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二回血污池上血池宮, 第三回造孽自招墜血池

公園加加速裙 2020-7-21 09:05 AM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二回血污池上血池宮, 第三回造孽自招墜血池

[b]第二回血污池上血池宮[/b]
[b]濟公活佛降[/b]
[b]詩曰:茫茫苦海泛慈舟。 濟渡九幽惡業囚。 共願神仙時監察。 利生弘法願能酬。[/b]
[b]濟佛:哈哈! 《血污池遊記》,今將正式進入訪遊其間受此血池酷刑所煎熬之幽魂。 可也,賢生靈神出竅。[/b]
[b]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蓮駕。[/b]
[b]濟佛:免禮,走了。[/b]
[b]勇筆:(隨著老師步出堂外,心裡泛著嘀咕。)老師啊! 您沒帶蓮花來嗎?[/b]
[b]濟佛:賢生幾時聽過老衲答應要帶蓮花來? 老衲這破骨頭都沒坐蓮花了,賢生想得美。[/b]
[b]勇筆:那您是要弟子就這麼往血池裡跳下去?[/b]
[b]濟佛:賢生跳下去,老衲也跟著跳,豈非公平?[/b]
[b]勇筆:怎會公平! 您是一身佛骨,弟子是一介凡身,兩個下去,只見您金光護體,你怎能說公平?[/b]
[b]濟佛:那老衲這破扇借賢生坐坐也行。[/b]
[b]勇筆:這是您老說的,要算數。[/b]
[b]濟佛:哈哈! 一把破扇子,老衲隨手就有,怎會吝惜而失信於賢生。[/b]
[b]勇筆:(師生言談間已來到血池邊緣,即上回所到之處。)老師啊! 這血池如此之大,放眼望去,好像大海一般,只是水面上多了烏煙瘴氣,看不清景像。 咦! 不對,上回來看不見物像,怎麼這次看得清呢?[/b]
[b]濟佛:想必是賢生要來著書,冥司特地為賢生放光照明吧![/b]
[b]勇筆:這話您也說得出口,騙弟子小朋友嗎? 弟子明明看見四處都沒有照明之物,一定是您老動手腳。[/b]
[b]濟佛:老衲哪來的法力無邊,需知這血池所積累之冤怨,足以使此地全部籠罩在黑暗境界。 所以一定不是老衲動手腳,一定是賢生上回故意矇混老衲說看不見。[/b]
[b]勇筆:哈哈! 老師您也說對了,上回被您唬了一回,弟子有去翻閱一些典籍,學了些開通天眼的密咒,所以知道來此血池可以因此看清景象,要不然,黑漆漆一片,腳步踏差了,您又不救人。[/b]
[b]濟佛:哈哈! 有做功課就好,賢生現在看清這血池景象了吧![/b]
[b]勇筆:是看清了,但反而疑問一大堆,照理說這血池之大,用一望無際來形容也不為過,但為何遠方的奈何橋也看得清楚,並且在池中載沈載浮之人,其掙扎哀嚎面相都看得清楚,如果換作人世間,在海邊的景像,應該不是這樣。[/b]
[b]濟佛:賢生說對了,有點虛實交錯的感覺吧![/b]
[b]勇筆:是呀! 是呀! 正是如此,怎會有如此之視象呢?[/b]
[b]濟佛:原因很簡單,是一種密室聚焦的眼睛視覺效果,在此血池望去很大,並且煙霧迷濛,但是遽入此間,可以專注於某種動態景象,就會有放大的錯覺。[/b]
[b]勇筆:原來如此,您是不是又在唬弟子了吧![/b]
[b]濟佛:哈哈! 信不信由賢生。 走了。 (話落丟出破扇一把,將勇筆推向血池。)[/b]
[b]勇筆:救命啊! 老師您怎不先說一聲,唉呀,弟子踏不上寶扇,您叫它來載弟子吧! 嘻嘻…這寶扇還真聽話,咦! 怎麼變得這麼大,弟子坐下來都不嫌小。[/b]
[b]濟佛:賢生好好用心,老衲帶賢生遊池,用心點,這破扇古怪得很,你愈專心,它與你愈契合;一不注意,分了心,它可會溜走,到時賢生掉下血池,可不要又怪到老衲頭上來。[/b]
[b]勇筆:是…! 弟子知道,一定不敢分心(只見寶扇就如此平穩,幾乎掠過水面而滑行。)老師啊! 怎麼控制這寶扇,萬一撞上人怎麼辦?[/b]
[b]濟佛:不會,不會,它會自行上升,撞不上人。 要停下來賢生再喊一聲。[/b]
