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15 PM

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

第一章法師大人?!
  張潮睇着自己手中閃爍着淡藍色光芒嘅權杖,成個人如墜雲霧:「我呢個系……著越了?」 「冇發夢吧?」張潮還有些唔敢相信,打量了一下周圍一片恢宏嘅水晶建築群,猛地掐了一下自己嘅大腿「臥槽,好疼!」佢頓時蹦起三米多高……額,三米多高?! 佢開始意識到有乜唔對路了――一躍三米高,唔通……我成了傳講中,著越小講嘅大高手了?
  武者?修真者?仲系法師? 佢連忙打量了一下自己,伸手揪了揪自己身上披着嘅連襟兜帽長袍:「嗯,跟法杖一樣,也系藍色嘅,花紋也唔錯,我呢個系著越成了一位法師咩?」
   張潮自言自語,心裡唔禁振奮起嚟。  喺現實世界,自己之不過就系一個痴迷於LOL嘅**絲青年,冇想到著越之後居然能成為一個上等人。

   冇錯,就系上等人,無論系喺邊本小講裡面,法師也一定系高端職業啊!  乜龍與地下城裡毀天滅地,山口山中奧數無敵,就連網絡小講里法師也系比戰士之類強出無數倍嘅存在啊哈哈哈! 想到呢度,佢頓時福至心靈,舉起權杖,只見嗰頂端嘅藍色寶石一亮,頓時就有一道藍色嘅光球從其中飛出。 「啊哈哈哈哈!」藍色光球伴隨着張潮嘅大笑聲轟喺了地上,立刻炸開了一個拳頭大小嘅土坑。
  嗯,雖然飛行軌跡很慢,威力也唔系很強,但總算系我釋放嘅第一個法術嘛!
張潮強壓下了內心嘅激動,開始喺自己嘅腦海中翻閱自己嘅記憶――著越小講都系咁寫嘅,自己呢明顯就系小講中最俗套嘅奪舍重生,因為呢具身體跟自己原本嘅明顯就唔一樣
  既然咁嘅話,嗰身體嘅原主人肯定會留下一份非常唔錯嘅遺產嘅。 像乜美貌侍女,貴族銜頭,高冷未婚妻啥嘅……嘿嘿嘿! 統統到我碗裡嚟吧!張潮嘅嘴角開始流出哈喇子了。 「你!站喺呢度干乜?還唔快參加戰斗!」突然,一陣清冷嘅聲音傳嚟,濃郁嘅殺氣瞬間如同一盆冷水,從張潮嘅頭頂兜頭澆下,打斷了佢嘅YY。
  張潮渾身一顫,連忙回頭,發現那赫然是一名身穿淡綠色戰甲,手執一柄斷裂大劍的少女。 少女年紀不大,有着一頭雪白的短髮,面容剛毅卻又不失秀美,有着一種濃濃的反差萌。 如果是往常,張潮如果遇見這種等級的女神,怕是立刻就會瞪出自己的眼睛珠子,恨不得流出口水來。 但此時張潮卻絲毫注意不到這一點,在他的眼裡,這個少女渾身的氣勢就如同一尊兇猛的惡獸,充滿了濃厚的死亡氣息。
   盡管只有一米七嘅身高,但王浩卻仿佛睇到了一座山巒一般偉岸。 「系……系。」好恐怖嘅殺氣啊!張潮眉頭冷汗直冒,忙唔迭地點頭應道。 佢曾經以為小講里寫嘅殺氣逼人乜嘅都系扯淡嘅,冇想到居然真嘅有呢種人存在。 少女冇再理會佢,身形微微頓了頓就提着手中嘅斷劍繼續向前奔去。
等到少女離開了大概得有幾十米遠了,張潮呢才感覺溫度恢復了正常,連忙拍着胸口感嘆道:「呢小妞好犀利,長得也好睇,簡直跟英雄聯盟裡面果個銳雯一模一樣。」

    「唔好,英雄聯盟?!」

    突然,佢仿佛意識到了乜,連忙回頭睇去。

    呢一睇,立刻讓佢心如死灰。

    因為佢赫然睇到了,就喺佢唔遠處,嗰最為高大嘅水晶尖塔中,三個出口正源源不斷地湧出一個個高大健壯的士兵。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16 PM

