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看看彌撒聖祭現埸發生了甚麼(一)

逃出魔幻紀 2020-5-6 11:33 AM

看看彌撒聖祭現埸發生了甚麼(一)

感恩聖祭The Holy Mass

加大利納·里華斯(Catalina/Katya Rivas)的見証

譯者的話
加大利納·里華斯(Catalina/Katya Rivas),這位身上帶著耶穌五傷,住在南美洲玻利維亞中部哥沙班巴城的婦人,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耶稣、聖母和天使不斷向她顯現,並要她把談話或神視的過程記錄下來,向普世傳達開去。她以不同的語文(包括拉丁文、希臘文、西班牙文和波蘭文),寫下不少遠遠超乎她的學識的,卻具有神學和靈修意義的小册子,包括「感恩聖祭(The Holy Mass)」、「苦難心曲(The Passion)」、「苦路同行(The Stations of the Cross)」、「天主寵祐(Divine Providence」等。她没有把這些文宇出版賣錢,只以影印方式流傳,也沒有保留版權。她說她只是上主的僕人和書記,因此從不在小冊子加上自己的簽名。她的著述得到她所屬教區的主教所認可准印。在她所撰寫的小冊子中,我認為「感恩聖祭(The Holy Mass)」最具有優先閲讀的價值。透過這小冊子,會徹底改變你對感恩聖祭的認識和態度。這個改變肯定會使你更深入認識和更尊敬那隱藏在聖體內的耶穌。希望大家閱讀後,能以影印方式把這篇文字廣傳開去,使更多教友明瞭救主建立聖體聖事的苦心,好使大家以更虔敬的心態參加感恩聖祭。
2004年聖母月

敬獻給
教宗聖父若望保祿二世
第一位新福傳宗徒,因著他的典範,我們平信徒學會信仰、剛毅和孝愛。
無限的謝忱和愛心
獻給所有司祭:
連繋天主和人的臍帶,以寬恕和祝聖聖體,輪送天主的恩寵。
加大利納

他們便說:「主!你就把這樣的食糧常常賜給我們罷!」耶穌回答說:「我就是生命的食糧,到我這裏來的,永不會饑餓;信從我的,總不會渴。」(若6:34-35)
耶穌向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在你們內便沒有生命。誰吃我的肉,並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復活。」(若6:53-54)
「因為我的肉,是真實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實的飲料。就如那生活的父派遣了我,我因父而生活;照樣,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而生活。」(若 6:55-57)
「誰吃這食糧,必要生活直到永遠。」(若6:58)

