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超能力機器人大戰 聖女傳 五 孫策

gx9900gundam 2019-7-28 11:51 PM

超能力機器人大戰 聖女傳 五 孫策

前言 對一騎當千「另眼相看」了

廢話,超現實的動作系作品總是威力越來越大,結果經常要重啟重設。但一騎早就暗示了那些雖然作為鬥士並非最強,可作為君主勾玉的持有者兼帝王的轉生者,擁有更另類但難以控制的力量。
可我真的喜歡的是北斗之拳,其中惡魔利巴斯登場後物理力量就到頂,之後便是以戰術招式的巧妙和經驗值的提升來過關了。
鬥士的肉體雖然比現實任何人強接,但仍然明顯遜於NEEDLESS或北斗的角色,也遜於魔禁的聖人,可是君主級的角色的真正力量不只是作為鬥士的力量,主要是招引龍的超能力,應當是超過魔禁的LV.5而達到絕對可愛 CHILDREN的LV.7等級。何況一騎角色還只是青少年,所以還是有機會提升的,反正就是三家三國故還以北斗為參照的。
這里理解是天生的超能力者近似聖人,當然每回的主角和標題都是一位聖女,但不一定就是基督教的聖女。------------------------------------------------角色介紹 曾經計劃過出新角色,但那樣就更難控制,而每個人物的戲分太平均太少,就沒有留下印象給讀者了,所以只好活用舊角色。
0 春風DOREMI和寶寶 其實在春日與鷲羽時便登場的小魔女DOREMI的主角姐妹,當然現在姐姐是御姐妹妹是美少女。
00 夏候惇和和徐晃 即上回的五十嵐馨大小面首,徐晃更是小女兒的父親。---------------------------------------------------
前文提要
終於在許昌找回了五十嵐馨並把其男友和女兒帶回正軌,可是他們所盜走的核彈仍然被迪奧的死神GUNDAM所帶走。
--------------------------------------------
超能力機器人大戰 五 孫策
日向家帶馨姐與小面首生的孩子給回國,而大面首夏候惇和小面首徐晃給曹操的部將典韋看管了。
胡桃收到信息叫日向家和馨等去小型機場,只一架有聯邦標緻的旋翼機,比上次的大一號的飛來許昌了。
飛行員兼唯一的乘客下機了:「本小姐是陶樂絲上尉,是來接替日向家的各位。」
一個已成年的女孩子,穿著緊身裙套裝和高跟鞋,留有卷曲的長金髮,眼睛明亮清澈,逾一米七五的身高而且肩寬背厚,擁有很均稱的曲線。
「陶樂絲上尉,我知道你是我們愛麗絲世代對children世代挑戰者。」棗。
「後生可畏了。」淡希。
陶樂絲:「不要笑我,這飛機是要你們自己來開的。」
葵:「駕飛機?」
「你們中的棗會開傳統飛機或直升機,不用訓練都可以旋翼機的。以自動導航本機巡航速度
達五百公里,較好方向和航速後不需要手動,兩小時後到達安排給你們準備的地方了。」
反正引擎未關,棗便先上機和打開電子說明書便獨自起飛了,旋翼機只跑了數米便起飛了,並盤旋並改變姿勢和方向數次後降落。
「怎樣,乖兒子。」「秀樹老爸這東西性能不高但易操控的,你們上機我們回家了。」
「我忘記了。」馨。「我雖然是在這里出世的,但去繁華的地方總比這里好。」小女兒蕾希斯。
「雖然你未和秀樹結婚也沒幫他生過孩子,但如果你要跟他們回去,我不會阻止你的。」
「胡桃,他們離開卻只派了一個人來,我離開的話你又要找別人幫忙了。」
「沒法了,我也不知道這麼多人走的。」夏娃便繼續任務了。
張遼:「又笑我們的許昌是窮鄉僻壤了,雷斯你們不要忘記自己是是來偷東西的,現在給我們驅逐出境了。」的確不算榮譽的被逼離境。
