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地獄游記 第十三回 遊奈河橋、舞池獄 & 第十四回 遊寒冰小地獄

公園加加速裙 2020-2-11 11:04 AM

(轉載)地獄游記 第十三回 遊奈河橋、舞池獄 & 第十四回 遊寒冰小地獄

[b]第十三回 遊奈河橋、舞池獄                        濟公活佛 降 (65)丙辰年九月十九日
[table][tr][td]                                    詩曰:                                 [/td][td]奈河橋下罪魂多。正路弗行墮網羅。                                 [/td][/tr][tr][td]                                  [/td][td]合理當修菩薩道。修身立德化干戈。                                 [/td][/tr][/table]
濟佛曰 : 聖賢堂中全體鸞生認真修道,效勞不怠,精神可嘉,今逢「地獄遊記」一書奉旨著作, 玉帝一再耳提面命,遊冥著成一本千古奇書,勸化之功,代代不絕,因而我亦樂意引導楊生遊冥。
楊生曰 : 多謝 恩師之教化,本堂全體同修的確花費全部精神與物質,致力復興文化道德,頒贈善書普化世人,但願上蒼多佑護,減少諸同修之魔難。
濟佛曰 : 有心修道,都是環境遭遇不佳,我自暗轉天機,使諸生一帆風順。今日準備遊冥。
楊生曰 : 我已坐穩蓮台。…………
濟佛曰 : 到了,快下蓮台。
楊生曰 : 此是何地?為何慘叫之聲不絕,前面一條橋,橋上之人,要往下趺,慘叫哀嚎之聲連天!
濟佛曰 : 此地是「奈河橋」,凡人一死,犯罪者,大部份必經過此橋。
楊生曰 : 此橋不停搖動,好像吊橋般,橋上好多牛頭馬面,各押罪魂,行到橋中,便將人推落, 真殘忍。
守橋將軍曰 : 剛才接到 地藏王教主牒文,知濟公活佛引導陽間台中聖賢堂楊善生參觀本處,以登載 「地域遊記」,勸化世人,失迎,失迎!
濟佛曰 : 那裡!那裡!打擾您們。
將軍曰 : 二位請隨我走,我引導您們上橋。
楊生曰 : 我不敢上去,在橋頭參觀就可。
濟佛曰 : 別怕,牛頭兩將軍不會推你下去。
楊生曰 : 也好,不過 恩師您要拉住我的手,因橋面搖動不穩,恐怕趺倒。
濟佛曰 : 既然如此,我携你之手,快上橋吧。
楊生曰 : 噯唷!噯唷!橋下全部是蛇,有數萬隻之多,好可怕,各種蛇類都有,有像龍柱那麼大的巨蟒,張口伸舌,橋底墜下不少之人,哀聲慘叫,被蛇咬食。我足心發軟,不敢看,                        恩師啊! 我們回去吧 !
將軍曰 : 請楊善生不必驚怕,此奈河橋下為「毒蛇坑」,凡是人死之後,心地不善良彧拐騙人之錢財、美色,挑撥是非,害人相殺,幸災樂禍者,可謂「心腸惡毒」,這些毒蛇,由人之毒腸所生。罪魂行到此橋,必慌驚腳軟,牛馬二將軍便將其推落橋下,受毒蛇吞食。凡人一墜落橋下,如喪考妣,足下所踏全是毒蛇,拼命逃生,但腳一跳動,毒蛇被踏,却反撲咬傷吞食。
楊生曰 : 太可怕了,看見一隻蛇已被嚇呆,若是膽小者,不必牛馬爺推落,行到奈河橋上馬上嚇得昏倒,六神無主就自動趺下了。
濟佛曰 : 我們快行過此橋,今日罪魂甚多,橋上擁擠不堪,個個大哭失聲,誰叫他們在生為非作歹,現在腳步不穩,一一趺落橋下,受毒蛇咬食之慘刑。
楊生曰 : 快到盡頭了,我心裡還很害怕,奈河橋原來就是這樣,橋邊無欄杆可攀,走起來手冷腳軟,尤其看到橋下那些毒蛇群,更是令人寒心縮足。
濟佛曰 : 膽子太小了,我賜你三顆「定神丸」,快服下,不必臉色發青,冷汗直流,………快向守橋將 軍辭駕,我們尚要另遊它處。
楊生曰 : 多謝守橋將軍引導指教,因時間有限,不能久留。
將軍曰 : 送駕。
濟佛曰 : 楊生快上蓮台,我們將另赴它處参觀。
楊生曰 : 我已坐穩,請 恩師起程。……
濟佛曰 : 已到了,快下蓮台,前面是「舞池地獄」,為陰間新設地獄 屬二殿所管轄。
獄官曰 : 恭迎 濟公活佛及聖賢堂聖筆楊善生光臨,剛才接到 主公諭令,悉 濟佛及楊善生將臨本獄參觀,著書勸世 請二位入內參觀。
楊生曰 : 多謝獄官。請問獄官,為何獄內粉紅色燈光暗淡,只聽跳動哀叫聲音?
