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病房》橫跨三十年的探病之情 (劇評,完整版本)  何俊輝

FAIfaitea 2019-12-23 07:08 PM

《病房》橫跨三十年的探病之情 (劇評,完整版本)  何俊輝

《病房》橫跨三十年的探病之情 (劇評,完整版本)  何俊輝

    李偉樂編劇、劉守正導演的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作品《病房》,從演出內容到形式都很簡約,卻是一齣情真情深的獨腳戲。

    張童(張紫琪飾) 的男友郭世興似因意外成為了植物人(劇中沒交代是甚麼意外,證明張童是個向前看而非糾纏於過去的人),劇本便一場場戲地寫張童探病的片段,片段從劇首 1989 年橫跨到三十年後的劇末。導演安排蔡溥泰與吳家良分飾世興的青年、中/老年並幾乎於全劇背對觀眾躺在病床上,說「幾乎」是由於劇中有兩小段世興起床的夢幻戲(可視為張童或世興所發的夢),讓觀眾深刻看到世興從年輕變年長的外貌轉變,強調這種轉變是非常重要,因現實中的植物人確像台上演繹的一樣,從指甲到樣貌皆會有變化。至於植物人發出一些聲音但不能對探病者說話,以及不時做出一些條件反射動作(如手/腳忽然動了一下),亦是富真實感的植物人演繹,不過劇首聽到植物人說了個聽來似「痛」的字,就破壞了戲的真實感。

    世興的外貌轉變,襯托的是時代轉變與張童的人生有很多轉變。劇中提及《反斗奇兵》上畫 (1995)、 荔園結業(1997)、沙士(2003)、金融海嘯(2008) 等或喜或悲的事件,都呼應到張童那條悲喜交集的人生路。從張童跟另一個男人拍拖、結婚、誕下女兒到夫妻爭吵、離婚,她始終不時、不放棄探病,令觀眾深深感受到這女主角既對世興愛得夠深(是一種永恆、難捨難離的愛),又沒有被世興此長期包袱阻礙自己的人生發展,感性、重情與理智並重的角色特質易教人邊看邊敬佩、感動,尤其她將探病、老師工作、與家人相處皆同時處理得不錯(即使離婚,女兒跟爸媽的感情沒受大影響),那份能幹是值得敬佩!她對病房內、外的人都用心付出很多及犧牲不少,張紫琪能把從心底散發的「用心」或「痛惜」真摰地活現出來,看時確易感動得熱淚盈眶。

      編、導、演三者合力將張童的角色情感處理/演繹得既細腻又見心思,當張童含淚對世興說:「你好瘦呀!你瘦咗好多呀!」時,會感受到張紫琪的腦海真的有思念著會說會走的世興,那份思念之情又跟之前張童讀著世興的情信時所展現的內心狀態緊扣在一起,該封信重點寫的是教觀眾深感唏噓的「承諾」;張童對世興說去了一間很有特色、情調的餐廳,張紫琪演繹此段憶述話時是混雜了嬲與哭,觀眾易感到這種濃烈得震撼、見怪異的情緒流露,是源於「祇能跟現任男友去吃便嬲,未能跟病床上的前男友去吃便哭」;張童狠與世興提出分手後(觀眾意識到她要與新男友結婚),便將簾子拉起包圍病床,有趣是簾子似用紗而非似用布造,依然可讓人從外看見內的紗,看來意味張童婚後仍與世興維持藕斷絲連的關係,果然紗簾很快又收起,但那貼切的象徵效果就深印觀眾腦中。

    由燈光構成的一條條綠色直線會配合音效,於轉場兼黑燈時橫掃台上,似放大成巨大視覺效果的醫療儀器,令人邊看邊像張童般有著一份等著世興離世的焦慮、困惑,而轉場時另有字幕交待世興的病況,愈到劇末便見病況愈可怕,則使觀眾的焦慮、困惑加劇至透不過氣來的地步;轉場時還見第二種字句字幕,讓編劇更一針見血地寫出張童的內心世界,以及帶出某些劇情背後的人生意義,如「被拋擲的廻響」這種寫得欠佳的字句不多,說「欠佳」是基於字句未能使觀眾即時聯想到跟角色、劇情有何關連。教人想到張童那兩個男人的「失去比擁有來得實在」,以及似為張童想捐腎給有腎衰竭的世興而寫的「籠罩世界的溫暖」,都屬多見的精彩字句,能使觀眾看得百感交集。

    病床外有框形佈景,張童身處在框內的戲份都使觀眾感受到她陷於病房外的困境中,尤以框內戴起白花的一段戲,最使觀眾替張童難過,因看時會意識到白花代表她的媽媽剛離世;劇末見張童向世興傾訴過的某些東西(如《反斗奇兵》的角色) 幻化成動畫,一個個零碎的動畫片段正是張童那三十年人生的零碎回憶,當回憶畫面隨世興的離世消散,觀眾便跟張童同樣感受到一份唏噓與解脫。

                     何俊輝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病房》橫跨三十年的探病之情 (劇評,完整版本)  何俊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