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山海经

firefighter119 2020-2-21 06:09 PM

山海经

第一章 大荒之原遇媿(ki)怪(本章免费)

    天苍苍而地远,海茫茫而生烟。

    上古神州大地经历了上千年的演化,但人、神、兽之间的纠葛仍没有止息。大小部落之间征战不休、互相吞并,最终形成了东西两大既合作又对抗的部落联盟。

    西方部落联盟又经数百年磨合,进化为国家组织,大禹治水建立大功,获得部落拥戴,成为首领,之后他改变了尧舜推选天下共主的禅让制,将帝位传给了儿子夏启,所谓“禹传启,家天下”。天下本是所有人的天下,现在突然成了一个人的天下,这当然引起东方各族的强烈不满,他们时刻在寻找反抗机会。

    约公元前21世纪,大禹死后,面对东方各族的对抗情绪,夏启弓马纵横,凭借强大的军事力量东征,在甘(古地名,今天的河南洛阳西南)大胜东部强族有扈(h)氏(古部落名,曾企图挑战夏的霸权,被夏所灭)之后,终于征服了东方大大小小的部族,一举奠定了大夏作为天下共主的基础。

    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奴隶制王朝——夏王朝由此而诞生了

firefighter119 2020-2-21 06:10 PM

甘之战过去四百余年,被征服的东方部落中仍有一些人心存反抗,在有扈氏故地,另外一个古老的东方部落有—无—错—小说 .{}{}.<莘(shn)氏(有莘氏:古部落名,现今山东曲阜一带)建立了一座新的城池——空桑城(空桑城:现在的山东曲阜。空桑是传说中的山名。)。在三十年前一场血火之战中,这座城池被大夏王下令屠城,有莘一族的男丁全部殉族,但在三十年后的今天,却有一个自称有莘不破的少年踏沙而行,出现在了夏王朝东南部的边境——有穷国(有穷氏所建的国家,现今山东半岛。)大荒之原的边缘。

    “终于到了!”有莘不破望着面前的荒原,露出了少年人独有的爽朗笑容。

    “过了这个荒原,我就自由了!”

    有莘不破大叫了一声。他是从夏王朝的附属国——商国的首都一路向南逃出来的。他知道,只要越过这片荒原,他就真正脱离了商国的势力范围。

    商王国的国王是夏王朝八大方伯(ba)(“伯”同“霸”,夏商时期诸侯中的领袖)之一,是整个夏王朝除了夏王以外最有权势的人,三十年前灭国的有莘氏、三百年前灭国的有穷氏和四百年前灭国的有扈氏,这些被夏朝灭国的东方部落的遗民都流入商国,成为商国的隐形力量。经过几代人的发展,代表东方民族的商王成汤已经拥有了直逼共主大夏王的实力,但他的性格却很平和,这造就了他统治下的国土举世罕有的安宁。对外人来说,商国是一片乐土,但对生长在商国的有莘不破来说,平静的岁月他早已过得不耐烦了。

    有莘不破梦想中的天地,应该是外面那个血光四起的世界,那个高手争雄的世界,那个充满无数爱情故事和冒险故事的世界。那才是男儿大展雄风的地方,那才是男儿追求梦想的地方。

    经过几个月的准备,他瞒过了他的祖父和师父从家里逃了出来,改名有莘不破,一直逃到有穷荒原的北端。

    眼前就是隔绝夏王朝与南蛮部落的大荒原,东西千余里,南北数百里。夏天百毒孳生,魔兽横行;冬天则变成一片寸草不长的死域,一切都笼罩在茫茫苍苍的白雪中。

firefighter119 2020-2-21 06:10 PM

当有莘不破即将踏进这片荒原时,一个边界外小店的老店主试图劝阻他:“这个大荒原的上空有一个缺口,是当年女娲娘娘补天时遗补的地方,每隔一百年就会有天火降下,将大地烧成一片精赤。荒原里面又不知潜伏了多少怪兽,尤其是有一种叫媿(《山海经》中只有一只脚一只手的人头兽身怪兽)长着一只手一只脚的精怪,能够让人产生迷幻,不知不觉地就将人诱入死地,除了有穷氏的鹰眼铜车商队,从来没有人敢单独挑战这个荒原——特别是在冬天。”

    但是,老店主的话根本无法阻止踌躇满志的有莘不破。少年不顾老人家的叹息,义无反顾地踏入了这片隔绝华夷的禁地。

    有莘不破不知道自己踏入荒原的那一瞬间,老店主忽然消失了,接着,一头隐形的媿就跟在了他身后,用它那肉眼看不见的独手遮住了有莘不破的双眼,让弯曲的道路在少年眼中变得平直遥远。他腰间佩戴的那株迷榖(g)(《山海经》中类似于指南针的植物)光芒闪了几下,便慢慢地熄灭了……

