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第五章直面死亡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4:24 PM

第五章直面死亡

「還好,總算系殺掉了呢個討厭嘅傢伙,賈慧雖然唔知提莫到底系點死嘅,但由巨大嘅失落瞬間轉變為驚喜,呢一瞬間嘅心情簡直系無法言喻嘅開心。  佢擦了把額頭嘅汗水,巧笑嫣然,開始做出自己嘅第一件核心裝備嘅小件――凈蝕也就系俗稱嘅小木錘和兩把白劍。

    女玩家系坑多,但同樣嘅,佢哋如果能憑借自身實力秀了對面嘅話,嗰種喜悅因為稀少,才更加發自內心。

  賈慧勤力平復了下心情,打開戰績板,一睇對面提莫仲系0/2嘅數據,心中頓時更加有底了。

    「哼,讓你嘲諷我,呢下人頭也冇拿到,呢次到線上一定要你好睇!」

想到操控提莫嘅果個摳腳大漢猥瑣嘅行為,賈慧頓時就有些嚟氣,但隨即又有一種濃烈嘅報復欲油然而生。

    與呢位女性銳雯玩家唔同......此時嘅張潮可冇絲毫嘅喜悅之情,佢正狼狽地向防禦塔嘅方向逃竄着,因為人馬呢傢伙面厚心黑,直接打算污掉提莫嘅呢一波兵線。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3 04:25 PM

「喂!你咪食老子兵線啊!」朱宇君氣急敗壞地打字道。

    卻不料人馬玩家不屑一顧,還回了一句:「我系幫你推線到對面塔下,懂唔懂?菜雞!」

    朱宇君成個人都快爆炸了,但系想到自己嘅晉升賽......佢默默地打開了商店界面,勉強做出了一本增幅法典和一個小布甲。

清晨加加速甩毛 2019-11-14 04:52 P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1:40 PM

然而,當佢想要跨出恢宏嘅水晶樞紐大門陣,佢猛然間想到了一個新嘅問題,呢些士兵們兵分三路,而自己又究竟要走邊條線?
佢已經觀察過了,自己無論走到邊個滿額隊伍嘅後面,佢都會自動分出一名遠程兵去往人員不足嘅隊伍,呢也就意味着佢唔使局限於中路,而系可以隨意選擇到上路抑或系下路。

梗系,佢也可以唔管呢些,就自顧自地想去邊就去邊,只系如果咁嘅話,系統嘅呢一番安排豈唔系就冇了作用。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1:41 PM

張潮相信,系統絕對唔會做出呢種無用嘅安排,呢很有可能系對佢嘅一種暗示,暗示佢可以到其他路作為。

畢竟自己嘅任務難度可謂系相當之高,如果講系喺高分段或許憑借着銳雯一個人嘅CARRY就足以將雪球滾起嚟,從而一路碾壓,將勝局穩固;但若系喺黃銅分段,就算有再大嘅優勢都隨時可能被翻盤。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1:42 PM

喺咁嘅局勢下,要想把勝局穩定喺九成以上嘅話,起碼也要有三路優勢,所以講,系統噉解,系要讓佢喺上路抑或下路打出優勢?

可系,目前上路和下路都還處於均勢,點可能還會有剛剛喺中路所發生嘅嗰種狗血事件?

自己講到底也之不過系一個小小嘅遠程兵,又能拿乜嚟幫助我方攞得優勢啊!

去野區打野更唔使考慮,根本就系得唔償失嘅事情,畢竟螳螂前期也主要系刷野,呢個分段嘅人GANK又少,埋頭苦刷,到時候自己白白為他人做嫁衣。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1:42 PM

「既然咁嘅話,嗰中路也唔使考慮了,畢竟優勢已經大到呢種地步,我再去也冇乜意義了。」

張潮摸了摸自己光滑嘅下巴,若有所思道。

「下路嘅話,由於系雙人線,而且還都配有ADC手長清兵又快,自己上線妥妥嘅分分鍾橫死街頭,因此也可以排除掉。」

「......咁,系統系想讓我去上路?」張潮眼一亮。「嗰就去上路吧!」

張潮心思一動,立刻跟喺了去往上路嘅小兵隊伍,一路經過高聳入雲嘅門牙塔,高地塔,佢嚟到了二塔附近,卻突然想到了乜似嘅怔住了。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1:45 PM

「我擦,貌似忘了一件很重要嘅事啊......」

張潮摸了摸頭,眼前一亮:「對了,頭先我呢也算系拿下了一個英雄嘅人頭,也冇注意自己嘅進化進度。」

佢連忙呼喚出模板,仔細一睇,喺自己進化進度後面嘅百分之一,赫然已經變成了百分之廿六!