加大利納的感恩聖祭見證
在一次不可思議的教理指導中,主和聖母首先教導我們念玫瑰經時,怎樣透過心神和默想來祈禱,並享受跟天主和聖母相遇的喜悅。祂們也教導我們如何妥辦告解。至於這份文獻,則要告訴我們感恩聖祭舉行時發生著什麼事情,同時也指導我們怎樣全心全意參予感恩聖祭。
我切望且必須向全世界傳遞這個見證,以顯揚天主偉大的光榮,並希望所有願意向主開放心靈的人都得到救贖。這見證也獻給那些已向上主獻身的靈魂,再一次燃點起他們對基督的愛火,這些人當中不少擁有一雙尊貴的手,能把基督帶到我們的世界,使祂成為我們的滋養。這見證也獻給那些以習慣形式領聖體的教友,好使他們衝破那「習以為常」的框框,因而每天能再生活於與主相遇的奇妙爱情中。最後,這見證獻給全世界的平信徒兄弟姊妹,願他們全心全意經歷這最偉大的奥跡 一一 聖體聖事慶典。
聖母領報節日前夕,我們的信仰團體中不少成員都去了辦告解。但有部分成員沒空,預備在第二天的感恩聖祭前才去辦告解。
第二天我來到聖堂時,已遲了一點,主祭大主教和神父已經由祭衣房列隊進堂。聖母那使人感到撫慰的溫柔母性耳語也在這個時刻響了起來:「今天是你要學習的時刻,我要你全神貫注你今天所目睹的事情,並且把你所經驗到的跟所有人分享。」我深深受到感動,卻不明所以,但設法集中精神。
第一件吸引我注意的事,是聽到一陣十分美妙的歌詠團歌聲,彷彿來自很遙遠的空間。只一會兒,那歌聲就靠近了許多,接著,又好像風聲那樣飄走了。
大主教開始舉行感恩聖祭了,他念悔罪經時,聖母說:「由心底求上主赦免你傷害祂的過失吧。這樣,你才能夠相稱地參與感恩聖祭這殊榮。」
我只想了一想就說:「我肯定己在天主的思寵中,我昨晚辦了告解。」
聖母回答說:「你真的認為由昨晚至今早没有開罪過上主嗎?讓我提醒你幾件事,當你出門去聖堂時,那幫你的女孩向你要求一些什么,你因為遲了出門,要趕路,所以沒有好好地回應她。這是你在愛德內的欠缺,你能說你沒有開罪了天主嗎……
「途中,一輛公共汽車越過你的行車線,險些撞上你的車子。你那時没有為此事祈禱,以及為參加聖祭作準備,反而對那可憐的司機表現得很不友善,你失去了愛心、平安和忍耐。而你卻說没有傷害了上主?
「你在最后一分鐘才來到聖堂,主祭已進堂並開始舉行聖祭⋯···你沒有時間作好參祭前的準備工夫⋯⋯」
我回答說:「母親,我明白了,請不要再說了,你不用再提醒我,我現在難過羞愧得很呢。」
「為什座你們都在最后一刻才來到聖堂呢?你們應該早點到來,請求上主派遣祂的聖神賜你們心神平安,並潔淨你們的俗世心靈、你們的憂慮、你們的煩惱和使你們分心的事,好讓你們能生活於這麼神聖的一刻。可是你們卻在慶典快要開始時才進入聖堂,把參加感恩聖祭看作一般活動,没有作好心靈的準備。怎可這樣呢?這是一個最偉大的神跡啊。你們要經歷的,是至高無上的天主,要把祂最偉大的禮物贈送給你們的時刻,可是你們卻不懂得去欣賞。」
聖母教訓得很對!我那麼的難過,以致單單要求天主的寬恕也感不足。我難過,不只為那天的過錯,也為以往對聖祭的心態:常常像其他教友那樣,等到神父講完道理才進入聖堂;對聖祭一無所知,但卻不願去理解它的意義:有時靈魂滿載重罪,卻仍然有膽量去參加聖祭。
這天是大慶節,要公念「光榮頌」。聖母說:「你要懷著愛意,全心去光榮讚頌天主聖三,承認你是祂的受造物。」
這「光榮頌」多麼異於平日的啊!剎那間,我看見自己處身於充溢光耀的遙遠地方,面對著天主赫赫的賓座。我滿懷爱情地感謝祂,不斷地說:「我們為了祢無上的光榮,讚美祢,稱頌祢,朝拜祢,顯揚祢,感謝祢。主,天主,天上的君王,全能的天主聖父。」(此刻我回想起天父的臉容,充滿慈爱)「耶穌基督,獨生子,主,天主,天主的羔羊,除免世罪的羔羊……」(  這時耶穌現身我眼前,充滿柔情和憐憫 )「只有祢是聖的,只有祢是主,只有祢是至高無上的。耶稣基督,祢和聖神····..」這化身成美好大愛的天主,使我整個兒激動起來……
我問天主:「主,請免我陷於邪靈的誘惑吧,我的心全屬於祢的。主,請賜我祢的平安,讓我從聖體中汲取最美好的恩寵,使我的生命能結出最好的果實。天主聖神,請轉化我,在我内工作,並引領我。啊!天主,請賜我恩寵,使我能更用心侍奉祢!」
聖道禮開始時,聖母要我重覆說:「上主,今天我要聆聽祢的聖言,並結出豐盛的果實。請祢的聖神來潔淨我的心靈,好讓祢的聖言能在它内滋生成長,净化我的心靈,使能好好地保存祢的聖言。」
聖母說:「我要你留心聆聽所有讀經和司祭的講道。記著聖經曾說過,接納天主的聖言會令你結出果實。要是留心,一定能在所聆聽到的記下一些教訓;你要整天設法記著那些令你受感動的語句:有時可能是一兩節經文,有時是整篇福音或只是一個字詞。整天記著它吧,它會變成你的一部分,這正是改變一生的方法 一一 讓天主聖言轉化你。
「現在,告訴主你在這裏恭聽,請求他今天向著你的心靈談話。」我再一次感謝天主給我恭聽祂聖言的機會。我請求祂寬恕我多年的硬心腸,也懇求祂寬恕我一直在教導孩子主日參加聖祭,不是為了愛天主和需要天主的恩賜,而是為了遵守教規。
我多次只為守教規去參加聖祭,並以為我因此而得救。但我没有生活在聖祭中,更很少用心傾聽聖言宣讀和神父的講道!那麼多年的愚昧所招致的不必要損失,叫我多麼難受啊!我們只表面地參加聖祭,只為了某人結婚,或為了殯葬,或為了讓別人看見我們出席!我們對教會或聖事是何等無知!我們荒費不少時間設法學習和理解那些轉瞬即逝的俗世事務,它們為我們毫無益處,也不會給我們留下些什麽,更不會延長我們分秒的生命!然而我們對那些讓我們在世時能分享一點天福,死后可享永福的事竟一無所知,但我們卻自命為有教養的人。
稍后是預備祭品的時間,聖母說:「要這樣祈禱(我照著她的話說):『上主,我把自己、我所擁有的、我能做的全獻給祢。我把一切,全放在祢的聖手裏。上主,請把我在祢眼中僅有而可造就的一點點建立起來。全能的天主,由於祢聖子的德能,轉化我吧。我為我的家庭、我的恩人、我們宗教團體每一成員、所有反對我們的人、以及所有要求納入於我卑微祈禱中的人向祢祈求。教導我如何把我的心獻給別人,好能減輕他們指責別人時的嚴厲程度。』這就是聖人的祈禱,我期望你們每個人都這麼祈禱。」