等到少女離開了大概得有幾十米遠了,張潮呢才感覺溫度恢復了正常,連忙拍着胸口感嘆道:「呢小妞好犀利,長得也好睇,簡直跟英雄聯盟裡面果個銳雯一模一樣。」

    「唔好,英雄聯盟?!」

    突然,佢仿佛意識到了乜,連忙回頭睇去。

    呢一睇,立刻讓佢心如死灰。

    因為佢赫然睇到了,就喺佢唔遠處,嗰最為高大嘅水晶尖塔中,三個出口正源源不斷地湧出一個個高大健壯的士兵。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18 PM

其中,有一半系披着藍袍,身形猥瑣,手裡拿着盾牌和錘子嘅近戰士兵,另一半……就系跟佢打扮一般無二嘅遠程士兵。

    「法師?我呸,原嚟******我就系個小兵!」張潮成個人就如同被閃電畀劈了,當場呆若木雞,站喺嗰度吐血嘅心都有了。

    英雄聯盟里嘅小兵可謂系所有網游里最苦逼嘅一個角色了,每天單系一個普通嘅玩家都能殺個成千上萬,若系總計起嚟,繞地球幾十圈簡直就跟玩一樣。

    「我特麼招邊個惹邊個了!」張潮欲喊無淚,睇着還未走遠系度展開折翼之舞趕路嘅銳雯,仿佛已經睇到了自己被敵方英雄幾下砍死嘅結局了。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19 PM

而此時,喺佢嘅耳邊,突然響起了一道冰冷嘅提示音:被選中者張潮!

    「邊個,邊個喺叫我?」張潮渾身一個激靈,隨即心中一種劫後余生嘅感覺涌了上嚟。

    唔通――呢就系自己傳講中嘅金手指――系統大人!?

    系統抑或講金手指呢玩意,可系著越者嘅標配,如果冇系統,冇金手指,嗰還有臉叫著越者?成個一著越者之恥還差唔多。

    張潮成個人都興奮了起嚟,只見自己嘅腦海之中,陡然間出現了一個虛幻嘅模板,喺嗰上便,一行又一行嘅猩紅色小子開始一個個彈出。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20 PM

本場比賽發生分段:英勇黃銅。」

    「任務目標:你需要幫助藍色方陣營贏得本場比賽。」

    「人物限制:你嘅死亡次數唔得高於十次。」

    「完成本場任務可解鎖新權限。」

    「果然系金手指……有新權限哈。」雖然任務睇起嚟很難,但新權限意味着自己還能有上升嘅空間,唔至於就當小兵當一輩子。

    憑借自己嘅聰明才智,到時候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乜嘅,完全唔系夢啊!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20 PM

張潮樂天地想着,然而緊接着,系統嘅冰冷提示音就讓佢如墜冰窟。

    「本場任務失敗,則抹殺!」

    「我擦我擦!抹殺!?」張潮跳了起嚟,睇過無限流小講嘅張潮梗系唔會唔知呢個都快被用爛了嘅詞,抹殺講白了就系去死,從靈魂到肉/體,都要被化作灰灰,甚至於連你喺呢個世界中存在嘅痕跡都要抹除。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21 PM

就像系喺一幅素描畫中,用橡皮把你成個人嘅痕跡都抹去了。

    抹殺……一個無比可驚嘅詞匯,當初睇小講陣,張潮就經常喺想,嗰該系一種怎樣可驚嘅死法。

    被所有人遺忘,就像系從未有過存在嘅痕跡一樣,盡管呢意味着父母親人唔會為此而感到悲傷,但呢同樣意味着,自己失去了所有嘅意義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27 PM

第二章第一滴血
張潮連忙大喊:「能唔得換個任務啊?」佢開始害驚了,呢任務難度太高了,而且失敗懲罰也系佢完全承受唔起嘅

系統卻已經完全唔搭理佢了,任憑張潮喺嗰左蹦又跳抓耳撓腮,就系一言唔發,連佢腦海中嘅果個模板也收了起嚟。

    之不過講起嚟,系統貌似從一開始就冇搭理過佢,一切之不過系向佢宣示抑或系通知乜,絕對唔系乜同等地位下嘅商談。

時間一長,張潮也死心了,佢呆坐喺嗰度,成個人都有一種心灰意懶嘅意味。

    廢話,作為英雄聯盟游戲裡面,每場游戲都要死個成千上萬嘅小兵,佢點樣能左右一場比賽嘅勝利?

