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紀文達公筆記摘要》

公園加加速裙 2020-1-6 02:55 PM

(轉載)《紀文達公筆記摘要》

《紀文達公筆記摘要》125、醫乘人危
紀文達公,諱昀,清朝學者、文學家。官至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錄其平時所見所聞奇異之事著《閱微草堂筆記》一書,約三十萬余言,詳述因果六道輪回之事征,多系真人真事。民國陳荻洲居士,依此筆記摘錄百篇,題為《紀文達公筆記摘要》,冀其普及。蓮宗十三祖印光大師曾為此《摘要》撰寫序文,回溯往聖前賢,無不提倡因果,以期平治天下,淑世牖民。
清大學士紀曉岚撰
演蓮法師譯白
125、醫乘人危【譯文】
住在肅寧的王太夫人,是先父姚安公的姨母。聽王太夫人說,她老家有位寡婦,和她的婆婆一起撫育孤兒,孩子已長到七、八歲了。那寡婦頗有姿色,媒人屢找上門,她總是婉言謝絕,矢志不嫁。但她那寶貝兒子突然出天花,病情嚴重,只得請某醫生來治療。醫生診視後,回去請鄰居老婆子來對她們婆媳說:“這病嘛,我保證可以治好,但除非孩子的娘肯陪我睡覺。否則,我是絕不會前往治療的!”這話立刻遭到婆媳二人的一頓臭罵。
然而,孩子的病卻一日重一日,眼見瀕臨死亡。婆媳二人心急如焚,商量了一夜,出於愛子心切,最後還是決定忍辱曲從醫生。可是,孩子的病由於沒有得到及時的救治,終於離開了人世。寡婦悔恨交加,遂懸梁自盡。人們只以為她的死是出於喪子之痛,並沒有懷疑其它的原因。那婆婆對此事也諱莫如深,守口如瓶,不敢露一點兒風聲。
不久,那個狼心狗肺的醫生突然死去,接著他的兒子也突然死去。家裡又失了火,燒個精光。醫生的老婆走投無路,流落青樓當了妓女,才偶爾把這故事洩露給她相好的客人。

[table][tr][td]
[align=center][color=#FF0000]《紀文達公筆記摘要》126、鬼不侵正[/color][/align]
[/td][/tr][/table]
紀文達公,諱昀,清朝學者、文學家。官至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錄其平時所見所聞奇異之事著《閱微草堂筆記》一書,約三十萬余言,詳述因果六道輪回之事征,多系真人真事。民國陳荻洲居士,依此筆記摘錄百篇,題為《紀文達公筆記摘要》,冀其普及。蓮宗十三祖印光大師曾為此《摘要》撰寫序文,回溯往聖前賢,無不提倡因果,以期平治天下,淑世牖民。
清大學士紀曉岚撰
演蓮法師譯白
126、鬼不侵正【譯文】
福州學使衙門,本是明朝掌管稅收的官署。當時宦官貪婪橫暴,在官署裡殺害了許多無辜的百姓。所以,至今那官衙裡還經常出現怪異。我任福建督學的時候,奴僕之輩在夜間往往被驚嚇。
乾隆甲申(1764)年夏天,先父姚安公來到福建學署,聽說有間房裡鬧鬼,他就把床鋪移進住宿,竟然整夜平靜,什麼事也沒有。
有一天,我曾婉言勸告說:“請您不要拿自己寶貴的身體和邪鬼斗氣,我看最好還是搬出那個房間。”先父便教誨我說:“許多讀書人往往主張無鬼論,那是迂腐的,也是強詞奪理的。然而,鬼必然是怕人的,因為陰氣總是勝不過陽氣。假如有人被鬼所侵犯,那必是因為他的陽氣敵不過陰氣。然陽盛的人,並不是光憑血氣壯和性情粗暴。人的心裡,常常懷著慈祥和藹,這便是陽氣;心裡懷著慘毒凶狠,這便是陰氣。心地坦誠清白,是為陽氣;內心陰險奸詐,是為陰氣;公正剛直是陽氣,自私谄曲是陰氣。所以《易.象辭》裡把陽比喻為君子,把陰比喻為小人。人只要存心光明正大,血氣便表現為純陽純剛。雖遇邪魔鬼魅,一身正氣的人如幽室裡熾熱的爐火,無論多堅固的冰凍也會融化自消。你讀了那麼多書,曾見過史傳裡有品行端正博學的人被鬼魅侵襲的記載嗎?”我聽了這一篇話,恭敬地領受教誨。直到現在每次回想起來,先父的庭訓言猶在耳。


