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生靈的悲悽] 第十四章放生濟物,壽耆福樂, 第十五章殺業滿身,苦罹重疾

公園加加速裙 2020-5-5 10:29 AM

(轉載)[生靈的悲悽] 第十四章放生濟物,壽耆福樂, 第十五章殺業滿身,苦罹重疾

聖示:吾今夜降著:「生靈的悲悽」。
[b]第十四章 放生濟物,壽耆福樂聖示:人如能知愛物惜命,其福壽是不可稱量!但往往世人就因為不明此理,且無視於看不見之因果關係,故違背良心、良知,只顧己身之樂而殘殺無辜,到頭來受害的還是自己。如能明白愛惜物命、惜生等,終究受福的也是自己,不可不知也。
菩薩曰:虛筆,今夜帶你去造訪一位近八十歲之老翁,以悟世人。
虛筆曰:那好!雖天氣甚冷,反正有恩師之彩雲,徒兒不怕,且樂意同行。
菩薩曰:嘻嘻!那好!
只見菩薩彈指,彩雲現出,師徒二人同乘彩雲同行。
虛筆曰:不知恩師帶徒兒何往?
菩薩曰:很近,不會很遠的。
不一會兒之工夫,彩雲來到了台中市中正路中段地方,見菩薩一揮手,整棟房子似無屋頂、無遮蓋,整個世人生活情況表露無遺。
虛筆曰:這還是徒兒頭一次見到,恩師別讓徒兒看到人家在洗澡。
菩薩曰:你倒想的美,這種念頭還在,該罰!
虛筆曰:徒兒知罪,只是說說而已。
菩薩曰:如無念起,怎有話出,你這劣徒,凡心猶重。
虛筆曰:徒兒知罪。
菩薩曰:你有沒有看到為師左手邊,在客廳小睡的那位老者。
虛筆曰:徒兒看到了,看起來只不過是六十幾罷了。
菩薩曰:不止那個年紀,已有七十幾了。
虛筆曰:今夜要訪問這位嗎?
菩薩曰:不錯。
虛筆曰:不知有何特別?
菩薩曰:你等一下訪問就知道了。
菩薩將這位小睡之老者元靈調出。
菩薩曰:你可藉此機會瞭解情況,述明以悟世人。
虛筆曰:不知這位老先生尊姓大名?而菩薩為何要我造訪於你?
老者曰:哈哈!(半遮掩的笑)
菩薩曰:姓名不重要,主在於事例開示世人才是重點。
老者曰:我有今日的健壯,大概是仙佛的助佑吧!
菩薩曰:這位老先生也真客氣,不願言明。怕耽誤太多時間,就由吾代為說明好了。這位老者自三十餘歲某日,見到一動物無故被宰煮食,甚為悲悽!就此茹素,不願葷食,且每於朔望(近期更不分時日),必上菜市場買活的生靈放生,數十年如一日,不止花費不少己身之零用錢及積蓄,更能勸人同行,真是功德不少,故註籍其長壽且健康,子孫孝順。
虛筆曰:原來是這樣,難怪其兒子所開之店,車水馬龍,集市如雲,這與其父之放生,必定有所關連。
菩薩曰:不錯,就是如此。世人能知而行之者,必有其後福也。試想同是生命、生靈,為何得殺他靈以充己腹呢?能細悟就可曉得是不應該的。
虛筆曰:恩師開釋的甚有道理。
菩薩曰:簡單明瞭的開示世人,就此作罷,回去吧!
虛筆曰:難得機會,讓徒兒四處看看有沒有漂亮妞?
菩薩曰:劣性不改,別再嚕囌!走吧!
師徒二人同乘彩雲回堂。


南海觀世音菩薩 降[/b]