根本不可能!

    佢只能默默等待結局,如果運氣好嘅話,自己呢邊嘅隊友爭氣抑或碰上個代練啥嘅話,自己或許還能瞓贏。

    如果運氣唔好嘅話……唉,嗰就等死吧。

    唔系佢冇鬥志,如果系讓佢代入邊驚在場任何一個英雄,就算系掉線十分鍾,憑借現實中達到鑽石分段嘅實力佢也完全唔虛呢區區一種黃銅分段嘅低端局。

    只系,小兵嘅話……呵呵……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29 PM

人家一刀就能砍死你,而你捅人家幾百下都唔一定能……等等!

    張潮忽然渾身一震,對啊,如果系喺游戲剛開場嘅初期,小兵嘅傷害也系相當爆炸嘅,任何一個英雄都唔敢頂着兵線去和敵人對拼。

    雖然喺後期,啲英雄們有AOE技能嘅求其一個殺小兵都能一殺一大片,但喺前期,小兵嘅作用可絕對唔算小啊!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30 PM

張潮一下子有了信心,老母嘅小兵咋了,小兵也有逆襲時!

    佢本身就系個樂天嘅人,如果唔系任務難度實喺太高,佢也唔會一下子就喪失鬥志了。

    好喺,佢總算系不甘心喺呢度等待命運嘅審判,無論系生系死,總要親自參與了才對,無論自己能唔得發揮出作用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30 PM

畢竟,唔系勤力了就會掂,但唔勤力就一定唔會掂。

    「命運,一定要掌控喺自己嘅手中!」張潮狠狠地捏緊了拳頭,然後跟上了前方剛離開冇幾耐嘅一隊小兵。

    呢一隊小兵中有一輛炮車,講明呢個系游戲中刷新出嘅第三波小兵,呢個系因為炮車嘅出現規律系每三波小兵出現一次。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31 PM

梗系,也有可能系第六波,第九波……但張潮喺自己嘅內心裡仲系傾向於系第三波小兵嘅,否則嘅話,嗰將意味着游戲嘅開場時間遠比自己想象嘅早,而小兵嘅作用也將大大降低。

    隨着部隊嘅前行,張潮嘅心也越嚟越冇底,喺路過一座高達數十米,充滿了神秘氣息嘅防禦塔陣,佢嘅呢種冇底也達到了一個巔峰。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31 PM

老兄,你講咱們能贏咩?」佢伸出手竄了竄前邊嘅一個同伴嘅長袍,問道。

    果個小兵回過頭,籠罩喺斗篷下只露出一雙眼嘅白色石面具下,冇一絲一毫嘅情緒。

    「飲敵人之血,祭我大諾克薩斯!」

    嗰小兵嘅聲音中唔含一絲情緒,就連語調也系如同機械合成般,但就系咁一句話,卻反常地畀咗張潮一種信心――我哋一定能贏!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32 PM

張潮點了點頭,睇着掙脫了佢嘅手,快步跟上了大部隊嘅嗰名遠程兵,也跟了過去。
    朱宇君系一名極為虔誠嘅英雄聯盟玩家,然而雖然佢對游戲很虔誠,玩嘅時間也很長,但很可惜,佢仍系一名黃銅分段嘅菜鳥。
    「但系,呢一切都將喺今日被終結!」
    「我嘅黃銅銜頭終將一去唔復返!」
    朱宇君振奮道,因為佢今日也唔知點回事,簡直系如有神助一般直接一路連勝,嚟到了黃銅分段嘅頂點,也就系佢晉級白銀嘅晉升賽。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33 PM

喺英雄聯盟呢款游戲中,每個小分段嘅晉級都需要你達到當前分段100勝點,然後再完成你嘅晉級賽,晉級賽系三局兩勝制。

    而大分段嘅晉升則系五局三勝制,難度比起普通晉級賽還要強出一籌。

    雖然從概率上嚟睇,晉升賽要比晉級賽好打,但可能系因為萬惡嘅匹配系統,每逢晉升,坑比最多,朱宇君對此可系深有體會。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34 PM

喺呢種情況下,每多出嚟一局都將增加滿滿嘅變數,送人頭掛機乜嘅根本就屢見唔鮮,開局三路爆炸也系小事,最坑嘅系有嘅人聽你講系晉升賽然後就特登送人頭――就系唔畀你好過。

    對於呢種人,朱宇君也系完全無能為力。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35 PM

敵軍還有三十秒到達戰場,碾碎佢哋!

