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遙遠的愛

berenicest 2019-7-10 08:33 AM

你曾經說,飛鳥可以在天空中自由的飛翔,但卻無論如何也飛不出天際,你說這是飛鳥的宿命。你還說,魚可以在大海中暢遊,但是無論如何也游不過邊界,你說那是魚的宿命。那我們呢?我們相遇、相愛,但是最終沒能走在一起,你說這也是我們的宿命嗎?

那一年,你被爸爸帶到我家,你怯怯地躲在爸爸的身后,不知所措。爸爸指着你對我說,以後他就是你的哥哥了,快叫哥哥。我嘟着小嘴巴,固執地說了一聲不,然后就跑開了。路過你身邊的時候,我故意敲了一下你的腦殼,你被吓了一跳,我想你一定非常憤怒。可是當你轉頭看向我的時候,你的眼神是温柔的,你的嘴角似乎還有一抹淡淡的微笑。我忽然覺得你很好看。飽滿的額頭,高挺的鼻樑,尖尖的下巴,五官是無可挑剔的美,雖小小年紀,這身上透着一股子靈氣,我承認從那一刻起,我就偷偷的喜歡上了你。

你笑了笑,我擺了擺手,生活就像萬花筒一樣絢麗多彩起來。

那一年我們倆上初三吧?那天,我從書店淘了一本心儀已久的小說,我如饑似渴地看了起來,但當我讀到男女主角被迫分離時,我生氣的拍了一下桌子,正在聚精會神講課的數學老師先是一愣,既而操着他那口標準的川普對我吼到: 唐小魚,你想幹什麼?我這才回過神來,趕緊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這一戰更壞了,小說從課桌里掉了出來。全班同學一陣唏噓,數學老師走到我的面前,一把將我揪了出去。我滿不在乎地站在教室外面,東瞧瞧西看看,走廊里空無一人。我看見坐在教室後面那個認真聽課的你,我對着你吐了吐舌頭,你沒理我,我對着你扮鬼臉,你也不理我。最后我對着你的窗子哈了一口氣,然后在玻璃上畫了一朵小花兒,你終于轉過頭來對我笑了一下。我對着你擺了擺手。不幸的是,這一切都被老師看到了,她朝你扔了一個粉筆頭,不偏不斜恰好打中你的頭。你啊了一聲,最后被老師狠狠地瞪了一眼。你低下頭去,沒有再說話。其實你一直都是一個優秀的孩子。

每個人的人生,其實都是一本書,精彩的,殘酷的,悲傷的,幸福的,不幸的。要說出其中的滋味,幾句話豈能說明白?

那天是中秋節吧,說好了我們全家要去遊園賞月,等到快出發的時候,你卻不見蹤影,于是我跑去找你。到你房間門口的時候,你的門虛掩着,我看到你手裡拿着一個東西,喃喃自語。我以為你又背着我藏了什麼好玩兒的東西,于是我衝進你的房間,一下子從你手中奪了過來,當我終于看清楚這個東西的時候,我一下子就傻眼了。

哥…哥哥…,你怎麼有這種東西?我吞吞吐吐地問你。

快還給我!還給我!你大聲地向我吼道。

這個天使吊墜,怎麼會被你手裡?我也大聲的質問道。

我爸爸留給我的。你語氣緩和了許多。

你爸爸是誰?

跟你有關係嗎?快點還給我!

當然有關係,因為這個天使吊墜是我的。

你的?

是的,上面還印有我的名字,我指着天使的左右翅膀上的兩個字母,對你說你看這兩個m代表我的名字,我的乳名叫米米。

原來你就是米米,原來你就是害死我爸爸的凶手!你發瘋似的不停得搖晃着我的身體,我驚慌失措。

正在這時,我爸爸忽然闖了進來,他看到我手中的吊墜,忽然一下子就癱坐在了地上,喃喃自語的說道,瞞不住啦,瞞不住啦。

你放開了我。我們都衝到了爸爸的跟前,異口同聲的問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爸爸嘆了一口氣,慢慢的跟我們講完了整個事情。原來在我四歲那年,我一個人在家門口玩皮球,玩着玩着,皮球就滾到了馬路中間,于是我就跑出去撿。突然一個大貨車迎面而來,我吓得大哭起來。正在這時,你爸爸正好路過,他一把將我推開,而他自己卻被大卡車撞成了重傷,送到醫院之后沒幾天,你爸爸就因傷勢過重去世了。我們一家人感恩你爸爸的救命之恩,經過多方打聽與努力,半年之后你被我爸爸從農村帶到了城裡,爸爸是想把你當親生兒子一樣來撫養。

你聽完我爸爸的話,箭一般的沖了出去,兩只手握成了拳頭,在空中揮舞着,你用盡了全身的力量,對着天空大喊一句:“爸爸。”

那天以後,你就離開了我家,我們都不知道你去了哪裡。我們發瘋了一樣到處找你,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封信,信上說,

對不起,米米,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因為看見你的時候,我總會想起我的爸爸。

我把這封信,小心得藏了起來,沒有人知道,就好像你藏了起來,我們也不知道。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遙遠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