逃出魔幻紀 2020-5-6 11:36 AM

看看彌撒聖祭現埸發生了甚麼(二)

感恩聖祭The Holy Mass

加大利納·里華斯(Catalina/Katya Rivas)的見証

(續一)這就是耶穌要求的祈禱,我們要放下我們的心,有如放在地上,好減輕别人走路時的嚴厲步伐。幾年後,我閱讀了我敬仰的聖人 Jose Maria Escriva de Balaguer的祈禱書,找到一篇類似聖母所教的經文。或許這位我所信任的聖人,也以這禱文使聖母喜悅。
突然我看見一群先前沒有見過的人物站了起來,好像由聖堂內每一個人身旁現身出来的。聖堂頓時擠满运些年輕而美麗的人。他們穿著白袍,並走向中間的通道,然後前往祭台。聖母說:「留心,他們都是這裏每一個人的護守天使,正把你們的獻禮和祈求呈奉到上主祭台前。」
這一刻,我感到極端詫異,因為這些天使的面容是那麼美麗,那么光耀,是人所没法想像到的。他們的臉孔美麗得像女子,但他們的體型,手背和高度卻像男子。他們赤裸的雙足没有接觸地面,飄滑著往前行,形成非常美麗的隊伍。
他們當中有些捧著金碗,碗裏盛載閃爍著金白光的禮物。聖母說:「這些護守天使所護守的人,給聖祭奉上很多意願,他們明白聖祭的意義,他們真的给上主獻上禮物。
「這是奉獻你自己的時刻⋯⋯奉獻你的哀傷、你的痛苦、你的希望、你的憂愁、你的喜樂、你的祈求。記著,感恩聖祭擁有無窮的價值;因此,奉獻和祈求時都要慷慨。」
在第一批天使後面的護守天使,兩手空空,沒有捧著什么。聖母說:「這些天使所護守的人,從不獻上什麼。他們不會投入感恩聖祭的每個環節,也從不把禮品送到主的祭台前。」
在行列的最後有一批很傷心的天使,一雙手雖合攏著祈禱,但滿眼沮喪。「這些天使所護守的人,雖然身在這裏,但他們卻不是自願出席的,那是說,他們是被迫來參加的。他們來是為了守規誡,並非有任何参加聖祭的心意。因此他們的天使很傷心,因為除了自己的祈禱外,没有禮品可帶到祭台前。
「不要使你的護守天使傷心·多點祈求吧,為罪人皈依祈求,為世界和平祈求,為你的家庭、你的鄰居祈求,為那些請求你代禱的人祈求。求吧,要多祈求,但別只為你自己祈求,要為所有人祈求。
「記著,最能悦樂上主的奉獻,是把你自己當作全燔祭那樣來獻上,這樣耶稣便會親自降臨,因著他的贖價而轉化你。你有什麼獻給天父呢?除了罪惡外,什么也沒有。不過,把你自己跟耶稣的贖價結合在一起來奉獻,就是使天父悦樂的奉獻了。」
那情境,那隊伍,是那么美麗,沒有什麼情況可堪比擬。那些聖潔的受造物都在祭台前深深俯首,有些把禮品放在地上,有些跪下來伏首至地。當他們全部都來到祭台時,就同時在我眼前消失掉。
現在念頌謝辭最後的部分了,會眾一起高唱:「聖!聖!聖!」突然主祭背後的事物都一起消失了。在大主教的左後面,出現數不盡的天使:大的、小的:有雙翼巨大的·有雙翼细小的、也有没有翼的,由聖堂的左上角一直列隊到地面。他們如先前出現的天使那樣,都穿上像司祭或輔祭所穿的白長袍。
每一位都合著手恭敬地俯首祈禱。一陣陣美妙音樂傳來,像有很多合唱團以不同的聲部跟我們一起頌唱:「聖!聖!聖⋯⋯·」是祝聖聖體聖血的時刻了,也是最珍貴奇跡出現的時刻,在大主教右後面出現一群人,由聖堂的右上角一直列隊到地面,他們穿上同樣的上衣,但卻各有不同的柔和色彩:玫紅·翠綠,淡青、淺紫、黃色。他們的臉容滿是光揮,充滿喜樂,他們看來都是同一年齡。但你會注意到(我說不出原因)他們應屬不同的年紀,但看上去一樣沒有皺紋,一樣的開心。他們都跪下來頌唱:「聖!聖!聖!上主 ……」
