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心上蓮花:活割牛舌頭下酒之後……

公園加加速裙 2020-1-11 09:58 AM

(轉載)心上蓮花:活割牛舌頭下酒之後……

我有一位遠房親戚,我們都稱呼他二哥。
二哥今年已經七十四歲了,他年輕時是專門幫人介紹買賣牛的,我們當地人稱這種行業為“牛牙行”。牛牙行對全縣耕牛的情況了如指掌,哪家農戶有多大的牛他們都知道。當別人需要買賣牛的時候,牛牙行從中幫忙說合、介紹交易,交易成功之後得一點介紹費。當時正值農村剛剛實行包產到戶,很多農戶都要養牛耕地,因此那些年牛牙行的生意很好。那時候我們老家還沒有專門養肉牛的養殖戶,那些賣牛肉的人,會通過牛牙行以較低的價格購買農戶家裡的那些老弱病殘的牛,宰殺之後拿到市場上去賣。
昨天我回老家和二哥閒聊時,二哥講述了一件幾十年前他親身經歷的事情。
大概是三十多年前,二哥認識一位姓董的人,這人專門通過牛牙行買回活牛,宰殺後拿到市場上去賣肉。有一次這位姓董的人通過牛牙行購買了一頭老牛牽回家,准備殺了之後第二天拿到回民市場上賣肉。因為董經常需要牛牙行們給他介紹買賣,他趁這次買賣成功的機會,邀請了幾個牛牙行到他家喝酒,希望以後他們在介紹生意的時候能多偏向自己,多壓低農戶的賣價,二哥是被董邀請的四個牛牙行之一。
董牽著剛買到手的這頭牛和四個牛牙行一起回到了他的家裡,董說:“今天中午我招待你們吃這頭牛的牛舌。”此時已經快到中午了,幾個牛牙行心想,等董把牛殺了再吃,這午飯還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
董把牛栓在一棵大樹上就進了屋。等他再出來時,右手上多了一把鋒利的殺牛刀。只見他左手伸進牛的嘴裡抓住牛舌頭使勁往外拉,然後一刀將牛舌連根割了下來!董手上拿著血淋淋的牛舌,若無其事地進了廚房……而那頭可憐的牛疼得嗷嗷直叫,叫聲令人毛骨悚然。老牛圍著那棵大樹不停轉圈,將大樹的樹皮生生勒了一道槽,就像用鋸子在樹上環割了一圈一樣,牛血圍繞大樹撒了一個大大的圓圈,之後那可憐的老牛痛得在地上打滾……
幾個牛牙行見此情景,個個驚得目瞪口呆……董很快炒了一盤牛舌端上桌子讓大家吃。二哥說,他當時氣得大罵董,他說:“我連他祖宗八代都罵了,太沒良心了,沒得一點人性。”那盤牛舌只有董一個人吃得津津有味,牛牙行們沒人敢下筷子。
飯後眾人到外面再看,那條可憐的牛還趴在地上沒有咽氣,大樹周圍的地面全是血,牛痛得在地上打滾,身上也沾滿了血,牛的眼淚像泉水一樣往外流……
這件事情過後的第二天,董賣完牛肉回到家裡,他家那條喂了多年的老狗突然沖向董,將他撲倒在地並拼命撕咬,家人見狀拿著大棒將狗趕走了。雖然董的腿上被狗咬了幾口,但是因為褲子較厚,被咬的地方只是淤青了並沒有明顯出血,因此董並沒有在意。然而過了幾天,董被狗咬過的地方卻開始化膿。他到鎮上醫院簡單包扎了一下就算了事。又過了幾天,董的傷口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疼得他實在受不了,到縣醫院一檢查,結果竟是因傷口感染引發了敗血症,醫生說非常嚴重,很難治好。董不相信這個結果,又轉院到當時四川最出名的醫院川醫(就是現在的華西醫科大學),結果確診就是嚴重的敗血症。
在川醫他治療了一段時間,將家裡殺牛攢下的所有積蓄都花光了,仍然無濟於事,家裡人只好把他接回去等死。
董最後死得很慘,是被生生痛死的。他的周圍鄰居每天都能聽見他在家裡痛得嗷嗷直叫,就像當時被他割掉舌頭的那頭老牛的叫聲一樣。有時候董疼得從床上滾到地下,從屋裡爬到屋外,化膿的傷口流出的膿血沾在身上,那情形也與老牛當時渾身是血沒有兩樣。我們當地很多殺牛的人臨死前會像牛一樣嚎叫,長久咽不下氣。有一個說法,家人只要將殺牛刀放在一個盆子上,擺在病人面前,病人很快就會咽氣,董最後確實就是這樣才咽氣的。(向陽師兄)
心上蓮花點評:
這件中是心上蓮花向陽師兄的二哥親歷的真實事件。文中的董活割牛舌的第二天就被自家的狗咬,幾乎沒什麼創口,偏偏感染了嚴重的敗血症,臨終前的表現,與被殺的牛毫無二致,這些現象,是很難牽強地歸於巧合的。殺業的後果本來就嚴重,耕牛給人辛苦勞作一生,故殺牛的罪孽尤其嚴重。而活割牛舌,讓牛活活痛死,並且在牛長久的慘叫聲中若無其事地吃著牛舌,這樣殘忍之極的行為與冷漠的表現,更是令人發指,可謂人神共憤。所以董立馬感召這樣的現世報,就是必然的結局了。現世還只是花報,他來世的生命去向,恐怕更是不容樂觀。
有的人很傻很天真地認為,因果信則有,不信則無。文中的董完全不信因果,可因果放過他了嗎?因果是一種客觀的自然規律,如同作用力與反作用力一樣,不是說不信就不存在的。不管信不信因果,人都要有一點憐憫之心,也要有點起碼的敬畏之心。無神無禁忌,又沒有最基本的良知底線,最後受害的還會是自己。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心上蓮花:活割牛舌頭下酒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