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一些經典論述

少女李立江 2019-12-30 03:01 PM

一些經典論述

若果我哋不僅達到邏輯嘅判斷,而且達到直覺嘅直接確定,認為藝術嘅不斷發展,與夢神阿波羅和酒神狄奧尼索斯呢兩類型有關,正如生育有賴於雌雄兩性,喺持續嘅斗爭中,只系間或和解;咁,我哋對於美學將大有貢獻。呢兩個名詞,我哋假借自古希臘人,佢哋使得明敏嘅心靈能領悟到希臘藝術觀嘅深奧嘅秘儀,梗系唔系喺概念上,而系從佢哋嘅極其明確嘅神象上從阿波羅和狄奧尼索斯呢兩個希臘藝術神,我哋認識到,古希臘世界,阿波羅嘅雕刻藝術和狄奧尼索斯嘅非造型嘅音樂藝術之間,就其起源和目的嚟講,形成一種強烈嘅對照,呢兩種咁唔同嘅傾向彼此並行,但多半系公開決裂。互相刺激而獲得不斷嘅新生,喺斗爭中使得呢種矛盾永久存在,而「藝術」呢個共同名詞之不過系表面上為佢哋架橋梁;直到最後,憑借希臘「意志」嘅玄妙奇跡,呢兩者又結合起嚟,卒之產生既系狄奧尼索斯型又系阿波羅型嘅阿提刻悲劇藝術作品。

少女李立江 2019-12-30 03:02 PM

夢境嘅靚嘅假象,——喺夢嘅創作方面,人人都系美滿嘅藝術家,——系一切造型藝術嘅先決條件,不僅咁,甚且系詩嘅主要成份,我哋喺下文將會論及。喺夢里,我哋嘗到直接領會形象嘅樂趣,所有夢中形象都對我哋傾談,無一系唔重要,無一系多餘嘅。但系,就算夢境嘅現實達到最高度時,我哋仍然感到夢嘅若明若滅嘅假象,至少我嘅經驗系咁;至於呢假象嘅頻繁及其常態,我可以徵引許多例子以及詩人嘅話作證。愛好哲理嘅人,甚至有一種預感;喺我哋生息於其間嘅客觀現實之下,隱藏着另一種絕對唔同嘅現實,佢也系一種假象。

少女李立江 2019-12-30 03:03 PM

阿波羅,就字源嚟講,意即「燦爛嘅神」,乃係光明之神,掌管我哋內心幻象世界嘅靚假象。呢個系更高嘅真理,系與不可捉摸嘅日常生活截然唔同嘅美滿境界,系對自然喺瞓夢中治病救人嘅作用嘅深刻認識同時也就系預言能力乃至一切藝術嘅象徵,由於呢點,生活才有意義,才抵留戀。然而,要知,有一條微妙嘅界線,系夢景所唔得超越嘅,否則就會產生病理作用,我哋會把假象誤認為平凡嘅現實,——我哋喺想象阿波羅嘅形象時不可忽略呢點;呢位雕塑之神表現出適度嘅自製,並無粗野嘅激情,而有智慧嘅靜穆。
喺酒神嘅魔力下,不但只人與人之間嘅團結再次得以鞏固,甚至嗰被疏遠、被敵視、被屈服嘅大自然也再次慶賀佢與佢嘅浪子人類言歸於好。大地慷慨地獻出禮貢,猛獸和平地從危崖荒漠走嚟,酒神嘅戰車裝飾着百卉花環,虎豹喺佢嘅軛下驅馳。你試把貝多芬嘅「快樂之頌」繪成圖畫,你試用想象力去凝想啲驚惶失措伏地膜拜嘅芸芸眾生。你便能體會到酒神嘅魔力了。此時,奴隸也系自由人;此時,專橫嘅禮教,和「可恥嘅習俗」,喺人與人之間樹立嘅頑強敵對嘅藩籬,驀然被推倒;此時,在世界大同嘅福音中,人不但只感到自己與鄰人團結了,和解了,融洽了,而且系萬眾一心;仿佛「幻」嘅幛幔剎時間被撕破,之不過喺神秘嘅「太一」面前仲系殘葉似嘅飄零。人喺載歌載舞中,感到自己系更高社團嘅一員;佢陶然忘步,混然忘言;佢行將翩躚起舞,凌空飛去!佢嘅姿態就傳出一種魅力。正如依家走獸也能作人語,正如依家大地流出乳液與蜜漿,同樣從佢心靈深處發出了超自然嘅聲音。佢覺得自己系神靈,佢陶然神往,飄然躑躅,宛若佢喺夢中所見嘅獨往獨嚟嘅神物。佢已經唔系一個藝術家,而儼然系一件藝術品;喺陶醉嘅戰栗下,一切自然嘅藝術才能都顯露出嚟,達到了「太一」嘅最高度狂歡嘅酣暢。人,呢種最高尚嘅塵土,最貴重嘅白石,就喺呢一剎間被捏制,被雕琢;應和着呢位宇宙藝術家酒神嘅斧鑿聲,人們發出尼琉息斯(Eleusis)秘儀嘅吶喊:「蒼生呵,你哋頹然拜倒了咩?世界呵,你能洞察你嘅創造者咩?」

少女李立江 2019-12-30 03:16 PM

依家,性靈嘅真諦用象徵方法表現出嚟,我哋需要一個新嘅象徵世界,肉體嘅一切象徵能力一起出現,不但只雙唇,臉部,語言富於象徵意義,而且豐富多彩嘅舞姿也使得手足都成為旋律嘅運動。於系,其佢象徵能力隨之而發生,音樂嘅象徵能力突然暴發為旋律、音質與和聲。為了掌握點樣把呢一切象徵能力一起釋放,人必須業已達到忘我之境,務求通過呢些能力象徵地表現出嚟。所以,酒神祭嘅信徒,唯有同道中人能夠了解。夢神式嘅希臘人睇到呢些酒徒,將感到何等驚愕呵!而尤有甚者,驚愕以外加上疑慮,隱約感到呢種情緒畢竟系自己所熟識嘅,之不過自己嘅夢神意識象一幅幛幔似嘅掩遮着眼前嘅陶醉境界!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一些經典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