聖母說:「他們都是天堂上的聖人和受祝福者。他們當中,有你們親友的靈魂,他們已享受與天主同在的福樂。」接著,我看見聖母跪在大主教的右後邊,距他只有一步。她腾空離開地面少許,跪在一張精緻、透明如水晶的明亮毯子上。聖母合著手,專注而恭敬地望著主祭。她在那兒,並沒有看著我,卻無聲地向著我的心靈說:
「看見我跪在蒙席(大主教)后面,會很奇怪嗎?我必須跪下⋯⋯雖然我的聖子給了我這麼多的愛,但卻沒有給我司祭般的聖職,因而我沒有如司祭那樣尊貴的手,可以天天祝聖聖體聖血。因此,我對司祭懷有深深的敬意,同時,也因著聖體奥跡是透過他們而得以實現,使我此刻必須跪在他們的後面。」(譯注:在拉丁美洲及某些國家,主教和大主教被尊稱為「蒙席(Monsignor)」。)
我的天主,祢傾注在司祭靈魂上的尊榮和恩寵是多麼的深重啊,但我們,甚至在司祭當中,有許多也没有意識到這份恩寵和尊榮呢!
在祭台前,出現了一些舉起雙手的灰色影子。聖母說:「這些都是煉獄裏受祝福的靈魂,在等候你們的祈禱以早日煉净。不要停止為他們禱告。他們可以為你們禱告,但没法為自己祈禱。只有你們才可以為他們祈禱,幫助他們早日離開煉狱,跟天主永享天福。
「現在你看見了,我一直都在這裏。人們常去朝聖,找尋我顯現的聖地。那很好,因為在那裏可以得到各種恩寵。不過在没有顯現時,沒有任何場合會比感恩祭更適合我臨現。你們永遠會在祝聖聖體的祭台下,在聖體櫃下找到我,我和天使一起留在那裏,因為我要永遠跟我的聖子一起。」
看見聖母美麗的臉容,以及其他聖者的光輝臉容,手拉著手在頌念「聖!聖!聖!」,以等候著祝聖聖體這奇跡的再三出現,其實就是置身於天堂上!想想,在這么神聖的時刻中,居然還有些人可以分心走意。告訴你們,那真傷害我的心,不少男人,為欺比女人為多,居然翹著一雙手臂站著,把向上主表敬意視如向平輩打招呼。
聖母說:「告訴所有人吧,男人跪在天主面前才是他們最有男子氣概的時刻!」
主祭在誦念祝聖聖體的經文了。他本來只是個普通高度的人,但突然變高了,而且全身充滿光彩,一道金白色的超性強光環繞著他的臉孔,因此沒法看得清楚他的臉容。他高舉聖體時,我看見他的手心手背都有些記號,並由此而發射出許多光芒。耶稣出現了!祂的身體包圍著主祭,好像以無限的愛情去圍繞著大主教的一雙手。這一刻,聖體漸漸變大,並變成耶穌的聖容,疑視著祂的子民。
我本能地正想向聖體鞠躬,聖母對我說:「不要俯首。要抬起頭凝視祂,跟祂交換彼此的目光,並且重複誦念花地瑪祷文:『主,我相信祢,我朝拜祢,我倚望祢,我敬愛祢;請寬恕那些不相信祢,不朝拜祢,不倚望祢,不敬愛祢的人。』寬恕和慈悲⋯⋯現在你要告訴祂你是多麼的愛祂,以及向萬王之王獻上你的虔敬。」
我照著這番話向主訴說,發覺在巨大聖體內的耶稣好像只凝視著我。但我明白祂是以祂的最大爱情,這樣子凝望著每一個在場的人。跟著我像天使那樣,俯下頭來直至我的額頭碰到地板。剎那間,我覺得很奇怪,怎麽耶穌可以取代主祭的身體,同時又進入聖體內,當主祭放下聖體時:聖體便回復原形:淚水在我兩頰滾滾而下:我控制不了我的驚歎。
