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青春不老,我們不散

berenicest 2019-7-9 07:41 PM

時光易走,白衣蒼狗。

第一次相遇,你還是眉眼未長開的少年,但落在我眼裡是一株白蓮盛開在月光下的清新脫俗又帶點月色的柔情。

你立在窗前,陽光灑在你墨鴉色的發上,乾淨飽滿的額頭,還有一抹笑綻開在你的薄薄緋唇。你笑着,輕輕的說着:“勸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我路過走廊,聽到這話語,心裡似有水草漫過的柔軟。偷偷轉過臉去,看到的是光暖人獨立的場景,你手執一本詞集,詠哦着詩句。那些詩句柔和如同新生的水草,妖妖嬈嬈覆蓋了我整顆心臟,卻不收緊,只是纏繞着,散着它幽幽的香,醉了心,晃了眼。

“這是紅豆,我知道。”我不禁搭了訕,這都怪初遇太美,以至于內心有點迂的自己竟大了膽子敢上前和一個陌生人說話。

“你?”你像似被從書中驚醒,盯着我認真看了幾眼,卻半天只支吾出了一個字。

“你愛吃豆沙包麼?”我顯然不喜歡這樣的尷尬,瞬間轉移了話題,“豆沙包的餡可是紅豆做的。”

“嗯。”你輕輕點了頭,臉色微紅。

就這樣與你相識,說着不着邊際的話語。後來分班,兩個人竟在一個班。是什麼在兜兜轉轉,是什麼將緣分合了一處,你竟成為我的同班同學,着實讓我歡喜讓我笑。

你很安靜,總是端坐在課桌前,寫些字,偶爾走到窗邊詠哦些詩句,這一切與周圍那些打打鬧鬧的男生很不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麼魔,竟歡喜你這樣的書呆子。

只是我們的交集並沒有因為在同一個班而多了起來,反倒是少了下去。該怎樣才能與你有些話聊,我苦惱着,揪心着。突然想到很久以前的相遇,你說你喜歡豆沙包,心裡頓時有了主意。

次日午間時光,你一如從前還端坐在課桌前,旁人早已離開教室前往食堂。

“喏,給你這個。”我伸出手,掌間是一個瑩白圓潤的豆沙包。

“嗯?”你抬起頭,望向我,又低頭看了看我手中的豆沙包,“這是做什麼?”

我別過臉去,不好意思地望着教室里寫滿密密麻麻板書的黑板,輕聲解釋說:“你不是說你喜歡豆沙包麼?”

“謝謝。”你有些侷促,卻依然收下了我的豆沙包。

你的指尖帶點冰涼,觸及掌心的微涼,在我身上帶過一陣顫慄,麻麻酥酥動了情。

我臉上酡紅醉如霞,你卻再次伸手過來,將我滾燙的手一握,塞進了不知是什麼的東西。細膩圓滑,橢形,硬硬的質感。

我不敢鬆開手來看,努力鎮定着自己,硬是熬到走出教室門口。

陽光下,掌心有幾粒紅豆正含笑看我。

再見已是路人,不知你是否還記得幼時你我相談甚歡的場景,不知是否還記得我贈你食物你送我紅豆的時光。

依舊是温潤青玉貌,恬然了一屋的書生氣。

你站在書櫥前看書,我是一眼認出了你。你那樣專注的神情與當初相遇時一模一樣。依稀記得那年陽光驟好,日暖花甜,你是翩翩少年郎,亂了我的心扉,晃了我的眼。而如今,你長開了眉眼,依舊清秀動人,身姿修長,似那青竹屹立風中,有着說不出的風姿,依舊惑了我的眼,醉了我的心。

時光容易把人拋,你的紅豆又消了幾許相思,又短了幾絲懷念?

我無從而知,我只知這青春不老,我對你的思念不散。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青春不老,我們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