《紀文達公筆記摘要》127、鬼避正氣
紀文達公,諱昀,清朝學者、文學家。官至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錄其平時所見所聞奇異之事著《閱微草堂筆記》一書,約三十萬余言,詳述因果六道輪回之事征,多系真人真事。民國陳荻洲居士,依此筆記摘錄百篇,題為《紀文達公筆記摘要》,冀其普及。蓮宗十三祖印光大師曾為此《摘要》撰寫序文,回溯往聖前賢,無不提倡因果,以期平治天下,淑世牖民。
清大學士紀曉岚撰
演蓮法師譯白
127、鬼避正氣【譯文】
戴東原說,他有一位族祖,曾在偏僻裡巷租賃一所空宅居住。這所宅院久無人居,有人告誡說:“這所宅院裡經常鬧鬼!”這位族祖聽了,厲聲說道:“什麼鬧鬼?我才不怕呢!”可是,到了夜間,果然有鬼在燈下顯形,頓時房中陰風慘慘,充滿著恐怖的氣息,令人毛骨悚然。只見一個身材巨大的鬼怒目而立,大聲恐嚇道:“你果真不怕嗎?”這位族祖說:“當然!”那鬼立刻變成青面撩牙種種凶惡可怕的形狀,過了許久,又問:“你還不怕嗎?”這位族祖說:“當然不怕!”那鬼的神色便漸漸緩和下來,說:“我的本意並不是一定要把你趕走,只怪你說話的口氣太大了。你只要說一聲怕,我立即就離開這裡。”這位族祖聽了,大怒,說道:“我明明不怕,何必要說瞎話假裝怕你。不怕就是不怕,你有什麼招數盡管使出來!”那鬼又唠叨不休地糾纏了老半天,這位族祖始終不理睬他。鬼只好歎了一口氣,說道:“我在這兒住有三十多年了,從來沒遇上像你這麼硬性子的人。這樣的蠢貨,怎麼能與你相處?罷了!罷了!”言畢,忽然一閃,便不知去向。
有人責備這位族祖說:“怕鬼,是人的常情,又不是什麼失面子的事。你就隨聲附和說一聲怕,豈不萬事大吉?何必跟鬼斗閒氣,互相激怒,就不考慮可能產生的後果嗎?”他回答說:“道力深的人,可以憑定靜工夫驅除邪魔。我不是那種人,所以只能以凌厲的盛氣對付他。他怕人的盛氣,便不敢逼近我。假如我當時稍露出軟弱或遷就,就說明我氣綏了,鬼就會乘虛而入。鬼多方面施行欺騙和引誘,幸虧我沒有落入他的圈套。”
人們認為,還是這位族祖講的在理。

《紀文達公筆記摘要》128、渎職減祿
紀文達公,諱昀,清朝學者、文學家。官至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錄其平時所見所聞奇異之事著《閱微草堂筆記》一書,約三十萬余言,詳述因果六道輪回之事征,多系真人真事。民國陳荻洲居士,依此筆記摘錄百篇,題為《紀文達公筆記摘要》,冀其普及。蓮宗十三祖印光大師曾為此《摘要》撰寫序文,回溯往聖前賢,無不提倡因果,以期平治天下,淑世牖民。
清大學士紀曉岚撰
演蓮法師譯白
128、渎職減祿【譯文】
安邑人宋半塘,曾在鄞縣作官。宋說,鄞縣有位書生很有文才,但他在仕途上卻屢遭困頓,沒有考上功名。後來這位書生得了一場大病,病中迷離恍惚,夢見自己來到了一處官衙門。根據那裡的情形,他覺察到這地方似乎便是冥司。這時候,對面走來一位官服打扮的人,書生一看,卻是一位老相識,便急忙向他打聽,自己得了這場病,是不是很快就會死?這位冥官說:“你的壽數未盡,但是祿數盡了,恐怕不久就要到這兒來了。”書生說:“我這輩子,全靠設館教書糊口,沒干過傷天害理的事,怎麼祿數倒先盡了?”冥官歎息說:“正因為你是吃教書這碗飯的,而對孩子們的學業、品德放任不問。冥司認為,無功受祿就等於偷盜或浪費糧食,必須扣除應得的俸祿來補償。所以你壽命未盡而祿數先盡。為人師長者,位居‘在三(君、親、師)’之中,享有崇高的榮譽。你收取人家的學費,卻誤人子弟,理應受到最嚴厲的譴責。有官祿的,就要削減官祿。沒有官祿的,就得消減食祿。一絲一毫都計較的很分明。世人往往看到一些飽學之士或通儒大家,有的生活窮困,有的年少夭折,便抱怨天道不公平。可哪裡知道,這些人都是自誤生平,才落得這地步。”
書生聽罷,怅然而醒。從此,他的病日重一日,果然沒有治愈的希望。臨死之前,他把夢見的事講給他的親朋好友們聽,並告誡他們要忠於職守,努力從善。這個故事也因此得以流傳於世。