日向家的飛機轉了數圈便向北方飛走了,張遼的手機響了,他回應了便對大家道:「五十嵐小姐的大面首夏候惇被暮操大人命令來協助你們,當然有人同來監視的,所以你們補了三個人肯定夠人手。」
「如果沒能力監視夏候的話,反只會增加我們的麻煩。」胡桃。
「放心,是典韋小姐來監視的,她本身也會協助你們的。」遼。
胡桃:「因為不趕時間,反正是賊過興兵,但我想去這里請典小姐的飛機開去那里會合。」
正是淡希的南陽鎮了,而其時孫策也返回了。
「很久沒回來自己的第二故鄉。」
丈夫司命郎暨北斗孫家拳傳承者也在等候:「今晚我倆回二人世界好嗎?」
「你不成忘記我的腦子給仲村由里代替了。」
「怎會不知道,其實你一直是用下半身思考的,所以這三十多年我們一直繼續做的。」
「爹地,你的臉皮有多厚?現在是公務當中的。」
各人聽了都大笑了。
果然曹魏的小飛機遲得多到達,到底一架是噴射機另一架是螺旋槳機,正得到周瑜和孫策的迎接,大家下機休息和吃茶點了。
見到陶樂絲一身優美結實的骨骼,簡直想把她燒成灰吃下,孫策流口水了,她感到失禮笑了:「對不起,你真的很美。」
她還不知道日向祖父首見胡桃時,也是幻想對方多世變成灰又再經生態循環而轉生的。
之後那架像張遼營中所用還小一號的旋翼機飛至,飛行員正是「我便是典韋女男爵了。」
一個比孫策還小的女孩下機,周瑜只感穿著深色娃娃裝的對方秀色可餐的,以小女孩清澈的眼神配上狹長歪斜的成年式眼型,那不過一米五的高度,但有闊大的胸廓和骨盆,細長挺直的四肢。使瑜感到骨頭中的剛直生長,便過去:「小妹妹可以看得住這個大男人夏候惇嗎?」
典韋:「你看不起我便有得你瞧。」
突然惇被凌空向後飛向牆壁了,把牆撞得出現人形的油漆脫落痕跡,原來是被典韋踢飛的,只是動作快得看不見了。
「我知道你庸害了,典韋妹妹。」
好快的動作和力量,一把聲音:「像拳四郎踢飛人和羅將漢的無影快拳般。」
「有沒那麼誇張,阿健(拳四郎)踢的重成噸的巨人,羅將漢打的阿修羅兵。」孫策和一個很像自己的黑髮女孩說話。
女孩看來較成熟的比策高一些的。
「是的,媽咪都不讀歷史的。」
正是孫策的母親吳榮了。
「我們要行動了。」胡桃:「夏候惇你怎樣?」
「我很痛,一來便給我下馬威。」
「換了是許褚姐或曹操大人本身,可能真的有像拳四郎大人般的實力。」
「不要裝死,我胡桃也知你不是泛泛之輩,因為五十嵐馨也是我在以為被你山田子殺得死定時,所創造的轉生者之一,所以我看中的人不會是等閒之輩。」
給各人看他的衣服背後真的破了但身體只是擦傷的。
古魯斯:「明顯骨頭承受得到外,還有肌肉及時收縮的結果,否則肌肉便會被骨頭和牆壁夾碎。就算是needless也不易一招殺你的。」
「盡管在防衛等綜合能力不及你們聖人,但只有king等人用的南斗聖拳才可以秒殺我們鬥士的。」意下之意即使是北斗戰士或聖人也不能一招殺得死他的。
幫他治理過便討論現在的行動,因為已經知道那機器人和駕駛員的來頭。
胡桃:「現在各位知道有多嚴重,是銀河地產的迪奧開著死神鋼彈來拿走核彈。」
「但他們連反物質都有,還要核彈幹什麼?」古魯斯。
「你以為有了核能化學炸藥也一成不變嗎?」胡桃:「也可能得到紅蓮團所不提供的技術。」
未央:「但以他的身分需要幹這種事或者至少不用親自幹?」
「韓索羅的地位也做的嗎?」尚香:「基度山伯爵也在做那些事。」
「你不需要說那些虛構的人物,我也相信是真的。因為雖然有可能只是冒充機和仿制機,到底鋼彈不過是對我們來說無敵,但以超光速時代不能算什麼。但按哲學上的奧卡姆剃刀Occam's Razor*原則,便是認定對方是本尊。」
