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血污池遊記 玉旨, 第一回鬼門關內血污池

公園加加速裙 2020-7-21 09:02 AM

(轉載)血污池遊記 玉旨, 第一回鬼門關內血污池

[b]血污池遊記[/b]
[b]註:本書由拱衡堂扶鸞著作歡迎翻印廣種福田[/b]
[b]恭接玉旨[/b]
[b]本堂主席關登台[/b]
[b]聖示:今夜恭接著書玉旨,命本堂城隍五里外接駕,命本堂福神十里外接駕,其餘神人排班候駕。[/b]
[b]欽差玉闕上相許真君降[/b]
[b]詩曰:賚詔南來降道場。 著書玉旨澤宏揚。 蒼黎沐受虔誠意。 向善行仁志不忘。[/b]
[b]聖示:頒宣玉詔,神人俯伏。[/b]
[b]欽奉[/b]
[b]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詔曰:[/b]
[b]朕居凌霄,痌瘝萬眾,無時不以蒼生是念! 茲爾台疆懿敕拱衡堂恭領無極懿命,創建道場,秉承代天宣化,弘揚聖教之職命,已歷廿星霜,普化建樹,人天肯定。 茲為因應世道人心,欲得惕惡向善,非有明確報罰不足以收其宏效,乃特下旨聘由濟公活佛為主著仙師,命由爾堂正鸞勇筆王生奇謀為主著正鸞。 師生訪遊冥府血污池,將其受報受罰事例,羅列書中,以期惕勉當下世人;有者速改,無者勉之。 為期一年,題其顏曰:《血污池遊記》,書成之日再為升賞。 若有壽世牖民,得其效驗,必得增福賜祿,增添福慧功果。[/b]
[b]欽哉勿忽叩首謝恩[/b]
[b]天運丁亥年十二月初五日[/b]

[b]地藏王菩薩降[/b]
[b]為《血污池遊記》作序[/b]
[b]奈何橋下血污池,眾惡匯集,其惡瘴絕非人間可比。 其惡、其業,不僅血池即可淨盡,仍需受諸冥罰,不足以可以脫胎換骨。[/b]
[b]早在往昔即有道書寶冊記載血污池,可惜僅為過奈何橋驚鴻一瞥;未盡詳細闡述血污池中受罰冤魂是造何等惡業所致,因此未能收其冥罰之宏效。[/b]
[b]今貴堂以鸞門砂盤木筆,由聖濟佛帶領游生訪遊此處,以貴堂正鸞勇筆賢生,由年少領天命著書至今,已歷卅七載;文筆流暢,話鋒犀利。 在在可以切入重點疑義,裨利眾生閱書輕易有得,得而有知,知而警惕,生向善去惡之心。[/b]
[b]吾為眾生喜,為眾生賀勉。 際值著書之初,吾乃不嫌贅言,篇前志文,用在勸勉眾生,仔細研閱,若能有得而改而勉,是所深盼,並以為序。[/b]
[b]南無地藏王菩薩降於新社懿敕拱衡堂[/b]
[b]天運丁亥年十二月初五日[/b]
[b]呂仙祖降[/b]
[b]為《血污池遊記》作序[/b]
[b]血污池者,顧名思義,一整池是血水。 其血何來? 乃諸惡鬼靈受罰慘刑,匯聚成池;若以現代形容詞可謂「腥風血雨」,又髒又臭。[/b]
[b]冥律施罰,乃以眾生自造罪業而定。 人生臨終,一縷冤魂往地府報到;過三叉路、奈何橋,此際悔之已遲。 一旦在世造作惡業甚重,立墜血污池,一者受罰,二者淨盡,故此池之慘烈,可想而知。[/b]
[b]貴堂於今奉旨著作訪遊之寶書,以濟佛雖詼諧,卻悲憫;以勇筆雖尖酸,卻入微,則書之精彩可期。 故吾不嫌婆心,乃要苦口勸勉眾生,能用心閱讀本書,以惕知過而能改。 若有慶幸,未犯此罰律,則生惕自勉,莫陷此血污淵藪,則是大幸。[/b]
[b]際此著書之初,吾謹略述數言,憑列書前,是以為序。[/b]
[b]呂仙祖降於新社懿敕拱衡堂[/b]
[b]天運丁亥年十二月初五日[/b]