濟佛曰 : 本獄所禁者,是在世當舞女彧愛好跳舞之人,入內參觀,就知一切。
楊生曰 : 是。喔!屋內擠滿男女,男的老少俱有,穿著甚有氣派,西裝畢挺;青年女性穿著輕紗豔服, 也不少外國人,每個人踏到地板,立刻哀叫,並跳躍不止,男女擁成一團。請問獄官,這倒底是什麼刑罰?
獄官曰 : 凡是在世為不正當舞女彧藉跳舞玩樂之人,死後必拘禁此獄,讓其重享舞池滋味,但來此已不能飄飄欲仙,渾然忘我,享受溫柔鄉之快樂。獄中舞池是鐵板所造,燃燒紅燙,還射出紅熱光線,男女一踏,馬上疼痛不已,大跳其舞,在生樂於此道,死後足可供其回味無窮,永難忘懷,個個腳底起泡生湯,腫如肉包一樣。
楊生曰 : 獄官您言甚有道理,生前愛跳舞,死後又讓他跳個「痛快」,可是時代潮流不同,跳舞 並非全是壞事,有促進身心健康功。如跳舞者,必來此獄受此苦刑,是否陰律有偏呢?
獄官曰 : 我詳細說明 : 來此受刑者,並非全部愛好跳舞之人。地獄所刑者,男者在世藉跳舞玩樂,其並非為健身,乃是沉湎女色;女者為交際花,任人擁抱,而賺取金錢,舞後所謂「帶出場」,另行色情交易。彧是在世不聽父母教訓,不到正當娛樂場所活動,喜愛跳舞,荒淫不節。如所跳是活動筋節,有益身心之正當舞蹈,本獄不予懲處。判入本獄者,是以色情交易,有傷風化者為主。勸世間之人,將精力金錢用在正當娛樂,否則死後必來「舞池地獄」受苦。
楊生曰 : 此說方合道理,不然時代變遷,洋風新潮,我國有國術作為健身活動,外國人有者以舞蹈為健身之運動,地獄所刑者,為藉運動之名,而行不正腳步之人。
濟佛曰 : 今日時刻已到,我們師徒將回堂,多謝獄官說明指導,楊生快上蓮台。
楊生曰 : 遵命,多謝獄官開示,我已坐穩。
濟佛曰 : 起程回堂,…………聖賢堂已到,楊生下蓮台,魂魄投體。[/b]

[b]第十四回 遊寒冰小地獄                        濟公活佛 降 (65)丙辰年九月廿九日
[table][tr][td]                                    詩曰:                                 [/td][td]寒風刺骨漸初冬。樂善猶如一石松。                                 [/td][/tr][tr][td]                                  [/td][td]萬綠山移成雪海。竹梅勁傲屹高峰。                                 [/td][/tr][/table]
濟佛曰 : 秋意漸去,嚴冬接連,氣候變化多端,眾生疾病迭生,乃一時無法適應之故。今日我將帶楊生「寒冰地獄」,又遇此種寒風刺骨天氣,不知楊生是否受得了呢?
楊生曰 : 恩師啊!我感冒剛好,今天天氣這麼寒冷,我看「寒冰地獄」改日再去,先到他處參觀,不知 恩師意見如何?