*奧卡姆剃刀 即在中世基督教神學家和哲學家William of Occam的方法論,以同樣能解釋一件事的理論中選擇最少假設的。
在吳榮的市長府一起開會時討論最近的情報,發現這幾處有那種魔像機器人哈尼幻人出沒,還發現被當作制造賢者之石的材料的人們,事後發覺他們都沒死的。
那邊有個被打爆的磚質巨人全息像,便是上次找到的哈尼幻人,另一側是夏候惇的類似巨人的殘骸全息像。
然後是孫策和夏候惇單獨對話了。
「你上次用的是否有些相似?」孫策。
「你不要把我的寶貝和這種爛貨搞亂。」惇。
「你們那些寶貝的名稱呢?」
「它們叫磚人,你在審犯嗎?」
「你是現行犯,小心自己立場不過是被蕾斯小姐,我是說五十嵐馨求情,否則你仍然呆在許昌監獄。」
「我們所用的機器人叫磚人是特意制造的,不要混淆那種只要在土地上預放納米機器和機器人小動物就可以做出來的,那種傢伙給三宮女總統和她的保鏢東方不敗都徒手擊敗過的。連你們的曹操大人和張遼合力也打不過我的磚人,我相信即使是拳四郎也打不過的,我認為只有基督二世才可以徒手獨力幹掉我的愛機。最後它是被日向小姐舉全家之力把火集中燒一點影響動作的平衡,我的寶貝磚人才倒下的滿意了沒有。」
換言之即使不是鋼彈或吉姆,也只有渣古或里歐才可以輕易幹掉磚人的。
「我們故意不用長輩們壓你,黑肉哥哥,這里只有我跟周瑜和典韋是你的平輩,連陶樂絲小姐也是你同輩但明顯比你大的,最重要的是他們個個都可以輕易取你小命的恐怖人。」
「我也知NEEDLESS`CHILDREN`ALICE還有他們的大前輩的學園都市的戰士們,都是可以令拳四郎也肯定的強者們。」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其你我間有共同的敵人,便是你說的哈尼幻人的制造者,也可能是賢者之石的制造者。」
「你想做交易就要和曹操而不是我們做。」
「典韋在的便是,但我還以為他和你達成協議才給你出來的。」
便叫她入房:「這種事我不能作主,但可以實時聯絡曹大人的。」
「你當我是什麼人?你們弄的那個核可以炸死數百萬人的。」
「我不會默許你黑吃黑這套的,現在只不過是免你死罪。」
「我以為你像BABEL開通。」
「你少來這套,人家BABEL是無權處置非現行犯的情報局,我可是一個之君。」
「不如不是說交易而是協議好了。」周瑜:「到底事件只有他們兩人入獄是不公平的,曹操大人你根本想犯人一起入獄的。」
「問題是夏候惇和徐晃你們都是紫穗總統的犯人,而蕾斯和蕾希斯雖然只是被驅逐出境,其實是被血親的家人所監視著的。」操。
瑜:「不如把囚禁的方式改為軟禁,其實馨姐和蕾希斯也算是變相軟禁的,只是蕾希斯還是小孩所以才被輕判的。」
「等你們完成任務就落實減刑吧。」操。
在主會議室的各位聽惇願意合作便放心,而同時聽完吳榮發表和解釋的情報。而胡桃還是不懂那些使用人類靈魂制造的賢者之石,而為什麼只有地底魔法世界的人才會死的問題。
「你一睡便三十年了,什麼都不知道的聖女胡桃。」淡希。
「我只知道魔皇帝發明了不殺人的新制造方法,可問題是即使舊法中你們世界的人也不一定會死的。」
「這兩人是誰?」兩個頭髮染成粉紅色的女孩進入會場。
「胡桃小姐,她們是我請來的地底世界的魔法使。」吳榮。
「我叫春風DOREMI。」「我是她的妹妹春風寶寶。」
「結果你這樣的身體會被鍊成陣判斷成類似神之子,因為你是聖人,所以是無法被用來做賢
者之石的,因為我們的身體像是一張網隔著。而我們世界一般的人的靈魂,就有可能被網眼漏了進去宇宙的另一端,因為他們的身體較脆弱,很易被魔法弄得喪失意識。」春風姐。
「為什麼地底人被做成賢者之石後一定會死?」