[b]釋迦牟尼降[/b]
[b]為《血污池遊記》作序[/b]
[b]哀矣哉! 血池冤魂其來有自,自古有以產婦不淨之物冒瀆神聖清淨之地,必墜此池。 然則,產婦無力行為,何來冒瀆,故以此事例,乃為警醒眾生切莫污染神聖清淨之地。[/b]
[b]今日貴堂奉旨著書,血污池之詳實律例,當可公佈於世,舊例新律使眾生知所惕勉,實為拔度眾生免墜血池之寶冊。 際值著書之初,吾佛秉慈悲之心,特加叮嚀,不願坐視諸眾有情輕忽,不知珍惜,使寶冊空入人世,乃以數語志於篇前,甚願眾生仔細研閱,並能廣布傳送,實為無量功德。 謹此為序。[/b]
[b]南無本師釋迦牟尼降志台疆懿敕拱衡堂[/b]
[b]天運丁亥年十二月十二日[/b]
[b]水官大帝降[/b]
[b]為《血污池遊記》作序[/b]
[b]地府森嚴之律例,冥罰慘烈之酷厲,自古而今多有善書寶冊傳揚人世。 然則,時運變遷法亦遷,甚多往昔造罪之舉,有其民俗沿習或時代背景之因素;時至今日,更多有造罪卻未列入往昔冥罰之中。 因而今日天降寶書《血污池遊記》,即是要汰舊替新,補其不足,凡舊例今時仍有者,當然仍要受此冥罰,若舊律有不及,而今已有人為之,乃有新律罰則,使其受此嚴刑,以茲惕眾。[/b]