接著蒙席誦念祝聖聖血經文,他誦念時,天空和祭台的後面閃出電光,聖堂的牆壁和天花板頓時消失。除了祭台給強光照著外,其餘的都漆黑一片。
突然,我看見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穌懸在半空。我看見祂由頭至腰部的上半身。有一些強壯而巨大的手支撑著十字架的橫木。在這陣燦爛奪目的強光中,出現了外形像小鴿子的明亮小光點,在聖堂上空飛来飛去,最後伏在樣貌已變成耶稣 (祂長長的頭髪、發光的傷口和巨大的身體,使我認出祂;但我看不到祂的臉容 )的主祭大主教的左肩上。
耶稣就在主祭的上方被釘在十字架上,祂的頭向右肩垂下。我凝視祂的臉容、受鞭打的手臂和被撕裂的肌肉。在祂胸口的右面有一道傷口,血不断向左方湧出來,另外一道看來像水,非常明亮的液體也向著右面流下來。這兩道流出的液體活像兩束射光,不斷左右擺動,射向忠信的信友。大量血液流進祭台的聖杯裏,我感到很驚奇。我害怕聖血會流到聖杯外面而弄污整個祭台,可是卻沒有一滴濺了出來。
這時聖母說:「這是聖跡中的聖跡。我以前曾告訴你,主是不受時空所限制的。在舉行祝聖聖體聖血的剎那,所有參祭的會眾都给帶到耶稣被釘那一刻的加爾瓦略山上。」
我們能想像到這情境嗎?我們的眼睛雖看不到,但我們在那個瞬間都親臨耶稣被釘的現場。那時刻耶稣不但懇求天父寬赦那些殺害祂的人,也懇求祂寬赦我們每一個人的罪過:「父啊!宽赦他們吧!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的是什麼。」
由那天起,即使全世界都說我瘋了,我也要請求每一個人都跪下來,全心全意儘可能使自己生活在這個特殊恩賜中。
我們快要誦念《天主經》時,耶稣第一次在聖祭中開口說:「等一會,我要求你以至誠之心來獻上這禱告。在這時刻,你要記憶起那些在你一生中曾給你最大傷害的人,好使你把他們擁入你的懷中,真心真意地跟他們說:『因耶穌之名,我寬恕了你們,並祝你們平安。』如果那人值得接受平安,他就會得到並感覺到平安,如果那人不能開啟他的心靈去接受平安,平安就會回到你的心靈内,但若你仍不能寬恕别人或感覺不到心中的平安時,我並不期望你獻出或接受平安。
「你要小心你所做的,」主繼續說,「你們念《天主經》時不斷說:『求祢寬恕我們的罪過,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如果你們只能寬恕,卻不能忘懷別人對你們的冒犯,那麼,一如某些人說,你們是在求天主赦罪時加上了條件。你們在說:『只要我們說已寬恕了別人對我們的冒犯,祢便要同樣寬恕我們的罪過。』」
當我明白了我們傷害耶穌的程度是那麼大時,我不知道要怎樣才可以表達出我的痛楚。事實上牢記別人加於我的仇怨、惡感和鄙視,往往來自我們的偏見和敏感,若一直牢記著,會给自己很大的傷害。我寬恕;我由心底寬恕,並請求所有給我傷害過的人寬恕我,以感受到主賜的平安。
主祭說:「……使教會安定圍結……」又說:「願主的平安與你們常在。」
突然我看見很多(不是所有)人在互祝平安時,一道道很強烈的光線在他們之間出現。我知道那時耶穌確實和我一起跟我身旁的人熱烈擁抱。我真的感受到主透過那道光擁抱著我。是祂擁抱著我,賜給我祂的平安,因為在此刻我能誠心誠意去寬恕並去掉所有抗拒別人的憂傷。那正是耶穌所期望我們的:分享這刻的喜悅,擁抱我們並祝我們平安。