    有莘不破对此却丝毫无觉,他走了一天又一天,却一直走不出这片荒原,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走了多远。上是天,下是地,前后左右是一望无际的雪被子。在他不远处,一只橐奜(t fi)鸟(《山海经》中一种长着人脸,只有一只脚的怪鸟)在一蹦一跳。

    终于,当他第四次看见那个只能覆盖住一个人的雪包子时,他确信自己已经兜了四个圈子,迷路了。可是眼前的路怎么还是直的呢?有莘不破气愤地挥出一拳,不想一拳挥出,眼前突然变样,一个怪影一掠即逝。有莘不破知道受精怪所惑,却没有办法,现在口粮已经耗尽,只剩下半壶烈酒。他的腿已经开始发软。空中,一只秃鹰在他头上已经盘旋半天了。

    难道是在等我倒下,好来啄食我的尸体?想起有人跟他提起秃鹰只啄食尸体的事,有莘不破突然扑倒在雪包子上,准备装死,企图把这头秃鹰诱下来。虽然鹰肉粗糙,鹰血却能带来热量和力气。

firefighter119 2020-2-21 06:11 PM

他慢慢陷进积雪中,鹰还没被****下来,他却感到了“雪包子”的异样。积雪之下,本应该是一抔泥土或一块石头,他却挖出一个人来。淡青色的绸缎,裹着一个水晶一样的少年,容貌五官长得比精灵还要秀美。商国数十年承平,教化普衍,人物俊秀,但有莘不破却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隽美的人。

    “难道是怪兽吗?”但就算是怪兽,这个怪兽也长得太漂亮了。有莘不破伸手想探一下这个人是否还有心跳,却摸到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这个人的胸膛上,睡着一只娇小的九尾狐(《山海经》中的吃人怪兽,吃了它的肉就不受迷惑)。有莘不破又伸出食指,试了他太阳穴下的大动脉。良久,才感觉到一次细微的跳动:这个人还活着!也许正是那只九尾灵狐,护住了这个陌生人的心脉。

    “我要不要救他呢?”

    他知道自己已经迷路了,自己一个人能否走出这个荒原都已经是个问题,如果再加上一个负担,生存的几率将会很低。

    “如果我把他背上,一天以后,不过是让这个荒原多出一个比这个‘雪包子’高一倍的‘雪包子’罢了。我才没那么傻呢。”

    有莘不破甩甩手,走了。

    一炷香之后,他又绕到这个“雪包子”面前,不过这次不是迷路,而是主动回来。

    “阿衡(商代官名,辅佐国君的官。)师父和我讲的做人道理,我当时应对如流,难道一到生死关头就全抛开了?”

    “不过话说回来,”犹豫了很久,他又想,“这些道理又不能当饭吃。”他喝了一口酒,再一次大踏步走开了。

firefighter119 2020-2-21 06:12 PM

头顶上白色的太阳移过了一个指头大的位置,有莘不破又回到了这里。他挠挠头,自言自语:“我要是不理他,还算个男人么?要是让爷爷知道,非给他老人家打死不可……不过说实在的,对他老人家来说,究竟是孙子的性命重要,还是一个陌生人的性命重要?”经过一番犹豫,这个年轻人第三次掉头而去。

    当有莘不破第四次面对这个不知死活的人时,他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迷路,还是刻意绕回来了。这一次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想,背起人就走。

    就在他背起那俊秀少年的一瞬间,一直跟在他背后的异物发出一声人类听不见的惊呼,消失了。

    两天后,在大荒原的边缘,有莘不破倒下了。如果他知道再走四五里,就能望见荒原边缘的枯桃树,也许能鼓舞自己继续走下去。如果那半壶酒没有灌进陌生人的口中,而是他自己喝了,也许他现在已经在荒原外面逍遥了。就在有莘不破倒下之际,那头秃鹰忽然坠星般落在了有莘不破的身边……

firefighter119 2020-2-21 06:13 PM

车行辚辚。

    有穷国的铜车商队慢慢走出大荒原。三十六头超大型忞(in)牛(《山海经》中的牛兽),拽着三十六驾超大型的铜车,踏雪匝匝,七十二骑来回策应,一头秃鹰在六十丈高空中来回盘旋——这就是通行天下的三十六商会之一有穷商会行商的景象。