濟佛曰 : 那麼可以,已通知安排遊「寒冰地獄」之參觀事宜,中途絕不可變卦,若怕受不了寒冷,我賜你三粒「溫元丸」,快服下,不可再拖廷時間。
楊生曰 : 多謝 恩師賜我仙丹,………我已服下。喔!感覺通體發熱,一點寒意也沒有。
濟佛曰 : 快上蓮台。
楊生曰 : 我已坐穩,可以起程了。………
濟佛曰 : 已到了,快下蓮台。
楊生曰 : 前面為何了無人跡,只見荒山一片雪白,好像下雪一般,看不到青翠樹木,只有少數禿枝枯樹,這是什麼地方?
濟佛曰 : 此地接近「寒冰地獄」,該山因受寒冰影響,終年下雪,異常寒冷,我們非由陰府之路行走,所以此地不見人影,因坐蓮台,乃是騰空而行,你跟我從左邊山腰而行,便可到達「寒冰地獄」。
楊生曰 : 這種偏僻地方並無道路,草木都被凍死,一片枯萎現象,越來越有寒意,是否那三粒仙丹藥力漸漸減退呢?
濟佛曰 : 藥力並無減退,是仙丹藥性循環關係,等一下就會渾身發熱,足可三日不退,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凍死的。
楊生曰 : 前面有一排房屋,都是木造的,塗上黑色,屋頂還有朵朵雪花,屋前用兩支木柱矗立,中間橫一木板,上寫「寒冰地獄」,獄門有一小道路,直通房屋內,這裡設備為何簡陋無比?
濟佛曰 : 因為此獄為寒冰所罩,罪魂都被凍得僵硬,所以無法逃走,設備因而簡陋。
楊生曰 : 路上數位陰差,押了十餘位男女,不知是否往該獄受刑?
濟佛曰 : 正是。前面獄官與將軍已來,楊生準備參駕。
楊生曰 : 參駕獄官及將軍,我們奉旨遊冥,請多指教。
獄官曰 : 濟佛及楊善生免禮,剛才奉 主公 楚江王之命,知 濟佛及陽間台中聖賢堂楊善生將來本獄參觀,將實情刊載「地獄遊記」,以醒化世人,請二位隨我入內參觀。
楊生曰 : 多謝。……
濟佛曰 : 我們直接入「寒冰地獄」參觀,不必到屋內。
楊生曰 : 「寒冰地獄」在兩山環抱之內,裡面好像陽間游泳池一般,分數千池之多,遠處已看不清楚。池內男女都有,身上只穿內衣,下半身大都看不見,被冰雹壓住,個個面青發青,唇黑手抖,                        根本無聲哀叫,只是有氣無力的呻吟。前面那兩位老人對我用祈求眼光直望,好像有話跟我說,請問 恩師,是否可以將他救起,免受寒冷浸凍之苦?
獄官曰 : 我拉幾個罪魂到岸上,你可發問。
楊生曰 : 好好。請問這位老前輩,這裡的滋味如何?
罪魂曰 : 冰天雪地,衣衫單薄,只穿內衣褲,我已無力可說話了,五體冰凍,將近休克………
獄官曰 : 將軍速拿來薑湯,讓其服下,以助元氣。
將軍曰 : 快服下,好好將在生作惡之事招出,以供登載善書,勸化世人,莫學伙你之壞榜樣,以免死後墮落此獄。
罪魂曰 : 我在世時,最愛集郵票及古錢、古董等物,在四十五歲時,結交一位志同道合之朋友,兩人閒時,品茗聊天,如契金蘭。有一日,他將出國遠行,恐怕所收藏之珍貴郵票及古錢等物被偷,便存於我處,我因一時心貪,將朋友寄放之物移到別處。待他回來要向我取回寄物時,我對他說                         : 「真是對不起,半個月前,因受賊偷,連我一些貴重古物都被偷得一空。」知友聽後,痛心疾首,哀惜不已,既被偷去,也無法拿回,就作罷。我五十六歲時,患肝癌,去世後,魂到陰府,豈知陰府早已有我暗室虧行資料,經孽鏡台現影對照後,終於府首認罪,被二殿                        楚江王判入「寒冰地獄」五年,每日受冰塊覆壓,身寒肉凍,痛苦萬分,後悔來不及了。請您向獄官求請,赦我之罪,早日出苦,不知如何?