逃出魔幻紀 2020-5-6 11:37 AM

看看彌撒聖祭現埸發生了甚麼(三)

感恩聖祭The Holy Mass

加大利納·里華斯(Catalina/Katya Rivas)的見証


(續二)主祭領聖體的時刻來到了。我再一次注意到蒙席身旁的其他共祭神父。主祭再舉起聖體時,聖母說:
「這是為主祭和共祭神父祈禱的時問。跟我一起誦念下面的經文:「主,降福他們,聖化他們,幫助他們,潔淨他們,愛他們,照顧他們,並以祢的愛支持他們。」要記得世上所有的司
祭,為所有受祝聖為神職的靈魂祈禱⋯⋯」
親愛的兄弟姊妹,那正是要為他們祈禱的時刻,因為他們跟我們這些平信徒都是教會 一一 主的奥體的一部分。很多時,我們向神父要求太多,卻沒有為他們祈禱,沒有想及他們也是人,沒有去理解或同情他們很多時都會感到孤寂。
我們必須理解到神父也跟我們一樣,需要別人理解關懷。他們需要我們的關愛和照顧,因為他們像耶穌一樣,透過向天主的奉獻而為我們每一個人獻出自己的一生。
主希望羊棧裏的子民,為代主牧養他們的牧者的聖化而祈禱。
终有一天,當我們到達天鄉時,便會明白主行了多麽奇妙的事,賜我們神父使我們的靈魂得到救贖。
信眾開始離開他們的座位去領聖體了。偉大的相遇時刻到了。主對我說:「等一會兒,我想你觀察一些事情⋯⋯」一陣內在的衝動使我睜開眼睛望向一位上前向神父作口領聖體的信友。我要指出的是,她是我們團體中的一位女信友,前一個晚上她
沒空去辦告解,這天早上感恩祭前才辦了告解。當神父把聖體放在她的舌頭上時,一道閃光,像一道非常金白的亮光,射透
她的身體,首先是背部,然后由那兒環繞著她的身軀,她的肩膊和她的頭。主說:
「看,一個人懷著潔淨心靈來領受我時,我就會那樣開心地擁抱她的靈魂的。」耶穌的聲音聽來充滿喜悦。
我以驚歎的目光看著我的朋友在金白光圍繞中和主的擁抱下返回座位。我很感慨,我們懷著大大小小罪過去領聖體,使我們多次錯失了赴盛宴的大好機會!
我們常埋怨在某些時間沒有神父聽我們的告解,其實關鍵不在於告解的每一刻,而在於我們那麽輕易就再次犯過。另一方面,正如我們在赴宴前,會設法找一間美容院或一位美容師给我們修飾儀容,我們也該在感到有清理內在罪過的需要時,設法去找一位神父給我們赦罪。我們在任何時刻都不可以那麼厚顏地,懷著滿身醜惡去領受耶穌。
我前往領聖體時,耶穌對我說:「最後晚餐是我最親蜜的愛情時刻。在那些愛的時刻裏,我建立了人們心目中最瘋狂愚蠢的事,我建立了聖體聖事,讓自己成為愛的囚犯。我要同你們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結,我的愛情叫我忍受不了你們變成孤兒,因為我愛你們甚於我的生命。」
我那天所領的聖體别有滋味。它由血和乳香所混成,把我整個兒淹沒了。我感受到極深極厚的愛,眼淚情不自禁地滾下我的面頰。
我回到座位,剛跪下時,主對我說:「聽聽⋯⋯」過了一會兒,我開始聽到那坐在我前面,剛領了聖體的女教友的祈禱聲音。她默默地這麼祷告說:「主,記著已月尾了,我們沒錢交房租、付買車的分期付款和孩子的學費。祢一定要幫助……請祢使我
的丈夫減少喝酒。我再也不能忍受他經常喝醉。如果祢不再幫助我教我的幼子,他今年一定要留級了,他這個星期要考試……請别忘了要我的鄰居搬走。叫她立即走,我不能再忍受她……」
這時大主教說:「請大家祈禱。」所有會眾都站起來獻上最後的禱文。耶穌卻以傷心的口吻說:「你有留心那女人的祈禱嗎?並沒有一丁點的時間告訴我她愛我;也沒有一丁點的時間感謝我賜她恩寵聖化她的人性,提升她能接近我;也沒有說過,感謝祢,主;有的只是一連串的要求⋯⋯來這裏領受我的人差不多都這樣禱告。
