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四回業海浮沈岸畔遐, 第五回案例參詳知戒慎

公園加加速裙 2020-7-21 09:06 AM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四回業海浮沈岸畔遐, 第五回案例參詳知戒慎

[b]第四回業海浮沈岸畔遐[/b]
[b]濟公活佛降[/b]
[b]詩曰:業海浮沈岸畔遐。 亡靈洗滌不興嗟。 滿心寄望生天日。 深沐恩熙照至華。[/b]
[b]濟佛:哈哈! 污血染黑白紙,如何使滿身罪業洗滌乾淨? 此乃血污池亡靈所必需面對之嚴酷考驗。 哈哈! 賢生靈神出竅吧。[/b]
[b]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蓮駕。[/b]
[b]濟佛:免了,免了。 吾等出發吧。[/b]
[b]勇筆:弟子遵命。 (緊隨老師身後步出堂外。)適才恭聆老師詩文話意,可是有所提點弟子?[/b]
[b]濟佛:賢生何不想想,奈何橋上亡魂墜,沒有人強迫他入池;此一自然機制,難道沒有玄機嗎?[/b]
[b]勇筆:是否如洗衣機設定旋轉時間,一旦時間到,就洗淨了?[/b]
[b]濟佛:哈哈! 賢生妙喻,可以如是解。 問題在於沒有人(仙佛)可以設定血污池的洗滌時限。[/b]
[b]勇筆:您這一說,不是又白搭了。 誇弟子妙喻,又出了個抓漏洞的難題。[/b]
[b]濟佛:這難得倒賢生嗎?[/b]
[b]勇筆:嘻嘻! 難不得,因為弟子也會用洗衣機,把它設定自動,如此就可洗乾淨了。 這說明了血污池是感應機制,只要在池中亡魂罪業洗淨就沒事了。 咦,不對,洗淨了,但個個造業深淺不同,如何分辨,這血污池,可是最精密,最智能的洗衣機了。[/b]
[b]濟佛:不對,不對,不是洗衣機,是洗靈機。[/b]
[b]勇筆:您這是雞蛋裡挑骨頭─抓語病。 如果真要形容,那麼淨業池是最名符其實了。 啊! 老師啊,弟子好像看到一片沙灘,好似有許多池中亡魂都想要上沙灘,不過如願者,可能僅千分之一或萬分之一,只見這沙灘邊緣,黑漆漆一片,萬頭鑽動,但好久好久才有一個人上岸。 (原來師生談話中已來到血污池一片不知名之沙灘,只見此一沙灘上許多亡靈,就在沙上喘息,只見他們個個好似遭受千刀萬剮之後,再潑灑蜂蜜,讓蟲蟻啃食,那種慘狀,無以形容,並且有地府仙吏執司,立即將這些上岸亡魂押走。)老師啊! 這些亡魂可是已經淨業,而從血污池畢業了?[/b]
[b]濟佛:哈哈! 然也,然也。[/b]
[b]勇筆:老師啊,這血污池也有陽光沙灘喔! 還真不賴,一畢業就可以在陽光海灘上做日光浴。[/b]
[b]濟佛:賢生可別尖酸刻薄,人家好不容易抵受血污池淨業上岸,賢生卻加以揶揄。[/b]
[b]勇筆:哪有! 弟子是見他們橫陳在沙灘上,好像蠻享受的,才正確做出形容。 老師您一定去過加州邁阿密等著名海灘,大家慵懶的享受日光浴,因為每個人在海裡都玩得精疲力盡,一上岸就大字橫躺,與這裡不像嗎?[/b]
[b]濟佛:嘿嘿! 賢生不要虧老衲,出家人不去那種地方,哪像賢生六根不淨。[/b]
[b]勇筆:喂喂餵! 老師您口中積德,弟子也沒去過,只是從電影電視上看到的。[/b]
[b]濟佛:淨業池之業河畔,讓賢生形容成陽光海灘,老衲可是啼笑皆非。[/b]
[b]勇筆:您知道弟子才疏學淺,不擅形容,您就包涵點。 原來這裡就是業河畔,難怪個個想從海裡上岸。 對了,老師啊,您能不能讓弟子去訪問一個上岸的亡魂?[/b]
[b]濟佛:去吧![/b]
[b]勇筆:(信步上前,只見面前躺著一位披頭散發的女子,於是蹲下身子。)這位大姐您好,我是懿敕拱衡堂正鸞勇筆,恭奉玉旨著書。 呃! 我的媽呀! 您不是女子,怎會披頭散發呢?[/b]