[b]血污池之罰例最為普遍,而舊例未及者,即是今人最喜黑心、昧天良,製造有毒害物品,僅為圖一己私利。 再有為醫者,動輒為圖利而為婦女墮胎,以及年輕少女,不能嚴謹面對懷孕大事,動輒徑行墮胎。 諸此因應目下人世新罪,將必墜入此池。 際值書已開著,吾乃不揣冒昧列志,其要先與世人警惕,而能深入書意,切莫以一般吟風弄月之雜詠視之。 雖無其過,亦能人手一冊隨時勸勉他人,則功德無量。[/b]
[b]願此苦口婆心對世人有所幫助,是為序。[/b]
[b]水官大帝降序於台疆懿敕拱衡堂[/b]
[b]天運丁亥年十二月十二日[/b]
[b]第一回鬼門關內血污池[/b]
[b]濟公活佛降[/b]
[b]詩曰:世人為利喪天良。 助使墮胎罪亦傷。 蒙昧慈悲行害命。 血池千古恨偏長。[/b]
[b]濟佛:哈哈! 老衲又來降鸞,可喜貴堂丁亥年普化道業獨占鰲頭,不愧近代鸞門中執牛耳之道場,今戊子年又見諸賢生可以發心護持。 呵呵! 當可預見年終歲末,貴堂主席回天述職,又是風光獨占,搶盡鋒頭。 可也,賢生靈神出竅。[/b]
[b]勇筆:弟子叩見老師蓮駕,給您拜個晚年,感謝您滿口生蓮,好話一篇,弟子真是感恩,勝似花錢登廣告來得有效。[/b]
[b]濟佛:賢生無須客套,拿不出成績,人家要說好話,也不知從何處說起。 好了,吾等出發著書吧![/b]
[b]勇筆:是……。 老師啊! 前幾天還風和日麗,今日首著《血污池遊記》便下起雨來,可是淒風慘雨,在為血污池冤魂哭嚎。[/b]
[b]濟佛:賢生倒是應景卯起來對了,這是天候使然,可不是賢生所說如此這般。[/b]
[b]勇筆:好吧! 不是就不是,不過弟子倒要先釐清一個問題,書上記載血污池中多有墮胎婦女在此受苦刑,但是墮胎卻不一定罪在婦女,為何只有她們受刑?[/b]
[b]濟佛:賢生功課只作一半,血污池並不是只要有墮胎之婦女必要入池受罰。[/b]
[b]勇筆:那是有設定條件?[/b]
[b]濟佛:當然! 凡婦女墮胎,是以未有合法婚姻關係,而得雙方同意,即遽行墮胎者,始要受罰。[/b]
[b]勇筆:那就是說,婦女未以正當關係而受孕之墮胎才要受罰;而古來迄今,有些因貧窮等因素,但是是在有丈夫同意的情形下,可以不必受罰。[/b]
[b]濟佛:然也。[/b]
[b]勇筆:那麼這些受害之生命,就不會怨恨嗎? 換言之,有婚姻關係之墮胎會不會形成嬰靈?[/b]
[b]濟佛:這是兩回事:會成為嬰靈,但卻不必受罰。[/b]
[b]勇筆:感恩老師開示……。 老師啊! 我們應該已穿越大海深處,進入黃泉道了,弟子感覺陰罡厲烈,要不是在您身邊還真受不住。[/b]
[b]濟佛:賢生老了,以前都不怕,現在受不住這陰風了嗎? 好吧! 老衲給賢生驅些風寒。[/b]
[b]勇筆:感謝您老慈悲,弟子倒不是敢說老,只不過這身子骨是有些退步了。 啊! 到了,弟子看到黃泉路的石碑,也過了三叉路,遠遠見到鬼門關。 哦! 老師啊,請等等,弟子先與牛馬二位將軍見禮寒暄一下。[/b]
[b]濟佛:去吧! 去吧![/b]
[b]勇筆:(來到鬼門關前)弟子稽首參叩二位將軍。 咦! 二位將軍好像不是之前來過地府時的二位將軍。[/b]
[b]牛將軍:勇筆善生免禮了,吾等受不起善生如此多禮了。[/b]
[b]馬將軍:善生說對了,吾等二人才來接任此職不久,故善生看起來覺得陌生。[/b]
[b]勇筆:喔! 牛馬二將是蒞任職,不是自古以來成道的那二位嗎?[/b]
[b]牛馬將軍齊聲:賢生誤解了,牛馬守鬼門關是自古已有之,但卻已不知換了多少任,有許多善生遊地府,卻忽略不同的牛馬二將,今被善生看破了。 啊! 小神叩見濟公活佛,不知您老大駕光臨。[/b]
[b]濟佛:呵呵! 二位將軍少禮了,守關大責,老衲這身破骨頭可禁不起折騰,今日要藉路入關遊訪血污池,尚請將軍行個方便。[/b]
[b]牛將軍:您老客氣了,就您這一身佛骨蓮台,任誰也不敢阻擋,況且勇筆善生之玉旨尚懸在頭上。[/b]
[b]馬將軍:是啊! 是啊! 您老抬舉了,請過、請過,進入關右拐三哩處即是。[/b]
[b]勇筆:謝謝二位將軍。 (師徒入關,即見滿目瘡痍,陰風陣陣,愁雲慘霧之間,卻見點點明光閃爍,其間並且陣陣檀香撲鼻)老師啊! 這二位將軍還真熱心,怕您不知道血污池在那兒呢! 不過,很奇怪,這些明光點點是什麼呢? 好似暗夜星空的情景。[/b]
[b]濟佛:這是地府仙佛來往所示現之光輝,好了,前面是血污池。[/b]
[b]勇筆:(師徒言談間來到一座邊緣好似鋼塊或者是岩石所築成的岸沿,其色深暗,手觸摸冰冷堅硬,卻不知是何物。)老師啊! 這是血污池嗎? 只覺腥臭難聞,及黑漆漆一片,間歇性又傳來淒厲慘叫,不見任何物像,也不見其餘三方邊際,這血污池多大啊?[/b]
[b]濟佛:南北向,一萬八千三百五十二由旬;東西向,五萬一千九百六十四由旬,賢生說有多大?[/b]
[b]勇筆:據載一由旬高有十二丈,咦! 不對,弟子記錯了,由旬是古印度丈量之計數,這乘起來到底有多大?[/b]
[b]濟佛:賢生慢慢算吧! 不過,賢生看不見東西就麻煩了,我們先回去吧! 第一回就先理出個頭緒,賢生回去好好作功課,下回再入池遊訪。[/b]
[b]勇筆:入池? ? ? 老師啊! 這血污池您下去不要緊,弟子這把老骨頭可禁不起血污池的洗滌吧![/b]
[b]濟佛:哈哈! 賢生領了天命著書,而著書就要下池去,老衲管不著下不下去,賢生自己決定; 老天怪罪也怪不到老衲頭上來。 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吧![/b]
[b]勇筆:老師啊! 您是不是挖個坑給弟子跳,從來未見游生下血污池著書,您卻要弟子下池,先說明白,否則弟子不投體。[/b]
[b]濟佛:呵呵! 還有一個禮拜,賢生怕什麼,好好做功課,保你無事,投體吧。[/b]
[b]勇筆:你這話是真是假? 弟子看了這麼多血污池記載,可不曾看過活人之靈下去。[/b]
[b]濟佛:嘿嘿! 賢生再不投體,老衲走了,讓賢生靈神與軀體分開。[/b]
[b]勇筆:好吧! 好吧! 弟子就回去了,弟子恭送老師蓮駕。 啊! 對了,下回來時,幫弟子帶座小蓮台來,讓弟子到血污池去泛蓮。[/b]
[b]濟佛:呵呵![/b]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血污池遊記 玉旨, 第一回鬼門關內血污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