒在情意的大海裡。他想得到她。
小屋的租約快到期了,以後就沒有單獨約會的地方了。於是獨孤俠常賴在屋裡不願離開,總是苦苦哀求嫣然留下來過夜,他的眼睛直逼逼的,亮得刺眼,仿佛被饑餓點燃著。
「你的眼睛像寶石,我要吃你的眼睛。」
藍色襯衫下,她的乳房顯得年輕而豐滿。他的目光有幾分驚慌,因未能滿足而呆滯。嫣然雖沒有性經驗,卻明白他渴求什麼。猶疑著,她是個傳統女孩。
幾天過去了,獨孤俠沒來找她,沒有打電話或發信息。嫣然突然有點心慌意亂。打電話,沒人接聽;發信息,沒有回覆。
天快要塌了,猛然驚覺獨孤俠就是她的整個世界,沒有了他,活著還有什麼意義?要馬上找到他,她要他陪在身邊,一輩子。

未完待續。。。。。。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版權歸藍色幽靈所有,抄襲必究,歡迎轉貼分享,敬請註明出處。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濕魔》之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