[b]勇筆:感恩老師慈悲。 (寶扇滑行中,只覺這血池倒非腥臭,反而覺得好像陣陣煙氣,卻如刮骨鋼刀一般,若非有老師及寶扇,恐怕禁不起。)老師啊! 這血池中,弟子好像看到很多男子,應該他們是犯了幫助或者不道德的墮胎行為之罪魂吧! 咦! 老師您去哪兒? 怎麼一聲不響就不見了。 (好吧!不見就不見,我樂得輕鬆,自己看看。)咦! 這血池中有小島,嗯! 這小島是乾什麼的呢? (臨到寶扇靠近小島之岸邊,才清楚看見有一座銅鑄宮殿,矗立島中,而清晰可見有許多官服或甲冑之人出入其間。)哦! 寶扇啊,您要不要載弟子上岸去參訪這座宮殿?[/b]
[b]濟佛:哈哈! 賢生啊,不要想去指揮它,應該要用心靈的能量與它契合,自然就會聽你指揮,一起即行。[/b]
[b]勇筆:老師誤會了,弟子沒想要指揮它,只是您不聲不響就不見了,所以弟子想到島上去,才順口溜出而已。對了,這血池怎會有小島? 島上又怎會有宮殿呢?[/b]
[b]濟佛:這血池小島即是血池島,其宮殿即是血池宮。[/b]
[b]勇筆:那麼也就是主管這血池的所在了。[/b]
[b]濟佛:然也,好了,我們就先回去吧,下回上血池宮,夠賢生問的了。[/b]
[b]勇筆:是…! (寶扇這回直接載著勇筆離開地府,往陽間飛行。)老師啊! 您這寶扇也可代步,以前著書都不讓游生坐,弟子記憶中由您帶引游生著書,可都沒人坐過您的寶扇。[/b]
[b]濟佛:哈哈! 賢生不要得了便宜又賣乖,要不是著作《血污池遊記》,老衲還捨不得這破扇子,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吧![/b]
[b]勇筆:弟子感恩,恭送老師蓮駕,更要感恩寶扇載弟子遊池。[/b]

[b]第三回造孽自招墜血池[/b]
[b]濟公活佛降[/b]
[b]詩曰:造孽自招墜血池。 著書勸化信無疑。 千秋罪業輪迴轉。 懺悔前愆切莫遲。[/b]
[b]濟佛:哈哈! 今夜訪遊血池宮,賢生準備好了嗎? 靈神出竅。[/b]
[b]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蓮駕,回稟老師問話,弟子準備好了。[/b]
[b]濟佛:那就出發吧![/b]
[b]勇筆:是。 (師生步行出堂。)老師啊! 您寶扇不再藉弟子嗎?[/b]
[b]濟佛:賢生不要再妄想了,寶扇被賢生坐了一回,就對老衲抗議不停,再讓賢生坐一回,以後老衲就沒有手持破扇的形象了。[/b]
[b]勇筆:有這麼嚴重嗎? 祂罷工,您就準了?[/b]
[b]濟佛:這把破扇通靈了,莫不成賢生要老衲整日去追捕祂嗎?[/b]
[b]勇筆:弟子不敢,不過,不坐也罷,反正您老會帶弟子渡血池。 哦! 對了,請問老師這亡魂一到黃泉路上鬼門關,是要經過地府審判才發交血污池,還是一上奈何橋,凡犯有符合血污池罪業的亡魂,就會直接墜入血池?[/b]
[b]濟佛:問得好,亡靈一旦在世犯有符合血污池罪例者,一上奈何橋立即下墜血池。[/b]
[b]勇筆:不用經過地府審判嗎? 那麼何需地府十殿呢?[/b]
[b]濟佛:這是比較特殊情形,正如人之歸空,善清之靈上升;惡濁之靈下墜,所以血污池是吸引犯例之亡靈下墜。[/b]
[b]勇筆:那麼應該是有一個特殊的引力,或者機制存在?[/b]
[b]濟佛:然也。 不過詳情賢生可以自己去請教血池大帝,如今已到血池宮,面前即是大帝,賢生見禮吧![/b]
[b]勇筆:(原來談話間已入鬼門關,渡血池,上血池島,正中矗立大宮殿之血池宮,宏偉殿門口,矗立一位身高巨大,身著紅袍,但卻是白面書生,兩旁另有羅列文服武冑之仙吏。)弟子參叩大帝,今日奉旨著書,懇請大帝賜示。[/b]
[b]大帝:賢生尚請免禮,吾先恭迎濟公活佛蓮駕。[/b]
[b]濟佛:哈哈! 大帝客氣了,老衲擔不起,還是二位著書要緊吧![/b]
[b]大帝:那就請入內奉茶,再作詳談。[/b]
[b]勇筆:感謝大帝慈悲。 (奇怪,管理這麼個罪孽、又恨怨滿佈的血污池,這位血池大帝,縱然不必像鍾魁大仙那樣恐布,至少也不應該是白面書生才對。咦!好像地府十殿差役押著一些些亡靈,往一座偏廂辦公室走去。)弟子請問,為何這血池中會如地府一般,差役押著亡靈呢?[/b]