「我因愛而死亡和復活。我因愛而等待你們每一個人,且留下來跟你們一起⋯⋯但你們沒有認識到我需要你們的愛。記著,在這莊嚴的屬靈時刻,我是渴求愛的乞兒。」
你們可有感受到這位大愛的主向我們乞求我們的愛,而我們卻拒絕施予嗎?更何況,我們常常避免跟這愛中之愛,這唯一獻出自己作為永恆祭品的大爱相遇。
主祭要降福時,聖母說:「要專注,要小心⋯⋯你們只把這看作慣常的動作,忘了是十字架的標記。要緊記這或許是你最後一次接受神父的祝福。你怎會知道離開這裏後不會死去?你怎會知道還有機會接受另一位神父的祝福?這些祝聖了的手以天主聖三的名義來祝福你。因此,要恭敬地劃十宇聖號,有如這是你生命中最後的一次。」
由於我們不明白感恩祭的意義,以及没有天天參加感恩祭,所带來的損失是多麼嚴重啊!為什麼不嘗試早半個小時起牀去參加感恩祭,接受主想傾注給我們的所有祝福呢?
我明白為了職責,有些人不能天天参加感恩祭,但至少每星期參加兩三次吧。那麼多人只為了少許籍口(我有一個、兩個或十個孩子要照顧)就不去参加感恩祭。人們在參加其他重要的活動時會怎樣安排呢?他們带所有孩子去,或是輪著丈夫先去一個小時,然后妻子去下一個小時,這個方式也可用來履行對天主的責任的。
我們有讀書、工作、娛樂和休息的時問,卻没有起碼的主日時間去參加感恩聖祭。
耶稣要求我們在感恩祭結束後在聖堂多留數分鐘。祂說:
「別在感恩祭結束后匆匆離開。多逗留一會享受跟我作伴,也讓我享受你的作伴⋯⋯」
孩童時,我聽過有人說領聖體後主只留在我們身體內約五至十分鐘。我這時問主說:「主,領聖體後祢跟我們一起多久呢?」
我猜想弛會笑我幼稚,因為祂這麼回答我:「你想跟我一起多久就多久。如果你整天跟我說話,或在雜務中給我說一兩句話,我都會聆聽的。我永遠跟你一起。要離開的是你,你們離開感恩祭時,以為完成了責任,以為謹守主日這規條已完成了。你們有沒有想過,至少在主日那天,我很樂意分享你們的家庭生活。
「你們家裏有擺放各種東西的地方,也有不同的活動房間:寝室、廚房、飯廳等。你在哪個地方接待我呢?不該是那放著我的聖像在蒙塵的地方吧。該是一個至少每天有五分鐘時間,全家一起為那天的生活,為生命的恩賜,為求那天的需要,為求我的祝福、保護、健康而祈禱的地方。唉!除了我以外,每件事物都有它們的處所。
「人們計劃好他們的日子,星期、學期、假期等等。他們知道哪天要休息、哪天要看電影或参加宴會、或去探望祖母、孫兒、兒女、朋友,或去找尋娱樂。有幾個家庭每個月一次說『這天我們要一起去朝拜耶稣聖體。」然后全家一起來跟我談話?有幾個家庭會坐在我面前跟我傾談,告訴我他們的近況、困難,為他們的需要向我祈求⋯⋯讓我跟他們一起分受這些事情呢?試過多少次這麼樣呢?
「我什麼事都知道。我看透你們心中最深層的隱密。可是我卻樂於聆聽你們跟我申訴你們的生活,讓我成為你們家中的成員,有如你們最親密的朋友。唉,有這麼多人由於沒有在他們的生命中給我留個位置,而失去許多恩寵!」
那天和以後許多日子,我跟主一起時,祂不斷給我們教導。今天我想跟你們分享祂付託給我的使命裏的一些訓導。耶稣說:
「我想救贖我的受造物,因為在打開天堂大門的一剎那,是充滿著太多的痛苦⋯⋯
「記著,從沒有一個母親以自己的血肉來餵養自己的兒女。我卻因極度的愛而那樣做了,使我的救贖代價能傳遞到所有人身上。
「在感恩聖祭中,我把我的生命和在十宇架上的犠牲伸延到你們之間。沒有我生命寶血的代價,你們憑什么來到我的天父跟前呢?什麼都沒有,除了痛苦和罪惡……
