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遺體處理概念與社會事件反思

(--_^) 2019-10-12 07:47 PM

遺體處理概念與社會事件反思

昨天是重陽節,乃清明節以外,另一個登山掃墓、拜祭先人的日子。昨天筆者因工作在身,登上馬料水的山上,為醫學院的解剖課作準備。就在路經醫學院後門的「無言老師小花園」時,看見家屬卷上可能由子孫畫上的一幅畫放在「送別閣」的對聯旁邊,對聯提上「今夕吾軀無言教,他朝良醫有心人」,家屬當日從此門目送至愛的先人,這個地方有其獨特意義,因為門後有着先人的軀體,解剖過程雖然不宜有太多想像,但家屬因了解到遺體捐贈背後含義,使大愛及尊重勝過了他們內心的掙扎和恐懼。
解剖課有足夠遺體捐贈到醫學院不是必言的,醫學生能跟無言老師學習,更有其道德責任,就如捐贈計劃的核心價值「尊重、人性化、社會責任」。從前,本港醫學生的解剖課是用上政府提供的遺體作實體學習,這些由食環署運送來的遺體,先人生前可能是獨居老人、無家者、無懷疑的死於非命者、獲政府法醫豁免解剖的遺體、警方找不到先人家屬的無人認領遺體……等等。或許在本港百年醫療歷史裏,在處理及看待遺體有着黑暗的一面,幸好在公共醫療制度的進步及市民對道德人倫追求的提升,政府在遺體處理制度及相關公共服務上,雖仍不及世界其他一線城市,亦逐漸見改善之處。
[b]遺體處理的四個層次[/b]
遺體處理,第一層必然以遺體分類及接觸者的個人衛生防護出發,第二層再看對處理流程對公共衛生及民生的影響。在以上兩種點來看,政府已經達到世界衛生的基本標準,但對筆者而言,若需要提升服務質素,「尊重、人性化、社會責任」同樣必然是第三層的提升方向。現時,醫管局及食環署也在局部的服務上,亦正朝着這方向改善,例如翻新個別殮房及惜別居、改善部分火化場及撒灰花園環境,但由於資源所限,整體服務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然而,在最近的社會事件中,原來遺體處理在重大事故和社會爭議上,我看見第四層的方向「透明化、程序公義、訊息傳意」,這對死者及生者有着非常重要的意義。例如 8.31 太子站襲擊事件和過去的屍體發現案件,大家有着非常多的疑團,筆者在此期間面對不同人士及朋友過百提問,由於小弟並不是負責此案的任何專業人士,在專業原則下不宜隨便立論。於是,我只能向提問者否定一些在遺體處理及靈魂之說上有明顯誤導之處,希望他們不要再錯誤轉載及詮釋,減少情緒不必要的困擾,把焦點放在揭露真相,而不是謠言滿天飛。
[b]8.31 現場安排與死人之說[/b]
有關 8.31 的回應,警方、醫院及消防各有不足及矛盾之處,而真正影響公眾信任度的,在於太子站封閉期間更拒絕第四權(傳媒)監察,過程有欠透明,在執行處理及行政程序上,始終未能令公眾相信程序遵循公正、公開、準確的原則。不難想像,當時案發現場環境分秒必爭,需要時間進行搜證、處理證據 (?),並展開刑事調查。可是經過警方在記者會上封閉及傲慢的態度表達後,明顯更惹公眾質疑(警方高層在公關應對上被消防高層的表現遠遠比下去)。
8.31 晚上的太子現場環境及港鐵站路面,警方聲稱當時正處於非法集結及暴動狀況,需指揮決策將傷病者順利送到附近港鐵站後離開。或許,在一些大型災難現場,警方必需要確保現場環境安全,才能夠讓救援人員進入封鎖線,然而當時警方認為比較保險的選擇就是運用港鐵列車將傷者送到其他安全的港鐵站,再交由消防處救護車送院,確保行動人員及傷者安全使用特別列車運送。可惜,回看當晩封站決定,現場曾拒絕救護員及傳媒進場,現場氣氛反而更覺詭異,因為若警方認為站外市民情緒高漲而帶來風險,難道市民會明知傷者嚴重或危殆仍阻礙救援工作嗎?所以最後事件令市民認為現場有死亡個案出現,絕非空穴來風。