《紀文達公筆記摘要》129、劫後余生
紀文達公,諱昀,清朝學者、文學家。官至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錄其平時所見所聞奇異之事著《閱微草堂筆記》一書,約三十萬余言,詳述因果六道輪回之事征,多系真人真事。民國陳荻洲居士,依此筆記摘錄百篇,題為《紀文達公筆記摘要》,冀其普及。蓮宗十三祖印光大師曾為此《摘要》撰寫序文,回溯往聖前賢,無不提倡因果,以期平治天下,淑世牖民。
清大學士紀曉岚撰
演蓮法師譯白
129、劫後余生【譯文】
在瑪納斯,有位遣犯的妻子到山裡去打柴,突被瑪哈沁捉住。瑪哈沁,是額魯特的流民。他們沒有君長,沒有部族,或幾十人結為一伙,或幾個人結為一伙,經常出沒於深山峽谷,遇上禽獸就吃禽獸,遇上人就吃人。
這位婦女被他們捉住後,便被剝光衣服綁在樹上。在她身旁燃起一堆烈火,有個瑪哈沁拿著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在她左大腿上割了一刀。就在這時,突然林中一聲槍響,接著吶喊聲、馬蹄聲震撼山谷。瑪哈沁們以為是官軍前來圍剿,便丟下這位婦女,狼狽逃竄。
其實,這是軍營的士卒在附近山中牧馬。有位士兵用鳥槍打野雞,誤中馬尾巴,一馬嘶鳴,群馬皆驚,馬群相隨沖向山林,士兵吶喊追逐,才造成這種聲勢。假如士兵們晚到片刻,這位婦女便要血肉狼藉了。這種巧合,豈不有點像是鬼使神差!
從此,這位婦女便開始吃長齋念佛,虔誠地信奉佛教。她經常對人說:“我可不是借念佛來求福報呀!天下的痛苦,莫過於活生生地受人宰割。天下最恐怖的事,莫過於被人捆綁正要遭宰割的時候。每當我看到那些生靈被屠宰時,便回憶起當時自己身受楚毒的那種悲慘處境,聯想到眾生慘遭宰割,它們內心的痛苦和恐怖,也必和我一樣。所以,肉類的食物我是咽不下去的。”
這位婦女的話,很值得那些喜好食肉的人設身處地想一想。

《紀文達公筆記摘要》130、懸崖止步
紀文達公,諱昀,清朝學者、文學家。官至禮部尚書、協辦大學士。錄其平時所見所聞奇異之事著《閱微草堂筆記》一書,約三十萬余言,詳述因果六道輪回之事征,多系真人真事。民國陳荻洲居士,依此筆記摘錄百篇,題為《紀文達公筆記摘要》,冀其普及。蓮宗十三祖印光大師曾為此《摘要》撰寫序文,回溯往聖前賢,無不提倡因果,以期平治天下,淑世牖民。
清大學士紀曉岚撰
演蓮法師譯白
130、懸崖止步【譯文】
光祿大夫陳楓崖說:康熙年間,楓泾有一位太學生,曾住在一處別墅裡讀書。偶到花園外散步,發現雜草叢中有一塊石碑。這石碑經年歷久,表面被腐蝕風化,片片剝落,已是殘破不堪。僅存的碑文有幾十個字,偶爾有一二句完整的句子,斷斷續續地可以讀出一點兒眉目來,似乎可以推斷出地下所埋葬的是一位年少夭折的女子。
這位太學生本是個風流好事的人。他想石碑在此,墳墓肯定就在這附近。於是,他經常備辦些茶果供品排在石碑上祭祀,嘴裡還不斷地祝禱些仰慕思念的言詞。過了一年多,太學生又到園中散步,忽然看見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子,獨自漫步在菜圃間,手裡拿著一束野花。她見了太學生,向他嫣然一笑。太學生便走到她身旁,與她眉來眼去地百般挑逗。那女子若即若離,太學生正要把她引到籬笆後面的灌木叢間,那女子卻站住了,雙眼凝視虛空似地若有所思。忽然她舉起手來在自己臉上打了一巴掌,說:“一百多年了,已是心如枯井,難道只為一時的沖動,要毀在這浪蕩子之手嗎?”說罷,她自怨自艾地連連頓足,倏然不見了。太學生這才知道她原來就是埋葬在這墳墓中的女鬼。
翰林院修撰蔡季實說:“古人常用‘蓋棺論定’這句話來為一個人生平的功過做結論。但從這件事看來,可知蓋棺之後仍很難下定論啊。這位女子本是個貞節的女鬼,幾乎因為一念之誤,險些兒就失卻了貞操。正如朱晦庵先生所作自警詩雲:‘世上無如人欲險,幾人到此誤平生。’確實如此啊。”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紀文達公筆記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