[b]罪魂:勇筆善生您好。[/b]
[b]勇筆:(看他面上滿佈傷痕,卻勉強支撐,實在有點可憐。)您無須起身,我們就這樣談話吧。[/b]
[b]罪魂:那就抱歉了! 您想想在血污池中受罰,有時間整理儀容嗎? 每個也都是披頭散發。[/b]
[b]勇筆:那倒是,我失禮了。 也對啦,在血池中,還能光鮮亮麗,那才有鬼。 弟子真是昏了頭,請問您是從事何種行業,怎會墜入血污池?[/b]
[b]罪魂:我是醫生,而且甚有名,不但治病救苦,還幫人解決重大困擾,只不過貪點小利罷了,誰知道走著走著,竟墜入血池! 一定是弄錯了,我縱非善人,也應該有功,怎會墜池受苦?[/b]
[b]勇筆:哈哈! 您一定是踏著別人的頭頂上岸,一點都沒有悔悟,怎算是已淨業了呢?[/b]
[b]罪魂:瞞不過您,罪魂直說了,其實是因為想要幫年輕女子解決未婚懷孕之困擾,而幫人墮胎,誰料到很好賺,就每有機會,就鼓勵猶豫不決之年輕男女墮胎,一了百了,免除後患,雖然賺飽了,但今時卻受夠了苦刑。[/b]
[b]濟佛:哈哈! 為醫者不仁,墮胎害命,還敢大言不慚,謂之名醫助人,老衲應該請冥王加重你的刑罰。[/b]
[b]罪魂:啊! 濟公活佛在上,罪魂沒看見您在眼前,恕罪、恕罪,請活佛慈悲,高抬貴手救助罪魂。[/b]
[b]濟佛:個人造業個人擔,老衲實愛莫能助,不過你參與著書有功,冥王會依律將功德折抵罪業減輕刑罰,你安心去面對吧! 好了,賢生吾等回去吧![/b]
[b]勇筆:(師生往迴路上走。)老師啊,弟子想要多搜羅一些案例,讓世人知道造何罪業,會墜此池,尚請老師在每回訪遊中斟酌訪談。[/b]
[b]濟佛:賢生構思,老衲自然配合。 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b]
[b]勇筆:弟子恭送老師蓮駕。[/b]

[b]第五回案例參詳知戒慎[/b]
[b]濟公活佛降[/b]
[b]詩曰:最是堪憐淪落人。 浮沈業海久蒙塵。 天恩眷顧頒殊例。 寶冊引迷實可珍。[/b]
[b]濟佛:哈哈! 今夜又是著書《血污池遊記》,以利勸化世人,慎勿犯此罪業,以免墜入業海血池。 可也,賢生靈神出竅。[/b]
[b]勇筆:弟子參叩老師佛駕。[/b]
[b]濟佛:走吧! 免得拖拖拉拉,耽誤貴堂諸賢生時間。[/b]
[b]勇筆:弟子遵命。 (緊隨老師身後步出大殿。)老師啊! 您詩中有話,可是著造本書有所殊例? 是對人,還是對於那些受參訪列入寶書中之亡魂?[/b]
[b]濟佛:賢生想太多了,老衲詩中只是詳實轉述而已,賢生莫不成忘了,著書《血污池遊記》,前人未曾出書,當然是上天慈悲殊眷。 是否有對人、對亡靈之殊例,那就看賢生用不用心了。[/b]
[b]勇筆:弟子一直很用心,老師可別給弟子扣帽子。[/b]
[b]濟佛:哈哈! 用不用心可不是用嘴喊得出來的,是用表現的,賢生看看書之口碑才能論斷。[/b]
[b]勇筆:那您老一定知道口碑很好,因為書才遊四回,弟子已經接到許多善信的反應,以及助印,如此是否代表口碑良好?[/b]
[b]濟佛:哈哈! 賢生自己判斷,不要問老衲了。[/b]
[b]勇筆:不問就不問,您老愛賣關子,改天弟子也吊吊您胃口。 啊! 老師您帶弟子去攔下那位已被鬼使押解的亡魂,弟子想問看看,好不好?[/b]
[b]濟佛:行,吾等就去吧![/b]
[b]勇筆:(原來師生談話間,已在血池間,有看到一位稍稱完整的亡魂,正被一位冥司差役押解往內行走。)弟子失禮,請問您這位鬼使,是否可稍停,弟子乃係台疆懿敕拱衡堂正鸞勇筆王奇謀,奉旨著書,想要與這位亡靈談談。[/b]