春風妹:「因為靈魂被吸入賢者之石了。」
「這等如什麼都沒有說,沒有活著的靈魂沒有身體,也沒有活著的身體沒有靈魂。」
「他們要的是死的靈魂,還有些人要死的身體。」DOREMI。
寶寶:「其實你們needless都算是死的身體,只不過你們的身體已經戰勝死亡了。」
「我想你誤解了,地底世界的人的所謂靈魂,就是民間故事的鬼魂般的東西。」吳榮:「也是鍊金術所要的靈魂,簡單地說是人類意識的非物質身體的主體。」
「既然是主體就是有自由意志的,又怎怕被魔法所轉移到身體外的地方?」
DOREMI:「但你說自由意志的話,意識為什麼不可以離開身體嗎?」
「因自由意志或意識就是身體的,你說的好像汽車的行駛本身可以脫離汽車一般,如果硬說意識是超越身體的,就更不應當怕被魔法勾走了。」
寶寶:「因為魔法世界的人的意志不是屬於身體的,而是身體從屬於的意志。」
「這又更扯了,既於不屬於身體就更不怕魔法陳的,那些不過是些圖案加個動作。」
「簡單說是在真正的地球的亞光速播種船上,先被做好的一群人,可以透過更換腦部的資料來變更能力和工作的。」剎那:「為的是照顧船上其他未出世的基因樣本即本地球的人煩的祖先,而魔法世界的人只消碰上原始的程序就會被拉出靈魂,而那個所謂的靈魂是會被離開祖先真地球和紅蓮團更遠的宇宙的另一端吸入,成為人造人奴隸的意識。」
寶寶:「兩者中間的是第一批在船上出世的人,就是我們修羅族人的祖先,負責開拓改造這個地球,因為我們的地球並沒有真正土生生命。」
胡桃:「但生命是身體的機能,所以按理是不會死的,而到底買方收的是什麼?」
「簡單地說是魔法界的人的腦像電腦般,需要安裝軟件才能工作的。」
春風姐:「而正統修羅族人的爆發性力量較其他人種大,但相對體重其骨骼較輕和脆弱,當然不包括你等修羅王族其實是集三大人種的優點,而你們聖人又是我們被這個地球數千年歷史所進化成的,也最接近真正地球所說的新人類*。」
*NEEDLESS據原文上needless=新人類,而定義上等同魔禁所說的聖人。
「我也知道修羅族,都怪你個山田子害我當了三十年植物人。」
「不要扯開話題,你因為換腦才忘記其實你這三十年醒過很多次,只是每次都很快再度暈迷的。」
「可是就算腦部像電腦,難道說本身不會維持身體生命嗎?」
「我是說賢者之石練成陣的指命是把所有資料搬走。」寶寶。
「笑話,搬走本身也要身體包括腦部仍然有能力搬走才行,你也應當知道電腦除了硬碟作業系統外,還有個主機版作業系統*。」
*即BIOS,有別於硬碟的OS。
DOREMI:「你說對了,如果有人剛巧在鍊成後救治被當材料的人是不會死的,只是那個世界的人是不知道的。猶其是地底外的人類不過是被嚇到的,因為地上人或修羅族的腦部不能移動資料,只能把其複制給人和事後遺忘。」
單是給一個聖女說明就這麼費力,真不知道怎樣向外行人們交待事件了。
「阿姨,一邊請曹操大人視像談判,一邊請正牌地底魔法界的專來來解說了,兩邊一起花了超過十分鐘,說得大家無喘了。」
休息十多分鐘再開始,之後便是討論如何使夏候惇合作而不會逃,以及安排探訪被練成後被救的受害人,最後是示範練成當然要實力高強的當材料。
結果一談又花了數小時,結果都給連喝多杯汽水了。
「媽咪,結果變成開會多於實幹了。」
「權力較大但又不是絕對權力的人便是這樣了,小策。」
「其實我也知道根本沒有真正的絕對權力,就算是獨裁者也需要別人去執行的。」
「不過可以在一定的小範圍內使頭頭享有實質絕對的權力,好像家庭或課外活動的社團,否則便是極大的組織使領袖擁有形式上的絕對權力,如大國的皇帝等。」
課外活動的社團的絕對權力,好像SOS團嗎?