    商会第一领袖称台首,那时三十六商会势力甚大,世俗尊称其为“台侯”。有穷商队的台侯便是天下闻名的大箭师羿之斯(羿:箭神后羿。在上古“后”就是“王”,“后羿”就是“羿王”的意思。后羿在夏朝太康王时期篡夺了夏朝的政权,后被反叛的部下杀死,其后人逃回东方,以羿为姓,羿之斯就是他们的后人)。台侯之下,设四大长老:苍、昊、旻、上。四老之下,设六使者,使者御银角风马兽,掌六车、六骑。六使者之下,设车长。车长御铁尾风马兽,掌管一辆铜皮车。每一车附骑士一名,轻骑软甲;设御者一名,持鞭和长矛,腰束短兵,驱御忞牛,忞牛之力,能拽八千斤;设甲士一名,铜戟、短兵、软甲具备;设箭手三名,配短兵,有穷箭手,号称三十六商队第一。

    有穷商队主车车内,羿之斯正襟危坐,他的左下首,四大+无+错+小说+.+Q+<长老盘膝而坐。

firefighter119 2020-2-21 06:13 PM

苍长老半侧身子,向羿之斯躬身,羿之斯稳坐鞠躬:这是元老和台侯相见之礼。其时东方各国文化鼎盛,虽在日常,礼节不失。

    “台侯,商队规矩:路遇病、弱、疲、难等需救助者,解衣衣之,推食活之,但不得开车门纳之,以防奸细。如今我们身处盗贼如毛之地,而为了两个来历不明的少年,迁延三十里,还救人上车——这不是坏了我有穷商队的规矩么?”

    “商队有规矩,但处事有权变。”羿之斯微微一笑,继续说,“我从少年起来回经过这大荒原,也有三十多年了,几位长老自然更久。”

    苍长老不由欷歔:“五十六年,快一甲子了……”

    “数十年间,不知多少人冒险进入,但凡结伴遇险的,临危相害,不知多少,而自始至终能够互相扶持的,四公见过多少?”

    苍长老默思良久,才慢慢说道:“见过两次,三十三年前一次,十年前一次。”

    “五十六年两见,可知稀罕。那么为救一个路人而自陷危难,始终不弃,这样的人苍公见过多少?”

    “一个也没有。”

    “这个少年却是为了救一个陌生人而令自己陷身死地!”羿之斯顿了一顿说,“所以,我认为救这样一个孩子,别说绕道三十里,就是绕道三百里也值得。”

    “若他是在伪装呢?”

firefighter119 2020-2-21 06:14 PM

伪装?”羿之斯笑了,“量他也逃不过我的眼去。”羿之斯深沉的眼神中,到底还看见了多少旁人没有看见的事情?

    “这人也就罢了。”苍长老说道,“但被他救起的那年轻人,实在不像一个人。”他回头望了望昊长老,侧回身子。

    昊长老半侧身子,面向羿之斯,说:“那个穿青色缎子的年轻人,胸伏九尾狐。九尾狐生在青丘国(《山海经》中的古国,盛产九尾狐,就是现今的日本),出现在这里,十分蹊跷。另外,在这天寒地冻的时节,他竟然只穿了内外两层薄衫,而且长得也太俊了——虽然没有脂粉气,但静睡之中,仍俊美得让人惊心动魄,只怕是个怪兽。”

    羿之斯笑道:“这年轻人大有来历是一定的了。但怪兽却绝对不是。”羿之斯说不是怪兽,便不是怪兽。四长老都知道,妖物要在羿之斯的鹰眼之下遁形隐性,除非有上万年的修行。“如果他有那么深厚的修为,也不必混进来了,从外部攻入,我们也抵挡不住。”

    “爹爹,”一个青年躬身进车,向四长老问安后,报告说,“那两个人醒了。”

    苍长老问:“醒后情形如何?”

    “那身穿白袍的小子一醒来就嚷饿,不吃饭,先让人上酒,把我们都当他下人似的,好无礼。”

    “那青衣少年呢?”

    “那白袍的小子没喝几口酒,就闹得满车酒气。然后那穿青衫的小哥就捂着鼻子醒了。”

    “令平,客人既然醒了,便请他们过来一叙。”

firefighter119 2020-2-21 06:15 PM

帐子掀起,羿令平走了进来,坐在父亲的右下首。这商队主车看上去简直不像一辆车子,而是一间铜皮包裹而成的房子,六个人依次列坐,非但丝毫不觉局促,还剩下很多空间。

    帐子再次掀起,一个身穿白袍的大男子带着一阵风走了进来。帐子还没落下,一个青衫少年跟着进车,在白袍后面对羿之斯和四长老躬身行礼,便静静退在一侧。

    白袍年轻人大咧咧向各人望了一眼,对主人拱手说:“您是这商队的台侯羿之斯吧,我叫有莘不破,谢谢你的酒了。”向四个长老唱了个喏,在羿之斯对面坐下了。

    “无礼之至!”四老均想。

    羿之斯一笑,问那青衫少年:“这位小兄弟却不知如何称呼?”