「你們應該在德行上超越天使和總領天使,因為他們沒有像你們那樣能領受我作為滋養食物。他們只在泉水中喝了一小滴,而你們卻領受了我這恩寵,把整個海洋都喝下了。」
主還傷心地向我說,人們來領受祂,只是習以為常,或者失去敬畏心。這種例行公事的行徑,使不少人變得不冷不熱,以致他們領受祂時都找不到話題來跟祂傾談。祂也說有那麼多領了神職的靈魂失去愛祂的心火,把聖召變成職業,只是機械地履行其專業所需的職責,但卻缺乏了所需的屬神虔敬心……
接著主告訴我有關每一次我們領聖體時應得到的果实·真的有不少人每天都領聖體,但他們的生活卻没有由此而改變,他們花了不少時間祈禱和做了不少相關的事功,但他們的生命没有改變,没經過改變的生命不能為主結出真正的果實。由領聖體而來的恩寵,應在我們當中結出皈依和以爱心對待兄弟姊妹的美果。
我們平信徒在教會裏擔負著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我們不可以沉默不言,因為主早已派遣我們這些已受洗的人前往宣饰喜訊。我們在吸收了所有得救的知識後,不可不跟別人分享,也不可在我們雙手持滿神糧時,卻讓我們的弟兄姊妹餓死。
我們也不可看著教會式微,卻舒舒服服地在自己的教區和家裏領受主給我們的眾多好處:祂的聖言、神父的教導、朝聖、從告解聖事中得到天主的憐憫、從聖體聖事中得到滋潤,以及分享教理等。
換句話說,我們接受了那么多好處后,卻沒有勇氣放下我們舒適的生活,走進監狱,走進教導所,跟最需要關懷的人交談。
告訴他們不要放棄,他們生來就是天主教教友,教會需要他們留在那裏受苦,因為他們的苦難能救贖別人,他們的犧牲可以為他們賺取永生。
我們也許没法到醫院探訪末期病患者,但可以為他們誦念慈悲串經,藉著我們的祈禱,幫助他們在善惡爭持的關頭,從魔鬼的誘惑和圈套中釋放出來。每一位垂死者都滿懷懼意,要握著他們的手安慰他們,向他們訴說天主的慈愛,告訴他們耶稣、聖母,以及已離開了他們的親友,都在天堂上等候著他們。
我們在活著的時刻,絕不可以萬事不理。我們要成為神父手臂的延绩,到他們去不到的地方。但這需要勇氣,我們要接受耶稣,與耶稣一同生活,以耶稣來滋養我們。
我們害怕進一步委身事主,但當耶稣說「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其他一切自會加給你們」的時候,是向所有兄弟姊妹說的,意思是我們要循一切可行的途徑和用一切方法去尋找天主的國,然後張開我們的手以接受所加於其上的一切。因為祂是那付给我們最優厚工資的主人,只有祂才會留意到我們至細微的需要。

各位兄弟姊妹,惑謝你們讓我執行這個主所交給我的任務,讓我用這幾頁纸把這些訓示傳與你們⋯⋯
下一次你們参加感恩祭時,要生活於其中。我知道主會信守諾言,「讓你們感受到跟以前不一樣的感恩聖祭經驗。」當你們領受主的時候,要愛祂!
細味一下偎在耶稣肋旁傷口的甜蜜感覺吧,那是為你們而受刺的,好給你們留下祂的教會和祂的母親,好給你們打開天父居所的大門。細細體味吧,透過這見證你會感受到祂慈悲的愛,並以你們赤子之愛來還報。
讓天主在復活節降福你們!


活於耶穌內的姊妹    加大利納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看看彌撒聖祭現埸發生了甚麼(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