[b]大帝:賢生有所不知,這些亡靈是初墜血池,本宮必需將其列冊,呈報冥司,待彼亡靈血池刑滿,移交地府審判。 好了,濟佛請上坐,賢生亦請坐。 血池陋地,招待不周,尚請勿怪。[/b]
[b]勇筆:(原來已進入一座淨室,堪稱簡陋,不過倒也沒有外面的愁雲慘霧。)弟子拜謝賜坐。 (待差役上茶後。)容弟子再請教,為何亡靈不用經地府審判,只要符合血池罪例,即會自行墜入池中。[/b]
[b]大帝:賢生可知,這血污池又叫「淨業池」。[/b]
[b]勇筆:弟子孤陋寡聞,不知「淨業池」即是「血污池」,但是淨業池為何能夠直接將有此罪業之亡靈,直接吸引墜入血池?[/b]
[b]大帝:既曰「淨業」,即是有滌除罪業之功能,而血池是匯聚許多孽業怨恨之洪流在池中翻騰,乃致將此業力形成一股吸力,而有此同構型罪業之亡靈,一旦經奈何橋,正如磁石之大磁吸小磁,則個別亡靈紛紛墜池。[/b]
[b]勇筆:弟子明白了,那麼這血池刑罰可是不計算在地府審判中之罪業刑罰?[/b]
[b]大帝:只對了一半,假設某甲罪魂下墜血池受罰,則其在世所造罪業,本身可以因此淨化,但是其業果卻要依冥律審判定讞,再發交各殿小地獄受苦刑。[/b]
[b]勇筆:弟子明白了,那麼弟子再請教一個問題,雖說血池是淨業,但是在血池中之亡靈,是如何淨業呢?[/b]
[b]大帝:賢生前期有乘坐濟佛寶扇渡池,是否甚感厲烈罡氣? 賢生可知,一墜血池,其力場更加厲烈,不會傷害靈體,卻如萬箭穿身持續鑽骨,好似有一股全面性之逆流,將靈體由底而上旋轉,使其受滌除罪業之淨化。[/b]
[b]勇筆:弟子未親入其境,是無深刻感受,但僅在池上,已感覺甚難抗禦,那麼墜池亡靈,當是可想而知。 對了,弟子有個疑問,是否可以冒瀆大帝,請您開示明白。[/b]
[b]大帝:呵呵! 賢生奉旨著書,有何疑問,儘管提出來。[/b]
[b]勇筆:弟子放肆了。 請教您,看起來甚年輕,卻是位證血池大帝。 而地府中具有大帝果位,據弟子所知,亦僅東獄大帝與酆都大帝,今血池亦有一位大帝,那您應該果位很高吧![/b]
[b]大帝:哈哈! 吾豈敢比擬二位大帝,僅是上天不棄,委由吾掌管地府血池,怎能比擬東獄大帝及酆都大帝? 二位大帝司職仍在地府閻君之上。[/b]
[b]勇筆:您客氣了,縱然職權未如二位大帝,但果位聖名,既曰大帝,想必也差不遠,您是怎麼修成的?[/b]
[b]濟佛:哈哈! 賢生功課不認真,《血池真經》載分明,不要再對大帝失禮了,吾等回去吧。[/b]
[b]大帝:呵呵! 濟佛慈悲了,無妨,無妨。 血池真經是有記載,但卻一語帶過,即是「南火結締血池身」,一般世人不易明白,莫怪賢生仍要問明白,吾乃南方火精子分身而成就之身,故來此血池任職。[/b]
[b]勇筆:原來是古老金仙所分靈,莫怪可以如此成就,也難怪對弟子如此寬容,弟子冒瀆。[/b]
[b]大帝:賢生何須如此,奉旨著書本即可有疑必問。 吾就不再留二位,與濟公活佛送駕。[/b]
[b]勇筆:(師生與大帝互別離開血池途中。)老師啊! 您怎不先給弟子提示一番,這位大帝如此有來歷,害得弟子失禮了。[/b]
[b]濟佛:嘿嘿! 又怪到老衲頭上來,是賢生自己說有做功課,誰知道老是做一半。[/b]
[b]勇筆:您這是存心看弟子笑話,這《血池真經》,只有幾本而已,弟子還是用借的,哪來功夫可以深入。[/b]
[b]濟佛:哈哈! 那老衲知道了,賢生是有看沒有記,以後就給賢生提示一點吧! 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吧。[/b]
[b]勇筆:弟子恭送老師蓮駕。[/b]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二回血污池上血池宮, 第三回造孽自招墜血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