[b]鬼使:小神參叩濟公活佛蓮駕,(向老師見駕之後。)勇筆賢生不用多禮,吾雖職司押解血污池亡魂入冥司一殿,但有濟佛蓮駕及賢生奉旨著書,當然可以稍後再復命,賢生儘管與此亡魂訪談。[/b]
[b]勇筆:感恩。 (有了上次經驗,這次已確定是女亡靈。)這位大姐您好。[/b]
[b]亡魂:您好,罪魂帶業之身叩見濟公活佛,懇求活佛慈悲救渡。[/b]
[b]濟佛:哈哈! 老衲無能為力,自己造業自己擔,不過爾眼前這位正鸞奉昊天玉旨著書,爾若協著寶書有功,一定可以將功贖罪,得冥王法內開恩。[/b]
[b]亡魂:叩謝活佛慈悲開示,自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b]
[b]勇筆:是否可以請問您,是如何墜入此一血污池呢?[/b]
[b]亡魂:唉! 說來也是罪魂一時失敬,因為在生產後緣於家境較為貧困,也沒時間好好坐月子,沒過幾天,一切家務事都得自己來,一時疏忽就將產婦貼身衣物洗後,晾在灶上,因此就墜入血污池.[/b]
[b]勇筆:晾在灶上? 這位大姐您是哪個朝代的人? 在血污池多久了?[/b]
[b]亡魂:哪個朝代? 現在又是哪個朝代呢?[/b]
[b]勇筆:嘻嘻! 現在是中華民國九十七年。[/b]
[b]亡魂:中華民國是哪個朝呢? 記得罪魂身亡是在清同治年間。[/b]
[b]勇筆:天啊! 您在血污池泡了一百多年。[/b]
[b]亡魂:有這麼久嗎? 好像記得時時刻刻就是椎心囓骨的折磨,不知道過了百餘年。[/b]
[b]勇筆:那不對,您不會僅是將一件將產褥晾在灶上,就在血污池百餘年。[/b]
[b]亡魂:真的就是如此,只不過不是一件,而是罪魂總共生了四胎,胎胎如此。[/b]
[b]勇筆:喔! 累犯不知悔改,加重刑罰。[/b]
[b]亡魂:沒有,沒有。 誰知道這犯了冥罰,陽間也沒犯法,怎會到陰司受罰呢? 這事有點不太公平,我們並不知道這樣做有罪。[/b]
[b]勇筆:您這位大姐,知道灶有灶君吧?[/b]
[b]亡魂:這當然知道,每逢祭典,灶君都要擺上一份。[/b]
[b]勇筆:對呀,知道敬灶君,還將血污產褥衣物晾在灶上。[/b]
[b]亡魂:原來如此,感謝善生教導,也求求善生解救。[/b]
[b]勇筆:不敢,不敢。 弟子也沒這麼大的權力,閻君一定會依律記上您著書之功。[/b]
[b]亡魂:那閻君知道是罪魂張嫦滿協助著書嗎?[/b]
[b]勇筆:您不用急,閻君怎會不知,若胡塗至此,這個冥府刑罰又怎麼運作。 感恩鬼使賜予方便,弟子就不再打擾了。 (鬼使二人拜別濟佛之後。)老師啊! 這位亡魂說得也沒錯,不知者無罪,怎麼一罰就百餘年?[/b]
[b]濟佛:吾等往回走,邊走邊談吧! (師生往回途走。)賢生可知這產婦衣褥不可晾披於灶是古有明訓,一般民間之人都是戒慎謹記,並非是冥律定罰而陽人不知之事。[/b]
[b]勇筆:縱然如此,是否也罰得太重了?[/b]
[b]濟佛:哈哈! 賢生可知,單僅晾一件就要泡在血污池五十年,那位張氏連續四胎,不要說加重,光是合計就要有二百年,只是她確是不知,並且確也要親自操持家務,照顧小孩,才能並裁減去五十年。[/b]
[b]勇筆:原來如此,那麼今人已無大灶,是否就不會干犯此律?[/b]
[b]濟佛:非也。 無灶有爐,今人常喜將未乾衣物晾在熱爐烤乾,以及今人之廚仍是有灶君之位,故有灶無灶,同是此律。 好了,已到貴堂,賢生投體吧。[/b]
[b]勇筆:弟子恭送老師蓮駕。[/b]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四回業海浮沈岸畔遐, 第五回案例參詳知戒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