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六回婦女天癸宜謹慎, 第七回鑑古知今通適用

公園加加速裙 2020-7-21 09:08 AM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六回婦女天癸宜謹慎, 第七回鑑古知今通適用

[b]第六回婦女天癸宜謹慎[/b]
[b]濟公活佛降[/b]
[b]詩曰:風雨綿綿現志誠。 滿心歡喜道程賡。 著書普化年年繼。 碩果勤栽上玉京。[/b]
[b]濟佛:哈哈! 著書以為啟迪眾生之慧性,雖然遊記洋洋灑灑一大篇,但是主題卻甚顯著;猶有寓深詞淺,以利各根器者之喜閱。 可以,著書,賢生靈神出竅。[/b]
[b]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蓮駕。[/b]
[b]濟佛:好了,著書,出發。[/b]
[b]勇筆:(師生步出堂外。)老師啊! 風雨故人來,可真喜事啊![/b]
[b]濟佛:賢生,故人從何而來?[/b]
[b]勇筆:就是您呀! 弟子現在可是時時均可親炙您這位活佛慈恩佛光了。[/b]
[b]濟佛:哈哈!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現下台疆可真是「馬」屁當道了。[/b]
[b]勇筆:嘿嘿! 老師啊,您不要把「馬」說得那麼用力,這不好。[/b]
[b]濟佛:老衲看賢生好似老神在在,不擔心上天、入地的問題了?[/b]
[b]勇筆:不會三期均往天牢去吧! 所以弟子篤定今晚一定是去血污池,所以弟子就認真的翻閱《血盆經》與《血湖經》。[/b]
[b]濟佛:哈哈! 賢生猜錯了,不見老衲出了門,一直平行漫步,可未往下鑽去。[/b]
[b]勇筆:弟子篤定得很,《血污池遊記》再不趕工,這一期的雜誌就要開天窗了,您老不要再跟弟子耍浪漫了;雨中漫步,沒有情調。 快下去吧! 不然,雨夜諸同修對您老可要犯嘀咕了。[/b]
[b]濟佛:好呀! 挾天子以令諸侯,拿別人作擋箭牌,要快還不簡單,走囉![/b]
[b]勇筆:慢、慢、慢,弟子自己領罰,您老放慢步伐,不然弟子一口氣噎著了,可又要麻煩您老寶扇加持了。(談笑間已來到血污池,真是腥穢直衝。)老師啊! 麻煩您老找幾位比較輕罪,但又是今世婦女容易觸犯的罪業,讓弟子與他們談談。 弟子在《血盆經》中有讀到,婦女天癸不淨物於溪河井邊洗滌,或者遺棄致使他人用水供養用度等而有所不敬,始作俑者仍須墜入此池。 因而弟子揣思天癸乃坤道不可免,然而誤觸此例就要墜池受罰,實在堪憫。[/b]
[b]濟佛:難得賢生有此好意,老衲理當成全,走吧![/b]
[b]勇筆:(老師拉起手平移身軀,師生即在血池上方,宛如浮光掠影而快速移動。)老師啊! 現在往何處去?[/b]
[b]濟佛:婦女因天癸而犯此條例之人,絕大部份屬較輕罪業,故在血池東南方,現在就往那邊去,賢生看看有何不同。[/b]
[b]勇筆:(往前看去,也是有一處宛如沙灘之地,不過此處雖然也是萬頭鑽動,卻無之前所見爭先恐後的情形,反而上岸之人,比較從容一些,身上的創傷好像也沒有那麼重,並且清一色是成年女子。)老師啊! 這是處罰不淨物滌水之人,所置身罰報之淨業池區嗎?[/b]
[b]濟佛:是的,一般而言,婦道天癸較屬隱密性,絕多數人都羞於示人,然則往昔地廣人稀,並且白丁者多,因而有時會就河溪岸邊以及井旁洗滌,一者觸犯污染水源(不敬水神之罪),二者致使他人若用此水祭祀,會因此冒瀆供佛禮神之供物。 但是在此為何屬於輕罪,因為一則天癸屬自然不可免,故依律一件僅需泡池一年,業滿上岸。[/b]
[b]勇筆:冥府刑罰還真有人性,不過弟子請教,古時候沒有用過即丟,所以要洗滌;今人已不必如此,是否此一律例已不適用? 若不適用,這些人由何而來?[/b]
[b]濟佛:古例新象。 今人雖用過即丟,關鍵即在怎麼丟;如果丟棄之處若犯了冒瀆不敬,仍需受罰。 不過古例是一件一年,因為昔人必需洗淨易觸罰例,今人可以免卻不免,所以由出現用過即丟那一年起,新像新例,一件十年。[/b]