聖示:吾今夜降著:「生靈的悲悽」。
[b]第十五章 殺業滿身,苦罹重疾聖示:世人往往不知悔省,今生所受之苦,乃大多由前世所帶之業而來。更無以醒悟能藉今世之人身,速速造立功德,以解前業,並諦今世之福。惟知今世圖享受,不去理會,待苦難臨頭,更是無法收拾,那惟有痛苦的去承擔了。
菩薩曰:虛筆,為師今夜再帶你去一處(台中地區)訪問好了!
虛筆曰:全憑恩師安排,徒兒還真高興!又可乘彩雲雲遊了,但是徒兒認為好像書名不是雲遊,而近期常雲遊著書,似乎有相違背。
菩薩曰:是啊!但為師認為以雲遊實例,較能有喚醒之作用,故而行之。既簡單、又明瞭,你不也是喜歡雲遊嗎?
虛筆曰:徒兒只是這麼認為罷了!至於以何方式著書,徒兒是沒有意見,只要聖務能完成,不辱使命徒兒就可放心了。
菩薩曰:別再耽誤時間,啟程吧!
師徒二人同步出堂外,乘彩雲騰空而去。沒幾分鐘之時間,彩雲來到台中市南區近大里處停住。
虛筆曰:不知恩師今夜帶徒兒造訪何人?
菩薩曰:就是那位,躺在床上呻吟的那位。
只見菩薩佛指一指,顯現特別清楚。
虛筆曰:是那位先生?躺在床上的那位嗎?
菩薩曰:是的。
虛筆曰:那如何訪問呢?
菩薩曰:以較快的方式行之,其本人現呈迷惘狀態,為師將其元靈調出,較為快速,免得耽誤時間。
虛筆曰:那好。
只見菩薩佛指一彈,那位先生之元靈即刻離開身軀。
虛筆曰:徒兒如見電影,還頭一次見到元靈(元辰)出竅,還真美妙!如徒兒也能如此來去自如(即是元靈與身軀分離),那該多好!
菩薩曰:那為師知道,真是美妙啊!但絕不允許。如此一來將擾亂了社會,二來你不就比為師更出名了嗎?
虛筆曰:徒兒只是這麼想而已,哪敢有所企求。
菩薩曰:廢話少說,趕快訪問吧!別拖時間。
虛筆曰:不知位先生尊姓何名?為何會有今日病疾纏身之來?
先生曰:敝姓吳,我之疾已有三年餘了,每天痛苦不堪,時好、時壞,藥石無法根除,喪失了人生之樂趣,年紀還不算老嘛!就無法享受健康的人生。今夜因元靈出竅來,才獲知為何會有病疾纏身,否則痛苦永遠蒙在鼓裡。如今獲南海觀世音菩薩垂愛,能有今夜簡述前世之殺業,藉以減輕痛苦,亦屬難得之機。我前世乃一狩獵人家,每天得上山狩獵,且無獲得獵物則不返家,而傷之動物大多為鹿。首先一打到鹿,則必先喝鹿血,藉以補身(趁熱喝),尤其冬天更是喜歡如此,且多喝了好幾杯。自前世卅餘歲起,到了五十來歲,不知狩獵多少鹿隻(未加統計)?故因而造下甚深之殺業而不自知。致而今世年紀不算大,就罹患了腎疾,數年藥石無法痊癒,雖今日醫藥之發達,亦難治癒前世殺業重所造之因果病。如今知之,至為怨嘆!要知道,前世就不會如此猖狂,免今世今日之痛苦,實在後悔不已!
虛筆曰:貪圖口腹,受今生之惡報,還真令人同情,但是債得還啊!始有天理。
菩薩曰:不錯,自己惹禍自己承擔,誰人都無法替代,但今夜找到你,算你幸運,可減輕無比的痛楚與折磨,因勸世有功。吾在此補充之,汝前世總共殺鹿有六十八隻,故今世得六~八年之病痛。如不知醒悟,速造功補業,恐壽數快矣!好了,今夜不再多談,算你幸運。
師徒二人同乘彩雲回堂。


南海觀世音菩薩 降[/b]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生靈的悲悽] 第十四章放生濟物,壽耆福樂, 第十五章殺業滿身,苦罹重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