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糖與甘蔗史

keylau20 2019-12-21 01:49 PM

糖與甘蔗史

中國種植甘蔗與製糖業很早便出現[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但對兩者的歷史研究[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一直並不齊全[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至近年才初現規模[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不過[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當中存在爭議的問題[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依然不少。略述如下[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

甘蔗與糖關係密切[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但從歷史角度來說[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必須分開了解。先說甘蔗吧。

西方學者對甘蔗的原生地[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基本有兩種說法[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一是印度[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另一是南太平洋。近年較多人相信的是[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Artschwater[/font]和[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Brandes[/font]的說法[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認為甘蔗原生於新幾內亞[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在六千年前傳入菲律賓[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之後漸次傳入印度、泰國和中國等地。

中國學者李寰治則堅持中國華南和華中是甘蔗原生地之一[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其依據本土地區的野生「割手密」和「草鞋密」屬原生中國種甘蔗[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外國所無。

所謂「割手密」和「草鞋密」屬白蔗類[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即廣東人飲用的「茅根竹蔗水」的竹蔗[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以及清明時節用於拜山用的果蔗[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此兩類蔗的表皮都是青白色[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與外國的紅皮蔗[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香港人叫黑蔗[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斑紋蔗明顯不同[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除顏色外[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白蔗也沒紅皮蔗粗壯。

由於原生地問題涉及生物學的考訂[font=Times New Roman, serif],[/font]非純史學可以解釋。這裏就存疑好了。

待續

keylau20 2019-12-21 01:50 PM

(二)

接著談蔗糖和甜食。季羨林先生檢索幾乎整個北京的古籍,舉出古代中國用以形容甜食、糖和蔗的詞匯,計為:


甜食:飴、蜜、石密、柘漿、餳、餹、糖等等,


甘蔗:柘、密、篾、蔗等

季氏認為,飴、餳可能是谷物類發酵的甜食,如麥芽糖之類。蜜明顯指蜂蜜,石密則可能是採自虎頭蜂在岩礕巢穴的蜂蜜,至唐代則是專指從印度傳來的甘蔗製蔗糖「石密」。

餹和糖則是蔗糖,只是從蔗糖形成過程中出現的異體字,當中餹字出現較早,至唐代才定型為糖,專指由甘蔗製造的糖。

柘,季氏引自楚詞「有柘漿些」,指出柘即古蔗字,柘漿便是蔗液,當時楚人用以祭治,是中國最早出現蔗和蔗汁的證據。

至於柘、密、篾、蔗,如上述柘即蔗也,而密、篾應是南方音,古文憲記述中國原生蔗「割手密」時,亦常常寫成「割手篾」。顯然密、篾古音相通。

[[i] 本帖最後由 keylau20 於 2019-12-21 01:51 PM 編輯 [/i]]

keylau20 2019-12-21 01:53 PM

(三)




哪麼中國可時出現甘蔗製糖技術呢?學者從文憲稽查,漢代南方揚州有上貢蔗汁的記載,而三國時代吳國貴族亦喜歡啖蔗,吃法與我們小時食蔗方法相類,用牙來榨出蔗汁。直至後來印度傳入蔗糖,唐太宗李世民才派人到印度求工匠,引入製糖術。這些都在新舊唐書中有記載。




至於引入工匠的路線,過往一直認為經天山南北路的絲綢之路,近年學者考訂,認為太宗派遣王玄策往天竺請製糖工匠的路線,是經尼泊爾入印度,而非絲綢之路,因而確定中印古代往來共有四條路線,即陸上和海上絲路、雲緬古路,和尼泊爾路四條。

keylau20 2019-12-21 01:53 PM

(四)

製糖術傳入中國後,至宋代有長足發展,根據《天工開物》記載,時人利用泥水過濾法,能做出精製的砂糖,並形容謂「糖霜」。過去有人認為宋的砂糖即是現今的砂糖,不過現代學者多相信宋的糖霜只是紅砂糖,即今謂之brown sugar,而非白砂糖,並相信最早至元代,白砂糖才從波斯引入中土。

砂糖的出現,大大改變了西方的飲食文化,本身並無生產甘蔗的歐洲人趨之若鶩,印度和中國的兩廣與華中地區,在明清兩代都成為蔗糖的主要出口地。貨品除遠銷歐洲,亞洲的日本和朝鮮食糖亦主來自中國。

根據東印度公司的運貨資料顯示,清代時,外國商船大量到澳門和廣州購買砂糖和冰糖,動輒以千擔計算,運往英國、法國、瑞典、荷蘭、西班牙等地。

歐洲和日本人嗜好吃甜食,但並不甘心只從印度和中國兩大產糖國購買。當中,日本在甲午戰爭後霸佔台灣,便強硬將大量良田改種甘蔗。

至於歐洲人更野蠻,從非洲擄掠黑奴到美洲,大量開墾和種植甘蔗,並利用機械代生產各類蔗糖,未幾便反銷印度和中國等地,並穩穩控製了市場。香港割讓給英國後,英資的太古公司不斷經香港向內地輸入糖類製品。到民國初年,本土的蔗糖業受到外國糖品的打擊,已是一蹶不振。

[[i] 本帖最後由 keylau20 於 2019-12-21 02:01 PM 編輯 [/i]]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糖與甘蔗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