    熟悉嘅系統女聲響起,佢開始操控自己最中意嘅角色――提莫走到了中路。

    冇錯,就系提莫中單,而與佢對線嘅也唔系乜很傳統嘅中單英雄,而系經常喺上路送出一片天嘅放逐之刃銳雯。

    呢兩者其實都系比較適合於打上路嘅,但喺黃銅分段,萬物皆可中,邊個管你適合唔適合嘅。

    「哼哼,你一個小小嘅銳雯,居然也敢跟本尊跳!?」朱宇君有些惱怒,因為佢睇到對面嘅銳雯居然也唔補兵,就喺嗰度對着自己嘲諷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35 PM

佢立刻就挪動着小短腿快步走咗過去,一個普攻,打出毒素效果,立刻就讓呢小阿媽皮嘅血量下去了一小截。

    可系還冇等佢開心,佢就發現嗰傢伙身前嘅一幫小兵開始對着自己狂轟濫炸起嚟,嚇得佢連忙退了返嚟,結果發現呢波根本賺唔到啥。

    「老母嘅!」佢額頭青筋一跳,因為嗰傢伙又喺嗰度對着自己開嘲諷了。

    「和你哋咁嘅敵人打,就算劍系斷嘅,成個局面我也能HOLD住!」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36 PM

銳雯嘅嘲諷實喺系太犀利了,犀利到朱宇君咁一個血氣方剛嘅漢子根本忍唔住啊。

    但畢竟系自己嘅晉升賽,佢也唔敢太浪,只好將心中嘅怒火壓下,開始悶頭補兵。

    朱宇君嘅補兵手法很爛,俗稱隨緣補刀法,呢也系一般新手嘅通病,之不過比起對面銳雯只A最後一下嘅行為,佢嘅呢種補刀方式因為推線快,正適合於搶二。

    喺lol中,搶2就系搶先升2級噉解。

    咁喺對拼中你就會因為多出一個技能和一個級別帶嚟嘅屬性加成,從而對對方形成壓制,甚至於完成單殺。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41 PM

朱宇君雖然作為黃銅分段嘅玩家但卻因為受到過自己同宿舍嘅一名黃金大神指導,牢記搶2呢個中高端玩家才知嘅技巧,就憑呢啲佢就經常喺對線中無往而唔利。

    一波兵還未清完,第二波兵又嚟了。

    朱宇君心中默念,手中操控嘅提莫走位開始囂張起嚟。

    還差一個!

    佢清楚地記得只要自己補完第一波兵再加上第二波兵嘅任何一個,自己就能升到二級!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42 PM

所以,當對面銳雯向佢橫沖直撞施展出折翼之舞陣,佢嘅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

    然後,佢冷酷地按下了鼠標嘅右鍵,向着一個殘血嘅小兵打出了最後一下平A。

    「你死定了!」朱宇君哈哈大笑起嚟,但系緊接着,佢就笑唔出嚟了。

    「臥槽!臥槽!」因為佢驚訝地發現自己特麼居然仲系一級,由於冇致盲,喺拉近距離之後,佢居然完全對拼之不過對面嘅呢個銳雯。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42 PM

QAQAQA,雖然速度很慢,但對面嘅呢個銳雯玩家明顯也唔系嗰種只會QQQ嘅超級菜雞,喺Q技能中著插普攻,打出銳雯被動嘅意識仲系有嘅。

    轟得一聲!雷霆領主效果觸發,一道雷電從銳雯嘅劍刃爆閃而出。

    最終,引燃點上,朱宇君呢才慌忙按出了閃現,卻只能眼睜睜地睇着自己萌萌噠提莫慘死於引燃嘅傷害之下。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43 PM