    “我叫江离。”青衫少年轻轻说,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呆呆出神。那是多年前的一个场景了——

    “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抬头,他年纪很小,小得还不是很懂怎么说话。眼前问话的这人,整个身体似乎笼罩着一团光、一层雾,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模样。但小男孩还是觉得这人很亲切,哪怕只是第一次见到,就能感觉到对方很喜欢自己。

    他轻轻地把男孩子抱起来,两人离得很近,但男孩子还是瞧不清楚他的模样。

    “好漂亮的孩子。以后,你就叫做江离吧。”

    从这句话开始,这个男孩有了这个名字,也有了这个师父。

    江离有了师父以后,开始过着一种和人间若即若离的生活。在他眼中,师父就和神仙一样神通广大,也和神仙一样不可捉摸。

    “你本来有个师兄,唉,如果他还在我身边,我也许不会再收弟子。他被人间的事情迷住了,忘记了当初的追求。江离,你这个师兄是很值得你尊敬的,但你千万不能学他。要知道,纷繁的人间俗务,是永远理不完的。人世间的情感,也是永远纠缠不清的。我们必须把这一切看破,才能进入那个无穷境界,那个天外的境界。”

firefighter119 2020-2-21 06:15 PM

当时这些话江离并不是很懂,只是点点头。师父这么说,总没错吧。不过他的心灵第一次放进除了师父以外的另一个人,那个人是他的师兄。

    然而师父却没有多提师兄的事情。师徒两个人传道授业,在苍茫云海间驰骋来去。师父那些呼风唤雨、移山倒海的本领,江离也一点一滴地学着。

    慢慢地,江离长大了。

    “江离,这是你作为徒弟的最后一关,过了这一关,你就正式成为我的传人,我将会把去天外天的路径告诉你。”

    天外天……

    江离知道,师父的归宿就在那个地方。据说,那是一个极其神秘也极其完美的地方,是师父在一片虚无缥缈中创造出来的一个完美境界。

    “我们师门中的每一代掌门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虚无缥缈境界。江离,你将来也要造出这样一个境界来。那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完美无瑕的境界。当你能够造出这样一个境界时,你就满师了。如果你的师兄当初没有走,或许现在已经达到这个境界了,那我对本门的责任也便算完成了——这或许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牵挂吧。

    “不过,在能够造出自己的境界之前,你先要知道有这样一个境界,认识师父的境界。

firefighter119 2020-2-21 06:16 PM

“江离,你在雪里待着吧。如果你耐得住长眠的寂寞,九十九天以后,你的龙息九转应该也就完成了。到那一天,这个大荒原,将会有百年一见的大灾劫,灾劫过后我再来找你。到时你将成为我的衣钵传人。我会带你到天外天,传你本门最深的奥秘。”

    江离并没有问“如果我失败了怎么办?”因为他知道他不会失败的。他的信心和师父对他的信心一样强烈。

    然而,意外发生了,全都因为眼前这个身穿白袍的有莘不破。

    “你怎么知道我三次徘徊?你当时在哪里?难道你躲在雪里?”有莘不破等着羿之斯回答。

    “哈哈哈哈……”众人一齐大笑。

firefighter119 2020-2-21 06:17 PM

羿令平得意地说:“我爹爹当时不是在雪里,他在天上。”

    “天上?可当时天上只有一只秃鹰啊。难道……”车外突然传来一声鸟鸣,有莘不破打开车窗,果然看见那只自己想诱下来充饥的秃鹰。“原来这鹰是你们养的啊!”

    有穷商队的首领羿之斯,拥有和那龙爪秃鹰通灵的本事,能够看到那头龙爪秃鹰看到的一切。

    “就是这个人把我挖出来的。”看着有莘不破的背脊,江离心想,“而且也是这个男人弄得一车酒气,把我熏醒的。”他一醒来知道自己没有在雪里耐过九十九天,也没有等到天劫的到来,不由得一片惶惶。

    他并不怨恨有莘不破,因为他不认为这样一个男人能够扭转自己的命运。这一切,难道是天意?

    但是师父呢?这一关没有过,他是否会出另外一道题目来考验自己?还是从此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不再相见?这些问题当初江离没有问,因为他认为自己一定会成功的。

    可惜一个多管闲事的有莘不破出现了。

    江离回过神来,因为他突然发现一直和蔼的羿之斯变得英锐起来。这个绝代箭手突然站起,高声喝道:“警戒!”

鄉港鶴雞輸甩褲 2020-2-21 07:19 P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山海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