晚上孫策和周瑜同房,到底大家也明知兩人的關係,當然小策這具鋼鐵般的骨肉構成的胴體,是瑜所認定最配得上自己的人,到底他就要像男孩子的身高和肩寬的,才夠他好好握擠著乳房的,讓他緊緊相抱緊女體。當然策也最需要這麼優美結實的男孩。
在天亮前孫策給吳榮拍醒了。
「不叫瑜君嗎?」她也弄醒了男孩。
給吳榮看見自己全裸了「嘩,你------」瑜慘叫了。
「所以我才只叫你一個。」
「現在我都給你們弄醒了,阿姨,什麼事?」
「瑜,我們收到緊急求助,在東方十多公里外有奇怪的魔法光源。」
「本來晚夜當值的人了那里?」
「已經先行一步但發覺對方不簡單才叫我們協助的。」
「指定我嗎?這不過是治安任務,而不是戰爭。」
「是的。周瑜你可以不去的。」
「媽咪你要不要去?你不是鬥士而是文官。」
其實十多公里外不近的可那邊只有一條村子,也只有一個原修羅的前村長是高手,但村民也有簡易的槍械和會基本武術的自衛手段。
如果乘飛行器不足兩分鐘便但噪音引起對方注意的,雖然策可以持續地以每小時四十公里奔跑,但仍然需要二十分鐘才到何況到達時會太累太熱。
結論是「我借車你開去,反正你是熟路的,在曠野一小時可以開二百公里的,只需要三四分鐘便到的。」吳榮,最後周瑜還是加入。
而被報告的地點離村子數公里,仍然屬那村子所謂管轄的範圍,所以不是去村子而是到被指定的地點集合。只見三人都帶了槍和手榴彈,正乘著越野車。
看見在南方一公里外奇怪的光源還有躺著的小男孩們,策撫摸他們都知道他們雖然仍然活著,但心律呼吸不正常的。
前村長:「這是給村民發現被幪面人帶來的,給我們救出的,可能是賢者之石的材料。」
「連你們都要用火器的話,看來敵人不---」策的話被飛來的小物件的破風聲打斷了,便聽到「噹」的硬物相撞的。
原來她感到不妙而無意識用手一撥,居然是一發大大的鉛彈給她擋下了,並撞到石地上再反彈到遠處。
瑜:「無想陰殺!」
這是拳王雷奧用來贏到次兄多奇的奇招。
瑜:「看來我們是當了被狙擊的靶子,快移動吧!」只好再上車飛馳了。
「隆隆」之聲從地上大作了,原來是一發榴彈飛來爆炸了,破片爆風橫飛得汽車也給波及,當然仍然繼續疾駛了。
然後見到那光源處出現黑影了,相信便是總統要他們留心的強敵哈尼幻人了,看來是被「鍊」成了的巨大磚石制機器人,但也可以叫巨型人造人或魔像,高約十米估計有超過十噸重。
敵人似乎明知道用腳行走的巨人趕不上有輪子車輛的速度,便以炮擊對自己遠戰了,瑜用望遠鏡見到兩個巨人的肩上坐了持槍和盾的敵人,利用巨人的高度和其上面安裝的大型火器向自己轟來了。
「謂,你們不是說北斗拳可以爆巨大機人嗎?」瑜。
「不要說風涼話,現在我們怎來靠近敵人?」策。
幸好帶了槍來否則真的捱打了,除了逃便是一邊放槍使敵人也感到威脅,可是汽車雖然快過巨人的速度,但快不過炮彈槍彈甚至不一定快不過超小型無人直升機。
瑜:「南斗人間炮彈就可以飛去那邊和那怪物纏糾了。」
策:「你說的人類彈射器是北斗的拳王雷奧發明的嗎?」
「拳王軍的叛徒基馬古好像可以直接飛行的(注)?」
「不要再吵我專心駕駛,現在不能去最近的鄉公所,而要回高手雲集的鎮政府總部。」
原來策刻意跑「之」字路線使敵人無法瞄準了,瑜快給暈車浪了,而雖然汽車沒有裝甲所以跑得很快,但始終快不過破片而被弄得千瘡百孔了。