冰冷嘅一血提示音響起,頓時,朱宇君呢方嘅打野人馬就睇唔下去了,開始打字噴道:「中單你會唔會玩,才剛開始你就送一血?」

    朱宇君剛被單殺,還被自己秀了一臉,心情正郁悶,聽到自己隊友嘅嘲諷邊度還坐嘅下去,頓時也唔買裝備了,直接喺嗰度噼里啪啦打起字嚟。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44 PM

我去你老母嘅*****」

    然而想到呢個系自己嘅晉升賽,朱宇君又默默地刪掉了呢一段話,重新開始編輯信息。

    「打好你自己嘅,OK?」

    發送出去之後,佢也唔理會打野發出嘅「呵呵」二字直接買了兩樽血葯,向着線上走去。

    ……

    「臥槽,呢銳雯可以啊。」張潮剛走到線上就聽到了一血嘅提示聲,然後就發現對面嘅提莫毛茸茸嘅屍體橫喺一邊,而銳雯嗰冷酷嘅身影系度默默地補着兵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44 PM

佢邊度知,自己冇上線就間接秀死了對面嘅中單,並且還險些引發一場口水大戰。

    此時嘅佢心中系度默默盤算着:銳雯血量咁低,推完呢波線肯定系要回家嘅,也就系講自己所喺嘅呢波兵線將完全暴露喺對方防禦塔嘅面前。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45 PM

到時候被防禦塔兩下一個,還焉有自己活路?

    至於萌萌噠提莫,佢嘅屍體剛頭先消失,離回到線上恐驚還得有個幾十秒。

    「我擦,要唔好咁啊?」張潮欲喊無淚,自己可系有着十次嘅死亡次數限制,可唔得像啲普通嘅小兵一樣無限地刷出嚟啊。無彈窗,最中意呢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46 PM

於系,佢立刻產生了一種腳底抹油嘅沖動。

    「額,我呢個系戰略性撤退,可唔系逃跑!」張潮睇了一眼銳雯英武不凡嘅身影,默默地轉身,向着自家野區跑去。

    張潮呢剛走兩步,繞過了一道生滿青苔嘅圍牆,就睇到喺嗰度面,正赫然有着四只大雞昂然挺立。

    「F4?!」張潮仰望着呢一大三小,但就算系最小嘅一只都要比自己高出半拉身子嘅雞,欲喊無淚。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46 PM

「真系人不如雞啊。」張潮嘆息,正要轉身離開,卻突然渾身一震,再睇向四只雞嘅眼神中就帶了一絲絲****。

    「嘿嘿嘿,如果我記得唔錯嘅話,喺英雄聯盟裡面,小兵與野鬼都算系中立怪物,二者系唔會互相傷害嘅。」

    佢盯着呢四只怪物,緩緩地伸出了自己罪惡嘅爪子。

    「英雄打怪能升級能賺錢,小兵呢?如果系其他嘅小兵梗系唔得,但我可唔系一般嘅小兵啊!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47 PM

張潮嘅法杖頂端緩緩凝聚出了拳頭大小嘅一個光球,然後轟然飛出,砸喺了F4裡面最小嘅一只雞嘅頭頂。

    砰――嗰只雞嘅頭頂顯現出-25嘅字樣,喺佢嗰短短嘅血條中根本睇唔出嚟明顯嘅下降,也就剛剛到十分之一嘅樣。

    張潮愣了愣,隨即淚流滿面:「我擦,我呢話曬也系個聲光特效還湊合嘅法術啊,原嚟還真嘅就系小兵嘅普通攻擊……要唔好咁對我啊!」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3:47 PM

然而,剛有些心灰意懶嘅張潮冇過幾秒鍾就平復了心情,因為佢估算了一下,初級嘅雞仔也就唔到250(實際上系225)嘅血量,自己十下普攻也能搞定佢了――相對於一些網游動輒百萬血嘅BOSS仲系很輕松就能搞定嘅。

    「阿打,快嚟與本尊互相傷害吧!」

    嘴裡發出怪叫嘅張潮就咁一下下地發出小藍光,打喺嗰比自己都高,但就系呆呆傻傻,伸脖瞪眼嘅雞仔頭上,唔多會兒,呢傢伙就撲通倒喺了地上,嘴裡汨汨地流出一堆國服嘅暗黑重油。
頁: [1] 2
查看完整版本: 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