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從1894年廣州鼠疫到2003年香港沙士及2019年武漢肺炎看政府公信力的重要

Super1 2020-2-15 03:22 PM

從1894年廣州鼠疫到2003年香港沙士及2019年武漢肺炎看政府公信力的重要

武漢肺炎不斷快速擴散,束手無策,中國政府日前突然宣佈封城,至今已封城七處,並快速興建隔離營,擬採取強制隔離措施,此舉卻引發大規模逃亡潮,城內人心惶惶,唯恐坐困疫城,被逼感染,加上謠言滿天飛,過去一直透過新聞封鎖,令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市民已對政府失去信心,自然容易出現這種自救逃命的心態,最終即使有良好意願的控制疫情措施都會變成草菅人命的毒招。
事實上,類似的措施過去也曾試過,結果適得其反;可惜人類總沒有從錯誤中學習,讓歷史不斷重覆,可憐病者無辜,成為高官決策的犧牲品。
譬如1894年3月,春節過後,廣州市出現八萬人死於鼠疫,數以萬計的民工和船民相繼從廣東省湧入香港;至5月9日(星期三),港報(The Hong Kong Telegraph)頭版報導一種致命疾病類似黑死病正在香港太平山區的華人間出現,兩日內已有大約40人死亡。
5月11日(星期五),潔淨局召開特別會議討論鼠疫,並邀請婁遜先生和雅加士醫生在會上作証,確診東華醫院有7宗鼠疫病例。當日即根據《公共衛生條例》(Public Health Ordinance, No. 24 of 1887)的防疫條款,宣佈香港維多利亞城為疫城,並通過緊急法例(Closed Houses and Insanitary Dwellings Ordinance, No. 15 of 1894),強制通報鼠疫個案,並授權執法人員可強行入屋帶走懷疑鼠疫病人進行隔離。各國開始對香港進行貿易禁運,政府開始限制患者回鄉,開始封城。
政府為有效強制隔離,遂把堅尼地城警署改為一所鼠疫醫院,並把「海之家」[1](Hygeia)改為鼠疫醫護專船,替患者進行隔離;可惜當港督羅便臣在5月15日結束他的8星期休假從日本回港時,已是謠言滿天飛,認為「海之家」是用來殺害婦孺製藥的基地,令港粵兩地出現反洋情緒。
在此劍拔弩張之際,任何一宗衝突都隨時變成引發災難的導火線。5月21日(星期一),一名衛生督察向地方法院指控三名婦女用磚石襲撃他,阻止他入屋檢查,三人被判有罪罰款,加深民怨。一日後,華人代表到港督府請願,遞交了以下的4大訴求:
[olist][*]即時停止使用軍警強行入屋檢查;[*]放行鼠疫患者回廣州家鄉;[*]容許留港鼠疫患者在東華醫院以中醫治療;和[*]不再以「海之家」作為傳染病醫院。[/olist]

誰是誰非或可留給歷史評價,但歷史教訓清楚說明,從政者首要與民建立互信,接納民意,制約政權,不可堅執。然而,權力令人腐化,千古不移,結果令人痛心疾首!讓我們回顧當時的一段歷史,三省吾生:
『政府態度強硬,半步不讓,導致十萬人大逃亡 (約為當時總人口的4成)。雖然邊防軍警全力阻止,仍不得要領 (港督羅便臣, 1895的報告中簡述當時華人衝關 [軍警開槍射殺] 的情況,令人傷感)。最終引至糖廠結業[2],華人店舖關門,經濟活動幾近停頓……香港政府終於同意停用「海之家」隔離華人病者;並於5月尾,把一所位於堅尼地城由玻璃廠改裝而成的醫院交由東華醫院以中醫方法醫治鼠疫患者。』[3]
2003年香港再度出現世紀疫症SARS(沙士),同樣從廣州傳來,在香港爆發,政府雖然沒有封城,但政府曾頒封樓令,把重災區牛頭角淘大花園E座住戶隔離10天,無論有冇染病,一律不准外出。然而,封樓令不但未能阻止疫症擴散,反而因為強制留家,而事後證明病毒可經煙囪效應在樓宇內傳播,令無辜健者強制感染,發病率急增,當日致電電台的淘大E座住戶聲淚俱下,慘不忍睹!
到4月1日,再有52名居民感染沙士,衛生署終於在當日傍晚宣布另類隔離令,將留在E座家中超過三日的近300人搬遷往西貢北潭涌麥理浩夫人度假村和柴灣鯉魚門公園度假村,繼續隔離。
今日武漢肺炎又傳到香港,執筆時已有三人確診,全球多國已實施限制曾到過武漢的人士入境,但香港政府仍然未有任何具體應對方案,反而大開中門,免收港珠澳大橋費用,吸引更多內地旅客來港,高鐵竟然連自願申報制度都無,官員更公開呼籲市民毋須戴口罩,令人費解。事實上,不少評論認為香港政府為了證明禁蒙面法合理,不惜草菅人命,亦不會同意戴口罩的保護措施。加上過去7個月的反送中運動,市民對香港政府的信任程度已跌至谷底,市民的自救心態強烈,政府進退失遽,令防疫工作困難重重。
[img]https://images.vocus.cc/f4f7594d-6f86-4bc7-bb78-3fb2b6809545.jpg[/img]
封城隔離之舉未必無因,然而,政府若失民信,小風波可成大災難,可見平日無事之時政府必須努力建立與民互信,制定透明有效機制,約束政府,並且鼓勵新聞自由,即使疫症來臨,也可絕之於微時。
[1] 原為天花病患者的醫護專船
[2] 面臨結業的大企業包括Rope Works, Lee Yuen Sugar refinery and the China Sugar refinery.
[3] 姚松炎 (2007) 香港鼠疫、衛生環境與建築,歷史照片研究比賽公開組冠軍,香港歷史博物館。

[url]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0223[/url]

人人都知道,病人是會移動的,若然一心來港求醫,香港剩下任何一個口岸,再不方便,他們都會來;相反只有封關,14日內沒有新病人入境、沒有社區爆發,才能保障港人平安。

三級警司 2020-2-15 04:36 PM

[quote]原帖由 [i]Super1[/i] 於 2020-2-15 03:22 P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514390127&ptid=28872853][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武漢肺炎不斷快速擴散,束手無策,中國政府日前突然宣佈封城,至今已封城七處,並快速興建隔離營,擬採取強制隔離措施,此舉卻引發大規模逃亡潮,城內人心惶惶,唯恐坐困疫城,被逼感染,加上謠言滿天飛,過去一直透過新聞封鎖,令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市民已對政府失去信心,自然容易出現這種自救逃命的心態,最終即使有良好意願的控制疫情措施都會變成草菅人命的毒招。
事實上,類似的措施過去也曾試過,結果適得其反;可惜人類 ... [/quote]


1894年有什麼消毒劑?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從1894年廣州鼠疫到2003年香港沙士及2019年武漢肺炎看政府公信力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