雖然對人榴彈的破片和遠距離射來的槍彈,是不足以進入骨肉強壯的鬥士內臟,可累積的傷勢會逐漸扣血的,也難保沒有流彈會擊中頭頸等要害。
瑜打開開逢吉普車頂,向巨人肩上的敵人發射反坦克導彈,巨人一閃導彈空炸了,敵人以自擋了破片。而前村長的車上開槍,像是擊落了敵方的超小型無人機。
但還有其他無人機趕上汽車,瑜等帶上夜視鏡和以槍擊落數架,可還有機上的自動步槍和手榴彈仍然向這邊招呼了。
「救命呀,媽咪,我們親見到十米巨人出現了。」
「誰這麼吵醒本小姐們的安眠?」
車上通話器傳來的是未央的聲音了,而現在離目的地還有一半的數公里路。
各人終於見到一條人影從鎮政府總部閃出,在經助跑飛躍到正在接近自己的巨人,而給她起跳的石地上出現了一對被巨力壓成的腳印,還是較小的女性鞋印了,當然鞋也瞬間破裂的。
「胡桃終於要在實戰中一試身手了,未央。」「剎那,如果我倆中任一出馬都可以秒爆那巨人的。」
還在身著睡衣的兩人見到胡桃像炮彈般超音速飛向巨人,敵人知道她要近半分鐘才到達,便閃躲著這個神影,可是巨人的動作太早開始了,給胡桃有時間以四肢和彎腰划動改變方向,反而以肩膊撞中它才被反彈落地。
巨人失去平衡但以巨臂支撐不致倒下,而在肩上的敵人向胡桃開槍,給她運勁硬吃了一兩槍便跳到他面前踢飛跌下地上。
胡桃發現巨人的控制天線,飛膝撞得外殼龜裂,強抓出線路和電子零件,巨人當場停止動作了。
這時剎那飛來了:「知你癘害,小胡桃。」
「我也知道你們是故意讓我試實戰對巨大機人的。」
剛才的控制員舉手棄械:「面對羅馬正教兩大聖女,就算是S級鬥士也要-----」
但話未完便不見人影了,只聽到遠處的隆然巨響,原來是有另數台磚石巨人前來了。
「給敵人耍了,小策還不叫醒大家合力應戰?」
「胡桃,你不信我倆可以痛宰全部敵人嗎?」
「我要把他們一網成擒,因為些巨人看來太濃胞了,可能敵人會用巨人掩護自己逃掉。」
結果周瑜抓住了逃走的敵人控制員了。
這時雖然只能飛得像鳥兒般又慢又低但靜音的魔法掃把大派用場了,當然也少不了超小型無人機搜索了。
「為什麼明知道needless在都敢鍊成?」策。
「我想他們不知道什麼叫needless?」吳榮,因為needless的正式稱呼是聖人。
春風姐也發現疑似敵人指揮官的人物了,原來又是個萌妹子,胡桃便飛躍到她前面了。
「看來你也是鬥士,還不報上名來,和我過兩招吧。」
「你是神之子的同類,我怎膽敢和你相比。」
女性拔槍快如閃電還射出比自己動作更快的子彈,可是胡桃不同剎那或未央,她在移動身體的速度上明顯較遜,但動作速度反比兩人更快,也和普通的子彈一般快了。因為這不只是超能力而是超人的身體能力。
一腿踢飛了女孩,雖然是力敵萬人的高階鬥士,但對於可以撞跌巨大石人的胡桃,只不過是能夠禁得住自己力量,一次打不死的沙包而己。
之後因為發覺到哈尼幻人的弱點,各巨人都被孫策和周瑜等打倒了。
可是又出現了新的巨人,看來鍊金術師仍然在發動當中。
「這次釣到大魚了。」孫策。
又再隆隆之聲地面發光了,一隻巨鳥從地底飛出來。
看清楚那不是生物而是由無機物構成的外表,春風妹:「機械鳥?飛機?」