「一個英雄才廿五。」張潮有些失望,正打算繼續向前走,忽然一道熟悉而又陌生嘅怒吼聲喺佢嘅耳邊響徹——俺老孫嚟也!

「大聖!」張潮眼前一亮,只見一隻身披金光閃閃鎖子甲,頭戴束發長翎紫金冠,腳踏白雲一朵,手持燦金長棍嘅猴頭兒系度一塔嘅地方一棒子一棒子敲着殘血嘅小兵。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1:46 PM

作為九零後嘅張潮,小時候嗰可系睇着六小齡童版嘅西遊記長大嘅,雖然依家再睇,佢特效等等都系錯漏百出,但呢絲毫唔影響張潮對西遊記故事嘅喜愛。



果個系幾乎影響了一個時代人嘅故事,比起三國,水滸,紅樓夢嚟講,影響力都要更甚一籌。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1:46 PM

「猴哥!我嚟助你一臂之力!」張潮大喊了一聲,其實佢呢只系自娛自樂,冇想到被玩家操控嘅猴哥真嘅會聽到,所以當佢睇到猴哥回過頭嚟,向佢微微點了點頭陣,佢嘅一腔熱血,都開始沸騰了起嚟。

盡管佢只系一個卑微嘅小兵,卻冇想到,猴哥居然向佢點了點頭!

呢份睇重,立刻就讓張潮感覺肩膀上沉甸甸嘅。

喺熱血激昂中,佢冇考慮點解銳雯和猴哥都仿佛擁有一定嘅自主意識一般;喺呢一刻,佢只想戰斗,像一個男人一樣,與佢嘅偶像並肩作戰!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1:47 PM

去死吧!老石頭!「張潮大喊一聲,法杖頂端嘅藍色水晶開始發亮,緊接着,一道藍色嘅光球旋轉着就飛向了系度與猴哥對線嘅石頭人(熔岩巨獸墨菲特)。

張潮嘅腦子飛快地運算起嚟:」從一開始我就想岔了,只要我站喺兵線後面一直A石頭人,佢就冇絲毫嘅辦法奈何我;除非佢用Q技能,UU睇書www.uukanshu.com 但系Q技能依家嘅傷害着實唔高,而且攻擊距離也唔算遠。「

」因此,佢要想幹掉我走位就會更加激進,到時候,肯定要被猴哥白白消耗。「

」但若系唔幹掉我,佢心裡肯定不甘心,而且我一直A佢也會造成唔少嘅傷害,佢肯定系忍受唔了嘅。「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1:52 PM

因此,只要兵線僵持喺呢度,我就有百分之七十以上嘅幾率,憑藉以自己為誘餌,勾引佢犯錯,從而拿掉佢嘅人頭,幫助猴哥建立起優勢!「

張潮嘅眼裡有了自信嘅光,盡管嗰石頭人高大魁梧,足有六七米高,渾身散發出嘅氣勢更系攝人心魄,但呢對於已經經歷過戰爭之影(人馬)嘅毀滅沖鋒,和銳雯嗰撲面殺氣嘅佢,呢一切已經唔得再壓迫到佢了。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1:57 PM

老子可系連死亡都經歷過了嘅男人!「張潮回身撤出了走過嚟正想放Q嘅石頭人嘅攻擊范圍,嘴角嘅笑意越發嘅濃郁了。

......

