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瞎子

電梯默默的樓主 2019-8-20 10:53 AM

瞎子

從我懂事起,村子裏就有壹個奇怪的瞎子,他長得又黑又瘦,戴著壹個破舊的草帽(不是路飛那麽個性的草帽,是真的用草編的帽子),說話帶著很奇怪的外地口音。不管遇到誰,都點頭彎腰叫爺爺奶奶。哪怕遇到我們小孩子,他也會自矮壹輩叫我們叔叔,比如說我,他每次聽到我的聲音都會說:三叔好,三叔今天作業多不多呀?

四五十歲的男人叫小孩子叔叔,場面滑稽又怪異。

小孩子愛拿他打趣,經常搶他手上的竹竿。大人們無聊的時候也喜歡調侃他,夏天晚上乘涼的時候,有男人問他:張瞎子,妳娶過老婆沒?

他笑著說:沒有沒有,爹娘死得早,家裏也沒錢。

那男人又說:聽說某某村來了個女瞎子,到時候妳把她娶了唄。

周圍的人壹片哄笑,瞎子滑稽的彎彎腰:那謝謝趙爺爺了,到時候請妳吃紅雞蛋。

大家笑的更歡樂了,他就是這樣壹個人,自尊這種東西想必是不配擁有的,他盡情的糟踐自己,為的就是討壹口飯吃。

討飯也是壹門手藝活,我見過他討飯的樣子,畏畏縮縮的蹲到人家的門口,嘴裏像唱歌壹樣說著人家的好話,門裏面的人露出嫌棄的神色,自顧自的吃著自己的飯。他卻沒有半途而廢的意思,討好的話像機關槍壹樣從嘴裏吐出,什麽男主人威武雄壯,女主人千嬌百媚,子子孫孫多福多壽,恨不得把人家家裏的畜生都誇壹遍。

女主人被煩的不行,拿起壹個碗盛些飯菜走到門口倒到他碗裏:真是怕了妳了,別待在這裏了快走快走。

瞎子誠惶誠恐的站起來點頭哈腰:謝謝奶奶謝謝奶奶,今日為善日後有福,明天打牌大殺四方。

女主人哭笑不得的趕他走:滾滾滾,死瞎子還懂得挺多。

其實他也有自己的手藝,那時候農村還沒有天然氣,大家都燒的是土鍋竈臺,做飯的時候需要柴火,大家都把稻草捆成壹團燒著做飯。那瞎子雖然眼睛看不見,卻非常會編稻草,於是秋收後大家都請他編稻草,酬勞就是壹頓飽飯。瞎子也無怨無悔,從中午編到傍晚,整個人都快要累虛脫,晚上吃飯的時候依然蹲在門口,吃完飯後還千恩萬謝。

有壹次編完稻草他去池塘邊洗澡,拿著塊破抹布擦身體,結果壹個女人大叫起來,大家都圍了過去,那女人驚惶未定的說:那討米佬偷看我洗澡。

那女人的老公壹下子就怒了,壹巴掌打在瞎子頭上,瞎子抱著頭蹲在地上,但是臉上還是諂媚的笑著:我眼睛瞎了幾十年了,想偷看也看不了啊。

那女人的老公惡狠狠的把他揪起來:妳他媽是真瞎還是假瞎?

瞎子像小雞吃米壹樣點頭:真的瞎了真的瞎了。

說完把眼皮翻出來給大家看,確實是瞎了。農村人還是挺善良的,好幾個人勸了勸那女人,她瞪了那瞎子壹眼走了。

大家壹哄而散,等到周圍都安靜的時候,他抱著頭在池塘邊哭起來,那壹刻我才知道,其實他也是有自尊的。受了冤枉後,他也有委屈和憤怒,但他沒有能力反抗 ,連痛哭壹場都得找個沒人的地方。

其實他是個好人,有壹次村裏失了火,壹戶人家被燒的濃煙滾滾,大家都在賣力的搶火,各家各戶都拿著水桶去池塘取水。那瞎子也想幫忙,就在池塘邊不停的舀水,然後把桶遞給男人們,火被救下來後他的手抖個不停,從沒幹過重活的他癱坐在地,卻不停的詢問大家火救得怎麽樣了。那壹刻,大家也許會覺得他並不是那麽卑微的壹個人。

村裏辦酒席的時候,瞎子也會跟過去,那壹天主人是大方的,會給他弄壹碗大魚大肉的飯菜,叮囑他不要騷擾客人。有壹次我跟著奶奶去吃酒席,吃完後看到他正對著壹碗飯磕頭,這奇怪的舉動吸引了我,我問:張瞎子,妳怎麽不吃飯呢?

他聽出了我的聲音,扭過頭笑著說:三叔好,三叔今天作業多不多?

我說:早做完了,妳不吃飯磕什麽頭啊?

他解釋道那天是他爸的祭日,每年的這個時候他都不吃飯,把討來的飯都用來祭拜父親。小孩子怎麽會懂這些,大家都覺得他是神經病,有個小孩子過去想把那個碗踢翻,瞎子撲過去把碗護在懷裏,對小孩子笑著說:別踢別踢,別摔倒了。

人到底是壹種什麽樣的存在?

明明無時無刻都在受辱,卻還是要拼命的活下去。

明明連自尊都沒有,卻還堅守著壹些莫名其妙的東西。

他總是隔壹段時間消失,又隔壹段時間出現。聽大人說他晃蕩在各個村莊,聽他的口音好像是雲貴那邊的,也就是說在他的整個人生裏,壹直都是在流浪,為了壹口飯,輾轉數千裏。

有壹年冬天特別冷,他又回到了我們的村子。他穿的很單薄,凍的瑟瑟發抖,討飯的時候聲音沙啞,估計是凍感冒了。那幾天村裏面又來了壹個傻子,流著涎水目光呆滯,看到小孩子就湊上去傻笑,我們都嚇得不輕。大人們揍了那傻子幾次,把那傻子丟在土地廟裏,很不巧,那也是瞎子落腳的地方。傻子已經好久沒吃飯,看到瞎子討到了飯就撲過去搶,大家都等著看笑話,誰知瞎子把碗遞給他然後找了塊破棉被披在身上。

好事者慫恿他:張瞎子,揍他呀,他是個傻子不會還手的。

瞎子只是微笑,縮在墻角壹動不動。

傻子吃完後覺得冷,又跑到瞎子身邊,和他睡在壹起相擁取暖。天色漸黑,瞎子把棉被讓了壹半給傻子,他靠在墻邊不停的咳嗽,嘴裏說著壹些別人聽不懂的話,還唱著壹些怪異的歌謠。

人生如蒲草,隨風去飄搖。命運似彎刀,剪裁君自笑。

那壹晚下起了大雪,大人們都很高興,因為瑞雪兆豐年,明年應該有個好收成。沒有人擔憂過,那些無處為家的人該怎麽辦?

那壹晚之後,瞎子再也沒有出現過。大家都確定,他壹定是死了,死在了某個沒人看見的地方。

但沒人傷悲,因為我們都多了壹口飯。

而他的存在,本就可有可無。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