她突然感到被什麼打中下墮了,在怪鳥正面的無人機也相繼墮落,未央一躍抱著寶寶,發覺不省人事了便把其給了最鄰近自己的吳榮。
她便剎那發動能力以彈跳和學胡桃划動身體控制方向和保持加速,飛上鐵鳥的兩側其中鳥型巨機變成人形。
「看來真的不妙了!」未央見那巨人像是炮口的對著自己,以能力加強划動身體轉彎,一道奇光擦過自己,衣服被燒掉了。
剎那乘機接近鐵人,以音速二十倍的速度衝擊可被反彈了,還突然被神秘的光束射中,衣服都給燒掉了。但光束是從半空的超小型無人機發射,這種精準和靈敏度:「心靈感應浮遊炮?」
兩名裸女先落地,也深知道如果換了普通人不但無法去到剛才的位置,而以常人的身體即使是魔法師或後天型的能力者,早就被燒成灰甚至可能氣化掉的。

「不好了,我感應到魔鬥氣。」策:「來者是北斗劉家拳的高手,而我是孫家拳的高手。」
各人也知道劉家拳便是琉拳了。
「明白了,是以控制鬥氣來操作感應系統的,把拳法的極致進化成控制機器的極致的魔法。」被吵醒來的淡希。
胡桃的晶片感應到信號:「司馬宙先生在最接近的總部把兩台精神感應渣古(仿制品)送來了,我和小策兩個接收吧。」

但發覺在地點上胡桃不及孫策和胡桃接近機體,而當然剎那可以自力飛到駕駛艙處,而策就要機體來就她而另兩台在與變形機人交手中。
這些新類型人用機動戰士的推力很高,足以不變形又不用米諾夫斯基推進器,就可以在地球上自由飛行。
只見它們在空中飛躍纏糾,可是到底剎那和未央本便不擅長使用精神感應鬥的的,有的只是本來體力所衍生的腦波也自動比常人強大,卻仍然給打得無法還手只有閃避。
策反而也利用操鬥氣術控制機體了,雖然同樣是生手卻明顯較快上手的:「剎那姐把機體開去胡桃姐那邊。」
「是的,又是你了胡桃。」剎那讓出操縱席了。
這時胡桃和孫策終於在實戰上用上感應式控制和發射線控炮,並以二敵人但始終是初陣的,仍然未分勝負。
當對方要撒退時突然一雙巨大拳頭飛來,這是又一台機人飛來正是司馬宙的鋼鐵吉克,當然是因為連接了他的義肢作感應式控制。
最後終於合圍打殘了變形機人,它喪失戰力緊急降落了。
----------------------------------------------------------
注釋 基馬古好像可以直接飛行
基馬古是北斗之拳電影動畫「真救世主傳說 3 激鬥之章」的原創人物,作為拳王雷奧的新參軍,可以自由飛出飛入南斗最後之將的大本營查出她的身分,最後因為屠殺俘慮與計劃謀反罪和數名同黨被雷奧處死的。但在原著或電視動畫版,不過是雷奧猜對了最後之將是尤莉亞吧。
而這是為了對應在動畫版的原創招式南斗人間炮彈,也有意和天之霸王雷奧原創招式把自己用彈射器飛到城牆內。
-----------------------------------------
後記 把夏候惇當了馨姐的大面首,到底在一騎中黑膚色的男性不多。

最後這集以孫策當正,先擊敗人造巨人(哈尼幻人)和與駕駛可變機人的琉拳魔神交鋒,魔神身分與鐵鳥的型號下回掀曉。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超能力機器人大戰 聖女傳 五 孫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