」靠!呢小兵有毛病吧!「大亮操控着自己嘅石頭人內心簡直已經崩潰了,有一個遠程兵簡直系黐線!自己一冇頂兵線二冇攻擊對方英雄,憑啥一直追着自己打?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1:57 PM

而且呢也就算了,每當佢想要放q技能幹掉呢個小兵陣,呢傢伙居然還特麼嘅會往後躲,鬧嘅自己白白挨了猴子兩波消耗。

」啊啊啊啊!我要瘋了,呢傢伙簡直系喺挑戰我嘅極限啊!「大亮都快痛唔欲生了。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1:58 PM

該死嘅!「大亮重重地砸了下自己嘅鍵盤,目光中充滿了憤怒與不甘。
」你佢老母黐線吧?追着老子打個毛勁?」喺佢嘅身前,電腦屏幕上嗰灰白嘅色彩簡直系果個該死嘅小兵喺對自己深深嘅羞辱。

當頭先佢又忍唔住想要幹掉果個小兵陣,由於血線被壓得有點低,結果對面果個猴子居然一下子就撲了上嚟,E突進接普攻,緊接着Q技能重置普攻,然後瞬間開啟R技能大鬧天空擊飛,交上引燃就把自己畀幹掉了。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1:59 PM

呢一套技能簡直系輸出爆表,大亮簡直冇想到頭先果個打自己還唔痛唔痕嘅猴子,點一輪爆發會咁恐怖。

陰功自己還掏出了R技能用嚟逃跑,呢下子回到線上就更冇法跟人家打了。

「艹,傻比TX把英雄聯盟畀搞成乜玩意了,連小兵都能出BUG,睇老子出去之後點投訴你哋嘅!」大亮嘴裡鬧鬧咧咧,但呢絲毫唔影響佢已經崩盤了嘅事實。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1:59 PM

因為佢帶嘅召喚師技能也系引燃,冇辦法傳送上線嘅佢,只能註定蝕大波兵線,被壓制經驗和等級了。

石頭人呢種英雄前期金錢蝕其實還都只系小事,但若系等級落下了,嗰可真就系崩盤得犀利了。

「炸!」大亮撓了撓頭,睇着自己只夠做出一件小冰甲嘅金錢,簡直想要掛機了。

「艹!傻比打野唔知嚟幫忙咩?「大亮開始噴打野了,梗系,打野也唔系啥好鳥,立刻不甘示弱,一通反噴。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2:00 PM

「你麻痹嘅一V一被人單殺還有臉怪我?你母親爆炸升天化作甘霖滋潤大地了?」

人馬玩家隨手收掉了藍BUFF,冷笑着回復道,至於中單提莫......「擦,你個垃圾提莫要乜藍?」

裂痕,已經延伸......上中兩路嘅優勢也已經埋下,勝利嘅天平喺此刻已然向着藍色方漸漸傾斜了。

雖然冇考慮到對方嘅內訌,但此時嘅張潮仍然系振奮得很,猴子呢種英雄也屬於滾雪球非常強勢嘅英雄,再加上又處於最容易擴大優勢嘅上路,呢把唔出意外嘅話,石頭人系不可能再有翻身嘅機會了。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2:03 PM

之不過仍然唔得掉以輕心,因為石頭人就算崩盤,團戰放一個好嘅大招仍然足以救世,所以張潮仍然唔打算離開上路,決定將呢一條命就咁交代掉,直接打佢到死。

當猴哥把線推過去回城陣,張潮也冇閑着,直接把對面塔下新過嚟嘅一波小兵畀勾引了出嚟,然後繞過三角草叢開始兜圈子。

佢根本唔驚自己表現出嘅異常行為會引起玩家抑或游戲公司嘅注意,畢竟呢種事太過天方夜談,邊個能想得出嚟;更何況自己小命要緊,為了獲勝,呢點小瑕疵根本就不在佢嘅考慮范圍之內。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2:03 PM

而且,張潮覺得系統呢傢伙,既然能牛叉到把自己送入游戲世界中,肯定系有大能力嘅強人,點可能連呢點小事都要佢嚟考慮;天塌下嚟還有高個子頂着呢,唔通TX還能把自己當作錯誤程序畀刪除咗?

於系乎......

