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生靈的悲悽] 第八章殺業果報,寫經釋冤, 第九章今日刀俎,殺業禍身,第十章殘害無辜,疾患叢生

公園加加速裙 2020-5-5 10:27 AM

(轉載)[生靈的悲悽] 第八章殺業果報,寫經釋冤, 第九章今日刀俎,殺業禍身,第十章殘害無辜,疾患叢生

聖示:吾今夜降著:「生靈的悲悽」。
[b]第八章 殺業果報,寫經釋冤聖示:人最可值得讚佩者,就是能存有一顆慈悲之心,能仁人愛物、能愛惜生靈,如此不但可得福報,更可顯出己身本靈之純淨。世上最可悲者,就是不能愛惜物命,殘忍成性,不但會傷害己身靈性外,更會因而結下冤冤相報之因果關係,世人不得不慎思之。
昔清朝末年,京城有一潘姓小吏,年約弱冠,一日與友人數名遊戲於草欉之間,見一牧羊人遺漏一隻羊,此位小吏即與數位友人將此羊偷之,又怕此羊咩叫太大聲,被主人識破,即使力將此羊之口撕裂,而羊鮮血噴流滿地。是夜與友人共同將羊宰之共享。
事隔一年,此位潘姓小吏舌頭漸次萎縮,已無法言語,就向縣令請辭官職,縣令恐其言有詐,就撿視其舌頭,果真萎縮,剩下半寸。縣令詢問小吏原委,知此乃殺業果報之來,為挽救此小吏,建議其能寫經、誦經迴向,而此小吏懺悔,堅心照縣令吩咐行之。事後年餘,潘姓者果真回復原狀,照常上班,恢復原職。
此事例,可明白殺業不可造,尤其無辜生靈之生命更不可隨意殘害,否則果報之慘,難以想像,盼世人知此而引以為戒。


南海觀世音菩薩 降[/b]

[b]第九章 今日刀俎,殺業禍身菩薩曰:虛筆,汝大概甚久未雲遊了吧!今夜吾帶你去雲遊,並藉此著書,不知汝意下如何?
虛筆曰:難得菩薩今夜有機會帶徒兒雲遊,當然好啊!但天氣那麼冷,實在有點怕怕,近期徒兒身體狀況又差,有點退意。
菩薩曰:雖如此,怕什麼呢?有吾替你作主,一切可安啦。
虛筆曰:那就好,就可放心。
只見菩薩拂塵一揮,現出彩雲,又似有熱氣現化出來。
菩薩曰:那上來吧!
虛筆曰:好。
虛筆隨即上了彩雲,雲一遊動,不但不冷,好像暖氣傳來,好舒服。
菩薩曰:怎樣?不錯吧!
虛筆曰:有這麼好機會,當然不錯,又暖和、又舒適。
菩薩曰:哈哈!
不一會兒工夫,已到了台中市最熱鬧地區-中華路。今夜天氣雖較寒冷,好吃世人還是不少,總是三、五成群的在享受著熱騰騰的火鍋。
虛筆曰:恩師怎麼那麼快?才那麼一會兒工夫就來到了這裏。又看到甚多在享受熱火鍋,不禁徒兒也垂涎三尺,好想插一腳,增些暖意。
菩薩曰:想得倒美,世人是因為這一「貪」字給害了,你修那麼久,難道還沒體悟到嗎?
虛筆曰:恩師教訓的是。
菩薩曰:今夜著書重點就在於此,你看前面那家水產店水槽內的那隻龍蝦,正在那怨嘆著呢!
虛筆曰:這家水產店,徒兒好似來過,很面熟,可不可以說出店名?
菩薩曰:重點不在於此,何苦惹出麻煩,免了吧!主在於要造訪這隻龍蝦為何會有今日之下場?這才是主題。
只見這隻約一尺半之活龍蝦作恭揖狀,拜著菩薩。
虛筆曰:還真靈感,這龍蝦還知道拜見恩師。
菩薩曰:動物均有其靈在,只是表現不同耳,再加上吾之感應,當然會如此。
虛筆曰:徒兒可否問問牠?
菩薩曰:帶你來之目的就是如此,當然可問。
虛筆曰:請問龍蝦,你為何會轉世龍蝦?或是什麼因緣會讓你如此呢?
龍蝦曰:(眼淚下滴,合著水槽的水,如不是菩薩靈力作用,還真看不到呢!)說起來話長,今日有機訴長短,並藉以勸世,死無憾矣。我今乃第二世為蝦,主因前世殺業過重,且特別喜好海產靈物,花不少金錢,殘害不少水中生靈,造下深重之罪業,可說是一年四季,天天不離海中生物,否則不食,故而造今之深罪,無以彌補。地府判我三世為蝦,任人刀俎,至罪消為止,再另行定奪,因殺業之關,造下如今難以挽回之罪惡,且以前甚多人之勸阻均不聽,亦曾蒙神佛之暗示也不理,所以如今任人宰割也無怨言,種下之禍根都是自己造成的,怨不得人啊!
虛筆曰:聽了這番話還真令人同情,但話又說回來,自己惹的禍,還得自己承擔才能了結。
龍蝦曰:就是如此,此殺業種下長遠禍根,怨誰呢?盼世人能有機知我今日之下場,就得速速回省,不要和我一樣造罪造禍,悔已晚矣,叫天不應啊!亦盼今日之訪問刊載勸世後,對世人有所知醒悔悟,不要步我後塵。
菩薩曰:當然如細問,因緣甚多,長篇難載,重點知之可也。回去吧!
虛筆曰:真可惜!還想多聊會兒,或多玩會兒,機會難得。
菩薩曰:別囉囌,機會還多呢!回去了。
菩薩帶虛筆乘原來彩雲回堂。


南海觀世音菩薩 降[/b]

聖示:吾今夜降著:「生靈的悲悽」。
[b]第十章 殘害無辜,疾患叢生聖示:人為萬物之靈,當以此高等之靈來創造有利於宇宙或世人眾生之事物上,怎可藉此高等之靈來殘害那些低等之靈呢?非但枉費人身,更會因而造下無邊之罪業,世人應該及時警惕與反省,不止可增進本靈之光輝,更可因而增加修持之功德也。
在清朝中業,浙江省有位章姓地方小吏,特別喜食各種動物之鞭,以為這樣可保健身體,更可強壯性器,來過其逍遙之生活,故而經常(可說幾近每日均如此)購買想吃之動物,只取其鞭,加上壯陽藥物蒸食,在短短的數年內,近乎千頭之動物(尤其黑狗之鞭,殺害最多)。不但沒有增強性器官之強壯,反而得了陽萎之症,苦惱不已。
在其四十出頭之時,突然在其背部及手臂處長了很大之長瘤,類似鞭狀,經延請各地名醫,還是醫藥罔效,幾近花盡章家祖產,亦是回春乏力,病了將近二年餘時間,逐漸潰爛、生膿而亡,可說是奇臭難聞,鄰里為之嗤鼻,就此結束寶貴一生。
由此則事例可知,不可受誤導而忍心殘殺生靈,於心何忍,殺他身以補己身,將心比心,實在說不過去。藉此例子,一來警惕世人,二來更當珍惜其他物命,不可輕意殺害之。希世人無者勉之,有犯者速惕醒改之。


南海觀世音菩薩 降[/b]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生靈的悲悽] 第八章殺業果報,寫經釋冤, 第九章今日刀俎,殺業禍身,第十章殘害無辜,疾患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