楊生曰 : 請獄官赦其罪一二 ,不知如何?
獄官曰 : 此為陰律所判,無 冥王之令,我無權變更,現時給他喝薑湯解寒已是優待了,不要再求 情。可以再問這位老太婆墮落此獄之原因。
楊生曰 : 這位老太婆凍得已支持不住,倒在地上,如何叫她回答?將軍也給她喝些薑湯解寒,振作精神吧!
將軍曰 : 可也,快喝下,好好回答這位善生所問 不然再加重處罰。
罪魂曰 : 喔!我太痛苦了,這種寒冰好像殯儀館及太平間,專門冷凍屍體一樣,你看我全身發青,慘無血色。我在世時經營娼寮,自己是老鴇,所住是矮屋、髒房,收買十餘位少女,裡面有山地姑娘,有良家婦人,有逃學少女,每日令其接客,如不服從,就施軟禁或叫保鏢威脅修理,                        發了一筆骯髒錢。其中不少婦人雖有家人彧客人要來贖身,救其出苦海,恢復自由之身,我便開大口要求巨金,有者無足夠金錢可贖身,所以一生埋沒青春,生活在花窟中。我至五十一歲時,因一生煙酒過多,致腦充血死亡,死後才知被                        冥王折壽十年,因罪孽太深,先被判入「糞尿泥地獄」受苦五年,刑滿今轉判「寒冰地獄」三十一年,受刑畢不知要再交往何殿另判他罪!死後至今,受盡糞尿、寒冰之苦,未來苦頭尚多,實在太悽慘了,只怨自己造孽太多。
獄官曰 : 最後換這位女罪魂,快將在世犯罪情形招出。命將軍快以薑湯讓其回元,以便說話。
將軍曰 : 遵命!…… 已給她解寒。
楊生曰 : 請問這位小姐,妳為何到「寒冰地獄」來呢?
罪魂曰 : 說起來羞恨交加,我十八歲那年參加了歌舞團,跟隨團員四處演出,其間常表演脫衣舞 以招徠顧客;後因生意不佳,歌舞團解散,便轉業為「應召女郎」,常被叫接客,彧陪客表演脫衣節目,而結識一位富商,在外同居,做為姨太太。三十六歲時因兩人意見不合而分開,一時想不開,便服毒自殺。死後到「枉死城」受禁五年,後判入「寒冰地獄」受刑,至今已有三年,還有十二年才期滿,甚是痛苦,每日被壓在冰下,四肢僵硬,寒氣攻心,後悔來不了。勸世間女性,千萬不要學我步入歧途。
獄官曰 : 這位罪魂,在世不務正業,專以脫衣表演淫蕩歌舞,破壞善良風俗,生時既不喜歡穿衣服,死後即判入「寒冰地獄」,讓她要尋找衣服遮寒而不能,罪有應得。該魂尚有其它罪過,刑期滿後,當再移交他殿。希世上婦人應以此為鑒。
獄官曰 : 將軍!速將三位罪魂押下去。
楊生曰 : 整個地獄白霧如煙,覺得有點寒意。
濟佛曰 : 此乃寒煙冷氣所發也。
獄官曰 : 凡是在世受人寄託金錢、財物,暗中掉包,彧佔為私有。彧開娼戶淫窟,又不准妓女贖身者。彧 過份奢華、浪費 輕視國貨,所穿必求外國舶來衣服,以顯示自己有錢,不知將餘金購置衣服、                        棉被救濟貧民過冬者。彧女性喜拋頭露面,穿著露背短裙,故意顯示肉體迷人等等。
此種不怕寒冷,及貧求外表裝飾之人,死後一律判入「寒冰地獄」,讓其享受涼爽滋味。
濟佛曰 : 今日時刻已到,我們將回聖賢堂。
楊生曰 : 多謝獄官及將軍指導,再見!
獄官曰 : 送駕。
濟佛曰 : 楊生快上蓮台。
楊生曰 : 恩師!我已坐穩了,可以回堂。………
濟佛曰 : 聖賢堂已到,楊生下蓮台,魂魄投體。[/b]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地獄游記 第十三回 遊奈河橋、舞池獄 & 第十四回 遊寒冰小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