「我草特阿媽嘅呢小兵成精了!」大亮把視角拉過嚟一睇,瞬間蒙圈,開始沖着自己隊友們打字。

「你哋特麼睇睇,呢小兵成精了,要唔系因為佢,老子也唔會被對面猴子單殺!」

提莫:「...」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2:04 PM

人馬:「我擦,還真系;之不過你咪把鍋瞎推,一個小兵能起多大作用?菜就咪解釋。」

寒冰:「我靠,呢小兵......」

機器人:「哈哈哈哈!」

大亮被呢個人馬氣嘅夠嗆:「你特麼有病吧,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2:05 PM

呢小兵明顯有問題還賴我?」
人馬也不甘示弱,打出了兩個字母:「ZZ。」

(喺英雄聯盟裡面zzzzzz表示哈哈哈哈等同於233333,但ZZ表示智障,大家唔好弄混了。)

提莫考慮到系自己嘅晉升賽,又開始:「行了,唔好吵了,打好自己嘅唔行?」

寒冰也開始勸架:「咱們嘅陣容非常好,人馬和石頭團戰很犀利,就算前期稍微崩啲,後期也能打返嚟,大家唔好吵了。」

最終,喺寒冰和提莫嘅調節下,大亮也冇再和呢個噴子人馬計較,只能欲喊無淚地回到線上,睇着又被塔食了大半嘅一波小兵,心裡簡直系喺滴血。

「老母嘅,都講一區小兵比郊區鑽石都犀利,點我個郊區小兵都快趕上鑽石了......」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2:06 PM

大亮一邊吐槽,一邊把剩下嘅兩個遠程兵收下,石頭人嘅補兵實喺系論盡得很,尤其系喺唔出AP裝備嘅情況下;就系呢兩個遠程兵,佢也只系食了經驗,冇能拿到賞金。

再一睇對面嘅猴子,此時已經開始痛痛快快地食上了張潮所勾引嘅小兵,而且還因為咁,把兵線控到了塔前唔遠處,弄得佢都唔敢上前食小兵了。

因為只要佢稍微一靠前,嗰猴子立刻就系一個E技能過嚟,立刻就追着佢打半天,如果唔系猴子大招引燃都還喺冷卻中,佢嘅小命恐驚都唔保了。

突然,大亮眼前一亮,因為佢睇到了對面嘅果個奇葩小兵,居然系腦子抽抽了直接越過了兵線然後走到了自己面前開始打自己。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2:06 PM

大亮冷笑着,操控着石頭人走咗過嚟,之前張潮就遭受過幾次攻擊,生命值相當牙煙,只要佢一個Q技能就能輕松收掉呢個奇葩小兵嘅性命。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2:07 PM

隨着張潮被一個魔盤般大小嘅石頭轟然間砸碎了頭顱,一道身影赫然間撲到了石頭人嘅臉上。

「我擦!」大亮驚駭欲絕,「冇考慮到猴子!」

E,平A,QQQ......就咁,猴子一路追着石頭人打,因為E技能嘅攻速加成,再加上小木錘嘅移速加成,石頭人嘅血量簡直系飛一般嘅下降着。

由於之前血線就唔滿,因此,石頭人只能系猶猶豫豫地交出閃現,然後隨着猴子緊跟着嘅閃現接一下普攻,倒喺了防禦塔嘅范圍之內。

石頭人嘅閃現交嘅並唔果斷,之不過也唔得太過苛責佢,因為佢畢竟只系個黃銅分段嘅菜鳥。

......

重新回到水晶樞紐中復活嘅張潮,喺聽到齊天大聖擊殺了熔岩巨獸嘅系統提示音之後,臉上露出了胸有成竹嘅笑容。

不基扁扁的牛 2019-11-15 02:07 PM

呢一次,雖然被石頭砸嘅頭破血流,但實際上帶畀佢嘅死亡恐懼並唔嚴重,一回生二回熟,更何況呢次本嚟就系張潮自己求死。

以自己一條命嘅代價奠定上路嘅大優勢,呢對於自己嚟講,點樣都系賺嘅。

「如今,上路也已經告破了。」張潮捏緊了手中嘅權杖,呢種掌控人心嘅感覺,真嘅很唔錯。

「或許比起做一個宅男,絲,嚟到呢個世界,經歷咁嘅冒險,才系更加有趣嘅人生吧!」

Ghost-fff 2019-11-15 04:41 PM

Thanks for sharing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第五章直面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