[b]勇筆:這不公平吧! 同一事件,古例一年,新例十年。[/b]
[b]濟佛:往昔之人貧困,未有此產物,當需適度施罰,今人享受文明產物,可以避免卻不避免,當然必要加重其罰。[/b]
[b]勇筆:好吧,弟子也爭不過您,但是該說、該訪談的,都被您老說完了,這下怎麼辦?[/b]
[b]濟佛:哈哈! 那麼就打道回府吧! 反正雨夜早早結束,早早回去,不是正中賢生下懷?[/b]
[b]勇筆:您老這話不公平,弟子想要去訪談幾位,是您老到此不再前進。 弟子又不能跳下去,只好跟您老就聊了起來;誰知您老話匣子一開,就說完了,使得那些業池亡靈少了參著寶書的機會。[/b]
[b]濟佛:嘿嘿! 賢生反倒怪起老衲了,好,下回著書,老衲就負責把賢生送到。 徑自找血池大帝或大龍神泡茶去,賢生可不用再找老衲了。[/b]
[b]勇筆:老師啊! 您還真小家子氣,弟子隨便說說,您就當真了。 對不起、對不起。 下回還要仗您老提攜一番,下回弟子帶上好梨山茶來供養您老。[/b]
[b]濟佛:哈哈! 還說老衲小氣,賢生家中有朋友送的好茶,不拿來供養老衲,非得逼著老衲出口才願意拿出來,行了,就看在那一泡茶份上,原諒賢生。 好了,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吧。[/b]
[b]勇筆:弟子恭送老師蓮駕。[/b]

[b]第七回鑑古知今通適用[/b]
[b]濟公活佛降[/b]
[b]詩曰:天道好還定律森。 人間悲劇古而今。 著書勸世狂瀾挽。 正俗移風眾所欽。[/b]
[b]濟佛:哈哈! 世間眾生各種根器咸皆有之,然則各地民俗風情之乖異,有者不可思議。 雖然陽法可免,但卻在冥律之前定下甚重罪業,步上奈何橋,旋即直墜血池; 上天著書即在勸化如此游移陽法冥律邊緣之事例。 可也,著書,賢生靈神出竅。[/b]
[b]勇筆:弟子參叩老師蓮駕。 您老今夜又爆出冷門,不是上期才游過血污池嗎?[/b]
[b]濟佛:賢生又準備錯了嗎? 老衲可沒說過一期上天、一期下地。[/b]
[b]勇筆:您是沒說過,可是弟子提起時,您也沒糾正,弟子以為您老默認了。[/b]
[b]濟佛:賢生就認了吧! 誰叫你不好好做功課,屆時老衲再為賢生提點一番。[/b]
[b]勇筆:(那有這樣的…,題目那麼廣泛,從何準備起。)老師啊! 這種上天入地一點也不好玩,您是否在前期就提點一番,弟子也好準備準備。[/b]
[b]濟佛:賢生不用嘀咕,也不用特意去準備,隨機應變吧! 以前賢生游水晶宮可有得準備? 訪畜道可有得準備?怎麼著書久了,反而腦筋退化了。[/b]
[b]勇筆:話不是這麼說,以前是初生之犢不怕虎,現在是愛惜羽毛,怕做不好壞了「勇筆」這個名聲。[/b]
[b]濟佛:賢生大言不慚,好名聲是要眾人肯定,那有自個兒往臉上貼金。 行了、行了,不用再爭了。 賢生看看前面那兒有三個罪魂,賢生看出異狀嗎?[/b]
[b]勇筆:(隨著老師手勢所指之處看去,只見血池中真有三個人,一老、一中年、一婦人,在池中載浮載沈。)老師啊! 您刻意指出這三人,是有何用意吧。 咦! 他們好像特別痛苦,一下子好像池底有彈簧將他們彈出水面,剎那間又沒入池底,久久不見浮出,並且每一彈騰之間,好像灑落大片血水。[/b]
[b]濟佛:賢生所見不差,而彼三人與周遭在血池中受罰之罪魂有何不同?[/b]
[b]勇筆:很大不同,他人是在血池中浮沈,雖然也是滿佈驚恐哀嚎,卻沒有這三人表演高空彈跳這麼精彩。[/b]
[b]濟佛:嘿嘿! 賢生總不忘刻薄幾句。 好吧! 想不想找他們談談?[/b]
[b]勇筆:行嗎? 您老是要用無邊佛法把他們從池中調上岸? 這樣不會違背或者敗壞了血污池的罰例嗎? 以後罪魂可都會求您救渡了。[/b]
[b]濟佛:當然不行,老衲渡他們上岸就大大不公平,因為他們罰責甚重,只能由冥役駕仙槎讓他們上船,賢生去訪談。[/b]