現在案件應該已進入刑事調查及司法程序,即使有部份重要証物(例如太子、旺角、油麻地、石硤尾、荔枝角及美孚地鐵站的 CCTV)可能因法律程序已經展開而不能公開,但剛巧接著此期間的各種屍體發現新聞同時出現後,加上市民在警方執行職務無委任証、無編號、無樣睇,直至多月來充斥大量濫暴和執法不公的印象看來,被打至死者之說即使到現在未有真憑實據,但警方每次展示理據時,經常莫視記者提問,更顯其掩飾之態,對公眾實難有公信力可言。
[b]羈留情況底下之死亡及屍體發現案[/b]
若不幸有被補人士在警方羈留情況底下死亡,其遺體也必須進行法醫解剖以及警方展開刑事調查死因,直至交由死因庭展開聆訊,但由於接受正式法院聆訊之前已經死亡,因未經最終定罪、假定無罪,有關被告人所起訴罪行將會全數被撤銷,所以家屬不必害怕危害自身法律責任及人身安全,應盡為死者伸冤,並追究警方可能需要承擔的責任。
客觀來,說近月多宗屍體發現案,香港本身每均有自殺個案,而社會氣氛影響下,也絕對會推高自殺率,加上巿民目光如炬般察看任何有關死亡的新聞,事件有可能被情緒影響而放大。不過,當我們留心警方對多宗屍體發現的處理手法時,某些案件又的確十分惹人可疑,所以筆者建議死者家屬可以透過死因裁判官相關法例,申請親屬本身、或由家屬指派之病理法醫科醫生、醫學院病理學教授、死者生前通常就診的註冊醫生作其代表,監察衛生署法醫或醫院管理局病理法醫的整個病理解剖過程,在死因裁判法院進行死因聆訊之中擔任專家證人,召開死因聆訊作供,詳情可細閱死因裁判官條例及其相關法例。
因此家屬要善用死因裁判官條例,尋找法醫專門醫生(退休醫生亦可),代表家屬向死因裁判官申請進行病理解剖及撰寫、出庭擔任專家證人報告,即使傳統上必有家人介意解剖先遺體有所不敬,但家屬因此了解到病理解剖背後目的,為先人討回公道及追尋公義,亦能勝過了他們內心的掙扎和恐懼。
[b]做自己喜歡的自己[/b]
昨天的重陽節,並不是佳節,眼見太子站的白花和悼文,我知道對大家而言,沉冤未能得雪,天上掉下來的雨水也不能掩蓋每位手足的涙水。雖則歷史上多少因政治而死的亡者未能留冊,但他們的意志與血汗仍留在後人的身體裡。時代不同了,雞蛋與高牆鬥力,因力量懸殊的情況下,實在容易送頭及犧牲生命。請記著,大家要堅持正義,在鬥智之餘,亦要兼顧軟實力,盡力做到「行動能光明磊落(透明化)、爭取過程合乎公義(程序公義)、做足論述及文宣(訊息傳意)」,不要在打怪獸的過程把自己變成怪獸吧!做自己喜歡的自己!
英國著名首相邱吉爾有此名言「堅持下去,並不是我們真的足夠堅強,而是我們別無選擇,因為我們要生活。並不是我們喜歡一件事情就可以把它做好,而是我們在做的時候,學會了喜歡它。我沒有別的只有熱血、辛勞、眼淚和汗水可以奉獻。這些都是我最寶貴的財富。請記住:永遠永遠永遠都不要放棄你自己。」
願榮光歸於每位真香港人,盼自由歸於香港。

[url=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E9%81%BA%E9%AB%94%E8%99%95%E7%90%86%E6%A6%82%E5%BF%B5%E8%88%87%E7%A4%BE%E6%9C%83%E4%BA%8B%E4%BB%B6%E5%8F%8D%E6%80%9D/]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E9%81%BA%E9%AB%94%E8%99%95%E7%90%86%E6%A6%82%E5%BF%B5%E8%88%87%E7%A4%BE%E6%9C%83%E4%BA%8B%E4%BB%B6%E5%8F%8D%E6%80%9D/[/url]

沉重悼念所有反送中運動中的死者,一定要追查真相,追究黑警!

東方神蜥 2019-10-12 11:23 P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遺體處理概念與社會事件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