[b]勇筆:(師生談話間已看到一艘小木筏,不甚出奇,但卻在三人浮沈處用一束像羅網般物體將三人網住放在木筏上。)老師啊! 現在血污神司是否經您授意,將他們撈上船? 弟子可以去訪談了吧?[/b]
[b]濟佛:去吧![/b]
[b]勇筆:(師生就在木筏上佇立,待冥役與老師見禮後。)弟子參見三位冥司。[/b]
[b]冥司:賢生無須客氣,有話直接問此三位罪魂。[/b]
[b]勇筆:(細一打量這三位,只見老者少說也有七八十歲了,胡發皤白,皺紋幾可成溝,並且一副病懨懨模樣;中年者則屬白白淨淨,好像在世過得還可以;婦女則應是花信少婦,只是已經狼狽不堪。)請問您這位長者年紀這麼大了,怎麼會受血池酷刑呢?[/b]
[b]冥司:罪魂有話直說,面前乃為濟公活佛與著書善生勇筆,訪遊血污池。 爾等照實說,著書有功, 閻君必定依律減罪減罰。[/b]
[b]長者:罪魂叩見濟公活佛,以及叩謝神使開導之恩。 罪魂也回善生的話:老朽在世是為一村之長,一生不敢說正直有功,但也為村內老小排紛解難,頗得村人敬仰。 只是我們村中地處陜西窮鄉僻壤,因為養不起眾多人口,因此有溺嬰之風俗。 老朽任內曾執行過二次溺嬰之習俗,恐怕是因為如此才墜入血池。[/b]
[b]勇筆:這位長者你好殘忍,活活嬰兒竟能忍心溺斃,這是人的行為嗎?[/b]
[b]長者:善生有所不知,以前人大都生活窮困,又沒有什麼娛樂,所以鄉下地方就是生小孩,有的家庭三餐不繼,但老弱婦孺加起來總共十餘口,怎麼活得下去? 所以明清以來,偏遠地區溺嬰之俗不曾斷絕,官家知情也都睜隻眼、閉隻眼。[/b]
[b]勇筆:弟子也曾在書上看過溺嬰的傳說,沒想到今夜就看到當事人了。 對了,您在這血池中待多久了?[/b]
[b]長者:不知道,只知道老朽亡故之年,還是乾隆年間。[/b]
[b]勇筆:(咋舌。)距離現在少說也要貳佰伍拾年了。 老師啊! 這些位罪魂要受血池之刑多久呢?[/b]
[b]濟佛:一命參百年,二命陸佰年。[/b]
[b]勇筆:那還有得泡,對了,您旁邊這二位呢?[/b]
[b]長者:即是老朽所執行之二嬰父母。[/b]
[b]勇筆:也就是說執行者與當事者父母同受其罰了?[/b]
[b]三人齊曰:善生慈悲,救救我們。[/b]
[b]勇筆:不是弟子不救,以你們將活生生的嬰兒溺斃,若弟子我是閻君,一個至少要有一千年才夠償罪,要不是為了著書勸化,真想把你們這一篇刪掉,免去你們參與著書有功獲減罪罰的機會。[/b]
[b]長者:善生言重了,您試想想,天下父母心,誰忍溺死自己骨肉,但若不如此,可能其它家人也要活不下去,所以官家才會不加嚴究,我們也是審度利害才如此作為。[/b]
[b]勇筆:不可思議! 您這話弟子不苟同,也不同您辯了。 老師啊! 走了吧! 弟子聽不下去了,弟子感恩三位冥司賜予方便。 (說完畢行禮,就緊隨老師走開。)[/b]
[b]濟佛:賢生可真義憤填胸,哈哈! 往後還有得瞧,現在生氣、以後怎麼辦?[/b]
[b]勇筆:不是啊! 弟子每每見嬰兒,個個長得那麼可愛,怎會有人忍心將之溺斃呢? 咦! 不對,老師呀,這篇刪了吧! 現在還有人會去做溺嬰的行為嗎? 那麼這一篇有何意義?[/b]
[b]濟佛:哈哈! 賢生也太感情用事了,現在沒溺嬰,但是虐嬰事件卻層出不窮,故二者犯律同罪,賢生以為有勸化效果嗎?[/b]
[b]勇筆:您老之意,是往昔溺嬰之罰,適用於今人虐嬰之罪?[/b]
[b]濟佛:然也。 往昔溺嬰情有可原,至少是為更多活人設想;今人虐嬰,卻完全是一種變態心性行為。 故虐嬰適用此例,致死猶要加重因果論計,這樣賢生可以平氣了吧![/b]
[b]勇筆:弟子愚昧,一時情緒失控,老師諒恕。[/b]
[b]濟佛:哈哈! 賢生也無須如此,後來還是有察覺,而作圓滿結論,所以無妨。 好了,老衲要來品嚐賢生的供茶。 已到貴堂,賢生靈神投體吧。[/b]
[b]勇筆:弟子恭送老師蓮駕。[/b]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轉載)血污池遊記 第六回婦女天癸宜謹慎, 第七回鑑古知今通適用